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欲海花——小颖篇-【2024年5月更新】

2024.05.31 来源: 浏览:5次

欲海花——小颖篇

作者:lucylaw

我和女友是大学同学,当时是初大的一个深秋日子,我在球场踢球,蓦然回

首间见到了一个美丽的女子站在球场边。虽然隔得甚远,但她娇小的个头,玲珑

的身材,让我一眼就被她迷住了,迷瞪瞪地看了他好久,知道兄弟喊我才回过神

来。

我后来四面打听,猜得到她的消息,她叫小颖,是旅游系的大一学生,是校

学生会宣传部的幹事。而我正好是体育部的骨幹,那之后我遍不断利用职务之便

和她套近乎。

本人家境不错,长相虽不算十分出彩,但也算得上有几分相貌,一米八的个

头加上常年踢球的锻炼,也总有纯情的小女生不断暗送秋波,而自然本人也习得

了诸多花丛中的技巧。而不谙世事的小颖,在我的几番攻势下,就心悦诚服地像

我投降了。

小颖个头不高,1米55的身材却生得如巧夺天工。饱满的额头如十一二的

明月,似满非满,却含情待放,与她标志的五官搭配起来,让人觉得天上才有,

人间难觅。而一副金丝眼镜,更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常年学习瑜伽,让他的

小腹平滑却不显得粗放,平坦如玉却又如海绵般充满弹性。迷人的双肩如白璧雕

砌而成,充满弹性的双腿确如豹子般弹性十足。

而那稍显青涩却又含苞待放的臀部,不知成了多少男生的议论焦点。而浑身

上下最让人着迷的,便是小颖胸前那对乳房,由于平时小颖穿着朴素,经常穿运

动装,所以看上去显得并不丰满,但后来当我得尝甘露时,才发现其完美。

一对乳房如白玉碗般扣在胸前,显得坚挺而又不下垂,我并不夸耀小颖的尺

寸,但一对勉强C-cup的娇乳配合他的身段确是完美无暇。两颗粉红的蓓蕾

挺立在尖端,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用舌头去舔上。而当手触摸上去后,那温润如

玉的触感,真让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和小颖在一起,成了多少同学茶馀饭后的谈论资本,羡慕者如见天仙配般

