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勾引公司的熟女

2020.03.16 来源: 浏览:2次

勾引公司的熟女

“请慢走!”

将谷津送出门之后,翔子马上发现家中又陷入一片寂静,使她想到昨天发生的事,于是她赶紧锁紧家里的门窗,不过她还是无法安心。

看着穿衣镜中的自己,翔子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可怕的脸!”

由于谷津住在家里,所以她早上本打算打扮一下的,但她却只将头发扎起来,在脸上抹了乳液,完全没化什么妆。

昨天发生的事情,让她的皮肤随着心情干涩,眼尾则有一、两条细纹,看起来真的很糟糕!于是翔子在梳妆台前坐下,拿起一罐售价超过两万日圆的法国制粉底霜。

(我为了什么需要化妆?)打开盖子后,一边化妆,一边在心里嘀咕。

先生都已过世了,成为寡妇的自己,准备要做什么?难道是想努力装扮,穿上漂亮的洋装,好迎接新的恋情吗?她对自己那么信赖谷津,且喜欢他亲近自己的感觉,百思不解。

往后他们之间的情况会有何变化?还有今天晚上,谷津会不会再回来这里,她完全无法预测。

翔子往二楼的窗边走去,并拉开窗,使得明亮的阳光洒进屋内。

她为了确定是否有可疑人士在附近徘徊,所以从窗内往外观察家里四周的环境,不过她没看见任何可疑的人士。

由于今天是垃圾车来收取垃圾的日子,所以在街角的电线杆下站了三、四位拿着黑色垃圾袋的家庭主妇,正闲聊着,眼睛还不时瞄向翔子的家。

一定在说闲话,翔子觉得心情很不好,幸佑的失踪以及在佐渡突然身亡的事情,在平常没什么闲言闲语的中产阶级住宅区,可会给人带来茶余饭后八卦话题。

现在,那些人一定在谣传幸佑带着美人秘书一起消失在热海了。

不对!应该是在佐渡出车祸身亡了。

不对!不对!这些都是谣传罢了。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说不定幸佑是被人杀死的,说不定是他太太,或是某人,为了诈领保险金而谎称死亡,但其实他还是活在这个世上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公司怎么还会那么隆重地为他举行葬礼,公司应该不至于会做冤大头吧┅┅!可怜那年轻的太太呀┅┅!怎么会呀!鹤田太太早已另外找到爱人了,且已带回家里,根本不会觉得寂寞┅┅!翔子将脸移开窗户,拉上窗!  由于自己很在意那些家庭主妇的谈话,所以她似乎是幻想听到她们的谈话内容了。

翔子没有食欲!于是她想打扫房子,顺便趁此机会寻找昨天入侵者口中所说的路易卡顿的黑色皮箱。

一边闷闷不乐,一边整理屋子。

书房里是一定找不到那样东西,于是翔子从二楼走下一楼,开始寻找幸佑可能藏东西的地点。

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当她找得有些疲累且稍事休息之际,客厅的电话响起了。

“喂!您好,这里是鹤田家!”

接起电话后,另外一头并未马上答话,正在想又是无声电话,翔子继续说道:“喂!喂!”

“唉呀!太太呀!”

这声音她记得。

“找到路易卡顿的皮箱了吗?”

昨晚入侵者中的一人说道。

“我不是告诉你没有那样东西吗!别再来烦我了!”

翔子不满的说道,正准备挂上电话时,对方又说道:“在你家里一定有!好好找一找!我会再去打扰的,到时候如果找不出来,我们就再继续昨天玩的游戏喔!”

(真变态!)翔子听到那男人的谈话,火冒三丈,眼冒金星,气喘吁吁地挂上电话。

月岛建设顾问公司位于四谷东信大楼六楼。

在大厅等了将近三十分钟,船越周太郎终于出现在谷津面前。

“我是船越,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穿着薄毛衣,轻松的穿着,并用纤细手指拨着额前的乱发,一边开口问道。

看样子,他应该正忙于工作中,谷津递上自己的名片说:“在佐渡与您擦身而过,所以我想再拜托您!”

“这么说来,我们确实好像有过一面之缘,您和鹤田先生有什么关系?”

“我可以说是鹤田太太的旧识!”

“旧识?”

船越露出怀疑的表情。

“嗯!算是旧识。

对您太太发生的事我感到很遗憾,不过我还是有些事想请教您,可以耽误一下您的时间吗?”

船越引他进入会客室。

刚坐下来,谷津就直率地说出来意,并直接切入正题,亦即提到船越雇用摄影学校的学生,曾在热海拍摄到鹤田及加寿美两人幽会的照片,而他可以借用这些照片吗?“照片┅┅?有什么用途吗?”

