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绿妻奴】十五

2022.07.31 来源: 浏览:1次

【绿妻奴】十五

第十五章

房间内的疯狂终于归于平静,大概是玩的太过了,周靖平也有点挺不住了,

只能趴在穿着旗袍的菲儿身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将脑袋枕在娇妻饱满坚挺

的巨乳上歇息。

菲儿张翕着嫩唇,与周静平相视一笑,慢慢用雪白的小手爱抚着周靖平的脑

袋,看到菲儿如此的温柔对待另一个男人,我沮丧着在一旁沉默不语,不知道该

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生谁的气,只是盘算着今天大概也就过去了,想必周靖平

是不会玩什么花样了。

小若仍然半蹲在周靖平的面前,保持着掰开小穴任凭周靖平赏玩的淫乱姿势,

周靖平慵懒的一边磨蹭着菲儿的巨乳,一边用手时不时的转动几下插在小若小穴

里的橡胶肉棒,尽管小若已经兴奋的小腿在微微发抖,仍然在勉力维系着。

大概喘息了三五分钟,周靖平才从菲儿身上爬起来,允许小若直起身子,从

她的凤眼穴口里拔出了橡胶肉棒。

我正庆幸今天终于可以结束的时候,不想周靖平却对我提出一个难以置信的

要求

「今天我睡在这,菲奴和雅奴就陪我睡吧,你睡外边的客厅」

什么?让我的娇妻们陪陌生男人过夜,而让我去睡客厅?我睁着眼睛,愤怒

的盯着周靖平,看的对方一阵心里发毛,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道

「你……你看什么?陈……陈先生……别忘记我们定的约定……」

躺在床上的菲儿大概也察觉到了我的敌意,从床上爬起来,顾不上白色旗袍

上被周靖平刚才压出的褶皱和粉脸上未褪尽的红潮,慢慢靠在周靖平的身上向我

挤着眼

「老……老公……你就听主人的话吧……今晚让我和小若服侍主人入寝就好

了……这几天老公你就委屈一下,在客厅睡吧……」

我正一股闷气生不出来,看见菲儿还帮起周靖平说话了,心里一阵怒火上涌,

明明是自己的老婆啊,不过看到菲儿狭长美目里复杂的神色,我又稍微收拾了一

下心情,这几次每次生气,都是被娇妻们说服,我也不想再违背菲儿她们的意思

了,反正她们每次都能讲出大道理来让我屈服。不过这次我却偏偏忘记了,明明

最开始定的规矩里有「不能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这条的,不知道为什么,无论

是菲儿,小若还是周靖平,似乎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这一点,在劝我睡客厅的这

事上,他们三人倒是出奇的立场一致。

鼻孔哼了一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周靖平,我转身出了卧室,其实本来这栋

别墅有好多房间,即便是周靖平叫我去睡客厅,我去别的卧室凑合一宿想来也没

什么,不过我心里就是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偏偏要睡在那,我倒要看看晚上他们

要玩什么花样,非要把我赶走才可以。

玩了一天都很疯,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才发现,居然忘记拿套被褥出来,好

