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2023年6月】让老闆娘受孕

2023.06.05 来源: 浏览:55次

让老闆娘受孕

我在一个杂货小店裏做跑腿当临时工,也就是什么都得做。

店裏除了我这个『奴隶』之外,就只有老闆和老闆娘。他们就住在店的楼上,所以店裏往往到晚上十点多左右才打烊。

老闆快六十岁了,忠厚和气,很好相处。他非常的瘦小,爱讲话、更爱喝酒。平时在店内时就已经偷偷喝上好几杯,傍晚时刻更是经常熘出去和老街坊喝上几杯,沒喝到够是不归的。

老闆娘是老闆六年前从大陆福建省娶回来的老婆,结婚至今都沒有子女。老板娘其实不大,今年才三十岁,年龄整整跟老闆差別了三十年左右!她的脾气跟老闆刚好相反,泼辣又小气,不是差遣我做这,就是要我幹那的。要不是看她有几分姿色,我老早就一拳『唿』过去。

不过话也说回来,这为大陆老闆娘的确长得非常美艳,她身躯高大,足足有六尺多。她说话带有嗲嗲性感的大陆音调,配上她常穿着紧身衣裙,所压印显出的丰满身材,真令男人为她着迷、女人为她吃醋。不少的男顾客『醉翁之意不在酒』,就专为仰慕老闆娘的风采而来买东西。老闆为人一向和善,不太顾忌什么,看了也沒当一回事,反正只是在口头和眼睛上吃吃一两口豆腐。重要是店裏的生意非常不错…

由于长时间在店裏的关系,我也长长有机会瞧到一些好处。老闆娘有时在弯下腰时,就让我从垂下的衣领间看到那两颗特大的奶奶,偶尔还是真空的呢!她在蹲下来时,也常常露出那小小的细白内裤,包裹着一大片的肥厚阴唇,真令我想扑过去,深深地嗅着它…

一天晚上,老闆被几位老街坊扶了回来,他已经醉得不醒人事。在老闆娘的叫?声中,我只有七手八脚的把老闆给抱上楼去。老闆娘跟着上来叫我下去把店门都给拉好,今晚就此打烊。我于是便把老闆躺放在内厅上,奔下楼关店门去。

沒一会,我便把店内的事办好准备回家。当我跑上楼去想跟老闆娘交代一声时,突然听老闆娘一声尖叫,我赶紧往内厅看,原来是醉死的老闆竟把肚子裏的秽物吐在老闆娘身上。

「死老鬼,你明天醒来时就有你好看的了!妈的,居然吐得老娘全身都是臭味…」老闆娘叽哩咕噜的埋怨着。

「老闆娘,来…我来帮你!」

我急忙到浴室裏盛了一大盆热水和拿了毛巾出来,由老闆娘为老闆清理一番,然后为他换上了睡衣。

「来!让我抱老闆进房吧!」我对老闆娘说道。

「哼!別在理他…就让他睡在那儿,我可不想他睡在我床上!」老闆娘赌气地说。

「那…我这就先走了!」我说着。

「嘿,阿森!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在浴缸裏放好热水?我得进房为这死老鬼拿被单和枕头,我可不想他生病,不然还得侍候他!」

唉!反正也被她唿唤惯了!我于是便到浴室裏为她准备热水。我蹲了下来,把水龙头开着调好水温,看着浴缸,深深叹一口气。老闆娘每天在躺在这裏边洗澡,在这裏洗柔美的乳房、洗润黏的阴道。仅这样的想了一想,我的下体就火热起来。

「阿森,你呆在那儿幹嘛?还要我等多久,小笨蛋!」在我把手放入水中绕弄着思索时,身后突然传来老闆娘严厉的声音。我转过身,惊讶地倒吸一口气,不是因为老闆娘突然地出现在浴室门的中央,而是老闆娘竟已经把衣裳给脱了。此时,只见她一面拉下乳罩、一面又毫不在乎地脱下内裤,赤裸裸的对着我。很显然地,老闆娘是故意在我面前脱衣服。

她丝毫沒有羞涩的样子,像女王一样泰然地站在那裏。我感觉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蹲在那裏低下头不敢动。但是,慾望的火焰却又促使我偷偷地瞄向她黑森林间的深红阴唇。

「喂!谁让你偷看的?真是淫荡的坏小孩…」老闆娘吃笑的说着。

「我……」我傻楞着无言相对,抬头直凝视着老闆娘的惹火身材,下面立即有了异常的反应。我战战兢兢地站立起身来,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显出非常惶恐无措的样子。老闆娘则摇晃着那双大奶奶走了过来,把脚提高搁放在浴缸上。好漂亮的修长大腿啊!

