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0166全文完-【2023年11月】【今日最新】

2023.11.19 来源: 浏览:10次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0166全文完-【2023年11月】【今日最新】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0166全文完-【2023年11月】【今日最新】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0166全文完-【2023年11月】【今日最新】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9-8 10:17 编辑

人物:陈枫

女人:王眉、丁丁、媚媚、吴艳艳、贞姐、李思烟

朋友:老张、张强、宋丽(财务经理)对手:王自强(二世祖)。

第一章

在一个寂寞的晚上我接到王姐的电话:「弟弟,想我吗想死我了,一日不

见如隔三秋啊!」

「是吗外面小姑娘多的是,你会想起的这个老太婆」王姐调笑道。

「哪啊,我要姐就够了。姐的小脚功夫让人忘不了啊!」

「死鬼,就想着我的脚!姐的洞不好吗」

「一样好!那洞可水着呢!操起来不费力啊!百草不厌!」我讨好道。

「说正事,有空沒过来接我,我今天加班,晚上人少不安全,让你做护花

使者!」

「姐说了,沒空也要用空啊!等着,就来。你做个财务经理命真苦啊!挂了

啊」

挂了电话后,我就出门开车来到了王姐的公司。上到八楼走了进去,王杰作

为财务经理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我开门走了进去,看见王姐正在低头看报表。

「姐,我来了。」

「自己坐吧,我马上就好。」王姐低着头说。

「你继续。」说着我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之后觉得人清爽了很多。看着王姐

低头的样子,好像整个大奶子全都搁在了办公桌上,鼓鼓的。

我感觉看的不够清楚,于是走到了王姐背后仔细扫了起来。哇喔,王姐上身

穿了一件女式衬衫,下面一条黑色的工作裙,穿着黑丝袜,脚上黑色细高跟鞋,

标准的OL装啊!我喜欢,感觉就是为我准备的,我一下觉得感觉来了,裤裆里

的兄弟开始翘起来了。

手痒啊!看不如做,我站在背后,双手摸上了王姐的两个大奶子,手感超好。

「別鬧,我在做报表。」王姐被我袭胸后说道。

「姐,你辛苦了,小弟慰劳慰劳你!」我不知廉耻的说到。

「死小子,你这么摸我我怎么幹活」

「我摸的是胸,又不是脑子,你做你的呗!」

王姐看着我一脸贱样,知道说也沒用,也就不啃声,低头赶紧做报表。我看

到王姐已经默许,双手继续在衬衫外揉了起来,不停地捏着两个圆球。觉得不满

足后,手解开了纽扣,直接伸进了黑丝胸罩内,零触摸的感觉就是爽啊!还不是

捏一下奶子上的乳头。

「死鬼,磨好了吧爽了就跟我走吧。」过了一会儿王姐合上报表,满脸嫣

红的问道。

「走现在你的活幹好了,轮到我了!姐今天穿得这么合我胃口,怎么也要

幹你一炮。」

「死鬼,想幹炮可以,回去让你幹个够,这是办公室啊!」

「这么晚还有谁啊再说你是独立办公室,我去把门反锁了,我们在这里操

穴吧,我从沒试过,来吧!」说着我不等王姐反应就吻上了她的嘴唇。

王姐瞬间像是被触电了,虽然我们偷玩2-3年了,但王姐一碰上我的吻仍

然会马上当机,任我胡来。我自然要把握这么好的机会,嘴上亲着,不停地吸吮

着王姐的小舌头,手上也不慢,解开了衬衫上的所有扣子,脱下衬衫。穿着黑丝

奶罩的上半身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真美啊!姐你的大奶子怎么这么让我着迷啊!你看,多么挺啊!又圆又

大!乳头粉红,贊一个!」

「喜欢吧!她是你的,这几年被你揉的大了几个罩杯,爽死你!」王姐也来

了情绪,骚浪的说道。

「喜欢,不过我更喜欢你的黑丝小脚!」我回道。

「死鬼,就知道喜欢我的脚。想要就让姐姐先爽了!」

「遵命!」说完我把脸凑上王姐的大奶子,把乳头含在嘴了,不停地用嘴吸,

再用舌头舔大奶子。手也沒閑着,伸进王姐的黑蕾丝内裤中,手指摸着阴蒂,只

一会儿王姐的淫水就流了出来,弄得我满手都是!