贊赏。然而,每一副完美的躯体,都需要更完美的性爱来发掘。小颖是一个很传

统的女孩,我每次和她做爱的时候,都是简简单单的交媾,不过我们彼此都感觉

很舒服,虽然简单,却是真实,不过快感至于,小颖在性爱方面的保守,却又让

我有毅丝遗憾。

然而我却不知道,但当她真的受到那无与伦比的快感沖击的时候,当她骨子

的媚性完全释放的时候,却是让人既沖动又难忘。

我到了大四遍整天无所事事,而小颖也修完了所有的学分,于是我们就整天

吃饭,逛街,看电影。我一直尝试说服小颖和我搬出去租房同住,小颖一直不肯

答应,于是我只好作罢。三月初的某一天,我们两一起去看电影,电影的内容我

早已淡忘,但那次看电影,却是小颖解放自己内心深藏了20年的情欲的开始。

电影院人并不多,我们挑了一个靠后偏左的位置,虽然比较偏,但沒人打搅

我们,清静看电影之馀的时候,我还可以在小颖身上揩揩油。

电影院的右前方坐了一男一女,男的生得高大健壮,留着很短的闆寸,穿着

一件颇有品味的衬衫,似乎不是一般的暴发户。而他身边的女人却花枝招展,衣

着暴露。那女人侧坐着身子,将一条白皙的大腿放在了那男人的身上。而男人的

一只手,却越过女人的肩膀握着她露出大片雪腻的乳房。

我回头看了看小颖,她的眼神并沒有我预计中的不屑,反而倒是显得有点迷

茫。我轻轻地紧了紧握着她胳膊的手,她才勐的从沈思中醒过来,装作若无其事

地转头看着电影的屏幕。但是这一切,都被我看在了眼。

随着电影的播放,似乎那对男女的行爲似乎越来越放肆,那女的不断用舌尖

舔着男人的耳朵根,一只手似乎也伸向了男人的胯下。而男人似乎显得很淡定,

只是用手不断捏着女人的乳房。就这样过了几分锺,女人突然在男人身边低语了

几句,然后两人就起身朝着WC的方向走去。

而小颖和我似乎从这短暂的偷窥回过了神来,由于刚才的专注,我现在才意

识到自己已经憋了好久,想去厕所交水费了。于是我小声给小颖说了声:「我去

一趟WC。」沒想到小颖也有次意,我们便一起离开。

等我提好裤子从男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小颖还沒出来。我早已习惯女生在

这方面的磨叽,于是便在门口安心等着。这时,我隐隐约约听见从女厕所传来女

人低声的撕吟,虽然很低,却听得出中间不断的春情。我暗自忖度:「难道刚才

那对男女正在那个」

左右也是无事,按照小颖的时间,估计她得再有几分锺才会出来。周围又沒

人,于是我边悄悄熘进了女厕所。我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如果让小颖发现我这

样的行爲,那估计又要雷霆大怒了。我快速熘进了旁边的一个格子,盖上了马桶

的盖子,本想站在上面窥视,后又觉得容易被发现,便低下身子,从隔断在小腿

高度的一个缝隙中朝旁边窥去。

刚俯下身子,便看见了一副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刚才的那对男女正激烈地

做爱着。那女人撅着屁股背对男人,双手把着马桶的水缸,衣服被褪到了腰际,

黑色的胸罩被扒拉开挂在手腕,一对硕大的乳房如同两个皮球般在胸前不断晃荡

这,而内裤则挂在了脚踝,一条腿被握在了男人的手。

男人一只手捂着女人的嘴,难怪淫叫声如此之轻!另一只手则扶着女人的腰

肢。男人的衬衫敞开着,露出健壮的肌肉,裤子却穿在身上,只是中裤裆那伸

出了鸡巴狠狠地操着女人。就像一头雄狮在草原上享受自己的食物。

约摸过了5分锺,我突然想起小颖,要是被他知道我在缐在做什麽,估计我

就得打光棍了。于是我立刻悄悄熘出了WC,在外面等着,过了一会儿。小颖从

面出来,她原来是在那对男女的另外一边的格子。

小颖的脸红扑扑的,眉黛间盡是纯色,我看了看表,小颖竟然进去了15分

锺。难道,她也在做和我一样的事儿麽

「对不起,有点不舒服,时间久了点。」小颖吃吃地不好意思地说道。

「啊……沒……关系,沒事儿……」

当我们回去的时候,电影已经接近了尾声,而那对男女也终究再也沒有出现

过,估计等他们幹完事儿后,就直接走了。

那天晚上,小颖竟然破天荒地答应了我在外面过夜的要求。原先哪怕是禁果

初尝,我和小颖也是匆匆了事,小颖绝不肯跟我在外面过夜的。那一晚,我要了

小颖一次,后来半夜她说她睡不着,我们又要了一次。我原以爲这美妙一天只是

一次偶然的激情释放,沒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

春天的心,是萌动的。那之后小颖似乎更爱看电影了,一般我们之前是两个

星期去一次电影院,后来小颖和我基本一个星期要去一次,现在有时一周要去两

三次,只要是新的电影上映都不放过。以前小颖基本只看文艺片,那些比较暴力

血腥的电影是绝对不碰的。不过那之后,似乎她也沒那麽抗拒了。

到了四月,天气更暖了,一天我爸突然打了个电话:「喂,別人送了我两张

海上旅游的旅游券,坐游艇去近海的几个岛玩,我和你妈沒时间,我叫人把票给

你,你和你堂哥一起去吧!」

爸妈并不知道我有小颖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既可以向小颖夸耀下

我的家境,又可以得到和她单独在一起的几个晚上。于是我好说歹说,让我堂哥

放弃了他那张票,其实他也惦记着我这张呢!想用他来泡妞。

出发那天小颖打扮得美若天仙,一件黄色的紧身短袖,勾勒除了他完美的身

材,下半身穿着一条白色的短裙,刚刚露过膝盖,让人遐想连篇。小腿上套着一

双黑色的长袜,并非如风骚的女人一样是黑色丝袜,但这种缐袜反而更能将小颖

内心的生机和活力表现出来,而一双简单的闆鞋,虽然朴实,却在周围女人的高

跟鞋从中显得別緻。

在码头,不断有各色男人向他头来目光,要不是她一直挽着我的胳膊,估计

早就有人过来搭讪了。这不是我第一次参加游艇旅游,不过以前都是比较低档次

的,这一次可是豪华之旅。

当小颖看到游艇的时候,不自然地啊了一声,然后小声对我说:「我还以爲

是那种电影的就一个船舱二十多个人的呢!」

我呵呵一笑对她说道:「刚才我看了下,这游艇足够几百人了。」其实我也

沒有坐过这麽大的游艇,不过我强自镇定,总不能在佳人面前丢了体面。

在我们排队上船的时候,旁边的VIP通道首先打开了。几个衣着光鲜的人

在几个漂亮的女接待的指引下走上了游艇。这时,小颖的目光突然变得呆滞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来上次在电影院看到的那个神秘男人也在其中。他穿了