在现在也就是九月末,天气还不算特别凉,在沙发上凑合一夜倒也没什么。

大概是换了新环境,躺在沙发上半天也难以入睡,辗转反侧的想着在这个世

界重逢菲儿和小若的种种,特克达特的事情我已经回忆起了七七八八,想着当年

与菲儿的两小无猜,这个世界与雅若的青梅竹马,心里倒像生出一颗蜜糖一样,

慢慢融化在暖暖的心炉中,让甜蜜淌满了五脏六腑。

说起来冷静下来后,我也能猜出来,大概菲儿和小若那么淫媚的表现是想激

发我的兴奋度和妒意来提高灵能的纯度,毕竟现在不只为了我,菲儿肚子里的孩

子才是第一位的,毕竟菲儿已经是准妈妈。

在黑暗中暗叹了一口气,虽然明知这一点,但是每次看到娇妻们出轨,除了

那让我憎恶的变态兴奋感外,强烈的妒意每次都能刺激我到发疯,而且这次尤甚,

况且,这次的周靖平和以往菲儿勾引的人不同,陈胖子,温泉的老头,刘明,刘

峰等等这些人,他们都是平凡大众,或老或丑或穷,我相信如果不是为了我,菲

儿和小若是绝对不会看上这些人的,可是周靖平不同,他年轻,帅气,事业有成。

这种人在现实中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是我长久拥有菲儿与小若的威胁,一个强烈

的威胁。

胡思乱想了一通,客厅里的落地钟突然响了起来,连敲了12下方才停止,

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打了个哈欠,翻个身,还是准备睡了吧。

把脑袋埋进柔软的沙发里,召唤着睡神自我催眠,就在意识逐渐朦胧的时候,

一阵模模糊糊的劈啪声传进了耳朵里

「啪……啪……啪……」

一开始还断断续续【好文】【绿妻奴】十五的,后来则越发的清脆响彻,且富有节奏感,好似拍击某

种物体的声音

「不是吧?啪啪啪声……难道是……菲儿被……」

抖了抖精神,一阵恐怖的猜想涌入了还有些混沌的脑子里,不过随即想了想,

怎么会呢?性器交合的声音不会这么清脆,而且声音也不至于大到我在客厅都听

到的地步啊。

以为自己迷糊了,懒得理会这股歪声,自己倒头又睡,过一会,这股裹杂着

淫邪节拍的声音又断断续续的进入了我的耳朵,这一次不仅仅是那来路不明的清

脆响声,一并而来的,还有女人暧昧的呻吟

「唔……啊……啪……啪……」

越来越觉得奇怪,这大半夜的,到底那边在干什么呢?我起身皱了皱眉头,

清醒了一下,没有开头,摸黑凭着记忆去了周靖平和娇妻们睡觉的那个房间,好

在这个别墅里没什么复杂的家具和内置,所以一路走起来我也没碰到什么障碍。

离那个房间越进,这股暧昧而富有节奏感的声音就越清晰,终于走到了房门

口,居然发现门没有完全锁死,放佛刻意留给别人偷窥的一样。

门缝里漏过了一丝浑黄的灯光,大概是房间里的落地灯吧,我屏住呼吸,慢

慢的把眼睛靠近门缝,观察起屋内的景象。

被落地灯已经染成枯黄色的房间内,菲儿坐在地上,美背靠在床榻边两腿分

开,坦露那对巨乳,粉脸带着微微痛楚的表情,小嘴紧咬着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声。两只藕臂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微微斜着俏首,任凭黑长的秀发搭在肩上。

而周靖平的表情我看不太清楚,只是倚着小若,坐在菲儿的面前,用那双厚

重的大手,带着淫荡富有节奏的韵律,一下一下的在抽扇着菲儿的巨乳!

