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驯妃筵图卷】第二卷;魅影重重 19-20章:嫖母

2022.07.31 来源: 浏览:2次

【驯妃筵图卷】第二卷;魅影重重 19-20章:嫖母

第十九章嫖母(上)

仆人拿着信便往姚姬夫人所在阁楼里赶,路上正碰到迎面而来二公子;林森。

「急急忙忙地做什么?成何体统?」林森那稚嫩的脸上满是傲慢。

仆人道:「斛律府的秦夫人差人给夫人送了封信。」

「秦夫人?」林森把手一伸,道:「把信给我,我亲自交给娘亲。」

接过信封,林森却往反方向而去,那里是他祖父所住的阁楼。

仆人喊道:「二公子,你走错了,夫人的阁楼在右边,那里是您祖父……」

他望着林森一往无前的身影,他的表情充满疑惑。

一炷香后,林檎父亲所居住的三层阁楼里。

临窗的位置,阳光隔着纱窗洒进来,落在席子上,也落在一具丰腴雪白的肉

体上。

原来,一个丰腴的美妇人双手正撑地,弯着腰,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她穿得

一身织金襦裙,此时已经撩至肩背部,露出羊脂美玉般的胴体。那如杨柳一般的

腰上,被毛笔画了一张楚河魏界的棋盘,上面放着数十颗棋子,正是一具正在对

弈的棋局。

她的前面是一个头发皆白的瘦小老者,正跪坐在绒毯上,胯间的肉棒正插在

美妇的檀口中,左手里还握着一根细链子,右手里拿着一枚棋子,愁眉紧锁,正

想着怎么落子呢?而他的对面,一个少年在美妇的屁股后面,扶着她的腰,卖力

地耸动着,小腹撞在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细细看来,美妇人脸色潮红,玉鼻急喘,胸脯起伏,那目光带水又含情,那

红唇轻启间,嘴角正露着浅浅的媚笑,娇似花瓣初开,可是却不停地吞吐着一根

细小肮脏的肉棒,那软软的舌头绕着龟头不停地打着旋,唾液直流。

美妇打扮得真是花枝招展,高椎髻上系着左珠翠,右步摇;眉心贴着枚璀璨

的红宝石,显得高贵而耀眼。脖子上带着一串南海珍珠项链,一根细铁链穿在上

面,另一头正在老者的手里。让人眼花缭乱的是,美妇全身上下纹满了彩纹身!

显得妖艳诡异。

妖艳胸前的两只肥乳已经完全露了出来,左胸纹着红色的彼岸花,右胸上纹

着红色锦鲤。白的就像一片积雪,熟的就像一样吊在树枝上的瓜果,那粉色的乳

头尖尖地翘起来,像是被人可以拉直过一般。两圈乳晕很大,就像是碗底那般,

一看就是经常哺乳的女人。再往下看,平滑的肚皮上,以肚脐为中心,纹着一只

五彩的大蜘蛛,甚至还纹着蜘蛛网。美妇穿着肉色的连裤袜,屁股那一块是镂空

的。

从少年的角度看,能清楚地看见那一对白皙圆润的大长腿同样也纹着纹身。

左腿外侧纹着几根青色的藤蔓,内侧纹着一只飞舞的彩蝶,而右腿外侧则纹

着一丛鲜花,内侧也纹着蝴蝶。两只蝴蝶的形状和动作呈对称状,两腿颤动间,

像是在翩翩起舞。同样,美妇那肥美如脸盆大的屁股上各纹着一只鸳鸯。少年用

手对着屁股啪啪啪抽打时,那两只鸳鸯像是在吸水一样,生动妖冶极了。

「母亲,那个秦夫人竟然问你要不要去什么南园雅集,那里满是文人的穷酸

气,亏你拿她当知己呢?她不知道你只会在床上唱歌吗?」少年愤愤不平。原来

和美妇正是大将军林檎的夫人,姚姬夫人。

「森儿,那秦娥是个尊礼守德的女人,和娘想的不一样。娘觉得那些礼法丢

掉,反而能获得很多快乐!娘这样不也尊老爱幼嘛嘻嘻」

「母亲,这就是你给我嫖的理由嘛?」少年坏坏地一笑,用力一插!

