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妖·四海·九州】4

2022.07.31 来源: 浏览:1次

【妖·四海·九州】4

第四章 四海?落马山

「无义呢?」

「他去了扬州。」女人倒了一杯茶递给独孤无情。女人很漂亮,漂亮到不能

用漂亮来形容,那份脱俗的美丽好像并不属于人间,只是这张漂亮的脸上的表情

有些冰冷。

「哦。」独孤无情并不接茶杯,也不抬头看女人。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像是在

自言自语:「无难回来了。」

女人手中的茶杯跌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茶水撒了一地。过了许久,女

人才回过神来,「哦,知道了。」说着垂下头球,看着地上茶盅的碎片,好像身

子有些发抖。独孤无情站起来,又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对女人说

,可最后还是没说出来一个字,抬起手来,在女人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摇了摇

头头也不回的去了,只留下一声轻轻的叹息。

女人俯下身去捡地上的碎片。锋利的碎片刺破了白皙的手指,鲜红的血冒了

出来,同一滴晶莹的泪水一起低落到了地上。

——分割线——

「四海,我回来了!」宫无难小心翼翼的推开有些破旧的寨门,生怕稍一用

力就会把这扇摇摇欲坠的门推倒。空旷的院落显得格外的寂静。宫无难快步走到

几乎要倒塌大厅前,门上红漆剥落,推开门里面空空如也,但是却很干净。宽敞

的大厅里只有几把椅子整齐的摆放着,好像是在诉说着昔日的辉煌。宫无难站在

大厅中间发呆。

「帮……帮主?」一个苍老的声音颤巍巍的从一旁响起。

宫无难转过身去,一个耄耋老人拄着拐杖颤巍巍的从侧门走了进来。宫无难

朝老者一笑,声音也有些颤抖:「老爹,是我,我回来了!」

「无难!无难!真的是你!你终于回来了。」老者一把握住了宫无难的大手

,两行老泪已经流了下来:「好……好……回来了就好……」

宫无难笑道:「老爹,怎么,这些年过得还好吧?」说着扶老爹在一把吱吱

呀呀响的椅子上坐了。「咱帮的人呢?怎么一个都没见?」

老爹叹了一口气道:「无难,我对不住你,我们没能把这个帮看护好。」

宫无难也拉过一把椅子,刚坐下去却是咔嚓一声,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椅子支

撑不住宫无难的体重,顿时散了架。宫无难索性把烂成一滩的椅子用脚踢在一旁

,盘腿坐在地上:「老爹,快别这么说,当初是我……家里还有酒吗?」

老爹苦笑了一声:「哪里还有酒呢?现在咱们是家徒四壁了……无难,整整

十年了吧?」

「嗯,整整十年了。」

「好……好……你回来就好了……」老爹用打满补丁的衣袖擦了擦眼角浑浊

的老泪。「这十年发生了太多事情……对了,你在那边的事怎么样?」

「老爹,先跟我说说家里都发生了什么吧。」宫无难摇了摇头,从背囊里摸

出酒壶晃了晃,然后拧开塞子喝了一口。

「好,好……从哪儿说起呢?」老爹接过宫无难递过来的酒壶,喝了一口。

酒烈,老人喝得又急,不免咳嗽了几声,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酒熏:「你走之

后没几个月,万马堂、巅峰、问鼎三个帮会联手跟咱们打了几次,无义、无情他

们带着兄弟们拼死抵抗,开始还互有输赢,但是咱们实在是人太少了……到后来

兄弟们死的死伤的伤……无义说,四海现在没有了无难,实力弱了不少,又打了

大半年,再这么打下去就要散了,要想保住四海,只有一个办法……」

宫无难低头不语,似乎知道无义的办法是什么。老爹又喝了一口酒:「无难

,你也别怪无义,他也是为了保住咱们的四海……」

宫无难笑了一下:「我知道。只要咱们帮里再没有能打的,也就不会有人来

打咱们了,是吧?」

老爹苦笑着点了点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无义就带着庥庥和一班兄

弟走了……然后,无情也走了……」

宫无难接过老爹递回来的酒囊喝了一口:「他们走后这些年,没有人再来打

咱们了?」

老爹道:「其他兄弟也有跟着无义走的,也有留下来的。可是后来……也是

死的死去的去,有不舍得走的我也都劝着他们离开了……咱们帮现在只有我这个

糟老头带着两个小丫头,人家来打了我就带着她们躲起来,咱们帮现在这个模样

,也没什么油水了,时间长了也就没人打了……」

宫无难又喝了一大口酒。沉默了一会儿,刚要说话,却听见一声:「无难哥

哥!」随着一阵香风,一个秀美的小女孩已经扑进了宫无难怀里,把坐在地上的

宫无难差点撞倒。「无难哥哥,你可算回来了!欣欣想死你了!」

宫无难好不容易才又坐直了身子,轻轻拍了拍怀里的女孩儿:「欣欣都这么

大了啊。」又朝门口的女人招手道:「笑笑,你也还在啊……」

门口的韩笑冷冷的瞥了宫无难一眼:「哟,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回来做什么

?」说着转身就去了,只留下宫无难一脸尴尬的傻笑。

半个时辰后,韩笑已经做好了一桌饭菜。「吃吧,吃完了该干嘛干嘛去。」

韩笑面无表情的把最后一盘菜端上来重重摔在桌子上,菜汤差点溅到宫无难脸上

宫无难赔笑道:「笑笑,还生我气呢啊?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一旁欣欣笑道:「哥哥不用管笑姐,她你还不知道,总是臭着一张脸,心里

