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爱的幸福】(卷三)(09)

2022.08.11 来源: 浏览:5次

【爱的幸福】(卷三)(09)

第九章出差回家

「终点站到了,请旅客携带好行李准备下车。」

「总算到了!」夏韶涵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竟有些按捺不住的喜欢起来。

自己这一趟离家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快3 周了,以前也有出去讲课听学的

时候,从没有这次感觉时间那么长,最后几天简直都坐立不安了,好说歹说的,

还真凭自己的好人缘,这次讲学的领队总算同意自己不参加周末两天的放松游玩

交流活动。

「真不容易啊!」讲学的安排也很紧凑,再加上心里老是念叨着男孩,所以

时间就过得特别的慢!

幸亏身子里还有!夏韶涵想到这里,一股柔柔的情意涌上来,手掌不由得轻

轻抚摸了几下自己那掩饰得挺好还没有完全显现的肚子。

「这是我和龙儿的爱情结晶!」虽然身子的负荷慢慢有感觉,但想到这是和

男孩的,心里的甜蜜倒是占了大部分。

「龙儿见到我会怎么样呢?」夏韶涵忍不住想到,「是狂喜还是不可思议的

表情?是扑过来……吻住……还是……就算是给……小坏蛋……惊喜……」夏韶

涵脸稍稍的红晕了一些,拖着箱子下了火车,深深呼了一口气,在心里面默默的

呐喊道:「龙儿!妈妈出差回来了!想死你了!」

************

「哒」的轻响,夏韶涵推门进到屋里。

静静的,客厅里没有一个人。

「龙儿又跑哪里野去了?」夏韶涵想到男孩那鬼精灵的样子,一股母性的又

宠又爱的情愫蔓延开来。

「嗯,妈妈也不在家,周六还有急诊呀。」寻常里江雪也经常会有一些临时

的问诊,刚好自己可以收拾一下自己,都到家了,可以不用这么正式的。

「嗯!」夏韶涵忽然客厅中央停下身子来,隐约有些声响传进耳里,「哪里

的声音?」停下来的身子顿了顿,疑惑道:「龙儿和妈妈都没在,哪有什么声音,

一定是自己听错了。」就欲往房间里去,「咦!」这次夏韶涵心里莫名的跳动了

一下,肯定没错!自己肯定听到了声响。

下意识的环顾了客厅,「是妈妈房间里。」只有一间房门掩着,若隐若现的

声音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吗?

细细的声响又出现了,「是有人……哼哼的鼻息……」夏韶涵更觉自己的心

跳加剧了,「是的,是妈妈房间里传出来的,难道妈妈在房间里?」夏韶涵侧过

头又努力的扑捉着那些细细的声响,「怎么还有啧啧的声音……难道不止一个人

……」房间里还有其它人的想法让夏韶涵的心「砰砰砰」跳起来,想到江雪平日

里很少和其它人来往,串门的事就更少了,房间里怎么会有这些奇怪的声音。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夏韶涵脸颊有些热烘烘起来,「不会的……妈妈不会的

……」脑子里忽然有些乱哄哄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夏韶涵就蹑手蹑脚的往那未

掩实的房间走去,「希望不是……」立在房间前,不知不觉中夏韶涵竟有些紧张

起来。

紧张什么呢?

是怕房间里有人?

怕妈妈在房间里?

怕刚才有些怪怪的声音?

哼哼的鼻息?

啧啧的声音?

门缝里传出细细的声音,「嘤咛……大白天的……」「嗡!」的夏韶涵感觉

血往头上涌过来,心里狂跳起来。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是一个娇腻酥媚的女声!

是那种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才会有的娇媚声音!

是谁的声音?

夏韶涵一下子觉得头大了起来,虽然心中有万般的挣扎,可是下意识的心里

想到,这就是妈妈的声音!

虽然一直觉得妈妈就是那副雍容那副圆润的样子,那副有些让人昂视的女人,

和气,慈祥是妈妈的本来面目,自己印象中没有见到过那种娇媚的样子,更别说

还有什么娇媚的话语。

可是刚才细细的娇媚的话语就是自己妈妈的声音,妈妈怎么会这样说话?

虽然很多年就只有妈妈一个人生活,而且自己也有些模糊了爸爸的印象,但

夏韶涵心里还是比较接受妈妈一个人的状态。

难道真的有其它人要在妈妈的生活中出现?

夏韶涵屏住呼吸,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自己的不安一般,壮着胆子将卧室

的门轻轻推开一条缝隙。

「啊!」硬生生在喉咙止住的呐喊声却似在夏韶涵耳边炸响一般,整个身子

似僵直,又似惊吓一般的眼光从门缝中偏开来,呼吸急促起来。

天啦!看到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裸身的女人!背对门缝蹲坐在床上的女

人!

那姿势是那么奇怪!是玉臀撅起着,俯身向下的样子!

还有那背对门缝的臀瓣是那么白皙浑圆、丰腴肥嫩!

是妈妈!

是妈妈的身子!

夏韶涵有些心潮澎湃的想起那个晚上,自己和妈妈眷伏在一起的身子,也是

那种白皙,那种丰腴,那种肥嫩!

「可是妈妈为什么裸着身子?」

「难道真的……有其它人……」

************

「看不清有没有……」夏韶涵有点小偷一样的鬼鬼祟祟般不敢把门缝挤开,

生怕惊着那美好风景的人儿,视线被床沿遮住看不到江雪蹲坐下面的情景,饶是

这样,夏韶涵还是很肯定房间里一定还有别人。

因为俯下的身子,虽然看不到上半身在做着什么,但「唔唔唔」的声音一直

在传递着,传递着一种信号,细细的不是因为意欲而为,而是被什么堵在唇边,

堵在喉咙处。

是亲嘴的表现!

妈妈在和别人亲嘴!

脑海里闪现的画面让夏韶涵心神一颤,终于看到妈妈情欲的样子了。

「嗯」的一声,床上俯下的身子立起来了,那人影不正是妈妈吗?