「哎哟!好儿子,好狠的心,捅到娘心坎上啦!」姚姬前侍林父,后侍儿子,

不知羞耻,反而笑盈盈娇嗔起来。

「森儿,这一盘棋你必输无疑!」老者的左手将狗链子系到旁边的案几脚上,

用手对着姚姬的两只大吊奶用力一拽。

「父亲!轻点,奶子都要被你拽坏啦!以后还要不要玩啦!」姚姬林父道:

「媳妇啊!爹可是付了这么多嫖资的啊!连口奶都喝不着」原来姚姬的一对巨乳

的正对面的地上,有一堆小金块呢。

「父亲,你好坏呀!竟然敢嫖你媳妇,你不怕儿子回来找你算账呀!」姚姬

媚笑着,一边用力地吮吸着林父的肉棒。

林父感觉自己的肉棒酥酥麻麻的,精神一阵清明,灵魂都要出窍了,他先是

落子又道:「媳妇的嘴就是甜啊,森儿,看我吃掉你的马!」

「祖父,不错啊!可惜你又中计了!」林森见林父吃掉了他的马,立即用车

吃掉了他的炮,紧接着,又吃掉了他的马。

林父尴尬咳嗽一声,道:「又走错了!都是这个淫荡儿媳乱我的心神,该打!」

说着对着那一对大吊奶用力抽打,打得姚姬浪叫不止。

「哎呀呀!这一步,森儿赢了!该赏一颗葡萄!森儿,接着!」姚姬将腰肢

再一次降低,肥臀翘地更高了。

林森将肉棒从她的肉穴中抽出来,带出一串乳白的淫水。往下看去,母亲的

屁股真美呀!又大又肥,就像脸盆一样,又翘又白,就像剥壳的大鸡蛋,嫩的能

捏出水来。胯间未着寸缕,阴丘鼓鼓的,就是两块馒头,阴唇呈粉紫色,肥嫩滑

腻,就像是一朵盛开花,花口正往外滴着淫液。

那阴毛黑亮杂乱,一直延伸到腹部,暴露其淫乱的本性。林森双手扶住姚姬

的两瓣大屁股,将股沟扳开,便露出红艳艳的屁眼来。屁眼看起来经常有客人进

门,褶皱肥嫩,显得硕大,正往外面留着肠液。

林森先用嘴对着屁眼亲了一口,然后张嘴,恭敬地迎接,道:「请母亲赐给

孩儿葡萄吃!」

只见姚姬先是将摇摆了几下,然后收腹吸气,屁眼用力一挤,一颗葡萄从里

面激射出来,落入儿子的嘴里。

「嗯,好吃!母亲的屁眼真厉害,竟然让葡萄变得这么好吃!」林森品尝着

那酸甜可口的葡萄,嘴里对着母亲夸张道。

「森儿,继续!」林父很不服气。

林森又走了一步,林父小心翼翼地观察棋局,也行了一步。

「哈哈!祖父你又中计啦!将军!」

林父只得疲于应付,又被吃了个车。

「母亲,快,我要吃葡萄!」林森对着大屁股又拍了一下。

「森儿真厉害呢?来,张嘴!」姚姬屁眼又一用力,一颗葡萄射入他口中。

就这样,最终,还是林森获得了胜利。

「哈哈!母亲,这一局我赢啦!」林森对着姚姬的屁股就是一顿啃。

「嗯啊啊!娘赏你用力舔娘,舔娘屁眼,屁眼好痒呢!」姚姬的肥臀不停地