却比谁都想你呢。是不是,笑姐?」

韩笑瞪了欣欣一眼:「小丫头子,胡说什么!」

欣欣笑道:「哟哟,笑姐脸红了!真是难得,无难哥哥你快看!笑姐真的脸

红了哟」

「你再胡说我打你信不信?」韩笑的脸上红晕更重了,扬起手来要打欣欣。

欣欣笑着躲在宫无难身后:「笑姐,你忘了,无难哥哥可是不喜欢女人打打

杀杀的。」

宫无难清了清嗓子:「老爹,笑笑,欣欣,我对不住你们,这十年,让你们

受苦了,从今天起……」还没等说完,咣当一声,门被踹开了,三个衣着光鲜的

壮汉摇晃着走了进来。

「哎哟!今儿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四海居然有会出气儿的人了?这不是

传说中的韩笑大小姐吗?平时总是听说,今儿可算让我碰见了。」为首的一个穿

着人王甲,怀里抱着一把刀,一脸猥琐的看着韩笑。

「三哥,这个小的就是那个欣欣,今年才十七……」

「你们是谁?进来也不敲门?真没礼貌。」宫无难冷冷的看着进来的三人。

为首的被叫做三哥的人似乎这才看见了宫无难:「哟,还有个大妖,你小子

新来的吧?刚加的帮?看你人高马大的,却一点脑子都没有,加了个这么不入流

的帮会。难怪都说傻妖傻妖呢,哈哈哈。」说完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身后两个

人也都跟着哈哈笑。

「真讨厌,打扰人家吃饭。」韩笑嘀咕了一声。「欣欣,先跟我去后头一趟

吧。」说着拉起欣欣就要往外走。

「笑姐姐,让我看看热闹嘛……」欣欣扭着腰有些不情愿。

「小丫头家家的,看什么看!看了小心晚上做噩梦!」韩笑说着硬是拉着不

欣欣往后走。

「哎,韩大小姐这是干嘛去啊?在下万马堂丁三,可是仰慕韩笑姐和欣欣小

姐好久了,今儿好不容易见了,咱们还是好好联络联络感情吧。啊……呸!」丁

三正说着,不知什么时候嘴里多出一个花生壳来。再看坐着的那个大妖,正把一

颗花生米往嘴里塞。

「小子,你活够了是不是?我可告诉你,大爷我今儿高兴不想杀人,你赶紧

乖乖的滚一边拉子去,要不我先做了你!」说着朝宫无难晃了晃手里的刀。

宫无难缓缓站起来,迈着大长腿三两步就走到了丁三眼前,低头看着比自己

矮一头的丁三:「你叫丁三?万马堂的?」

丁三努力挺起胸膛,可还是弥补不了身高的差异,不是自己矮,而是身前这

个大妖实在太高了:「正是你三爷!怎么着?还不服想试试?」

「万马堂的帮主还是马大眼儿吗?」

「放肆!敢这么说我们帮主?你不想活了吧?三哥,咱们不如先结果了这大

蠢妖,然后在和这两个小妞好好乐上一……啊!」还没等他说完,却觉得嘴里一

疼,忙用手一捂,咳嗽了两声,突出一口血来,却见一滩血=里面有两颗牙和一

颗花生。

「你小子,下次嘴再敢这么不干净就不是两颗牙的事儿了。」宫无难斜着眼

看着满嘴是血的人。

「妈的小子不知死活,兄弟们抄家伙砍他!」丁三将怀中的刀抽了出来,后

面两个人也如梦方醒亮出兵器准备一拥而上。可还没等丁三举着刀的手抬起来,

眼前就一黑,斗大的拳头已经到了鼻子上。惨叫一声,丁三鼻子里喷出两条红线

,整个人腾空朝后面飞了出去,和身后两个人撞在一起,三人滚作一团。没有被

打的两个人挣扎着起来嗷嗷怪叫着冲向宫无难,一眨眼功夫又嗷嗷怪叫着飞了回

来重重摔在地上。

「兵熊熊一个,將熊熊一窝。马大眼儿那种白薯还是这么不成器,手下这一

个个的都是什么货色?」宫无难又踢飞了扑上来的两个人,擦了擦手上的血迹,

