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人妻哀羞曲 2

2020.01.29 来源: 浏览:37次
人妻哀羞曲 2 人妻哀羞曲

第二章 媚肉的禮物

               (一)

  扳部說的話全是真的,一看就知道是流氓的年輕人。臉上帶著殘忍的微笑,搖
動著雙肩走過來。左右各跟隨一名手下,可見是黑社會幫派的幹部。

  「扳部,有什麼好事情。把我找到這種地方來,希望不會是平常的事吧!」

  這個年輕人就是龍也。正在和酒店的吧孃玩,突然被叫到這裡來,當然顯得很
不高興。

  帶著不高興的表情瞄一眼江美子。雖然看不清楚臉,但雙手高高吊起,用腳尖
站立的姿勢,引起龍也的好奇心。而且就是穿著衣服也一眼就能看出有豐滿的肉體
。美麗的身材,穿著時髦的高跟鞋,確實有強烈的吸引力。

  「你一定會滿意的。」扳部從江美子的頭看到腳說。

  「哦!你說的禮物就是這個女人嗎」龍也走近江美子。

  「這……是幹什麼……」

  突然頭髮被抓住,臉也隨著仰起,不由得使江美子痛的這樣喊叫。

  「扳部!……這個女人……」

  「怎麼樣?能使你滿意嗎?」

  「她是江美子……是江美子呀。」

  原來叨在嘴裡的香煙也掉下來。驚訝的表情出現在臉上,然後又變成好色的臉
孔。

  「嘿嘿嘿,真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地方見到,確實很意外。」

  「還沒有人動過她。」

  看到龍也滿足的樣子,扳部就放心了。

  從龍也的眼睛裡發出淫穢的光澤,盯在江美子的身上動也不動,剛才不高興的
樣子完全消失。

  「她已經是少爺的人了。但是她不會乖乖的聽你播弄。因為這是一匹悍馬。」

  「扳部,你很了不起,幹的很好。嘿嘿嘿,這個女人,使我夢也夢到她。」

  江美子拼命地想扭轉臉時,龍也捉住她的頭髮強迫轉向自己。

  「放開手!放開手!」

  江美子對於他們看自己看成貨物的屈辱,不由得大叫。何況像龍也這種男人本
來就是江美子最討厭的一類。只會虛張聲勢而又輕浮,只是看到這種人就感到嘔心。

  「果然還是那樣有精神。太太!我們好久不見!」

  「什麼……」

  意想不到的話,使江美子驚訝地看龍也。好像看過,可是……無論如何也想不
起來。

  「上一次妳在電車裡狠狠踩我的腳,今天要好好地謝謝妳。」

  江美子想到那件事,臉色立刻變得更蒼白。

  「你是……」

  「嘿嘿嘿,妳想起來了。可是我,沒有一天忘記過妳,那種豐滿的屁股的感觸
……」

  「敢做出那種事情……你走開!不要靠近我。」

  看著龍也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時,產生幾乎使她昏過去的恐懼感。她覺得龍也
比扳部更淫邪,像蛇一樣可怕的人。

  她還清楚地記得在電車裡遭受到的那種羞恥和屈辱感。過去在電車裡有幾次遭
受到性騷擾,可是都沒有像龍也使她感受到強烈困擾。只要想起那件事就會噁心,
可是現在的對手就是這龍也,江美子幾乎要瘋狂。

  「妳不僅踩我的腳,還打我的耳光。嘿嘿嘿…這個代價是很貴的。」

  龍也一陣冷笑後就伸手摟江美子的腰。江美子的身體立刻被龍也拉過去。

  「啊,你想幹什麼!」江美子發出尖銳的叫聲,本能地扭動身體。

  「還要問嗎?當然是繼續做電車裡沒有做完的事呀。妳的屁股是再好也沒有了
。」

  「不!我不答應!」

  「妳不要我也要幹。先享受妳的屁股後,我會正式的向妳道謝。那是對妳給我
耳光的處罰,嘿嘿嘿。」

  「我才不要你這種……野獸!」江美子的聲音逐漸因恐懼感開始顫抖。這個人
好像不是單純的強暴,還要凌辱……心裡產生可怕的預感。

  扳部站在旁邊說話,像在證實江美子心裡的可怕預感。

  「我們少爺用普通的方法是不會滿足的……嘿嘿嘿,就是所講的虐待狂呀。尤
其是對女人的肛門,妳知道嗎?就是屁股。」

  「怎麼會有這種事……」

  「用這種東西弄妳的屁股,我們的少爺可以說是天才,一定會弄得妳嗚嗚哭泣
的。」

  扳部開始把準備給龍也用的可怕器具,好像故意紿江美子看一樣地排列在她前
面。發出可怕光澤的巨大玻璃製浣腸器、。肛門用假性器、。大小不同的玻璃棒,
肛門擴張器等都是江美子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雖然不知道有什麼用處,但至少能
猜出是用來折磨女人的淫具。

  江美子的心臟好像因強烈的恐懼感完全停止,人也有昏迷的感覺。果然如此…
…自從第一眼看到龍也,就覺得不會是普通的性交,要受到凌辱……。

  「扳部,你真聰明,嘿嘿嘿。」

  龍也的眼睛已經發出淫穢的慾火,龍也把江美子的身體拉過來,馬上伸出一隻
手摸她的屁股。

  「這是幹什麼!不准你亂來!」

  江美子開始用力扭動屁股,發出強烈的尖叫聲。豐滿的屁股在龍也的手掌裡顫
抖,江美子已經不顧一切了!瘋狂般地扭動被捆綁的身體,使出一切力量抗拒。

  「嘿嘿嘿,妳愈是反抗,我就愈興奮。不過妳的屁股實在很有性感。」

  龍也高興地繼續從裙子上撫摸。沒有多久,撫摸的手想進入江美子的裙子裡。

  「啊!不要!住手!」

  江美子的一條腿本能地飛起。就在這剎那被江美子踢到的龍也仰倒在地上。

  「哎喲!妳敢這樣!」

  龍也痛的慘叫,因為踢到的褲襠地方是最大的弱點,所以不能馬上站起來。

  「這是因為你做的太過火,我不會聽從你的!」江美子也搖著蒼白的臉氣憤的
說。眼睛瞪著龍也,可是還是無法掩飾恐懼感,現在的江美子不能露出懦弱的樣子
,如果露出來,就不知道將會受到什麼樣的凌辱。

  「少爺,我是說過的。」

  扳部做出無奈的表情,走過去抱起龍也。一面抱又一面在他耳邊悄悄說話。

  龍也雖然經驗過許多女人,對江美子這樣富有魅力的女人,他這樣露出蠢相,
是因為面對嚮往的江美子無法保持冷靜的關係。

  「扳部,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大概是被江美子踢過之後冷靜下來,在龍也的嘴上露出淺淺的冷笑。

