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愤怒的借种者】(第二章、第三章)

2022.07.01 来源: 浏览:0次

【愤怒的借种者】(第二章、第三章)

第二章:她的好

在见我哥的女人之前,我按照我哥的吩咐,先找了他一个律师朋友。

这个人姓陆名强,认识的人一般都叫他强先生。

强先生我见过几次,自从我哥洗手不做走私生意之后,这个人就开始以一种

法律顾问或者说理财专家的身份,出现在我们家庭面前。

包括停车场的租赁,也是强先生一手操办的。

见到我来找他,强先生当时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一本书,见到我进来,还没

等我开口,强先生就递给我一张卡,这是一张招商银行的白金卡。

强先生没等我开口,就冷冷的说:

「卡里每个月会打10万元进去。这笔钱,你按你哥的吩咐使用。」

对于强先生的冷漠,我表现理解;除了我哥,强先生对谁都几乎一副你欠我

500万的表情。

接过卡,等我转身要走的时候,强先生在我后面轻轻的说了一句:「君,小

心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谁?我哥的那个女人吗?

我转过头去,疑惑的看着强先生,但是强先生已经低下头,继续看他的书。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取好了钱,按照哥给我的地址去找那个所谓的他的女

人。

我哥的那个女人叫琳。

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我就明白了我哥为什么会喜欢她。

琳和我嫂子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女人。

我嫂子是个温润如水、端庄贤淑的女人;而琳,单论外貌,未必比我嫂子更

漂亮,但是她有一种气质,一种激起一个正常男人强烈征服欲的气质。

艳若桃李、冷若冰霜,说的就是这种女人。

琳非常像一个意大利的电影明星:莫妮卡。贝鲁奇。

除了五官没有那位外国明星立体,从身材到气质都像。

琳的身高至少在1.75米以上,模特般的妙曼身材配上圆滚的臀部,以及

一对至少E杯的硕乳,加上那股子冷漠的气质,至少我看见这个女人的第一想

法就是:床。

这是一个适合上床的女人。

琳住在市里一个高档的小区里,她的住所是一个复式房,大概150平米左

右。

室内装修非常奢华,就连桌上的烟灰缸都是水晶的。

我不知道我哥和这女人的关系有多深,但是如果这房子是我哥买的话,我只

能说:我哥在这女人身上非常舍得花钱,至少比在我嫂子身上花的钱多多了。

对于我的到来,琳显然不意外,第一次见面后,琳冲我灿然一笑,她甚至带

点讨好的意味对我说:「是小君吧。听你哥说起你好多次了。你比你哥秀气,他

呀,太粗犷了一点。」

这是个很会说话的女人,我哥是个俊朗的男人,但是在她嘴里,却变成了粗

犷;虽然这句话讨好我的意味明显了一点,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听得很舒服。

在琳的刻意迎合下,和琳的初次见面还算让人愉快,但是我心中隐隐有个疑

问:琳和我哥到底是什么关系?

从这次见面来看,琳和我哥之间,绝不仅仅是包养关系而已。

在琳的住所坐了片刻,我将钱取了出来,琳随手接过,将钱丢放在客厅的桌

子上,连看也没有看一眼,

她对于这一万元根本不在乎,这种态度绝不是刻意掩饰出来的。

对于钱,琳似乎并不在乎,但是对于我,琳表现出一种超出常理的热情,她

甚至邀请我在她的住所一起吃饭。

如果是其他女人,也许我就答应了;但是和这个女人的接触,让我隐隐有种

恐惧的感觉。

她实在不像一个小三或者被包养的情妇,怎么说呢?和她接触的时候,她言

谈得体、举止优雅,提到我哥,琳的称呼也非常奇怪:

她喊我哥阿健。

在我们家,只有我爸才喊我哥阿健;连我嫂子,结婚之后,也只是喊我哥老

公。

阿健是我哥的小名,从小到大,只有我死去的老妈和我爸才会这么喊。

我只知道一件事情,除非和琳是非常非常特殊的关系,我哥绝不会让一个普

通的情妇喊他小名的。

一直到离开琳的住所以后,我才反应过来:琳在我面前,绝没有一般被包养

女人的尴尬或者羞涩,她对我的态度,就像一个女主妇对待老公亲人的一种态度,

带着刻意的讨好,但是绝不卑微。

五年前,嫂子在刚嫁到我们家的时候,对于我,就是这种态度。

之后几天,等我再次单独探视我哥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大哥:

「哥,这个叫琳的女人和你什么关系?」

哥犹豫了很久,才勉强告诉我:「我爱的女人。」

听到这句话,我瞬间有种想掀翻桌子的冲动。

「操,你爱的女人。我操操操啊,那嫂子和你五年的感情都是他妈的狗屎!」

我紧握拳头,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我几乎是一字一句问我哥:「她到底哪点

比嫂子好,你这么爱她?」

我哥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眼中的怒火,或者他注意到了,但是他并不在意,在

他眼里,我似乎永远是个孩子。

一个小孩子的怒火,有什么好在意的;也许过几分钟他就自己消气了吧!