侧面看到的玉靥涌起了红晕,竟是那么迷人,连夏韶涵都不得不要承认现在

的妈妈比以往看到过的样子要好看多了,甚至可以说更有活力了!

「难道真的是……」

「嗯!嗯!嗯!」呻吟的声音从江雪的嘴中传出,很轻柔,但是让人感觉心

里一颤,这次夏韶涵听到声音了!

现在眼前的画面已经让夏韶涵感觉浑身热血沸腾,大脑充血,心脏怦怦直跳,

平时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会是自己的妈妈吗?

这会是那拿国务院专家津贴在医院是一把好刀的妈妈吗?

光光的身子!

蹲坐在一个人人身上!

那该是怎样的惊世骇俗呀!

「嗯……嗯……」江雪的身子开始有了点儿起伏,随着胸前的揉搓,扭动着

身子,又有一些陶醉起来,闭着的眼眸上,睫毛在微微的颤动。

「怎么还要呀!」那是怎样的一种熟韵啊!是嗔怪,更多的是一种亲昵!

「坏……坏蛋!」江雪的嗓音尽管不是那种娇嫩的,而且还几不可闻,颤酥

酥的喘息中掩不住柔腻:「看我怎么收拾你!」

「收拾?」夏韶涵下意识的心颤了一下,男女之间的「收拾」那会是怎样的

情景哟!

那正对着自己绷得圆实的臀瓣,缓缓的挺起!

「啊!」夏韶涵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那大大的宽宽的厚厚的肥肥的臀瓣,因翘起,更加宽厚!

雪白雪白的臀肉挺起,全神贯注的夏韶涵一时间看到了那肥硕臀瓣下面黑油

油的一片,哦,那是妈妈的隐私处。

那些个晚上自己不是也看到过吗?

成熟!黑乎乎的成熟!

白花花黑乎乎间耸然着一根巨物!

是肉棒!

男人的肉棒!

「轰」的一下,那白花花臀瓣夹杂的肉棒的事实如锤一般击打在夏韶涵的心

间,弯着的身子险些前冲撞开门伏到在地,慌乱间扶到墙。

妈妈的隐私处有男人的肉棒!

是谁?能让自称性冷淡的妈妈在白日里在家里和一个自己都不知道哪里冒出

来的男人以一种这么羞人的姿势交合着!

真的好羞人呀!

腰身下沉,吞没了粗粗的棒身,挤出大片晶莹水渍,淌在白白的腿根,「啊!

啊!「江雪叫唤的声音大了起来。

「呼!呼!」夏韶涵第一次看到其它男女交欢的镜头,竟然刺激得自己呼吸

急促起来,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和男孩的事。

自己不也是这样吞吐着一根长长的粗粗的巨棒吗?

自己不也是这样被美得翻起白眼?

那灼热的阳根充实着自己的美穴,滚烫粗糙的肉冠磨着蛤嘴里的腔壁!

现在背对自己的妈妈不就是这样一幅模样吗?

是谁?还可以获得妈妈的青睐,打开妈妈那尘封已久的心扉,妈妈是个专情

的人,不是一般的人就可以欣赏的,一定有着不一样的特别!

特别?

哦!真的有些特别!

那夹在白花花臀瓣间的一根,长长的,粗粗的,远比一般男人的长,比一般

男人的粗,就象……就象龙儿的一样!

呸!我怎么想到龙儿的!

还别说,真有一些相似的哦!

长长的!粗粗的!粉嫩粉嫩的!

夏韶涵越发感觉到下身的热流在小腹在大腿间翻滚着,些些炙热的乱流已化

成滴滴汁液慢慢湿润了穴口,才恍悟到刚才的「现场秀」已经让自己的内裤有了

湿湿的感觉。

自己怎么又想到龙儿了?

好久没见,不,才两周多,自己的身子怎么那么饥渴呀!羞死人了!

夏韶涵倚在墙上,为身子的反应有些不安起来,明明是和龙儿的不伦之恋,

此时却如此眷恋般,若是龙儿知道,岂不是又要取笑一番!

夏韶涵弯下身子,重新把目光从门缝里落到背对自己的那具丰腴身子上。

屋里床上的女人,趴伏起一些身子,双臂撑着身子,娇慵无力的,又轻又软

的声音响起:「小坏蛋……坏死了……」

「小坏蛋?怎么那么熟悉的称呼?自己也唤过龙儿,在打情骂俏的时候,龙

儿是喜欢自己这样称呼的。」夏韶涵有些甜蜜更多的强烈的不安在心里,「我这

是怎么啦?小坏蛋是谁,难道是……」

「小坏蛋……龙儿……你要折磨死外婆呀……」

「龙儿!」「外婆!」两个称呼四个大字在夏韶涵脑海里回荡起来,「原来

……是……啊……」

************

「涵儿妹妹。」亲昵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夏韶涵转回身子,不正是仙姑姐姐

吗。

阳光下,一副高高大大裸着的身子,丰腴,饱满,仙姿大气的面容,白皙中

漾着光泽的肤色,满脸关爱的表情望着自己。

「姐姐!」

「来,让姐姐看看,我这享福妹妹的变化。」仙姑垂下头望着夏韶涵,双手

抚着夏韶涵的肩膀和腰身,「嗯,妹妹近来滋润多了,还更丰满了一些,哦,那

肚子里的人儿还好吧。」

「嗯,很好!」一听到仙姑姐姐关心自己怀孕的事,夏韶涵既是感动又是害

羞。

「妹妹好,肚子里的娃儿也好,那妹妹的小夫君还好吧,上次妹妹操心的妈

妈也还好吧?」仙姑姐姐细心的问道。

夏韶涵的脸忽然白了一下,低下头不吭声了。

「妹妹,怎么啦?」仙姑姐姐有些奇怪的问道,随后手抚着夏韶涵的肩道:

「妹妹,有什么话都跟姐姐说,姐姐一定会象以前一样帮助你的。」

「姐姐你能帮帮妹妹吗?妹妹遇到大事了!」

仙姑看到夏韶涵认真的样子忙安慰道:「放心吧,姐姐都是掌管人间风月的,

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嗯,难道是妹妹的小夫君有别人啦?」

夏韶涵眼前幻起下午母亲卧室里,母亲那丰腴身子蹲坐起伏着,一根粉嫩巨

硕的阳根出没在肥硕的臀瓣,一声声唤道「龙儿」、「外婆」的声音,又勾起夏

韶涵心中隐藏的不安。

「姐姐,妹妹的小夫君……龙儿……有人了……」说到后面几个字,夏韶涵

几欲眼泪夺眶而出了。

「龙儿有人了?嗯。」仙姑顿了顿,道:「妹妹稍安勿躁,待姐姐来问一问。」

「妹妹,是你看到的吗?龙儿有人了?」见到夏韶涵点点头,于是仙姑继续

问道,「是在妹妹家吧。」见到夏韶涵肯定的点头后,仙姑眯起眼慢慢接着道:

「既然是在自己家,那就不会是外人了,难道龙儿是和他的外婆江雪发生了关系?」

「啊!姐姐你怎么知道?」夏韶涵大吃一惊,脸色一下子紧张起来,这样的

事怎么轻易被别人知道了?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和儿子发生的事。

「别慌妹妹,姐姐不是有心要伤你的。」仙姑的手抚着夏韶涵肩膀温柔道,

「妹妹是在外出差,回家看到妈妈和龙儿行周公之礼,于是心里乱糟糟的就来姐

姐这里讨要妙计的吧?」

夏韶涵被仙姑姐姐道破心思,心里忙乱极了,道:「姐姐,求你告诉妹妹该

怎么办?」

「妹妹放心,姐姐一定会为你做主的。」仙姑望着夏韶涵的眼道:「妹妹告

诉姐姐,你还爱着你的小夫君吗?」

「那是自然的,小坏蛋都是妹妹肚子里孩儿的父亲,焉有不喜欢的道理。」

「那对小夫君的外婆,妹妹的母亲,妹妹也是关心喜爱的吧。」

「嗯,上次妹妹说过妈妈的这辈子不容易,妹妹一定要照顾好妈妈的。」

「那就是了,一个是妹妹的儿子,既是血肉,又是夫君,另一个同样是血肉,

还有养育之恩,所以妹妹看到的实在不算什么!」

「啊……不算什么……可是……那是不伦呀!」夏韶涵结结巴巴的答道。

「不伦之恋?那妹妹和你的小夫君不就是吗?妹妹不是早就过了这道坎吗?」

「妹妹的是母子' 孽情' ,可……可……妈妈和龙儿……」

「那是婆孙' 孽情' ,婆孙' 孽情' 和母子' 孽情' 有什么不同?都一样,

都属于' 孽情' !」

「婆孙' 孽情' 和母子' 孽情' 有什么不同?都一样!」夏韶涵呢喃道,似

有些明白的又有些困惑了。

「想必妹妹已经在' 孽海情天' 里看到,妈妈也有一段' 孽缘' ,这段' 孽

缘' 指的就是婆孙' 孽情'.」

「可它为什么会发生?」夏韶涵还没有完全从不可思议中转过来。

「妹妹还记得你说过妈妈这辈子一直含辛茹苦的养育自己,于是希望妈妈幸

福。」夏韶涵点点头,确实记得上次就因为这个念头,梦中又来到「太虚幻境」

找到仙姑姐姐说的。

「当时姐姐掐指还算过妈妈的风月与情感,说妈妈注定有份缘,一份很特殊

的缘,一定可以重新获得一份爱和幸福是有福的人。」

「姐姐那时就已经预见到妈妈和龙儿的' 孽缘' 了吗?」夏韶涵似有些明白

问道。

「如果妹妹的生活选择按部就班,就得不到一种只有亲人间' 孽缘' 别样的

幸福,就不会开启你和龙儿' 孽情' 的欢爱,就不会影响或感染到你的妈妈,也

因为妹妹你和龙儿选择了' 孽情' ,一切就变得不可逆转了。」

「啊!妈妈和龙儿的' 孽情' ,难道是因为我而起的?」夏韶涵心里翻江倒

海似的。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妹妹会在梦境中邀请妈妈分享龙儿,为什么妹妹会再

三说服妈妈去接受' 孽情' ,盖因就是妹妹对' 孽情' 的向往。」

「这一切都因为自己!」夏韶涵喃喃道,心里却慢慢平静下来了。

「妹妹还记得姐姐还建议妹妹要旗帜鲜明的支持和鼓励妈妈去追求那份爱,

尽可能创造条件去帮助妈妈实现,要在乎妈妈是否能实现幸福,而不要拘泥于习

俗,要顺其自然,不要加以阻拦。」

「记得,都记得,姐姐还问了自己如果要让出自己心爱的东西与妈妈分享,

自己是否会同意,妹妹的回答是肯定的。」夏韶涵边想着边答道,「姐姐说的妹

妹有些明白了,难怪有时妹妹和龙儿欢好时,会诱导龙儿想象身上的人儿是妈妈,

不自觉中妹妹已在影响着龙儿的' 孽缘' ,是这样的吗?」夏韶涵的心里渐渐清

晰起来。

「是这样的,妹妹不是也会通过按摩去启发妈妈身体的感觉吗?」仙姑姐姐

看到夏韶涵很认真的在听着回想着,道:「妹妹还说姐姐是管着' 人间儿女情仇,

风流孽债' 的,托梦去说服象妈妈这样知性、慈爱的女性。」

哦!都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自己选择了「孽情」这条路。

影响着龙儿也喜欢上「孽情」。

进而影响着妈妈也进入「孽情」。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自己!