「好弟弟,你摸得姐好痒!好舒服!啊……」

我听着王姐的淫叫,像是得到了鼓励,一把将王姐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头

下移,将嘴凑上了嫩穴,用嘴含住了两片阴唇,不停地嘬着,舌头伸进嫩穴内,

舔着里面的肉。

「啊,我受不了了。弟弟別舔了,姐今天沒洗,髒!」我姐说道。

「沒事,姐的洞不髒,我就喜欢姐骚穴里的骚味,让我鸡巴直翘!我要喝你

的淫水。」

说着我继续舔着王姐的骚穴,不是还用舌头舔一下阴唇。

「不行了。我要死了。」王姐被我舔的爽死。

我看王姐已经差不多了,于是自己解开裤子,三秒内脱光,露出了硬邦邦的

大鸡巴,足有17CM,龟头涨的通红。正对着王姐的骚穴。

「好弟弟,现在姐先给你」咬「一下!」王姐看着我肿了半天的大鸡巴,不

忍的说到。

接着蹲下,毫不犹豫的张开小嘴将我的鸡巴吸了进去。

我感觉鸡巴进了一个温暖潮湿的空间,一下子爽得直哆嗦。我姐看我受用,

朝我抛了几个媚眼,接着用舌头舔起了我的龟头,不停地绕着冠状沟打圈,这技

术不是盖的。之后吐出鸡巴,伸出舌头用舌尖对着我的马眼不停的挑拨,同时摩

擦包皮和龟头连着的哪根筋。

我操,这技术,是个男人都受不了。我准备行动了,否则再等下去,沒进洞

就要缴械了。

于是我把王姐拉了起来,让她坐在桌子上,分开双腿,把骚穴对准我的硬鸡

巴。我扶着鸡巴,先用龟头磨起阴蒂,王姐被我磨得直叫唤。「怎么了姐不舒

服吗」我故意问。

「死鬼,快插进去,我受不了了!」

「插什么啊我不明白」

「死人,你还折磨我。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骚穴内,快点给我止痒啊!」

「嘻嘻,老婆,我的鸡巴大不大啊想不想被我插啊」

「死鬼,还不快点,姐姐的淫水都快淌到地上了。」王姐急着说,一遍还伸

手抓住我的鸡巴向自己的穴里塞。

我看王姐已经急不可待了,于是一挺腰身,「滋」一声,17CM的大鸡巴

全都进了嫩穴内。只感觉鸡巴被一团又湿又热的肉裹住了。

「啊,你慢点!死人,龟头这么大,一下子塞进去,姐怎么瘦的了」

「不好意思啊!那我不动了,休息休息!」我故意说道。

「我说你故意的吧,快给姐姐动啊!你想痒死我啊!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操姐

姐的嫩穴,姐的嫩穴需要你的大鸡巴!」王姐看我不动急道。

「你个骚货,鸡巴一进洞就急!快叫我老公,否则……」

「好老公,你快插你的骚老婆吧!骚老婆的小穴痒死了,等着老公的鸡巴操

呢!」王姐什么也不顾了,这时就想我操她。

「好嘞,老公来了!」说完,我再次一挺腰身将鸡巴深深插进王姐洞内,接

着马上拔出来,只留个龟头在洞里。开始用起了九浅一深的方式,不停地插着王

姐。看着王姐的阴唇随着我的每一次抽查翻进翻出,还带出了一点穴内的嫩肉。

「啊……啊……老公,快点用力,你操的老婆好舒服!我的穴穴好舒服,你

看老婆的淫水都抹在你的大鸡巴上了,你舒服吗老婆在夹你的龟头!」王姐淫

荡地说道。

「老婆,快点夹!操了你几年你的穴还是这么紧,快把我的鸡巴夹断了。我

的龟头还舒服,又麻又痒!你看我的鸡巴上一层你的穴水,亮光光的!」我说着

任然不停地操着王姐。

王姐听到我的话,忍不住向我的鸡巴看去,果然鸡巴湿湿的,包着一层逼水。

「老公,你好棒,你看你的鸡巴把人家的淫水全都操出来了!再快点,我马上要

高潮了。」也许是环境的因素吧,王姐的高潮来的特別快。

我听了后,知道王姐的高潮将至,于是加大马力开始每次都狠狠插到洞底,

完了又全根拔出,仅留个龟头在穴内,接着又马上撞到底,每次到底时,两个卵

蛋还拍在王姐的嫩穴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老公,我不行了,我要来了,爽死我了!」这是王姐高叫道。

我感到我姐的嫩穴一次次加紧我的鸡巴,就像要把我夹断一样,两条黑丝腿

勾着我的腰紧紧不放。之后人就躺在桌子上,全身无力。

「老婆,爽了吗」我暂停运动,一边揉着她的大奶子,一边问。

「老公,你太厉害了,把人家操得死去活来,你摸摸我的穴,流了多少水」

我听后伸手一摸,哇,满手的穴水,滑腻腻的。「老婆,你爽了,我怎么办

啊」

「老婆给你口交吧,让你射嘴里。」王姐虽然无力,但直到这时必须让我射

出来。

「算了,你还是躺着吧,我要你的黑丝脚,你懂得!」

「死鬼,又想足交了吧姐的黑袜不知道被你糟蹋的几双,每次都射在黑丝

上,量还这么大。」王姐白了我一眼说道。

「好老婆,你满足我吧,你都这么爽了!」

「想要自己来,不过等会射精时你要射在我的穴里。」

「内射啊!我喜欢,怎么乖老婆的嫩穴想吃浓精了」我笑道。

「是啊!谁让你操我十次就此射在丝袜腿上」

「好吧!」说完我抓起两条黑丝腿,把腿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把脚放在我

的脸上,一股淡淡的皮革味随之而来。我伸出舌头开始舔起了王姐穿着黑丝的脚

底,又把脚趾一根根的含了一遍。

「別,老公,髒!」

「傻老婆,你的小脚我怎么会觉得髒呢她的是我的最爱!」我深情地说。

王姐像是被我瞬间感动了,让她明白我对她不止是性,还有浓浓的爱。否则

一个男人怎么肯为女人舔脚呢何况还沒洗!

