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我的天堂之城!我的绿帽之都!17-【2024年2月更新】

2024.02.06 来源: 浏览:2次

一初识

? ? 和妻子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08年的狂欢节(Karneval/Fasching/Fastnacht )

? ? 上。狂欢节在法兰克福,科隆,美茵茨等沿莱茵河流域的城市里庆祝规模盛

大,不分男女老少,脸上化妆,穿奇装异服,翩翩起舞,场面壮观,热烈。

? ? 当时,我已经是法兰克福大学生物研究学院的一名研究生。这天,我和同班

的香港籍学生孙浩文 、物理学院的韩国留学生朴宇哲跟随着人群拥挤在法兰克

的福歌德大街上。

? ? 那天,人们带上各种假面具,载歌载舞到街上游行,各种彩车缓缓驶上街头,

站在车上的人们向街道两旁的人群撒着糖果、巧克力和玩具等!在热烈的哄抢中,

男女们毫无顾忌的尖叫、打闹,无论认识与否,有时大家都会相互问候、拥抱,

或礼节性的亲吻。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开心和快乐!

? ? 又有一些形状各异的巧克力从空中飘落下来,我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双手

伸向空中,凭着多年的篮球功底和身高的优势,右手准确地抢下一块条状的巧克

力来。

? ? 正在兴奋之时,一个人突然撞进我的怀里,赶紧伸手托住,慌忙中,左手触

到一团肉肉而又有弹性的东西。

? ? 低头一看,是一个女孩,她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红晕。她是被热闹的人流冲进

了我的怀中。

? ? Guten Tag !「你好!」她和我打招唿。

? ? 我赶紧回了一句:Guten Tag !

? ? 她个头不矮,大约170 左右,大约50多公斤的体重(主要的重量都长在她那

双34C 的大乳房上),简直可以称之为重磅性感炸弹,一头金发长及腰间,她取

下猫眼状的面具,对我微微一笑:Oda 「奥达」,她大方地伸出了右手。

? ? 想到刚刚触摸到了她的炸弹,我的脸微微一红,赶紧伸出了左手,「 HELLO!

? ? 姜闵华」我用中文拼音说出我的中文名字。

? ? 「来自台湾」她歪着头,问我。

? ? 「不,中国上海!」这时,她拉着站在旁边的一个男子向我介绍:「我男友,

Gero(格罗)」格罗长得真帅气,大约有190 左右,和他握手时,我感觉到了他

的强壮。

? ? 183 的我酷爱篮球,加上多年的锻炼,一直让我在女人面前自信满满,但和

格罗站在一起,我就显得有点单薄了。

? ? 接着,我也把孙浩文和朴宇哲介绍给他们认识。

? ? 这时,一个身影进入了我的视线:披肩的黑发乌黑发亮,隐约可见两边粉白

的耳廓,白皙玉润的脖颈上带着一围璀璨夺目的紫色水晶项链,显得高贵典雅,

修长的睫毛下面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俏挺的鼻子下面是精致性感的嘴唇和

弧线圆润、俏挺的下巴,蓝黑色的眼珠在完美的五官组合中像明珠一样闪亮!藕

菏色牛仔裤将她亭亭玉立,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起来,一对鼓涨饱满的玉乳将她

的上衣有些夸张的撑起,更添几分朦胧之美。

? ? 这是一个混血女神!

? ? 我完全被眼前的绝色给迷住了!有些失态的望着她。

? ? 孙浩文与她热情的拥抱让我恢复了正常神态。她叫邵月云,也来自法兰克福

大学,与奥达同班,同是地理学院人文地理专业四年级的学生。

? ? 听着孙浩文的介绍,想到以后和她同在Riedberg校区,我激动地真想大叫几

声!

? ? 当她大方的向我们介绍她的男友Eckard(埃卡尔德)时,我刚刚激动地心不

由自主地颤动起来!

? ? 埃卡尔德好像不是纯正的德国人,棕色的皮肤透露出强壮的身体,个头和我

差不多。

? ? 大家相互介绍时,月云和她的埃卡尔德一直互相搂着,有时还判若无人地来

一个热吻!

? ? 看到她们热吻的投入和默契程度,我的心仿佛一下跌到了谷底!