「姐姐,这样的局面是不是都怪妹妹?」夏韶涵心存的最后顾虑问道。

「妹妹干嘛要怪自己呢!」仙姑带着责备的语气对着夏韶涵说道:「妹妹说

的'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万年修得享孽情' 真是一句名言,追求

幸福是每一个人的心愿,妹妹得到了,龙儿得到了,妈妈得到了,这才是最重要

的!也因为妹妹你们孜孜不倦的追寻,才获得了别样的爱情和幸福,你们在姐姐

的' 孽海情天' 中才有了那么丰富的经历。」

夏韶涵有些心潮澎湃了,如果龙儿和妈妈都感到了那种别样的爱情和幸福,

自己无形中就做出了那么有意义的事。

「自己和龙儿有了' 孽情' ,妈妈和龙儿有了' 孽情' ,妈妈、自己和龙儿

都有了' 孽情' ,那岂不是一家人亲上加亲!」夏韶涵喜滋滋的想着,忽然又想

到什么事的,不安起来,「姐姐,妈妈和龙儿有了' 孽情' ,你说以后龙儿会不

会……」

「妹妹要问的是你和妈妈分享了龙儿,担心龙儿以后会变化吗?」仙姑饶有

兴趣的望着夏韶涵问道。

「嗯!」夏韶涵羞极了,明知道仙姑姐姐眼里的调笑,可还是控制不住的回

答道。

「傻妹妹,这有什么害羞的,以前可以独食,现在多了一个人分享,是正常

人也会担心的。」仙姑随口道:「可是姐姐要说妹妹真的多虑了,听姐姐细细跟

你分析。」

「妹妹是龙儿的妈妈,这一点是任何女人都替代不了的,你的子宫是龙儿最

早栖息的地方,你的体液是孕育龙儿的环境,你的阴道是龙儿来到世间的旅程!

现在龙儿进到你的身子,是回家,是回10月胎儿的家,这在龙儿的生命中是

唯一的,龙儿是用阳具行走在回家的路,用阳具述说着对家的眷恋对家的崇拜。

你的乳房是龙儿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结识的朋友,你的乳汁是龙儿的第一口

食粮。

你的吻陪伴了龙儿的成长,从母性到女人到情人到妻子。

你是龙儿看过的第一个异性身子。

你给了龙儿第一次性交,接收了龙儿的第一次发射,第一个吞食龙儿的精液,

第一个教会龙儿乳交、肛交、口交还有' 玄女九式' 等多种姿势。

你是第一个怀了与龙儿爱的结晶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从龙儿母亲转变到龙

儿小孩的母亲。

太多太多的第一次,妹妹与龙儿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刻,都有可能在创造第一

次,所有的这些第一次都注定了妹妹你在龙儿的生命中是与众不同的,没有什么

人可以替代妹妹的角色和地位。

龙儿,可以分享,但在龙儿的心目中,始终都会把最重要的位置留给妹妹你

的。「

夏韶涵的心随着仙姑姐姐的讲述激动起来,对呀!从那方面来说自己都是龙

儿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尤其是龙儿对自己的一往情深,对自己的痴迷,与自己而

言不正是一种享受吗,自己不是在享受中幸福着吗?

有人欣赏,有人疼着自己,有人唤起自己作为女人的欲念,有人孜孜不倦的

留恋自己,有人让自己重温做母亲的过程,这些都是幸福的组成。

自己得到的已经足够多了,何必还在意和其它的女人分享龙儿呢!

「姐姐,妹妹大概也明白了……就是还有一个……那分享多了……会不会…

…「想到自己要说的内容,夏韶涵羞得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

「呵呵,妹妹其实担心的应该是后面还有没有女人和妹妹一起来分享龙儿,

是吧?」被仙姑姐姐调笑着,夏韶涵很是害羞,有些不依的转动着仙姑的手臂,

连带着胸前两团乳肉颤巍巍起来,看得夏韶涵也不由心动起来,免不了手掌抚上

那饱满绵软的乳肉上,狠着心搓上几把,却见雪白的乳肉如脂膏一般从指缝间溢

出。

「仙姑姐姐的身上怎么比我的还绵软……龙儿要是见着……岂不是迷死了…

…」想到自己那小坏蛋一副迷迷的样子,夏韶涵倒是手掌上的劲还大了一些,那

种滑腻的指感愈发明显起来。

「妹妹都学会你那小坏蛋的本事了!」仙姑似乎有些难耐的看着夏韶涵的手

掌道:「这就象妹妹摸姐姐的乳肉一样,原本没有经历过就不觉得有多少的趣味,

而现在已经摸过了就一直想摸,妹妹对妈妈的感觉也是这样的吧。」见夏韶涵不

自觉的点点头后,仙姑接着说道:「龙儿有了你这位美妙的妈妈,尝过美妙妈妈

的滋味后,一定会生出一种对女人的好感,这是一种本能,是难以根本改变的。」

「姐姐的意思是,龙儿还会有其它女人?」不知怎的,夏韶涵下意识的有些

紧张起来。

「妹妹还不知道你龙儿的魅力吗?年幼稚气的样子那么惹人喜爱,俊美乖巧

体贴,这些都容易唤起成熟女人的母性情怀,因此妹妹的龙儿对女人会有一种吸

引力,让你们这些成熟女人不由自主的爱上你的龙儿。」

怪不得自己和妈妈都身不由己,仙姑姐姐分析得很对,龙儿那种稚气的俊美

真惹人喜欢,还有那种对自己痴迷迷的样子,就更让自己觉着喜欢是没有理由。

如果再把小坏蛋那胯下一大根一大坨连带上,很难有女人会拒绝喜欢上这样

的奇男。

「古人云'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龙儿,' 乐' 也!独乐者,情深而意淡。

众乐,则分享,情富而意浓。对于妹妹而言,' 独乐乐' ,就是母子' 孽情,'

众乐乐' 则可以有母子以外的更为丰富的' 孽情' ,因此'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

