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两点之间】(46-47)

2022.08.11 来源: 浏览:32次

【两点之间】(46-47)

第四十六章交唇烟

推开玻璃门踏进公司的时候,舒姐正和余淼在沙发上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谈

笑风生。

「不是说有事吗?」我迷惑不解地问舒姐。

「那点事,早做完了!」舒姐咯咯地笑了,她的笑让我很放心,至少说明她

并没有在生我的气。

「她骗你呢!她是看都十一点了,叫你回来睡觉。」余淼似笑非笑说,递给

我一支烟。

「骚货,你要死啦!」舒姐脸早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嗔怒地按着余淼使劲在

她腰上掐了一下,余淼痛得「哎哟,哎哟」尖叫起来。

「你刚才不是说要小宇和你一起睡的嘛!」余淼边在沙发上打着滚躲闪着一

边说。

「哪个说的嘛?我看你是麻批痒了!」舒姐紫涨了脸挠余淼的痒痒,余淼笑

得花枝乱颤,就快喘不过气来了。

「你……你的……才痒哩!」余淼吃吃笑着,断断续续地说。

「好啦,还有啤酒吗?」我看她们闹得没天没地的,就插话说,「给我一罐!

外面天气真热。」我一边拿过余淼推过来的啤酒一边走到空调边去吹凉风。

「刚才打电话搅扰你们没有?」舒姐一本正经地说,她们终于不闹了。

「没有!」我老老实实地说。

「肯定没有啦!都那么久了,人家早就办完事了。」余淼凑过来说。

「我们真的在跑步……」我说着脸就烫起来。

「谁信呢?」舒姐摇摇头,朝余淼挤挤眼,「是不是?」

「你看,我衣服裤子都是汗水打湿的,整整跑了五圈啊!」我一边把T恤穿

上,一边转着身子给【好文】【两点之间】(46-47)她们看我身上的汗迹。

「得了吧,干的时候要出汗的嘛!」余淼老练地说,说完把烟从嘴里吐出来,

烟雾翻滚着落到了沙发前的矮木桌上,扑散开来。

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只好摸出打

火机想把余淼递给我的点燃来抽,这该死的的打火机是真的坏了,我一怒之下把

它扔到垃圾桶里,求助地看着余淼,我知道她有打火机。

「别看我,没有!」余淼摇摇头,「要火自己来点。」她把烟放到嘴里叼着,

把头伸过来。

「你看你那骚样!」舒姐「啐」了一声,厌恶地把身子挪开。

「快点啦!」余淼咬着烟含糊不清地说,烟在洁白的齿缝中一抖一抖地跳动。

我看了看舒姐,舒姐「哎唷」地朝着我晃晃头。我又看了看余淼,余淼一直

伸着头渴盼地看着我,我把烟放在嘴唇里,慢慢地低下头凑过去,把烟头抵在那

一闪一闪的火星上,抽吸起来,一股唇香混合在刺鼻的烟味中,夹裹着烟杆穿过

流到我的口中来。

「懂不懂?喝酒有」交杯酒「,我们这个叫' 交——嘴——烟'.」余淼把头

缩回去,朝着一脸惊愕的舒姐说。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新词儿,估计也是她胡编

乱造的,我抓起啤酒咕嘟嘟地灌了下去。

「就你会玩!」舒姐鄙夷地说。

「还有更好玩的呢!」余淼说,像我眨了眨眼,用她那惯有的可笑而天真的

表情向我暗度秋波。我想她是不是在我来之前和舒姐喝了很多酒,有点醉了。

「不就是芽儿日在你的麻批里面嘛?」舒姐不相信地说,看来舒姐也是个醉

人。

「三——秋——狗」余淼一字一顿一点头地说,「没玩过吧?我猜你就没玩

过,小宇,给她科普一下。」

「什么骚狗母狗的,我才不想听!」邓姐被她揶揄得脸一阵红一阵白。我还

不知道怎么解释呢,她却不要听了。

「我好累啊。跑了整整五圈呢!」我伸了一个懒腰,酒精我是一沾口就醉的

——酒劲正在往上涌,这样淫荡地说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我正准备开溜了。

「这么快就睡了?」舒姐好奇地说。

「就是嘛,肯定和那个什么来着,方小馨,两个回去加油干了一回。」余淼

附和着说,色眯眯地眯着大眼睛笑呵呵地看着我。

「我真的很累了!」我突地站起来,大腿上的肉酸溜溜地快要掉了下来,一

甩手走到办公里——「我的卧室」的沙发上四仰八叉地倒头就睡。

余淼还在客厅里和舒姐说我是不是生气了,舒姐说:「我了解他,他气量大