往后拱,感受着股间舌头,她的胯间已经是溪水潺潺了。

「又输了,看我为父只能肏媳妇的嘴巴了」林父用肉棒对着姚姬的檀口就是

一顿抽插,插得她直翻白眼。

「呀!你们祖孙好坏呀!前后夹击我!好舒服呀!」姚姬媚笑着,呻吟着,

那妖艳的身体不停地上下摆动,像一条美女蛇。

「母亲,儿子等会要嫖你啦!这是嫖资!」林森从怀里掏出一大串宝珠从姚

姬脚下套在她的腿上,不一会,美妇的两只美腿上挂满着白,绿,黄,蓝,紫各

色宝珠,耀眼逼人。

「哇!好多的珠宝,娘好喜欢呀!森儿,娘好爱你哟!」姚姬回过头,目光

泛着波,简直可以迷死人。

林森笑道:「祖父,再来一局!」两人便又对上了。林森一边对弈,一边用

手摸着母亲的屁股,感觉酥软滑腻,像是一团油脂。

道:「母亲,你的屁股好软好舒服啊!」

「嗯……森儿,屁眼没了葡萄,好空呀!你安慰安慰娘亲的小屁眼」姚姬摇

着屁股,就像是一条母狗。

林森一听,道:「好嘞!」将肉棒对着屁眼划了几圈,还没等他插入呢,姚

姬的肥臀竟然猛地往后一拱,肉棒瞬间没入了屁眼里。

「哎呀!娘好舒服!唔唔唔!」姚姬刚要呻吟,前边林父的肉棒也插进了她

的嘴里,道:「尝尝父亲的味道吧」

「啊,顶到屁眼心了啊!」

「母亲的屁眼里面还是这么温暖呢!」林森肉棒在姚姬的屁眼里来回抽动着,

周围的肛肉翻卷起来,又被捅进去,又被带出来,一道道肠液从里面被带出来,

发出滑腻腻的声音,就像是亲吻一样。

「啪啪啪!」姚姬的两瓣屁股被拍的红红的,随着身后少年的耸动而泛起一

阵阵浪花,使那两只鸳鸯好似也活了起来,在水中游动着。

「用力呀!插爆了娘的屁眼呀!」美妇嘴里还含着公公的肉棒,声音却越来

越媚,酥软腻人,勾人魂魄。

林森走了一步棋,道了一声我又赢了!又疯狂抽插了一阵,忽然身子一抖,

一股液体喷进了母亲的肛道里。

第二十章嫖母(下)

「哎呀呀!儿子的阳精好烫人呀!娘的直肠都要被儿子融化啦!」姚姬只感

觉直肠里面一热,那种刺激,无法形容,却又令人畅快。她面色潮红,香汗淋漓,

双眼半眯着,张着嘴吞吐着林父大肉棒,几丝唾液从下巴上流到了地毯上。她看

似娇柔妩媚,却是体力惊人,直到现在还扭着腰,撅着个屁股不停地抖动着。

「森儿,你娘可还没有泄呢!这盘棋,还得继续!」林父眯着眼,猥琐地笑

着。

「娘,你平日里是父亲的掌中宝,父亲不在,你却是我的胯下妓哈哈!」说

着,林森从旁边的砚台上拿起一【好文】【驯妃筵图卷】第二卷;魅影重重 19-20章:嫖母只朱笔在姚姬的右大腿上写了几个大字:「大争

十二年午时,子森嫖母姚姬,费七串玉珠。」写完之后还得意的大笑几声,道:

