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女校先生】(第二十九集第7章)

2022.08.11 来源: 浏览:12次

【女校先生】(第二十九集第7章)

第七章 一生的财富

东京都,东京湾,外海区一百浬左右的地方。

这里有一个长达数平方公里的工作平台,像这种全部由钢筋搭建起来的海上

作业平台,在东京乃至日本海上有成千上万个,作用各式各样,有开采海底资源

的、有做资源地貌调查的、也有专门圈起来养殖海鲜的……

这个工作平就是养殖海鲜的地方。

地球上接近百分之七十的面积都是大海,海洋资源无穷无尽……嗯,这种话

语只能在教科书上看到,骗一骗小朋友们。

日本国土狭小,耕地稀少,从古至今,海洋里的鱼虾海鲜就是他们的主要粮

食。

几千几百年前,日本人口稀少,对海洋资源的消耗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到了

现代,随着日本人生活品质提高,外加人口爆炸性增长,日本海域周围的很多珍

稀海鲜早已跟不上消耗。

更不用说像鲸鱼这种极端珍稀的海洋动物,每年都要到北极、南极去捕捉;

略为常见的例如龙虾、大蟹、蟳鱼等,则完全进海养殖。

像是这个工作平台,在周围数十里钉下钢筋,用沙网连接起来,围成一个渔

场,里面放养数百【好文】【女校先生】(第二十九集第7章)万只大洋洲大龙虾。这种龙虾以肉质鲜美、品相上等着称,唯

一问一就是价格太昂贵,产量低;即使大面积圈养也难以大丰收。

由于整个平台的机械化程度很高,平日住在这里的只有不到二十工作人员。

因为每个月只有两天休假,所以这里很少人愿意来,只有家境贫困又需要金钱的

人才会在这里干上几年。

但僱佣这群人的会社并不知道,这些人或多或少有朝鲜族血统,故而这里早

已成为朝鲜那些秘密组织的基地。

比如那些袭击过我的一群人,如今就住在这平台得宽敞房屋,点着火炉,边

喝酒边聊天说话。

不得不说他们非常小心,即使这里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但每次都和那些工人

们分开,幸好那群工人只拿钱就行,又是同族人,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屋里是榻榻米的样式,中间摆放一张宽大矮小的桌子,上面摆放一箱箱的日