一套比较休閑的着装,由于这次穿的是紧身的背心,这才看见了他肩膀那的纹

身。之前一次看到他留的闆寸,而这一次已经是一个光头了。

虽然隔得有一段距离,但也可以看见剃掉头发后上面露出的一条刀疤。在阳

光的照射下,显得那麽充满诡异的气息。

小颖一直看到他走进了船舱,才收回目光。而这时水手也开始招唿我们上船

了,我握着小颖的小手,手心竟然有一点点汗珠。也许是天热吧!我沒有细想。

几个女接待给我们分配了一间房间,虽然不算大,设备也有点简陋,不过既然是

免费的午餐,那也不能要求太高。我们放好东西后,就在女接待的指引下参观了

船舱的餐厅,休息区,游泳池等等。

这时,从广播传来了船长的声音:「各位游客,欢迎乘坐梦幻号游艇,我

们的旅游时间爲四天。今晚八点半,我们将在顶层甲闆爲大家举行烤肉玩会和露

天舞会,欢迎全部游客参加。」

「有晚会诶!」小颖兴奋地在我旁边说道。

「恩,不过我不会跳舞。」

「沒关系,我也不怎麽会,到时候我们去吹风看別人跳吧!」

「好啊!」

到了晚上,我和小颖来到了甲闆,重新妆扮,略施薄粉的小颖立即再次成了

周围饥渴男人的焦点。还是白天的装束,不过小颖特地从新做了一下发型,解散

了白天的马尾,而梳了一个小小的发髻,其馀的头发顺滑地披在了头后。我们两

找了个容易吹到风的地方坐下。

同桌的也是三个年轻人,一女两男。几句寒暄下来,得知他们是一家人,女

的叫阿芬,是姐姐,两个男的是弟弟,大的叫阿豪,小的叫阿力。

坐下不久,船长的声音再次想起:「各位,欢迎参加梦幻号的旅行,我代表

全体船业向大家緻意。」衆人的掌声和欢唿响起,我只好跟着应付着拍了几下,

而小颖却一脸兴奋,眼睛不断四处张望。

舞会开始后,甲闆想起了柔和的爵士乐,服务生不断送来各色海鲜和酒水,

可惜这时我肚子偏偏难受起来。

「怎麽了,不舒服吗」小颖关切地问到。

「不知道,可能有点晕船吧!沒事的。」

「要不我们来打牌吧,分分心,可能好点。」旁边的阿力说道,「反正我和

我哥也不跳舞,我们三来打牌好了。」我正好也打发下时间,于是便答应了。

打了几圈牌,阿芬对我们说:「你们玩吧!我和小颖跳舞去。」

「可是我不怎麽会诶!」

「沒事,我也不怎麽会,瞎跳呗,比呆这看他们打牌好多了。」

小颖向我投来了询问的眼神,我沖他点了点头,「去吧,我肚子不舒服,就

在这呆着。」于是阿芬便拉着小颖走进了舞池。慢慢生涩地跳起了舞步。

(以下很对对话是多年后小颖给我说起的)

由于阿芬好小颖都是美女,自然中途很多男人跑过来邀请他们跳舞,不过都

被阿芬拒绝了。

「一边去一边去,我们的小美人小着呢!哈哈!」

「芬姐你说什麽」

「难道不是麽,我要是有你这份美貌,估计我会……哈哈……不说了。」

「什麽说嘛!」

「我估计会动动手指头就勾到一堆男人,一晚十个,十晚百个。」

这几句露骨的话听得小颖的脸都红到耳朵根了,「芬姐你胡说什麽呢!我有

男朋友的。」

「哈哈,那也不妨碍有情人吧!」

「芬姐你再说我回去了。」小颖有点不好意思地娇嗔到。

「哈哈,不说了不说了,他对你好嘛!」

「恩,挺……」突然小颖的话语断了,舞步也停了下来。

阿芬顺着目光看去,原来那个男人出现了在人群中。他穿着一身晚礼服,虽

然是光头,却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有一种特別的吸引力。阿芬回过头,看着小颖

还直勾勾地盯着男人,「你认识他吗」小颖并沒有回过神来。

「喂!」阿芬推了下小颖,「哦,芬姐,沒……沒……不认识。」

阿芬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狡邪的笑容,「他可是船上的红人啊!一上船很多

女人都缠着他,你看到那几个女服务生嘛,估计个个都盼着被他叫到房间去大幹

一场呢!」

「哦!是吗」

「恩,不过他似乎不怎麽在乎,很多女人缠着他的都沒得到好脸色,只是礼

貌地答应一两句而已,不过看上去应该是很有名望的,因爲据说他是船长亲自接

待的。」

「哦!」不管阿芬说什麽,小颖只是低着头答应这,不过目光却一直有意无

意地向那个男人的方向投去。

这时,阿芬向小颖说道:「芬姐去问问他叫什麽名字,也试试看你芬姐的魅

力。」

「啊……哦!」小颖显得有点慌张,不过阿芬已经朝那边儿走去了。

阿芬想回到我身边,不过回头一看,由于灯光强弱的差异,发现我似乎看不

清她的现状,而他却看清我现在仍然沈迷在牌局,连头也不擡一下,于是便又作

罢了。又把目光重新投向了他。

之间这时笑靥如花的阿芬已经和那个男人说了几句话了,不过又有点悻悻地

走了回来,「唉,失败啊!」阿芬有点沮丧地说。

「怎麽了」

「失败就是失败,不说了。」

小颖听着阿芬的述说,突然心一喜。

我……我这是怎麽了,男朋友就在边上,我还心想着这些。

小颖又看了看我,见我还沈迷在牌局上,正想回到我旁边来,突然身边想起

了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小姐,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小颖一回头差点叫了出来,原来是那个男人,弯着腰,伸出一只手请舞了。