「娘,你屁股和奶子好贵啊,这些珠子能够平民生活一辈子呢!」

「咯咯,娘的身子金贵着!瞧瞧娘的奶子和屁股,那是花了多少名贵药材保

养的,娘洗屁眼的水,娘撒的尿比他们喝的水都要干净高贵!」姚姬不知羞耻地

回答,她放下口中的肉棒,侧过头,右手伸到股沟里,将屁眼用两只手指扳开。

确实如她所说,屁眼很干净,形状如花,色泽鲜艳,质感柔嫩,是大部分女

人比不了的,一般女人的屁眼不说干净,绝对是臭的,而且颜色大都是黑褐色,

有的还有痔疮,别说漂亮,看起来就让人恶心。但是姚姬的屁眼却很明艳动人,

着实是她的一大特点。

林森眼里的笑意更浓了,道:「母亲,你好不知羞耻呢?竟然说出这种话,

要是大哥听到,指不定得打死你。」

听到他提到大哥,姚姬眼中闪过一丝畏惧,有些尴尬地道:「又提云儿做什

么!他是要做立志做儒道的君子,和我是得意尽欢是两条路。」

这时,林父道:「云儿这个孩子还是不错的,虽然有些古板,但文武双全,

倒是继承檎儿的好苗子。我林家未来,森儿,你要努力跟上,不要老想着肏你妈

屄!有祖父在这里,我儿媳的屄不会空虚的」

「嗯……父亲,你好不正经呀!」姚姬娇嗔道。

「这一局,要换个位置了,」姚姬此时已经端端正正,安安稳稳地趴在地上,

她撅着肥臀面对林父,吊着巨乳面对林森,仰着头,像是一条听话的母狗。

「哎呀!父亲,都忘了还要塞些葡萄呢!」姚姬扭摆着屁股,像是用屁股对

林父说话。

「好嘞!」林父起身走到一个蓝柜旁边,打开柜子,里面顿时冒出一阵冷气。

他从里面取出一个玉碗,里面满是牛奶,依然能从里面看到右不少葡萄浸泡

在里面。

林父回到姚姬屁股对面,道:「撅起屁股来!父亲要给你屁眼喂食了!」

「是,谢谢父亲!」姚姬赶紧将双腿撑起,使屁眼朝天,然后腹部用力,粉

嫩的屁眼像是一朵花慢慢绽放开来。

林父低着头,露出看稀世珍宝般的眼神盯着姚姬的丰臀,双手摸到她丰腴的

大白屁股上,道:「啧啧,儿媳啊!你这屁股可真够美的,难怪能进一品阁美臀

榜,真是臀中翘楚呀!为父真想在上面咬两口解解气!」

「咯咯,父亲,那您老可要好好爱惜它哟!」姚姬笑道。

林父从牛奶里夹住一颗葡萄,缓缓塞进美妇的屁眼,待葡萄进入一半的时候,

美妇的屁眼又一次张开,肛肉缓缓蠕动着,将葡萄纳入肛道内,只留几滴乳白色

的牛奶在肛门周围。

「这屁眼不仅精致,还很灵活嘛,是不是你们郑国女人都这样啊哈哈?」林

父惊奇地道。

「父亲,人家的屁眼可以练过的哟!当年天子选后,臀美者参选,夺魁者立

后,人家的评选级别可是位列前五甲的呢!」姚姬说着的同时,屁眼又骄傲地张

开了,林父又将一颗葡萄塞进去了,很快又被屁眼接纳了。林父玩心一起,便又

将五颗一起往里面塞,令他再一次惊异的是,姚姬的屁眼居然又轻易地将葡萄吞

下去了。

「哈哈哈哈!有趣至极!」林父将葡萄塞完后,满脸笑意地说道。

「这一次,你们不仅要比棋艺,还要比耐力,赢者可以在夜市里与我交欢。

对了,父亲,今天是您生日,待会儿你们祖孙还可以共享牛奶蛋糕呢,而父

亲您可以独享茶水哦!!」姚姬捂着嘴媚笑着。

林森和林父听得眼冒精光,像是馋嘴的猴子。

「废话不多说,来森儿,继续下棋!」

「好嘞!」

棋子再一次摆好,祖孙二人进行了新一轮的厮杀!

「你赢,你先动!」

林父虽然前面输了两局,但是后劲却很足!开局就拿掉了林森的一个炮。

「父亲,您别光顾着下棋呀!媳妇儿的穴还空虚着,等着您来肏呢!」姚姬

用肥软的屁股在林父的下体上蹭来蹭去的,好不风骚。

「啪!」肉感的声音响起,「哎哟喂!」姚姬嗲爹地惊呼一声。

「啪啪啪啪!」林父眼里露出一丝狠劲和玩味,道:「你这个淫妇!你说说!