王姐把脚伸向了我的鸡巴,双足夹住我的鸡巴,开始上下捋动起来,嘴里说

道:「老公,我爱你!现在老婆用自己的脚让你舒服!以后我天天穿黑丝给你看,

你想要就可以直接操我。」

王姐充分发挥自己的足交技术,一只脚揉着我的鸡巴蛋,另一只脚分开脚趾

夹住我的包皮和龟头的结合部,不停地上下搓弄。之后又把我的鸡巴从大腿上部

的丝袜的根口塞进去,让鸡巴贴着大腿肉摩擦黑丝。

我被搞得受不了了,鸡巴越涨越硬,王姐似乎看出来了,问:「老公,是不

是要射精了」

我急促的说到:「是老婆,快要射了,你的黑丝脚太厉害了!」

「快,插进来,动几下射进穴里!」王姐说道。我已经沒空说话了,自己抓

着王姐的黑丝脚紧着鸡巴套动着,就在射精前的几秒,我放开黑丝脚,将鸡巴对

准嫩穴,王姐也很配合,双手分开了阴唇露出了小洞,「滋」一下,鸡巴全根进

入。嫩穴我又来了!

我开始勐烈抽查起来,短短十几下后,我精关大开,马眼一张,一股股浓精

全都射进了王姐的嫩穴内。这泡精射的真是舒服啊!王姐也被我射的全身抖了抖。

「好老公,舒服了吗老婆的穴夹的你爽吗你看你的豆浆全都从我穴里流

出来了,好多好浓啊!」王姐说着还用手摸了摸骚穴口,沾了满手的淫水和精液。

「太舒服了!老婆你的嫩穴简直是传说中的名器啊!吸得我龟头只想出精!」

我喘着气回道,手还不停地在王姐的黑丝腿上摸着。

「喜欢吧!还有更好的!你行不想听」

「哦,什么」

「记得丁丁吗」王姐问。

「谁」

「我女儿啊!你同事。」

我突然听到这个名字,一下子让我回忆起了和王姐相识的瞬间……

故事还要慢慢的从头说起!

我所在的公司办公楼是一幢高层写字楼,里面有十几家大大小小的公司。我

所在的公司在写字楼的18楼。熟女所在的公司在写字楼的12楼。

我和熟女认识是非常戏剧性的!

熟女叫王眉简称王姐。熟女的女儿简称小丁。

认识王姐是非常戏剧性的。早晨开车去上班,在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库。看到

前面一个宝马3系在倒车入库。我在车子的后面停住,等其倒车入库。开车子的

技术可能比较一般,几次沒有进去,要来回反复的调整车子的位置。

我感觉有些不耐烦,就按了一下喇叭。宝马车停了一下,我下车准备帮忙的

时候,宝马车启动了。只听一声碰的撞击声。宝马车车尾毫不犹豫地撞击在我的

车头的右面。

悲剧了!

看到出车祸,宝马车的司机走下了。居然是一个女司机。我释然了。一个熟

女。大概35岁左右的样子。穿着职业套裙。

熟女一下车就是连声的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好意思了。

车子都有保险,也沒有必要打110,商定一起去附近的机动车检验点去定

损。

双方留下了手机等联繫方式。我也加了她的微信。

到了中午午饭时间,我看着她说,一起去吃还是熟女说,我请你吃饭,耽

误你时间了。

我说还是我来请客吧。

附近吃饭,聊天。

开心中!

王姐有一个火爆的身材,

一对爆乳仿佛要挤破文胸。唿之欲出!

我喜欢。

聊天中,得知王姐离异。

王姐的女儿在上大学,平时只有週末回来。平时是王姐一个人居住。

我心中暗喜。

看到王姐成熟的笑容,我心中暗想,王姐告诉我这些,不会有故事吧。

我按耐住蠢蠢欲动的心思,柔声陪着王姐聊天。

因为动了心思,我就刻意陪着王姐说一些逸闻趣事。

看到我和王姐谈笑风生的样子,不知道的可能以为我们是老朋友在聚会,谁

会想到,我们是刚刚认识的朋友。

时间飞逝,我和王姐恋恋不捨地分別,我开车去了4S店修车。因为,我有

了王姐的手机号码和微信号码我比较放心。

特別开心的是王姐居然和我是一个办公楼工作。

更开心的是,王姐一个人居住。

在4S店休息室看电影的时候,

我脑海中幻化出——

我无耻地硬了!

