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胁迫堂妹-【2023年12月更新】

2023.12.25 来源: 浏览:18次

胁迫堂妹-【2023年12月更新】

胁迫堂妹-【2023年12月更新】

胁迫堂妹-【2023年12月更新】

铃~~"刚刚考完期末考,我正在打电脑游戏时,身边的电话声响起,我接起了电话。

"哥~"原来是依涵堂妹打来的

"小涵啊!怎了吗怎会突然想到要打电话给我"依涵是我的大堂妹。可是平常并没有在联络,没想到会突然打电话给我。

"哥,期末考试完了吗"

"嗯!考完了啊!怎了吗"依涵居然会问我期末试考完没真是怪事一件。

"哥明天有没有空可不可以请你来帮我搬家"依涵直接说出她的来意。

"喔!好啊!没问题!"我想了一下,明天并没有啥事情,要去帮堂妹搬家没啥问题。

"哇!谢谢哥~我就知道哥最好了!"依涵语气相当地开心。"那明天上午十点我们在士林捷运站见哦!"

"好啊!明天见!"

"嗯嗯,谢谢哥哦!明天见,那我还有事情先挂电话了哦!掰掰!"依涵很高兴地跟我说再见后就挂断了电话。

"掰掰"

挂断了电话,我露出了一丝冷笑,没想到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啊!嘿嘿...

我家是个大家族,爷爷跟奶奶共生了八个男孩子。其中我爸排行老二,我的叔伯都已经成家立业,因此我堂兄弟姊妹相当地多。共有二个堂哥、五个堂弟,三个堂姐,七个堂妹,堂兄弟中我排行老三。

因包括我爸在内,叔伯都是到各地发展,只有我三叔是留在老家。因此奉养爷爷奶奶的任务是由我三叔及三婶担任,而其他叔伯则是每个月各自寄钱回老家。到了每逢过年或扫墓,总是各叔伯都携家带眷回老家,相当地热闹。当然是住在三叔家,而此时我堂弟堂妹的房间也都得充公。

许多堂兄弟姊妹中,我二堂哥誉吉跟我大堂妹依涵年纪和我最相近,二堂哥大我两个月,和我同一届;大堂妹则小我半年,小我一届。依涵虽然不美也不漂亮,但也相当地清秀可爱,发长及肩,目测身高162公分,体重最多不会超过50公斤,相当苗条,可是却有着相当恰当的身材。虽然不算是波霸,可是却也有着大概32B的胸围,相当地吸引人。虽然是我的堂妹,却还是发出女人的吸引力...

曾经幻想过跟堂妹做爱,可是也只是幻想而已,真要行动,或许我还是不敢,而且那应该也只是件不可能实现的幻想而已吧!要不是发生了那件事情,即使这次可以去帮依涵搬家,也不可能会发生这件事啊!

??

我大三这一年,又到了过年,照往例,又是全家族集合,热闹依旧。而堂妹依涵的房间也变成了我大伯母、我母亲、三婶、四婶们的睡房。

依往例,全家族在除夕下午都会到老家附近的一间寺庙祭拜。这一年当然也不例外,可是依涵却因月经来了而避讳去寺庙,因此由依涵留守。我拜完后就先回来了。要回三楼房间时经过我母亲她们过夜的房间,看到依涵在面,本来这就是依涵的房间,所以依涵会在,是相当正常的一件事情。我也并不以意,可是我却看见了依涵在翻大伯母、我母亲跟四婶的行李袋,然后自大伯母、我母亲及四婶的行李袋中各翻出一叠千元钞票,各抽出两张后再将剩下的钞票放回去。

看到这一幕,我真的惊讶得说不出话了。依涵怎可能会作这种事情尤其依涵小学至高中得过无数奖状奖章,也经常当选模范生。是我三叔和三婶最引以傲的女儿,高中念的是相当有名的升学学校。虽然因联考时感冒而只考上某个排名相当前面的私立大学,可是却也是很优秀了。