怎么对得起我的儿子!他辛苦出征在外,血洒疆场。你却在家中花天酒地,

乱伦无度!你说,你是不是没有良心的女人!」说着,他走了一步棋,又对着姚

姬的两瓣大肥屁股啪啪啪地抽打起来!

兴许是用力过度了,美妇的屁股被打通红,开始嘤嘤嘤哭泣,眼中流出泪来,

像是桃花沾露,好不可怜。

「呜呜呜……公公莫要打奴家屁股,要烂啦!奴家承认!就是个淫妇呀!奴

家没有良心,只有欠操的花心和屁眼心呀!您打死我吧!」姚姬屁股迎着巴掌而

是,撅地更高了。

林森走了一个马,低头着她脸上哭泣夹杂着兴奋的表情,打趣道:「母亲,

你看看,你落泪的样子都那么妩媚呢!」继而将大肉棒又低到她面前。

姚姬立马将肉棒吞入,那长长的肉棒捣得她的脸腮像是肿了起来。

林父也停止了拍打,道:「自己将屄扳开!」

「请公入穴」姚姬果然听话地将肉穴扳开,露出里面鲜艳的花肉,林父看着

周围的湿淋淋的黑毛,和淫液四溢的阴唇,一阵兴奋,将肉棒猛地插进去!

「滋滋」当外穴的粉肉被肉棒带进去的时候,穴中传来滑腻的声音,甚至有

汁水从里面迸出来。

「啊哦!公公好狠呀!」姚姬发出一声婉转的呻吟,眼中那一丝满足很是娇

媚。

「自己动,我忙不过来!」林父说了一声便去琢磨棋局,而姚姬也听话的前

后耸动着肥臀,让肉棒在自己的肉穴中进进出出。

「吃马!」林父得意地看着林森道。

【好文】【驯妃筵图卷】第二卷;魅影重重 19-20章:嫖母

「祖父,真是棋高一着啊!」林森竖起了大拇指。

「嘿嘿!看来你母亲的穴真是有妙用啊!快!葡萄!」林父猥琐地笑起来,

手在胯下美妇的屁股上不停地揉捏着,那雪团似的臀肉酥软滑腻,在前后耸动之

间还变换着各种形状,那被巴掌拍红的地方,像是染上了一层胭脂,煞是好看。

美妇屁眼再次张开,那肛东周围的嫩肉缓缓往四周撑开,一枚紫葡萄沾着牛

奶,从里面慢慢挤出来,固定在在肛口。

「父亲,嘴巴接好了!」

「好!」

「噗」地一声,葡萄准确地落在林父的嘴里,他摸摸胡须咂咂嘴,道:「这

个新花样还真不错啊哈哈!」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过去,祖孙二人又是在棋局上厮杀了一番。随着林父的

