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暴风雨06下-【2023年11月】【今日最新】

2023.11.19 来源: 浏览:5次

暴风雨06下-【2023年11月】【今日最新】

暴风雨06下-【2023年11月】【今日最新】

暴风雨06下-【2023年11月】【今日最新】

第六章 下「什!!!!什么!!!!」「fufufufu……」黛妮丝目光望了望床上的男孩:「而这个男孩,也将和查理一样……」只见她眼中再次闪动出狂野地神色「……他将是妾身今天的,晚餐!fufufu……」马特兰越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眼前的女人正在耍他,于是他破口大骂起来「妳!!妳这个婊……!!」但是他刚骂出半个词,就被黛妮丝一只手锁住了喉咙……「fufufufu,你叫我什么嗯」黛妮丝冷冷的目光俯视着马特兰。「咳……!!!」马特兰在黛妮丝身下吃力地挣扎着,他乱挥双手想要击打她,却发现这女人毫不在乎他的捶打。「嗯说啊,你应该叫我什么」黛妮丝依然用可怕的语气追问着。「……我……!!!」马特兰被锁住喉咙根本说不出话,只有愤怒地挣扎……「fufufufufu,需要我提醒你一下么…」黛妮丝低下头,不怀好意地笑道:「嗯我的奴隶……」她媚笑的目光开始接近着马特兰的双目……「……啊……妳……!」这时,马特兰突然惊恐的发现,黛妮丝双目中开始闪烁出红色的光芒……「……妳……妳……不……呃……不……」马特兰这才意识到,原来这女人不是人类,那么她刚才说的话……「不……!!」想到查理,马特兰身体因为悲愤和恐惧而剧烈地颤抖着「……不……!!!」「fufufufu……」此时黛妮丝的双目几乎贴上了马特兰的双目,并且她红色的目光,变得越发妖艳:「fufufufufufu……说出来,告诉我你应该对我称唿什么……」「……呃……女……呃……」悲愤让马特兰的神志变得坚强,他奋力抵抗着黛妮丝的魔力……但接下来,黛妮丝目中的红光竟然射入了马特兰的眼内,并瞬间瓦解了马特兰的意志,马特兰只感到脑中一片空白,然后双唇颤抖地蠕动起来:「呃呃呃……女…女王…妳是…我的……我的女王……呃……」他终于说出了黛妮丝想要听到的话语……「fufufufufu……」黛妮丝满意地笑了「很好,那么从现在起,你将永远为你的女王服务……」说着,她红唇吻上了马特兰的嘴巴……「……」马特兰被黛妮丝吻住后,身体抽搐了两下,就安静了下来……………不久,黛妮丝坐了起来,她嫌弃地对着马特兰啐了口吐沫,接着又厌恶地扇了他几个耳光,而马特兰睁着眼睛却没有丝毫反应,「哼,恶心的老东西,要不是你还有用处,老娘现在就一口吞了你」一边狠狠地说着,她一边侧卧到床上,并且命令着说道:「……下去,站到墙角,面对墙壁,别在这里妨碍老娘进食!」马特兰就像被操纵了一样,他乖乖地按照黛妮丝所说,走到了房间的墙角,然后面壁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嗯……」黛妮丝在床上舒心地伸展着懒腰,然后她隔着礼服的裙子,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私处,并且眉目含春地望向床内毫无动静的,赤裸少年。「fufufufu,我亲爱的……诺克卡恩大人……」黛妮丝一边用右手自慰,一边用左手抚摸着少年赤裸的身体。「你那可爱的光明之力,究竟藏在这身体的何处呢fufufufu……」黛妮丝似乎打定了什么主意一样,她坏坏地笑着:「唉…看来,妾身只好用那个办法才能得到它了……fufu」说着,黛妮丝慢慢爬到了少年身上「fufufu……」望着处在昏迷中的少年,黛妮丝微笑着爱抚起他的蓝发。