随手抄起一只板凳朝地上趴着的三个人狞笑着走了过去。

「点子硬,哥几个,扯呼。」丁三喊了一声。

宫无难哈哈狞笑:「小崽子们,还特么想跑?看我今天不……哎呀我擦嘞…

…」突然眼前白光一闪,地上的三个热都消失不见了,只有被丢下的两把刀和一

滩血迹可以证明宫无难不是在做梦。「这尼玛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是人族的吗?

怎么会仙术了?不对呀,这是什么仙术,瞬移也不可能跑出这间大厅啊,怎么就

没影了……」宫无难左右摇晃着大脑袋,想找出三个人跑到哪儿去了。

「无难哥哥,这就是个普通的回城珠罢了……」还在韩笑怀里的的欣欣说。

「回城珠?那是什么?」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新名词让宫无难摸不着头脑。

韩笑瞥了宫无难一眼:「十年不回来,成土鳖了吧?」说着从腰间背囊里掏

出一颗鸡蛋大小的珠子,散发着幽幽的蓝色。「蓝色的是回城珠,还有一种是黄

色的,是回帮珠。这几年才有的玩意,还有传送阵,可以从一个城市直接传送到

另一个城市。回城珠能让你在任何地点传送到最近的城市的固定坐标,回帮珠也

是一个道理,不管你身在何处,只要用这玩意,只要帮会里有接收法阵,可以直

接让你回家……」

宫无难看着手里亮晶晶的小珠子,嘴巴越张越大:「才十年,就这么高端大

气上档次了?我擦嘞,我从益州回来可是走了整整三个月……」

欣欣抓起一个馒头塞进了宫无难的大嘴里,韩笑看着宫无难被堵住的嘴也噗

嗤笑了:「益州那边还没有传送阵呢,现在只有洛阳、朝歌、扬州几个大城市才

有。」

宫无难把馒头拿在手上咬了一口含糊着说:「那有回帮珠也行啊,更快,我

不分分钟就到家了?这可是好东西,咱们必须要弄一个!」

「哼,你说得轻巧!光有回帮珠可不行,还要在帮会里有接收阵。接收阵要

一大笔银子呢,咱们家现在穷得老鼠进来了都要含着眼泪出去,哪儿有钱弄这个

?而且回城珠和回帮珠也都是消耗品,一次用一个,就要一百两银子呢……」韩

笑没好气的瞥了宫无难一眼。

宫无难把手里半个馒头也塞【好文】【妖·四海·九州】4进大嘴里,然后从腰上解下背囊往桌上一摔:「

买!必须买!这太特么牛了!先弄那什么法阵,再来一千个回帮珠,一千个回城

珠!不差钱!」

「哇!无难哥哥,你是发财了么?」欣欣欢叫一声,开始翻弄宫无难的背包

「不是我发财了,是咱家发财了。」宫无难又拿起一个馒头恶狠狠的咬了一

口。

欣欣费了好大劲儿,从包里拽出来的第一个东西却是一把劣质到不能再劣质

的砍柴斧。欣欣仔细打量了半天,再怎么看也是一把劣质砍柴斧,才说道:「无

难哥哥……你就是这么发财的啊……」

「这……哈哈,这是个插曲,插曲。」宫无难把沙沙送的砍柴斧放在一旁,

自己翻弄起来。一柄漆黑的狼牙槊,是跟了宫无难这么多年的,大家都认得,只

是颜色更黝黑了,上面的狼牙倒刺大半都损坏了。然后,一套地煞铠,残破不堪

,上面一道道的裂痕和凹陷让人触目惊心。「老爹,看看这还能修吗……」宫无

难把地煞铠和狼牙槊递给老爹。

老爹拿起胸甲,用手抚摸着上头一条条的伤痕:「别修了,修的钱够买两套

新的了。无难,你这十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嘿嘿,也没什么,打打杀杀罢了……找着了!」宫无难终于掏出一个小口

