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江北之乱】(05)

2022.07.31 来源: 浏览:1次

【江北之乱】(05)

第五章、迷情眼

卧房中雷振天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嘴角不时有鲜血流出。

徐放给躺在床上的雷振天号了号脉,不住的摇头,山羊胡微微颤抖。

徐放年近五十,身材清癯,留山羊须,眉目清奇,一身灰色长袍给人温文儒

雅之气。

与之相熟的人知道这个看似落地秀才的清癯老人,剑术凶狠,快如疾风,江

湖人称追风剑。

人们只知道追风剑,很少有人知道徐放亦是杏林高手,也曾行医天下,救人

无数,只是后来放弃医术投身江湖,专心武学成就江北顶尖的用剑高手。

林月柔紧张的看着徐放,清澈的眼睛露出期待的神情。徐放轻抚山羊胡说:

「大哥虽然伤势极重,好在内力深厚,未伤及内脏,只需安心静养,最多六十天

便可痊愈。」

林月柔悬着的心终于放上下来,徐放从怀中拿出一只白色瓷瓶递给林月柔说:

「这是天山派的养心丹,每日一粒,先服用三日,再观后效。」

林月柔接过来,从瓷瓶倒出一粒养心丹,养心丹如黄豆大小,通体雪白,在

林月柔素白的手掌中滚动。

林月柔纤细的手指捏着养心丹放在雷振天的唇边,想了想又把养心丹放回瓷

瓶。

徐放看着林月柔的犹豫,无名火起,却不便发作,他也知道袁硕背叛让林月

柔起了警戒之心,对任何事情都持怀疑态度,对于自己这瓶药林月柔自己也不敢

完全放心。

「大哥需要休息,大嫂咱们借一步说话。」徐放心中也有不少疑问。

林月柔、徐放二人离开卧房回到大厅,此时大厅中已经站着十几个人,都是

青月山庄得力门人弟子,张海、张齐林、柳平也赫然在列。

袁硕依然躺在地上,双眼圆睁,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圆睁的双眼没有丝毫

的动静,诡异的微笑也持续了近半下时辰,呼吸之声时而微弱,时而粗重,时而

鼾声如雷,圆凸的肚子微弱的起伏着,倒似是睁着眼睛睡着。

青月山庄十几个人门人手持利刃围在袁硕四周,看到林月柔和徐放回来,人

们给两人让出位置。

徐放四下看了看问:「怎么样?」

「都快半个时辰了,还是保持这个姿势,怎么叫都没叫醒。」张齐森不但块

头大,声音也十分洪亮。

徐放蹲下来,伸手把住袁硕的脉门,另一只手轻抚山羊须,双眼盯视着袁硕。

众人知道他在号脉,都微微收紧呼吸,生怕影响徐放。

「奇怪,明明没有什么问题,怎么会这样?」徐放通过把脉感觉袁硕一切正

常,他不明白袁硕为何会睁着眼睛睡觉,怎么叫都叫不醒。

「会不会是他已经醒了,却在这里装着没醒?」林月柔在徐放耳边轻声问道。

似腊梅的清香飘来,徐放回看,林月柔嫩白的俏脸就在眼前,浑自散发着诱

人的气息。

徐放清奇的老脸一下腾红,林月柔也觉得失态,忙稍稍撤步,离徐放稍远。

徐放与雷振天年级相仿,比林月柔大了十几岁,在他的眼中林月柔一直端装,

稳重,何以现在变得如此妩媚,诱惑?这娇柔的体态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不会,没有人能在清醒的情况下做到半个时辰没有任何改变。」徐放用说