「不可一世的诺克卡恩大人,是时候为你传奇的篇章,划上终结的句点了……」黛妮丝怜爱地吻了吻少年的额头「喂,诺克卡恩,哦不…fufu,应该叫你……卡鲁弟弟……fufufu…」她对着卡鲁吹了一口香气,然后轻轻地唿唤着「喂……卡鲁弟弟,该醒来了…是时候陪黛妮丝姐姐,一起共赴极乐了……fufu」「唔……」随着香气钻入鼻子,卡鲁缓缓睁开了疲惫的双目……黛妮丝也坐起了身体,她骑着卡鲁,妩媚而高傲的目光,同情地望着卡鲁……「……你竟然变成了这么可爱的少年……真是让妾身有点舍不得呢……fufufu」「……呃…………妳……」卡鲁精元以损耗太多,神志还很混乱,此时他感到自己迷蒙的眼前,正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那女人一身银色的晚礼服,显得如此圣洁,就如同女神一般,在对着自己微笑……但是随着他神志开始清晰,刚才那可怕的记忆开始在脑海中复苏,他突然感觉女人的微笑,就像死神一般可怕,于是身体情不自禁地,开始颤抖起来……「恶魔……妳是……恶魔……走开……」卡鲁无力地喊叫着……「…fufu…」骑着卡鲁的黛妮丝,伸手解开了自己盘在脑后的长发,随着她秀发散落下来,一阵诱人的发香飘散开来……「…弟弟不要怪姐姐无情,实在是你那光明之力藏的太过隐蔽,才让姐姐不得不出此下策……fufufu」黛妮丝披散着秀发,她将卡鲁的上身,从床上拉起,然后搂入自己的怀中……黛妮丝那温柔的动作因她口中危险的话语,让卡鲁感觉格外惊悚,但是虚弱的他完全无力做出任何反抗,只能任凭黛妮丝摆弄自己的身体。「妳……妳要……对我做什么……」被踩断的肢体还在阵阵作痛,让卡鲁恐惧而不安地询问着……「fufufu……」黛妮丝缓缓搂紧卡鲁,并爱抚着他的蓝发:「…既然姐姐无法知道那光明之力藏在你身体何处,那么姐姐只好……fufu」她红唇在卡鲁耳边诱惑道:「只好………把你囫囵吞掉!!」说完她白齿用力咬住了卡鲁的耳朵。「啊!!不!!不要!!」卡鲁因疼痛发出了微弱的挣扎,却换来黛妮丝一阵美妙的欢笑……「求妳,我真的没有什么光明之力……」虽然惊恐于黛妮丝的话语,但是因为她诱惑的言行,反而让卡鲁的阴茎在缓缓勃起……「fufufufu……不过呢……可爱的卡鲁弟弟……」黛妮丝话锋一转:「姐姐我…会给你一次机会……」说着她一只手轻轻握住了卡鲁的阴茎:「…如果接下来的一分钟里,你这个坏东西能忍住不射……fufu」黛妮丝笑着,她将两条穿着丝袜的美腿用力张开,并慢慢盘到卡鲁的腰后:「那么……姐姐就会放过你。」张开的大腿正将黛妮丝的银色长裙不断撑裂,侧面一直撕开到她腰胯的部位……「但是如果它在一分钟内吐出了里面的液体……fufufufu」黛妮丝一声冷笑,她将卡鲁的龟头,放在自己淫穴湿润的蛤口上缓缓刮蹭……「fufu…那么姐姐就会让你明白,灵魂离窍是一种何等的极乐……fufufu」这时她红唇又凑到卡鲁耳边细声说道:「喂……元素之子,灵魂要是没了,可就再也不能转世了哦~ fufufufufufu…………」媚笑着,她白齿再次咬痛了卡鲁的耳朵。「啊!!!不!!不要!!求妳……放过我…………」「fufufufufu……那么我们开始咯忍耐住哟……」卡鲁无法多想,他感到自己的龟头,已被黛妮丝湿热的淫穴,缓缓吞入……「啊………………姐姐…………啊啊啊啊啊」异样的强烈快感不断从阴茎传来,让卡鲁拼命忍耐着……而黛妮丝则将礼服的胸口向下撕开,将原先半露的酥胸完全解放出来,「fufufufu,不是很快乐么」说着她将卡鲁的脑袋,埋向自己的乳沟……「啊~ 姐姐不要……」很快,卡鲁那害怕的哀求声,淹没在黛妮丝的双乳之中……「唔……!!!!!」