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老婆的娇喘】(10)

2022.07.01 来源: 浏览:1次

【老婆的娇喘】(10)

回程的头一天晚上,又是一夜宿醉。

醒来时,发现竟然不是在自己的房间!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小茜睡在自己的身边。头发凌乱,身上不着寸缕,胸口

新鲜的吻痕清晰可见,白皙的玉腿间一片片狼藉,干涸的精斑,红肿的阴唇。

这?是我干的?真的是我干的?

我?不是早泄吗?怎么会把小茜折腾成这个样子?还是和他的哥哥小王一起?

还不是乱想这个的时候,赶快离开这里再说。

我小心的开门离开,生怕惊醒了睡梦中的小茜。

回到房间后,我立即打开了那个隐藏摄像头的硬盘录像机。

原来是自己和小茜互相搀扶着进的房间。刚进屋,自己就摔倒在床上,像死

猪一样。

反倒是小茜。一开始也和自己倒在床上,过了一会儿又做了起来,脱了自己

的衣服,而且是脱的一丝不挂,而后脱了我的裤子,接着——接着,做,坐了上

去!!!

呕!上帝呀!我有些不敢看了!但是,为了自己整个事情,尤其是有没有其

他人知道,最重要的是她的哥哥小王有没有来过,有没有看到什么?

我以16倍的速度快进着。

不敢相信,我和小茜变换着各种知识,一干就是近半个小时。而且,之后在

小茜的口交下,自己居然又硬起来了!这一干又是半个小时。

我不是在做梦吧?!自己没有阳痿?!

等等!问题不在这!我和小茜为什么会互相差扶着回来?为什么会进一个房

间?还做了起来!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仙人跳?都已经做完了的说!

敲诈?早上至少要堵在门口拿个石锤吧!

哎!有点乱!

嗯?!当退出回放,回到预览画面的时候。小王房间的床上,睡着两个人?!

放大画面。是小王和小颖?!他们怎么搞在一起的?!小王不是和他妹妹小茜嘛!

和小颖还有一腿?!

嗯?!再看看大唐和楼道的监控。我似乎明白了!我们昨晚都喝断片了!小

茜把我当成了哥哥,小王把小颖当成了自己的妹妹。操!

回程的路上,我一直心情紧张,拍被察觉出什么,时不时的偷瞄着小茜。不

过,似乎没有丝毫的异样。

很好!一切正常!

要说异样。嗯!小茜和小颖两个美女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呵呵!

唯一的遗憾,和小美女小茜艳遇一夜情,自己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为了安

全起见,那个录像也没敢下载。为了永绝后患,在硬盘录像机上给删掉了。这样

才安心。

回到家的时候,正是中午,太阳火辣辣的。拎着一大堆的东西,从小区门口

到楼洞口,再到家门口,且不说累,就是汗水也把衣服打湿了。

洗过澡以后,整个人才又精神了起来。这是,我才发现卫生间里晾着两件违

和的东西。

一套情趣内衣。白色的,蕾丝的,白透明镂空的。这还是我情人节的时候,

送给小玲的。当晚,我软磨硬泡了好久她都不肯穿。被小玲小心的拎着一角,就

像会弄脏自己的手似的,将它们扔进衣柜的最深处。

怎么会被晾在这里?小玲穿过了?这可是情趣内衣!我,她的老公不在家,

穿给谁看啊?!不会是……

不会不会!我的小玲怎么会呢!等晚上,小玲回来问问不就知道了,瞎猜什

么!

但是,不在意是假的,出差的时候经历了那么多,有些事吧……

我怀着忐忑的心,等着老婆回来。

老婆回来的时候看着我做沙发上,就是一愣,随即暖暖的一笑,「小峰,要

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打个电话也好。我好准备一下。」

「我呀,想给老婆一个惊喜嘛!你看我给你买的什么?」,说着,我打开手

中的礼盒。里面是翡翠玉镯。我挑了好久才选中的。

老婆很是喜欢。戴在手上仔细的端详着,都没有再摘下来。

想要去问那卫生间里的情趣内衣是怎么回事,但是又不想打扰了老婆高兴的

心情。毕竟这样的疑问,就是对人的不信任【好文】【老婆的娇喘】(10)。也就咽下了!