「啪……啪……啪……」

即便是房间内尚显昏黄的灯光下,我也能仔细辨别出菲儿巨乳上已经泛出一

片的红晕,看来是周靖平已经抽上了瘾,看着那对饱满的乳球在空气中随着自己

的手部摆动,一波波的画着淫媚的乳浪,他兴奋的喘着气,放佛在饕餮着一餐大

菜,咀嚼着菲儿的痛苦,一点点的咽下这份凄惨的旖旎。

「啊……主人……」

「呵呵……菲奴……怎么了?」

「主人……好疼……菲奴的……乳房……好疼……」

周靖平听着娇妻的诉苦,动作并没有停止,反倒加重了抽了两下,让一对巨

乳摆动的幅度更大了

「嘿嘿嘿嘿,不是你这个小贱货说乳房痒痒的让主人玩么?怎么现在又讨饶

玩不起了?」

「啊……主人……不要……菲奴……是想让主人……吸的……没想到……」

「哼,贱货,难道要把过错怪罪到主人身上吗?下贱的淫奴」

周靖平听见菲儿的抗辩,忽然语气里带出了凶恶,反手抽打了一下菲儿的巨

乳,刻意狠狠的刮拉了一下菲儿巨乳上那颗小巧红嫩的乳头,原本已经敏感挺立

的乳头被周靖平狠狠打了一下,让菲儿小嘴里不自觉的叹出了一声悠长的媚吟

「哼,小贱货,明明是很享受的样子嘛,雅奴,你说菲奴是不是很淫乱啊?」

亲了一口怀里的小若,周靖平一把拧住菲儿的一直大乳房,掐在手里并且自

己的意志随意的捏弄,大概是动作太过粗暴,菲儿的粉脸露出了明显的痛苦表情,

额头上也分泌出了香汗,修长的媚眼微微眯起,发着哀怨的悲叹。

「唔……」

小若被周靖平搂在怀里,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只好勉强地点点头,而后底下

那对大大的杏眼,不忍心再看菲儿在她面前被周靖平随意玩弄的凄惨模样。

「哼,小贱货,主人扇你的奶子是不是让你感觉很兴奋啊?」

周靖平看着小若的消极应付,忽然狠狠捏了一下菲儿的乳球,他想亲口让菲

儿说出自轻自贱的淫语,来满足对娇妻肉体的占有欲。

「嗯,不说话?我扇你这个大奶子贱货」

看着菲儿咬着嘴唇不愿承认的态度,周靖平忽然暴起,用手狠狠的抽打着菲

儿的巨乳,那对浑圆饱满的乳球放佛一只可怜的白兔子,被饿狼们俘虏后肆意的

玩弄摆布,在空气中毫无遮掩的被抽来抽取,可怜巴巴的晃动着。

「啊……主人……不要打了……菲奴……是贱货……被主人抽奶子……很兴

奋……」

熬不过周靖平的威逼,我心疼的看着菲儿亲口的自贱,即便到了如此过分的

境地,菲儿仍然美臂侧分,毫无抵抗意识,奴性十足的任凭周靖平的玩弄摆布。

「哼,真是只不打不说实话的贱人」

看见菲儿的屈服,周靖平狠狠的骂了一句,忽然手部又用了比较柔和的抚摸

动作,慢慢的揉弄起菲儿的巨乳,原本以为会迎来继续的狠命抽打,没想到忽然

是一阵轻柔的动作,菲儿慢慢扬起粉脸,小嘴叹出了舒爽。

看见菲儿完全随自己的意志转换着悲喜,那种操控的兴奋已经很明显的染满

了周靖平的脸,带着一股嘲弄的口气,周靖平忽然问道

「菲奴,你说你老公现在在干什么呢?」

「不……不知道……主人……请不要问了……请继续揉菲奴的淫贱的奶子吧,

菲奴……好舒服……啊……」

菲儿听到周靖平的发问,媚脸泛出羞涩的红晕,赶忙岔开话题,说着诱惑的

情话,故意媚吟一声,想要转移周靖平的注意力。

「哼,小贱货,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么?」

忽然又是狠狠掐了一下菲儿的乳头,娇俏红嫩的乳头被周靖平拧在手里,菲

儿终于还是敌不过这份痛苦,只好哆哆嗦嗦的说出了让他遂心的话

「主人……不要……不要拧了……菲奴觉得……我老公……大概……在吃醋

吧……想着菲奴能被主人玩弄……宠幸……一定……一定吃醋到不行了……啊