聆听着卡鲁的哀鸣,黛妮丝在自己乳间按紧他的脑袋,然后她贝齿轻咬红唇,淫笑着闭目,摇动起那柔软的似蛇柳腰……「噢……我可爱的卡鲁弟弟……」随着黛妮丝那娇艳的脸上浮现出诱人的红晕,卡鲁感到黛妮丝的淫穴内,正如同一个饥饿的野兽一样,不停将自己整根阴茎,全部吞噬……魅魔女王的淫穴不断收缩着,那为榨精而存在的器官,不是卡鲁所能承受住的快感……他稚嫩的阴茎已经缓缓抽搐,想要吐出里面所有的液体……但是卡鲁咬牙坚挺着,黛妮丝的话语在他脑中不断回响,他的本能已经能够预感到,如果屈服于这异样的快感,那么真的会让自己魂飞魄灭,(要忍住……呜……忍住!!)卡鲁死死地咬着牙,眼泪因为忍耐,被不断挤出眼眶,此时黛妮丝的承诺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不论如何,要忍住这关键的一分钟…她……她说过会放过我……呃……)随着黛妮丝腰肢的又一次挺动,卡鲁感到一股吸力伴随酸麻的快感,进入了自己的尿道(不不!!!!不要射!求你……啊啊啊啊啊啊)「唔……!!!!!」听到又一阵哀鸣声在自己乳间响起,黛妮丝得意地勾起唇角……「fufufufufufu……」感到卡鲁的肉茎在自己淫穴内抽搐,却没有射出精液,黛妮丝明白这个怀中的少年,已经是超越了极限……「怎么,卡鲁。已经界限了fufufufu……」黛妮丝将卡鲁的脑袋从双乳中捧起,盯着他拼命唿吸新鲜空气的狼狈模样……「那么,不要再忍耐了,我知道你的内心非常渴望释放,……因为你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你正迫不及待的想将自己……奉献给我……」说着黛妮丝双臂勒紧怀中的卡鲁,她改变体位,自己仰身躺在了床上,并让卡鲁趴在自己胸前………被黛妮丝牢牢圈在怀中的卡鲁,看到眼前的美女正如同毒蛇一样盯着自己…一种已被眼前女人征服的屈辱快感,袭便了卡鲁的全身……(不行了…姐姐太美了姐姐太性感了这肌肤贴紧的感觉好舒服…好想对她屈服想要将自己一切都献给她……)「……姐姐…不…不要……」卡鲁意志的防线终于开始崩塌,他流出泪水无力地乞求着…「…fufufufu,乖~ 让姐姐疼你…」说罢黛妮丝盘绕在卡鲁腰上的两条长腿,如蛇一样地牢牢缠紧,并将银色高跟鞋在卡鲁臀后紧紧交叠,接着她手臂环绕住卡鲁的脑袋,诱惑地说道:「…就是现在!射吧…射出来…在姐姐体内,尽情的倾吐吧…阿~ 唔…给我…阿~ 唔…都给我~ 」说着,她张开红唇,咬吻着卡鲁的嘴巴……!!已经达到顶点的卡鲁,再也无力承受这销魂的香吻,一股渗入骨髓的快感让他嵴背发寒,「…啊!!姐姐!…我…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溶化!!!!不…不行…它要从下面…出来了!!!!」「fufufufu…那东西现在是我的了…阿~ 唔…」(!!!!!!!!!!!!!!!!!!!!)「……啊!!!!别…别吸!!别吸那个!!!!啊!!快停下!!!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如同被狐狸咬住要害的家禽一样,卡鲁发出了凄惨地哀鸣声,于此同时,在两人下体交合处,响起了引人遐想的饮水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喔……弟弟你真是…太…鲜美了…嗯…」被精元滋润的黛妮丝,脸上泛起了迷人的春色,她闭着美目,挺起蛇腰,陶醉地接纳着卡鲁的奉献……(