本清酒,还有十几盘大鱼大肉,这伙人吃得不亦乐乎。

「妈的,这个鬼天气!要多久才能暖活起来啊?」一个靠在墙壁上的朝鲜人

一身酒气,朝鲜的天气和日本差不多,但既是冬天,又在四处茫茫的大海上,这

股椎心寒冷仍让他这种特种部队出来的军人不爽得很。

「你知足了吧,房间里至少还有火炉,像当年我们在荆棘山上的时候,三天

三夜没动,冻的快要僵硬了,最后还不是挺过来了?」

另一个男子哈哈笑道,顺手丢了一瓶清酒给他,「来,多喝点、多吃点,人

生在世就是要及时享受!」

「对!」

想起过去的日子,又想起过去苦日子时自己发下的誓言,难子用手拧开酒瓶

盖,咕噜、咕噜得一口气喝了半瓶,才喘着气道:「等到这次任务完成,老子要

去韩国找尚几十个美女,带进别墅操足她们一个月!」

「哈哈,好啊,到时我也去!」

两人的谈话渐渐引起其他人的兴趣,顿时大家坐在一起,眉飞色舞地说起自

己的艳福,到是把房间里的寒冷驱逐大半。

没有参加他们欢乐谈话的是坐在另一个角落的三人:一个壮硕的中年人、一

个叫做名浩得帅气年轻人,还有一个叫做男哲的面容冷淡年轻人。

名浩一个劲得喝着闷酒,男哲也不例外,两人都带着失望和颓废的情绪。

壮硕中年人淡然一笑,「喂,你们两个家伙在懊恼什么?我们到了山穷水尽

的地步吗?」

「大哥!」名浩抓了抓头发,苦笑道:「如今我们的相貌全被柳俊雄画出并

张贴,就算没有满街警察,我们在日本的意义已经不大;可是这么放弃了,我们

心里不甘啊!」

「要不是躲在这里,我们肯定早就被发现。」

男哲也生涩的道:「日本人就像疯狗一样四处找人,我们很多朝鲜族同胞都

被严刑拷打……我很想报仇!但也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

壮硕中年人哈哈笑了起来。

「你们啊,想的都是没有意义的东西!名浩,就算你们的相貌被张贴在大街

小巷,你们易容不就可以避免吗?男哲,看开一点吧,因为前面几次的冲突,我

们朝鲜族的族人在日本本来就不好过,和我们关系不大。如果你有心补偿他们,

等以后我们回去后跟老板提一下,让他来解决吧!」

「如果老板不肯呢?」

男哲丝毫不客气。

「他不会不肯的。」

壮硕中年人道:「花费不大的代价就能让在日本的数百万朝鲜人归心,这个

生意好得很,以后驵什么事情都方便。」

「哦!」

男哲似懂非懂地点头,但真正明白的却是旁边的名浩。

无论是朝鲜还是韩国,和日本在政治上或民间都是势不两立……准确来说,

是韩国和朝鲜对日本势不两立。日本从来没有把这两个国家当成真正的对手,无

论是古是今都这样。

然而在经济上,除了权力依靠中国的朝鲜外,韩国的经济和日本紧密相连;

韩国的株式会社之中,起码有五成都有日本人持股,所以日本商界对韩国商界的

影响非常大。

日本人可以透过商界对韩国人施加影响,那么韩国商界也肯定希望透过自己

的力量,让日本人不敢小觑。

在日本的数百万朝鲜民众,无疑是达成上述目的的重要钥匙。

虽然他们只是平民,但足以引起日本的社会动乱。这是日本的政界、商界、

民间人士都不愿意看到的。

「不说这些了。」

状硕中年人叹口气,「现在我发愁得是怎么得到老板想要的东西,眼看时间

越来越近了。」

「妈的,想吓唬一下高桥静再将她抓起来,居然也能失误,这个女人的运气

真好!」

名浩回想当时一幕,响起清丽绝伦的高桥静,不觉心下一热。

「也是我们运气不好,什么不好选,选她和柳俊雄在一起的时候。」

男哲同样皱眉。

「话不能这么说。」

壮硕中年人微笑:「如果她不是让自己的保镖们离开,自己一个人私会柳俊

雄,平日我们也不好下手。她身边的几个高桥家族女保镖,个个都不简单啊!」

「再不简单也比不上柳俊雄那么变态吧?」

想起高桥静和柳静雄约会时可能做的那些事情,名浩恼怒起来,嫉妒瞬间涌

上心头,「不说桥上得事,金家三兄弟的十例加起来比男哲只差一点,却连动手

机会都没有就被他制住了。」

三个杀手被抓到的事情不过距离现在一小时,他们居然这么快就得到消息,

还大致了解具体情况,可谓神通广大。

男哲眼神一厉,道:「大哥,要不要我再出马一趟?这次我不进他的房子,

直接用炸弹送她上天。」

壮硕中年人心下一动,但是很快否定这个念头:「算了,暂时不要去惹柳俊

雄,他那边的安全措施也加强……我们还是考虑怎么对付高桥舜辅和高桥静吧,

这才是我们主要的任务。」

名浩说道:「这倒不算太难,既然他们的液晶平板电视要上市,肯定少不了

四处沟通和宣传。百密都有一疏,更何况在这么行程忙碌的当儿。我们潜伏着继

续等待,总会找到新的机会。」

壮硕中年人十分同意他的说法:「嗯,这次就算再损失几个弟兄也一定要抓

住他们,或者一个也行!」

「如果只能抓住一个,我们选择谁?」

男哲问道。

沉吟一会,壮硕中年人下定决心:「就高桥舜辅吧。高桥静的生活比他规律

多了,而且抓他比抓高桥静更有用!」

***    ***    ***    ***

买了生命保险的杜彭卡,全名叫做比利?杜彭卡,他的孙子叫霍德华,霍德

华?杜彭卡。

霍德华今年已经四十八岁,是比利最小的孙子,在澳大利亚是一间超市的中

阶人员,薪水不丰厚,但足够养家。

杜彭卡家族非常庞大,现在已经有三十多个成员,生活都算不上富裕,在澳

大利亚属于中下阶层。

一个月前比利老爷子度过了一百岁生日。在生日宴会过后的第二天,比利老

爷子拿出自己珍藏的生命保险保单,在书房拿给三个儿子,旁边坐着的是七个孙

子、孙女,至于重孙辈的就没有进书房的资格。

当听完父亲的话,再一次传遍读阅写有英文和日文的生命保险契约,儿孙们

都笑了。

他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当然明白这些战时的东西是最没有信用的。

打个比方,当年德国在占领区卖出多少亿的军票?

