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飞机仔】(下)

2022.08.11 来源: 浏览:3次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飞机仔】(下)

飞机仔也想不起他最后一次发泄的时候,在他胯下呻吟着的是这三姐妹中的哪一个了,彻底满足了兽欲以后,飞

机仔已经累得再也支持不住,他摇摇晃晃地走到牢房的角落里,在其他男人的淫笑声,还有那三个美女性奴的哭声和

娇啼声中倒头就睡。当飞机仔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意外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另一个房间,虽然没有灯光,所以

什么也看不见,但是飞机仔可以感觉到这里并不是他昨【好文】【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飞机仔】(下)天晚上住的地方。然而因为飞机仔这时候仍然浑身无力,神智

不清,头疼欲裂,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所以也就根本管不了那么多,只想着罗杰和那帮台湾毒枭应该也没有理由害

他,就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这一次,直到体力完全恢复,飞机仔才苏醒过来,他坐起身来,在床头边的墙上摸到

开关,点亮了天花板上的那盏灯。骤然亮起的亮光让已经在黑暗中睡了不知多久的飞机仔觉得有些刺眼,他连忙用手

遮住双眼,等眼睛适应了一点,他才看清这就是个显得有些逼仄的小房间,除了他正躺着的那张床和床头边的一个矮

柜,几乎什么都没有。

飞机仔发现自己和失去意识前一样光着身子,而经历过那场色欲狂欢以后,他的全身上下已经到处都是汗水,眼

泪和精液,还散发出阵阵古怪的臭味。飞机仔想要洗个澡,换套衣服,但是这个小房间里显然没有浴室,所以他赶紧

下了床,走到门口。飞机仔本以为房门可能也被反锁着,但却没想到他轻易地就打开了房门。飞机仔刚赤身裸体地走

出房间,正在门前四下张望,一个矮胖男人就赶紧走到他的面前,满脸堆笑地对他说:「飞机哥…我叫剑鱼,是罗杰

哥的手下。罗杰哥关照了,你醒了以后就先请您去沐浴更衣,再享用为你准备的大餐。我们已经通知罗杰哥了,他还

有点事情要办,不过马上也就过来了。飞机哥,请您这边走,我先带您去浴室,衣服也已经给您准备好了…」说着,

那个叫「剑鱼」的男人就伸出手来,讨好地给飞机仔引路。这样的待遇让飞机仔感到非常满意,虽然他面无表情,但

心里却暗自感谢和佩服罗杰竟然为他安排得如此周到妥善。

洗了个热水澡,又换上一套干净的浴袍以后,飞机仔更加觉得神清气爽,但他的肚子这时候却咕咕叫了起来。飞

机仔这才想到,自从之前吃了些夹肉面包以后,他就再也没吃过什么东西,肚子里早就已经空空如也。而这时,「剑

鱼」却恰到好处地出现在飞机仔的面前,请他到餐厅享用大餐,而飞机仔也就毫不客气地跟着「剑鱼」走进餐厅,看

到桌上的那一盆盆热气腾腾的美食,飞机仔马上就坐在桌边,大快朵颐起来。桌上的食物分量正好,吃光那些饭菜以

后,飞机仔当然不再饥饿,但却也没有肚子鼓撑的感觉。正当飞机仔满意地站起身来,想要问「剑鱼」他的行李放在

哪里,好换上他带来的衣服时,他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飞机哥…不好意思,来晚了…刚才有点事情要处理,

不好意思…」罗杰看来是刚刚赶到,他一边脱下外套,交给身边的一个男人,一边微笑着走向飞机仔,「这里可是个

好地方,看来飞机哥还没到处看过,先让我来介绍一下吧…」

「我们现在其实是在地下两层,离开地面足有十几米…」罗杰带着飞机仔走到一扇厚重的铁门前,他一边用指纹

锁打开那扇铁门,带着飞机仔走进了一间实验室,一边向飞机仔介绍着,「我们就是在这里调配毒品,好让毒品的效

力更强…除了毒品,还有别的药物…比如说你这两天吃的那种让你金枪不倒的神奇药片,就是在这里做出来的…」飞

机仔看到实验室里到处都摆满了各种仪器设备和奇形怪状的瓶瓶罐罐,还有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聚精会神地忙

碌着。「这里其实很无聊…我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罗杰摊开双手,淫笑着对飞机仔说,「不过,有一样东