  「嘿嘿嘿,真是強硬的女人。看起來不是輕易能訓練的……但相對的,樂趣也
大。」

  龍也苦笑,對江美子這樣強硬的女人,用盡方法羞辱,使其屈服,龍也會感到
無比的快樂,薔薇的刺愈多,折下來時的喜悅也愈大。

  「妳好像再怎麼說也不喜歡我來疼愛妳的樣子。」

  「看到你這樣的男子,就會噁心,野獸!」

  「是嗎?嘿嘿嘿……聽說妳有個妺妹叫雅子,還有一個叫廣子的小東西。」

  「……」

  江美子聽了立刻緊張起來,轉頭看扳部。對扳部把自己的弱點告訴龍也,感到
非常住氣。

  「你太卑鄙了,恐嚇一個女人,究竟有什麼目的!」

  「嘿嘿嘿…,要妳和少爺睡覺。」

  扳部和龍也互看一眼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們是禽獸……」

  「扳部,差不多該讓她看到雅子了吧。那樣就容易下決心了!」

  龍也說得好像很有道理。

  「嘿嘿嘿,就那麼辦吧。」

  扳部過去拉牆壁上的簾子。牆壁上裝的是魔術鏡。能看到裡面的雅子。

  「啊……雅子!雅子!」這樣用力叫雅子的時侯,江美子的臉上已經
完全沒有血色。

  雅子全身赤裸,雙手綁在背後,哭倒在棉被上。只穿內褲的德二笑嘻嘻地看著
雅子。

  「你們對我妺妺做了什麼?」

  「沒有什麼。只是因為她鬧得太兇,把她脫光衣服而已。」

  「竟然做出這種事……快放開我妹妺,紿她穿衣服!」江美子的眼睛幾乎冒出
火焰,過度的憤怒,使身體在顫抖。

  「用不著這樣生氣,只是讓她脫光衣服而已,還沒有對她做什麼事。」

  扳部說的好像是真的。他早已經連雅子的骨頭都吃了。想起雅子的肉體,扳部
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臉。

  「把衣服還紿我妹妹!」

  「嘿嘿嘿,這是不可能的。對不對,少爺。」

  「嘿嘿嘿!妳生氣的表情真有說不出的美。」

  龍也好像非常欣賞江美子此時憤怒的表情。

  「我不是說這種事,快解開我妹妺的繩子!」

  「那就要看妳的表現了。雖然還沒有動過雅子的身體,可是妳若繼續反抗,就
要雅子來代替妳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妳乖乖的讓我摸屁股吧!而且要脫光光,嘿嘿嘿。」

  江美子美麗的臉上出現恐懼的表情。

  「在我摸妳的身體時,妳的妹妹就會安全。而且,你脫下一件衣服,就紿妳妹
妹穿上一件衣服。」

  龍也毫不客氣地利用江美子的弱點。龍也的話幾乎使她昏倒。

  自己若不做龍也的玩物,妺妹就會……為了救妹妹只有犧牲自己。可是,他們
要用那個可怕的器具凌辱……。江美子的心臟開始縮小,強烈的恐懼使她的身體僵
硬。

  「怎麼樣,願意讓我把妳的衣服脫光,也讓我玩妳的屁眼了嗎?」

  龍也故意使用骯髒的字眼,同時還拿出肛門擴張器在江美子面前晃來晃去。看
到那種東西,江美子不由得喊叫。

  「不要!絕對不要!」

  「是嗎!那就沒有辦法了。其實我不玩妳也可以,反正還有大學生雅子,嘿嘿
嘿,現在就讓她來哭吧。」

  龍也看著雅子的方向說。實際上龍也的眼睛中只有江美子一個人。不管江美子
說什麼,也要徹底地玩弄她。但也喜歡看江美子痛苦的樣子。

  「不!你不能動雅子。」

  江美子拼命地扭動被吊起來的身體,江美子是本能地反抗,可是看到龍也要走
向雅子的方向,就好像忘記自己的立場,開始哀求。

  「求求你,不能那樣……」

  江美子美麗的眼睛仍舊在憤怒,可是已經沒有火焰,而是快要哭泣的絕望眼神。

  「那麼,我可以繼續做電車裡的動作了嗎?」

  「……」

  「這一次是默默不作聲。好吧,我只好去享受一下雅子的身體了,嘿嘿嘿。」

  「等一等,求求你饒了雅子吧。」

  看到龍也好像是飢渴的蛇般制的眼神,江美子徹底絕望。

  已經沒有辦法,現在只有自己受辱的一條路。雖然不知道龍也手裡的可怕器具
是如何使用,但在心裡知道自己的身體將會受到殘忍的羞辱。可是雅子還只有二十
歲,也有訂過婚的愛人純一。為了親愛的妹妹,只有她……江美子做了悲慘的決定。

  「不要動我妺妺……我可以……」屈辱和恐懼使得江美子再也說不下去了。

  「可以了嗎?嘿嘿嘿!那麼我要玩妳的屁股了。」.

  龍也發出勝利的笑聲,此時江美子閉上眼睛,緊緊咬住下唇,幾乎要出血的程
度,同時無力地垂下頭。


               (二)

  「嘿嘿嘿,妳現在很想給妳妹妺的身上穿一件衣服吧。但是妳得先赤裸上身。」

  「啊……你不要過來。」

  「妳的臉真可愛,恐懼的樣子也很性感。嘿嘿嘿,我真的那樣可怕嗎?不過馬
上會讓妳知道我比妳想像的更可柏。」龍也的手摸到江美子的無袖上衣,然後身後
抱住她的身體,雙手立刻抓住隆起的乳房。

  「啊……不要!不要」江美子發出尖叫聲。雖然想到為可愛的妺妺必須要忍耐
……但還是忍不住發出尖叫聲。

  「嗚……野獸!」

  「很有彈性,摸在手裡很舒服。」

  好像在享受乳房的柔軟彈性,龍也摸了一陣後,突然一下子就撕破無袖的上衣
。破裂的上衣掉在地上。豐滿成熟的乳房完全露出,乳頭還是粉紅色,不像是生過
孩子的女人。

  「啊!…不能看」江美子慌張地搖頭。

  「妳的乳房確實很漂亮,尤其是形狀,就好像剛剝皮的雞蛋。」

  龍也捅一下江美子的乳頭。江美子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發出尖叫聲,然後閉上
眼睛。每當捅一下,身體裡就會產生有如麻痺感的快感。江美子感到厭惡,身體隨
著緊張起來。