船越很明显地顾虑到谷津是新闻记者,深怕谷津会将这些照片广为渲泄,或是拿来当做报导题材。

于是谷津解释说是佐渡的森山巡佐需要做为办案工具。

“有他杀的嫌疑?”

船越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对!难道您不知道,在当天驾驶车子的您太太体内,被检测出有安眠药反应吗?”

“喔!我知道呀!我记得当时曾被问到加寿美是否常服用安眠药,而我回答森山巡佐的询问时表示,虽然加寿美不是常常使用,但是偶尔会使用,结果巡佐当时只说:‘喔!那可能只是普通反应吧!’”

“虽说是普通反应,但是也有可能不是普通反应呢!船越先生,有没有想过您太太可能会殉情?”

“您说殉情!怎么可能?加寿美绝不可能是这种女人,她是那种即使男人死命求她,她都会拒绝的冷酷女强人!”

这说辞似乎和翔子所说的一致。

“既然不会殉情,那么他杀的可能性就更高了!您对这事有没有什么看法?”

“咦!这个嘛?”

谷津边看着思考的船越周太郎,边认为自己所发问的问题非常奇怪。

因为最具有杀人动机的人,就属眼前的男人!怎么说,看起来爱着妻子加寿美的船越,在知道加寿美和其他男人秘密旅行后,马上就急着出发至热海准备拦截他们,应该是会恨到想杀死鹤田幸佑及加寿美的人。

“其实,我确实是恨到想杀人,尤其是那个诱惑加寿美的男人,但是我根本没有杀人的勇气。

我怒气冲冲地赶到幽会场所,只是想要好好揍那男人一顿而已!”

“我听说您曾到过热海。。”

“我可以发誓!我和加寿美他们的车祸绝对没关系,佐渡的巡佐也曾问过我这事,不过我有不在场证明,因为加寿美出车祸那天,我人在东京。。”

即使船越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不会做这种事,但是谷津还是想再确认清楚所有症结。

“没有!我并没有说您是嫌犯,我只是想问您认不认得一位叫梨本忠义的人。。”

谷津觉得还是得问这个问题。

“这人事我太太的朋友吗?”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说不定是您太太以前公司的职员。。”

“我家有大鹏建设公司的员工名册,等我回家查查看!”

听完船越的回答之后,谷津在心里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生气!(喔!对呀!翔子家应该也有大鹏建设公司的员工名册,昨天若先查查不是更好!)“那么,我下次再与您联络,至于跟您要些照片的事方便吗?”

“给您一、两张可以吗?”

“可以,只要是他们两人在一起的照片,一张就够了。。”

“好吧!您等等,我公司抽屉里应该有一些吧。。”

船越说完后,走出会客室。

谷津则从沙发上站起身,眺望窗外。

从大楼往下眺望四谷的街道,充斥着新式的大楼,表现出街道的活力,东信大楼刚好面对街道,所以可看到街上的车子来往频繁,一幅街景繁荣的样子。

(这男人比想像中老实得多了。

)……一想到他会亲自跑到麻布翔子家,并提出一起到热海去拦截各自配偶的不伦旅行,谷津直觉认为,船越应该是个具有奇怪癖好且个性怪异的人。

没过多久,船越周太郎就折回会客室。

“有这张照片,那就太好了!”

谷津看着手中的照片说道。

照片是以海为背景,并拍下鹤田幸佑及加寿美两人,亲密地在热海旅馆附近的走道上散步的景象。

“谢谢您的帮忙!我马上把它寄给佐渡的森山巡佐。。”

谷津对他道谢后,将照片放入衣服胸前的口袋。

“对了!船越先生任职的月岛建设顾问公司,听说也负责承包政府发包给民间的大楼及公共建设的设计与报价?”

谷津又再问了一项重要问题。

这是谷津注意的一点,因为鹤田幸佑身为投标课长,而在投标海湾计画的工程时,整个工程大厦的设计及工程费用,多由建设顾问公司负责估价。

像建设省或都市或公路设施等政府工程,欲发包给民间公司时承包时,也都委托这类建设顾问公司先行估价,然后政府单位根据此份估价,来订定工程底价。

由于此步骤是做为政府单位的规划内容依据,所以此阶段多委由指定业者负责估价。

而最后开标,投标厂商所提价格越接近此底价者,即获得承包权。

所以在预定底价时,也可能出现漏洞!虽然定底价的顾问公司都会与政府单位签订契约,表示绝不会泄露此底价,但是偶尔也会出现底价在投标前即已泄露的情况。

至于政府单位之所以会委外定底价,是因为政府单位属行政组织,较缺乏专业技术人才,所以工程的基本设计由公务员负责,但真正动工设计则多委由外面的设计事务所,或是建设顾问公司来负责。