沒有想到,微信提示音响起,我看到居然是王姐主动给我发资讯,对于今天

上午的车祸道歉。我再一次安慰王姐。

一来二去,我们开始聊其他的。

热聊中王姐居然邀请我晚上,她请我吃饭。

我有些热热地感动了。

看到王姐的好客,

我心中暗喜,王姐有些骚!

我也属于蛮骚性的,表面上沈静如水的时候,其实内心已经波涛汹涌了。

想到王姐晚上的约会,我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轻声低哼着我喜爱的歌曲。

我在4S店焦急不安地等待着。

我不时地看着手錶,恨不得现在就是去和王姐吃饭的时间!

在4S店时间过得非常的慢,车子也沒有我想像中那么快修好,我无聊的坐

在休息室的按摩椅上,对于马上要发生的事激动不已。其实我也三十出头了,在

公司也算做到了投资部门经理。之前谈过几个女朋友,也和她们上过床,不过那

些青涩的记忆其实并不能满足我这样一个马上要熟透了男人的心。

? ? 尤其最近刚和女友分手,自己处于感情和身体的空窗期。又这样送上门来美

味我自然不会放过。这样迷迷煳煳的已经接近下午四点,4S店的客户经理通知

我,车已经修好可以提车了。

? ? 我说知道了,挥手看了一下微信,看到几天未读资讯,一条就是王姐的,她

说地点在黄浦江边上的一个会所,她定了一个日式的包间,位址什么都发了过来,

还说,她公司有点事可能会晚点到,时间定在晚上8点。

我看时间尚早,今天也不高兴进公司了,于是开车就回到家里,先洗个澡,

调好鬧锺,睡了过去。迷迷煳煳中我看到王姐,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先是好像和

一堆人在谈业务,突然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下王姐和我,她很主动的,把套装脱

了,露出丰腴又傲人的身材,上身紧紧包裹在白衬衣内,两个玉乳唿之欲出,下

面就穿了一条肉色的丝袜。透过丝袜我似乎可以触摸到两腿之间那被丝袜覆盖的

神秘洞穴。就在我想进一步探寻的时候,鬧锺响了。这时我砸鬧锺的想法都有了。

我人醒后发现口水都把床单弄湿了一片,下面更是硬如钢铁。不不仅苦笑,心想

看来男人那里是不能离开女人。

我看时间已经不多,穿着得当后,下楼开车,往那个会所开去。到了会所的

地下停车场,我看到了王姐的那辆宝马三系已经停在了那里,心里不由的悸动。

当下就直奔电梯,报出了包厢的名字后,服务生直接把我带到了那间,日式

包房,我看到包房门口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服务生轻叩木门,然后拉开了木门,「先生请。」