  「現在準備完成了……現在要繼續做電車裡沒有做完的事。」

  龍也來到江美子的面前,撩起她的裾子。

  「啊!嗚……」

  「就是這個屁股。嘿嘿嘿,確實很豐滿。」

  龍也慢慢地從內褲上撫摸江美子的雙丘。那種舒適的感覺,龍也幾乎想立刻咬
一口。

  從屁股的頂點向下陷入很深的溪谷,完全表現出江美子有非常豐滿的肉體。

  「啊……你是野獸!」江美子把快要叫出來的尖叫聲又嚥回去。

  被這樣的禽獸凌辱,絕對不要,不要……。

  無法忍受強烈的屈辱,一隻腿又離開地面。

  「哦?又想踢我了嗎?妳不管妳的妺妹有什麼後果嗎?」

  龍也的手掌從屁股摸到大腿根的內側,這樣來回的摸。雙丘豐滿的肉突然緊縮。

  「啊,我……」

  江美子說不出話。她的身體只給過親愛的丈夫。可是現在令人噁心的禽獸任意

地摸弄。如果只有江美子一個人,就是拼命抵抗,最後死了也不在乎。可是現在妺
妺雅子也落在他們的手裡,而且還有孩子……。從魔術鏡看到裡面的雅子,江美子
只有咬緊牙關。

  「妳的嘴唇真性感,嘿嘿嘿。」

  龍也一隻手摸江美子的屁股,另一隻手抓住頭髮向上拉。江美子的臉不得不仰
起。龍也立刻低下頭吸吮。大概嘴裡存了很多口水,江美子感到粘粘的,很不舒服。

  「嗚……嗚……」

  龍也的嘴唇蓋住江美子的嘴,使她不由得扭轉上身。

  龍也的舌頭想突破江美子的牙齒之間,然後吸取她的舌頭,這樣的動作使江美
子忘記在屁股上蠕動的感觸,只有拼命地咬緊牙關。在注意力集中在嘴上時,龍也
的手指拉到內褲的鬆緊帶,剎那間內褲被拉到腿上。

  「喔……」

  不!不能脫……絕對不能脫……


  江美子這樣叫喊,可是嘴被龍也封住,只能發出悶悶的哼聲,只好用力扭動屁
股。

  「少爺好像忙著熱吻,這裡我來處理吧。」

  扳部說完就蹲下,把拉到腿上的內褲繼續向下拉。這時候看到女人豐滿的雙丘
。雪白而有彈性,雙丘的頂點隆起,像法國女人一樣地可愛,而且從身體發出的芳
香,使老經驗的扳部都感到頭昏腦脹。

  「我現在知道少爺為什麼這樣著迷了。這個屁股實在叫人受不了。嘿嘿嘿,太
美了……」

  扳部又解開裙子的掛釣,使江美子的身體全裸。

  一大把年紀的扳部也和年輕人一樣興奮起來。這時候又覺得把江美子給了龍也
這樣的毛頭小子,實在太可惜。可是龍也是黑川幫的第二代頭目,為了自己的計畫
,扳部也只好忍耐。

  「嗚……」

  從江美子的喉嚨發出嗚咽聲。龍也這時候仍舊抓住江美子的頭髮,貪婪地吸吮
溫柔的嘴唇,同時另一隻手在赤裸的屁股上摸來摸去,除了肉慾以外,似乎什麼也
不放在心裡了。

  「嘿嘿嘿,現在只剩下這一雙高跟鞋了。」

  扳部的手伸到江美子的高跟鞋上,在這時候龍也才離開江美子的嘴唇。對江美
子而言,那是又長又痛苦的吻。

  「扳部,不要脫鞋,全身赤裸的只穿高跟鞋,這樣才適合這位美麗的太太。」

  龍也一面擦拭嘴角的口水一面說,然後重新觀察江美子。

  「妳好像不喜歡和我接吻,沒有關係,我會慢慢讓妳願意的,嘿嘿嘿。」

  眼光在江美子的裸體上瞄來瞄去。雪白豊滿的乳房,用力捏的時侯好像會擠出
奶汁一樣,好像還完全不知道男人的樣子,充滿新鮮感。從苖條的腰到大腿,是已
婚女人特有的豐滿感,用手指彈一下就會破開的樣子。在大腿根部的草叢和雪白的
肉體形成強烈對比,散發出神秘的美感。

  龍也來回地欣賞後,自言自語地說。

  「真受不了,這樣美的肉體。」

  蛇一樣的眼睛好像已經瘋狂地顯出血絲。

  「少爺的眼光真了不起。就是調教過許多女人的我也第一次看到這樣美好的女
人。」扳部如應聲蟲般。

  「不要看!不能看!……你們以為這樣做了以後會沒有事嗎?」強烈的羞恥和
屈辱感,幾乎使江美子嚎啕大哭。但她知道愈是怕羞愈會使這些男人高興,只好裝
出很堅強的樣子。

  「你們只會這樣對待女人,是最低級的男人,是禽獸!」江美子這樣拼命地喊
叫,對龍也而言,只是很悅耳的音樂而已,反而使他虐待狂的血液沸騰。

  「不管怎麼說,這個屁股太美了。嘿嘿嘿……我要快一點看到。」

  龍也來到江美子的身後蹲下來看她的屁股。

  「你想幹什麼?不能亂來!」

  不知他會做出什麼事的恐懼感,使得江美子的屁股僵硬。龍也看到江美子雪白
的屁股,幾乎就要射精了。

  「妳的身體確實很美,但是屁股又是特別美,豐滿地有彈性……」

  就好像得到珍貴的東西一樣,龍也用雙手悄悄地摸上去。

  「不要摸!我不要!」屁股向左右扭動,用雙手分別抱住左右肉丘,有如向上
抬的撫摸的感覺,能令人想像到龍也那種執著的性格。

  「嘿嘿嘿,真是太誘人了。」

  雙手在享受肉感的同時,龍也雙手的姆指用力,使指頭陷入肉裡時,立刻向左
右分開。

  「不要那樣…不要!」江美子為避免更羞辱的行為,拚命地想挾緊雙腿。可是
龍也是從後面進攻,夾緊大腿也沒有用,臀肉分開很大。自己的肉被拉開的感覺和
空氣的接觸,使江美子產生無法忍受的羞恥感。

  「嘿嘿嘿,露出來了。」

  龍也的聲音有一點沙啞。

  「少爺,她的屁眼怎麼樣……?」

  扳部在旁邊笑嘻嘻地問。

  「縮……縮緊了……屁眼實在太好……」龍也特別強屁眼這句話,為的是讓江
美子聽到。

  「不要……不要看!你是禽獸!」江美子瘋狂地扭動身體,因為那個地方就是
連心愛的丈夫也沒有看過。江美子認為那裡只是排泄器官,所以現在這裡受到污辱
,一時忘記妹妺的事情一樣地開始反抗。龍也幾乎被她踢到,只好苦笑著站起來。

  「好像很怕被看到屁眼。既然這樣,我非要玩弄不可。扳部,拿繩子來,把她
的腳綁好。」

  龍也的虐待狂好像愈來愈強烈,發出淫穢的笑聲。


               (三)