着哩!可能是真的累了吧,人家又不是你的,是方小馨的,你一刻也不放过?」

「那里嘛,我又不是没尝过,我是看你饥渴……」余淼狡辩着说,后面说什

么我就听得不大清楚了。我想起余淼说的「三秋狗」,那得回到多年以前,我在

《玄女经》上看见过这样的记载:「三秋狗。男女相背。以两手两脚俱据床。两

尻相拄。男即低头。以一手推阳物。内于玉门之中。」说得那么深奥,其实就是

要人学着秋天的狗,屁股抵着屁股做爱,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秋天」而不是

「春天」或者「夏天」,难道狗都是在秋天交配的?我就这样胡思乱响着,睡意

朦朦胧胧地爬上了我的眼帘,半醒半梦之间听到舒姐拉下卷帘门「哗啦啦」的声

音和余淼叫着邓姐「宝钵儿」咚咚地上楼去的声音……这一觉睡得可真舒畅,我

像块石头一样连个身都没有翻,连个梦都没有做,搞清洁的阿姨「嘭嘭嘭」的敲

门声我都没有听见,电话在前台响了又响,我听见了,我就是醒不过来,我知道

阿姨见敲门声不应,就会打前台的电话。电话被老板娘设成那刺耳的铃声,几乎

每一次都成功地将我闹醒,可是这次却不能。我听到舒姐一边埋怨一边下楼梯的

声音和给打开卷帘门的哗啦声,还有阿姨也在抱怨的声音……直到阿姨到办公室

里擦桌子拖地,我才醒过来。

「小宇,你怎么听不到哩!这么大的声音。」阿姨见我从沙发上坐起来,一

边擦杯子一边问我。

「昨晚去足球场锻炼了一下,累坏了!」我揉着惺忪的眼睛,抱歉地对她笑

了笑。

我蹭下沙发走到前台去看有没有什么客户发信息来,一个也没有,我的QQ

上倒是有几条信息,都是馨儿发来的。说她回到家里了,问我在干什么,还说她

今晚好开心——我知道她说的是昨天她帮助了小兰的事情,最后见我没有回,就

生气地睡觉了。我对着她的信息笑了笑,发了一条信息给她。

阿姨打扫完清洁就出去了,我走出来去把玻璃门锁上,卷帘门一般都不用关

的,因为再过两个小时天就亮了。大腿的肉紧梆梆地比昨晚上更加酸痛了,用手

拍在上面有点想笑的感觉,身上的汗液被空调冷却了,像一层薄薄的尘土覆在全

身上下,如同硬生生给罩上了一层塑料薄膜那么难受,也许洗个澡会舒服些吧。

我朝洗手间走去,洗手间没有安装淋浴的喷头也没有热水,我只能用面盆接了冷

水从头上浇下来,还好不像想象的那么冰凉,甚至还有点温温热,不过第一盆冷

水浇下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啊」地一声哼叫出来。身上打湿之后,却发现

没有沐浴露了,只好用洗手的香皂打在身上搓洗起来……头顶上的阁楼里还有说

话的声音,听得不大清楚,刚开始我以为是谁在说梦话,直到有咯咯的笑声发出

来,我才知道舒姐和余淼都没有睡,不知道是刚才我洗澡把她们吵醒了,还是从

舒姐起来开门的时候就没有睡着,不管是什么情况,我都感到很抱歉。洗到腿间

的小骏马的时候,可能是早上的晨勃,本来就有点硬硬的,再加上用手抹着滑腻

的香皂在上面搓洗,越发显得壮大了,红红亮亮地往上翘起来,这让我很是难为

情,当头就给了它一盆冷水,它顽强地在水流的冲击下嘲笑地颤动……这是个无

休无止的恶魔,常常独立于我的身体之外!全身冲洗干净之后,它还丝毫不见退

缩。内裤一股刺鼻的汗液味道,不能穿了,我只好洗了一下扭干放在卫生间里晾

着,穿着短裤就出来了,小骏马在里面顶起一个高高的帐篷,还好没有人看见。

第四十七章暗里有约

我裸着上身走到前台打算上网度过剩下的时间,外面天色已经开始发亮,我

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离下班差不多还有一个半小时,刚好够看一部电影的时间。

正在我聚精会神地搜索电影时候,电话骤然响了,吓了我一跳。真该死,这么早

就有客户了,还想不想让人活了?看来好好看一部美国大片的打算就要落空了。

我怒气冲冲地抓起电话,强忍着怒火对着话筒说:「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

的?」这是老板娘要求必须这样说的,我觉得这样很可笑,但是一直我也想不出

更加直接和礼貌的用语。

「哈哈哈,你太逗了!」电话那头噗嗤地笑了,原来是余淼。

「这……你有什么事吗?」我差点恼羞成怒了,真是个神经,楼上楼下这么

近,还需要打电话吗?