至少都是数千亿!

现在你看那些法国人、奥地利人、捷克人、斯洛伐克人,哪个拿军票去找德

国政府兑现的?

连一向严谨守约的德国人都如此,更别说精明又小气的日本人。

但是笑过之后,大家也不禁怦然心动。

毕竟这是价值一百亿日圆的财富啊!换成澳币也有一亿两千万之多。如果真

的能得到,对于整个杜彭卡家族的生活改善有着大大帮助啊!

老爷子把东西交给儿孙们之后,自己就睡觉去了。他现在对钱一点兴趣都没

有,只希望儿孙能过得更好一些,才把这份希望渺茫的生命保险单拿出来;至于

能不能成功就要看儿孙们自己的本事。

大家围着桌子从深夜商量到凌晨,一致决定派家族最出色的人员去日本兑现

保单。

家族中最为出色的成员就是霍德华。为此他主动请假了三个月去办理这件大

事。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准备,包括请政府开具证明,让社会保险福利机构也开

具证明……该有的手续全都办齐,霍德华才坐上飞往日本的飞机。

知道获得这笔保险金的困难度很大,但霍德华不知道居然如此艰苦。

日本生命就不用说了,第一生命和住友生命也都一样,接待他的态度好得不

得了,而且张口就对当年战争时日本的生命保险乱开条件道歉,但由于战时的约

定并不适合如今,所以他们只能给予杜彭卡家族一百万日圆的补偿,顺便报销在

日本的一切费用以及来回机票……没有不同,三家日本最大的生命保险都是这种

措辞。

霍德华当然不同意,可是无论他怎么恳求、发火、威胁,这些会社精通英语

的日本人们又鞠躬又道歉,但丝毫不让步,甚至好几次几个职员贵在他面前,拚

命磕头请求他谅解,让不习惯下跪的西方人吓了一跳。

磨了一个星期没有丝毫进步,霍德华有些心灰意冷。连三家最大的生命保险

会社都是这副态度,别说其他的生命保险会社了。

但不去全部试一试,霍德华又有些不甘心。

在这种矛盾心态之中,霍德华迎来几个热心的日本人。

据这几个日本人说,他们是一个公益组织的成员,听说了杜彭卡的事情,愿

意带他去向几家生命保险会社交涉;不只东京,日本其他县市的生命保险会社都

会去试一试、碰一碰运气。

刚开始霍德华还不相信,但到水户、宇都宫、仙台等大都市时,人家都是自

己掏腰包住宿,甚至还请了他吃日本料理,并且每次交涉时都站在他的立场上说

话,把那些生命保险会社的人气得不得了……他们的交涉都是都是用英语,霍德

华自然听得懂,而且去的都是不同的生命保险会社。

霍德华的心很急,所以一路上马不停蹄;关东地区的五个县,他居然两天就

跑完了。

可这种积极态度并没有为他索取生命保险赔付起到什么作用。霍德华得事情

大家都听说了,既然几家最大的生命保险会社都不愿意接招,咱们几家小的难道

还去接手?不是嫌自己钱太多了吗?

「杜彭卡先生,再往北方走就是山形、宫城、岩手等县,那里的生命保险会

社规模比起近畿地区要小得多,不如直接就去北海道,或者往关西的大阪等方向

去,那里的生命保险会社规模还算大,应该有点希望。」

晚上在酒店旁的小摊吃拉面时,一个热心的中年人对霍德华道。

霍德华没有像他们那样香喷喷的吃着拉面,他吃的是关东煮。虽然这东西不

大好吃,但总比用筷子夹着细小面条吃要更符合他的饮食习惯。

「算了,先不急着赶路,我们休息一下,明天再说。」

霍德华沉吟着,「谢谢你们的帮助,但我需要思索一些事情……唉,我来日

本是不是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哪能这样说,是我们这里的生命保险会社没有承担责任的勇气。」