现在专门负责此类案件的建设顾问公司约有十几家,而月岛建设顾问公司是其中一家,另外这类顾问公司与大型建设公司属同一关系企业的则有六家,还有的大型建设公司的职员同时兼任此类顾问公司的员工,这种情形在十几家顾问公司里很普遍。

换句话说,这类建设顾问公司,通常并不会独立存在,通常会与大型建设公司一起存在,或是成为大型建设公司的关系企业。

像这类公司若估好建设省或发包工程的政府相关单位的工程费用,那么底价不泄露至民间公司才怪!谷津有鉴于此,于是询问船越此问题。

“是的!我们公司也负责建设省或市政府发包工程之动工设计及估价等工作。。”

船越骄傲地拍胸脯回答道,以证明他工作的公司是一流的设计事务所。

“那可以再请教您一个问题吗?就是有关海湾计画,由大鹏建设得标的文艺复兴大楼的设计及报价,贵公司是否也参与其中?”

“是的!我们也负责此案,有什么指教呢?”

“不敢!不敢!我只是对此案有点好奇。。”

谷津已经将手放在会客室的门把上,准备离开时,又随口问道。

“这份估价,在整个月岛建设顾问公司中,是由船越先生您一人负责吗?”

“其实实际主导人是月岛准人所长,我只是帮忙一小部分。。”

“这么说来,月岛建设顾问公司与大鹏建设公司有些什么关联罗!”

听到谷津问到此一问题,船越有些愤怒地看着他。

“什么有关联,我们根本是关系企业,我们公司最大股东是我们社长、大鹏建设公司的社长……鹫尾龙太郎,以及大鹏的董事等三名,资金大部分由大鹏建设公司调度,所以公司营运非常顺利。。”

“原来如此呀!谢谢您今天指点我这么多事,谢谢!”

谷津深深一鞠躬表示谢意后,走出会客室。

原来月岛是大鹏的关系企业……真是一大收获!和船越道别后,搭乘东信大楼电梯下楼时,谷津身上的呼叫器响了。

这是中央日报所有采访记者,为了方便紧急联络而统一配备的通讯器材。

谷津出了电梯,他往大楼门前树阴下的公共电话亭走去,拿起话筒,按下一三九的分机后……“谷津!你离开记者会后,跑哪儿去了?”

话筒那端传来一阵叫骂。

“喔!对不起!我和三井及太阳神户的人去谈一些事情,应该有些消息来源可供参考。。”

“日银总裁在五点紧急召开记者会,你马上去采访!”

“是!我马上赶去!”

谷津通常负责跑日银线的新闻,而这一条线的新闻通常比起其他线的新闻要来得少,所以他才能趁溜班空闲,来调查了解鹤田幸佑及加寿美在佐渡旅游车祸身亡的真正内幕。

……当晚,谷津省平回到麻布的翔子家中。

在记者会时,翔子打电话给谷津说,昨天闯入家里的歹徒又打电话恐吓她,她很害怕,而谷津自己也想尽早确认大鹏建设的员工名册中,是否有梨本忠义这人之存在,所以谷津决定回翔子家,当晚回到她家已是晚上九点。

翔子今晚化了很美的妆,穿上参加晚宴的晚礼服,盛装打扮地坐在客厅,但心情似乎仍是很低落。

餐桌上放了一瓶冰凉的波尔多红酒,还有一桌的丰盛菜肴,如生鱼片、酒蒸扇贝、红烧牛排等,在在显示出翔子精心料理了这桌菜肴。

“路易卡顿的黑色皮箱,找到了吗?”

谷津毫不客气地享用着桌上佳肴,过惯单身生活的他,是很难得能吃到如此丰盛的菜肴。

“那皮箱我找了好久,可是都找不到!”

“真是奇怪!难道鹤田先生把它藏到别的地方吗?”

“那东西难道真的存在吗?”

“你想想看有那么多人急于找到这东西,甚至不惜以死要胁,看来那东西绝对是很重要的机密文件。。”

翔子手托腮,边喝酒边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幸佑没把它放在家里,说不定就托给别人保管或放在某处藏起来。。”

对呀!谷津怎么没想到这点呢!如果真的很重要,鹤田应该会把它妥善保管起来,而不会把它放在手边。

(那皮箱中到底放了些什么呢?)“那帮歹徒怎么威胁你呢?”