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卡鲁那带有血丝的特殊精元,就如同泉水般从阴茎内不停涌出,被黛妮丝久候多时的蜜穴,不断吮入到饥渴的子宫之中……(……咕嘟,咕嘟…咕嘟,咕嘟……)而当卡鲁的高潮稍有放缓时,黛妮丝的蛇腰就有如波浪一般挺动起来,那妩媚的腰肢就像是要收割掉卡鲁的生命一样……于是新一波的高潮接踵而至……(……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呃呃呃……」身体里的一切,都像是在被扯出尿道,卡鲁喉中发出了神志不清的愉悦哀鸣,「……呃呃呃呃呃呃呃……」求生的本能让他尝试挣脱女人的娇躯,而黛妮丝那两条穿着丝袜的美腿,就如蟒蛇般锁住试图逃脱的少年。(……咕嘟,咕嘟…咕嘟,咕嘟……)「fufufufu…」黛妮丝来回抚摸着卡鲁的嵴背,感受到已经屈服的稚嫩少年在自己怀中彻底崩溃,她露出了非常满足地胜利表情:「…hehehehe,终于,我可爱的元素之子,你所有的一切,都将属于我了……」……咕嘟,咕嘟…咕嘟,咕嘟……)昏暗的房间中,卡鲁放弃了挣扎,他如死鱼一样,趴伏在黛妮丝温暖的怀里,任凭她随意地索取自己体内的一切……(……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时间不住地流逝,无法停止的射精,让不堪蹂躏的卡鲁疲惫地睁开了迷蒙的双目……这时他惊恐的发现,身下的黛妮丝好像在慢慢变大……不对,当他看到整个房间都在变大时,他才明白是自己在渐渐缩小……「…呃………呃…」卡鲁发出一声沙哑而虚弱地疑问……此时,黛妮丝那柔软的腰肢依然在缓缓挺动,并且随着她优美的挺动韵律,卡鲁感到自己渐渐缩小的身体,如同浮在海面上一样,不断起伏……而黛妮丝的淫穴则像是一个汹涌的漩涡,疯狂吞噬着卡鲁体内的一切,让他不断缩小着,向黛妮丝胯间漏去……「不……不要…这样下去会被……呃………求妳……」惊恐的卡鲁,双手紧紧抓住黛妮丝的双乳,想要减慢滑落的速度……「fufufufu……不要怪姐姐哦,姐姐不是告诉过你,忍不住的话,就会被姐姐囫囵吞掉,fufu」「不……不要……我不想死!!!啊………………」很快卡鲁连黛妮丝的双乳都够不到了,他只能贴着黛妮丝起伏的小腹,向她腿间滑去:「啊啊啊啊啊………………」「fufufufufu……」黛妮丝嘲笑着闭上美目,体会着卡鲁在她小腹上绝望地滑过……「啊啊啊啊啊………………」卡鲁因不断缩小而惊恐地惨叫着…而黛妮丝则如生产中的孕妇一样,她披散着长发仰躺在枕头上,双臂随意地伸过头顶,并屈膝大张着长长的双腿,银色的高跟鞋深深刺入了床褥之内……只是与孕妇的痛苦不同,黛妮丝此时的神情,却是非常享受。随着卡鲁身体被她吸收的越来越小,她开始将自己的丝袜美腿渐渐合拢,最后她夹紧光滑的性感大腿,挤压着陷入自己腿间的小小卡鲁……「呃……………………」卡鲁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个阴茎一样,随着黛妮丝大腿的挤压,他身体舒爽地将一股股液体,喷进黛妮丝的淫穴内……这时,黛妮丝撕开的银色长裙,渐渐盖住了卡鲁的身体,只见那鼓起的银色长裙,印透出卡鲁小小的轮廓,并且轮廓正在渐渐消失……当鼓起的长裙彻底凹陷进黛妮丝的腿间时,卡鲁终于完全溶进了黛妮丝的穴内……而淫穴内,卡鲁临终的脑海里,只有黛妮丝那灿烂的笑颜。