胜利,林森气恼地将肉棒抽出来,一股脑地将精液射在了姚姬的脸上。美妇却享

受似的,笑脸相迎地承载着那些乳白的液体。

林父见已经获得设立,忙不迭抱住姚姬的柳腰,用力地冲刺。美妇被插地浪

叫不止,道:「父亲,肏死媳妇了啦!啊啊啊!花心被碰到了!」

林父的肉棒感受着那穴中的热度和粘滑,感觉舒爽极了,冲击的力度加快加

猛。姚姬那婀娜的肉体在撞击之下,泛起阵阵肉浪,她的表情洋溢着迷醉的痴笑

看来已经淫入骨髓了。

「噗呲!」林父死死抱住姚姬,下体一阵抖动间,一大股精液射入她的子宫

内。

「啊啊啊!射进来吧,我要给公公再生一个!」姚姬激动地大喊起来。

姚姬却依然撅着个大白屁股,一滩浓白的精液从她的肉穴中缓缓流出来,滴

落在地毯上。

她对面前的林森道:「森儿,蛋糕在前面的霜柜子里,可以去拿过来了」

林森闻言便起身来到一个冰雕柜面前,这是一座昆仑冰玉制作的精巧冰柜,

它的功效是将食物保鲜,他打开柜门,又是一股寒气飘出来,从里面端出来一块

造型精美的凤形奶油蛋糕,五颜六色,雕花贴果。

「父亲大人,肏我肏的您受累了,您端坐于此,儿媳妇这就给您沏茶去!」

姚姬趴在地上,以屁股为导向,手脚并用,逆爬到案几旁,然后拿起一个茶

壶对着一个细脚茶杯倒满温水茶,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姚姬再次趴下来,将

丰臀高举对着屋顶,屁眼又张开到极点,露出里面鲜嫩的肛肉。她侧着头,抵着

腰,手背过去,拿起茶杯,递到屁股上方。

小心翼翼地将茶杯脚正对着张开着的屁眼,缓缓塞进去。随着一阵阵滑腻的

声音,茶杯脚已经完全没入肛门中了。而茶杯脚以外的部分,正稳稳当当地夹在

深深的屁股沟里,里面的茶水随着臀肉的颤抖,而轻微的泛起涟漪。那杯中冒起

的热气和清香告诉着林父,这是确确实实发生的。

这种技巧就算是习武之人也难以做到,姚姬当年是郑国最出名的舞姬,所以

身体柔软如蛇,故能做到如此。饶是她善于此技,也还是满头大汗此。她缓缓转

变方向,用屁股对着林父,慢慢逆爬过去,摇摇屁股道:「父亲大人,请摆好位

置用茶!」

林父依言靠在案几旁,姚姬手脚撑地则跨过他的身体,屁股对着他的脸。看

这样熟练的动作,他们此前应该做过多次了。

「父亲大人,请张嘴!儿媳要给您倒茶了!」随着林父的张嘴,姚姬的美臀

往后倾下去,那臀瓣上的两只鸳鸯此时看起来,更加生动明艳了。

茶水从杯中稳稳地滑落下来,一道青色水线出现在林父嘴巴和美妇的诱惑的

臀沟之间。稳稳当当地,茶水落在林父的嘴里。

「好喝吗?父亲大人,可感受到了儿媳的一片孝心呀!」姚姬脸上带着妖艳

的笑容,汗珠从她额头颈部慢慢滑落。

「嗯,不……错!」林父一边品茶,一边艰难的回答。对他而言,这种事情

确实太刺激了。真是老年有幸啊!

此时,林森将蛋糕端了过来,林父也已经饮茶完毕。

姚姬爬到窗口,双手扶着窗沿,和楼下的池塘边的丫鬟打起招呼,她全身一

丝不挂,只穿着红水晶高跟鞋,正撅着个屁股。他走过去,道:「母亲,蛋糕到

了。」

林父道:「这是西土玩意啊!这东西不便宜啊!」

姚姬回过头,道:「这玩意是西土货,花了百金订制的呢!」

林森愤愤道:「百金,太贵了!这帮西洋狗!黑了心了,一堆奶油卖这么贵!