另一个年轻一点的人道,「这些家伙总是善于推卸责任,钱财对他们来说远

比信用更重要。」

霍德华闻言哈哈一笑,道:「小兄弟,不是这样的。如同前几天三大生命保

险的人所说,遇到这种事情,就算是德国也不可能承认,日本不承认也在情理之

中。」

最后一个中年人愣道:「那么杜彭卡先生,您是……准备放弃了?」

霍德华摇摇头,随口道:「我不想放弃,但不放弃又能怎么样呢?我还是回

去好了,等以后再说……这几天真是谢谢你们几个,刚开始我还误会你们,以为

你们别有用心……明天让我请你们去东京的西餐厅吃饭,当作谢意吧!」

第一个中年人一愣,旋即言不由衷地道:「您放弃了……那不如去三大生命

保险会社领取慰问金和开支费用……」

霍德华摇头拒绝道:「不行,我领取这部分钱就证明我已经同意他们的处理

方式!我不能拿一分钱!只有这样,我们杜彭卡家族的子孙们才能有机会获得本

来属于我们的保险赔偿金。」

三人心里都很不解霍德华的行为,他们认为这件事情无论何时何地、如果没

有特别原因,日本的生命保险会社都不会给予赔偿。

与其把希望放在飘渺的未来,还不如拿着六、七百万日圆回家,如此也算一

笔小财了。

看到他们迷茫和不理解的神情,霍德华没有多加解释。在他看来,钱的多少

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一旦退让了,爷爷的期望就会落空,这是他不愿意看见的。

何况日本人把名字安得多么好听?

慰问金?

明显就是推卸责任,连保险赔偿金的名字都不敢用。

日本发生的一切,霍德华随时都和家里人联系,家人的意思和他差不多,总

共六、七百万元的日圆换算下来不过七万多澳币,用不着为了这点钱妥协。

「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

年轻人忽然放下手中的拉面碗,呆呆地自言自语。

戏目来了。

两个中年人心里一笑,他们三个都是会社里口才和能力出众的人,否则也不

会被挑选来执行这个任务。

霍德华不是傻子,六大生命保险会社,他本来要去安田生命的,但在这三个

人得一阵糊弄之后,把安田生命放在最后……至于说现在,他压根不想去安田生

命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嘛!

霍德华以为发生什么事,赶紧问道:「板山,怎么了?」

板山龟思,也就是这个年轻人,眼睛红红的,泪水顺着眼眶流下来:「太过

分了!这群生命保险会社的人怎么可以这样?他们还是我们日本人吗?一点道义

和道德都不讲,真是该死!」

说着,当霍德华还在反思他的话时,板山龟司「砰」的从椅子上跳下来跪在

地上,拚命磕起头:「对不起!杜彭卡先生,对不起!」

「砰砰砰砰……」

小摊是用布围着的,地下是街面上坚硬的石头,磕头下去可是真疼,如此大

的声响惊动了正在做食物的老板。

在老板还没跑出来之前,霍德华已经将额头红肿的板山龟司扶起来。

重新将板山龟司扶到位置上坐好,霍德华既好笑又感动。和他不相关的事情

都要如此郑重的道歉,这种傻子世界上可不多啊!

殊不知在身后的两个中年人,同样用这种心情看待他。

「好了,你一个人能代替所有日本人啊?」

霍德华端了杯酒给板山龟司,「你的心意我领了,其实这事也不怪什么日本

人不日本人,就算美国人、欧洲人也都一样,只不过事情是我碰到而已,你不要

自责!板山,你和两位先生都是我霍德华的朋友,有机会请一定来澳大利亚啊,

杜彭卡家族一定会盛情款待你们的!」

「我们哪里有脸去啊!」

两个中年人苦笑道。

板山龟司没有回话,他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但等他喝完一杯酒,放下酒

杯的瞬间,眼睛却蓦地一亮。

「有了!」

「嗯?」

「杜彭卡先生!有办法了!」

板山龟司双手用力抓住霍德华,「我们去找记者,去电视台台,说出这些生

命保险会社的恶心事情!我们用舆论的压力让他们付出应有代价!」

「啊?」

霍德华假装惊讶起来。他不是没想过这个法子,但考虑到这是在日本,日本

记者和媒体不会因为一个外国人而和自己国家所有生命保险会社做对,便早早放

弃这个想法。

「还是太天真啊,这个小家伙!」霍德华这样想道。

板山龟司越想越兴奋,「是啊,找记者!我的一个叔叔正好是朝日新闻的记

者,我们找他去!」

另一个中年人插嘴进来:「你这么说……我的一个同学是NHK的记者,只

是不知道他很不肯帮忙。」

剩下的一个也拍拍手,哼哼道:「我老婆的妹妹也是产经新闻的记者,我去

问问她!」

看着三个人既是紧张,又有些迟疑地打了电话,霍德华不觉热泪盈眶。

就算这趟来日本,什么补偿金都没有得到,但有三个热心的朋友已经是一辈

子的财富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