? ? 我的失落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在她转身搂住埃卡尔德和我们一起前行的那

一瞬间,她调皮地向我眨了一下眼睛!

? ? 这一眨眼,既带着少女的淡淡娇羞和俏皮,又有一丝成熟女人的风韵和野性,

丝毫没有虚伪矫饰之态!

? ? 这一眨眼,把我的心给带走了!

? ? 我几乎不记得自己怎样随着人流走回的校园。一直到在校园酒店举行传统的

鱼宴狂欢节时,我才基本恢复正常。

? ? 大厅里摆满了带葱头的乳酪、铲状熏肋条、小排骨和酸菜,绿色汤料,苹果

酒,干涩的莱茵高李斯陆白葡萄酒,这些平时我喜欢的美食竟然都提不起我的一

点食欲。

? ? 我知道,我爱上了那个混血女神!

? ? 二纠结

? ? 狂欢节后的一个多星期,尽管我每天都去地理学院几次,居然一次也没碰到

到过邵月云,倒是远远见到了奥达和她的男友。

? ? 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想起她修长笔直的双腿,牛仔裤包裹住的紧绷浑圆的臀

部,如玉的肌肤,明亮中流露着野性风情的眼神,我的心就会不由地颤动。晚上

连续失眠,想着她曼妙的酮体一次一次地手淫。白天魂不守舍,茶饭不思。

? ? 「喂!是不是真的被相思病折磨得这么厉害」长得精瘦的孙浩文早就看

出了我的心病。

? ? 「你这无情之人那里知道真爱之苦!」其实,我一直佩服他的精明。但嘴上

不能服软。

? ? 「真爱!你充其量就是一个剃头挑子啦!」蹩脚的广式国语这时候显得格外

难听。

? ? 「你和她很熟」我忍不住开始转入正题。

? ? 「当然熟啦!想了解她信息费!中午请我去Hilger,去不去就随你啦!」

? ? 典型的敲诈!就是一无赖。

? ? 「唉,交友不慎啊!」只能跟着他往校区南边的牛排馆走去。

? ? Hilger的牛排做得真不错,但今天我食欲全无,干脆放下刀叉,一边看着他

得意洋洋的吃着,一边费劲的听他用广式国语介绍邵月云的情况。

? ? 邵月云母亲是香港人,来德国留学时认识了她的父亲,后来两人在美因茨结

婚。月云继承了母亲的容貌和父亲挺拔的身材,既有东方女性的俏丽,又有西方

女人的豪放和性感。由于母亲是香港人,所以她骨子里对东方文化有一种自然的

亲近。

? ? 邵的前任男友许* 是个香港人,是孙浩文在香港理工大学的学长。难怪那日

两人很熟悉,拥抱得也很自然。

? ? 「你冒有希望啦!」瘦猴吃完我的牛排,继续打击我。

? ? 「你是说她有男朋友了」「就算她没男友,你也冒有戏啦!」「再说,

嘿嘿,看在牛排的份上,我就不打击你啦!」「你他妈有屁就放!」我突然爆发

了!

? ? 「我是怕你受到伤害啦,你现在不了解她,等你真正了解她了,你就接受不

了她啦!」瘦猴见我发火,楞了一下,讨好地说。

? ? 「什么意思」我心里一惊!

? ? 「她曾经是party 红人哦,sex-party ,你懂得的啦!」瘦猴一脸坏笑的说。

? ? 我脑袋「嗡」的一声,半天说不出话来。

? ? 「那她现在还参加这种聚会吗」我回过神后,急切的问。

? ? 「现在我就不知道啦!她现在的男友已经不是我的学长啦!」「不过,她那

么开放,现在肯定继续啦!那种事情是会上瘾的!」晚上我再次失眠了。我很难

想像玉女般的月云竟然会是性聚会的常客!一想到优雅而美丽的她在不同男人胯

下承欢的情景,我的阴茎就硬得阵阵发痛,心里更痛!

? ? 以后的一段日子,我每天的课余时间又回到了图书馆和篮球场。父母的期待

让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丝毫不敢荒废学业。心中的阴影让我每天拼命在球场上

挥霍自己的精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