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学姐好辣中53.5KB-【2024年3月更新】

2024.03.28 来源: 浏览:4次

本帖最后由 水瓶牛仔 于 2012-5-5 03:20 编辑

学姐:「感情的事好难。」

『喔,平时开朗的学姐也会有遇到烦恼的时候啊?』

我拍了拍学姐的肩膀。

我:「学姐,顺着妳的感觉走就好了,有心事可以跟我说。」

学姐:「呵呵...什么时候换你安慰我啦?」

我:「嘿嘿...该不会又有什么五四三的人来追妳吧?」

学姐也只是笑笑。

『追学姐的人很多,其中也有连我都很欣赏的学长,怎么学姐不会心动呢?』

到了旗津,鞋子一脱,裤管一拉,我们在沙滩上逐浪而奔,感觉学姐心情变

好了说,我自然也开心起来。

玩累了,跑去买烤鱿鱼、饮料填填肚子,一人一只,一人一杯(我是红茶,学

姐是梅子绿)『梅子绿是学姐最爱喝的』

走在回程的路上,学姐说了句:「红茶好喝吗?」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好喝啊!」

学姐:「让我喝喝看好不好?」

我原本想把吸管咬住,直接拿饮料给学姐,让她用她的吸管喝,可是在迅雷不

及掩耳的速度下,被抢走了。

学姐就把我手一抓,直接就用我的吸管喝了起来。『天啊,现在是怎样?妳有

什么企图啊?』

学姐喝了几口,就还给我了,我还能怎样,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喝啊。(红茶有没

有更好喝我不知道,但是感觉爽很多)

坐上船,我与学姐背靠背坐在机车上,不发一语,各自想着事情。(学姐在想什

么呢?)

学姐:「再多陪陪我好不好?」

我:「嗯,妳想去哪我都陪妳。」

学姐:「学弟最好了,好乖唷。」

然后我们就去西子湾蹲萝卜坑,一样如往常,看着海,吹着海风。

学姐:「你的肩膀借一下。」

学姐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并且挽着我的手,而我也只能故作镇定。(心脏好像快

要跳出来一样)

学姐不说话,只是静静的靠着我,我内心复杂的思绪,在我冷静的外表下,掩

饰过去。(头皮发麻到不行)

不晓得过了多久,我的心情平缓了不少,只是,也不晓得要说什么,就继续让

学姐靠着啰。

学姐:「我们回去吧。」

『哇,终于可以回去了,刚刚还真是难熬啊。』

学姐:「我有点累,你载我。」

不用说,大家应该都很了解学姐会怎么做了。

我一发动车子,学姐就双手环抱,整个人贴在我背上。『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

33C啊!原来女孩子就是这种感觉啊。』

就这样,到送她回去的那一段路,我都是微硬状态。(当时年纪小嘛,又很少跟

女孩子这样的亲蜜接触)

在这暧昧不明的气氛下,此刻,我的思绪纷乱无章,不知该厘清什么。『显而易

见的是她喜欢我?!』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心里想的只有一人,但我在害怕什么?犹豫什么?『为什

么是这样?为什么??』

那时的我总觉得,到底是我先喜欢上学姐,还是学姐先喜欢上我?『我应该只是

把她当成自己的姐姐看待。』

感觉自己有好大的罪恶感,认识到现在,我一直是将她当作学姐,只是,学姐好

辣,对青涩的我来说,是致命的吸引力。

因为无法说服自己,没有一个完美的理由,实在是令我辗转难眠。『我喜欢学姐

吗?喜欢她哪一点?外表还是内在?』

隔天,睡到下午,才起身出门。又能走到哪去呢?『今个儿就自行去海边吹风吧。

一个人静静也好。』

是命运的重逢,还是上天的捉弄?就这样让我遇见你们,高雄还真是小,这种时

候还遇得到你们。(我实在笑不出来。)

情敌一号:「ㄟ~~~你怎么在这啊?这么巧?」

我:「翘课啊,不然咧,哪像你们这么轻松啊。」『那你们孤男寡女的来这干嘛?』

不敢吃学姐的汉堡,所以来麦当劳吃汉堡,顺便吹吹冷气,这样也会让我遇到如此

尴尬的场景。(情敌一号的谜底揭晓。)

粉嫩女孩:「ㄟ~~你们认识啊?」『靠,好甜美的声音啊。』

情敌一号:「嗯,他跟我都是住宿生,玩BBS认识的。」

粉嫩女孩:「你们男生不是都上网找女孩子聊的吗?怎么还会认识男生啊?不小心

亏到的吗?」『好样的,嘴也满毒的嘛。』

情敌一号:「不是啦,我跟他是因为画BB图认识的啦。」『除了灌水,我只会这

个。』

粉嫩女孩:「喔~~~你很会画画对不对?」「吉他社的海报是你画的对不对?」(我

在学校就靠这东西出名,还挺轰动的。)

情敌一号:「哇,妳怎么知道?」「不简单耶,你出名啰。」(一脸吃惊!)