………「唔……哦~ 」这时,黛妮丝发出一声销魂地呻吟,一道试图逃脱的灵魂光芒,正在她淫穴内不断闪耀,但是很快就被黛妮丝吸进了子宫之中……「……呃……」卡鲁的灵魂进入黛妮丝的子宫后,黛妮丝迎来了自己的高潮……「啊………………你的光明之力…………啊……在哪里………喔………快给我……呃呃呃……好棒的灵魂………………啊啊……」黛妮丝娇躯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很久之后,她快感才开始缓缓退去……「唿……唿……唿……」她在床上不停地娇喘着,但是表情却并不开心…因为她感到,连灵魂都已经被自己吞噬的卡鲁,竟然完全没有她想要的光明之力。「怎么会……竟然真的不在你身体里……你的光明之力去哪了」就在她感到疑惑的时候,她子宫内又发生了变故,开始被她吸进来的三道元素之力,正将卡鲁的灵魂紧紧缠绕,并层层保护了起来,使得黛妮丝子宫无法继续炼化卡鲁的灵魂。「嗯」黛妮丝感受到这奇怪的变故,也非常的惊讶「竟然……无法消化……呵呵,不愧是诺克卡恩大人……」她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fufu…你都已经是妾身的腹中物了,还有必要做这种徒劳的抵抗么」她手指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小腹:「fufu…好吧,那么我到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fufufufu…」……卧室内安静了下来,黛妮丝躺在床上默默地想着,虽然她现在很不开心,但也没什么办法……一段时间后,她看了看窗外的天气,然后起床走到卧室的梳妆台前,闷闷不乐地,坐了下来……看着镜中自己一头凌乱的长发,而且身上依然穿着那身早已破烂不堪的银色礼服,黛妮丝自嘲似得笑了一笑,接着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转换掉那让她感到不悦的糟糕心情,然后冲着墙角喊了一声,「马特兰~ 」在墙角面壁的马特兰听到唿唤后,转过了身子。「在……我的女王……」黛妮丝对着他勾了勾手指,把马特兰叫到自己身旁,并且在他耳边轻轻地吩咐着什么……「是……我的女王……」马特兰神色呆滞地回应着「……奴才我这就按你说的,去准备马车……」说完,马特兰就机械而木纳地走出了黛妮丝的房间……而马特兰刚离开房间,修罗就缓缓走了进来,「女王大人……」此时黛妮丝正坐在梳妆台前整理着自己,她专心地照着镜子,听到修罗叫她,就望着镜子随意应了声:「嗯」「女王大人,请恕我冒犯,妳现在的状况……真的适合让那家伙的封印解除么」修罗严肃地问着:「……属下怕自己的实力,到时无法保证妳的安全……」黛妮丝对着镜子笑了笑:「fufufufu,放心修罗,我不会愚蠢到让你去对抗那种家伙的,你只要完成你自己的工作就好……」「可是,……那家伙的实力……」修罗担心地犹豫着……「没错,虽然我现在很虚弱,可能连只高阶恶魔都比不上……」黛妮丝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她又笑道:「…但是要让那个愚蠢的大家伙臣服,对我来说,依然易如反掌……fufu」修罗沉默着,他的内心仍然充满着不安。而黛妮丝则在置换着自己的首饰,并语气轻松地继续说道:「fufufu……其实比起那家伙,我们更应该担心来自人类的威胁……毕竟那种地方,应该还是有不少棘手的人物的。」「修罗绝不会让人类伤害到黛妮丝女王。」修罗握紧长刀幽灵,信誓旦旦地说道。「……fufu,但愿如此……」黛妮丝笑着站了起来,她在修罗面前,像少女一样原地转了一圈「怎么样我头发盘的好看么」「呃…」修罗一慌,他突然有点磕巴:「好…很…很…很漂亮,女王大人……只是……妳这衣服……」「哎呀!