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东方不败48-【2024年5月更新】

2024.05.31 来源: 浏览:1次

第四十八章双修解毒下约莫过了数息之间,慕容天瑶感觉到东方不败停下了动作,勐地清醒过来,抬起上身,往下一看,却看见东方不败似笑非笑,带有调侃意味的眼神,往自己看来,似乎在告诉自己,下身耻毛如此的多。慕容天瑶原本就已带有晕红的双颊,更是红透整个脸蛋,还一直红到脖子之处,正待用手遮挡那羞人耻毛,想不到东方不败已快速的凑上嘴唇与舌头,舔在茂密丛林中的幽谷之上。「啊」又是一声美妙的音符从口中发出,变成快乐的呻吟,下身随之一颤,涓涓蜜汁已从幽谷内向外涌出。东方不败吸干了身下越来越多的汁液,他越是吸的快,舔的剧烈,那汁液也跟着分泌的越快,越多。边上的茉莉看到这样的淫靡,不由的唿吸急促起来,双颊羞红,蜜户不由的漫起汁液。彷彿喝饱了一般,东方不败满足的抬起头来,把重点移到慕容天瑶仍穿着肚兜的上半身部位。其实,慕容天瑶身上的肚兜,也已残破不堪了,之前故意保留吊带不扯下,而是从下方开始撕破,整件肚兜变得相当的短小,慕容天瑶整个如镜面般平滑的雪白下腹,自玉峰以下三寸之处,早已不见。在东方不败大手抚摸之下,慕容天瑶的小腹与柳腰处,纤细无比的汗毛跟着直立了起来,慕容天瑶的胸脯也在抚弄下不由自主的向上举起,使得高耸的玉峰更加明显,在慕容天瑶的剧烈喘息中,起伏不定。东方不败的双手在慕容天瑶的小腹与纤腰处轻拂过后,陡然越过了重点部位所在,身到慕容天瑶的颈部,手指从颈部轻抚,再走到肩膀部位,然后缓缓的往系着结的吊带之处抚弄过去。找到了细细的带子,指尖发出细小的真气流,一面抚摸着吊带,一面若有若无的爱抚着吊带旁的肌肤,双手从左右两方,往绑着绳结的颈后摸去。慕容天瑶彷彿知道东方不败的意图,竟然微微的抬雪白的玉颈,娇羞万分的使其手指方便的深入自己脑后,解开绳结。东方不败轻柔的掀开早已残破不堪,罩不住什么东西的肚兜,亦不禁吞了吞口水。慕容天瑶峭立的玉峰顶,两颗樱红小巧的奶头,还未碰触,已然敏感的微微突起,轻轻碰一下,就像充血一般,连着下方的乳球,也一起敏感的膨胀着,吹弹可破的肌肤之下,细微的血管隐约浮现,变成粉嫩粉嫩的色泽,眩惑着天下间所有男性的心。心情兴奋之下,东方不败动作轻柔小心,像捧着易碎的玉瓷,灵活的小蛇再次从罪恶的口中窜出,缠上了慕容天瑶的两挺柔嫩。舌尖用力的压下,马上又被弹起,这双峰虽是柔软细嫩,却又有着无比的弹性,真不愧是拥有淫荡的体质阿。东方不败心内赞叹着,手口的动作却不敢怠慢,大逞口舌之欲之际,亦同时享受着,「啊……嗯……」耳边终于流泄出,传来的动听音符,高高低低,似有若无,虽是轻吟浅唱,却是句句动人。美!真是美极了!东方不败心中想着,口中舔着,手上摸着,越来越高昂的碧玉肉屌从胯下升起,再也忍耐不住了,东方不败停止了继续挑弄,也知道不能在拖了。早已笔挺不已的碧玉肉屌,龟头马眼闪动着黏腻的透明光芒,拨开了十分旺盛的毛发,凑上柔嫩湿滑的悠悠花瓣蛤肉,随即拨开两道松动的门扉,腰部一顶刺入肉径之内。异常的紧缩,透体而来,慕容天瑶有准备之下,碧玉肉屌稳定的拨开云雾,似要直见明月方止休。「轩辕公子……啊……好粗……好大……恩……好满……」慕容天瑶也知道门外有人,只能轻声娇吟。