西还算有趣…」说着,罗杰就一边走向实验室另一边的一扇小门,一边朝飞机仔招手,「跟我来…有好东西…」跟着

罗杰穿过房门以后,飞机仔才发现他似乎走进了一间会议室,房间里整齐地摆着好几排椅子,而正对着椅子的那面墙

上还挂着一块雪白的幕布,好像是用来播放投影的。

「飞机哥请坐…」罗杰大剌剌地坐在第一排中间的那个座位上,然后又伸出手来,邀请飞机仔坐在他的身边。看

到飞机仔坐下以后,罗杰才淫笑着从桌上拿起一个遥控器按了两下,房间里的灯光立刻就暗了下来,而飞机仔眼前的

那块幕布却渐渐亮了起来。「好…好舒服…操我…呜…主人操我…」在一阵阵娇媚的呻吟声中,飞机仔很快就看到了

两个女孩正撅着屁股跪趴在地上,在她们俩的身后各自跪着一个彪形大汉,正得意地淫笑着,掐着她们沾满精液的雪

臀,享用着她们一丝不挂的赤裸娇躯,把这两个女孩蹂躏得娇喘连连。无论是从这两个小美女稚气未脱的脸蛋,还是

她们娇小玲珑的胴体,都可以看出她们其实应该还是正含苞待放的小萝莉,但不管是她们胸前的那两对正随着她们身

体的晃动而摇摆着,荡起阵阵乳浪的诱人双峰,还是她们在那两条大汉的凶猛冲击下不停颤抖着的性感翘臀,却都已

经显得一点都不比成熟女人逊色,而这两个小美女放浪的婉转娇啼,以及她们扭摆着腰肢迎合男人的淫亵模样,更是

全无萝莉女孩的青涩。

「这两个妞可是货真价实的萝莉国中生,听说还是什么校花…她们的爸爸都是和警方合作的律师,竟然敢和我们

作对,给我们找了不少麻烦,所以他们的女儿就只能被我们抓来当母狗赎罪。玩够了以后,我们就把这两个骚货卖到

柬埔寨去做鸡了。哼,要不是那两个老家伙跑得快,逃到瑞士去了,就应该把他们也都抓来,当着他们的面,把他们

的女儿操得哇哇叫,那才爽呢…」看到飞机仔全神贯注地看着眼前这幅淫亵画面的兴奋模样,罗杰得意地淫笑着,轻

声对飞机仔说,「这是用她们来做春药人体试验的录像。在实验室里调配出新配方的春药以后,我们就会用性奴来试

验一下效果如何。每次实验我们都要录像,以便事后分析,当然也就可以像这样随时回味一下。…」听到罗杰这样说,

飞机仔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女孩的脸上和身上到处都笼罩着诱人的红晕,也明白了她们的眼神怎么会显得如此惘然和

空洞,一想到两个鲜嫩萝莉美女就这样被春药变成了一对淫贱的骚货,飞机仔感觉自己的双腿之间忍不住蠢动起来。

「瞧这屁股…翘得那么高…啧啧…还有这腰…摇得…摇得好浪啊…」看着这两个女孩在春药的作用下,如同娼妓

一般地主动迎合着男人的样子,罗杰淫笑着对飞机仔继续说道,「平时挨操的时候,这两个嫩妞听话倒是很听话,但

是除了哭,差不多什么都不会,没想到给她们用了春药以后,竟然这么骚…」仿佛就像是要附和这番评论一样,罗杰

的话音刚落,其中一个萝莉美女就一边加快了身体扭动的节奏,更加风骚地迎合着男人的抽插,一边还抬起她沾满白

浊精液的绯红俏脸,在男人的胯下越发淫荡地呻吟起来:「主人…用力操我…舒服…主人操…操我操得…好爽…主人

好厉害…好厉害…」这个萝莉美女的曲意逢迎显然让她身后的那个强壮男人感到更加兴奋,听着女孩柔媚的声声娇啼,

那男人很快就抓着她的屁股,淫笑着在她的身上发泄起来。在男人心满意足的阵阵低吼声中,那个萝莉美女不由自主

地全身颤抖着,而她脸上的表情却变得更加迷乱和陶醉。

与此同时,另外那个萝莉美女也正一边更加卖力地扭摆着腰肢,主动迎合着她身后的那个男人,一边毫无羞耻地

用淫贱的声音哀求着:「主人…用力操我…好痒…操我…操我…操得好爽…我要主人操…主人…操死我…快操死我…」

这样风骚的娇喘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血脉贲张,正跪在那女孩身后,抱着她的屁股,在她的阴户深处抽插着的那个男