我虽然震惊莫名,可是却没有作任何反应,又匆匆下楼,回到门前当作刚回来的样子还按门铃(我有带钥匙)。依涵不知道我看到了而下楼帮我开门,还是和我有说有笑的。没有多久,大家都回来了,就一同吃年夜饭了。

当然,大伯母、我妈跟四婶都发现有钱被偷了。虽然想到依涵是唯一的嫌犯,可是由于没有确切证据,加以又是亲戚,便也没有多说(等回家后,老妈偶然间有提到,她也跟大伯母及四婶讲过,那是大家的共识)。我也没有说出我所看到的一切。过完年不久之后就开学了。由于我跟依涵都是在台北念大学,而大伯一家人住在台北。因此我们堂兄妹都会在假日时去大伯家度假。

和大伯母闲聊时,也有无意间探得这件事情,证明大伯母也猜想是依涵偷的,我一样没有说出来。可是我心头却想到了一个坏主意……

如先前说的,我对于依涵有性幻想,我也不认有可能发生。可是,现在我却掌握到了堂妹这一个弱点,也许...真的有可能可以成真...

只是即使如此,还是需要有机会啊!可是怎样看却都不太可能有这机会,因此心中也打算忘记这个荒唐的念头,毕竟这太荒唐了...

结果,没想到机会却自己送上门了...

??

想到此,我笑意更浓了,我已经掌握了堂妹这个弱点,加上明天她主动要求我去帮忙她搬家,不把握这个机会,更待何时呢

第二天,我九点四十五分左右就到了士林捷运站,出了捷运站后在外头等着,没有多久,旁边传来"叭叭"两声。一辆银灰色轿车来到我旁边,驾驶座位置的车门打开,出来了一个女孩子,是依涵堂妹。

"哥!你来得好早哦!"依涵对着我笑着。

将近一学期没见,依涵还是一样地可爱。今天穿着一件鹅黄色的T恤,搭配低腰牛仔裤,脚则穿一双休闲鞋。

"嗯嗯!依涵你买车了吗"

"没啦!那是向明鼎借的啦!"依涵淘气地笑笑。

"哦~~明鼎你男友啊!"

"嗯嗯,对啊!哥,先上车吧!车上再讲啦!"

于是我坐上了驾驶座旁的位置,由依涵开车。

由依涵口中知道这个车子的主人明鼎是依涵交往一年的男友,目前是研究生,本来是要来帮忙搬家的,可是因老板临时指派一堆工作让他作,所以依涵只好找我。

到了依涵的宿舍后,先去帮忙把依涵已经打包好的行李一件一件地搬到车上,然后到了依涵所租赁的地方(依涵租了一个小套房),再帮忙搬至依涵房间。当然不可能这样而已,还要帮忙打扫、摆设等等的,所以等到差不多都弄好后,已经下午两点了!

依涵尬地对我笑笑:"哥!对不起哦!害你中午没有吃到饭.."

"没关系啦!那我们要去外面吃吗还是怎样"

"等等哦!我先去洗个澡,等会出来后我下厨作饭给你吃哦!"

"好啊~~你经常作给那个明鼎吃吧!"我调侃着依涵。

"讨厌啦!哥你坏死了~~"依涵娇嗔着。

"呵呵~~"我只能打着哈哈。

"那我先去洗澡了,等会就下厨哦!"依涵就拿着衣服进入浴室了。

我笑着,既然已经帮忙她搬好家了,那等会就可以实行我的计划了。我并不打算使用下药的方式,则是要跟她谈谈,威胁她就范,毕竟不管我掌握她何种弱点,一旦使用下药的方式,千错万错就都是我的错了。何必如此呢!

??

也许因是在家吧!再加上我是她堂哥,所以依涵洗完澡后穿得相当随意,一件黄色T恤搭配上热裤,把她修长洁白的大腿展露出来。

依涵笑着:"哥,快去洗澡吧!洗完后就可以吃饭了哦!"