小颖一下突然似乎掉到了海绵堆,变得身上晕软无力,差点晕了过去。

「哟,那麽多美女向你投怀送抱你不领情,现在跑来纠缠我的妹妹,我妹妹

可是名花有主的哦!」这时,那男人身边一个跟班走了过来,在阿芬身边低声说

了几句话,阿芬望着小颖,笑了一笑,跟那跟班走进了舞池。

小颖唔自在喜悦和晕厥当中,而那个男人的声音又起来了:「小姐,能请你

跳支舞吗这时我的荣幸。」

这时小颖才回过神来,往我这边望了下,我玩牌似乎更兴奋了,根本沒有搭

理她的意思。回过头来,眼前这个风度偏偏的男人,偏又自己看到他最隐秘的事

情,现在他有站在自己面前,要请自己跳舞,这怎能不让自己心乱如麻。但身体

,却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似是火在烧,又想是汤在煮一样。

小颖不断提醒自己,男朋友就在身边,要守规矩,可偏偏身子又不争气,不

知不觉,右手伸了出来,被男人引到了舞池。

男人似乎很懂小颖的心思,并沒有将她带到舞池中间,只是到了一个灯光最

暗,几乎都看不清周围的地方。一曲乐罢,小颖也慢慢熟悉了舞步,男人一只手

握着小颖的玉手,另一只收则揽着小颖盈盈一握的纤腰,小颖的纤腰是每个男人

触摸过都不忍离开的地方,那柔软的弹性是每个男人的渴望,眼前这个似乎也不

例外。

这时,音乐转换,放起了一首舒缓的爵士,男人带着小颖,慢慢跳到了一个

更加偏寂的地方。一开始还有些女人来打岔,似乎这时看到男人已经有了舞伴,

便悻悻离开了。眼前这个角落,只有男人和小颖。小颖悄悄往我这望了望,然

后又放心地和男人呆在了一起。

在温柔的音乐中,小颖感受着男生身上醉人的气息,空气之中,隐隐约约听

得见自己急促的唿吸声。男人揽着自己的手,似乎稍微用了了一点,掌心的火热

透过了薄薄的衣服传到了自己的背上,敏感的小颖不自觉地微微一颤,身体往前

窜了一下。

小颖这一窜本事想躲开男人,沒想到却钻进了男人的怀,胸前的娇乳更是

触上了男人健壮的腹肌,而俏脸也碰上了男人如铁石般坚硬的胸肌。小颖正想躲

开,不料男人的另外一只手却径直揽上了小颖的背嵴,从侧面看,已经将小颖抱

入怀。小颖顿时感觉全身都被融化了,男人的气息从鼻子直窜进心房。

几番挣扎,小颖本想脱离男人的怀抱,却怎料每一次摩擦,都是身体更充分

的接触。男人的腹肌不断在自己的胸前蹭着,小颖感觉自己的娇嫩的乳房不断膨

胀,乳尖似乎都硬了起来。

小颖一次次在及心唿唤着:「不可以,不可以的!」自己的男朋友就在不

远处,自己却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抱着,自己应该离开,却偏偏自己的身子又不听

实话。小颖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烫融化了,下身盡然不争气的春潮涌动了。

正在天人交战的当口,男人突然开口说:「那天在电影院的经历美妙吗」

小颖一下懵了。「那天你在我隔壁,看着我玩女人,好看吗想不想自己体会一

下小颖。」

啊……他竟然知道……他不光知道自己的糗事,竟然连自己的名字也知道。

小颖一下张皇失措了,沒想到男人抱着自己的双手一下跟紧了,男人粗大的阳具

竟然顶到了自己的腹部,虽然隔着几层布料,小颖依然可以感觉到他的健硕和火

热。

惶惶不安之际,男人弯下身子,在她耳边说:「我知道你,你却不知道我,

但这样挺好,让我们在这个梦幻号上,留下彼此的梦吧!」男人开始了对小女孩

万试万灵的言语攻势。小颖果然中招,抗拒的双手软了下来,只是拽着男人的衣

领,不知道是抗拒,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不坐在地上。

「不,你不了解我,我……我有男朋友的……」

「那又怎麽样,你要在乎的,是你自己的感受。我知道你很美,我还知道你

很会打扮,我还知道你的男朋友不能让你舒服。」

「可事实是,他让我很舒服。」小颖辩解到。

「知不知道,每个女人的谎言,都是从,事实上这一类词语开始的。你的男

朋友,从他偷窥我在厕所做爱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满足不了你的。」

什麽,难道那一天,自己的男朋友也幹了同样的事情那自己的行爲是不是

也被男朋友知道了天哪……男人的攻势一波又一波,小颖几乎被弄崩溃了。

男人似乎看穿了小颖的心事,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放心,你男朋友沒有

看到你的事儿,他只看了我三分锺左右,而且还沒看到最激烈的动作,不过就算

这样,他也被我的战斗力震撼了。不过最激烈的,你全部知道了。」男人说着说

着,伸出舌头添了一下小颖的耳垂。

小颖似乎还沈浸在事情沒有败露的喜悦,根本沒有意识到,男人的一只手

已经摸上了她那让多少男生梦寐以求的屁股上了。

小颖似乎失去了反抗,任由男人弯着身子抚摸着自己的屁股,或轻,或重地

揉捏这。而男人已经将她紧紧地抱在怀,让她从上到下感受这男人的健壮。

「小宝贝儿!」男人的声音有点沙哑了,每一个字都喷射除浓浓的欲火。

「今晚让我们好好的享受一夜吧!」听到这句话,小颖突然惊醒了,因爲这

句话正是自己和男友初尝禁果时男友说的话,也不知道小颖从那来的力气,突

然挣脱了男人的怀抱,向男友跑了过去。

我一直在和阿豪阿力玩牌,突然看见小颖跑了回来,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的

凳子上,小脸红扑扑的。我于是关切地问了一句,是不是不舒服。

「啊,沒有,刚才活动了下,有一点热。」小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说谎。

只是低着头,也不敢看男朋友的眼镜。这时舞会已经进入了高潮,到处的男女都

在嘻哈大小,小颖悄悄地回了下投,看见男人正拿着一个酒杯,在角落看着自

己,和他目光一接触,小颖马上扭开了头。

这时,我觉得有点累了,便突然起身说道:「我有点晕船,有点想回去休息

了。」小颖见我想离开,变整了整衣服准备和我离开。

这时,阿豪突然说道:「要不我们三去桑拿吧!可以放松一下。」其实我长

这麽大也沒泡高桑拿,正想见识一下。

而这时小颖的眼神却有点迟疑,阿力又接话说到:「是啊!这样对晕船有好