「'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夏韶涵喃喃道,似有领悟又似有些疑虑,「可

妹妹……就是觉得……外婆和外孙……有些太过惊讶……」

「俗话说' 百事孝为先' ,儿孙关心母亲,是为' 孝心' ,体贴母亲身体欲

念,则为' 孝身' ,' 孝心' 天下人皆可为,如' 根' ,而' 孝身' 则是孝道之

最,如' 本'.妹妹' 孝心' 母亲,龙儿' 孝身' 外婆,不自觉中妹妹与龙儿已成

孝道之' 根本' 了!」

「' 百事孝为先' ……孝道之' 根本' ……」夏韶涵若有所悟的重复着仙姑

的话。

「既然母亲和儿子都可以有' 孽情' ,外婆与外孙便没有什么奇怪的。妹妹

说的惊讶无非是觉得外婆与外孙之间年纪的巨大差异吧。

人们都说第一印象很重要,同样龙儿的第一次给了妹妹你,留在龙儿心里的

便是成熟女人的美和万般的好,愈是成熟就能唤起龙儿心里那种缘于母亲的美。

外婆自然是熟韵的,那种颤巍巍垂坠坠的丰腴更让龙儿产生出对熟韵的留恋,

而成熟女人对龙儿那年轻的热情又似沙漠中饥渴的人儿一般,于是年纪已不是阻

隔,自然就产生出爱与恋的火花。「

「可龙儿还是一个小孩呀。」夏韶涵呢喃道,又想到自己和龙儿在一起时的

疯狂样子,哪有什么小孩的样子不由得脸红了一下。

「你那宝贝,人小鬼大的,都让他妈妈怀孕了,怎么还会是小孩呢!」仙姑

忍不住调笑着,「先是你这个做妈妈的迷上儿子,现在又轮到妹妹的妈妈被迷上

了,这就是你那宝贝小孩最大的本事。」

「乱,都是这个小家伙搞乱了。」夏韶涵呢喃着嗔道。

「乱即是孽,孽即是乱,乱情就是孽情,孽情就是乱情,愈乱愈孽,愈孽愈

乱!妹妹,这些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乱即是孽,孽即是乱,乱情就是孽情,孽情就是乱情,愈乱愈孽,愈孽愈

乱!」夏韶涵在心底里默念了一遍,然后决然一般的语气道:「妹妹听懂了姐姐

的意思,既然选择了和龙儿' 孽情' 这条道,为了大家的幸福,妹妹会努力走下

去的。」

「姐姐为你的龙儿感到高兴,也为你妈妈感到高兴,也因为妹妹你的努力,

你们一家人才会更加幸福,而且以后会更加幸福的。」

「姐姐,妹妹还有一个疑问,在' 孽海情天' 里,妹妹看到自己和妈妈的卡

片上还有很多看不清的内容,妹妹想都和龙儿发生了' 孽情' ,怎么还会有那么

多的待发生的故事呀?」

「这是' 天机不可泄露' 的事,妹妹是有心人,可以慢慢去体会' 孽情' 带

来生活中的美妙和变化。」

************

夏韶涵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房间,回家躺到自己床上很舒服的感觉。

「白日里怎么做梦了?」夏韶涵努力的回想着,刚才晕乎乎的进到屋里,一

头扎到床上,「哦,是梦里,梦到仙姑姐姐了!」梦里的情景一下子在夏韶涵的

脑海里唤了起来,不知怎的,竟就象刚刚发生一样的清晰。

是自己裸着身子在「孽海情天」里翻阅自己的' 孽情' 录,可惜有些内容看

不清,奇怪的是妈妈也出现在在「孽情」中,同样后面的内容模糊。

又遇到了一个雪姐姐,雪姐姐跟自己叙说了自己和外孙的「孽情」,自己努

力的说服雪姐姐接受这么一段恋情。

仙姑姐姐出现了,启发自己刚才说服的雪姐姐竟然是自己的妈妈,哦!是自

己在劝说并且祝福妈妈拥有「孽情」。

最后自己终于悟得了仙姑的意思: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万年修得享孽情!

龙儿就是' 乐' ,'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

' 百事孝为先' ,孝道之' 根' 为' 孝心' ,孝道之' 本' 是' 孝身' !

乱即是孽,孽即是乱,乱情就是孽情,孽情就是乱情,愈乱愈孽,愈孽愈乱!

「珍爱' 孽情' ,培育' 孽情苑' !」夏韶涵喃喃出声,心里顿时心潮澎湃

起来。

自己不是和龙儿发生了不伦的恋情吗!

不是享受到这种「孽情」给自己身心的幸福吗!

龙儿不是已经成为自己的「夫君」了吗?

自己不是已经为龙儿孕上另一个生命了吗?

也许这都是前世今生自己修炼得来的姻缘,是「孽情」!

那下午看到妈妈和龙儿在床上合为一体的样子,不也是妈妈修得的成果吗!

既然是妈妈的前世今生修得的,身为女儿是不是更应该祝福呀!

这就是仙姑姐姐说「珍爱' 孽情' ,培育' 孽情苑' !」的含义吧。

************

夏韶涵思前想后间,原来窥见母亲和龙儿在床上一幕如五雷轰顶的感觉渐渐

淡去,油然而生出对母亲的一种欣慰之心,对龙儿的一种宠幸之情,还有对自己

这个与龙儿与母亲有莫多关系的骄傲之意。

已经没有必要再这样躺下去了,该来的都来了,现在该自己整理好心情,去

面对母亲和龙儿了。

想到母亲和龙儿,夏韶涵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就很容易陷入这样如18岁少女一般多情的反应,难

道自己这个已为人妻为人母的女人,在重新为人妻为人母的过程中又要「心中有

个小鹿般」的忐忑娇羞吗?

************

「涵儿!」熟悉的声音在客厅里响起,似慈爱又似怯怯。

夏韶涵刚出屋子险些被唤声吓一跳,一眼望过去,急急从沙发上站起来的不

正是自己的妈妈江雪吗?

「妈妈!」夏韶涵下意识的唤道,身形顿了顿,没有如往常久别重逢一样的

扑向江雪。

江雪的脸「刷」的白了,「我……我……」嘟哝着,慢慢的低下了头,身子

似乎也支撑不住一般摇了摇,直直的坐下来了。「涵儿一定是看到了!一定是不

会原谅我这个做妈妈的!」江雪满脑子的混乱。

都怪自己!