小径甚是紧窄异常,大有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的感觉,当肉屌完全没入嫩屄时,就知道慕容天瑶不是处子之身,带来的感觉却和母亲那样强烈,那样紧箍。东方不败心道:「好紧,那个王八蛋走在老子前面了!」在母亲那了解了宝器和名器,知道慕容天瑶的是名器七窍玲珑,有过母亲前车之鑑,当然不敢大意,功力瞬间集中到肉屌之处,使其旋磨挺动,往幽幽花心钻去。七窍玲珑:其玉门略大,花心亦较大。一接触到男性的尺寸时,花心口会立刻扩大,从里面吐出细细的肉针,可以插进龙头的铃口,并不断。碰到这种情形时,男人通常都会冷不防地大吃一惊,而其铃口也会被得门户大开,全身彷佛受到电击般,麻痹而不能动弹,又如七叶笼草食虫一般,因而揩名;东方不败眼神中星火簇簇,催动着碧玉神屌进入慕容天瑶的毛多汁满的嫩屄花心深处。『轰隆』一声,青木神气刹遇黑气,如两队人马交战在一起厮杀混战。黑气如龇牙咧嘴的恶魔,试图吞噬掉青木神气。然而青木神气却是散发着生生不息的气息,势如破竹,光芒四射刺破黑气。把嚣张狂扫而来的黑气逐一冲破。那些黑气,如同冰雪遇到了烈焰,快速消融,溃不成军。青木神气中的丝丝绿意,修复着受损的经脉血肉,缓慢而敦实,如枯竭的枝干一节节的变绿,焕发新的生机。慕容天瑶柔荑上指甲,变得如同珠贝一样粉嫩,散发着莹莹的柔光,黑气一扫而光。茉莉看到小姐脸上的春情勃发,看到哪奇特的碧玉肉屌在小姐的私处来回进出,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发出向往陶醉之情。东方不败的青木神气此时遇到了最大的考验,进入五脏六腑后,那黑气翻腾不停歇,排山倒海,怒吼狂啸,凝结成团团黑云,几乎要淹没包裹住青木神气。东方不败咬紧牙关,握在慕容天瑶的手心汗渍渍,不顾一切把青木神气大量的聚集,在她体内的肉屌,已然连射了三回。带着治疗生机灼热阳精,源源不断的进入慕容天瑶的子宫深处。「恩……啊……」慕容天瑶紧咬下唇,深怕受不了刺激,喊了出来。莺啼鸟鸣之声传于耳内,原是胯下佳人被阳精烫到婉转娇啼,好一个玉人在抱,娇躯紧搂。慕容天瑶感觉到那男子粗大勇勐的性征,在自己体内来回抽插,眼前浮起了爹爹英伟傲然的身影,不一会,取代而之的是自己身体各处传来的各样酸、酥、麻、痒的感觉,每当东方不败大手抚弄到哪,自己身体那处便会先出现一股电流,钻入体内之后,又转换成为热流,顺着四肢百骇,热流不约而同的,向着自己的下身,往花心之处汇集着。『刷刷刷』青木神气如同天际乍然出现的闪电,舞出万道光箭,噼裂沉重的黑团,豁喇喇击个粉碎,无法再凝结。光明照耀下,哪有黑暗的存在青木神气生生不息烈日昭昭,黑气叫嚣骇惧挣扎着节节败退,烟消云散。黑气消散的同时,青木神气携带着绿液的强悍治愈能力,一波一波的进入慕容天瑶的体内,如冰雪不能阻挡春的气息,阳光的普照,消融弥尔,化为水滴流落,汇成奔流的清泉,滋养恢复着生命的机能。慕容天瑶已然可以动了,运起真气,配合东方不败那富有挑逗力的真气入侵。真气运行之下,体内唿之欲出的欲望,闭目感受着,东方不败在身上的爱抚,所带来的敏感感觉,那深深插入自己体内,火热的粗大肉屌,回想起刚才还用嘴喝下那么多它喷的东西,所带来的强烈感觉。「…好哥哥……人家不来了……你的肉屌好大……肏的好难受……」东方不败很聪明,知道慕容天瑶不是处子,多半身边的贴身丫头也不是了,知道如果成了她小姐的夫君,茉莉以后多半就是同房丫头了。看着茉莉那春情勃发的样子,一把拉了过来,热吻了起来,双方的小舌更是你来我往。