袋,解开了袋口的皮绳往桌上一倒,顿时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袋子各色宝石倾泻

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哇哦!无难哥哥,这么多宝石啊?」欣欣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里面闪出

了兴奋的光彩。

「你……无难,你是不是把洛阳珠宝行都给打劫了……」老爹和韩笑也都吓

了一跳。

「这些是我十年来在益州那边的收益……」

老爹把一把宝石一颗一颗的拿在手上,声音颤抖着:「珍品血玉髓,珍品冰

种玉、极品青玉髓……这个绿色的是什么?」

宫无难拿起来一颗:「这个他们那边叫孔雀石,好像挺有用的,我就弄了两

颗,嗯,这些都是我挑的极品珍品的留下的,其余小的都被我当飞蝗石用了……

哎呀笑笑,你别掐我,疼……疼……」

「你个败家老爷们,怎么不都弄回来?飞蝗石?那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你知

道咱们家现在穷成什么样了?」韩笑一张俊俏的脸都扭曲了。

「笑笑,这东西在益州满大街都是,随便砍几个小怪物就能掉一个……」

「那你也不能这么败家啊!你……」

「下次我带你去益州,你想要多少咱就弄多少回来!哎,疼疼……」在这个

俊俏的守财奴面前,宫无难再没有了刚才那股子狠劲儿。韩笑这才松了手,狠狠

的白了宫无难一眼,又两眼放光的去挑拣满桌子的宝石了。

「欣欣,咱们明儿就逛街去,好久好久没有买新衣服了。你不是喜欢那件凤

舞香罗好久了?」

「哇哦!真的啊?笑姐姐万岁,我爱死你了!」

「无难,以后有什么打算?」老爹拿起一块紫水晶,哈了一口哈气拼命的在

衣服上蹭。

「打算吗……先帮我把盔甲和武器修好吧……」宫无难抚摸着自己的狼牙槊

:「然后把欺负过咱们的,统统都找回来!」

「可……现在咱家里就四个人,你自己定的规矩,女人老人都不能上战场…

…就你一个人,人家可是几个帮会三四百号人……无难,别冲动,先把宝石换回

钱来招兵买马才是正经……」老爹看着这个冲动的宫无难。

「那太慢了,我等不了!我想起马大眼儿的操行就想扁死他!」宫无难看着

刚才被丁三踹坏了的门恶狠狠的说。

「……帮主,十年了你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啊。」老爹摇了摇头。「要

不要和无义说说?他现在手下人强马壮,先借点……」

宫无难摇了摇头:「不用,收拾这种货色,我就够了。再说他现在情理上和

四海也没有关系,我一路上听说他现在的帮会口碑挺好的,叫天下是吧?他也不

容易,何苦要拉他下水?」

老爹又想说什么,却被宫无难打住了:「笑笑?」

「嗯?」笑笑不由一愣,挑宝石的手也停了下来。宫无难将两手放在韩笑的

腰上,一张脸也凑过来,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你……你干嘛……」看着宫无难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腰上也能感觉得到

那双有力的大手的温度,韩笑的脸不由得红了,一颗芳心噗通噗通跳个不住。

「嘿嘿,这个给我玩玩儿,我也感受感受高大上。」宫无难从韩笑腰间摸出

了那颗蓝色的回城珠:「那回见了……哎?怎么没动静?哎呀笑笑,别打别打,

疼疼……」

韩笑一张脸通红,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羞得,两只拳头不分头脸的往宫无难

身上招呼。

「无难哥哥,你捏碎了就能用了。」一旁欣欣笑嘻嘻的说。

「啊……」宫无难稍稍用力一捏,白光一闪韩笑最后一拳落空了。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还帮着他是不是?」韩笑恶狠狠的盯着欣欣。

「嘻嘻,姐姐,无难哥哥不回来你整日念叨,他好不容易回来了你为什么总

是要欺负他呢?」

「呸!谁稀罕欺负他?他就是欠揍。」韩笑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

「咳咳……」老爹在一旁咳嗽了一声:「好歹也是帮主啊……」

「姐姐,你这种喜欢人的方式很特别呢。」欣欣笑呵呵的看着韩笑。

「呸呸呸,谁喜欢他,那么丑!」

「我就喜欢呀,那会儿无难哥哥走的时候还答应回来就娶我呢……」

「小贱人,真没羞!」韩笑用手指刮蹭着欣欣的小脸。

「嘻嘻,本来就是么!不知道无难哥哥这大晚上的跑哪儿去了……」

韩笑的手突然僵住了,心中冒出一股子酸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