江雪无限悔意的想着,在自己悄悄关上卧室门出到客厅,正想着还有两天女

儿就回来了怎么收拾一下房间时,却看到客厅门口摆放着一个旅行箱。

那是自己女儿出差用的旅行箱,是女儿回来了!

那一下子的发现吓住了江雪,女儿不是还要两天才能回家的吗?怎么没见着

人?江雪想到自己刚才和龙儿在屋子里的事实,脑海里「轰」的一下蒙了。

好一会儿才想到女儿不在客厅的事实,眼睛瞟向女儿的房间,女儿出差后龙

儿就一直睡在自己屋里,本该开启的房门紧闭着,更加印证了女儿是回来了,而

且现在在她自己的屋子里。

江雪身子哆嗦了一下,「这可怎么办?」咬咬牙,江雪轻手轻脚的移到屋前,

轻轻推了推,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把耳朵伏在门上,没动静。

女儿肯定回到家里,而且就在屋子里。

为什么不跟自己打招呼?

刚才自己的屋门是没关的,可以肯定女儿一定看到自己在屋子里,而且还不

是一个人,是自己和龙儿在一起!

这可怎么办哟?

都怪自己,还在厨房里准备午餐时龙儿帮忙这个尝尝那个一个劲在自己身上

腻味餐桌上龙儿做幼儿撒娇状要尝自己嘴里的味道于是自己就与龙儿面对面搂坐

着你一口我一口的喂食着待一餐饭吃完了自己和龙儿就已经是情丝缠绵的一丝不

挂了熊抱着龙儿直接就进到卧室里。

也怪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女儿有可能提前回家这回事,昨天自己还跟龙儿嘀咕

妈妈回来了要注意不要露馅,偏偏小坏蛋今天中午那物事器宇轩昂的自己也神魂

颠倒,那还顾得上去听到外面的动静,甚至都忘了卧室门没关。

女儿一定看到了!女儿一定生气了!要不然怎么就不声不响把自己锁在屋子

里,肯定是不想让自己难堪!

下午自己在龙儿身上的样子一定被女儿看到了,哎呀!自己那副光光的身子!

还有那被欢事刺激得高潮迭起的样子!

完了!完了!自己在女儿心目中端庄、慈爱、雍容的形象轰然倒塌了!

以后还怎么面对女儿呀!

都怪自己!

江雪神魂颠倒般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着,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怎么和龙儿发展

了这么一段「孽情」?自己孤单一人这么多年都过来了,马上就是「古稀」之人

了还怎么闹出这么一出戏?以后要怎么面对女儿呀?

可是自己后悔吗?

江雪在心里转来转去的问道自己,有一点点担心,就是女儿会怎么看待自己,

更多的则不是后悔,相反还有一种强烈的念头,那就是再多再大的事,都不能让

女儿和龙儿变得不开心,甚至生活出现重大变故,哪怕自己付出再多都可以!

「就算是要离开也行!」江雪喃喃道,一种决然,身子里凛然出一种母性的

护犊一般念头。

「可是自己真舍得吗?」又一种刺痛的感觉充斥了江雪的全身。

如果没有发生过!

如果没有经历过!

自己一直都那么理性那么有控制力,象母亲一样保护着自己的孩子,那是自

己自然会做的,可是,自己毕竟发生了,自己经历了,还能做到这么理性这么有

控制力吗?

恐怕很难了!

江雪有些悲哀的想着!

既然没有人能够象龙儿一样欣赏自己眷恋自己关爱自己,那自己还怎么可以

割裂那份浓浓的情意!

既然没有人能够象龙儿一样带给自己做女人的幸福重温属于身体自然反应的

喜悦,那自己还怎么可以这么决然的拒绝!

既然自己和龙儿都许诺过要让对方幸福一辈子,那自己轻易的放弃会不会伤

了龙儿那颗年幼的心!

会不会?会不会?

江雪一直在问着自己,一会儿是有些甜蜜的回想龙儿带给自己的快乐,一会

儿是要决然的伤心,以至于时间过了多久都忘了,只到屋子门「嘀嗒」被推开的

声音。

************

「不能这样!」在江雪那丰腴身子轰然塌坐在沙发上时,夏韶涵心里的不安

强烈起来。

如果今天自己不提前回到家中,妈妈和龙儿的事情一定会用很好的方式处理,

就象妈妈这个知性女人处理过自己人生中的很多事件那样,自然而然的。

如果自己不近人情的责备妈妈,那怎么对得起妈妈为自己做出的付出,而且

还要断送妈妈未来的幸福。

如果自己坚持「孽情」的不应该,那自己和龙儿的关系又怎么处理吗?那什

么才是自己的「家和万事兴」呀?

夏韶涵的脑海里不断闪现出不同的话语,「应该原谅」,哦,「好象不好吧」,

「要不就心平气和一些」。

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刚才自己不是在梦中寻求仙姑姐姐的帮助吗?

仙姑姐姐不是给了自己建议吗?

自己不是已经在道理上接受这些建议吗?

可为什么一见到妈妈自己还是有些下意识的拒绝呢?

「珍爱' 孽情' ,培育' 孽情苑' !」夏韶涵暗自下决心似的在心里对自己

说,「培育' 孽情苑' 就从妈妈开始了,不能让妈妈消沉内疚下去。」打定主意,

夏韶涵忽然觉得一身轻松起来。

「妈妈!」夏韶涵一个箭步的跨到沙发江雪的面前,依偎着坐了下来。

「涵儿!」江雪的声音依旧怯怯,颤抖着。

「妈妈!」夏韶涵油然的一些心疼,江雪那种惨白的脸给了自己一些冲击,

一定要让妈妈回到那种幸福的样子,夏韶涵暗下决心道:「妈妈,也许你有很多

的想法,也许你下了很多的决心,涵儿要告诉妈妈,女儿只想妈妈幸福!」

「女儿只想妈妈幸福?」江雪下意识的重复一遍,好象听懂了似的,脸上飘

起一丝绯红,马上又白了起来,语无伦次道:「不,不,不可能,涵儿你不会,

不会原谅妈妈的!」

真的不能让妈妈悔恨,否则一切的幸福就变成终身的遗憾了!