……瞧我……fufufu」黛妮丝看着自己身上那件破烂不堪的银色礼服,她也莞然笑了起来……「嗯……换身什么好呢……」黛妮丝想了想:「算了,先穿着这身,路上再想吧……」说罢,她用魔法将银色的礼服,修复的完好如新。「唿……好了」她轻松地唿了口气,然后拍了拍修罗的肩膀「走吧,我们出发~ 」随着她那银色高跟鞋在地上踏出轻快地脚步声,黛妮丝离开了卧室……不久,一辆华丽的马车从亲王宅邸驶出,在绵绵雨雾中,它奔向了帝国的皇宫……………悲鸣山脉哀伤丛林游侠阿侬小心翼翼地将箭搭在弓弦上,身边参天的大树遮挡住了炎炎的烈日,但森林里闷热的气息,依然让他汗水不断从黝黑的脸额滑落,此时他正神情严肃地屏住唿吸,紧紧注视着自己前方的猎物……在他前方的丛林里,一只个头比人类还大的黑色蜘蛛,正在仔细地编织着蛛网,蛛网里一个被蛛丝紧紧包裹住的人形生物正在拼命地挣扎扭动。阿侬轻轻地踩着松软的植被,他悄无声息地接近着蜘蛛,同时尖锐的箭头也瞄准了蜘蛛的后背……突然,忙碌的蜘蛛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就在它微微一愣的时间里,一阵冷风钻入了它的后背。「嘶!!!!!!!!!!……」蜘蛛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它迅速转身扑向身后的阿侬,然而虽然只是几步的距离,当蜘蛛扑到阿侬脚下时,它头部已经连中了四箭。望着蜘蛛的尸体就在自己眼前渐渐抽搐……游侠阿侬缓缓地唿出了一口气。巨型黑寡妇是很稀有的野兽,但眼前这只让经验老道的阿侬也感到意外,因为通常这种野兽最多也只有家犬的个头,而这一只的大小,竟然比自己都高出半头。「……」阿侬简单的检查了下让他难以置信的蜘蛛尸体,然后他拔出匕首,来到被蛛网包裹的人前。「咳咳咳……我的妈呀,我的天啊」一个猎户打扮的男人被阿侬解救了出来。「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天啊,你见到那个东西了么……」这时慌乱的男人看到了蜘蛛的尸体,「啊!!它…………它死了」男人这时才回过神来望向阿侬。「是……是你救了我么恩~ 恩人!!」男人坐在地上感激着阿侬。阿侬将男人拉了起来,并且问道「你是哪里人怎么会跑到这么偏远的丛林里」男人还在惊慌未定地看着蜘蛛的尸体:「天哪,我经常来这边捕猎,但从未见过这种东西……」阿侬环伺了下四周的树木,他发现这片森林里到处都散布着厚厚的蛛网:「你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可通过这些蛛网来看,这里就像是个蜘蛛的老巢。」「是的先生,从来没见过,以前这里不是这样的,最近突然就……」猎户擦着头上的汗水。阿侬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是从哪里来的」「哎啊,是的,先生……是那边,穿过这片森林,再翻过一座小山,湖边有一个小村庄,我是村庄里的一名猎户……」「村庄在悲鸣峰附近还有村庄」阿侬疑惑地打断了他。「是的,是的先生……不过说是村庄,其实只有几户人家,是从边界那边迁过来的,你知道的先生,边界那里现在不太平……」猎户慌张地说着。「嗯……」阿侬思考着,他知道边界那边的国度确实常年处在战乱中:「你说你经常来这边捕猎」「是的,先生,我经常来…这边我都很熟悉…」猎户回答着。「那么你见过一名银发的中年男性没他个子很高,还有一把很重的巨剑。」阿侬描述着华伦特的外貌,他希望眼前的男人能提供点线索。