  這時候在房間裡已經充滿淫蕩妖豔的氣氛。

  「嘿嘿嘿,我要用這個繩子綁起妳美麗的腿了。要妳的雙腿盡量分開,這樣一
來,少爺就能放心地玩弄妳的屁股了。」扳部手裡搖動著繩索說。

  「不要!不要再羞辱我了,你們要羞辱我到什麼程度才滿意呢?」這時候江美
子的聲音裡充滿恐懼感。

  已經無法忍受,用繩索綁成羞恥的姿態,然後還要凌辱屁股……江美子的心裡
產生黑暗的絕望感。扳部突然用雙手抓住江美子的左腳,想向上抬起。

  「啊,這是幹什麼,你不能這樣!」江美子急忙在下體用力,可是江美子是被
吊起來的,只有腳尖著地,當然無法抗拒男人的力量,所以雙腿開始慢慢分開。

  「怎麼可以這樣……禽獸!」江美子瘋狂地扭動身體。

  「喂,你們也過來幫忙。」

  因為過份強烈的抵抗,扳部對跟龍也來的兩個手下大吼。

  「是,太好了。」

  兩個人很快就衝進去,壓住江美子用力扭動的雙腿,幫助扳部把繩子捲在一隻
腳的膝蓋部份。

  「我不要繩子,我不要綁!」

  「嘿嘿嘿,妳還是老實一點吧。」

  把綁在江美子左膝上的繩子掛在天花板上的掛鉤上,然後用力拉。

  「啊,啊,啊……」

  從江美子的嘴裡發出羞恥的慘叫聲。但隨著她的慘叫,腿被拉開也同時向上抬
起。

  拼命地想夾緊腿,但一點也沒有用。繼續拉動繩索時,大腿根就接觸空氣,那
種感覺使江美子開始嗚咽。這是江美子第一次流下的眼淚。

  「不要,不要,救救我……」當膝蓋被拉到肚臍的高度時。扳部就固定繩索。
這時侯江美子就沒有動,實際上是想動也沒有辦法動。

  「嘿嘿嘿,真好看,什麼都露出來了。」龍也發出淫邪的聲音低頭看。

  「啊,你看那裡,不能看!」

  龍也的雙手從江美子的大腿向上摸,讓顫抖的手指輕輕碰到。這時江美子的身
體突然緊張起來。

  「哎喲……不要!不要摸!」是非常激烈的尖叫聲。

  「嘿嘿,妳這樣討厭的哭泣,我反而更想摸了。況且會這樣新鮮……」從龍也
的嘴裡流出囗水。龍也凌辱江美子的動作,不停不休地持續下去。

  「啊……你不要看……」江美子像夢囈一樣地反覆說。

  「真美,不像生過孩子的樣子。」

  龍也也把那裡壓迫的更暴露出來,用手尖來回地摸,那裡就好像很不情願的,
隨著手指蠕動。

  「嘿嘿!真是可愛的花蕾。」龍也的手指尖摸到最怕羞的花蕾,同時臉上也露
出得意的笑容。

  「啊……」江美子的身體一陣陣的挺動。

  「妳真敏感,只是摸一下竟然會這樣高興,嘿嘿嘿…」

  「你不要這樣,要姦淫就快一點,不要這樣羞辱我了。」

  江美子好像已經無法忍受。這樣慢慢地凌辱,還不如受到姦淫……

  「我會老老實實地讓你交媾……可是我無法忍受這樣的羞辱……」

  「妳已經忍耐不住了嗎!要我快一點給妳插進去嗎。嘿嘿嘿,扳部,你替我用
假性器給她弄一弄吧,她有這樣的身體,需要讓她爽快一下才行。」龍也一面走到
江美子的身後一面說。

  「什麼?可是,少爺,你呢?」

  聽到龍也意外的話,扳部感到驚訝。過去從來沒有過這種事情,每一次都是龍
也立刻姦淫女人的肛門。可是,現在卻讓扳部使用假性器。

  「扳部,因為和平時不一樣。就感到驚奇了嗎?嘿嘿嘿,看到這樣好吃的束西
,我不會馬上吃下去,要多用一點時間來享受。」

  「少爺,你是這樣喜歡這個女人……」

  扳都所得到的成果,比他自己想像的還要大。他本來沒有想到龍也會這樣迷上
江美子。這樣一來計劃就更容易進行了。扳部不由得在心裡發出得意的笑聲。

  「我還是要玩一玩她的屁股,嘿嘿嘿。」

  龍也的手指慢慢摸雪白光滑的江美子的屁股。

  「不要……不要!」

  屁股的雙丘慢慢向左右分開的感覺,使江美子狼狽。

  「我說過,我會老老實實地讓你幹,但不要這樣凌辱!」

  「妳是想做我的女人嗎!顆意把屁眼奉獻給我了嗎……?」

  江美子在這時侯還不了解,奉獻屁眼是什麼意思,但本能地搖頭說。

  「你不要胡說,我是有丈夫的人。我只是答應和你交媾,就快一點弄完吧。」

  「妳就是有丈夫也能做我的女人。不久以後妳會覺得我比妳的丈夫好多了,嘿
嘿嘿。」

  說話的時候,龍也的眼睛也沒有離開屁股中間的溪溝。

  「我才不要……誰會和你這樣的禽獸……」

  「是嗎!那麼,我就要讓妳知道禽獸會做什麼事情,不過,我的方法是很厲害
,妳一定會後悔生為一個女人。嘿嘿嘿。」

  龍也在手指上繼續用力,把屁股分開更大,看江美子的肛門。

  小小縮緊的肛門,顯示出還沒有男人碰過神秘感。大概是江美子感受到龍也火
熱的視線,雙丘的肉開始緊縮。

  「不要摸那種地方……不要摸……啊……你是變態!」

  被龍也用手指揉搓那個地方,江美子不由得哭叫起來。看到龍也對她的肛門顯
示異常的興趣,江美子知道龍也是個性變態者。

  「不要!住手!」

  「嘿嘿嘿,又縮緊了,這個可愛的洞口馬上就會張開的。」

  「不要……你是野獸!」

  在肛門受到凌辱,比前面的花瓣受到欺凌更難為情。那是一種可怕的感覺,強
烈的羞恥感使江美子啜泣。

  「嘿嘿嘿,現在終於發出像女人的哭聲了。真的那麼舒服嗎?」

  龍也非常執著地揉搓江美子的肛門,就好像在菊花瓣的每一部分慢慢撫摸。

  「少爺,怎麼樣?」手裡拿若假性器的扳部,手指摸著江美子的肉瓣。

  「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她的屁股實在太好了。調教起來一定很有意思。扳部
,把玻璃棒拿給我,是那個細的。」

