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豪乳荡妇】(外传01)

2022.07.01 来源: 浏览:0次

【豪乳荡妇】(外传01)

嗨!大家好!大伙还记得我吗?不会那么快忘记吧!

好吧,就当你们把我忘了,也难怪那么长时间没和大家见面,不过没关系,

相信你们一定认识我妈,她叫黄淑珍,就是主演《爆乳贱母狗》里母狗的漂亮人

妻啦。

我呢,就是妈妈的宝贝儿子,现在也是她的主人,高原。

呵呵,想起来没有。我今天要和大家说的,也是关于我妈最近做的一些淫荡

事,希望你们会喜欢。

妈妈出演《爆乳贱母狗》后,一路走红,av事业发展的如火如荼。

就连玉姨和红姨也忍不住参加拍戏,三只母狗一同把片子炒红,一度成为家

喻户晓的av神作。

妈妈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出入小区被人认出,一来二去邻居大伙都知道妈妈

拍a片,还是最淫荡、最下贱变态的那种。

起先,妈妈在小区进出,经常会被陌生男人吃豆腐,摸摸屁股,蹭蹭奶子什

么的。有人还把妈妈拍的a片封面打印成海报贴在小区画栏里,故意羞辱我妈。

小区公共厕所也有我妈的裸照,下面还写着:「小区淫妇,大奶骚货」等下流的

词汇形容我妈,我经常偷看到一些流浪汉躲在厕所里,对着我妈的裸照打手枪。

终于有一天,小区色狼抵抗不住妈妈的诱惑,把妈妈强奸了。自此,妈妈就

成了小区里光棍、色狼的公妻。晚上,妈妈还会带陌生男人到家里来过夜,他们

给妈妈取绰号叫“豪乳荡妇”。

我在我们小区读高中,老师、同学都认识我妈,也知道我妈的绰号和她拍的

a片,大家自然而认为妈妈欠肏,所以见到她时也不客气,摸奶、揉屄,从来不

手软。

妈妈经常穿着性感的服装进出我学校,一路上就被人吃豆腐。她虽然有回【好文】【豪乳荡妇】(外传01)避,

但从来不抵抗,知道抵抗也没用,自己痴女的形象已经是事实,反倒不如享受被

人凌辱的快感。

我不爱读书,平时常逃课。今年上高二,明年就要考大学,老师关心我学业,

叫我好好念书,主动给我开小灶补习。但奇怪的是,他们硬叫我妈一起参加。

这周末“零爷”叫我去他家补习语文,打电话并叫我妈一起去。

零爷姓刘,是我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叫他零爷是因为他秃顶,长相偏老。

岁数大概35左右,已经白发满头,到现在一直未婚。我们几个同学凑在一起背

地里笑他娶不到媳妇是因为样子太丑,没人肯要。

零爷上课一本正经,可实际道貌岸然,常站在讲台上向下偷看女学生胸口。

自从我妈出名后,常找借口叫我妈来学校,名义上说是我学习问题,实际是

让妈妈给他肏玩。

想到这,周末去零爷家补习一准没好事。

周末,赴零爷邀约,我理好书包叫妈妈一起出发。

妈妈打扮一新,从房间里走出来。她出乎我意料的穿着一身高中女校服,还

是我们学校的。

妈妈爆乳肥臀,校服穿在她身上,看起来有点小。上衣紧绷,胸口纽扣勉强

扣实。下身裙摆短小,仅遮盖住屁股,但只要一弯腰,就能看见里面内裤。

妈妈脸上化淡妆,看起来年轻漂亮,如果不说她年龄,绝对看不出是我妈,

到像我姐。

我:「妈,你则么穿我们学校校服?」

妈妈微微红脸:「刘老师给我的,叫我穿去他家。」

刘老师离开我们家不远,就在小区南门。

我们在走去的路上,不时有人频频回头看我妈,他们有些人认出妈妈,上来

打招呼,调戏说:「今天穿那么靓,扮学校女生,是不是要出去缓交啊?」

还有人说:「母狗是不是又有新片要拍?爆乳贱母狗什么时候出续集啊?」

妈妈被他们话语凌辱,即羞耻又不知如何回避,红脸一路走去。

几个男人上来搂住我妈,当街扯起妈妈的上衣。妈妈因为今天校服太小,没

穿乳罩,一对奶子隔着上衣被他们肆意搓揉。

还有男人手伸进妈妈的短裙。

「啊!不要!」妈妈手去阻止,却马上被另几个家伙抓住。裙下伸进好几只

手,在里面掏弄。

妈妈被男人们围着,一路蹒跚的走到零爷家,直到按响零爷家的门铃,流氓

们才不情愿的散去。

零爷开门,见到我妈,仔细端详了下我妈今天的穿着打扮,露出满意的笑容,

满脸喜色相迎。我却被落在后面,老头子视我为无物。到底是给我补习,还是给

我妈补习。

妈妈跟着零爷进屋,手抚平身上被流氓弄乱的衣衫。

零爷帮我们倒茶,又坐下来聊了会天,然后说开始给我补习。

他让我去到一个小房间,丢了张考卷给我,吩咐我做完,然后出门。

我莫名,喊我来补习,怎么叫我做考卷。对了,想到妈妈呢?零爷特地安排

她穿成这样,是要干嘛?