我哥用一种回忆的腔调对我说:

「她是个好女人。非常非常的好。」

「她跟我的时候,还是个处女。」(操你妈,不对,操你,嫂子就算不是处

女,配你个黑社会小混混也绰绰有余啊!)

「她很聪明漂亮,学历也高,硕士毕业就跟我了。琳在事业上帮了我很多。」

(我操,嫂子就算只是个大专学历,配你个高中学历也够了吧!)

「另外,她很懂我,不像你嫂子,常常喜欢管着我。」(我操我操我操,嫂

子不管着你,你他妈现在早得肺癌、肝癌死了。嫂子花了多少功夫要你少抽烟少

喝酒,感情你觉得是害你啊!)

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大哥絮絮叨叨的赞美琳的话语,我单刀直入:

「哥,你会抛弃嫂子吗?」

大哥沉默了,他一言不发,眼睛微微偏开,躲闪着我的视线。

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出看守所的时候,我对我哥彻底失望了。

他依然是我最亲的大哥,但是他不再是我所崇拜23年的大哥了。

我现在才发现,我眼里他和大嫂相扶相依的所谓感情,在他眼里就是个屁。

我爱大哥,但是我也爱大嫂。

我忘不了,在大哥事业最低谷的时候,嫂子是如何不离不弃维持着这个家的!

我忘不了,当我20岁那年发高烧的时候,嫂子是如何在医院不眠不休的照

顾我整整三天三夜的!

我忘不了,当家里有钱之后,大嫂明明可以过贵妇人的生活,但是她还是每

天坚持给我们一家人做早晚饭的。

没有大嫂,我们这个家绝不会有今天这个样子。

我很早就失去了母亲,有嫂子后,我才真正感受到母爱的温暖。

大嫂为这个家死心塌地的付出了五年,但是在我哥的心里,却还在纠结她结

婚之前不是处女的问题。

妈的,大哥,你只是不愿意承认:在感情上,你就是个人渣。

在我哥眼里,琳是天使;

但是在我眼里,嫂子才是我的天堂。

我不知道哥打算干什么,但是我有种感觉:

「大哥不会让琳一直做小三的。」

如果不久的将来,我最亲的大哥就要抛弃我最爱的大嫂,我【好文】【愤怒的借种者】(第二章、第三章)该怎么办?

大嫂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如果她最后被抛弃了,她会疯的。

人生第一次,我失眠了。

得知琳的存在,加上隐隐察觉到大哥的意图后,对于嫂子,我有种说不出的

愧疚感,我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

嫂子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大【好文】【愤怒的借种者】(第二章、第三章)而有神。

她对生活充满了热情,结婚五年来,我们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发生了很多

的变化,但是嫂子的眼神始终没有变过,不管家里是穷是富、不过日子是艰难还

是顺利,嫂子都能以一种非常平和的心态看待这些变化。

一想到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将再也看不到这双眼睛,我突然觉得万念俱灰。

第三章:偷窥

大哥才入狱三个月,就以有严重的肺病为由申请保外就医。

有钱能使鬼推磨,或者说,有钱能使磨推鬼。

很快,我哥就获准一个月的定期身体理疗。因为我哥才入狱不久,加上所谓

的病情不是特别严重,就将每周的身体理疗地点定在看守所附近的一个诊所里。

这个消息,还是强先生告诉我的。

强先生依然保持着那种所有人欠他500万的表情,冷冷的告诉我:「你哥

在未来的一个月里,每周日下午3点—5点间,会在那个诊所里看病。」

提起「看病」两个字,强先生冷冷的一笑,嘴角里讽刺的意味特别浓厚。

是啊,我哥这样身体强健的人,居然要保外就医,在钱的面前,所谓法律很

多时候就是一张废纸。

强先生交代我一个任务:

「每周日的下午3点之前,你开我的车把琳那个女人送到那个诊所。

还有,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告诉你爸,还有你嫂子。」

在强先生意味深长的眼神下,我保持着沉默。

我非常非常反感大哥的这个安排,我非常非常不想做这件事情,但是我又不

得不去做这件事。

因为那是我的大哥,我最亲的大哥。

强先生的车是一辆黑顶白身的激光,车里是全黑的真皮座椅,几乎没有任何

的内饰。看到这辆车,我就想起强先生这个人:冷而酷。

我开着这个车去接琳。对于我的带来,琳似乎早已准备多时,她拿着一个黑

色的包,匆匆的坐到车后面。

一路上,我透过后视镜观察着琳,相比上次见面,这次琳的妆容非常的艳丽,

有一种骨子里透出的性感。

到诊所后,强先生早已等在那里。他拿出一个小包递给琳,琳一言不发的拿

着包走进女厕所。片刻之后,琳穿着一身护士装出现在我们面前。

强先生将我们交给一个武警,那个武警高大而沉默,他偷偷的瞟了几眼琳,

就将我们匆匆带到一个的病房外面。

病房外面有一个武警站岗在,琳从随身小包里拿出一个纸袋递给带我们进来

的武警,那个武警用手捏了捏,冲站岗的武警点点头,他低声说:「护士进去。

家属留外面,护士出来之前,家属不许离开这个门口。」

说完这句话,两个武警就一左一右走到病房两边的走廊上,离我大概二十米

的样子。

琳看了我一眼,捏捏我的手心,小声说:「别担心,都打点好了。」

琳进去一个多小时后才出来。琳出来的时候,妆容明显花了,嘴角也破了一

块,虽然身上的衣服似乎没乱,但是一股子精液和汗液混合的味道还是隐隐透了

出来。

至于琳的脸色,红润之极,那股子极度满足之后的慵懒根本藏不住!