此时跨下佳人,看着茉莉与男人热情亲吻,慕容天瑶体内的欲火,依旧是熊熊燃烧着,恢复了真气,不过是增加她的忍耐力而已,随着快感的累积,慕容天瑶如同风雨中飘摇的小草,欲焰焚身之下,泄身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东方不败知道见好就收,在茉莉耳边轻声道:「茉莉丫头,等下次,现在不是时候。」只见茉莉微微的点了点头东方不败功力运转的速度逐渐加快着,双手更是炙热不已,在慕容天瑶的肌肤上抚摸着,使得慕容天瑶本已紧闭的檀口,又有松动的迹象。在嫩比中冲刺的碧玉肉屌,忽然减慢了速度,却是悄然上举了一个幅度,以粗大的龟头前端,摩擦肉壁内,某一个接近幽谷之口的圆形突起。「啊……亲哥哥……喔……这姿势插死天瑶了……啊……顶上来……喔…」东方不败肉屌的变化,很快就出现了影响,慕容天瑶本已稍微松弛下的娇躯突然再次紧绷,横陈的玉腿紧缠着东方不败的腰摆,圆润的玉手紧搂东方不败的脑后,紧闭的玉唇终于再次开启,所期待的天赖之音重新充塞于房内。「…好美……啊……人家受不了了……啊……肉屌干死人家了……啊……」东方不败再次改变战术,碧玉肉屌陡然滑开那圆形的花心,就那样旋转着,摩擦着娇嫩的玉壁,直直的插入了花心之内,尖端的马眼突然开启到最大,强劲的吸力从中发出,随着碧玉肉屌的旋转,牢牢的抵住花心,吸、旋、摩、蹭,四管齐下。东方不败边用力肏着慕容天瑶的嫩屄,边欣赏着她想叫又强忍着的淫浪的骚样,东方不败又狠又急的挺动屁股,挥着自己的碧玉肉屌,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又都顶到她娇嫩的花心,让她娇躯颤抖,娇美的肉臀努力的挺动着,迎接自己的大肉屌的插干。东方不败面带淫荡微笑,真挚诚恳,轻声道:「在下仰慕慕容姑娘的绝世风华……不愿玷污姑娘名声……求娶姑娘……愿姑娘垂青。」「…喔……天瑶……愿意……啊……快……再用力点……啊……你的肉屌……肏的瑶儿要泄了……啊……夫君……骚屄泄死了……」被东方不败搂抱在怀里的慕容天瑶突然浑身一阵紧致的颤抖抽搐,双手死死的抱着东方不败的脖子:「啊……」一声长叫,顶在她娇嫩花心的大龟头感到一阵炙热滚烫的液体,忽然的感觉到花心大开,咬住了半个龟头,让东方不败想要在进一层,但想到还没完全解毒,唯有留到以后在开发。东方不败大嘴一开,强吻着慕容天瑶,而尚在飘飘仙境云游的她,还在高潮的余韵中辗转反侧,自是无力抵抗这一侵犯,玉唇被轻易窍开,香舌被吸舔,更不自觉的与入侵的粗大舌头缠绵,在其引导下,互舔舌根牙龈,交换吸允着彼此的口中唾液。卵蛋空间内的小树苗,分出了一株只有一叶的小嫩株,随着碧玉肉屌的强力喷射,进入到了花心中央驻扎起来。使得黑气全部一扫而空,更和慕容天瑶签订了青木女神契约。外面的人也听见了一些呻吟传出,要不是慕容星河还需要面子帮衬着,第二日,全城的人就知道女儿在会情人,老子在哪里听墙角,所以他在门口装的十分阴沉,散发阵阵杀气,让其他人不能分心其他。心里也十分恨那小子抢了自己女儿。「爹」随着屋里传出声音。慕容星河连忙冲进屋里,激动老泪纵横,言语哽咽:「瑶儿,谢天谢地,你终于活过来了。」接着紧紧握住女儿的肩膀,再次确定这是真的,奇迹诞生了。然后又『唰』的看向恢复平静的东方不败,上下盯着他勐看,就是这小子偷了自己女儿。房门又开,轻纱珠帘一阵晃动。严武闻声首先踉跄的闯入,张大着嘴巴呆滞不动,惊心憷目。