人自然也不例外。那男人干脆抱起女孩,把她翻了个身,然后又把那女孩按在地上。当那男人淫笑着用双肩扛起女孩

的那对美腿,迫使女孩的娇躯折叠起来以后,他才用身体压着那个萝莉美女,在这具几乎如同洋娃娃般娇小的白嫩胴

体上凶猛地发泄着。虽然这个男人的粗暴抽插让这个小美女全身都剧烈地痉挛起来,但她充满狐媚味道的呻吟和呜咽

声中却听不出痛苦的成份,反而似乎充满了愉悦和满足,简直就像是在给压在她身上的那个男人助威:「好爽…主人

…主人操得我好爽…操我…操我…再用力…再用力些…要死了…要死了…操死我…好爽啊…操死我…用力操死我…」

直到这个男人彻底泄欲以后,才满意地放开了女孩还在不停地战栗着的娇躯。很快,另一个男人就淫笑着抱起这

个看上去要更加娇小一些的萝莉美女,然后躺在地上,让女孩坐在他的阴茎上,还有一个男人这时也走到那个女孩的

面前,用力捏着女孩的下巴,淫笑着把胯下那支粗壮的阴茎插进了女孩的嘴里。那个女孩一边把脸埋在她面前那个男

人的双腿之间,用她唇舌的舔吮让那个男人舒服得连连倒吸冷气,一边听话地扭摆着腰肢,用阴户迎合着她身下的那

个男人。看着那女孩健美的双峰像一对白兔般,在胸前不停地跳动着,另一个萝莉美女却只能一边用手指揉搓着自己

被精液灌满了的阴户,一边哀怨地呻吟着:「主人…主人快来…快来操我…我也要…我也要被两个…被两个主人一起

…一起操…主人…快来操我…我等不及了…」看着这个被春药惑乱了神智的萝莉美女主动摇晃屁股,勾引男人的淫贱

样子,很快,就有两个男人淫笑着走到她的身边,分别抱住她的翘臀,拉扯着她的头发,把阴茎塞进她的菊蕾和嘴里,

尽情地享受起来…

那两个萝莉美女吞下了射进她们嘴里的精液,还让她们身后的那两个男人分别在她们的阴户和后庭里爆发以后,

那些男人又淫笑着把两支震动着的电动阴茎各自塞进了她们的后庭,还把她们的胴体摆成了更加淫亵不堪的姿势。更

加娇小一些的那个女孩跪在地上,一边用唇舌包裹着她面前那个男人的阴茎,一边撅着屁股,让她身后的另一个男人

在她的牝户中凶猛地抽插着。那男人一边享用着这个女孩娇嫩的阴户,一边却品尝着另一个萝莉美女跪在他身后,用

舌头舔舐着他肮脏的肛门,甚至还把温软湿润的舌尖探进他肛门深处,直接刺激着他前列腺的强烈快感。而就在这个

萝莉美女的身后,还有一个男人正抱着她的翘臀,肆意蹂躏着她的阴户,让她时不时地发出阵阵呜咽…「这样的录像

我们还有很多,飞机哥有兴趣的话,随时都可以欣赏…」看着那两个萝莉美女全身痉挛着,几乎同时被送上性高潮的

香艳画面,罗杰关掉了录像,淫笑着对裤裆早就鼓起了一大块的飞机仔说,「这道开胃点心,飞机哥还满意吗…接下

来,就该用正餐了…」

「请这边走…」说着,罗杰站起身来,伸手示意飞机仔跟着他走。罗杰一边带着飞机仔走出这个房间,一边继续

对他说着,「这里地处偏僻,附近也没有什么人家,所以也不会有人发现我们的实验室。我们还特地在实验室上面专

门造了一幢别墅,用来掩人耳目…」说到这里,罗杰已经带着飞机仔走到一台电梯前,罗杰按下按钮,打开电梯门,

和飞机仔一起走进电梯,他一边按下2楼的按钮,一边继续得意洋洋地对飞机仔说,「这座别墅可不同寻常,它有个

名字叫玩具屋,既然是玩具屋,那当然有玩具了…而且还是每个男人都会喜欢的玩具…那些达官贵人也对这里的玩具

们爱不释手,为了能来这里玩他们喜欢的玩具,他们可没少给我们行方便…」电梯很快就到了2楼,电梯门刚一打开,

飞机仔就看到出现在他眼前的整条走廊,还有三扇紧闭着的房门都漆成了粉红色,而罗杰这时候也淫笑着继续对飞机

仔说:「这里…还有三楼…门口挂着名牌的就是有玩具的房间…现在…飞机哥你就可以尽情玩这些玩具了…」

罗杰一边说着,一边把一瓶性药塞到飞机仔的手里,还淫笑着朝他眨了眨眼。飞机仔隐隐约约地猜到罗杰所说的

「玩具」是什么意思,他淫笑着走进了那片暧昧的粉红色,电梯门刚关上,飞机仔就发现一扇房门上有一块写着「瑶

瑶」的名牌,他吞下一粒性药,急不可待地推开房门,却看到房间里布置得像是一间教室,有几张课桌椅,还有讲台,

墙上甚至还有一大块黑板。而就在其中一张椅子上,正坐着一个梳着双马尾,还穿着一套水手服学生装的娇小女孩,

听到飞机仔推门的声音,那个女孩回过头来,看到她青涩稚嫩的娃娃脸,飞机仔的下身就已经按捺不住地骚动起来。

而那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小美女却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飞机仔,楚楚可怜地对他说:「老师…瑶瑶错了…

请老师惩罚瑶瑶…请老师用大鸡巴惩罚瑶瑶…」,看着眼前这个似乎天真无邪的少女竟然说出这样猥亵的淫词艳语,

如此强烈的反差让飞机仔再也无法忍耐心中的欲望,他急不可待地扑向女孩,抱起她的胴体,把她放在课桌上【好文】【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飞机仔】(下),野蛮

地撕扯着她身上的学生服。

「老师…不要…老师…不要啊…不可以啊…」这个女孩看来很清楚怎样才能让男人的欲火烧得更旺,她坐在那张

课桌上,一边假装不愿意,在飞机仔的怀里装模作样地哭喊和挣扎着,一边却主动解开了飞机仔身上那件浴袍的腰带。

女孩身上的那件水手服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飞机仔很轻松地就撕碎了那套衣裙,当他看到女孩胸前的那对丰满乳

峰时,不由得满意地淫笑起来:「不错啊,原来是个童颜巨乳…而且看来还被调教得挺骚的…」听到飞机仔的淫笑,

那个女孩马上就故作姿态地装出羞耻的模样,有些做作地用手遮掩着自己的酥胸,但是她小巧玲珑的手掌却根本覆盖

不住她尺寸傲人的双峰,反而让飞机仔感到更加兴奋。「你叫瑶瑶是吗?」飞机仔甩掉身上那件浴袍,赤身裸体地抓

着那女孩的手腕,分开她绵软的双手,一边欣赏着她那对大白兔般的巨乳和她象草莓般粉嫩的乳尖,一边喘着粗气命

令她:「既然是这里的玩具,应该会用你这对大奶子伺候男人吧,现在就让我尝尝你这对奶子是什么滋味吧…」

飞机仔的话音刚落,已经身无寸缕的瑶瑶就顺从地跳下那张课桌,然后跪在飞机仔的面前,熟稔地用双手捧着她

那对白得晃眼的乳峰,用柔软舒润的乳肉包裹住飞机仔的阴茎,然后才一边扭动腰肢,摇晃着双乳,让飞机仔的阴茎

在她的乳沟里抽插起来,一边还不时发出阵阵讨好的呻吟声:「老师…瑶瑶的胸…还舒服吗…老师满意吗…老师,玩

瑶瑶的胸吧…」飞机仔也享用过不少女人的胸乳,但是即使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让他非常满意的「骚母狗」和「奶

牛」,却也无法和「瑶瑶」的乳交相提并论。「瑶瑶」双乳的尺寸丝毫不逊色于「骚母狗」和「奶牛」,她的乳肉虽

然不如「骚母狗」和「奶牛」那样坚挺和充满弹性,但是却更加柔软,别有一番滋味,而且「瑶瑶」非常清楚如何用

胸乳取悦男人,她不停变换着身体和双乳摇摆的节奏,还不时地用乳肉刺激着阴茎上的敏感部位,让飞机仔爽得连连

倒吸冷气,甚至双腿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再加上她的婉转娇啼,更是让飞机仔的欲火一发不可收拾地燃烧得更加旺