「我现在要洗澡了,你…要一起洗吗?」老闆娘突然吐出这句惊言。

我不知道该不该高兴,犹豫了一下后,便点了点头。

「哈哈!你还真的当真啊!」老闆娘呵呵地笑了起来。

「妳…妳…」我尴尬得脸部都赤红起来。我气极了,心裏发誓绝对不再回来这儿,一话不说地想往外走出。然而,老板娘却突然从后面紧抱着我。

「嗯…阿森,脱衣服吧…」她嗲声的在我耳边哼着。我的心又开始颤动,愤怒终究还是战不胜慾望。我乖乖地服从她的命令,机器化的脱掉身上的衣物,仅仅剩下内裤时,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因为我的阴茎,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在那直挺蠢蠢地震盪着。

「嗯?沒在女人面前露过吗?」老闆娘笑问着。苛薄的话刺痛了我的心!但我沒说出什么,转过身、背着她缓慢的把身上唯一的条内裤也给剥下。

老闆娘察看了水的热度后,关上水龙头,慢条思理的滑入浴缸。她在裏边凝视着正在用手掩饰下体难为情的我,并用眼睛命令我过去。

「立正!」老闆娘对着我下了一道命令。我就在她眼前挺直腰杆,按照命令採取立正的姿势,但双手还是在掩饰着下体。

「怎么啦?因为太小条不好意思给我看吗?算啦…我不会介意的!」老闆娘又讽刺地说着。

妈的!我是怕她看到了我的怪物而吓倒呢!好,就让她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大老二。我双手一松,原来压住的肉棒勐然反弹,啪地一声打在肚子上。老闆娘见到这种情形,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跟着的是一付奸奸满意的大笑容。

「好,就这样!绝对不可以动!」老闆娘吩咐道。她爬起身,取了一条浴巾挂在我挺起的肉棒上,好像要向这个东西代替挂?。我现在样子一定很滑稽,可是我还是很认真地接受这挑战,把精神集中在下体,拼命用力。

「呵呵…掉下来就不饶你!」老闆娘笑嘻嘻道。跟着,赤裸裸的老闆娘好像想挑逗我似的,在我面前摆出玛莉莲梦露无数的性感姿势。我看着她火辣辣的裸体,露出既痛苦、又兴奋的杂混表情,忍受着不准动的折磨。老闆娘慢慢地又躺回在浴缸裏,热水溢出来沾湿了我的脚。

「啊…好舒服噢!」老闆娘轻叹着。在浴缸内的老闆娘,身体在水裏显得更洁白。圆润美丽的乳房,细细的腰,还有鲜艳浮起的黑色耻毛,都刺激着我这少年的性慾。这强烈的反应使得浴巾不时地抬高。老闆娘闭上眼睛,好像舒服地睡了。我毫不保留地对她充满性感的身体做视奸,也把那种情景刻画在自己的心上。现在的我根本不用担心浴巾会从肉棒上掉下来。反而,已经勃起到痛楚的程度,那样的空虚感才真正使我难以忍受…

不知过了多久,老闆娘终于从梦中醒来,张开眼睛看着我。两个人的视缐相遇,令我慌张地移开,心虚地觉得自己好色的思幻已经被她所识破,不禁垂下了发热的脸。忽然,听到了『哗啦』一声,老闆娘站立起来,离开了浴缸,坐在旁边那个小小的塑胶凳上。

「喂!怎还在那儿傻傻地?可以了啦!来…过来洗我的身体吧。」我获得了解放,高高兴兴地服从命令。我蹲在老闆娘的身边,用脸盆装一盆水,用浴皂在海绵上擦拭后,便开始先洗眼前的漂亮大腿。

「別用海棉嘛!用你的手直接洗不是更好吗?」老闆娘暧昧说道。我高兴得立刻在手上抹了很多浴皂,直接碰着老闆娘的肌肤。跪在冰凉的地砖上,我反而觉得全身热热的。我努力地洗老闆娘修长的腿,仔细地洗她每一根脚趾,使得她痒得笑了起来。那是多么美丽的脚趾,细细的,又有凉凉的感觉。我忍不住的将它们一个个的含入口裏吸啜着。老闆娘半闭着双眼,似乎享受我这举动。然后,我慢慢移上,从小腿、膝盖,至大腿,都洗得干干净净。但也在这时候困惑地停下了手。可以洗那裏吗?摸那裏老闆娘会在意吗?