「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妈妈!只要你幸福!」夏韶涵激动的拉住江雪的

手臂急切道。

「涵儿,你……你真的……原谅妈妈吗?」心生出一丝希望般,江雪的脸开

始有了红润,怯怯又期盼得望着女儿。

「妈妈,女儿说过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夏韶涵再一次肯定的说道,

「何况妈妈也没什么需要女儿原谅的呀!」

「没有什么?」江雪依旧怯怯的望着夏韶涵道:「涵儿刚才……刚才看到了

……看到了吧……妈妈一想到就羞死了……妈妈怎么可以……」

「妈妈怎么就不可以!」夏韶涵半是打断半是直截了当道。

「啊!涵儿你说……你说……妈妈可以……」江雪半张着嘴吃惊的看着夏韶

涵,那怎么可能?

「妈妈当然可以了,女儿都可以和龙儿发生' 母子孽情' ,那为什么妈妈又

不可以和龙儿发生' 婆孙孽情' ,又没什么条例规定大家可以不可以的。」

「' 母子孽情' 都可以,' 婆孙孽情' 为什么又不可以呢!」江雪喃喃道,

脸更加红润起来,「涵儿,妈妈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和龙儿……龙儿……」

羞羞之下话语难以表达。

「妈妈,这就是' 孽情' !」夏韶涵把江雪的身子往自己身上靠了靠,接着

道:「妈妈,你知道刚才女儿在房间里干什么吗?」见到江雪不吭声的期盼眼神,

夏韶涵接着道:「女儿做梦了,梦到' 太虚幻境' ,又梦到' 仙姑姐姐' 和' 孽

海情天' 了!」

江雪心一动,知道女儿接下来要说的一定是和自己有关系的。

「仙姑姐姐鼓励女儿要培育自己的' 孽情苑' !

仙姑姐姐告诉女儿: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万年修得享孽情!

龙儿就是' 乐' ,'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

' 百事孝为先' ,孝道之' 根' 为' 孝心' ,孝道之' 本' 是' 孝身' !

乱即是孽,孽即是乱,乱情就是孽情,孽情就是乱情,愈乱愈孽,愈孽愈乱!

「哎呀!你的仙姑姐姐说什么呀!」江雪心潮澎湃的娇嗔道,一边细细的声

音叙述一遍刚才夏韶涵领悟的内容,「哎呀!仙姑说的不就是自己这样的吗?难

道涵儿真的被说服了?」江雪想着期盼着夏韶涵的话,心里如小鹿一般「崩崩崩」

跳着,开始畅想起来。

「这次仙姑姐姐真的让女儿明白【好文】【爱的幸福】(卷三)(09)了很多很多,这'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

得共枕眠,万年修得享孽情!' ,妈妈,你和龙儿成就了这一段' 婆孙孽情' ,

原本就应该让我们一起来呵护的,而不是横加指责的!

这' 龙儿就是' 乐' ,'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妈妈,从今天开始龙儿就是

我们母女两共同拥有的' 乐' ,让女儿和妈妈一起分享好龙儿这个' 乐' !

这' 百事孝为先' ,孝道之' 根' 为' 孝心' ,孝道之' 本' 是' 孝身' !

说的本身就是女儿和龙儿不但要' 孝心' 妈妈,还要' 孝身' 妈妈!

这' 乱即是孽,孽即是乱,乱情就是孽情,孽情就是乱情,愈乱愈孽,愈孽

愈乱!' ,女儿想原本就只有我和龙儿的' 母子孽情' ,现在家里又多了' 婆孙

孽情' ,不就是' 愈乱愈孽,愈孽愈乱' 吗!

所以,妈妈,这就是为什么女儿说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没有什么需要女

儿原谅的,因为妈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

「涵儿,你真的是这样以为的吗?」江雪被夏韶涵娓娓道来的一番话说得怦

然心动,如女儿所言,那自己和龙儿在一起,岂不是天大的好事,而且还是水到

渠来的事!

「妈妈,刚见到妈妈和龙儿在一起时,心里确实有些难过,转而一想,让妈

妈幸福不就是女儿和龙儿的心愿吗!妈妈为了女儿为了这个家付出那么多,追求

自己的幸福你说我们做子女的会不支持吗!再说呢,'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妈

妈你可是我们一家的宝贝哦!为了你这个宝贝,女儿和龙儿付出一点也是应该的,

这真是女儿的心里话。」

江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了,心里感动着,为女儿那份「孝心」感动着,原

本有一些悔恨一些担心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虽然很早的时

候就失去了伴侣,但一直陪伴自己身边的女儿和外孙给予了自己照顾和关爱,对

寂寞中的自己是一种欣慰。而今,龙儿这个自己一直心爱的宝贝懵懂间闯进自己

心扉,那种对自己身体的冲击以及唤醒沉睡那么多年的身体反应,让自己的生活

完全改变了,原来「生活可以这么美好的」!

追求龙儿所赐予的,幸福龙儿所给予的,原本就以为是一场可遇不可求的梦

想,没想到现在竟然「梦想成真」了,自己可以拥有龙儿所赐予的,幸福龙儿所

给予的,而这一切都拜女儿对自己和龙儿行为的宽容。

「涵儿……妈妈……」江雪想说谢谢的话可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只是脸红

红的望着夏韶涵,心里依旧不能平复下来。

「妈妈,其实真正要感谢的人是仙姑姐姐,引导女儿和龙儿成了这世俗间不

允的' 母子孽情' ,又托梦妈妈唤起本能的欲求,还巧妙的设计女儿和妈妈在'