盛。

虽然飞机仔一再压抑着自己泄欲的冲动,但是「瑶瑶」那迷人的酥胸却还是让他没能坚持多久,就吼叫着在「瑶

瑶」的乳肉包裹中爆发了。一股股白浊粘稠的精液从「瑶瑶」的乳沟里喷射出来,溅落在她的脸上和胸前,而「瑶瑶」

却非但没有厌恶的意思,还张开小嘴,伸出舌头来,用她的舌尖接住了不少精液,然后又像是品尝什么美味一样,把

裹满精液的舌尖缩回嘴里,喝下了那些腥臭的粘液。看着「瑶瑶」的萝莉脸蛋上到处都沾满了精液,显得更加淫靡,

飞机仔不由得淫笑着想到这个看上去还很稚嫩的女孩究竟是用她的双乳满足过多少男人,才学会了如此让男人销魂的

乳交技巧,而这样的淫亵想象却让他刚刚发泄过的阴茎又在性药的药力作用下慢慢地膨胀起来。「瑶瑶」发现飞机仔

的阴茎似乎重新焕发了生机,却显得并不怎么吃惊,看来飞机仔并不是唯一一个吃了那种性药以后来玩弄她的男人。

「瑶瑶」媚笑着张开嘴,伸出舌头来舔着飞机仔胯下那支重新矗立起来的阴茎,这样的挑逗让飞机仔又一次感觉全身

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乖乖趴好!把屁股撅起来!」飞机仔抱起跪在他面前的「瑶瑶」,把这个外表青涩,却已经骚媚入骨的小妖精

扔在一张课桌上,一边用力拍打着「瑶瑶」的翘臀,一边淫笑着对「瑶瑶」说:「你想让我操你哪个洞?前面还是后

面?」虽然飞机仔的掌掴在「瑶瑶」白皙的臀肉上留下了一个个鲜红的掌印,但是「瑶瑶」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地媚笑和呻吟着答道:「前面…老师请操瑶瑶的前面…前面爽…」,还主动分开了双腿,又把双手伸到自己身后,主

动掰开她的阴唇和臀瓣,让飞机仔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被男人剃光了阴毛的粉嫩阴户和她正有节奏地轻轻收缩着的娇小

菊蕾。正当飞机仔淫笑着把龟头顶在「瑶瑶」的那两片阴唇之间上,准备一举攻陷这个骚媚尤物的阴户时,「瑶瑶」

却缩回手来,竟然从她身下的那张课桌里拿出了一串银光闪闪的钢珠,用小女孩特有的那种娇滴滴的声音撒娇般地哀

求着飞机仔:「老师…请老师把这个…把这个塞进瑶瑶的屁眼…让瑶瑶更加舒服…瑶瑶喜欢…喜欢老师这样操瑶瑶…」

这样露骨的邀请让飞机仔再也无法忍耐,他淫笑着接过「瑶瑶」手里的那串后庭珠,在「瑶瑶」的阵阵娇啼声中,

把那足足十几颗钢珠一颗一颗地全都塞进了这个性感萝莉的菊肛,然后才用双手抱紧「瑶瑶」的纤腰和翘臀,嚎叫着

把阴茎插进了「瑶瑶」全无阴毛遮蔽的光滑阴户。甫一侵入,飞机仔就发现「瑶瑶」的阴户竟然已经湿透了,看来这

个小妮子早就已经盼望着飞机仔的蹂躏了。对于如此饥渴的淫娃,飞机仔当然不会客气,他一边拉扯着「瑶瑶」后庭

里面的那串钢珠,玩弄着这个美女的娇嫩菊蕾,一边象拉缰绳一样,用一只手抓住「瑶瑶」的双马尾拉扯着,在女孩

的阴户里尽情冲杀。每一次肛肉被后庭珠翻扯和撑开时,「瑶瑶」都会呜咽着全身颤抖起来,而飞机仔的每一次侵入

更是会把整支阴茎几乎全都插进「瑶瑶」的身体。这样的刺激似乎让「瑶瑶」非常兴奋,她很快就婉转呻吟着扭动起

腰肢来,热情地用她的阴户主动迎合着飞机仔的一次次剧烈抽插…

在「瑶瑶」的阴户里急剧冲刺一番以后,飞机仔才一边把那一整串后庭珠都从她的菊蕾里扯了出来,一边满意地

在她因为性高潮而收缩起来的阴户里泄欲了。虽然玩弄「瑶瑶」时的美妙滋味令飞机仔迷恋不已,但是一想到另外两

扇门后面,还有三楼会不会有更加迷人的尤物,飞机仔并没有在「瑶瑶」的房间里流连太久,就在「瑶瑶」依依不舍

的哀怨眼神中,走出了这个房间。刚走出房门,飞机仔就看到「瑶瑶」房间的对面的那扇房门上也有一个名牌,上面

同样写着一个好听的名字「嘉雯」。飞机仔一边想象着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美女「玩具」,一边淫笑着推开了那扇房

门。这一次,飞机仔看到的竟然是一间小小的健身房,房间里除了各种健身器材,还有一个只穿着一套蓝色运动抹胸

和运动短裤的美女,不用说,这个女孩自然就是「嘉雯」了。飞机仔的双眼在「嘉雯」全身上下游走着,上下打量着

眼前这个似乎稍稍显得有些畏缩的美女,在飞机仔的贪婪觊觎下,「嘉雯」清秀白皙的脸上悄悄浮起了两朵红云,显

得更加好看。

其实,比起那个美女阳光明媚的俏脸来,「嘉雯」的健美身材却更让飞机仔垂涎三尺,不管是「嘉雯」骨肉均匀

的修长四肢,还是她平坦紧致的腰腹和纤细柔软的腰肢,或是她抹胸下的那对坚挺乳峰,以及被短裤紧紧包裹着的蜜

桃翘臀,都让飞机仔心神荡漾。而最让飞机仔兴奋不已,兽血沸腾的却是「嘉雯」左边大腿上有一个显眼的烙印,赫

然是一个「奴」字。也许是察觉到飞机仔的淫亵目光正盯着她大腿上那个永远无法抹去的耻辱烙印,「嘉雯」低下头,

轻轻地抽泣起来。但是听到飞机仔不满地连连咳嗽起来,「嘉雯」马上就惊慌地收住了哭声,她含着眼泪,抬起头来,

脸上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用似乎还带着点哭腔的声音对飞机仔说:「欢迎…欢迎主人光临,我叫嘉雯,是主人的玩

具,主人可以随便玩我…如果主人喜欢,我就先…先跳一段健身操热热身,给主人欣赏一下吧…」

飞机仔淫笑着向「嘉雯」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热身,于是「嘉雯」就一边哼着一首动感十足的乐曲,一边