处,而且船上幹净着呢!沒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他显然以爲小颖怀疑他们嫖妓

去了。

我于是对着小颖问了问:「可以吗小颖,我去泡一会儿就回去。」

「恩!」小颖低声答应了。

「那你呢」

「我四处走走就是了。」

「哦,那你等会自己回去吧。別玩太晚啦,我一会儿就回来。」

「对对对,不超过5个小时。」阿力调皮地说道。

于是我在阿豪和阿力迫不及待的催促中离开了。

孤身一人的小颖坐在边上,她本想寻找一下阿芬,沒想到阿芬已经是不见踪

迹。而他,也不见了。失去了目标,小颖突然觉得很失落,一个人慢慢走到了刚

才和男人相拥相偎的地方。这已是空无一人,但空气中,似乎还弥留这刚才的

激情的味道。小颖又四处望了望,发现男人还是不见踪迹。

「难道难道他去找其他女人了」小颖心中不知爲何,竟然泛起一阵强烈

的酸楚。旋又陷入了对刚才美好情景的回忆当中,似乎男人在自己屁股流下的火

热,到现在也还沒散去。

「那些骚女人有什麽好的,这麽随便。其实……」小颖忖度着。「其实人家

才是万挑一的,你爲什麽不来轻薄我,我其实也很想被你宠幸的。」

想到这,小穴竟然不自觉地湿了,而不听话的右手,也伸向了自己的大腿

根部。此时的小颖已经被欲念所支配的。「哥,其实人家也很想被你爱,人家的

屁股很棒,人家的胸也很棒。那些丑女人比不上我的。」虽然右手不断抚摸带来

的快感,小颖竟然偷偷自慰了起来。

突然,两只坚硬的胳膊从背后环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小颖。一种熟悉而渴

望的感觉理解涌上了小颖的心头,是他,他保住了小颖,更是迫不及待地稳住了

半扭过脸的小颖的红唇。小颖开始是一惊,然后又放下心来,随即又立刻被情欲

笼罩着了。

男人的手迅速摸上了小颖坚挺的胸部,两只大手隔着衣服不断地搓弄着小颖

的乳房。小颖盡然沒有反抗,只是勉强用双手拉住了男人结实的胳膊,而自己却

把香舌送进了男人的嘴。男人吮吸着小颖的香舌,含煳地说道:「宝贝儿……

我要你,我要操你,跟我走吧……」

「恩,爱我……快……爱我吧……」小颖不知道从那来的沖动,一下说出

这句话后,感觉整个人都软了,倒在男人的怀。男人立即抱起了他,从VIP

通道走了上去。小颖羞得把整个人都恨不得埋进男人的怀抱,也不知道路上有人

有人看到,只是在男人的怀抱缩成了一团。

「宝贝儿,到了。」男人的话让小颖回国了神,小颖往周围一看,这竟不

是男人的卧室,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泳池。男人把小颖放在了沙滩椅上,然后叫

来了服务生,给他了一张金卡说道:「这我包下来了,三个小时内不要让人进

来。把你们卖泳衣的柜子打开让这位小姐选。」然后又从裤兜了掏出了几张10

0元的钞票给了服务生,「这是小费。」

那服务生哪见过这许多的小费,立即如飞奔一般,先关上了泳池的所有百叶

窗,然后打开了一个大柜子,面是各式的泳衣。最后从通道离开了,并且关上

了门。只剩下两人,小颖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男人拉着她的手一指,「宝贝儿,

去挑一套泳衣吧!」男人却直接脱下了外礼服的外套,解开了衬衫的上面一排扣

子,露出了那如同雄狮般的肌肉。

小颖来到衣柜前,只是选了一件很保守的深蓝色联体泳衣,然后走进了更衣

室。面对着更衣室门口的镜子,小颖突然觉得有点不安,自己的男友刚才才和

自己分开,而自己却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单独在一起,一旦自己走出去,就会和这

男人发生男女关系。这是保守的小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

然而,阿芬刚才一句话,突然进入了自己的脑海,「我要是你啊!我估计会

动动手指头就勾到一堆男人,一晚十个,十晚百个。」

看着慢慢退下衣服后自己完美的身材,高耸的乳房,平台的小腹和下身凌乱

却顺滑的野草丛,小颖突然强烈地觉得,这样的身体,就是应该让最完美的性爱

来滋润。不知不觉,小颖已经穿好了泳衣来到了门口,鼓起勇气,走出来那扇关

闭着她的欲望的门。

此时的男人已经进入水中,只见他穿着一条平角的泳裤,身上黝黑矫健的肌

肉挂满水珠,肩膀上像是图腾一样的纹身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充满野性,而额头

上的那一道伤疤,也格外的显眼。池中的水很浅,男人正坐在边上等待着这个春

情勃发的少女。

小颖试着把脚伸进了水池中,温泳池的水很暖,让小颖一下适应了水的温

度,池水刚刚沒过小颖的蛮腰,山上的泳衣沾满了水珠后,显得更加湿滑,紧紧

贴住了小颖的娇躯,勾勒除了一条极度完美的曲缐。

小颖只是一动不动地呆站在池子,而男人偏偏一动不动,只是张开一直胳

膊放在池边,眼镜直勾勾地盯着她。他是在等眼前的少女自己送过去。

小颖终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慢慢地走了过去,正想轻轻拥入男人的怀抱,

突然男人支起身子站了起来,由于带起的水流,小颖一个沒站住,机会是被水流

沖到池边靠着,刚回过神来,男人已经如君王一般站在了她的面前,而那条长长

的鸡巴,早已把短小的泳裤顶得变了形。

男人以一种几乎是饿虎扑食的动作把小颖抱在了怀,自己半弯着身子和小

颖激情地吻了起来,让她整个人坐在自己的双腿上。

这一吻,似乎时间都停止了,两人晶莹的唾液不断从舌尖滑出,顺着嘴角低

落在了小颖完美的乳房上,而这是,小颖的乳头已经是如蓓蕾般挺立了。过了很

久,两人双唇才恋恋不舍地分开,男人完全坐了下来,而小颖自觉地跨坐在了他

微微蜷起的两腿之上。此时两人的姿势已是如胶似漆,小颖的乳房,下体和屁股

完全和男人的身体贴在了一起。而男人的双手,再次抚摸上了小颖的乳房。

「嗯……」小颖发出了一身娇吟,男人开始隔着泳衣挑逗小颖敏感的乳头。

捏,挑,揉,抹男人的手法视乎如琴师一般,或轻,或重。小颖这种不谙世事的

少女,哪经得起这种挑逗。直觉小穴都已经湿了。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主动,小颖盡然往前送了送身子,让自己的乳房离男人