  「少爺。你今天好像很謹慎。」扳部一面拿玻璃棒給龍也說。

  「嗯,我不希望用我這個大傢伙傷到這個漂亮的肛門。要等慢慢擴張開以後再
享受。喂,你們為了讓她能有更多的性感,揉她的乳房吧。」

  龍也對帶來的兩個手下說。

  「是!」兩名手下聽了以後笑嘻嘻地從江美子的左右開始撫摸乳房。

  「不要!不要……」江美子發出激昂的聲音,同時拼命地扭動身體,希望能躲
開污穢的手。可是一條腿已經被吊起,掙扎的力量是有限的。

  「妳知道這便玻璃棒做什麼用嗎?嘿嘿嘿,是要插進妳的屁眼裡,嘿嘿嘿。」

  龍也手拿玻璃棒在江美子面前晃一下,然後慢慢接觸目標。

  「啊……」玻璃棒慢慢插進來的感覺,使得江美子從喉嚨發出激烈的哭聲。屁
股的肉一下緊縮起來,同時身體向後挺。

  「喲……」

  兩名手下笑著抱緊江美子的身體。雪白美麗的乳房在男人的手掌下變形。

  「妳覺得玻璃棒的滋味怎麼樣?」龍也把繼續玻璃棒向裡面插。

  玻璃棒在江美子的身體裡旋轉。感覺出玻璃棒向外拔出去,又突然插進來,反
覆地這樣做,使江美子實在受不了。拼命咬緊牙關不想叫出聲音,但還是忍不住發
出嗚咽。

  「嗚……啊……啊……」

  這種羞辱實在太強烈,江美子不停地搖頭。

  「嘿嘿嘿!這面也溢出來了,原來妳是很喜歡這個的。」

  扳部用手指尖不停地剌激江美子最敏感的神經,一面看龍也。

  「嗯,也流到這邊來了。」龍也露出得意的笑。

  「乳頭也硬了,已經硬繃繃了。」兩名手下也隨著說。

  「少爺,要不要摸一摸看?」

  在扳部的建議下,龍也的手指向前移動。這時候從指間傳來溫溫的感覺和和溶
化般的感受。

  「濕淋淋的,簡直要溶化了……大概是想要了吧。」龍也收回手指,放到鼻前
聞一聞。

  「啊,好痛苦……」

  在玻璃棒的操縱下,江美子哭了。

  扳部舉起象徵男性性器的醜陋電動器具。打開開關時發出嗡嗡的聲音。尖端的
頭部還會蠕動。

  「不,不要再用那種東西了,我已經受不了。」恐懼使得江美子的表情抽搐。

  「嘿嘿嘿,我會紿妳很多樂趣的,至少連續三次。」

  電動假性器的尖端碰到江美子的身體。

  「啊,不要!」

  隨著震動的聲音,在濕潤的陰唇肉縫間產生幾乎無法忍受的刺激感。僅是如此
,腦部好像麻痺了。和自己的意志無關,江美子發現自己的肉體開始蠕動,這時候
想起丈夫曾經說過「江美子,妳很敏感」的話,開始怨恨自己的身體。

  「現在要插進去了。」

  扳部對江美子的反應感到驚訝,於是就慢慢向裡推。

  「啊……你……原諒我吧!」這時候在江美子的腦海裡出現心愛丈夫的影子。
她的身體在過去只紿過丈夫。

  「妳要把這個東西吃飽在肚子裡,嘿嘿嘿,來了……」

  那個東西深深進入,幾乎使江美子翻起白眼。完全了解女人弱點的抽插動作,
不停地進行。

  「啊……好……這樣……」

  在旋風般的官能快感中,江美子就是再忍受也不由得發出嬌聲。在這樣的肉慾
的風景中,江美子一點也沒有抗拒的力量。

  「啊……啊……啊……」這時候厭惡感已經完全消失,只想到把自己全部投入
官能的火焰裡。

  「真是激烈呀,嘿嘿嘿,真的那麼好嗎!不過看妳的身體,這也是當然了。」
龍也也更巧妙地操縱玻璃棒。現在的江美子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慾火把身體燒
成灰燼。


               (四)

  「嘿嘿嘿,大概快了吧。到了那個時候要告訴我。」

  扳部一面笑一面繼續有節奏地操作電動假性器。

  「嗚……快……已經……」

  這時候的江美子已經忘記一切,只是瘋狂地扭動屁股。快感已經快要升到最高
峰。可是龍也是非常殘忍,突然關掉電動假性器的開關,也停止玻璃棒的活動。

  「不能啊!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

  張開哭濕的眼睛,很狼狽地看龍也。江美子在這時候只想要刺激,不論是什麼
樣的刺激都好。

  「嘿嘿嘿,如果一下就叫妳升天,只有妳一個人高興而已,倒不如這樣上上下
下反覆幾次,讓妳嘗一嘗難過的滋味,不過這樣,也許妳會更有快感。這是龍也對
江美子的回答。

  「妳就認命吧。少爺是最喜歡折磨女人,和讓女人哭泣的,如果就這樣讓妳升
天。就不能算是折磨了。」

  扳部看著仍舊把電動假性器含在裏面的部份,笑著說。

  「怎麼會這樣……禽獸!」

  江美子這樣反駁,但這時候的聲音已經軟弱無力。

  「說我是禽獸嗎?嘿嘿嘿,可是妳為了禽獸的折磨高興的哭了。大概多少了解
自己是什麼樣的女人了吧……扳部。把粗玻璃棒給我。」

  「要粗的……」

  「嗯,她的屁眼已經軟化了,所以要換粗的。」

  龍也慢慢拔出玻璃棒說。

  「啊,不要!」

  玻璃棒拔出去時的感覺,使江美子發出舌頭也無法捲動的呻吟聲。

  一旦燃燒起來的肉體,需要刺激,即使是對肛門的也好……。剛才江美子發出
的嗚咽聲並不是因為厭惡的關係,甚至可以說,貪婪地想留住離去的刺激感發出來
的聲音。

  似乎看穿江美子的心理。

  「還想要這個嗎?馬上給妳更粗的。在妳的屁眼裡。」

  龍也這樣說完之後立刻插入玻璃棒,同時打開電動假性器的開關。

  「嗚……嗚……」

  從江美子的嘴裡發出有如大腸扭轉時的聲音。強烈的刺激比剛才強多少倍,連
江美子自己都感覺出充血的肉瓣好像迫不急待地夾緊進來的東西。相隔薄薄的粘膜
,電動假性器和玻璃棒相互呼應。