我:「喔,妳是说上次他们成果展的那几张吗?那是我画的没错,基本上我帮太多

人画过了。」(真是爽到翻,我出运了!!)

粉嫩女孩:「对啊,你怎么没帮我们社团画,小气鬼!哼!」(要我画一百张我也愿意

啊,可是我又不知道妳是啥社团。)

情敌一号:「他都是义务帮忙的啦,认识的他才会帮啦,他也没有玩社团啊。」

我:「是啊,妳又没有找我帮妳们社团画,妳是什么社的?」(趁机打听一下情报。)

粉嫩女孩:「不告诉你咧,下次帮我画,我再跟你讲。」『阿好啊,要激我就对了

,不打紧,问情敌一号我就知道了。』

情敌一号:「对啦对啦,你不是说要帮我吗?你就帮她一下啰。」『记得真牢啊,这

下糟糕了。』

我:「嗯,一起坐吧,在聊下去我会饿扁的。」(故作虚弱状。)

就这样,三个人渡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不过我的烦恼也更深了。『唉,是我太多

情吗?』

接下来呢?当然就是三人同游西子湾啊,幸好粉嫩女孩只有把手放在情敌一号的腰上

,也没贴紧。(我那么紧张干嘛?)

但是为了表现我的风度以及先前的约定,我也只得让他们两个坐一起,跟他们说我

想静一静,我独自在一旁发呆。

情敌一号大概会把我跟学姐的事讲给粉嫩女孩听吧,要断我的后路就对了,不给我

任何机会就是了,算你狠。

情敌一号:「暑假我可以去你家找你玩吗?」

我:「欢迎欢迎,要来的时候跟我说一声吧。」

情敌一号:「那就这样子啰,我们要先走了。」『喔喔喔喔喔...粉嫩女孩要离我而

去了。』

我:「嗯,掰掰。」(真是千百个不愿意啊!)

目送他们走后不久,我的call机收到了一个讯息,呃,是学姐的学号(以前用学号就

可以知道是谁找我了。)

哎呀,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偏偏又是在这接近期末考的紧要关头,是打算让

我念不下去吗?

骑上我的小50,带着复杂的心情,直奔学姐住处。

到了学姐家门口,迟疑了一下。『到底...我们是怎么了呢?』

深唿吸一口,按了按电铃,这次的脚步声很平静,不像以前乒乒乓乓的冲下楼来。

白色短T,仍难掩33C的媚力,米色短裤则完整展现那细稚的美腿。 (我在想什么啊?

色欲攻心了 )

我:「找我有事吗?」(硬是挤出一个笑容来。)

学姐:「嗯,有些事想跟你聊聊,有空吗?」『完了,该不会真被情敌一号说中了吧?! 』

也只有接受邀请啦,该来的总是会来。

到了学姐房间(单人床、书桌椅、衣橱、五斗柜,还有一个小小的和式桌。)

一个小窗户,上面有我之前送她的Hello Kitty窗帘。(女孩子总是喜欢这些东西。)

一如往常,鞋子一脱,就是往床铺坐上去,背靠在墙上,注视着学姐。『今天有点忧

郁的色彩呢。』

我:「学姐,妳最近心情不太好喔。发生什么事吗?」

学姐:「你猜猜。」『要我先自爆就对了,很贼ㄟ你,明明就是妳先挑起的。 』

除了装无知外,还能要我怎样呢?『要我乖乖就范是不可能的。 』

我:「妳功课好,样样都好,哪会有什么困扰到妳的呢?」『我的目标是粉嫩女孩,

不是妳啊,不要为难我。 』

学姐:「没想到你这么不了解我啊?直系学弟当假的喔?亏我们这么马吉。」(装无辜

样,唔,真是令人... )

我:「我是大小事都会跟妳说,妳又不一定会跟我说。」

学姐:「嘻嘻,女生总是会有一点小秘密啦。」『妳这样真矛盾耶,要我猜,又要保

留神秘感是吧。』

我:「妳也知道我神经比较大条,猜不到啦,直接跟我说吧,什么样的打击我都能接

受的。」(会不会太冲了点?)

学姐:「那我先问你,你有没有喜欢的对象?情人节、圣诞节、你生日,都嘛有人送

过礼物唷!」(妳比我多还敢说我?)