太虚幻境' 里会面,接受别样的' 孽情'.」

「嗯,妈妈自然知道要感谢仙姑妹妹,也正是仙姑妹妹的帮助,才有了' 冥

冥之中注定的事' !」江雪感慨着说道。

「妈妈你知道还有一个人你是要感谢的。」夏韶涵故意停顿下来看着江雪道。

「还要感谢谁呀?」江雪想到什么的,心里有些慌慌问道,脸颊不由炙热绯

红起来。

「当然是你的龙儿宝贝咯!嘻嘻!」夏韶涵看到母亲娇羞的样子,笑着说道。

「嘤咛」江雪大羞起来,明知道女儿要这样调笑自己,可不知道该怎么回击,

只好深深的低下头红着脸。

夏韶涵看着江雪,忽然发现什么,一声惊呼,道:「妈妈,我发现你和以前

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江雪理了一下在脸上的发丝,绕到耳后,有些疑惑地看着

夏韶涵。

夏韶涵眨着水灵灵的眸子,嘀咕道:「奇怪。」妈妈哪里不一样,夏韶涵也

说不上,只得蹙起好看的柳眉,盯着江雪,江雪那美丽的脸颊挂着一抹红晕,水

汪汪的大眼睛含着妩媚,头发束着发髻,一身轻薄的睡衣,身材凹凸有致,成熟

女人丰腴的曲线,是那种男人看了都会心动的魅力,为什么不一样?

看着江雪,夏韶涵惊喜道:「妈妈,你的皮肤好像更加光滑了!还有,你眼

神更加妩媚了,说,是不是龙儿的影响?」

江雪伸出玉手,在夏韶涵的额头上点了一下,道:「死丫头,说什么呢?」

虽然已经不怕秘密泄露了,还是忍不住心头一慌。

「嗯!」夏韶涵看着江雪,肯定道:「妈妈一定是受到滋润了,以前我们不

是说过阴阳调和,受到男人滋润,女人就会更加美丽吗?」

江雪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感到有些发烫,白了夏韶涵一眼,道:「你都学

坏了!也不怕把龙儿教坏!」

「看妈妈你现在,精神好了,肤色好了,心情也好了,那全身满面掩盖不住

的春意哟,简直又回到' 鲜花怒放' 的阶段!妈妈这样眉目含春的样子女儿都快

认不出来了!」夏韶涵由衷的赞美道。

「小妮子!你才眉目含春呢!」江雪娇嗔着轻拍夏韶涵一下,「有你这样说

妈妈的吗?」

「真的,妈妈,你现在要出去,外面的人不惊呆才怪!你看你这面容,这肤

色,这欢喜的样子,还有那鱼尾纹都藏不住的春意,哪还有原来雍容、矜持、知

性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刚刚有了心爱的人刚刚经过一番激情的成熟女人样子!

妈妈,你这是' 第二春' 哟!「夏韶涵叽里呱啦的望着江雪赞美道。

江雪既是羞涩又是高兴,「第二春」放在自己这个50岁的成熟女人多少让自

己害羞,但不管怎么样,被女儿夸奖怎么样也有一些女性私下里的满足。

其实不用女儿这么夸自己,自己也能从生活中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一些变化,

比如精神肯定是比以前好了,一天的工作下来,已经不象原来疲倦的感觉,而是

一种很饱满的状态,连科室的小助手们都打趣说自己和她们怎么就象调换过来的

样子,年轻人说累而自己这个50岁的女人还觉着精神好得很呢。

而镜子里看到有时自己都恍惚着,好象是数年前的自己一样,肤色有光泽了,

眼角的鱼尾纹也细微了许多。

难道这都是龙儿的功劳?

「小妮子,人家不是说' 久别胜新婚' 吗?还不快去,快去看你的龙儿!让

妈妈也省省心。」

「那妈妈,女儿进去了。」夏韶涵也很想快点见到自己的宝贝。

「去吧。」江雪挥挥手,一副做母亲慈爱的样子。

************

「哒」的轻声,女儿有些急切的身影消失在卧室门后,江雪不自觉「嘘」的

长出一口气,刚才从卧室里出来的时间里,自己的心情感觉就象坐过山车一样的

跌宕起伏,担心,焦虑,悔恨,期盼,而后又不可思议,怦然心动,最后更多的

是感动,还有一种迫切想要报答女儿的想法。

「小妮子隔了两周多没见着龙儿,自然是想得很咯!」江雪欣慰着,想到刚

才自己催促着女儿进房间,还是有种「投桃报李」的念头。

「涵儿和龙儿在里面……」江雪不自觉的想到,脸颊有些炙热起来,自己在

想什么呀,一个情人关系的母亲和儿子「久别重逢」,你说会发生什么事情。

江雪的脑海里幻出一副光光成熟女人身子和纤细白皙男孩身子纠缠在一起的

画面,「嘤咛」江雪觉得一股热流在自己的小腹和隐秘的穴道里翻滚着,

「嗯……我怎么想到……这些羞人的……」隐约还有种想推开门在门缝偷窥的念

头。

幸好江雪及时的约束了自己的想法,自己不是幸亏还可以和女儿一起拥有龙

儿!

江雪想到刚才女儿跟自己说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脸颊不由得有些滚热

滚热的,自己真的要和女儿一起分享龙儿吗?

天啦!那不是母女共伺一夫吗?

而且这个一夫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小男孩,更是自己的外孙!

如果不「众乐乐」,自己会选择退出吗?

不!不会的!自己怎么会舍得那么一个妙人!肯定舍不得!

那涵儿会退出吗?

更不会了!因为这「母子孽情」的故事还发生在自己「婆孙孽情」的前面,

有什么理由退出呀!

何况涵儿的肚子里还怀着龙儿的血肉!

那真的要「众乐乐」了!

仿佛在镜子里幻出一副画,女人,两个女人,两个成熟丰腴的女人,缠绵着

一个男人,一个个子小小的身子纤细的年纪轻轻的男人,缠绵着,象无数男女那

样在结合着在快乐着在男欢女爱着!

「嘤咛」一声,已是一股热流化作蜜汁从身子里涌出,天啦!自己只是这般

想想,身子里就已经有过一个小小的高潮!

自己还是原来的自己吗?江雪有些迷离的眼注视着镜子里那个成熟风韵的女

人,一脸的红晕,眉角的鱼尾纹似乎都染上了风情。

谢谢你,龙儿!谢谢你,涵儿!江雪忽然有种感动想哭的想法。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