但是,等到晚上洗漱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老婆什么时候想通

了?居然敢穿怎么性感的情趣内衣!」

「前两天来大姨妈。特别多,内裤都不够换的。没内裤换的时候,翻出来你

这变态的东西。要不是没办法,我才不穿呢!」,说着,红着脸,对我一噘嘴。

「那!今天——」,我询问的看着老婆。

「好了!好了!就知道那个!」,老婆无奈的苦笑着。

「男人嘛!古人云:食色性也!」,我给老婆一个暧昧的眼神,回床上等着

老婆侍寝!小别胜新婚嘛!

公司在大学的工程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同时,大学——我的母校的校庆到了。

校庆当天晚上,老婆他们系在酒店办晚会,把整个兰陵的三楼大厅都包下了。

我作为职工家属参加晚会。到了以后发现老板和外甥小浩也在。原来这么大的手

笔是老板资助的。

知道我既是公司的部门主管又是系里教授的家属,好多领导都来敬酒。虽然

因为性能力的事,不是很喜欢喝酒,但是,这样的场合,总不能给老婆丢脸吧。

于是,渐渐地我感觉自己有点飘忽忽的,大概是要喝多了。这时候,可恶的小浩

不帮我挡着也就算了,居然梗着起哄,吃里扒外的家伙。

等我在醒过来的时候,浑身燥热,好渴!

我这是在哪?酒会结束了?

我这是躺在沙发上?

眼睛很快适应了漆黑的环境,我四周看了一圈。这?不是我的家嘛!已经回

家了!我一定是在酒会上喝断片了。好丢人!

好难受!老婆呢?她怎么把我扔在沙发上就不管了?

不对啊!我喝醉了,老婆一个人怎么可能把我扛回来啊!一定是被别人送回

来的。小浩也在场,如果他没喝醉,就很有可能是他。也就是他,把我往沙发上

一扔就不管了。臭小子!

老婆可能还没回来吧?不管了!洗一洗,上床继续睡觉!

我好像踩到了什么,险些把我摔倒。鞋?似乎是老婆的鞋。旁边是?男士的

大皮鞋!我的吗?不记得去的时候是穿这双鞋啊!这是我的鞋吗?

好晕啊!管他呢!睡觉要紧!

等会儿!前面这是什么?裤子?!牛仔裤!拿起来看——男士的牛仔裤!裤

裆山满是男人的那股味儿。这不是我的!我的裤子还在身上!这是哪个男人的?

他怎么来我家了?还脱了裤子?!不会是……

前面?!前面!那是!裙子?是老婆在酒会上穿的那条裙子!皱巴巴的在地

板上。

再前面,虚掩的卧室门投射出微弱的灯光。在门缝的光影下,两团雪白的圆

球。是胸罩!这蕾丝的花纹?!是老婆的无疑!

这时,隐约听到急促的喘息声。

顿时,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呆呆的站在那里!所有的疑惑都没有了!

所有的侥幸都没有!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需要吗?

浑身哆嗦着,紧咬牙根,嘎嘎作响。牙很疼!这不是梦!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老婆是自愿的吗?是因为我满足不了她吗?老婆不

是很传统吗?里面的男人是谁?我为什么没有冲进去砍死他们的冲动?!