在飞机仔面前跳起健美操来。「嘉雯」一会跳起,一会蹲下,一会向左趴下,一会又向右弯腰,随着她的舞动,她后

脑勺上的那条乌黑的马尾辫也不停地上下翻飞,更加显得这个运动型的美女活力四射。不知道是因为「嘉雯」的动作

太过于激烈,还是因为她身上那套运动服的材质太脆弱,很快,「嘉雯」的抹胸和短裤就不知不觉地裂开了好几条口

子,「嘉雯」的酥胸和阴户,还有她性感惹火的翘臀也就若隐若现地在飞机仔的眼前跳动着,撩拨着他的兽欲。这种

「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甚至比全裸更加具有诱惑力,眼前的淫靡景象让飞机仔不由自主地感到口干舌燥,他的阴

茎也早就已经不知不觉地又一次张牙舞爪起来,似乎是等不及要在这个阳光美女身上发泄一番。下身的鼓胀感让飞机

仔连忙淫笑着叫停了「嘉雯」的这段令男人心醉神迷的健身操:「嘉…嘉雯…舞跳得不错…不过不用再跳下去了…」

听到飞机仔的命令,「嘉雯」只好停下了跳跃的脚步,虽然刚才的健身操消耗了一些体力,但是这个运动型的美

女却丝毫不显得吃力,连呼吸都还是那样平缓。「光跳舞有什么意思…来,该让主人乐乐了…」看着眼前这个充满青

春活力的美女,飞机仔又指着自己的胯下,淫笑着对「嘉雯」说,「接下来,就要靠鸡巴来让你爽了…你应该好好亲

它一下才对啊…」当「嘉雯」看到飞机仔双腿之间那支高高挺立着的丑陋阴茎时,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和委屈,这

个已经不知看到过多少支阴茎的女孩知道自己难逃又一次凌辱。但是早已被驯服成了性奴的「嘉雯」却根本不敢抗拒

男人的命令,只能乖乖地跪在飞机仔的身前,一边伸出双手,用手指轻轻地抓住飞机仔湿漉漉的阴茎,一边用她绵软

的双唇一次又一次地从各个角度亲吻着他还散发着精液的腥臭气味的龟头。「对…好好地亲…亲得越好,主人就越开

心,也就操得你更爽…」看着「嘉雯」亲吻着龟头的淫亵模样,飞机仔更加得意地淫笑起来,「你喜欢鸡巴吗…喜欢

鸡巴什么呀…」

「喜欢…喜欢鸡巴…」即使是在回答飞机仔的问题时,「嘉雯」也不敢有所懈怠,继续用她的嘴唇吻着飞机仔的

龟头,「喜欢鸡巴长…鸡巴硬…鸡巴用力操我…操得我爽…」这样风骚的回答让飞机仔淫笑得更加兴奋,他贪婪地继

续逼问着:「喜欢鸡巴操你…那你喜欢鸡巴操你哪里啊…」听到飞机仔的羞辱,「嘉雯」却几乎不假思索,就条件反

射般地一边不停地亲吻着飞机仔的阳具,一边婉转呻吟起来:「操我的小骚逼…还有我的屁眼…操得我高潮…操得我

哭…」在飞机仔放肆的淫笑声中,「嘉雯」的心却一阵阵地抽痛起来。经过了无数次悲惨调教以后,这个可怜的阳光

美女早就已经明白,只有像这样,不顾羞耻地回答男人们的这些令她难以启齿的荒淫问题,才能让男人们满意,也才

能免遭鞭打,灌肠,电击等各种残忍的酷刑折磨。但尽管如此,每一次故作淫荡地回应着男人的羞辱时,难以忍受的

屈辱却还是会让「嘉雯」感到心如刀割,而她却只能苦苦压抑着心中的酸楚,强颜欢笑地不让悲哀的泪水从她的那对

大眼睛中滑落下来…

而飞机仔这时却根本没兴趣了解「嘉雯」的心情,他正一边享受着龟头被「嘉雯」连番亲吻的快感,一边淫笑着

回味「嘉雯」刚才的那段健美操,暗暗盘算要用什么姿势玩弄这个活力十足的阳光美女。「可以了…不用再亲鸡巴了

…」想到「嘉雯」那对笔直修长的美腿,飞机仔的眼睛不由得一亮,于是他一边命令「嘉雯」不用再亲吻他的龟头,

一边慢慢地躺在地上,然后又指着自己笔直地挺立着的阴茎,继续淫笑着对「嘉雯」命令道:「小美人…快坐上去,

自己摇屁股吧…可要让主人爽…让主人过瘾才行…」听到飞机仔的命令,「嘉雯」只好无可奈何地站起身,又弯下腰

来,脱掉她身上那条早就已经撕裂得不成样子的短裤,然后才分开她的那对修长美腿,双膝跪地,跨坐在飞机仔的身

上。「嘉雯」蹙着眉,用一只手轻轻地握住飞机仔早已蓄势待发的阴茎,又用另一只手分开她自己的阴唇,呜咽着吃

力地把飞机仔的龟头和阴茎慢慢地塞进了她被剃光了阴毛的阴户,这才扭摆着腰肢,在飞机仔的胯上摇晃起她的胴体

来。

也许是因为经常运动的关系,「嘉雯」的阴户显得特别紧致,虽然飞机仔享用过的另外那几个美女性奴的阴户也

足以让每一个插入的男人感到满意,但是比起「嘉雯」的阴户,却都略微显得松弛了些,飞机仔甚至觉得就连刚沦为

性奴不久的馨奴,比起「嘉雯」的紧窄来,都稍稍逊色了些。而「嘉雯」健美有力的双腿也让她的迎合更加激烈,身

体扭动的节奏也更快,当然也就更加让飞机仔感到满足和兴奋。飞机仔一边扯掉「嘉雯」早就残破不堪的抹胸,用双

手揉搓着她那对虽然不大,但却充满弹性的坚挺乳峰,一边享受着「嘉雯」的主动迎合,「嘉雯」的紧窄阴户和活力

十足的迎合很快就让飞机仔不由自主地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飞机仔连忙用力掐着「嘉雯」大腿上的那个烙印,对她命