话掩饰自己的失态。

「按理说以大哥的武功,袁硕是万难伤到他。」徐放疑惑的看着林月柔问。

「当时我们在……」林月柔刚刚开口,却不知道如何说下去,袁硕袭击的时

候,雷振天还把她按趴在桌子上,奋力驰骋。

「在干什么?」等不到林月柔的回答,徐放追问。

林月柔俏脸韵红,却不知如何回答。

「袁硕是大爷的结拜兄弟,老爷夫人二人自己不会把他有所防备,才致使袁

硕伤了老爷。」张海为林月柔解围。

张海的回答合情合理,徐放点头表示认同张海的推论。

林月柔也含糊的应和把这问题糊弄过去。

自昨酒席间的一翻较量,徐放已经知道这张海不是一般的门人弟子,其武功

之强犹在自己之上,随对其不敢有轻视之心。

「袁三爷这是中了对方的迷幻术。」张海挤在林月柔和徐放中间说。

林月柔对这萎缩的高大胖子极为反感,此时却被张海的话所吸引,顺着张海

的眼光盯着袁硕。

「大家看这里」张海伸手把袁硕圆睁的眼睛盖住。

袁硕原本急促的呼吸骤然停止,肥胖的双手慢慢握紧,嘴唇开始扭曲,虽然

看不见眼睛却也能看得出面部狰狞,脑袋不停的来回晃动,动作越来越大,越来

越激烈,犹如发狂的野狗,若非张海按住他的双眼,袁硕早已跳起。

众人被袁硕行为吸引,眼光全部停留在袁硕,张海的另一只手却伸到身后,

抚摸林月柔丰硕的翘臀。

「你……」林月柔欲言又止,众目睽睽之下林月柔生怕张海抚摸圆臀的脏手

落入大家眼中。

张海肥腻的大手肆意抚弄着充满弹性的翘臀,隔着衣服感受着肉臀的圆滑。

林月柔纤细侧摆,将屁股扭开,拧向另外一面,张海油腻的大手一紧,臀肉

忽的一疼,好似被火钳夹住,硬生生把肥硕的屁股拉了回来。

林月柔湖蓝色儒裙几乎被扯破,再不敢轻举妄动,任由大手在臀间肆意的柔

捏。

油腻的大手顺着圆翘的臀肉向股间滑行,林月柔本能的夹紧修长的大腿,阻

止肥胖的手掌,眼神祈求的看着张海。

张海只作未见,肥胖的手掌用力了挤入臀缝,灵巧的手指隔着儒裙拨弄着蜜

穴的唇缝,粗壮的拇指按压在菊花处轻柔的抚弄。

「呀」林月柔微弱的娇呼,身体一下子绷紧。

大厅中人们还在注视着袁硕,没有人发现林月柔的异常。

袁硕被张海按着眼睛,疯狂的挣扎,张海手背的青筋爆起,袁硕的挣扎始终

无法脱离张海的掌控,单凭一只手就能制止袁硕疯狂的挣扎,张海的功力之强横

怕是还在雷振天之上。

徐放震惊于张海的功力,盘算的江北有数的人物,当年江北三大高手江龙帮

老帮主楚怀秋早已经过世,林家堡宗主林箭威因伤而亡,青月山庄庄主雷振天自

从娶了林月柔之后这十几年来武功没有任何的精进。

反倒是江龙帮新任帮主【好文】【江北之乱】(05)江悍龙后来居上,据说此人内外兼修,武力强横,号

称陆地龙王,有江北第一高手之称,其次是有江北凤凰之称的林月柔,轻功妙绝

天下,同时蝴蝶双刀变换莫测,快若急风,得以与江悍龙分庭抗礼。

江湖上都知道青月山庄之所以现在还能和江龙帮并驾齐躯的主要原因是雷振

天娶了江北凤凰林月柔。

徐放见这张海的功力只怕不在林月柔和江悍龙之下,在江北从来没有听说过