这可是十户农民一年的收入还不止呀!」

「森儿,你还别说,王夫人前段时间买了一条西土狗,那胯下的肉棒子给她

床上伺候的舒服着呢!这几日去明光寺上香的时候看她春风满面的呢!」

「那也是个贱人!」林森淫邪地一笑。

「得了,不说了,将蛋糕放上来吧!」姚姬一脸媚笑,摇了摇肥臀道。

她将屁股端端正正地举起来,摆出诱惑的性感姿势,林父和林森将盛放蛋糕

的底盘拿下来,将一整块蛋糕直接放在了美妇的光洁的屁股上,将两只鸳鸯覆盖。

「嗯……」那一丝丝冰凉传来,使姚姬不禁发出难抑的呻吟来。蛋糕精美华

丽,放在美妇着白净浑圆的成熟大美臀上,更显美丽。

「嗯呀!父亲大人,森儿,可以食用了哦,请尽情地食用吧!」姚姬将屁股

抬起来,送到二人近前。

两个人像是多日没有吃饭的乞丐看见食物一般,哄抢上去!逮着美妇的屁股

就是一顿啃咬。

两人各抱住一只丰腴的大腿,头直接扎进蛋糕里面去了,一番争抢下来,蛋

糕碎了一屁股。姚姬那雪团般的屁股上沾满了白色的奶油,红绿的果肉,和黄色

的糕点,五彩缤纷的,就像是一束花生长在臀间。

于是,二人对着美妇的屁股狂舔,舔的美妇低低呻吟,屁股左摇右摆,迎合

着他们的进攻,她的脸比之前更红了,透着一股熟妇的绝美风情。

楼下的丫鬟红秀,正洗着衣服,对着楼上探出头来的姚姬夫人道:「夫人,

您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呀!」

「嗯……没……没……事……的呀!」姚姬咬着舌头,眼睛水汪汪的,像是

喝醉酒一般。

这时,一个衣着锦绣的老妇人被两名丫鬟搀扶着经过池塘,见红秀对楼上说

话,便问道:「红秀,你在和谁讲话呐?」

红秀赶紧行礼道:「夫人!奴婢在和楼上的姚姬夫人讲话!」

老妇人原来是林父的妻子,看起来有七十多了,满脸皱纹,头发稀白,臃肿

肥胖,虽然穿的华丽,却也掩盖不住自身的丑陋。她仰头望向楼上的窗户,见儿

媳妇正趴在窗沿上。便问道:「你趴在那里做什么?不热吗?」她哪里知道,那

大屁股上的冰凉蛋糕带来的内在凉爽呢?

姚姬道:「母亲大人,媳妇在晒太阳!明光寺的长老说要借着下午太阳杀杀

体内的阴毒!」

「你父亲去哪里了?」林母问道。

「父亲?嗯……父亲他……他去找森儿……下棋去了」美妇抿着嘴唇,艰难

地吐出一句话。在她的背后,两个男人像狗一样伸着舌头在她屁股上舔来舔去,

横扫着上面的蛋糕,水果和奶油,留下一滩滩口水。使屁股看起来像是一副画。

美妇的双腿在颤抖着,肥臀也痉挛着,泛起阵阵波涛,她的肉穴此时已经充

血肿胀了起来,透明的液体从穴中流出来,将阴丘和阴唇浇得湿润油亮。

「咦?你脸色怎么会这么红?」林母表情有些狐疑。

「啊!……我……我……晒太阳晒的,出点汗就好了!」姚姬双手死死地抓

着窗沿,拼命地掩饰着自己的失态,幸亏距离远,林母老眼昏花,否则一眼就看

出她眼中的媚意林森放弃了对母亲臀部的攻击,而是低着身,来到姚姬的上半身,

张嘴对着她的一只巨乳就咬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她猝不及防,只感到奶头一痛,情不自禁地发出「啊」

的一声。林母清楚地听见儿媳妇的痛呼,急忙问:「你是生病了吗?我上来

给你看看」

姚姬慌忙道:「不用了母亲,我只是肚子刚刚突然特别疼,不碍事的。吃点

药就好了!」

「嗯,那自己多注意身体,等会叫你父亲去找我。」林母见她这样说,便不

再多言,往自己住所而去。

这时,林父却已经将头埋进了媳妇姚姬的屁股里面,舌头对着粉紫色的肉穴

舔来舔去,这穴粉嫩多汁,口感相当不错。他的脸上溅满了乳白色的淫液。

林父嘴里叼着母亲的大奶,那奶子上锦鲤煞是好看,夺人眼球,看起来,就

像是他嘴里叼了一只鲤鱼呢!

姚姬实在忍受不了这双重刺激,小腹一热,那肉穴激射出一股液体,落了公

公满脸,实在淫靡至极。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