令道:「停!停下…改…改用屁眼…快…」虽然烙印被用力掐捏的剧痛让「嘉雯」疼得全身颤抖着惨叫起来,但是她

却不敢抗拒飞机仔的命令,只好乖乖地用一只手撑起身体,又蹙紧眉头,用另一只手导引着飞机仔的阴茎慢慢地插进

了她的后庭。

和「嘉雯」的阴户一样,她的菊蕾也格外紧窄,所以在「嘉雯」肛肉的紧密包裹中,在她的后庭里抽插一番以后,

飞机仔又感觉到了难以抑制的泄欲冲动。在「嘉雯」的阵阵呻吟声中,飞机仔连忙又掐住她腿上的烙印,命令她改用

阴户继续迎合。虽然在「嘉雯」把飞机仔的阴茎从她的后庭抽出来,重新塞进她的阴户时,飞机仔可以稍作休息,让

自己的阴茎略微平复一下,但是「嘉雯」紧窄娇嫩的阴户和似乎不知疲倦的主动迎合却让飞机仔很快就又感觉到把持

不住。于是飞机仔只好又一次掐住「嘉雯」的烙印,恶狠狠地命令她再次把阴茎塞进她的后庭。在这以后,飞机仔甚

至不用再说话,只要用力掐住「嘉雯」腿上的烙印,「嘉雯」就会乖乖地用下身的另一个孔洞来迎合他。这样几个来

回以后,飞机仔终于再也无法遏制他快要爆炸的兽欲,他一边用力抓着「嘉雯」的酥胸,把这对坚挺的美乳都捏得变

了形,一边听着「嘉雯」的哭喊声,在这个运动型美女的阴户里凶猛冲刺一番以后,嚎叫着把炽热的精液射进了「嘉

雯」的身体深处。

从飞机仔的身上站起来的时候,「嘉雯」的双腿不停地微微颤抖着,而经历了这场「持久战」以后,飞机仔更是

一时之间根本站不起来。为了不让「嘉雯」看出自己的虚弱,飞机仔淫笑着,继续躺在地上,欣赏着「嘉雯」的赤裸

胴体。看着他的魔掌和手指在「嘉雯」的白嫩乳峰上留下的红印,飞机仔忍不住更加得意地淫笑起来。「嘉雯」的后

庭已经被飞机仔的阴茎撑开了一个小洞,但是「嘉雯」刚刚遭受过蹂躏的阴户却已经不可思议地闭合起来,飞机仔射

进「嘉雯」身体里的精液也几乎全都被锁在她光滑的无毛阴户里,只有两滴白浊的精液像是漏网之鱼一样,从「嘉雯」

的双腿之间滴落下来。看到「嘉雯」的阴户那令人惊异的韧性,飞机仔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咋舌。飞机仔淫笑着向「

嘉雯」勾了勾手指头,示意让她跪在飞机仔身边的地上,「嘉雯」只好顺从地跪下,让飞机仔淫亵地用手指分开她的

阴唇,满足地看着粘稠的精液从她的阴户里慢慢地流了出来,在「嘉雯」的阵阵呜咽声中,不停地滴落在她双腿之间

的地板上…

稍稍恢复体力以后,飞机仔就离开了「嘉雯」的房间,他在二楼剩下的一扇房门上没有看到名牌,看来这个房间

里现在没有「玩具」。于是,飞机仔迈着稍微还有些虚软的脚步走上了三楼,三楼也有一条粉红色的走廊和三扇粉红

色的房门,这一次,飞机仔先把三扇房门都检查了一遍,他发现其中的两扇房门上都挂着名牌。看着那两个名牌上的

名字:「樱」和「LEAH」,飞机仔一时不知道应该先推开哪扇门。「LEAH,还是个英文名字,难道是外国妞?」

看着名牌上用紫色墨水写上的那几个字母,飞机仔的好奇心越来越旺盛起来,「那就先玩玩这个英文名字的妞吧…」

打定主意,飞机仔淫笑着推开了眼前这扇房门,一进门,飞机仔就被房间里的那张富丽堂皇的大床吸引住了,床上覆

盖着漂亮华贵的被褥,床头和床柱上还到处都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除了这张床,房顶上还吊着

一盏华丽的水晶灯,再加上那些透出奢华气息的高档家具,整个房间就像是某个富豪精心布置的卧室一样。

富豪的卧室里,当然少不了女仆,在这个房间里也有一个身穿女仆装的短发美女,一看到飞机仔走进房门,那个

美女马上就驯服地跪在地上,低着头谄媚地迎接飞机仔:「主人您回来了,请让奴婢伺候您。主人请把奴婢当作玩具,

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主人开心就是奴婢最大的幸福,请主人玩奴婢吧…」看着美女如此听话的样子,飞机仔心情大好

地淫笑着对她说:「起来吧,让主人看看你…」那个美女马上就站起身来,一边用她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飞机仔,

一边向飞机仔媚笑着。飞机仔淫笑着仔细欣赏起这个美女来,那件女仆装是紧身的,而且没有裙子,所以既可以完美

地勾勒出她的身材,又不会遮挡住她的双腿,虽然那美女的胸乳显得有些单薄,但是她水蛇般的纤细腰肢和那对笔直

的修长美腿还是让飞机仔着迷。当飞机仔看到这个美女线条分明的脸庞和立体感十足的五官,还有她那双透出一点蓝

色的媚眼和她全身上下的蜜色皮肤时,飞机仔马上就意识到这个充满异国情调的美女一定是混血儿,所以才会有「L

EAH」这样的名字。

「你叫LEAH?是混血儿吧?」飞机仔淫笑着对这个美女说。而这个美女马上就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是的主