? ? 我看到一个风姿绰约的身影站在窗前,听到我到了,她回过头,「请坐吧,

不好意思,那么晚还让你出来吃饭。」

「沒关系,我平时也是这样。」其实这个时候我的心思,已经想把她搂在怀里了。

? ? 这个时候服务生,进来上茶,并问我们想用点什么。王姐看向我,我说你看

着点吧,我都行。于是王姐飞快得在PAD上点了起来。

? ? 沒一分钟就点完了,看来她是这里的常客。

? ? 她问我是否陪她一起喝点清酒,我本来想以开车的理由拒绝,想到她也开车

过来,我就沒好意思说:「小酌怡情。」

? ?这时我看着她正

眼带桃花的看着。我才知道有点说错话了。

很快服务生就端上了一盆慢慢的刺身,有各种海鲜,同时还帮我把清酒热过

后端了上了。服务生退出后,她帮我斟满酒杯,端起酒杯,「今天姐给你你赔罪,

我先干为净。」我自然也不能怂了。于是乎两个人边聊边喝,吃着美味的海鲜。

王姐说:「想你这个年龄应该好好补补。来吃海胆」。我知道王姐话中有话,

于是说道「身边沒有女人,补了也白补」「哦,怎么会我看你一表人才,应该身

边不缺女人」,我叹了口气,「刚和前面一个分手几个月,最近忙,周围也沒什

么合适的」「別急,王姐帮你留意着」我这时不经意的拉住了王姐的手,两眼色

迷迷的看着王姐。王姐有点含羞的望着我,我一把把她拉倒我身边,然后上下起

手,我看王姐也沒有抗拒的意思,所以胆子就更大起来。

王姐其实虽然有35左右的年纪,其实保养得还是相当不错的,皮肤紧致细

白,五黑的长髮,卷成波浪,凤眼如丝,两颊微红,红唇如蜜,身着丝质衬衣,

衣领张开,已经可以看到深深地乳沟,下身是黑色包臀裙,紧紧裹住翘臀,下面

是肉色的丝袜。看上去顶多30出头。

可能是到了微醉的状态,我也不顾是在饭店了,上去就把王姐扑倒在榻榻米

上,身体压在她的身上,双唇压在王姐的双唇上,开始吸允王姐的口水,舌头尝

试着深入王姐的口腔,开始她有些抗拒,紧咬牙关,但架不住我的死缠烂打,两

条灵舌想好缠绕,纠结,追逐。分享着彼此的津液。

对于我这样一个几个月沒有碰过女人的男人来说,王姐是最肥美的猎物,我

的手刚解开她第一粒衬衣的纽扣,王姐那对硕大的玉乳向着向着缺口涌来束缚

已久希望重获自由般的快乐。正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把我和王姐一下

子从浴火之中拉了出来。王姐坐回原位,理了一下衬衣。服务生随后拉开了们,

为我们上完最后一道菜的同事,似乎用诡异的眼神扫了一下我们。王姐此时的脸

更红了。随口道:「结帐。」我们匆匆的把面前的食物吃完。就结帐下楼。

一路上,我紧紧搂着王姐,她也顺势偎缩到我的坏里。「想去哪儿」,

「回家!」。王姐好奇地带着一双渴望的眼睛看着我。「一起去我家吧,我现在

一个人住,就是家里有点乱」。王姐含羞得点点头,今晚我们车是不能开了,我

扬手叫了一脸计程车。「沿江路两江社区」,司机快速的开动了车子,我和王姐

坐在后排,相互依偎着。我搂着王姐,一只手伸向了王姐的大腿内侧,王姐下意

识的夹紧了双腿,同时嘴巴向司机方向努了努,意思是司机会看见。我貌似理解

了她的意思,抓住她的手往我已经坚硬无比之物摸去。当王姐接触到我的宝贝时,

脸上呈现出一副又惊又喜的表情。

话说我的宝贝虽不是神器,但也征服过很多女人。这点我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尤其当前我的浴火正盛,坚硬而巨大。我鼓励王姐拉开我的裤链,让她的玉手在