此人的存在,徐放不由疑窦丛生。

张海突然松开按压着袁硕手掌,本来剧烈挣扎的袁硕一下平静下来,双目圆

睁,诡异的微笑再次浮现。

张海吐了口气缓缓说道:「迷情眼,魔教长老鹤发花盗卓临青独门秘技,可

控制对手心神,肆意操纵对手。」

徐放手抚山羊须说:「没错,我也听大哥说过当年卓临青以此邪功控制武林

中人以此在江湖兴风作浪,想来三弟昨夜追踪卓临青反被卓临青以迷情眼控制,

才来偷袭大哥。」

张海扫视了眼前的众人说:「身中迷情眼平时与常人无异,只有接到施功者

号令之时心神尽失,才会盲目执行命令。袁三爷醒来会把之前袭击庄主的事情忘

的干干净净。等到卓临青再次发号施令,袁三爷会再次迷失心神。」

「魔教的人来了,我们可怎么?」张齐森憨声问道。

以前都是雷振天与两个结拜兄弟主事,现在雷振天昏迷,袁硕被迷情眼所控,

众人的眼光自然看着徐放,再看看张海,最后眼光落的林月柔身上。

林月柔僵直的身子微微一动,清了清嗓子,旁边的张齐森分明听出婉转的娇

吟,内心一阵酥麻。

林月柔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她几乎像要爆炸了,张海的胖手隔着衣物在

臀缝间抚弄,拇指在菊花上轻揉硬点,中指穿过胯间,将衣服压进蜜穴,按在蜜

穴上方的花蒂处缓慢的揉动。

大厅广众之下,林月柔快感在一点点累积,揉动花蒂的中指与按压菊花的拇

指相互配合,有韵律的挑逗着她的神经,这种娴熟的技巧几乎把她逼疯,她却无

法摆脱张海的魔掌,只能拼命克制自己,尽量不让人看出自己的异常。

林月柔拼命夹紧修长的玉腿阻止张海的肥手,却阻止不了燃烧的欲望,在魔

手的抚弄下,她的蜜穴已经湿润,滑腻的玉道中蜜肉加速蠕动,强烈的刺激下林

月柔娇躯战栗,脑海几乎被欲望吞没。

徐放见林月柔轻咬下唇,清澈的眼睛泛起之丝迷雾,娇躯还在微微颤抖,心

中一动问:「大嫂,你这是?」

「没事,我只是有些不舒服。」林月柔失神的双眼透出一丝清澈。

胯下一股强烈的快感袭来,「啊……」林月柔呓语似的一声轻吟,花穴深处

蜜汁奔涌而出,在张海的抚弄下林月柔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泄了身子,接着双膝

一软,身体失去平衡,肥硕的屁股坐在张海的胖手上,粗壮的拇指隔着衣物顶入

菊穴,中指,无名指被坐入蜜穴,粘腻的蜜液浸湿股间衣物,湿润了张海的指尖。

「夫人你这是?」身侧的张齐森一把扶住林月柔问。

「大嫂是累了,给大嫂搬把椅子。」徐放让张齐森搬了把椅子,让林月柔坐

下。

徐放等林月柔坐好说:「大嫂,现在大哥昏迷,袁硕也为迷情眼所控,我们

要尽快突围,越往后拖我们越是被动。」

林月柔尚在回味那致命的高潮,脑海中根本无法思考,只能随声说:「全凭

二弟安排。」

张海摇了摇头说:「突围?在魔教长老卓临青眼皮低下?在江龙帮七大高手

和流火帮烈焰刀赵飞武的眼皮低下?徐二爷也太高看咱们的实力了吧?