……」

听着菲儿的话,我心里一阵刺痛,微微拉开了点房门,房间里的三人却浑然

不觉,完全沉浸在浸满淫欲的气氛里而不能自拔。

看见菲儿的屈服,周靖平一阵得意的淫笑,给小若示意了一个眼色,小若稍

稍叹了口气,便慢慢地扶起周靖平,让他蹲在菲儿的大胸前,而后用小手慢慢套

弄起那只大肉棒,待到它硬直起来后,便直接导向菲儿的那对大胸中间

天啊,小若竟然帮助周靖平与菲儿玩乳交,而且菲儿居然出了轻轻嘤咛了一

声后,毫不避忌,反倒向前挺着那对饱满的巨乳,两只小手也慢慢的并拢着大乳

房,夹紧那只已经插入自己乳沟的黑直长物。

「呵呵,菲奴,到了你表现的时候,动吧」

周靖平吩咐了一句,便在小若的搀架下,向前将身体倾斜,让肉棒更紧密的

贴在菲儿的双乳中间,带着一丝丝猥琐的频率,慢慢的等待着菲儿主动的服务。

轻轻呼吸了一口气,菲儿媚脸上抹上了一股红晕,眼波流转,娇滴滴的看着

眼前的雄性之物,低下头,用娇嫩的嘴唇吻了一下龟头前端后,开始缓缓地用小

手笼住那对巨乳,慢慢的夹住肉棒上下套弄起来。

感受着香腻乳肉的滑润,周靖平倒吸着舒爽的凉气,一只手开始玩弄菲儿搭

在肩上的黑长秀发,眼前的美女已经在他眼里不像一个人,反倒像是一具人偶,

一只宠物一样,随自己高兴而操控着。

「啊……主人……」

菲儿轻叹了一声,随即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娇喘,大概烫烫的肉棒在她乳肉间

的摩擦让菲儿情欲不自禁的被挑起了吧,周靖平看着菲儿欲女一样的表情,淫笑

着吩咐到

「哈哈,菲奴果然是只喜欢肉棒的小奴隶,雅奴,给菲奴赏赐」

偷听着周靖平的话,我还在寻思这赏赐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曾想小若已

经满面羞红的拿出那根几个小时前还插在她蜜穴里的肉棒,寻到了菲儿蝴蝶蜜穴

口前,直直的插了进去,惹来了菲儿一阵的媚叹

「啊……主人……那个……好胀……」

「哈哈,不过你这小贱奴不就是喜欢这种大大圆圆的玩意插进你的小穴了么?」

周靖平粗鲁的调笑,全然不似白天那种温文尔雅的示人面孔,甚至可能由于

我的不在,比下午和傍晚和娇妻们淫乱时候还要放肆无忌,这难道就是人性么,

在谁也不知道的角落里,尽情的释放着黑暗。

菲儿媚眼里闪烁着可怜与羞怯,不敢反驳周靖平的侮辱,只好夹紧双乳,用

富有弹性的硕大乳球去刺激周靖平敏感的阴茎表皮,由于小手用力收紧,让乳球

上的红嫩的乳头都已经可以每次上下套弄的时候打在周靖平的肉棒上,让他发出

阵阵舒服的粗喘。

上面夹着周靖平的肉棒,下面小穴夹着塑胶玩具,菲儿的脸色愈发的难受,

乳交果然很辛苦,菲儿白皙的皮肤上也开始分泌出了香汗,不过滴落在乳沟里,

也正好起到了润滑液的作用,让周靖平的肉棒在菲儿的双乳间进出的频率越发的

快速淫靡。

「呼……菲奴……你的奶子……太棒了……我要……出来了……我要射在你

的奶子上……」

「嗯……主人……请……请尽情的……射在菲奴的大奶子上吧……」

周靖平已经开始瞪着双眼,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肉棒上了,身体的重量只能靠

着小若的身体在勉力支撑,一个大男人的身体都倚仗在自己身上,连带我的小若

也满脸疲惫的神色。

周靖平与菲儿的动作倒是越来越快,两人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淫乱放浪

「菲奴……你个小贱货……射烂你的漂亮大奶子……」