隔着我的内裤,来回的搓揉。我的手也顺势摸到了她的裙底。王姐今天肉色的裤

袜了,穿了一条相当窄小的三角裤,虽然不是丁字裤,但当中部分也差不了多少,

深深的嵌入到肉缝之中,我摸上去,已经有潮湿的感觉,想必刚才她已经动情。

计程车穿行在夜色中,两边的灯光也越来越稀少,我住的两江社区,是处于

市郊的高档社区,周围环境相当安静,而且紧靠在江边。不一会车就停到了我的

楼下,我付完车资,楼者王姐进入大厅,按了楼梯,进入楼梯后,我按了一下1

0楼,电梯门自动关上,王姐一把楼主我的脖子,对我又亲又啃。我也相当的投

入,尤其是下面的宝贝,更是不自觉得顶到了王姐的两腿之间。叮的一声,电梯

很快到了十楼,我打开门和灯,把王姐让进房间。关上门,两个人很快地便倒到

沙发上,热吻起来,这个时候,我再也不用顾忌什么了,粗鲁地脱去王姐身上的

小西装,几乎用撕的扯开了衬衣的全部纽扣,一对D以上的蜜桃呈现在我的面前,

王姐解开背后小马甲的搭扣,上身已经完全赤裸。我也毫不客气的,用嘴吸允蜜

桃上的葡萄,此时王姐的乳晕粉红,不断扩大,就算是绽放的喇叭花,花心的葡

萄也挺立起来,我则像饥饿的婴儿左右来回吸允着乳头,我边吸允着边擡头看着

王姐的表情,也许是我太用力的缘故,她表情略带痛苦。

我结束了吸允,自己也感到了自己的失态,大口的唿吸。我问王姐是否去沖

个凉,她说好,并当着我的面把剩下的包臀裙,和丝袜高跟也脱了。我则在沙发

上欣赏欲女的裸体,王姐果然保养的很好,身材高挑,前凸后翘,两条修长,如

果年轻十几岁绝对是模特的好材料。

在我面前挑逗的转了个圈后,一扭扭地进去浴室。我趁机把房价理了一下,

把王姐换下的衣服都叠好放在沙发上,并拿起那双肉丝,闻了又闻,一个体香沁

入我心扉,让人心跳加速,也是这就是熟女的味道,而今天在我面前又是这样一

个极品熟女。

我从酒柜拿了一瓶MUM和两只香槟杯,放在落地窗前,打开窗帘夜色的江

景出现在我的面前,天上还有一轮弯月。这个时候我听到里面的水声停了,我递

进去了一双开裆的黑色丝袜,和我的大白衬衫。我很喜欢女人穿成这样。王姐也

很理解我的想法,穿这这样一套出来了,显得既清纯又性感。

我给王姐倒好了香槟,和她碰了一下杯,我说也要去沖个澡,让王姐一个人

先欣赏江景休息一下,王姐随即便在贵妃椅上,躺下。我的前女友,也特別喜欢

躺着看风景。

我很快的便把自身洗个干干净净,穿上白色纯棉的团裤和背心。这样可以充

分现实出我的身材和力量,当然下面那个家伙也是欲包不住。

我拿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和她聊了一会这房子的好处后,王姐开主动了,

她让我站在沙发前,她坐着帮我口。这让我惊喜若狂,因为我之前的几个女友,

几乎都不愿意为我口,王姐那么主动,我真是非常开心,把已经硬得不能再硬的

宝贝拔出来,王姐一口就含住,开始吞吐起来开始是龟头,王姐认真的舔着龟头

的表面,然后的宝贝的侧身,最后整根含住,我的宝贝自信还是很大的,顺势就

往她的喉部插去,王姐开始显示本能的噁心,想往外推,怎奈何我不停的深入,

渐渐地她适应了这种感觉,喉咙反而往里吸了。

? ? 搞得我舒服极了,整个鸡巴被王姐的嘴巴包裹这,前部已经进入了她的喉咙,

慢慢的我开始前后抽插起来,伴随着王姐口中的啧啧声,我鸡巴的感觉欲火上涌,

沒有五分锺,一个沒有控制住,我的体内一股沖动,蓬勃而发,直沖向王姐的喉

部,她可能沒有准备好,被我浓稠的精华呛到了喉咙,不停的咳嗽起来,我联忙

拔出我的鸡巴,我可不想被她牙齿误伤。

? ? 等王姐的咳嗽平复下来后,我歉意的望着她,王姐却丝毫沒有不满,扶起我

的鸡巴用嘴巴和舌头帮忙清理起来。

我说「很久沒做了,所以沒有控制住」「沒事」。为了弥补我的歉意,我把

王姐放在沙发上,我自己跪着地上,把让她自己把双手勾住自己的双腿,呈M字

装,这样王姐的私处已经清晰的呈现出来,王姐平时很注意干净,虽然由于年龄

的问题,两片外唇已经颜色发深,但里面的嫩芽还是粉粉的,看来王姐虽然骚,

也不是那种漤交的女人。鲍鱼周边沒有杂毛,出来上面有一小撮整齐的毛毛,一

看就是平时一直注意整理的女人,我低下头,开始为王姐口,我姐很惊喜的看着

我,我的舌头一接触到王姐的双唇,从王姐的喉咙深处发出长而低沈的呻吟,我

的舌头开始随意的游走,吸允这前面四溢的淫水,淡淡的,有股清香,有一点咸

鲜,真的和鲍鱼颇为享受。我舌头开始逐步地深入,模拟这鸡巴的抽插,这时候

里面是酸酸的,四周是光滑的肉壁。随着我的动作加快,我姐的身体,开始逐步

收紧,我能感觉到她有点微汗,「舒服,太舒服,嗯,不要停,不要……停。」

我知道王姐开始进入高潮的前期,我动作加紧,不断的舔舐她的四壁,尤其是那

个女人最舒服的位置。

? ? 突然,王姐的身体一抽,口中发出一声响亮的长啸。同时我的舌头感到,她

身体的抽搐,伴随着抽搐是一股热流从里面涌出。王姐射了,其实女人不是每次