想到这,我再无心做什么破考卷,溜到门口,轻轻打开一条门缝。

发现妈妈和零爷不在外面,我蹑手蹑脚出房间,四处溜达找寻。走过一处暗

角,发现有个隐秘的小房间,小声走到门旁,推开一点细缝,看见里面像间小教

室,妈妈和零爷就在里面。

零爷站在讲台上,穿着校服的妈妈坐在下面课桌椅上。

妈妈坐着的椅子又小又窄,像是给小学生坐的,但没有椅背。妈妈翘肥的屁

股只能坐上去一半,另一半吃力的翘在外面,短小的裙摆顺势滑到腰际,露出内

里穿的花边半透明内裤。

妈妈坐姿端正,腰挺直,双手放平在大腿上,目光直视前方。

零爷:「上课!」

妈妈站起身子,鞠躬,「老师好。」

零爷满意的笑,挥手示意妈妈坐下,「拿出课本。」

妈妈从课桌里拿出小包,翻出一本笔记本放在桌上,端坐好身子准备听零爷

讲课。

零爷走下讲台,敲敲妈妈桌子:「学习用品呢?」

「嗯……」妈妈低下头,手伸进小包,迟疑了一秒,从里面拿出一根按摩棒,

怯怯的放在课桌上。

零爷:「全部拿出来。」

妈妈脸羞红,手伸进包里拿。假阳具、跳蛋、麻绳、蜡烛、肛栓、灌肠针筒

……等等一一呈现,一堆淫具几乎把桌子摆满。

零爷回到讲台,在黑板上写下今天上课主题,sm。

零爷指指黑板:「黄淑珍知道这个吗?」

妈妈小声答应:「知道。」

「那自己解释一下。」

「sm就是主人调教狗奴的游戏,s是主人,m是狗奴。」

「那你是主人还是狗奴?」

妈妈红脸低下头。零爷又问了一遍。

妈妈见逃不过,怯生生作答:「我……我是狗奴啦……」

零爷哈哈大笑,「经常玩吗?」

「嗯,拍片时会玩。」

「平时呢?」

「平时也会玩。」

「和谁玩?」

「小区里一些男人。」

零爷点头,「他们你认识吗?」

「嗯……有的认识……」

「怎么认识的?」

「他们强奸过我……」

「强奸你?报警了没?」

「没……没报警……报警或许也没用吧……」

零爷扬了扬眉毛,「哼,报警怎么没用?我看你是不是喜欢被强奸。」

妈妈楞了一下,看零爷一脸认真,强辩道:「没……没有……」

零爷走下讲台,从妈妈桌前的淫具中挑出一把戒尺,绕到妈妈身后,「把屁

股撅高。」

妈妈先是惊讶,后照零爷的话撅高屁股,又把裙摆上拉,露出整只肥肥的肉

臀。

「啪!」的一声脆响,紧跟着妈妈「啊」的叫疼声,戒尺狠狠打在妈妈的肉

臀上,屁股上的嫩肉被打的上下弹跳,留下一条红红的尺印。

零爷:「说谎就要被惩罚。现在再问你一遍,是不是喜欢被野男人强奸?」

「没……没有……」

「啪!」的又是一声脆响,妈妈叫疼,透明内裤下的屁眼紧张的缩紧,嘴里

承认:「是……是……」

零爷:「是什么?」

妈妈手捂住被打的发红发烫的屁股,「我……我喜欢被野男人强奸。」

门外的我看着刺激,真心佩服零爷会管教。

零爷回到讲台,「前天打电话吩咐你的作业,完成了没?」

妈妈点头:「有做完。」

「嗯,拿出来。」

妈妈打开笔记本,伸手递给零爷。

零爷:「自己念。」

妈妈收回手,把本子贴在起伏的胸口,显得很紧张。

零爷催:「念。」

妈妈开始很小声,「我……黄……黄淑珍……」

「大声念!」