我木然的走到门口。

一个旷阔的后背压在一具柔如无骨的美肉上,飘逸的长发散落在枕边。昏暗

的灯光的,俏丽的双颊泛着桃红的莹润,朱唇轻启,飘荡出诱人的轻吟。雪白的

玉臂轻抓雪白的被单,两只圆润粉嫩的大雪兔随着男人下体的撞击波涛翻滚。

一对纤细雪白的美腿被男人架在肩上,绝美的小嫩脚在半空中晃荡着。透明

的连体丝袜被撕得破烂不堪,腿间被彻底撕开。黑丝内裤挂在小腿上,随着男人

的撞击摇摆着。

白嫩的翘臀被压的高高翘起,阴毛被淫水打湿,粘成一缕缕的,泛着水淋淋

的光。胀满青筋的大肉棒飞快的进出着小嫩穴,阴唇被带进小穴内,然后血红的

穴肉被翻出来。每一次抽插都会带出大量的淫水,仿佛这是一台抽水机似的,水

花溅在两人的下体上,满是星星点点。

门口的地上散落着几团皱巴巴、湿哒哒的面巾纸。一个面巾纸里包裹着避孕

套,里面满是白白的精液,浓重的味道直冲我的鼻子。床尾,一个杜蕾斯的盒子,

以及被拉出来的一卷避孕套。

如此情景!我就这样,木然的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压在床上,和自己的外甥小

浩用这么淫荡的姿势交合着。

这还是我温柔善良的小玲吗?这还是我保守矜持的小玲吗?这……

怎么会是这样?小玲不是那么保守吗?以小玲的性格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她不会是被下了什么春药,或者迷魂药吧?要不然我的小玲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这

样?是不是,我出差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我曾经幻想过我的小玲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也幻想过小玲像小王的妹妹小

茜那样淫荡,确实很兴奋,很刺激。但是,这样的事真的发生了,心里感受到的,

却是耻辱、愤怒,更多的是羞愧。如果不是自己无能,老婆也不会被人趁虚而入。

恨吗?恨!但是有用吗?就算杀了他们又能如何。并且,那还是我最爱的小

玲。

性这东西,男女都需要被满足,我阳痿,小玲就得一辈子跟着饥渴难耐吗?

不是太自私太狡猾了吗?

哎!忍了吧!

看着那分分合合、爱液泛滥的肉体,我的下体居然支起了帐篷。还真是变态

呢!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侵犯,居然还能有快感!

「操——哦——小姨——好紧——夹得我——好爽——」,小浩放下小玲的

双腿,俯身开始舔舐眼前的巨乳,粉红的乳晕都被吸进嘴里,吧嗒吧嗒作响。

小玲在外甥小浩的吸吮下,眉头微皱,扭捏着上身。这些动作似乎都是无意

识下的反应,没有多余的动作。

「别怪外甥我——要怪只能怪小姨——太性感了——」,小浩牙尖轻咬小玲

的乳头,往上拉扯着,引得老婆一声娇吟。

「撕扯小姨的丝袜——实在太——带感了——好有征服感——以后——小姨

的丝袜——外甥承包了——我们——慢慢撕着玩——」,说着拽着左脚丝袜上的

一个破洞,用力一扯,「刺啦」一声,小腿肚的嫩肉一下全都露了出来。这视觉

感官,刺激的我差点射出来。虽然是自己的老婆,但是不得不说,太有冲击力了!

「嗯——啊——嗯——啊——」,小玲无意识的呻吟着,雪白的屁股任由外

甥小浩拍击着,绵软的娇躯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半睁的双眼似乎是在看着小浩,

但是又好像没有焦点,就是那样半睁着。

「啊——好爽——小姨——不带套干你——是不是更爽——干死你——干死

你——」,小浩挺动着自己粗大的肉棒,在自己小姨的小穴里奋力的耕耘着。

眼前开始天旋地转,淫乱的画面模糊、混乱起来,要站不住了。我颤颤巍巍

的回到沙发上。满脑子都是小玲和她的外甥小浩淫乱的情境。浑浑噩噩间似乎还

能听到卧室内传来肉体的撞击声和小玲的呻吟声,萦绕不去。

梦里,床上,小玲被不同的男人一次次送上高潮。穴口一股股的精液,如小

溪般流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