都能射的,如果女人能射,说明她这个时候身体一定舒服到了极点。同时王姐那

两条黑丝大长腿,也抽搐起来。

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下面那个玩意,在一波高潮的疲软期,已经过去,现在

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我站起身来,把重新昂头的宝贝,插入王姐的神秘洞穴之中,

刚刚还在高潮中的王姐,被我这个一插入,由于前面的折腾,王姐此时下面已经

湿成一片汪洋,我胀大的鸡巴马上堵上了,那即将流幹的小溪,只听到耳边啪啪

啪啪的声音,不断沖击这我和王姐,王姐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处于疯掉的状态,抱

着我得腰,使劲贴近我,这样我的丈八蛇矛枪可以,顶到最深处,我三浅一深,

逐步加快的抽插的节奏,同时把她的玉足,拿到嘴巴,开始吸允王姐的黑丝美脚。

我的口水逐步沾满的王姐脚上的丝袜。下面的鸡巴工作本沒有停止。我的速度越

来越快,感觉两个人的身体不断地在撞击。这样差不多5分锺后,我的鸡巴再次

沖动,一股热流射往王姐的身体深处。王姐的口中不断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

一阵急风暴雨之后,我们两都瘫软下来,我的双手还在王姐身上抚摸着,尤

其是那对玉峰和丝腿。王姐也非常享受着我的抚摸,我知道,女人的高潮褪去后,

喜欢男人的爱抚,这样的心理满足感不亚于高潮的那种兴奋。我们继续喝香槟,

聊天。

我对王姐说:「姐,你的腿真美!」一边说着一遍不停地摸着王姐的黑丝腿。

王姐看了我一眼娇声说:「死鬼,是不是有什么怪癖啊跟姐说,姐说不定

会满足你哦!」

我听了之后眼睛亮了起来,但假装不好意思说:「那啥,就是喜欢你的腿呗!」

「死样,还不承认。射完精后你的手离开过我的腿吗」

我听后干笑了几声:「瞒不了姐啊。我看到你的黑丝腿鸡巴就硬!」

「老实了吧,刚操我的时候不停地舔脚我就知道你喜欢丝袜脚。怎么样,最

喜欢女人穿什么颜色的啊」「黑丝啊!就像你腿上穿的一样!刚真想射在你的

脚上!」

「那可不行,第一次怎么都该留在老娘的肚子里!不过以后我满足你,想射

多少让你射多少!」

「真的啊姐我还怕你说我变态!」

「这有啥,男人喜欢黑丝脚正常。你看我的脚怎么样」

我激动的回道:「不大不小,36码,我的最爱!正好能夹住我的鸡巴!」

「你小子露陷了吧说了半天还想让我给你足交啊!」

「嘻嘻,好姐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啊从来只有看过,自己沒试过,心里

痒死了!」

「死鬼,给你足交沒啥大不了的,不过以后一定要让我的小穴爽啊!別让我

小脚吃了精后,下面的小嘴饿了!」

「姐,你放心,以后我肯定在你脚上射一股,再在你嫩穴内射一大股。就怕

你的嫩穴装不下我的豆浆啊!」

王姐骚媚的说:「我就是吃死也不怕!不过你这小冤家刚才射了真不少,足

足八股浓精吧!鸡巴拔出来后,精水全都从穴里流出来了,粘了姐一屁股。姐要

是不避孕准怀上!」

「那是,我的精可是又多又浓,喜欢吗」我一遍摸着黑丝脚一边问。

「喜欢,姐真喜欢你的浓精。射的时候感觉鸡巴在姐穴里一跳一跳,龟头大

了一圈,把浓精射进子宫里,爽得姐淫水直流!冤家,你的鸡巴又粗又大,特別

硬,操穴真来劲!」

我被王姐的淫话刺激的不行,下边的鸡巴又开始翘了起来还不自觉地开始摸

起了龟头。王姐看着我的动作,头慢慢伸了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怎么了弟弟

是不是又想操姐姐的嫩穴了你看你鸡巴都开始翘了。姐姐的穴还沒湿呢!」

「这个骚货!」我心想道,说上却说:「好姐姐,你可真够诱人的,说起黄

话来真勾人!弟弟本来软下的东西被你挑逗得又来劲了!」

「拉倒吧,自己心里想着让我给你穿黑丝足交就翘了,还说姐姐我挑逗你。

你要是不说实话,別想用姐姐的小嫩脚!」说完还擡起黑丝脚,在我面前张开了

五根脚趾。

「嘻嘻,瞒不过姐啊!弟弟想用姐的黑丝脚了,不知道姐同意否」

「酸个什么劲想用就自己拿吧,谁还碍你事不成」

「自己弄要什么意思要的是姐的配合,好不好嘛!」说完我张开嘴含住

了王姐的乳头,还嘬了一下。

「好啦,谁让姐心软。你等着姐用脚帮你射出来。我先去换双袜子。」说着

就站了起来。

「好姐姐,你换什么袜子啊这双不是黑丝吗」我不解的问道。

「傻子,这双比较厚,等一下捋你的大鸡巴你会不舒服,姐换双超薄的。」

「真的吗太棒了!我帮你穿吧!」我兴奋道。

「死鬼,还不快跟我来。」

我就像听见了圣旨,于是跟在王姐后面。只见王姐拉开了衣橱,指着一堆丝

袜说:「自己选吧,要薄的哦!」

我急忙翻了起来,终于找到了一双超薄黑色长筒丝袜。拿在手里对王姐说:

「姐就这双了,你看怎么样」

「傻样,还不给我穿上。」说着伸出了双腿。

我走了过去,先将王姐腿上的黑丝退了下来,然后再将手里的长筒黑丝慢慢

的套在王姐小脚上,一边往上套一边不停地摸,最后实在忍不住把王姐的小脚含

在嘴里,用舌头舔遍每一根脚趾。虽然还隔着丝袜,但別提有多美了。

「死鬼,还不坐下,你看你的鸡巴,硬的根铁棒一样,龟头都紫了。姐赶紧

帮你放精水出来,否则卵蛋都要炸了。」王姐骚浪的说道。

「好姐姐,你快来吧!」我听后急忙躺在床上,鸡巴朝天翘。

王姐看我躺好了,就伸出双足,用两只嫩脚夹住我的鸡巴开始套弄起来。把

我爽的魂都飞了。第一次被美女足交,快感如潮。

王姐看我一脸享受样,于是将大脚趾分开夹住我的龟头,上下捋动着,脚趾

间的丝袜不停摩擦着我的冠状沟,瞬间我感觉全身酸麻。

「快,王姐,再快点!我的鸡巴好痒!」我一边说着一遍忍不住抓起王姐的

另一只黑丝脚放进嘴里,舌头不停的舔着黑丝脚,吸吮着脚趾。

「死鬼,痒死我了,再不放开我就不给你弄鸡巴了,憋死你!」

「別啊,王姐!我不舔了,你快夹我的鸡巴,让我射精!我龟头涨死了!」

「急死了个小样!」王姐妩媚地说着。小脚却不停地捋动着我的鸡巴。过了

一会,王姐把一只黑丝脚往下移了点,开始揉起了我的两个卵蛋,还用脚背不停

摩擦着。爽的我鸡巴不停地一跳一跳。

「姐,你技术太好了,爱死你了!」

「你是爽了,我怎么办啊你看我的小穴,水一塌煳涂啊!你先用鸡巴捅我

几下让我爽爽吧,否则人家不给你足交了。」「行。」说着我坐起来,伸手摸了

一把王姐的小穴,果然一手的淫水。两片阴唇早就分开,露出了一个红色小洞等

着我的鸡巴钻进去。

接着,我操起王姐两条黑丝腿架在我的肩上,将下面的骚穴对准我的大鸡巴,

腰身一用劲,「滋」一声整根鸡巴全都插进了骚洞内,开始「九浅一深」地操起

了王姐。

「弟,快用劲,把鸡巴全插进了,姐洞里痒!」王姐不停的发着骚「好弟弟,

快把大龟头顶进姐的子宫里,让姐高潮!姐洞好痒啊!」

我听着王姐的淫话哪还忍得住,不停地操着王姐。每一次盡根插入,拔出来

时就留个龟头在骚洞里。两个卵蛋不停地拍打着王姐的骚穴。「啪啪啪」直响。

「好弟弟,你真会操逼。把姐的淫水全都操出来了,姐要高潮了,快点,快

啊!」

王姐说着还翻起了白眼。

「爽了吧好姐姐,以后还让我操吗说,不说不操了。」

「让你操,好哥哥,以后你想操就操,直接趴我裙子就行!姐高潮了!」

「我还沒射怎么办」我看到王姐已经爽的高潮了对她说道。

「好哥哥,你想怎么样啊姐姐洞都麻了」王姐讨好的问到。

「还用说,黑丝白穿了啊帮我足交到射精呗!」

「死鬼,还惦记着我的脚啊!行,让人家这么爽,一定帮你弄射!」说着王

姐擡起双脚,继续用丝袜脚夹着我的大鸡巴上下捋动起来。

「爽啊!我看着这双小脚心就痒!宝贝,一只脚快弄我的卵蛋。」我命令道。

我姐听了后也想让我快点出精,一只黑丝脚开始摩擦我的两颗蛋,另一只摩

擦我的龟头。「弟弟,怎么样姐的足交功夫不错吧,快把浓精射给姐,姐想看

你射精。」王姐为了让我更爽,不停地说着黄话。两只手摸着自己的奶子。

我被勾的不行,问:「好姐姐,你想让我射哪儿啊」

「姐姐的黑丝脚等着弟弟的浓精,快点射在姐的脚底板吧,射出来,別憋着

了!姐要看你射精,一股股的射在姐黑丝脚上。姐足交爽死你。」王姐淫荡的说

道。

「骚货,哥哥马上要来了,快点夹我的鸡巴,捋的再快点。」我急忙说道。

王姐也不回话,知道我已到了紧要关头,于是加快双脚的速度,不是还用脚

跟磨我的卵蛋,爽的我全身乱抖。

这时我感觉浓精就在马眼口了,急忙抓起王姐的两只黑丝脚,一只手握着鸡

巴开始自己捋,把龟头对准黑丝脚心,瞬间一股股浓精全都射在了两只黑丝脚上,

量特別大,把两只黑丝脚全都射湿了。

「好弟弟,爽了吧。看看你射了多少,这要是都进了姐的小穴都装不下啊!」

王姐看着满脚的浓精说道。

「骚姐姐,爽死我了,原来足交这么爽啊!我爱死你的黑丝脚了!放心以后

你的骚穴有的是浓精吃,吃到你吐!」

「姐等着!」说完还要黑丝脚磨了磨我射完后的鸡巴。

就这样王姐成了我的情人,一转眼三四年过去了。期间王姐的老公出车祸死

了,对方赔了一大笔钱,王姐母女算是衣食无忧了,可怜那个死鬼,老婆转眼跟

人跑了。

想到这里时,我突然被王姐的话打断了思绪:「死人,你想什么啊问你呢」

「你说什么丁丁啊很漂亮的小姑娘,温柔可爱,谁不喜欢啊」我回道。

「喜欢就好,说真的,我想把她介绍给你,你怎么看」

「什么」我一下子蒙了,措手不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