怒吼一声,周靖平全身向前依靠,肉棒死死地戳入菲儿的双乳间,蹦跳着喷

出一股浊精,头一两注甚至直接射到了菲儿的嫩唇和优美的下巴上,余下的几注

才喷到那对巨乳上,浊白的精液冒着热气,在菲儿的粉嫩的乳头,淡红色的乳晕,

白皙高胀的乳肉上肆意横流,涂满了整个娇妻巨乳,宣示着对菲儿肉体的占有。

「啊……谢谢……主人赐予菲奴……精华……」

菲儿被烫的媚哼了几声,捧着巨乳迎接着周靖平的喷射,即便是媚脸上被射

到也没有躲避,等到周靖平喷射结束后,仰着粉脸媚笑了一声,随即张开小嘴,

慢慢含住刚刚喷射结束的肉棒,吸吮着龟头前端,做起了清洁工作……

房间里的娇妻们还在迎合着周靖平,我失望的看着菲儿和小若奴性十足的表

现,轻轻关上房门,无声的回到了客厅沙发上,我不知道这是噩梦还是现实,现

在我倒宁愿开始欺骗自己,刚才那些不过是自己做的噩梦,菲儿和小若都是爱着

我的,是不会背着我去服侍其他男人的,对,这一切都是梦,睡一觉,这些都会

好起来的,嗯,都会好起来得……

昏昏沉沉的睁开眼了,看到客厅前的落地钟,已经下午1点了,没想到居然

睡了一个中午,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大概反应了四五秒我才记起,这是周靖平

带我们来的会所别墅。

回忆起现实,我却一阵失望,原来这些都不是梦啊……不过旋即又有些侥幸,

虽然不是梦,但是昨晚的场面也许说不定,反正我还是相信菲儿的。

起身四处走了走,发现餐厅那边传来一阵谈笑声,这个别墅的客厅和餐厅是

分开的,餐厅和厨房则连在了一起,我好奇的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周靖平正搂着

小若狎戏亲吻,而身边的菲儿正夹着筷子喂他吃着什么东西

「呼呼……主人……菲儿的东西也要吃嘛……来……啊……」

看着菲儿的献媚,我心里一阵绞痛,带着醋意低声咳嗽了一声,这才让餐厅

里的三人注意到了我。

「啊……老……老公……」

菲儿看见了我,转眼媚脸上布满了红晕,有些尴尬的坐在那里,还保持着要

喂周靖平食物的样子,呆立不动。

有些不满我的进入,周靖平张口吃下了菲儿递来的食物,缓缓说到

「陈先生,这都是第二天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点规矩,毕竟这次我们可是

说好的了,你是不是也该问声好啊?」

周靖平的不满写在了脸上,我还期望着菲儿或者小若能够为我说话,没想到

菲儿倒是先开口说道

「老……老公……主人说的没错……老公也应该问声……主人好了……」

只不过一夜的工夫,菲儿居然开始维护其他的利益了?我心里有些愤怒,不

过看着菲儿和小若的眼神,为了那70万孩子的奶粉钱,为了灵能,我却不好真

的现场发作,再说我也怕真的破坏了菲儿的计划,少不得美女娇妻们又该和我闹

别扭了。

看了一眼坐着的三人,我只好小声的说了一句

「主人早上好……」

话一出我羞愧的马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周靖平倒是没有在意,大

概有些不瞒我的声音太小,鼻孔哼了一声,揉了一下小若的爆乳在我面前直接调

戏道

「哈哈,雅奴的大奶子手感也不错嘛,不过昨晚还是觉得菲儿的奶子用来乳

交真的很棒啊,我昨晚射了三次才罢手,我都差点以为自己要在菲奴那对大奶子

上精尽人亡了」

什么?我吃惊的看着周靖平,原来昨晚看的那不是梦,而是现实啊。而且我

还只是看到了一小部分,听他的话,昨晚一直玩弄菲儿到了很晚,而且射了三次!