  江美子開始哭泣,雪白的裸體不停地搖頭。

  「太妙了,夾緊玻璃棒,等一下浣腸時就更好看了。」

  龍也繼續讓玻璃棒進行活塞運動。

  可是,江美子這時候連龍也的聲音也聽不到了。剎那間,男人都發出驚訝的聲
音,而江美子讓官能的火焰燒盡自己的肉體。

  「妳好強烈吧,嘿嘿嘿。」

  扳部一面笑,一面關掉電動假性器的開關。這時候仍舊把假性器含在裡面的肉
瓣,好像在享受餘韻,偶爾抽搐幾下。在龍也手裡的玻璃棒也傳來肛門收縮時產生
的感覺。

  這時候江美子幾乎不能發出聲音,全身的重量都靠繩索維持,軟綿綿地吊在那
裡,全身都散發出被強暴後女人的風情,只能用妖媚形容。

  對江美子浸緬在餘韻的身體,唯有龍也還執著地不肯放鬆。毫不厭煩地摸江美
子的屁股。讓玻璃棒繼續活動。江美子的屁股好像塗上一層油,發出光澤,形成惱
人的光景。

  「可以……饒了我吧……」

  抬起因汗水粘上黑髮的臉,江美子氣喘喘地哀求。這時候顯示出成熟女人幾乎
帶著妖氣的美感。

  「你真美……我的心開始跳了。」

  好像對江美子的妖氣陶醉般,龍也說話的聲音也變沙啞。不過他手裡的玻璃棒
仍舊在江美子的肛門裡活動。

  「這樣夠了吧。已經羞辱夠了吧……求求你,還給我雅子和孩子……」

  江美子的聲音像啜泣。

  「妳說什麼?現在是剛開始呀。」

  好像龍也對江美子非常滿意,高興地笑了。

  「嘿嘿嘿,我是想慢慢地享受妳的身體,知道吧,妳這樣。」

  龍也又旋轉那根玻璃棒,有強有弱,有深有淺,或左或右地巧妙操縱。

  「啊……快不要這樣了……」

  「在妳討厭這個東西的時候。就不會還給妳妺妺和孩子。嘿嘿嘿,這樣吧,當
妳不討厭用這個東西玩弄妳的屁眼時,就把妹妹還給妳。」

  「怎麼可以這樣……」

  「還有,當妳產生性感,主動地開始要求這樣做時,就還給妳孩子。」

  龍也一面把玻璃棒更深入地插進去,一面似乎對自己的想法好像很得意地笑了。

  和龍也發生關係,要成為龍也的女人,原來就是這樣的……江美子產生幾乎要
昏過去的恐懼感。這個男人是準備連她骨頭也要吃光。和她性交一、二次也覺不可
能放她回去,而且屁股也會被他玩弄……。龍也是很異常的對她的屁股發生興趣。

  江美子咬緊牙關閉上眼睛。

  「妳如果拖拖拉拉的不肯興奮起萊,妳的妹妹相對地就要在這裡待下去。說不
定那些年輕人忍耐不住要動妳妹妹的腦筋了,嘿嘿嘿。」

  龍也無比愉快的表情,苛薄地看著江美子。江美子的臉猛然仰起,含著憎恨的
眼睛瞪著龍也。

  「竟然能做出這種事……你們是披上人皮的野獸,是最低級的禽獸。」

  一口氣這樣說完之後。江美子就嚎啕大哭。

  「是這樣嗎?那麼就慢慢來吧,現在要開始第二回合了。嘿嘿嘿,我會讓妳高
興地哇哇叫。」

  又打開電動假性器的開關,江美子的身體猛然震動一下。

  「啊……可恨……」

  可是她的聲音在男人們淫穢的笑聲中沒有傳到龍也的耳裡。


               (五)

  「江美子……確實是很好的女人……」

  扳部一面往杯子裡倒啤酒,一面自言自語。夕陽照射的耀眼,這一次把江美子
送給龍也,獲得比預想更大的效果。龍也已經迷上江美子,從來沒有向別人道謝過
的龍也。臨走時還高興地說「扳部,逭一次的好處我是永遠不會忘記。」

  「對付年輕小毛頭太簡單了。」

  扳部的臉上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過龍也這小子一點也不懂扣何對待女人。希望不要把江美子的身體弄壞……
他以為只要使女人哭泣或痛苦就對了。但願她不良自殺……。

  扳部對江美子的情形多少掛念在心上。

  龍也對江美子不知道多少次讓她的性感或高或低,尤真是第四次,因為過份的
強烈,還以為江美子已經瘋狂。龍也甚至於一直到最後也沒有親自姦淫江美子,他
是準備用很長時間慢慢享受後再姦淫。

  當龍也帶著江美子離開時,性格堅強的江美子顯得很老實,幾乎都難以使人相
信。赤裸著全身,雙手捆綁在背後,玻璃管仍舊插在肛門裡,這樣被拉上車的情景
,可以說是淒慘又妖豔。

  「現在大摡又被弄得嗚嗚哭泣了……」她大概要持續留在地獄裡。嘿嘿嘿,我
現在去看看雅子的情形吧。」

  一口喝乾啤酒後,扳部慢慢站起,走進房間看床上的雅子。現在只剩下雅子一
個人,德二沒有在這裡。

  看到扳部進來,雅子很緊張,啜泣的臉上又增加恐懼的表情。

  「怎麼樣?小姐,顯意接客了嗎?」

  扳部臉上露出笑容,坐在床舖上。

  雙手捆在背後的潔白裸體。因為恐懼又縮緊。

  「可以饒了我吧……」

  雅子現在只會說這一句話了,顯示出女人被征服後的悲哀。

  「嘿嘿嘿,豐滿成熟的有夫之婦固然很好,但年輕女生的充滿彈性的身體也不
壞。」

  扳部回想起江美子的肉體,好像要比較似地伸手摸雅子的大腿。健康而有彈性
的大腿開始顫抖。

  「雅子。真的這樣難為情嗎?」

  扳部笑著觀察她的表情。可是如果說為了羞恥,這種顫抖的樣子就很奇怪。因
此不像顫抖,可以說是痙攣。而且還不停地扭動屁股。

  嘿嘿嘿,大概是想小便了。德二大概從今天早晨就沒有讓她小便……。

  扳部又笑一下,用手指輕輕壓雅子的下腰部。

  「啊……要出來了。不能這樣!」

  在這瞬間,雅子發出緊張的尖叫。扳部猜的果然沒有錯。

  「什麼東西出來呢?嘿嘿嘿。」

  扳部故意裝胡塗。

  「不要欺負我了,饒了我吧。」

  大概是巳經超過能忍耐的限度。說話的聲音已經紊亂,拼命地夾緊大腿,以避
免尿出來。

  「你要說明白什麼東西要出來,不然我要做難為情的事了。」

  苛薄地輕輕撫摸雅子的下腹部。

  「是要……」

  雅子的眼睛好像在控訴什麼事,像少女一樣地可憐。

  「什麼事呀,雅子……」

  「嗚……是尿……」

  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

  「原來是想尿尿……嘿嘿嘿嘿。」

  扳部好像有所了解地點點頭。大概她有過相當痛苦的遭遇,傷心啜泣的雅子看
到扳部的那種眼光,又露出恐懼的表情。那美麗的臉孔使人聯想到被蹂躪的可憐小
白花。

  就在這時侯德二回來了。

  「扳部老哥……」

  德二好像感倒驚愕的樣子。因為他正想一個人好好享受雅子……所以德二顯示
出很失望的樣子,對其他的夥伴藉口沖洗底片都支開。可是幹他們這一行的,私自
動商品的女人是違犯組織的規定。