边吃饭,谷津边问道。

“他们打了两次电话,要我把昨天他们要的东西仔细找出来,他们还会再来找我的!”

“真是笨蛋,那些家伙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威胁你,看样子我们该报警处理比较好!”

“说的也是!”

翔子低声答道。

“对了!大鹏建设公司的员工名册,鹤田先生应该有吧?”

“有啊!他常在写贺年卡时使用呢!”

“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你要做什么呢?”

“我想确认一下公司有没有梨本忠义这个人?”

翔子好像在思考着些什么似的,马上回答道:“原来如此呀!我现在马上去拿!”

翔子往房里走去。

谷津一边喝着酒,一边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醉意。

不久,翔子即拿出员工名册到餐桌上。

拿到员工名册后,谷津开始逐页翻阅。

终于他的手指停在总务部最前端的部分。

“总务部门……梨本忠义”

有人名却没有职称,表示大鹏建设公司里真的有这位叫做梨本忠义的人,这真是一大收获。

通常这类没有职称的人,多半是负责些驾驶或婚丧喜庆等特殊情况,所发生之特殊事情。

(这可是问题的关键!我该去找这个梨本,问问他为什么也会到佐渡旅行?)谷津在翻阅员工名册时,坐在餐桌对面的翔子,手里则把玩着一支小小的钥匙,且努力地不知在思索着什么?“怎么啦?那把钥匙有问题吗?”

“我刚从幸佑书桌的抽屉中,要拿出员工名册时,这把钥匙从名册中掉了出来,可是我不记得这把钥匙是要用来做什么的?”

“借我看一下!”

谷津拿过钥匙至自己手中,发现这钥匙并不特别,像是某一处投币寄物柜或是某一金库的钥匙。

谷津的脑海中掠过一丝光影!说不定那些歹徒要找的皮箱,就藏在用这把钥匙可打开的柜子里,若真是这样,那这把钥匙可得妥善保管。

“这把钥匙先寄放在我这儿吧!放在你这里总觉得危险。。”

“好呀!我也是这么想,那就拜托你罗!”

说完后,翔子的瞳孔似乎湿润有光泽!吃完晚餐洗完澡后,谷津回到一楼的客房已是十一点左右。

由于喝了一瓶红酒的关系,洗过澡后的谷津,突然觉得身体内侧的欲火正熊熊燃烧!正当他辗转难眠时,房门口突然轻轻响起敲门声。

没听到翔子下楼的脚步声,但是敲门声应该是翔子也睡不着,下楼来想找他聊聊吧!虽然没听到脚步声,但是既然听到敲门声,他就下床开了门看看,结果看到穿着长睡衣的翔子站在门口!“抱歉!你已睡了吗?”

“没有!我还没准备睡!”

谷津马上回答道。

由于两人在佐渡已跨越朋友界线,所以两人之间已没有什么距离好保持,但是谷津却看到翔子脸上似乎闪过一丝罪恶感!于是谷津伸手将翔子拉进房内,关上房门时,他感觉到翔子的手心全是汗水,难道这表示着她的身体及内心也燃烧着熊熊的欲火。

翔子自昨天歹徒闯入家门后,遭其调戏过后所引起的欲火,一直无处宣泄。

进房后的翔子一直靠着墙壁站立。

谷津突然像是欲火难耐地很想紧紧抱住翔子。

于是谷津慢慢接近翔子,用手轻抚她的脸颊,开始吻翔子,翔子马上闭上眼睛,将身体靠向谷津,头则往后仰起贴着墙壁。

接着谷津抱起翔子的细腰,并继续热情地进一步拥吻着她,使翔子不由自主地张开双唇,迎接他的温柔入侵。

谷津一边吻着她,一边紧搂着翔子,使得翔子兴奋地发出呻吟声,热情地回吻着。

没过几分钟,两人就一同倒在床上。

裸身躺于床上的翔子,今晚丰满饱涨的胸部完美地呈现在他眼前,而且随着其身体的抖动,也随之激烈地伏抖动着。

谷津想起那晚在尖阁湾的旅馆内,由于灯光昏暗,无法将眼前美色尽收眼底,不过今晚他可以优闲地在明亮灯光下,好好地浏览眼前翔子全身散发女人美丽的景色。

谷津躺在翔子身旁,将手游移至翔子的大腿内侧,摸到的肌肤柔嫩光滑,小腹白皙无瑕,如此雪白无瑕的肌肤,令人忍不住想吸吮一番。

而腿间的浓密森林,覆盖着柔软温润的幽谷禁地,呈现出翔子身体的性感气味。

谷津一想到眼前的性感女神,曾遭到今天见面的月岛建设顾问公司的船越周太郎在热海蹂躏过,他就觉得嫉妒心浮现,且想与他一较长短。

于是谷津用手覆盖在翔子丰满的胸部上,感觉掌下富有弹性的肌肤,并开始认真地吸吮硬挺的乳峰,手则不停地揉捏,这使得翔子闭起眼睛,兴奋地呻吟出声。

“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在回报你!”