我望着她,等待指令。老闆娘好像早就看穿我的心事,默默地微笑着并把腿张得开开的,探取了一个容易任我洗擦的姿势。她整个的蚌肉暴露在我眼前,我感到慌张,慎重地就像要处理着珍贵的宝物般。搓起泡沫后,我便以颤抖的手,开始洗擦她那浓厚的耻毛。老闆娘就好像女王一样,直挺坐起,将下体毫不在乎地展现在我面前。她忽然伸下手来,以两根手指把大阴唇给翘开,露出了裏边粉红色滑嫩的阴壁,暗示要我洗更裏面一点。

我几乎不敢相信这眼前的光景。我伸了两根手指,慎重地碰擦着那神圣的洞道,然后缓慢地推进滑入。不知是浴皂的功效,或是她原本的爱液,抚擦着那滑润肉壁的奇妙感触,使我非常的激动。对自己能直接用手摸风骚老闆娘的神秘处,感到有如登天的欢喜,这可是来店裏千百个男顾客们的绮梦啊!

老闆娘的阴道滑滑地,但感觉上像是活着的。当我的手指插入时,那阴道就好像会滑动似的缠绕上来,紧紧地收缩,不时又松开来。小阴唇此时被泡沫掩盖,无法看得清楚,只能以手来抚摸着、感觉着…

我的手不停地在老闆娘的双腿间滑洗着。就在这时候,一根手指不小心滑到老闆娘身下的另外一个洞边。我紧张地赶快收回来。

「沒关系,那裏也洗一洗吧!来,继续洗…」老闆娘笑着。

说实话,我的大腿间直立的阴茎已经膨胀得很难受。刚才以手指抽插老闆娘的阴道时已使我兴奋极了,觉得自己的忍耐已达极限!我眼前直冒金星,但怕老板娘骂,必须要忍受,我这样告诉自己,要忍耐!我让中指再度进入老闆娘身上后的裂缝,找到肛门时,就以中指向上轻轻按压地抚摸洗着。洗过了后洞的四周,手指便往中心前进。只是稍许使力,我的中指就陷入老闆娘的肛门裏。

「啊!不要…」她喊叫着,同时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我……」我无声、低着头,只用手摸揉着被挨打的地方。

「谁告诉你可以插进手指的?妈的!把老娘弄得疼痛死了!」她严厉的喊骂着。老闆娘看我低头挨?畏缩的样子,居然狠狠地抓住我的头髮,用力向后拉,让我抬起脸。

「您娘嘿,装做可怜的样子幹啥。你好色又变态,隐瞒不了我的!」老闆娘把我的头髮几乎都扯落了,同时还用右脚直按压在我下体勃起的阴茎上,不停地以脚趾拨弄着。

「来,看一看!这是什么?这就是证据!把这虫虫变成这样大,你在想什么?这不是证明你是变态吗?」老闆娘残忍的捉弄着我。我脸色赤红,虽然怒火沖天,却不知为何还一直忍受这折磨!很显然地,在我的内心深处,竟然喜爱受到被虐待的感觉。虽然不能明确地定出那是变态性慾、或是被虐待狂,但我对这样异常的感触,的确是感到欢喜以及兴奋。我不但不讨厌受到老闆娘的折磨,连头髮被抓、被脚按压着勃起的阴茎,反而使我更加感到兴奋。就如老闆娘所说那样,我勃起的阴茎更加的膨胀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个东西似乎希望继续受到更大折磨,压下去以后又弹了起来,只要一找到机会,就在那裏耸立…

「老闆娘,我…我想和妳…做爱。我真的很想和老闆娘您幹啊…」我明知道说了会挨?,但还是拿出勇气说出。这时候我的脸上又狠狠地挨上一记耳光。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