我带着强烈的妒意盯住菲儿,娇妻只能躲闪着我的眼神,不敢看向我,满面

羞红的娇嗔着

「主人……真实的……就会欺负菲儿……」

看着菲儿没有直接否定,我更确认了周靖平话的真实性,只能生气的看着周

靖平哈哈的淫笑声,默默地坐在餐座上,真的有些饿了,即便是生气我也是饿了,

反正与其听他在那得意忘形,不如自己先填满肚子。

看着我忽然坐在餐桌前赌气般拿起东西往嘴里塞,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周靖

平被小若一把拉住手,示意了一下,只好欲言又止,任凭我大快朵颐了……

这顿可以算下午餐的饭吃完已经是下午14点了,在菲儿服侍下,周靖平这

次没有要我进浴室,只是单独和菲儿在浴室里冲凉了几下,听着浴室里菲儿时不

时传来的魅惑娇吟和暧昧高挑的笑声,我嫉妒的只能粗暴的拉着小若,狠命的揉

起那对巨乳

好在小若还没有完全倒向周靖平,只能不吭声的看着我,任凭我的手在她巨

乳上游走,不过一听到了浴室的开门声,还是马上推开了我,整理了一下衣襟,

跑过去迎上了周靖平

「主人……给你毛巾……」

看着小若的殷勤服侍,周靖平得意的拍了拍小若的粉脸夸奖了一句

「雅奴乖……」

小若只是羞涩的低头一笑,看得我却是妒火升腾,这种表情原本是我的初恋

情人只对我展露的啊,什么时候轮到周靖平享受了

我还在那五味杂陈吃着老醋,擦拭完毕的周靖平惬意的已经坐在沙发上,而

菲儿却不知所踪

我还在怀疑着菲儿的去向,没几分钟菲儿已经从卧室里折回来了,不过看着

菲儿的装束,我还是心理一阵兴奋与妒意裹杂着直冲脑门:这也太放浪了。

菲儿上半身裸着雪白的身体,而从纤细的腰部开始挺翘的圆臀,修长的美腿,

诱人的美足全都包裹在了黑丝裤袜里面,薄薄的黑丝勾勒出了娇妻优雅迷人的身

体曲线,而那双美足上,穿着的则是9寸高跟鞋,外加菲儿有意的摇臀晃乳的在

周靖平面前炫耀自己的倾城美貌,如此迷人的景象,让我和周靖平,不,应该说

只要看到这个场景的男人,都会肉棒向菲儿行注目礼吧

」哈哈,菲奴,你的身材真不错,不仅奶子翘,腿和屁股也真好看」

周靖平已经是满口粗话的赞叹着菲儿,看来私下里抛却了伪装,兽欲满脑的

周靖平也和那些民工农夫没什么区别,大抵男人都会是这样吧。

菲儿只是满面通红,瞟了我一眼,随后用诱惑的声调问起了周靖平

「主人……请问菲奴可以开始了么?」

听着软腻的问话,周靖平得意的笑了笑点点头,看见对方的动作,菲儿向前

靠了一步,抬起一直美足,不轻不重的踩在了只裹着浴巾的周靖平的两跨中间

周靖平叹出了一阵舒爽,趁着这个功夫,小若赶紧轻柔的拉出了浴巾,让菲

儿蹬着9寸高跟鞋的美脚能够直接踩在他的肉棒上为他服务。

肉棒被高级高跟鞋冰冷的皮革刺激到,原本已经挺立的肉棒登时膨胀到最大,

原本就巨长的肉棒,这次顶端甚至已经扑打到了菲儿优雅的脚踝上,摩擦着脚踝

上的黑丝,菲儿也感受到了肉棒龟头口处的温度,开始不住的媚声娇喘起来。

以肉棒根部为轴心,菲儿慢慢的用美妙的足弓拨弄着肉棒旋转,时不时的用

高跟鞋的鞋跟轻点一下周靖平的睾丸,我甚至邪恶的想到,如果菲儿哪次力度掌

握不好,恐怕周靖平的蛋蛋就要毁在菲儿脚下了吧?

不过我的诅咒并没有结果,菲儿还是奴性十足的用美脚为自己暂时的「主人」

服务,被那只美脚爽的直吸气的周靖平半眯着眼,脸上一阵得意的神色。

「哦……菲奴……你的脚……真不错……」

菲儿并没有说话,不过大概被周靖平的这句夸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美足的

动作加大了不少,让周靖平的叹息声瞬间变大了许多

「嗯……雅奴……菲奴的足交服务不错,你去给菲奴舔穴,算作主人给的奖

赏」

拍了拍依偎在一旁的小若的俏脸,周靖平示意着抬起手指了指菲儿的胯下,

小若嘤咛了一声,便起身绕到了菲儿的背后,媚脸贴住那只翘臀,慢慢的将嫩唇

伸到了菲儿两腿间的黑丝料上

「主……主人……请问雅奴是扒开黑丝舔还是……隔着黑丝舔?」

「哈哈,就隔着黑丝舔吧……菲奴穿着黑丝裤袜的骚样最迷人了……让我多

看一会」

小若轻轻点了点头,便直接伸出粉舌,在菲儿美腿中间的黑丝料上舔吸了起

来,在两人商量的过程中菲儿始终保持着美足服务的姿势,放佛两人商讨的内容

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一样,直到小若的小嘴侵入了自己的胯下,菲儿才叹出一声

媚吟

「嗯……雅奴妹妹……不要……这样舔……」

「哈哈哈……雅奴干得好啊,菲奴你这个小贱货……是不是被吸得很爽啊?