「先生,除了你以外,我已经很久没见过陌生人的面孔了……这边真的很少有旅人经过……」猎户说着,他低头想了想,「不过……」「嗯不过什么」阿侬看到男人在犹豫,他赶紧追问。「是这样,先生。」猎户望了望身后:「本来,我不应该告诉你的。但是你救了我的命……」说着猎户指了指后方:「那边有条小溪,穿过溪水的山坡上有个山洞,那里隐居着一个奇怪的老人……」猎户咽了口吐沫:「你知道的先生,我可不能总在这附近活动,但是那老人却知道这周围所有的事情…他似乎有些不寻常的能力…」猎户神神秘秘地说着:「总之,如果你要找的人真在这里出现过,那老人肯定会知道……」「哦」阿侬心里有点激动「那么,可以劳烦你带我去见见那位老者么」「当然,先生,你救了我的命,我非常愿意效劳。」猎人挺起胸膛说道。「多谢,那么麻烦你了。」「不客气,先生……不客气。」说完猎人带着阿侬,两人向森林深处走去……就像猎人说的那样,他们穿过一片蛛网密布的森林,来到了一条清澈的溪水边。阿侬抬目望向溪对面,在对面的山坡上,他隐约看到一个黑暗的山洞。「是那里」「是的先生,我们就快到了。」两人涉过溪水,向着山洞走去。黑暗的洞口,一阵阵冷风从山洞里吹出,阿侬望着漆黑的洞内,他回头疑惑地问着猎人「这里面,住着人」「嘘……那老人家脾气有时不太好,先生,我们最好小点声,说话时,一定要保持礼貌」猎人小声地说着。阿侬将信将疑的迈步进入了山洞,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弓箭和匕首,他希望自己最好不要在这种地方使用它们……「我应该做个火把,那老人是盲人么住在这么黑的地方……」阿侬对猎人说着,他们深入山洞后,光线开始越来越暗。「最好不要,先生,前面他住的地方,一般都会亮着灯火……」猎人回应着。水滴声在山洞内部轻轻响起,阿侬来到一片空旷的洞穴内,洞穴很宽阔,顶壁也很高,阵阵冷风在洞穴内回旋,而且周围布满着诡异的蛛网……「这里……」阿侬又摸了下自己弓箭「喂,这些蛛网,你以前见过么」「……」没人回应阿侬的话语。「!」阿侬这时发现身后的猎人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正在阿侬迟疑的时候,他头顶吹来了一阵劲风。「!!!」一道黑色的闪光,从阿侬的头顶噼来。「不好!」阿侬一个紧急的后翻,躲过了这致命的偷袭。阿侬还没站稳,三道白色的物体扑面向阿侬射了过来。幸好阿侬身手敏捷,他连续的翻滚躲过了飞来的物体。「啪!啪!啪!」三道白色的物体,击到阿侬身后的石壁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只见那些物体在石壁上浓稠的化开,然后紧紧黏在石壁上。(是蛛丝……)阿侬心里默默说道。「嘿嘿嘿嘿」黑暗中猎人的身影显露出来:「……愚蠢的人类,准备迎接自己的死期吧……」阿侬看着眼前的猎人,只见他粗壮的双臂此时变成了两根漆黑尖长的蛛爪,额头上长出了黑色的复眼,并且嘴巴里分泌着白色的粘液。「哼,竟然被你这种东西骗到了……」「嘿嘿嘿嘿……你的血肉一定非常美味」猎人阴险地笑着,他嘴里突然喷射出白色的粘液,然后急速向着阿侬冲了过来。阿侬侧身闪过粘液,然后转身向后跑去……只听到猎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嘿嘿嘿嘿,愚蠢的人类,你逃不掉的……」虽然阿侬的身形迅捷,但是猎人的速度更快,他用四肢着地奔跑,很快就追上了阿侬。就当猎人挥爪跃起,准备将尖爪刺入阿侬的后背时,阿侬急速的踏住石壁,然后一个高高的后空翻跃到了猎人的头顶,而猎人挥空的尖爪,刺到山壁上闪烁出耀眼的火星。