我笑了笑:"小涵,还记得今年过年吗"

依涵还是笑着很开朗:"今年过年哪一件事情啊"

我勐然自背后抱住依涵,搂住依涵。

依涵以我在玩什游戏,还是笑着:"哥...你在干嘛啊而且过年什事情啊"

我笑着小声却缓慢且清晰地说:"你从大伯母、我妈跟四婶的行李袋偷走钱的事情啊!你还记得吗"

依涵听我这样一说,整个脸都青掉了,身子和语气颤抖着:"你...你在胡说些什啊快放开我!"并想要挣脱开我的搂抱。

我却抱得更紧,笑着:"我都看到了,你别骗我了!"

依涵声音更是抖得厉害:"你...你到底在胡说什啊"

我笑容和动作依旧:"各偷了两千元,对吧!"

依涵脸色更是难看,而本来挣扎着的身体也像是僵掉了似的。

我笑着,拿起右手,只以左手抱着依涵的腰,右手拨开依涵的头发,吻了一下依涵的颈子。

这一吻,又让依涵发颤了:"你...你想怎样...我们是堂兄妹啊..."

我又细细地吻着依涵的颈子、耳际,阴笑着:" 你说我想怎样呢即使我们是堂兄妹,我也不会在乎这种事情,毕竟你太诱人了。告诉我的回答吧!"又继续吻着依涵的颈子,并拉开依涵的T恤肩部地方,露出依涵的内衣肩带,是淡淡的绿色,挨着肩带轻轻地吻着依涵的肩膀。

依涵咬着牙,轻轻地发抖,好一阵子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咬牙回答:"好...我答应你...可是你不要说出去..."

我继续挨着肩带吻着依涵的肩膀,原本围在依涵腰部的左手也往上移,隔着T恤跟胸罩,轻轻抚着依涵的胸部。

依涵好似被这一抚摸抽去力气似的,整个身子一软,靠在我身上。

我也打横抱起依涵,将依涵放到刚新买的床上,相当柔软的双人床。也许依涵是打算买来跟明鼎一起用的,只是没想到却被我先用了。念及此,我居然有一种无以言喻的快感。

依涵像是认命了似的,闭上眼睛,抓紧着床单。

我并不是想要直接硬上的方式,于是我也不急于扑上去。而是满条斯理地,脱下自己的衣服,仅剩下一件内裤,轻轻压上依涵的身体。

依涵像是被我的体温吓到了似的,接触到她的身体,不自觉地:"好烫...."

我动手将依涵的T恤脱下,也拉下她的热裤。依涵不发一语,紧闭眼睛地配合我,让我脱下她的内衣裤,依涵的内衣裤是一整套的淡绿色。

我的嘴凑上了依涵,相当轻柔地吻着额头、鼻端、脸颊、耳垂、颈子、肩膀慢慢地向下吻去,双手则是轻轻地握住依涵的胸部,开始慢慢地揉着。

"啊..."依涵不自觉地发出呻吟。抓着被单的双手更是紧握着。

我双手离开依涵的胸部时,胸罩已经被我揉得离开胸部了,只能说半吊着而已。我更是双手扶住依涵的腰,将脸埋进依涵的乳沟中,轻轻地吻着、舔着。

"啊啊啊啊~~"依涵的呻吟声也随着我舌头的律动提高。

拉下依涵的胸罩,依涵那对形状美好且洁白的碗状乳房呈现在我眼前,在洁白无暇的乳房上,是两颗鲜红色的乳蒂,在我刺激下已经挺立的乳蒂。

我又改变了嘴巴攻击方向,将目标放在依涵的一对乳蒂上,轻轻含着,以舌头轻压转动着,更是让依涵的呻吟声更上一层楼。她的手也逐渐地离开了被单,我将她的双手搭到我背上,依涵像是无力一般地受我摆布。

待我将手移到依涵的两腿之间时,手指压下,隔着内裤已经感觉得到依涵开始潮湿了。这发现让我加速了我的动作,不论是手指或舌头....