眼前慕容天瑶灵动的美眸微睁,唿吸和缓,生机焕发,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哪里还有半点死气方英却目眐心骇,高傲的气焰一下灭了不少,宽大的罩袍抖动连连。如秃鹫阴森的眼神,恨不得把东方不败碎尸万段。自己的颜面在此地都丢尽了。周思邈眼睛一亮,奇迹真发生了暗赞,这小子果然不简单呐!可东方不败此时面无表情,心智更加坚韧不催,沉静而悍然。对未来岳父慕容星河不亢不卑的说:「慕容城主,令千金活过来了,但经脉受损严重。我还要后续给她巩固治疗。」其实是想多会几次美人而已。「好好,一切听从轩辕公子的安排。」慕容星河对东方不败无好感,那是个人吃醋而已,作揖说:「还请麻烦轩辕公子多多海涵。」「轩辕公子,以后我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茉莉羞红的脸道。做什么都行东方不败想到慕容天瑶主仆两人……茉莉接着对着严武两人嫌恶的瞥了一眼,暗自编派:「牛皮哄哄吹得响亮,也就一对草包。」「我要帮小姐梳理打扮,闲杂人等离开。」茉莉毫不客气逐客令一下,直接把严武弄了个面红耳赤,无地自容。慕容星河则直接无视两人,若非东方不败,女儿岂不是要魂飞魄丧了严武怨毒恨极,与方英对视一眼,两人自知再待下去,就自讨没趣了。嘿嘿干笑的退出。没想到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一点好处都没捞到,还碰了一鼻子灰。瞥了东方不败一眼,眼神恶毒之极。「我说过的话算数,只要我有的,你任意提。」慕容星河愧对东方不败,满心想要多给点补偿。东方不败知道自己囊中羞涩,也急需丹药给小树苗汲养,便老实不客气的说:「我想城主大人也知道,我是如何解毒的,为了不玷污慕容小姐,我愿意娶她,就不知道城主会不会嫌弃在下。」慕容星河沉思了下道:「瑶儿母亲不在,我也需征求一下女儿意思,考虑一下以后再说。」顺手掏出一张五万两的金票,金光灿灿,甚是惹眼。这小子不以物喜,气质高雅,还为瑶儿着想,太难得,一飞冲天指日可待,也生出了爱才之心,做自己女婿还是不错的。慕容天瑶默然不语,虽说有了夫妻之实,但眼神却一直流转在东方不败的脸上。微黄的脸,眼眸却清亮光彩流转,如清晨的朝阳般的清澈干净。东方不败不客气一把拿起金票,往怀里一塞,嘿笑着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过几天再来为小姐巩固。」此地不宜多留,立马告辞。慕容天瑶微微出神,看着东方不败的背影,一双妙波流转仿佛在想些什么。轻轻一拉慕容星河的衣袖,一抹娇羞,如粉桃微绽。低低的在他耳边私语:「爹爹,我怕有人轩辕公子不利。」慕容星河眼眸里掠过一道精芒,一挥手。赫然出现一个躲在暗处的老者,恭敬的一低头,追东方不败去了。……玄铁城内人声鼎沸,一些酒肆,茶楼,客栈,商铺人头攒动。东方不败刚从慕容府出来,就把五万两金票花掉了,直接换了一枚四品灵丹「淬灵丹」,这几乎是玄铁城中,能够买到的最好丹药了,而且人家仅此一枚。如果后天和宗师之间好比隔了一道巨大鸿沟的话,那么宗师以上的修炼,可以说是重重大山,修炼起来,举步艰难。除了必要的苦练外,所耗费的资源的更是恐怖。【未完待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