憋了三个月,看来我哥刚才没少折腾琳这个性感尤物。

回去的路上,强先生开车,我和琳坐在后车座上。

我们三个人几乎一言不发,只是在将琳送回住所之后,强先生才淡淡的对我

说:「下次我就不去了。我的车钥匙给你一把,你下次还按这次的流程做事就好。」

我深吸一口气,抛出我的疑问:

「要给我哥弄一个保外就医,加上这次把琳送进去,花的钱不少吧。」

强先生笑笑:「保外就医一百万。琳进去诊所一次要二万。」

我苦笑:「花差不多一百多万,就为了让我哥和琳打几次炮?」

强先生沉默,过了很久才说:「有些事,你还是直接问你哥吧。」

后面的几次保外就医,我按照第一次的流程,每周日下午3点将琳送到诊所

病房里,至于我自己,就在门口当着人质。

一旦我哥和琳在房间里要玩什么花样,视线之内的我会成为两个武警第一时

间抓捕的对象。

我哥最后一次保外就医的时候,也许是因为之前混熟了,两个武警对我们的

监视没有那么严密了。

在琳进去之后不久,我对其中一个武警打商量:「我肚子不舒服。去病房里

面的洗手间上上厕所行不行?」

那位武警叔叔想了想,勉强同意:「去吧,反正病房的窗户都焊死了。你在

里面只能呆5分钟,超过5分钟我们就冲进去。」

我没有敲门,我拉开门悄悄的进去了。

在房间的病床上,两个赤裸裸的肉体叠在一起,正在忘我的玩69。

对于我的到来,我哥和琳完全没注意。

幸运的是,他们两个只打开了病床床头的小灯,房间里被拉上了窗帘,非常

昏暗。

病房进门就是厕所,我蹲在厕所那边的墙角处,这个角度基本可以看到我哥

和琳,而他们二个如果不是特别注意,很难发现我。

我哥趴在琳的身上,两个人将头埋进彼此的大腿深处,用力的吮吸对付的性

器。

吸了一会之后,大哥转换角度,采取传统姿势狠狠的操着琳。

虽然灯光不是特别明亮,但是我得承认,琳的身体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琳的大腿雪白修长,琳的乳房即使躺着,也依然硕大而坚挺。

大哥在琳的身上挥汗如雨。大哥看来真的憋得很久了,他几乎是不停歇的狠

狠撞击着琳的下体,一边不停的操一边低吼到:「操死你操死你。琳你这个骚货,

这是最后一次了,你可一定要怀上啊!」

琳一边承受着大哥的操弄,一边娇喘:「会的,这次一定会怀上。我要是怀

上了,你可一定要离婚娶我啊。」

听到这句话,我心头巨震:「花了一百多万,原来我哥是打的这个主意啊!」

虽然我哥和琳在病床上激战正酣,但是我再也无心偷窥这对俊男靓女的AV

秀。

我偷偷出了病房,想想刚才大哥和琳的话,心中不禁一阵酸涩。

我嫂子是个可怜的女人,或者说,我哥和我嫂子都是可怜的人。

我哥虽然高大俊朗、身强体健,但是和我嫂子结婚5年多时间了,一直没有

生下个宝宝。

后来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我哥是个弱精症患者,精子存活率低,生育能力比

较弱。(可以让女人怀孕,但是几率没有正常男人高)

至于我嫂子,输卵管堵塞,受孕能力也很弱。

等我嫂子去医院做好输卵管疏通手术,正儿八经准备和我哥生个宝宝的时候,

结果阴差阳错,我哥又犯了事情入狱了。

而且我哥一判刑就是7年,等他刑满释放都快四十岁了。

以我哥那种弱精症身体的现状,如果真等出狱,估计这辈子都要绝后了。

所以,我哥兵行险着,制造保外就医的机会来给自己播个种,赌一把让自己

有个后。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我哥花了一百多万制造的机会,所选择的播种对象居

然是琳而不是我嫂子这个正妻。

想到这里,我心中又酸又痛:「嫂子嫂子啊,我哥真的铁了心是要甩了你啊。

如果琳这个女人真的怀上了我哥的种,我哥估计立马就要和你离婚。」

将琳送回住所后,我没有立刻回家,我找了一家酒吧开始喝酒,一边喝一边

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不到伤心时。

我看着我嫂子就要离开我;

我看着我哥在暗中筹划着抛弃我嫂子;

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家在不久的将来就要解体;

作为一个男人,我却无能无力,只能看着我最亲的人一步一步伤害我最爱的

人。

人生如此,生有何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