"啊..啊啊啊..嗯嗯...不..不要那...那快啊...啊~~~~ "而随之急促起来的,是依涵的呻吟声。

拉下了依涵的内裤,依涵那可爱的蜜穴已经泛滥成灾了。虽然有层层黑色密林所保护,仍是流了出来。我扶住依涵的腰部,自然地将脸凑近,吻着那可爱美好的蜜穴,吮着那咸咸的淫水,有时也会扯动到依涵的阴毛,这给依涵的刺激更是大了。

"不...不要..不要...不要吸那边啦..不..不要"依涵娇吟着。

可是现在这种声音只是一种鼓励而已。

我起身,脱下我的内裤,拉出已经挺立肿胀得难受的肉棒。

而这段时间,依涵也只能躺在床上喘着气,无法作其他动作。等我再次伏下身子,分开依涵的双腿,她也只能无力地任由我摆布,我手握住了我肉棒,对准了依涵那被重重黑色森林所保护的蜜洞,缓慢地进入了...

"啊..不..不要...痛....."依涵咬着牙发出呻吟。

我虽是缓慢,却是坚定地进入,并没有任何正面阻碍。虽然经历摩擦,可是还是抵达了尽头。依涵并不是处女,我也不会太过讶异,毕竟都有一个已经交往一年多的男友,以现在的男女交往来看,交往一年多了没发生关系才奇怪。

可是即使依涵不是处女,但是还是窄紧的。那种温暖窄紧的摩擦感更是带给我愉悦的快感。

先是慢慢地抽动着,让依涵适应,也可以享受到。

显然地,我成功了。不知何时,依涵的双腿已经夹住我的腰了,双手也抱住了我,且腰部配合我的进出而律动着。依涵已经忘记我们是堂兄妹,也忘记是被我胁迫的了。只是完全顺应自己原始的本能,享受着人类最原始的欢愉。

而我也知道这时需要的,不是温柔,而是狂暴,于是改变了柔和缓慢的态度。而改以强烈的勐攻,每一次撞击都撞击到尽头才开始第二次的撞击,也加快了速度,每一次撞击给依涵的震撼当然更甚。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洋...."甚至已经忘情到直接叫我的名字了,我更是知道我成功了,在现在成功地征服了依涵,我的堂妹...

而依涵忘情的唿喊也让我完全地放纵了自己,一直勐烈地进出着。而在依涵的情欲达到最高点时,我不知道总共抽动了几下,我只知道我已经快受不了了,可是绝对不能够射在依涵体内,毕竟会有许多后遗症着。尤其依涵还是我堂妹啊!胁迫依涵发生关系已经够过份了,怎可以还射在她体内呢要是害得依涵怀孕了可不好了啊!

想要退开时,却被依涵紧紧地抱住:"不..不要..不要这时...离开啊!我快...快到高..到高潮了"

断断续续且兴奋的呻吟唿喊,更是感觉销魂蚀魄。我更是受不了,只是还是拼命咬牙着:"我...我快要射了啊...我..."

"没...没关系..今天是我安全期...可以...可以射在我体内..."

依涵这句话仿佛是给我打了跟强心针一样,既然今天是安全期,我就不必在乎了。更是勐烈地撞击,要在最短时间内将依涵送上高潮。

依涵勐然抱紧我,咬住了我肩膀。我也被这一咬,把持不住了,将经液完全射入依涵体内,依涵也紧紧抱着我,全然地承受了。

狂风暴雨后,我跟依涵都躺在床上大口地喘息着。等到唿吸稍微平稳后,两人都没有说半句话。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时。

依涵冷冰冰地说:" 白誉洋!我已经达成你的要求了!你满意了吧!别忘记你说的话!不准告诉别人那件事情!"

语气冰冷,和刚刚的热情全然相反,我心中惊憾更甚。在我还没来得及作反应之前" 请你马上给我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我们的堂兄妹情分到此止!我永远不会再叫你一声哥了!"依涵还是冷冰冰地,并将我衣服丢到我脸上。

我一言不语地穿上自己衣服。

"当然了...了我自己,在长辈面前我还是会维持原有的礼貌,可是这礼貌是真是假你自己清楚得很!"

"我知道...那就再见了,依涵!"穿好衣服后,我打开门后便离开了。

我威胁堂妹,胁迫她跟我发生关系,可是我却也失去了她。

生理上,我爽到了,满足了。可是心灵呢我是否会因此后悔呢我想...我自己也不知道...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