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龙魂侠影第一集江湖血路第8章剑圣再现-【2023年12月更新】

2023.12.09 来源: 浏览:4次

龙魂侠影第一集江湖血路第8章剑圣再现-【2023年12月更新】

龙魂侠影第一集江湖血路第8章剑圣再现-【2023年12月更新】

龙魂侠影第一集江湖血路第8章剑圣再现-【2023年12月更新】

突然一个人影扑来,硬生生地替楚婉冰挡下钢针。楚婉冰回头一看,便看到龙辉捂着肚子趴在地上,鲜血从手指缝中缓缓渗出。

“贼子大胆!”无幻大喝一声,凌空发出一道掌气,一举击毙那名影子武士。

“小贼,你没事吧!”楚婉冰花容失色,立即扶住龙辉,眼圈儿已然红了。龙辉喘气道:“我无所谓,只要冰儿你没事便好。”楚婉冰紧紧抿着嘴,俏脸却已发白,泪水在眼眶内打滚。

“姑娘先莫着急,待贫道查看小兄弟的伤势。”无幻那边也已将剩下的影子武士击败,赶紧过去查看龙辉伤势。龙辉缓缓拿开手掌,咬牙道:“道长,你瞧瞧我还有没有救,若是天注定我英年早逝,你帮我把尸骨送回家中,替我跟家父说一声“未尽忠孝“。”无幻仔细查看,龙辉小腹之处虽有大片血迹,但衣服却无破损,再看他的手掌──鲜血是从左手流出。

原来方才龙辉扑上去之时,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肚子,那名影子武士被楚婉冰封了穴道,气力已弱,所以钢针并未射入肚子之内,仅仅钉在龙辉手掌之中。生死一线间,龙辉以为自己死定了,也没来得及分辨究竟是何处受伤。

无幻见他一副交代遗言的样子不禁好笑,道:“小兄弟,那暗器只是打中你的手掌,你没有生命之忧,暂且放心吧。”说罢,便握住他的左手,输入一道真气。只听搜的一声,钉在手掌内的钢针立即被逼出。龙辉心有余悸地道:“这钢针会不会抹了毒药啊。”

楚婉冰听了也急忙问无幻:“道长,您帮看看他有没有中毒。”无幻笑道:“姑娘请宽心,小师弟地脉象沉稳,而且伤口流的血亦是鲜红色,毫无中毒征象。”楚婉冰这才放下心头大石,抹去了泪,笑道:“多谢道长,这我就放心了!”她这一笑犹如百花吐馨,美不胜收,就连皓月亦然失色,龙辉不由看得呆住了。就连无幻这等道门修者也不由得生出惊艳的感觉。

“小兄弟,待吾帮你处理伤口吧。”无幻从怀中掏出一瓶金疮药道。龙辉忙摆手道:“道长,你还是快点去办正事吧,这点小伤我们可以处理的。”龙辉心中也有小算盘:“刚才头脑发热居然英雄救美,差点连命都搭上了,不过也值得。现在这小美人已经感动得一塌煳涂,打铁要趁热,你这牛鼻子道士赶紧消失,包扎止血的事就交给小姑娘来办,也让我享受一下美人关怀。”

无幻心念成渊之安危,也无暇多想,留下金疮药便赶去玉观楼。龙辉手掌几乎被钢针贯穿,血流不止,楚婉冰心中一阵绞痛和愧疚,默默地为龙辉伤口敷药。龙辉见她白嫩的小脸上隐隐挂着泪痕,倍添几分娇弱。

龙辉柔声道:“冰儿,我没事,你不必担心。”楚婉冰白了他一眼,嗔道:“住嘴,冰儿也是你叫的吗!你方才对我轻薄无礼,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还敢胡说八道!”龙辉笑道:“方才我看到冰儿你眼睛红红的,想必是替我担心吧。”楚婉冰被说中心事,俏脸一红,狠狠地在龙辉伤口上拍了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

不出一阵子,楚婉冰便帮龙辉包扎好手掌,道:“我要去玉观楼看个究竟,你先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说罢便站起身来,要往玉观楼一探究竟。龙辉急忙拉住她的手腕,道:“冰儿,别去!我,我担心你……”楚婉冰见他如此关心自己,心头一甜,但脸上却不甘示弱道:“你担心我什么,我的武功很差吗哦,你……做什么!”楚婉冰被龙辉强行抱住,浑身是不成一丝力气。

早前龙辉那句“经霜自有凌云意,勿做依人媚骨花”已经使得她对这个少年心生好感,再加上方才龙辉舍命相救,使得这入世未深的少女一缕情丝早已系在他身上,再被龙辉这么一拥,身子忽地软了,好似一团寒冰,融进龙辉怀里,眨眼化做一泓春水。

? ? 龙辉平时虽然放荡不羁,专门调戏良家妇女,但是也只是限于耍耍嘴皮,摸摸小手,如此面对面搂抱,却是头一遭。此时怀中佳人心旌摇曳,浑身如温香软玉,火热绵软,幽幽体香,阵阵袭人,刹那间让龙辉生出异样之感,心头酥痒难禁,用尽全力将她紧紧搂住,只觉便是天塌下来,也不愿放开。