喘息间,翔子小声地说道。

“什么?”

“昨晚、今晚省平先生都住在我家,让我很放心觉得有人陪,我不希望你以为我这是在回报你帮的忙!”

“我才不会这么想!其实我很想要你呢!”

“是吗?我也很想要你呢!因为幸佑身亡前已有一个月不在家,我们这样是不是会被惩罚啊?”

“要罚一起罚不好吗?”

他们的行为真的是不伦的行为呢!现在两人虽然都没有配偶,但却总觉得他们在一起时,会有强烈的罪恶感!不管它了!谷津一面吸吮着坚挺饱满的双峰,手则更进一步往翔子的私密处抚摸去,却发现翔子拉了一块布,半遮掩地盖住那私密处。

当他伸手将布移开后,翔子说道。

“唉!还是被你看到了!真是不好意思!”

“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我已经看过啦!”

“可是上次旅行时是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发生的,而且当时灯光相当昏暗!”

“不管是昏暗还是明亮,结果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谷津一边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说着,一边拉开遮盖物。

他往下凝视那隐密处,第一次近距离看到那私密处,让他屏息以待,他发现那私密处也会因人而有不同的形状!而眼前看到的这个,无疑是外形最完美的,丰润饱满的花瓣,恰好密实地包裹着幽谷,而浓密的森林,则柔顺地覆盖在花瓣上,温柔地护卫着禁地幽谷。

翔子看到谷津如此审视她,马上缩起身子,嘴里直嚷着:“人家会不好意思啦!”

谷津看到眼前的美色,突然了解到可用眼睛品尝女性,用手品尝女性,还有用嘴巴品尝女性的乐趣有多吸引人。

眼前的珠圆玉润,不仔细品尝岂不太暴殄天物了。

一想到这,谷津马上弯身,将翔子的身体拉回仰卧的姿势,并用手分开她的两腿。

“啊!不要不要!”

翔子挣扎着不让他分开腿部。

可是谷津更用力地将她的双腿掰开!“人家会不好意思呢!”

翔子两手掩面害羞地说着。

而这一动作让护卫幽谷禁地的花瓣伸展开来。

谷津忘情地将脸埋于其间,沉醉在幽谷所流出之爱情蜜液,接着谷津用舌头轻轻挑逗那禁谷上的小珍珠!“啊!啊!”

翔子兴奋的摇头大声娇吟着。

谷津开始紧抱住翔子的纤腰,专攻那颗珍珠,尽情地撩动那控制性感地带欢愉的枢纽。

“啊!啊!啊!好棒啊!”

翔子慢慢地扭动腰部。

谷津则感觉舌尖传来类似花蜜及奶油的甘甜味,让他满足地感觉口腹之欲被抚平。

不过,谷津并不以此为满足,他这次一定要让翔子High到最高点,于是他将手指伸进那幽谷小径之中。

此举使得翔子的下半身开始紧缩,并马上感觉深谷中泉涌而出的爱情蜜液。

谷津接着一面舔舐着幽谷周围的花瓣,一边用手指进出游幽谷通道间,这使得翔子全身兴奋地抖动着。

“啊!我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

谷津抽出手指,将两手轻抚那优美的腿间交叉处。

他用两手轻按交叉处,好让他正面清楚看到私密处,他看到两片丰厚的红唇,覆盖在鲜红的幽谷通道口,而通道口则泛着湿润的光泽,通道深处则深不可测。

翔子又再次害羞地说道:“拜托┅┅拜托别再看了!”

并慢慢挪动腰部。

“省平!快进来吧!”

她开始催促他的入侵。

于是谷津调整好正常体位后,埋头深入幽谷中,使得翔子大叫一声:“啊!”

“啊!啊!”

从前开始的短促娇吟声,轻换成之后较长的呻吟声,使谷津更加卖力地在幽谷通道间进出,随着他奋力进出的律动间,掺杂着翔子的喘息娇吟声,甚至还将腿缠挂在谷津身上。

此时子丰满的双峰谷间,泛着汗珠的光泽。

当两人攀上欢愉颠峰后,他慢慢地轻吮着她的双峰,并搂着她的腰,决定为了她与那些恶魔奋战到底。

下星期,他得开始调查问题的核心了!

Tags: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