更近。「来,我让你直接摸摸她。」也不知道是从哪来来的力气,这句话小颖竟

然脱口而出。

小颖松掉了泳衣的背带,讲一侧的泳衣往另一侧一拉,一只雪白饱满的乳房

立即跳了出来,圆润如瓷碗扣在胸前,上面挂着的晶莹的水珠,更加充满了淫靡

的感觉。分红的乳头在淡淡的乳晕的衬托下倔强地耸立着,似乎女主人的浓浓春

意都汇聚这一点。饶是在风月场浸淫多年的男人,也沒有见过如此尤物,变得惊

呆了。

但毕竟男人是花丛高手,这一惊也只是很短暂的一下,男人立刻回过神来,

低下头,慢慢地把舌尖伸向了小颖的乳头,轻轻舔了一下。

「啊……」虽然只是轻轻一舔,小颖却不由得浑身一颤,把整个乳房都伸向

了男人。男人张大了口,把小颖的乳房盡可能多的含入了嘴巴,整个脸贴在了小

颖的胸膛,而小颖整个人也失去了一起,靠在了男人身上。男人的手却不閑着,

左手拉开的小颖的泳衣,握住了小颖的另外一直娇乳,而右手着从泳衣下面的缝

隙中伸了进去,用力地揉搓着小颖那充满弹性的屁股。

「啊……哥……別咬……啊……对,吸她……对……就是这样……啊……咬

得她好舒服……」不得不说男人是个玩乳房的高手,他一只手摸,揉,推,爪,

一只嘴吻,吸,咬,舔,弄得小颖胸前的乳房,一会儿向上推,几乎顶着小颖的

下巴,一会儿又向中间挤压,把两个乳头弄到一起摩擦。

小颖这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变成了一个被情欲笼罩的女人,她不断地抱

着男人的头,把自己的乳房送到男人的嘴,手上,而自己也伸出舌头,不断舔

着男人的光头和那条惊悚的刀疤。

这一次摸乳不知进行了多久,终于男人停了下来,而小颖的泳衣已经滑落到

了腰间,而娇嫩的小穴已经是如泉喷涌了,温润的花露竟然隔着泳衣,流到了男

人的腿上。

男人是花丛老手,自然已经知道眼前的少女已经是春情勃发了。于是男人把

小颖掉过来,背对自己坐了下去,小颖似乎知道了男人要幹什麽,盡然主动地分

开了双腿,让自己的小穴羞耻地对着外面的池水。

男人从侧边把隔着小颖嫩穴的泳衣拉开,粗长的手指摸上了那不被真正完美

开发过的少女地。

「啊!」刚摸上小颖的小穴,小颖盡然控制不住,双手用力地握着男人的胳

膊,一股热流从下面泳了出来,这一下简单的触摸,小颖盡然高潮了。男人怜惜

地抱住了小颖,让她整个人觉得很踏实,而在高潮的劲力还沒过去的时候,男人

的手指已经抚上了小颖的阴蒂了。

「啊!好舒服,对,就是那,就是那,轻轻点……啊……」小颖那受过如

此的刺激,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融化了,水流的浮力让她觉得整个人都在梦幻中,

只剩下下身不断的热流。男人慢慢分开了小颖的嫩穴,将中指伸了进去,慢慢地

抽动了起来。

「啊……啊……」随着每一下插动,小颖就是一声娇啼,而自己的双腿却不

听话地随着男人的手不断张开,闭合,张开,闭合。男人乘胜追击,又多放进去

了一根手指,而自己另一只收着环到小颖胸前,用力的揉搓这小颖的乳房,同时

再一次将舌头放入了小颖的香吻中。小颖那堪这上中下三路的刺激,只能从嘴

发出依依呀呀的娇吟。

突然,小颖再一次缩紧了身子,再一次蜷在了男人怀,而这一次,一股磙

烫而浓烈的水流竟然从下身泳了出来。小颖只剩下重重的鼻息,而男人却如火质

保,「宝贝儿,想不到你盡然潮吹了。」

再次高潮后,小颖顾不得池水的髒,只顾把黔首埋在了男人的怀中。等她反

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抱着她,走到了旁边另外一个泡水的尺子,侧身躺在

了斜坡上了。

此时男人的阳具早已经是坚如铁石,小颖看着水下的突起,情不自禁地握着

他,隔着裤子套弄了起来。「死冤家……你……你真是我的冤孽。」小颖呓语般

说道,握着阳具的手,却更紧了。

男人笑着说:「宝贝儿,想要了吧哥哥今天让你爽到底,来,先和我的兄

弟打个招唿。」男人站起身来,拉下了自己的游泳裤,露出了那根早已充满青筋

的大鸡巴。

「啊!」小颖吓得叫了一声,自己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別人用兇器、巨棍这一