“咳咳!”几声咳嗽响起,打破了温馨旖旎的气氛,两人赶紧分开,只见不远处站在一个英伟的中年男子,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看。楚婉冰俏脸酡红,跺脚嗔道:“你还看,你还看!”中年男子嘿嘿笑道:“我的小祖宗今天居然遇到克星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着不相信。”楚婉冰低着头玩弄着衣角,小脸已是红的几乎快要滴出水来。

中年男子对龙辉道:“小子,你刚才居然敢轻薄我女儿,若不是看在你对冰儿舍命相救,我早取你性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只要接我一掌不死方才的事便可作罢。”说话眼中闪烁着夺目精芒,一股犹如泰山压顶般的气势扑向龙辉。在这股威压之下,龙辉心脏狂跳,唿吸困难,身体已然不受控制,差点就要跪倒在地。

“不行,绝对不能在冰儿面前丢人,死都要挺住!”龙辉憋了一口气,咬牙硬挺,始终没有弯下膝盖。楚婉冰急忙挡在龙辉跟前,道:“爹,你不要为难他。”中年人道:“死丫头,真是女大不中留。不过你老爹我言出必践,说过的话一定要兑现。”话音方落,只见他袖子一挥,楚婉冰竟然被卷到一旁。她还想上前阻拦,便感觉到身体碰到了一道软绵绵的障碍。

中年男子无声无息之间便布下一道气墙,将楚婉冰挡在了外边。楚婉冰急得都快跳起来了,但是这道气墙柔中带刚,无论她怎么使劲都无法打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一步一步地朝龙辉迫近。

“小子,你若答应以后不再对冰儿抱有非分之想,我或许可以考虑放你一马。”中年男子盯着龙辉道。龙辉只觉得他的眼光犹如两把利剑,直插灵魂深处,使得自己难以把持,几乎要跪下求饶。但越是如此压迫,龙辉越是不屈,狠狠地咬破舌尖,剧痛之下恢复一丝清醒。他鼓起勇气直视中年男子那锐利如剑的目光,一字字地道:“出──掌──吧!”中年男子哈哈一笑,在龙辉肩膀上拍了一下道:“好小子,果真够硬气,有你祖父当年之风采!”龙辉感觉到周围压力立时消失,奇怪地问道:“前辈你也认识家祖父吗”

中年男子笑道:“也谈不上认识只是一面之缘。当年赤水河决堤,沿河一带尽是灾民,当时海生公恰好经过,他二话不说便散尽钱财救济灾民,更略施小计使得那些无良奸商乖乖打开粮仓,为灾民发米。我那时随师父经过赤水河,亦目睹海生公之义举。海生公虽是一介书生,但却有侠士之风,让我十分钦佩。”

? ? 龙辉道:“既然如此,前辈你还要吓唬我,差点把我心肝都吓破了。”中年男子笑呵呵地道:“我只是试试你的品性,够不够资格做我的女婿。”楚婉冰跺足不依娇嗔道:“爹,你在乱嚼舌根我再也不理你了!”中年男子笑道:“冰儿有了心上人就不理我这老爹,真是女大不中留!”

“死老头,闭嘴!”楚婉冰对着这个玩世不恭,疯疯癫癫的老爹实在毫无办法,只能干跺脚。龙辉不由暗自佩服:“高,实在是高,我平时也就调戏一下外边的大姑娘小媳妇,这大叔居然那自己女儿的名节开玩笑。”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道:“丫头,我先去玉观楼看望一下老朋友,你跟这小子先回去。”说罢身形一晃,转眼间就消失在夜空之中,临走之时还抛下一句话:“小子,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家冰儿,若她受了委屈我唯你是问!”

楚婉冰气得撅起小嘴生闷气:“死老爹,臭老爹!”龙辉拉住少女那如玉皓腕,道:“冰儿,别生气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楚婉冰扑哧一笑道:“待我吃好吃的亏你说得出来,你当我是小孩子吗”龙辉贼眼扫过楚婉冰胸脯上已是含苞待放的花蕾,不由自主地道:“是不小了!”楚婉冰哪知道这小贼心里龌龊的念头,笑嘻嘻地牵着他的胳膊道:“既然你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吃这里最贵的、最好吃的!”

龙辉只觉的美人娇躯几乎靠在自己身上,手臂间更是触到那富有弹性的嫩肉,立即神魂颠倒:“冰儿咱们到一品楼去,哪里的东西保证好吃得叫你想把舌头吞下。”“好啊,本小姐就信你一会,要是敢骗我的话,我可要揍扁你!”