腿分得开点,让雅奴好好给你舔穴」

看着周靖平的得意忘形,我在一旁真的恨不得能撕碎他,不过这时候我更希

望的是娇妻们奋起反抗,狠狠的抽他一个大耳光。可惜现实是残酷的,菲儿并没

有如我预料的那样刚烈,反而是按照周靖平的意思,真的微微叉开了双腿,任凭

小若的粉舌跟着黑丝料肆意摩擦自己的敏感的蝴蝶美穴。

小若的动作时而轻柔婉转,时而刚劲有力,变化多端的节奏让菲儿一直美腿

支撑的身子早已开始微微打颤,那只为周靖平服务的美脚也只能勉力的摩挲着黑

直的肉棒。

大概是觉得隔着高跟鞋脚交不过瘾,周靖平粗暴的握住菲儿纤细优美的脚踝,

直接脱下了那只高跟鞋,把菲儿的美脚握在手里拿捏了一会说道

「真是好美的脚,你这只骚货第一天见到你,我就觉得你浑身上下最迷人的,

不是那对大奶子,也不是你那张可以当夜店高级妓女的漂亮脸蛋,你最迷人的,

就是这双美足和美腿,一看你这对美腿和美脚,就知道你一定是欠干的骚货」

周靖平癫狂的呓语让菲儿修长的媚眼里闪烁着羞愤,不过菲儿并没有反驳周

靖平,看着菲儿消极的抵抗,原本以为娇妻已经完全沉沦的他倒是很有点意外,

眼珠子转了转,忽然一边享受这菲儿美脚的摩擦套弄,一边握住娇妻的脚踝逼问

「嗯?菲奴怎么不说话?说,你的美脚是不是因为你是欠干的骚货才长的这

么美的?说?」

周靖平逞着淫威的逼问终于让菲儿无法回避,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只好轻启

朱唇,说出了让我心里一阵刺痛的回答

「是……菲奴是……欠干的骚货……专门为了勾引主人干菲奴……才把脚

……生的这么美……主人……对不起……请原谅……菲奴的淫贱……」

正在说着淫乱的情话,周靖平忽然示意了一下小若,搞明白了这个眼神含义

的小若突然用粉舌狠吸了一下菲儿的小穴,即便隔着黑丝料,这种强烈的刺激也

让菲儿敏感的体质无法应对,菲儿高吟了一声,居然哗啦一声,大股的爱液直接

倾泻了出来,不少甚至透过黑丝裤袜,滴滴答答的滴落在了地板上。

「哈哈,你这个贱货,被主人骂就那么兴奋么?」

周靖平的侮辱让菲儿无从应对,原本细腻白皙的肌肤四处抹着艳丽的樱红,

那只踩在周靖平肉棒上的美脚忽然也加快了速度,黑丝袜里的美趾紧紧扣住龟头

口,软绵绵的脚掌在优美足弓的帮助下不停的摩挲肉棒表皮,连带美足的足跟也

时不时的轻踩着肉棒根部,有几次甚至直接碰击到了睾丸上,让周靖平爽的直叹

「哦……菲奴……你的脚……我可能……真的要被你……榨出来了……」

菲儿的美趾上的黑丝料已经被周靖平预先流出的前列腺液濡湿了不少,看着

美趾处的湿润,菲儿伸出美舌舔舐了一圈自己的娇唇,用香软的声调向周靖平献

媚道

「呼呼……菲奴的脚……就是为了……让主人……舒服……才生的这么美的

啊……呐……主人……快一点哦……快一点……射在菲奴的脚上吧……菲奴最喜

欢脚上流满主人精液是后那种热乎乎的感觉了……」

菲儿开始使用了催情浪语,不仅仅如此,即便在小若粉舌扔在扫荡自己蜜穴

周边的时候,菲儿仍旧保持着快速套弄肉棒的频率,让那只踩在上面的美脚如逐

蜜之蜂一般围绕着肉棒上下起伏,左右逢源。

菲儿的小手的的手指也禁不住搭在了自己的樱唇边上,轻轻吮吸着,加深了

软腻腔调里的淫靡,进一步的诱惑着周靖平的外射

「呐……主人……快一点哦……菲奴的黑丝上……快一点,,,主人快用热

热的烫烫的……精液……好好地涂满……菲奴淫乱的美脚吧……主人……求求你

了……」

菲儿根本已经毫无顾忌的在和周靖平调情,我此时也忘记了嫉妒,完全被这

份菲儿表现出的淫靡吸引住,干渴着嗓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直盯盯的看着菲

儿的美脚在周靖平粗直的肉棒上起舞飞扬,那只美足放佛青藤一般,紧紧的缠着

周靖平的巨根蜿蜒盘旋,死死不肯放开。

两人的喘息都已经从暧昧转为急促的疯狂,周靖平向上挺着腰不自觉地开始

迎合着菲儿美脚的摩擦频率,眼睛盯住菲儿的巨乳不放开,忽然菲儿美足重重一

擦,这最后的一击让周靖平的精关彻底崩溃,低吼了一声,浓浓的精液如决堤一

般冲出了肉棒端口,直接打在了菲儿优美的小腿,纤细的脚踝和性感的脚掌与足

弓之上,原本诱人之极的黑丝袜上,又被白热的浊精涂上了慢慢的淫靡的气味,

菲儿的脚趾受的污染最大,五根美趾此时都已经彻底沉浸于精液横流的汪洋之中,

菲儿只是调皮的抖动了几下,让脚趾处浓稠的精液分流到美脚的其他部分,而周

靖平只是借着高潮的余韵,挺着腰部,用最后的快感在菲儿的美脚上摩擦着,索

取着……

无奈的看着菲儿,此时的我真的羞于启齿,因为看着菲儿和别人的足交大戏,

我的内裤居然也被前列腺液染湿了一大片,凉凉的,透着我的失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