类词语形容过男人的阳具,但从来沒见过。自己男友的阴茎勃起的时候不过13

CM左右,而听同寝室的小千说,他男友的尺寸很大,有17CM,这已经让同

寝室那几个闺蜜们羡慕不已了。

而眼前男人的,至少有22、3厘米,还只是前面沒算根本。如鸭蛋般大的

龟头耸立在掐面,小嘴还一张一张的,森森地吓人。而下面的两个睾丸,如果两

个巨大的肉蛋挂在下面。

男人看到女孩的表情,似乎十分满意。「来,宝贝儿。」说着便将阳具送到

了小颖的面前。从前小颖根本沒有仔细地看过男人的生殖器,保守的他,连摸的

次数都很少,仅有的几次窥视,也是和男友简单的欢好中匆匆一瞥,更不用这样

面对这他,甚至要……

出乎人的意料,小颖竟然张开杏口,含住了巨大的龟头。

男人从小颖拙劣的口技中,便知道她沒有口交经验,于是便慢慢耐心教导着

小颖:「对,就是这样,把嘴慢慢张开,把他含进去,对,不要用牙齿,对就是

这样,含住他,就像含冰棍一样多用舌头。啊……对,就是这样,用你的舌尖刺

激马眼,你真聪明,啊……」

得到了男人的贊许,听着男人舒服的低吟,小颖更加卖力了。一点一点,让

男人的鸡巴更加深入自己的小嘴。一开始,小嘴只能勉强含住龟头,到后来,慢

慢能让一般的鸡巴进入嘴巴,到最后,竟然鼻尖已经可以触到男人的阴毛了。

天上的月亮入水,月光扶照着大海,当然也给这艘航行中的游艇披上了一层

薄纱。当然,还有月光下那对激情口交的男女。

此时男人已经是半趟在岸边的斜坡上,看着眼前的美女用自己那小小的杏口

给自己服务着。美女的泳衣现在只是简单地挂在腰际,弓身趴在男人胯下,胸前

的乳房随着每一次动作而跳动着,圆润的屁股向后撅起着,双腿不再是矜持地闭

着,而是自然地打开,这让男人可以很轻松地用脚趾刺激这女人的小穴。

小颖的口技越来越熟练,男人现在几乎整条鸡巴都被小颖含了进去,每一次

都感觉到龟头可以触及小颖的咽喉,可倔强的小颖却任由一次次幹呕的感觉沖击

这自己,口中的唾液再也包不住了,顺着鸡巴流了下来,流到了男人的睾丸上,

又顺着下巴流到了小颖晃荡的乳房上。

「咳……咳……」小颖再也忍不住了,吐出了男人的鸡巴咳了起来。

「宝贝儿,乖,沒事儿的!」男人爱恋低抚摸着小颖的背嵴,而小颖也眉目

含春地用手抹去男人头顶的水珠,而双脚,慢慢地张开了。

男人一看是时候了,就抱起了小颖,把她较小的身躯放在了水池的斜坡上,

然后趴了上去。小颖默默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知道自己就要被他占有了,他那巨

大的鸡巴将进入自己的身体,自己既是期待,又是渴望。

男人把龟头抵在了小颖的嫩穴门口打着圈,一会儿磨蹭着两篇樱唇,一会儿

又突点着如黄豆大小的阴蒂,却始终不肯越雷池一步。小颖焦急地等着男人的进

入,可男人似乎一点也不会所动。小颖饥渴低把小穴往前一顶,男人却顺势推了

开来。吃了亏的小颖突然勐咬了男人的肩膀一口,眼泪竟然不自觉地留了出来。

男人先是一阵疼痛,然后又是一阵惊愕,他沒想到小颖居然有这样的举动。

「来,你爲什麽不要我」小颖流着泪呢喃到,「用你的阳具来爱我,快一

点。」

男人知道不能在挑逗了,于是扶着巨大的鸡巴,慢慢分开了小颖的阴唇顶了

进去。

「咦,怎麽会这样」男人吃惊地感觉到,小颖的下面盡然异常的狭小,却

又弹力惊人,四周的肉皮布满了褶皱,然而每一次突进都需要更加费力却快感十

足。进到一般,盡然差点有想射的感觉。

要是换了一般风流人事,恐怕不加提放下,即使是高手这一下也要一泻如注

了,唯独男人也是高手中的高手,方深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才控制住射精的感

觉。男人顿时觉得自己真的是获得万无一的宝物了。

心想着,身下却沒有停,每往前进一分,变感觉一股巨大的阻力在挡着自

己,而这股阻力的中心,却又有一丝极强的吸力在吮吸着自己的龟头。

「呵……啊……」小颖已经是娇喘连连了。

男人爱怜地亲着她说道:「宝贝,怎麽这麽紧所以我说你男朋友不行吧!

今天我让你好好爽个透!」

「讨厌,你都玩了別人的女朋友了,还这样说」

终于,男人将鸡巴插入了小颖的小穴,两人一身长长的叹息,仿佛完成了一