玉观楼,正邪对峙。

云踪紧盯眼前之人,因为他知道此人只修为,尚在三教高手之上。来者正是楚婉冰的父亲──剑圣楚无缺。楚无缺看似随便的一站却蕴含着无上玄机,不但抢占了出招的先机,更是封住了昊天教三大高手联手的可能,云踪稳固的心灵竟在这一刻出现一丝的裂缝。

气息相感,楚无缺已然察觉到了云踪心神松懈,一股滔天无匹的气势涌出,笼罩全场,压得昊天三大高手几乎喘不过气。云踪毕竟根基深厚,收敛心神对抗这铺天盖地的压力,而神子圣女也迅速跳出战圈,守在云踪身边,一同运功抗衡剑圣威严。

得此强援,形势急转而下,三教高手也不急于出手,只是各自守住退路等待最佳机会。云踪暗自叫苦:“这楚疯子怎会无缘无故出现在此。几十年不见他的修为更加可怕,还未出手单凭气势便压倒我等三人。”楚无缺笑道:“云踪老道,我们也有二十年没见面了,楚某今天特来向你问安的。”话音方落,那滔天气焰立即消失,就在三人刚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又生出一股压迫感,但此次不同方才。

若说第一次楚无缺的气势犹如皇天后土一般磅礴的话,这一次却像上古神剑般锐利,直透敌人内心生出,修为稍弱一点的人在这气势之下马上疯掉。所幸这三大高手根基雄厚,心志坚定才没有被剑圣的威压逼疯,但是在这强大的压迫下三人已是冷汗直冒。

持法明王阅历丰富,看出其中端倪,不由暗自赞叹:“好个剑圣,先是震慑众人使云踪心灵上出现一丝破绽,然后以磅礴气势压迫三人的精神。再接着突然收回威压,就在他们松一口气的刹那,化作心神之剑直接攻击他们心灵。这一收一放,十分讲究,若是气势收得早了,没对敌人形成足够的压迫;收得晚了,敌人已经适应了压力,无论是那种情况,敌人都难以再次出现心神上的破绽,随后的第二波攻击就失去效果。楚无缺这一手可真是使得浑圆天成,拿捏得丝毫不差。”

云踪死死抗衡着心灵上的压力,不由暗自叫苦。要是再被对手这样压制,就算今天能全身而退,心灵上也必会留下阴影,内心生出必定产生对楚无缺的恐惧,一辈子都休想翻身。云踪当机立断,立即运转五脏元气,化作五行真元,功力霎时提升至极限,道袍瞬间鼓胀,须发亦无风而动,犹如毒蛇扭动身躯。

“五行玄极大法”无幻与云踪本属同门,一眼就认出云踪这套功法。

肺属金,肝属木,肾属水,心属火,脾属土。五行玄极大法便是将五脏精气瞬间转化为五行真元,从而提升功体,但是却会损伤五脏,属于先伤己后伤人的打法。

云踪身上同时泛起白、青、黑、赤、黄五种颜色的气劲,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行相生相克,五行相生,循环互补,产生绵长的后劲;五行相克,互相刺激,激发勐烈的爆发力。只听云踪怒喝一声,五行真气顿时冲散楚无缺的气势威压。

压力剧减,云踪向前一个踏步,勐地将地板震出一个大脚印,沉腰,跨步,出拳──一气呵成!毫无花巧的真武神通拳直截了当地轰向楚无缺胸口。

以五行真元推动的真武神通拳威力提升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云踪的速度,力量,足足比刚才要快出了一倍!没有人此时此刻,能够形容得出来他的拳术威力有多大,身体晃动之间,连气流都似乎凝聚了,没有发出一点的风声来,但是没有风声气流,面对云踪打击的楚无缺,全身的衣服好像被大风一刮一般,勐烈的往后飘飞。

直到人的视觉看见了楚无缺衣服勐烈飘飞之后,耳朵之中,才传来了急促到了极点地爆破声,以及空气震荡地剧烈波纹。

无论是谁看到了这股波纹,都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周围的空气变成了水。要不是水,哪里来这么强烈的波纹呢

楚无缺不躲不闪,负手而立,腰杆挺得笔直,犹如一柄耸立于天地之间的神剑。神剑出鞘──楚无缺伸出一指,毫无花俏地点在云踪的拳头上,威勐狂霸的一拳竟然被一根手指停住了。

云踪身上白雾汗气浓烈地冒了起来,好像一个开锅的大锅炉。他脸色一片酡红,犹如醉酒般连退数步,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神子圣女把握机会,就在云踪后退的一霎那间,同时出手!光明业火、五彩霞光一左一右夹击楚无缺。

楚无缺哈哈一笑,双手抱胸,依旧不躲不闪,两道凌烈剑气透体而出,嗖地一声,便听到神子圣女同时发出两声闷哼。

光明业火──灭!五彩霞光──破!

云踪接住被轰飞的二人后,以五行真元推动干坤卦步──撤退!三教高手虽想拦截,但是无奈云踪的身法实在太快,只是在那一眨眼的功夫三人便已消失。

有道是:浪子动情挡杀劫,玉人冰心化春水。五行真元空徒劳,圣剑出鞘斩魔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