  「我是來看雅子的情形,她肯接客了嗎?」

  「是,是可是……讓我們姦淫是已經認了,但對客人還是……現在要做最後的
訓練……」

  德二急忙舉起手裡拿的水桶。

  「混蛋,你還在等什麼。今天晚上已經邀請很重要的客人了。」

  扳部站起來大吼。

  「老哥,對不起。」

  德二感到慌張。

  其實,雅子老早就認命了。德二是想騙過別人,再享受一個晚上,但現在這個
樂趣也泡湯了。

  「老哥,幾乎已經完成了。昨天晚上狠狠地輪姦,到最後雅子完全都認了,嘿
嘿嘿…只剩下最後一次……」

  德二不停地鞠躬哈腰討好扳部。

  只是回想起來,德二的下體就感到火熱。三個人輪班姦淫哭叫的雅子。只因為
對方在平常是連說話都沒有機會的美麗女大學生,德二等人就趁機會狠狠地抏弄,
如今還能清楚地回憶插入雅子身體裡時的身體都會溶化的感覺。

  德二已經有十分信心,只要那樣羞辱以後,雅子會聽從一切命令。事實上雅子
就說過多少次「什成都答慮」,哭求著饒了她,也完全變老實了。

  「混球,為什麼不早說?最後這一關我來做。是要雅子小便嗎?」

  「是,只要她嘗受到排尿的屈辱感就沒有問題了,嘿嘿嘿。」

  德二對扳部的銳利眼光似乎五體投地的樣子,站在旁邊連連鞠躬。

  扳部從德二手裡接過水桶,就在雅子的腳邊蹲下。雅子的表情更緊張。拼命地
縮緊雙腳,扳部向她的大腿伸手過去。

  「不要,不要再對我兇了。」

  明知道沒有用,雅子還是這樣哭求。

  從昨天晚上起,不知道重覆幾次說這句話。男人一個一個地壓在她身上,當一
切都完畢時,雅子好像變成痴呆的樣子。這時候還對雅子恐嚇說,如果不肯接客人
,就把所有的像片寄給他的愛人純一,在雅子眼裡看來每一個都是很可怕的人。

  所以扳部和德二只是向她走過去,雅子就嚇得發抖。

  「嘿嘿嘿,不要這樣害怕。我可是最溫柔的叔叔,對雅子這樣年輕的女孩,本
來想到輪姦是太殘忍了,不過這是最簡便的方法,妳就不要怪我了吧。不過暫時只
讓妳接二、三個客人,重點放在拍黃色電影上。

  「不,不要,太狠了!」

  雖然被迫答應過接客的雅子。可是經扳部這樣說一次時,還是會產生恐懼感。

  「妳不要不知好歹。其他的女人們還要在客人面前小便或浣腸,如果妳這樣不
聽話,也讓妳接變態的客人。」

  「不,我怕……」

  「妳知道那是多麼難為情的事嗎?不過妳放心吧,不會讓妳接那樣的客人。不
過,那是多麼難為情的事,還是要經驗一次,這樣以後妳就不會拒絕。嘿嘿嘿,現
在就尿在這個水桶裡吧。」

  扳部並不是真的有好心,像雅子這樣又美又年輕的大學女生不是輕易能弄到手
的。所以要利用她幫助扳部的計劃,不然就太可惜了,如果僅做為組織的商品讓她
接客。早就注射麻藥了。尤其是良家婦女,為了不讓她們逃走也需要注射麻藥。不
這樣做,就是要拿她們提供給想拉攏的大人物,有很大利用價值的關係。

  「來,尿吧。」

  扳部抓住雅子的腳腕就用力拉開。另一個腳腕由德二壓住。

  「哇,不能動!」

  大摡已經到了尿的限界,雅子發出短促的尖叫聲,年輕的肉體翹起。下腹部因
為尿意像針刺到一樣火熱。

  「啊,不行了,不要看,不要看我!」

  雅子的聲音好像吐血一樣。

  「啊……」

  扳部急忙把水桶送過去,幾乎在同時白色的急流打在桶底。


               (六)

  「嘿嘿嘿,存了不少呀。一個溫柔的千金小姐,沒想到也會這樣撒尿。」

  扳部一面看水桶一面笑。

  不管他怎麼說,雅子只有嗚嗚地哭泣。對一個二十歲的女孩而言,把撒尿這種
生理現象暴露在男人的面前,必然會難為情地要死。

  「嘿嘿嘿,雅子,感到羞恥嗎?現在該知道如果不想再有這種遭遇就乖乖地接
客吧。」

  扳都故意做出溫柔的聲音,好像在安撫雅子。事實上也不需要再說了。

  「嗚嗚……」

  在絕望中滿臉淚珠的表情就是雅子的回答。

  「嘿嘿嘿,雅子,我們走吧。客人在等。」

  扳部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也投有解開把雙手綁在背後的繩索,只是在赤裸
的身禮上披一件大衣催促雅子。