人,我名叫LEAH,我是混血儿,有委内瑞拉血统…」听到「LEAH」的回答,飞机仔更加兴奋地淫笑起来:「

委内瑞拉…那可是个出美女的地方。怪不得你长得那么漂亮…」看着「LEAH」的脸蛋和纤腰,飞机仔满意地继续

对她说:「既然你是女奴,就应该伺候主人…让主人看看,你是怎么让主人舒服的…」听到飞机仔的命令,「LEA

H」马上就又跪在地上,对飞机仔说:「是,主人,女奴这就服侍您…请主人躺在床上,LEAH会让主人舒服的…」

于是,飞机仔就淫笑着走到那张华贵的大床边,仰面躺在床上,看着「LEAH」一边亲手脱下自己身上的那件女仆

装,一边也爬上了那张大床。脱光衣裙以后,一丝不挂的「LEAH」俯下身来,伸出香舌,舔舐着飞机仔的胸口。

「LEAH」的舌尖在飞机仔的身上游走着,几乎不放过他的每一寸身体,不管是飞机仔的乳头,肚脐,还是阴茎,

阴囊,都被「LEAH」舔得湿淋淋的。

「舒服…好舒服…」当「LEAH」的舌尖和嘴唇舔吮着飞机仔敏感的乳头和阴茎的时候,他忍不住连连发出满

意的呻吟,而当「LEAH」舔着他的脚趾,甚至把他散发着臭味的脚趾轮流吮吸一番的时候,飞机仔更是享受到了

一种难以形容的满足感和征服感。舔干净了飞机仔身体正面的每一个角落以后,「LEAH」才一边吃力地喘着气,

一边请求飞机仔翻过身来。很快,「LEAH」的唇舌就又在飞机仔的背后舔吮起来,当「LEAH」把舌头伸进飞

机仔肮脏不堪,还残留着粪便的肛门,用舌尖刺激着他的前列腺时,飞机仔爽得简直要从床上跳起来。「LEAH,

你可真是个好女仆,连舔屁眼都会…」享受完了「LEAH」的服务以后,飞机仔满意地翻过身来,继续躺在床上,

淫笑着对「LEAH」说,「可是,你怎么会那么乖呢?」听到飞机仔的问题,一直表现得非常恭顺的「LEAH」

却显得有些迟疑,她犹豫了一下,才用手指着她同样被剃光了阴毛的阴户,让躺在床上的飞机仔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阴

唇上的几个焦黑色的痕迹。

「LEAH…LEAH一开始也不乖,不肯好好伺候主人…」「LEAH」跪在飞机仔的面前,稍微带着点哭腔

对他说道,「所以后来…后来主人就用…用电击器调教LEAH,这些就是电击器留下的痕迹…LEAH…LEAH

现在乖了,请主人…请主人不要再用电击器调教LEAH…请主人玩…请主人玩LEAH…呜呜呜…」说到这里,「

LEAH」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悲鸣着的骨感美人,飞机仔不由得想象着那些台湾毒枭是如何用电击

器折磨她,直到把她彻底驯服的,一想到「LEAH」纤细的腰肢和令人心醉的修长美腿是怎么样在电流刺激下扭动

和挣扎的,飞机仔就觉得阴茎更加鼓胀了,他一边淫笑着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个跳蛋,打开开关以后,又把那个跳蛋塞

进了「LEAH」的菊蕾,一边把抽泣着的「LEAH」直接按在床上,用粗壮的身体压着她纤细的腰肢,肆无忌惮

地蹂躏起她的阴户来。在「LEAH」的呻吟声中,她的那双修长美腿也马上就条件反射般地象蛇一样紧紧缠绕在飞

机仔的腰上,看来这个被无数男人玩弄过的美女也早就意识到了她的这对美腿会让男人感到更加兴奋和满足。

在「LEAH」的阴户里抽插一番以后,飞机仔马上就发现这个混血美人竟然拥有超敏感的胴体,飞机仔的每一

次抽插都能让「LEAH」婉转呻吟着颤抖起来,如果飞机仔把阴茎插进「LEAH」的阴户深处,这个美女更是会

忍不住全身痉挛着连连娇啼。飞机仔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把「LEAH」的敏感身体送上了性高潮,当他听到「L

EAH」娇媚动听的呻吟,感觉到「LEAH」的阴户收缩起来,包裹着他的阴茎时,还并没有爆发冲动的飞机仔就

暂时停止了抽插,只是抱着「LEAH」的纤腰,掐捏着这个混血美女颤抖着的腰臀。当飞机仔感觉到「LEAH」

的身体渐渐平复下来,他就又抱着「LEAH」的娇躯,继续抽插了起来,而「LEAH」的双腿也更加用力地缠着

飞机仔的腰,似乎想让他的阴茎在阴户里插得更深一点。在一番剧烈抽插以后,「LEAH」又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而飞机仔也又像刚才一样,在「LEAH」的身上稍作喘息,强忍着想要马上发泄的欲望,直到高潮再次平息,他才

又一次淫笑着在「LEAH」的阴户深处抽插起来。

当「LEAH」的高潮第三次来袭的时候,飞机仔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他高涨的兽欲,他干脆连声吼叫着,酣畅

淋漓地把一股股精液全都射进了「LEAH」剧烈收缩起来,紧紧包裹着他阴茎的阴道里。「LEAH」的膣肉有节

律地阵阵收缩着,挤压着飞机仔的阴茎,就像是要把他的精液全都压榨出来一样,直到飞机仔觉得自己已经把最后一

滴精液也都射进了「LEAH」的阴户,他才满足地放开了这个敏感的混血美女。这时,飞机仔才发现,那张大床竟

然已经被「LEAH」的体液和汗水完全濡湿了。彻底泄欲了的飞机仔稍作喘息以后,才勉强站起身来,淫笑着走出

房门,而「LEAH」这时候却还在那张大床上微微扭动着赤裸的胴体,似乎还沉浸在连续高潮的强烈快感中。飞机

仔的白浊精液也正从她因为性高潮的余韵而翕动着的阴唇中间慢慢地流出来,不断滴落在那张湿透了的大床上…

连续品尝了「嘉雯」和「LEAH」的销魂胴体以后,飞机仔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精力不济,所以走出「LEAH」