「舒——姐——叫——你——上——来——睡——觉!」她一字一顿地说,

听得出她在强忍着笑,好像有什么人在挠她胳肢窝。

「你这个疯子!一天净瞎想些什么呢!」我说,这家伙从昨天晚上就一直疯

疯癫癫的,我听到舒姐在旁边骂她。

「我可没瞎想,是她刚刚再说的哩!」她说,又来了,人家舒姐一直都没多

我说过什么,就她一个人在那里胡编乱造。

「你想你就下来呗,不要推人家舒姐,反应现在正硬着的。」我说。

「不是,不是,不是我!」听声音她好像着急起来,「不信你自己问问舒姐!」

「好吧,你把电话给她!」我说,是真是假一问就知道了,以后余淼就不会

胡说八道了。

「小宇啊!」果然是舒姐的声音,「你别听她瞎说,是这样的……」

「恩,你说!」我就说嘛,怎么可能舒姐会那么淫荡。

「我……我是说……你上来玩!」舒姐说,声音有点结结巴巴地,「反正现

在也没事,大家都睡不着了,你在前台上网也无聊。」

「这样合适吗?」我有点惊讶,我听到余淼在鄙夷地说:「切!」

「没关系的,我们都穿了衣服的,快来吧,聊聊天也好啊!」说完挂了电话。

我现在该怎么上去啊?下面直挺挺地把裤裆绷得老高,我试着把这不听话的

烈马别在裤腰上,像在小腹下面别了一把小枪,亮红的蘑菇头横眉怒目地又露出

来了。我到沙发上找到我那件T恤穿上,盖是盖得住了,可是浓浓的汗液味连我

都有点闻不下去了,只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我踏上逼仄的楼梯,

到了阁楼的房间门口,有灯光从门缝里射出来,我敲了敲门。

「进来吧!没关!」舒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我便推开门进去,只见余淼披着床单靠床头坐着,把身上盖得严严实实的,

只露了一张脸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舒姐倒是穿了睡衣在旁边的半躺着对我

说:「过来坐这里!」她拍了拍身边的凉席,我就走过去坐下了,有点手足无措。

这间阁楼很小,只有卫生间的一半大小,大概也就四五个平方吧,刚好放下一张

双人床,为了挡住卫生间传上来的气味,周围都被舒姐用花纸封贴上了,显得里

面五彩斑斓的,由于空间有限,舒姐把她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床脚的纸箱

上,鞋子一溜儿沿墙角排列着。一个大大的风扇在床脚呼呼地吹,我担心这狭小

的空间就要被吹得鼓胀着漂浮起来。

「你没穿衣服?」为了让自己放松下来,我看了看余淼说。

「这么热的天气,穿衣服?」她歪着头说。

「舒姐说你们都穿了衣服的嘛!」我说,「你看,我也穿了的。」我看了看

别在裤腰上的肉茎,它在衣服下面动了动。

「你听她说,她刚才还不是光着屁股的,才穿上的!」余淼不屑地朝舒姐做

了一个鬼脸,吐了一下舌头,舒姐的脸早已红得像熟透的苹果,转过头不好意思

地朝里睡了。

「你这身衣服臭死了,还不赶快脱了!」余淼见舒姐朝里睡了,便放肆起来,

从被单里伸出手来要脱我的衣服。

我红着脸连忙站起身来,因为裤腰上藏着秘密,「别,我自己来!」我背过

身子把T恤脱下来扔在楼板上,重新坐到床边来,背对着余淼搜索枯肠,想找些

话题来说。只听见后面窸窸窣窣的一阵响,只觉一阵清香钻进鼻孔里面来,我正

欲转身看个究竟,整个身子却被她扳倒在床上,仰面倒在她的怀里,枕在她柔软

的大腿上。头上方是她笑吟吟的瓜子脸,海藻般的秀发带着发香垂到我的脸上来,

扫得鼻尖痒痒的——原来她已经把身上被单褪去了,秀腿长长地伸着,赤裸的上

半身紧紧地压在我头上,我的额头不时触到她鼓胀的胸脯,闻得到淡淡的乳香,

能清晰感觉得到那迷人的酥软。

她还是那副可笑而又天真的表情,眼睛里射出热烈的光芒。她调皮的眨了一

下眼睛,伏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宇,可以吗?」她的手指掌柔软而温润,沿

着我的胸脯慢慢地滑向小腹,像一条在温水中跑过来的小蛇,轻轻地软软地前行。

我捉住她的手掌,忍不住放到唇边,轻轻地在她柔若无骨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我扭头看了看侧躺着的舒姐,低声贴着她的耳垂说:「我们就在这里做?舒姐在

旁边哩!」

「她在装睡哩!」她看了一眼舒姐,「要是她介意的话就不会叫你上来了,

你这傻瓜!」她用指尖点了我的额头一下。

「那她不会忍不住吧?」我看了看舒姐小声地说,舒姐还是一动不动。

「你说呢?忍不住你就干她啊!」余淼轻描淡写地说。

「她会杀了我!」我想起舒姐平时很凶的样子。

「哈哈,不会的!这个你放心吧。」余淼咯咯地笑了,「我说过她说的想干

你都是真的,你又不信。」

「那……你愿意吗?看着我干她。」我更加惊讶了,原来她们早就约好了的。

【未完待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