我:「厚,那个都是同学跟朋友啦,说到送礼送花的,我哪比得上您呀。」

学姐:「别扯远了,你还没回答我,快说,有没有?」『难道要我把粉嫩女孩的事曝

光吗?我也是挺没种的。』

在学姐咄咄逼人的情势下,我也只得赶快想个打太极的方法,把重点移到学姐身上。

我:「妳什么都不说,就一直逼我讲,不公平啦,学姐欺负学弟啦,我不依啦。」

(耍赖我还会输妳吗?)

我:「妳先说,是妳找我来的耶,有心事的是妳不是我,今天是要来审判我的喔?」

学姐:「.....」忽然沉默下来,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有一种胆怯,一种"我若说出来

,答案不一定是我想要的。"

我:「嗯,不说是吧,好吧,等妳确定能够坦然的跟我说的时候,再跟我说吧。」

(失败!失败中的失败!)

学姐:「就让我再想一想吧,对不起。」

我:「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乖~~~」我摸摸学姐的头,在这个当下,我觉得我面对

的是个小女孩,而不是我的学姐。

四目交接,顿时撼动了我,心底又起了涟漪。(再这样下去,我会先承受不住。 )

我:「我走啰,掰掰。」(赶紧逃离现场,不然随时会自爆于此。)

就这样,短短的碰面,两人都避重究轻,不愿面对,没办法将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

我是不是因为学姐的主动,使我自己变得被动起来,连自己的心都无法了解吗?

现在的我,箭头指向何处呢?

┬爱(limited)

┼喜欢←

┴不喜欢

感情的计量表(以前常跟同学玩这个 )

经历了熬夜K书的期末考之后,学生最爱的暑假来到。每个人开始整理行曩,准备打

道回府,回去那睽违已久的家园。

我与几个好同学相约一起搭火车回去,在火车上有说有笑,互相亏来亏去,不过大部

份还是亏我。

同学甲:「ㄟ,你是什么时候要桥落去啦?」(与推倒相同。)

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学姐真的不是那一种喜欢啊,」『打从一开始,我就没

非份之想,只是学姐都...。』

同学乙:「靠,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的?学姐对你没意思?」(我并没有将出租公寓及西

子湾的事说给同学听。)

同学丙:「卖搁假啊啦,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看不出来喔?」

我:「呃...看出什么?」(继续装傻。)

同学甲:「好啦好啦,朋友到此为止了啦,这种事还要掩瞒喔,打高射砲就打嘛,

怕她喔。」

接着一群人嚷嚷着要去逼问学姐,我也只能百般无奈的说:「我自会处理,问清楚后一

定第一个让大家知道。」(其实我不敢。)

就这样平息了同学的暴动,一路上陆陆续续告别了同学,最后,到了彰化火车站,

我也下车了。

步出车站,四处观望一下,好一段时间没回来了。(在高雄,大概两三个月才回去一次。)

突然间,有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这么巧,你也是彰化人喔?」

一转身,赫然发现粉嫩女孩就在我背后。『真是天赐良缘啊!』

我:「嗯,是啊,我是鹿港人。妳住哪?」

粉嫩女孩:「不告诉你咧,到时候被你骚扰。」『我脸上有写色魔两个字吗?』

我:「问一下也这么小气,一点都不可爱。」『从任何一个角度看,真是可爱极了。』

粉嫩女孩:「不可爱就不可爱,又不是生来给你看的,哼!」『要耍嘴皮子我也不

会输妳啊。』

我:「哎唷,小的何德何能有那种荣幸啊,今天真是不幸,让我遇到妳。」

粉嫩女孩:「啧啧啧,要给我吐槽就对了啦,哼!」

我:「妳除了用鼻子讲话,还会什么?哼是妳的口头禅是吧?」

粉嫩女孩:「哼!要你管。不说了,我爸来载我了,掰掰。」『不要啊,就这么短

暂的时间而已喔。我聊得正开心呢。』

粉嫩女孩:「下次再跟你好好吵一架,我就不信会输你。」

临走之前,粉嫩女孩拍拍我的肩膀,便快步走向一台白色TOYOTA,一个转身示意

,甜美的笑容,着实令我入迷。

与粉嫩女孩的短暂相遇,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回到家中,吃过晚饭,接到了情敌一号的电话。『该来的总是会来。』

于是便与情敌一号嘘寒问暖一番,并讨论起粉嫩女孩以及鹿港游的行程。

情敌一号说他可能会找机会打工,所以趁尚未找到工作前的空档,先来鹿港玩。(我

妈已经都帮我找好了。)

经过讨论,情敌一号就决定下个星期约粉嫩女孩一起来玩,由我做导游。(啊啊啊,

怎么这样子啦。)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