妈妈声音渐大:「我拍sm片,在片中我常常扮演母狗,给人调教……事实

上,我在生活里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喜欢玩sm,只要见过我的男人几乎都肏

过我,他们还叫我“豪乳荡妇”,这个名字听起来真羞耻……但……但是……嗯

……」妈妈的呻吟声,脸泛潮红。

零爷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妈妈背后,拿起课桌上的一只假鸡巴,「嗞溜」一

声捅进妈妈翘高着的屁股,屄早已经湿透,鸡巴顺利一根没入,刺激的妈妈一阵

哆嗦。

零爷叫妈妈别停继续念。

妈妈一边呻吟,一边自述:「嗯……嗯……但听他们每次这样叫我,都好刺

激,下面淫痒难忍。我走在小区路上,经常会被人调戏,摸我的咪咪和妹妹,甚

至被人强奸……」

零爷:「最近他们有没有再强奸你?」

妈妈:「没……没有……」

零爷疑惑:「哦?那他们?」

「他……他们……最近一直轮奸我……」

「哈哈哈!你这荡货。强奸和轮奸有什么区别!」

妈妈伸出一只手到桌前,挑出一根最粗的按摩棒,打开开关,探到自己的屁

眼,「咕唧」深深的按进肉洞,妈妈浪叫呻吟:「强奸插一只,轮奸插几只。」

零爷被妈妈淫荡的模样刺激,裤间隆起一个大包。

妈妈:「之后……之……之后,我只要走在小区路上,就会经常被轮奸,有

人把我的照片贴在公共厕所里,让陌生人看着我的裸照打手枪,我现在的生活就

像我拍的影片,每天随便人玩,随便人肏……啊……不行了……啊……忍不住了

……」妈妈一声高亢的喊叫,浑身颤抖着高潮,下体兴奋的潮吹,淫液洒了一地。

零爷按耐不住,脱下裤子,拔出妈妈屄里的假阳具,掏出阴茎,插入妈妈湿

穴,手揉住妈妈的两只大奶,「你个浪货!」

妈妈刚高潮完,又一波刺激袭来,「啊……」高亢呻吟。

我在门外也看得起兴,脱下裤子手淫,三人下体一片「咕唧」声……

零爷与妈妈两人云雨完,回到我房间,帮我检查试卷,上面字我一个没写,

白卷一张。

零爷气的脸煞白,刚才肏我妈用尽全力,此时浑身乏力,险些没摔倒下去。

一旁的妈妈脸红晕晕,看起来余韵未消,嘴角挂着粘稠白浆没舔干净。妈妈

对我上下打量,见我裤裆门镜大开,就知道了七八分,替我向零爷说情。

零爷这才罢休,叫我回去把试卷补完。

妈妈和我回到家中,她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去房间。

我推门跟进妈妈房间。

妈妈在房间中,岔开两腿半蹲着,肉屄夹着一根假阴茎,阴茎上绑着一只水

笔,妈妈居然在用屄写文。

妈妈看见我,面露羞涩,「高原,你怎么不去写试卷?你……你看妈妈也在

写作业……下……下次刘老师还要我当着你同学的面念……」

笔记本周围溅满水渍,是妈妈滴下的淫液,上面字歪歪扭扭,难以识别,估

计只有妈妈看得懂,或许这些字早已印在她的心里,根本不用去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