次巨大的尝试。而这其中给两人的快感,是前所有爲的。小颖显然还沒有完全适

应男人的尺寸,在快感之馀,还是有些许痛楚,男人自然体会得出,于是也不急

着抽插,只是慢慢地扭动着腰肢,让小颖慢慢适应。

几分锺过去了,小颖的唿吸越来越沈重,而男生却偏偏在这时停了下来,顿

时,小颖只觉得下身如千万只蚂蚁在叮咬一般,痒麻无比。

「快……快动嘛……」男人知道小颖已经来了感觉,便立即开始强烈的抽插

了起来。

「啊……啊……好深啊……好深……好麻啊……从来沒有这感觉。」小颖再

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淫声浪语,开始叫了起来。

男人把小颖的双手聚了起来,按在了泳池,背部的肌肉如同正在捕杀野兽

的狮子般爆发力惊人,结实的屁股在小颖的胯间起起伏伏,时而三浅一深,时而

九浅一深,让身下这个少女的春情,已如洪水般爆发了。

「宝贝儿,爽不爽」

「爽……爽死了……你……你好厉害……好大……啊……」

男人满意地享受着小颖的嫩穴和声音带来的双重享受,而小颖只觉得这次的

感觉是自己男朋友从来沒给过自己的。以前男朋友和自己做爱,一般两到三分锺

就会射精,现在的男人,已经不知道抽插自己多久了,还一点疲态都沒有,而自

己,也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力量,就像和男人这样做下去。

男人又抽插了许久,突然停了下来,一翻身,把小颖抱在了怀,成了女上

南下的姿势。

「来,宝宝,我们来个女王的姿势。」话音未落,小颖已经迫不及待地耸动

着自己的屁股了。当小颖变成主动,才知道刚才男人的辛苦,由于池水带来的主

力,每一次抽送都格外费力,饶是小颖这种经常锻炼的也吃不消,何况眼前男人

竟然抽插了自己这麽久。

小颖抱起了男人,爱惜地把自己的香吻送到了男人的嘴前,同时也把乳房紧

紧贴住了男人黝黑的胸肌。男人见美女主动送香吻,自然来者不拒,上下齐动了

起来。

月光下,一具黝黑的躯体和一具白皙的具体紧紧纠缠在了一起,透射除了极

大的视觉反差。小颖此时已经再一次被男人压在身下,双手无力地扶着岸边,如

果不是池水浮力的帮助和男人的保护,估计再也坚持不住要倒下了。

此时她的双腿被男人高高的扶着,跨在男人的肩膀上,男人以一种类似动物

才有的姿势跪在面前,摒弃了前面的各式花招,每一下都是最用力地抽插着。每

一下都顶在小颖的子宫口上。

这一场交媾足足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要进入尾声了。男人双手用力地抓

着小颖的乳房,坚挺的乳房已经被捏得几乎变形,而男人还不时用食指拨弄这坚

挺的乳头。而小颖此时甚至连娇吟的力气都沒有了,只是从嗓子眼上冒出了嗯嗯

的呻吟声。

突然,男人的唿吸变得沈重,胯下的力量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力度,周围的

池水也被男人搅动得反动了起来,此时此时,小颖才体会到,什麽叫翻云覆雨!

她知道,男人就要射了,于是鼓励最后的力量,用双腿紧紧夹住了男人的腰际,

屁股盡力地配合男人耸动着。

「宝贝儿,我……我要射了。」

「射……射进来……快射进来……」小颖似乎已经不理会现在是不是安全期

了,也不理会万一怀孕带来的影响,只想给自己这次完美的做爱画上一个完美的

句点。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池边溅起的水花在空出不断划过,终于,在几次急

速的抽插后,男人在小颖体内爆发了,一股股灼热的精液从男人的鸡巴射出来,

打在了小颖的子宫壁上,男人一身身龙吟虎啸的低吟,女人一声声无力的嘶喊,

似乎宇宙的一切在可以刻都挺直了。

这一次射精足足持续了1多种,男人盡然射了小颖20多下,在这过程中,

小颖不断咬着男人的肩膀,用盡全力,接受这一生最大的快感……

月光下,这赤裸的两具胴体紧紧的依偎在了一起,灵魂缺升上了天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