的房间以后,飞机仔并没有马上就推开对面的这扇挂着「樱」名牌的房门,而是在走廊上稍微休息了一下。幸好罗杰

给他的那种性药确实威力非凡,没过多久,飞机仔连续发泄以后,本来已经严重缩水的阴茎就又一次生龙活虎起来。

看着又在胯下膨胀起来的阴茎,飞机仔淫笑着推开了他面前的那扇粉红色房门,却意外地看到了一间摄影棚。那个房

间里面到处都是照相机和各种摄影用具,天花板上也挂着各种摄影用的灯光设备,房间里最显眼的除了一张床,就是

一面照片墙和旁边那块巨大的落地镜了,照片墙上贴的照片全都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被不同的男人百般凌辱的情景,

在落地镜旁边却站着一个身披薄纱,亭亭玉立的高挑美女,透过那块半透明的薄纱,飞机仔可以隐约看到那个美女裸

露的胴体,而且他还发现,墙上的那些不堪入目的淫亵照片上,那个在男人胯下遭受蹂躏的女孩,不就是眼前这个高

妹么。

「你就是樱么?摄影模特?哈哈,我只对墙上这些你挨操的照片感兴趣…」说着,飞机仔就走到那个美女面前,

扯掉了她身上的那块薄纱,贪婪地欣赏着她一丝不挂的娇躯。但让飞机仔意想不到的是,「樱」的胴体上几乎到处都

是伤痕和淤青,她的手腕上戴着手铐,双乳的乳尖和阴户上竟然还挂着三个金黄色的圆环。之前看到照片墙上的那些

淫亵的照片时,飞机仔的阴茎就已经在他的胯下翘得更高,而这些充满暴虐和淫靡气息的伤痕,还有乳环和阴环更是

让飞机仔欲火焚身。飞机仔二话不说,就抓住「樱」的头发,喘着粗气,在「樱」的惨叫声中把她硬拉到那面落地镜

子前,恶狠狠地对「樱」说:「双手撑着镜子,把屁股翘起来,让主人操…」在飞机仔的命令下,「樱」毫不抗拒地

把她被手铐束缚着的双手按在光滑的镜子上,又撅着她的翘臀,几乎把她全无阴毛遮蔽的光滑阴户送到了飞机仔的阴

茎前,才一边像是诱惑着飞机仔般地轻轻摇晃着屁股,一边低着头,小声对飞机仔说:「樱的骚逼好痒…请…请主人

…主人随…哦…哦…」

「樱」还没有说完,飞机仔就已经粗暴地把鼓胀得快要爆炸的阴茎插进了她的阴户,然后飞机仔就像是要把「樱」

的身体撕成两半那样,野兽般地在她的阴户里抽插起来。飞机仔一边野蛮地享受着「樱」温润紧致的阴户,一边还不

停地蹂躏着这个高挑美女的胴体,他有时用力掐捏着「樱」纤细的腰肢,有时又淫笑着蛮横地抽打着「樱」的臀肉,

有时俯下身子,把双手绕到「樱」的胸前,抓住那对乳环用力拉扯着,残忍地折磨着「樱」的乳头,就像是要把这一

对娇嫩的乳头从乳房上撕扯下来一样,有时又把手伸到「樱」的双腿之间,凶狠地拽着「樱」的阴环,把「樱」的阴

唇扯到一边。在「樱」越来越悲惨的哭喊声中,飞机仔却继续用各种稀奇古怪的花样虐待着她,还欣赏着镜子里「樱」

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飞机仔的每一次摧残都会让「樱」全身颤抖,痛苦地惨叫起来,但飞机仔却也因此感到更加

满足。「樱」身上的那些伤痕告诉他,这个美女平时没少遭受性虐待,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这样的凌虐会让「樱」吃

不消。

飞机仔在「樱」的阴户里抽插了一阵,也好好地虐待了一番「樱」以后,被摧残得一直哭喊着的「樱」却伸出手

来,在落地镜旁边的照片墙上按了一下。这一下,仿佛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块照片墙竟然滑到一旁,露出了后面的

各种性虐工具。看着那些可怕的皮鞭,电烙铁,蜡烛,跳蛋,电动阴茎,飞机仔不由得感觉更加兴奋起来,而当他听

到「樱」竟然呻吟着对他说:「虐待我…用这些工具…虐待我…用力打我…用力操我…我才能…才能有高潮…」的时

候,飞机仔更是感到全身的兽血都沸腾了起来。飞机仔连忙拿起皮鞭,抽打着「樱」的背脊,在她本已伤痕密布的背

上又留下了一条条鞭印。然后他又把烧红了的电烙铁按在「樱」的翘臀上,听着「樱」的惨叫声,看着「樱」被烧灼

的臀肉上升腾起一股弥漫着焦臭味的青烟。飞机仔还把那两个带着钢夹的跳蛋夹在「樱」被乳环贯穿了的乳头上,让

她已经被锋利的夹齿夹出血来了的乳尖在跳蛋的震动中不停颤抖着。而那支电动阴茎当然也被塞进了「樱」的菊蕾,

在她的后庭中不停地旋转着…

看着「樱」在残忍的摧残下却反而显得越来越兴奋,飞机仔才意识到,原来这个美女已经被那些台湾毒枭的性虐

待调教成了受虐狂,只有受虐才能让她的身体产生快感。在跳蛋和电动阴茎的「嗡嗡」声,还有皮鞭落在皮肤上的抽

打声和皮肉被烧焦的阵阵烧灼声中,遍体鳞伤的「樱」终于惨叫着在性高潮中浑身抽搐起来,而飞机仔也就捏着她的

臀肉,在她急剧收缩起来的阴户里连连喷射起来。也许是因为性虐美女的变态快感,飞机仔觉得这次泄欲特别酣畅淋

漓,即使是已经把精液全都灌进了「樱」的身体深处,他的阴茎却还是在「樱」的阴户里不停地跳动着。放开「樱」

的胴体以后,虽然飞机仔还贪得无厌地想在「樱」和另外那几个充当「玩具」的女孩身上再发泄几次,但他却已经有

心无力,甚至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软绵绵的棉花上一样。于是飞机仔只好悻悻地推开房门,离开了「樱」的房间,按

照原路回到二楼的电梯前,刚走进电梯,他就再也支持不住,竟然就这样全身光溜溜地坐在电梯的一个角落里睡着了

(待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