  載送雅子的汽車停在港口郊區風化街中一處裝飾華麗的俱樂部門前。艷麗的霓
虹燈上寫著『薩德候爵高級俱樂部』。

  「這裡很不錯吧,外觀且不說,裡面是非常豪華。從這個名字就知道,是男人
欺負女人尋樂的地方。」

  這樣惡毒的形容使雅子退縮。

  「來,進去吧。」

  扳部和德二在雅子的兩邊架著她進去,立刻聞到悶熱的酒氣,看到在臘燭的火
花中,照射出來的地毯和在裡面蠕動的人影。

  「最裡面的包廂。」

  扳部以低沈的聲音對鞠躬哈腰的侍應生說。這些侍應生雖然穿著整齊,但一眼

就看出是在組織裡擔任保鏢,分開在各處站立,是為了監視那些女人。

  「怎麼樣,不滿意嗎?這裡的構造很講究,客人們能在這裡享受女人,特別出
名。是我們組織裡最好的一家。」

  一面向裡面的包廂走。扳部一面悄悄說。

  雖然已經認了,但雅子的雙腿還是在顫抖,令人震撼的淫穢氣氛就幾乎使雅子
昏過去。而且在各處的包廂裡朦朧地看到雪白的女人身體,和聽到男人淫穢的笑聲
或女人的啜泣聲。

  把雅子帶到最裡面的包廂時,扳部脫下雅子的大衣,迅速解開捆綁手的繩子。

  「沒有時間了,要快一點,客人馬上就來。」

  雅子苗條的身體,用仍舊有麻痺感的雙手抱住乳房,畏縮地蹲在那裡。

  「小姐,穿上店裡的制服吧。」

  德二把一件像蕾絲睡衣的東西披在雅子的身上。

  雅子連連搖頭。

  「不要……不要這種東西。」

  原來期盼能穿上衣服的希望也剎那間打破,這種薄薄的蕾絲等於沒有穿。而且
,睡衣的長度只到大腿根而已。在雅子美麗的臉上像阿拉伯的舞孃蒙上面紗。

  「雅子。把雙手繞到後面來。」

  「不,不要。不要再捆綁。就這樣……」

  「妳想要找一個變態的男人來嗎?不然就把手拿到後面來。」

  德二發出恐嚇的聲音。

  「啊……」

  雅子搖搖頭,但只好把手送到背後,眼淚也隨著滴下。

  德二把她的手交叉後捲上鐵鍊,再把鐵鍊拉起套在她的脖子上。

  「痛!好痛……」

  太強烈的痛苦使得雅子的身體向後挺。

  「嘻嘻嘻,這個鐵鍊以後就成為妳的裝飾品,最好是快一點習慣。」

「啊……痛……」

  鐵鍊冰涼的感覺給她帶來強烈的屈辱感。

  「嘿嘿嘿,現在準備完成了……」

  扳部在顫抖的乳房上輕輕摸一下,然後把她推倒在三人用的沙發上。這時候有
一名侍應生用快步走過來。

  「扳部老哥。」

  「混蛋,告訴過你在店裡不要這樣稱呼。」

  不論交待多少次,這些小嘍囉們還改不了口。同時也是龍也愛這種派頭的開係
,扳部在心裡感到很不滿。為欺騙社會的眼睛,假解散組織就沒有效果了。

  「對不起……是教授來了。」

  從年輕侍應生的後面走來一個中年人。

  這個人是在雅子上的那所大學負責法律和心理學講座的稻葉教授。雅子也選讀
心理學。稻葉教授另外也經營法律事務所,或為暴力團體辯護,或假造學籍,是不
斷傳出流言的金權教授。就連扳部也對他狡猾的能力給予很高的評價,扳部本身曾
經被起訴時,就是靠他的辯護宣判無罪。為完成自己的計畫,無論如何都要拉攏這
樣的人。

  「歡迎教授光臨,今天特別準備一個好女孩。」

  在扳部的招呼下,稻葉坐在雅子的身邊。

  稻葉帶來一個人。看起來就是很誠實的年輕人,由女侍應生帶過來,在稻葉博
士對面的沙發上坐下。顯示出很不安的樣子,證明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

  「老師,我對這種地方……」

  年理人是想表示不適合。

  「你也不要這樣說,不要只顧把自己擺在大學的研究室裡。偶爾也想和美女享
受一下。」

  稻葉笑著說過之後,以熟練的手法把雅子摟過去。拉開一點面紗。看到雅子的
面孔時稻葉顯得非常驚訝。

  「嘻嘻嘻,在這個面紗下面,不知有多麼美麗的臉孔。」

  「妳是雅子……」

  不過他的聲音幾乎別人是聽不到。

  更驚訝的是雅子本人。大學的稻葉教授在她面前。雅子很討厭稻葉,在上心理
學的課時,說是被姦淫的女人心理,說些淫穢的話,還把色瞇瞇的眼光投過來看她。

  「啊……」

  扳部立刻伸出手掌捂住要發出尖叫聲的雅子的嘴。

  「雅子認識教授真是意外。不過反而更好……妳就老實一點吧,妳若是亂鬧,
妳的未婚夫純一就坐在對面,他會看出來的。」

  扳部在她的耳邊悄悄說。雅子的眼睛突然睜大,在黑暗中沒有注意到,可是現
在看來,對面的年輕人確實是純一。

  「教授,做為教育家來到這種地方是不是……」

  好像封被帶來這種地方抗議的聲音,毫無疑問的是純一。雅子覺得自己幾乎要
昏過去。

  「知道了嗎。如果妳掙扎或叫出聲音,純一就會發覺是妳了。到那時候這位未
婚夫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表情,嘻嘻嘻。」

  扳部從自己的手掌知道雅子的嘴已經停止活動,慢慢把手離開,雅子沒有再叫。

  「扳部兄,你的手段很厲害呀。」

  稻葉很快了解一切狀況後笑了。現在也知道扳部為什廳要求他把研究所的學生
純一帶到這裡來。

  「我早就注意到雅子。可是沒有想到被你……嘻嘻嘻,以後不論有什麼事,我
都願意幫忙。」

  像自言自語地說完之後,稻葉露出很滿意的笑容。這時候純一又說話了。

  「教授,如果請我吃飯就到別的地方去。在這裡是……」

  「純一,這也是學習社會的機會,就大膽地享受一下女人吧,這樣以後,你和
雅子小姐結婚時一定會有好處。」

  稻葉露出上課時用的表情。

  「可……是,教授……」

  純一被坐在旁邊的女侍應生摟抱,發出求救般的聲音。

  「你不肯聽我的話嗎?」

  聽到稻葉斥責的話,純一只好沈默。

  「那個女孩很好呀。就當做自己的愛人尋樂吧,哈哈哈。」

  稻葉看著抱緊純一的叫夕子的女侍應生笑了。這個夕子是不久前還是稻葉指名
的侍應生,兩年前趁她下班時強暴後經過訓練的女人。不知道有過什麼樣的遭遇,
注射毒品的針痕顯得特別可憐。

  「純一,坐在我旁邊的女孩也是個美女,嘿嘿嘿。對了,她很像雅子小姐。」

  雅子的身體有了反應。純一也因為在這種場合提到自己的愛人好像很不高興的
樣子,但也沒有說話。

  「教授,和往常一樣。」

  扳部對稻葉說,稻葉點點頭就伸手去抓雅子的腳腕,另一隻腳由扳部抓住,然
後向左右拉開。

  「嗚……」

  雅子不敢發出聲音,只有身體向後挺。

  扳部和稻葉把雅子的雙腳拉開到不能再分開的程度,就放在自己的腿上,用沙
發兩端裝好的鐵鍊栓住。雅子的身體反彈幾下,可是怕純一發覺,動作也顯得沒有
力量。

  「啊……難為情,還不如死的好……」

  實在是非常強烈的羞辱,俱樂部裡雖然昏暗,但她的愛人純一就坐在對面。

  看到雅子那種姿態,純一好像有一點驚慌,急忙移開視線,但偶爾還會瞄過來
一眼。

  「教授,這樣太過份了吧……」

  聲音顯得慌張。

  「她又不是雅子小姐,是我們俱樂部的女孩,所以沒有關係,這是我們服務項
目之一。」

  扳部帶著笑容說。

  「是啊,如果她是雅子,我也許感到更快樂,嘿嘿嘿……你對夕子要不要也這
樣弄一下。」

  稻葉感到非常愉快的樣子。在研究所裡純一常常一本正經地動不動就提出抗議
。現在就在他面前折磨雅子。

  「你的愛人要歸我享受了,嘿嘿嘿,我會叫她好好哭一場……」

  稻葉幾乎止不住笑聲。

  「你看清楚。要這樣對付女人的。」

  稻葉的手突然伸向雅子分開的大腿根部。

  「嗚……嗚……」

  雅子的喉嚨在哭泣。

  手指慢慢的進入裡面。雅子忍不住地扭動腰肢,那個位置是女人最怕刺激的花
蕾。

  「教授,我實在無法忍耐,對不起,我要先告辭了。」

  純一似乎無法繼續看下去,猛然站起來說。

  「嘿嘿嘿,你這個大傻瓜,還不知道我手裡玩弄的就是雅子……。好吧,雅子
,我們好好地痛快一下。」

  稻葉一面笑著一面使手指的動作更熱烈。以後只聽到雅子的哭聲。
Tags: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