「徐放被一连串的问话下竟无言以对,冷」

冷的看着张海说:「你倒是说有什么好办法?」

「庄主曾经说过,要我们等江南霹雳堂的人来救援,那我们就等着,我们就

守上三天。」张海说着话,用肥粗的手掌捏了捏腥红的酒糟鼻,手指尚有林月柔

蜜液余味,张海暗自淫笑。

众人纷纷点说,对张海的说法表示赞同。

徐放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心中微怒,却不便显示出来,他轻抚山羊

须冷冷的问:「卓临青能随意进出鬼林,可以说青月山庄已经无险可守,对方会

很快攻入山庄,我们就在这里坐以待毙?」

张海嘿嘿一笑说:「卓临青仰仗身材、轻功和精通机关才得以进出鬼林,却

无法在短时间破坏鬼林,江龙帮和流火帮众人却没有这种优势,所以我们要对付

的只有卓临青一人。」

「敌暗我明,大哥和三弟无力早战,还要人手守护庄门,我们如何对付暗处

的卓临青?」徐放追问。

「卓临青号称鹤发花盗,极好女色,只需借助夫人的美貌,施以美人计,将

之诱骗至此地,便可手到擒来。」张海肥胖的双手在众人面前作出握紧的手势。

「你居然要大嫂施美人计……,你狗胆包天。」徐放终于不用掩饰内心的怒

火,借着张海对林月柔的亵渎高声呼喝。

「夫人什么都不用做,只需静静等候,卓临青会自投罗网。」张海得意洋洋

的看着徐放说。

「大嫂,你说……」徐放不知怎么反击,只得求救林月柔,希望林月柔一锤

定音。

林月柔看张海一脸得意,仅有的几根头发随着光秃的脑袋轻摆,奇丑的容貌

配合肥凸的肚子,给人一种欲吐的感觉,同样是肥胖,低矮的袁硕给人一种霸气

威武的感觉,而这个高大的丑汉给是的感觉却是猥琐恶心,林月柔想到刚才竟在

这种人的手指下泄了身子,肚子中一阵的反胃。

这让人恶心的丑汉说出的话却有理有据由不得林月柔不信。

林月柔想了想说:「二弟,庄主行动不便,若强行突围只怕会伤着相公,就

照着张海说的,先解决卓临青。」

「既然大嫂执意好些,徐放也无话可说。」既然林月柔这样说了,徐放就借

坡下驴算是众人面前挽回了些面子。

「徐二爷尽管防守庄门,只需给在下两个助手,在下便能将卓临青拿下。」

张海四下看了看说。

鬼林中卓临青看着自己受伤的右臂,一阵胆寒,他低估了林月柔的武功,本

以为马房中就能一举拿下林月柔,不曾想林月柔武功,轻功皆是一流境界,若非

自己牺牲香儿换来自己逃跑的机会,以林月柔和袁硕的联手自己怕是自己伤势更

重。

也碰巧是袁硕追来了,他曾被江悍龙种下迷情眼,卓临青再临时激活,指使

他袭击雷振天。

到了现在还不见袁硕回来,卓临青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数声飞鸟的啼叫。

青月山庄依山处数百亩的鬼林边缘,一个看似文弱的年轻人手提鬼头刀左右

张望。

武林中人都知道由于身材的限制,鬼头刀适合高大威猛的汉子,而那些文弱

的武林中人更擅长使剑,鞭等更轻便的兵器。

柳平是三年前与张齐森一起拜入青月山庄门下的二代弟子,在习武上与张齐

森的高大粗壮相比,柳平并没有先天的优势,柳平却有极高的悟性和不服输的倔

强,这股倔强让他在二代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厚重的鬼头刀与柳平文弱的身体极不相称,却是他最擅长的兵器,柳平手提

鬼头刀徘徊鬼林边缘,犹豫着要不要进入。

「进来。」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柳平大步进入鬼林五丈,一个满头白发的侏儒站在眼前。

「站住,再向前一步就是机关险境,将会万劫不复。」卓临青抬头看着眼前

的愤怒年轻人说。

「你杀了香儿……」柳平如发狂的狮子怒视卓临青。

卓临青瘦小的身形微微一动,爆怒的柳平「咚」的一声跪在地上,额头的汗

珠瞬间滚落,唇齿激烈碰撞,就似乎进入极度的冰寒,瞬间痛冷的感受让柳平生

不如死。

「别忘了你在和谁说话。」卓临青冷冷的说。

「长老饶命」柳平涕泪直流。

「这是最后一次,如若再犯,定不饶你。」卓临青干枯的左手微微一动。

痛冷的感觉迅速消失,柳平勉力站起来泣不成声。:「你……你说过……把

香儿给我。」

「什么情况?」卓临青看着抽泣柳平,目露寒光,脸上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柳平连忙止住泣声说:「雷振天重伤在袁硕的锤下。」

「好,果然完成任务,这么说来青月山庄的高手只剩下徐放和林月柔了。」

卓临青拍了拍手。

「只是……」柳平吞吐的说。

「只是什么?」卓临青不耐烦。

「他们已经知道你来了,而且准备以美人计引你上勾,让你自投罗网。」柳

平快速回答。

「哦,你把计划详细说来,我倒是要看看是我自投罗网,还是他们陪了夫人

又折兵」卓临青来了兴趣。

柳平静了静自己的情绪,把张海的布置一一说给卓临青,卓临青仔细的听完,

嘿嘿一笑说:「你小子立了大功,事成之后,这庄主夫人让你一亲芳泽可好?」

「江北凤凰那身段可比香儿那丫头好太多了。」卓临青舔着嘴唇说。

柳平对卓临青淫秽的表情不屑一顾,内心悔恨愧疚涌起。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