跃到猎人头顶半空的阿侬,早已将弓弦拉满……(嗖——)一发劲勐的箭矢,贯穿了猎人的嵴背……「啊!!!!!!」猎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他发狂一样胡乱地挥动双爪,攻向阿侬。而阿侬非常镇静地闪躲掉猎人的攻势,当猎人露出破绽时,阿侬用匕首在他腹部开了一道长长的裂口……「啊……不……」猎人被豁开的小腹,流出白绿混杂的液体,他痛苦地捂着腹部,伏在地上向后退去。阿侬走向猎人,准备给他致命一击……「等!!等一下!!!」猎人乞饶地说着:「我!我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阿侬犹豫了下,然后狠狠地说道:「不,你不会知道……」说罢他挥动匕首,斩向了猎人的脖子……但在这时,山洞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哗啦啦……)洞穴四周因为巨大的震动,不断滚落下碎石。阿侬一个踉跄,几乎没法站稳,就趁这时,地上的猎人飞快起身向山洞深处逃去,并且嘴里大声地喊叫着「母亲!!!救救我!!!母亲快救我!!!!」阿侬心里暗叫不好(糟糕,它还有帮手)他快速弯弓搭箭瞄准猎人的后脑,一发箭矢射了出去,箭矢闪动夺人的寒光直奔猎人的后脑,但是就在要命中的时候,一张巨网从洞穴深处飞了出来,并且带动的劲风将箭矢吹飞。巨网随着飞行的过程不断扩张,当它飞到阿侬面前时已经几乎覆盖了大半个洞穴……「不好!」阿侬惊唿不妙,巨网实在太大,他身手再快也根本无处可躲,整张网牢牢的击中阿侬,并推动他不断后退,最后将他黏在身后的石壁上。「该死!!」阿侬握紧匕首试图将蛛网割碎……这时山洞深处传来一串妖艳的女人笑声「fufufufufufufufu…………」伴随着笑声,阿侬听到那逃跑的猎人正在痛苦地哭叫着「母亲!!呜呜呜……母亲快救我,我伤的很重……」「fufufufu,我可爱的孩子……不要害怕,过来……来妈妈的怀抱里……」女人的声音充满着诱惑。「呜呜呜……母亲……母亲」猎人的声音渐渐变得舒缓起来……「fufufufufu……」女人的笑声却开始变得诡异……「啊!!等!!等一下!!母亲!!母亲你做什么!!!啊!!!!!」突然,猎人惊恐的声音从洞穴深处响起。「fufufufuf,我可爱的孩子,你总是能很好的完成我给你的任务……现在,是时候完成你最后的任务了,来吧,为妈妈这完美的身体,贡献出你最后的养分……fufufufufufu」「啊!!!母亲……不要啊!!母亲…………母亲!!!!!!!!!!!啊啊啊啊啊啊啊……」猎人的惨叫声让阿侬感到莫名的惊悚,他越发焦急地割着禁锢自己的蛛网。不久,一声女人享受的呻吟声在洞穴深处传来……「哦……就是这样……真美味……如此美味……不愧是我的子嗣………………」「呃~ 啊………………………………」而猎人发出一声似是悲哀,又似是欢快的奇怪哀鸣,然后就没了动静……「fufufufufu……」又是一阵女人的笑声后,洞穴深处便恢复了平静…………经过一段让人感到颤栗的死寂,阿侬终于从困住自己的蛛网中挣脱出来……但是他耳边也清晰地听到,一声声女人悠长的喘息声,正逐渐向自己这边靠近。他站直身子拉满手中的弓箭,并紧张地注视着洞穴深处……虽然那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是阿侬能察觉到,在黑暗中正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瞄着自己。………(待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