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爱的教谕】(04-05)

2022.05.30 来源: 浏览:0次

【爱的教谕】(04-05)

爱的教谕(四)

晚上九点多,训导主任洪茜茜接到警局打来的电话。

「唉,又是学生偷窃。」

「走吧,在派出所还是警察局?」训育组长汤怀鲁躺在洪茜茜旁边,无奈地

起身穿衣服。明明才刚结束一番云雨、消除不少压力的,放松的气氛又被惹事的

学生打坏。

看到洪茜茜弯下腰要穿上内裤,忍不住摸了一把上司的美臀。

「死相!」洪茜茜瞪了汤怀鲁一眼,又接着回以甜甜一笑。

现在经过客厅、看到洪茜茜先夫灵位上的遗照,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汤怀鲁

之前总觉得毛毛、怪彆扭的,还因此在床上软屌。

「下次要不要来我家吃饭?我的手艺还不错喔!」

一开始洪茜茜说是要做菜请他吃,慰劳他在前方帮她挡子弹。岂料这饭菜炒

啊炒的,就炒到了床上去。汤怀鲁并没有发现,其实是欲求不满的洪茜茜早就计

画好了,要拿他当床伴。

校长盛宣民不太搭理正值狼虎之年、需索无度的洪茜茜,洪茜茜自然把目标

锁定在对她唯命是从的汤怀鲁。心想,同样做训导处工作,即使汤怀鲁频繁地出

入她家,也有理由杜街坊邻居、三姑六婆的悠悠之口。

比起金枪不倒、总干得她喊「不要了」、「不敢了」的盛宣民,担任体育老

师的汤怀鲁,床上功夫虽然没那么强,但是精壮的体格还是让她很满足。

「你干嘛啦!快点穿衣服!」

「再一次就好,再一次。」

双手扶着梳妆台,内裤才穿好又被剥下,洪茜茜看着镜子前的自己,被汤德

鲁抱住腰,从后面快速抽插,乳房不停地上下晃动。

「羞死人了,这样做。」

虽然嘴上这样讲,心里其实很喜欢。双眸半开,张着嘴,享受这种淫猥极了

的快感。

「快点~用力~啊~啊~!」

化被动为主动,洪茜茜摇着自己的腰臀,吞吐下属的阴茎。

——

来到派出所,警员还没开口,洪茜茜看到漫画店老闆,心里明白大概又是那

样的事。

只是这次犯错的学生,是全校二年级段考榜首常客彭乃轩,还是让她感到吃

惊。

「嘿嘿,主任,你学校的小朋友,又拿了我店里的东西『忘记』结帐哩。」

「老闆,你不用啰唆,我的学生我负责就是。」

洪茜茜看到桌上的色情写真集、漫画、影带,知道要是闹开了,为了这种游

走法律边缘、色情与盗版的东西,老闆也不一定佔便宜,要不是有背景靠山撑腰,

这人还不一定有胆找上警察。早已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所以根本不担心。

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不能让未来有机会考上名校高中的学生,留下不名誉

的污点。所以洪茜茜连他的父母、级任导师都不想通知,要掩盖这次事件。

与派出所所长「协调」要与老闆私下好好处理,跟在场的警员打了声招呼,

洪茜茜便与汤德鲁带着学生,步出派出所。

「嘿嘿,主任,跟『上次』一样吧?」

「嗯。」

「主任就是主任,爽快!很乾脆!我欣赏!」

「老闆,你不用啰唆,只要保证事情完了别找我学生麻烦就好。」

「当然!当然!答应主任的事小弟绝对做到,嘿嘿。」

与贼头贼脑、一派不正经的漫画店老闆走进一条小巷,来到漫画店的后门,

洪茜茜从皮包拿出家里钥匙,递给汤德鲁。

「你先走,在我家等消息。一样会没事的,不用担心。」

汤德鲁虽然不放心,还是目送三人进入屋内,才默默走开。

——

上楼后,三人走进只有一张床、一张椅子、一座衣橱的简陋房间。

「别怕,老师会保护你。」洪茜茜附耳在彭乃轩旁说道。

「那开始吧!」漫画店老闆用淫荡、令人不舒服的笑容,指示着洪茜茜。

「今天要我们扮什么?」

「嗯,母子好了。」

「好吧。」

漫画店老闆每次要胁偷窃的客人私了,就是强迫在他眼前演出指定剧情设定

的活春宫。缩在一角,露出狰狞的表情,不停抚弄自己的性器。

「来,乃轩,今晚要把老师当妈妈。」

「真??真的可以吗?」

「可以喔,来,叫妈妈。」

「妈妈。」

「乖喔!我们家乃轩好乖!」

把乃轩往自己的身上抱住,让他的头埋在自己双乳间。

「妈妈,妈妈的身上好香,好软。」

「喜欢吗?」

「喜欢,喜欢妈妈。」

「乖。」

父母想方设法为自己安排越区就读,却又在大陆经商,无法住在一起,只是

将户籍迁到叔叔家,也为了上学方便而借住在叔叔这里。缺少父母关爱的彭乃轩,

此时感受到洪茜茜的母性温柔。

「乃轩是因为好奇女人的身体,所以才会想偷那种东西看吧?」

「嗯,妈妈对不起。」

「不,是妈妈不对,妈妈没有尽到教育乃轩的责任。」

话毕,洪茜茜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彭乃轩。

「想看妈妈的身体?」

「嗯??」

「那要答应妈妈,以后不能再偷东西喔!」

「好。」

「很乖。」

洪茜茜一件一件地脱下衣服,彭乃轩因此勃起的阴茎,顶着裤子,觉得有点

难受。

「乃轩,妈妈帮你脱衣服。」

「啊。」

「没关系,这样妈妈也比较不觉得害羞喔。」

身上的卡其制服被褪个精光,彭乃轩的阴茎不时触碰到洪茜茜的身体,觉得

有点羞赧。

「妈妈!」

在一旁看着演出母子性教育的漫画店老闆,还在摸着自已的下体。

「乃轩,你看那个叔叔!」

洪茜茜不怀好意地走向漫画店老闆,一把扯下他的裤子,扒掉他的内裤。

「啊!不要!主任不要!不要!」漫画店老闆露出惊惶的表情,却又对洪茜

茜的举动欲拒还迎。

「乃轩,你看!这个性无能的变态叔叔!」

只见漫画店老闆的下体,有满满的伤疤,那是以前蹲苦窑时被虐罚的痕迹。

「叔叔,快跟我儿子说,你这里怎么不会翘高高啊?」

「啊,不要!」

「快说!」

因性犯罪入狱过的漫画店老闆,照道上规矩在牢里受到这样的惩罚,之后变

得不举。医师判断是心理层面大於肉体的问题,於是一开始想透过色情书刊、A

片的刺激,却不见效果,口味愈玩愈大,想透过现实的性爱演出,来唤醒自己的

男性本能。

洪茜茜这样的言语羞辱,对他来讲,也是一种极大的精神刺激。

但是那里还是没有起色。漫画店老闆眼神变得呆滞无神,无意识地不停揉弄

下体。

「儿子,你要记住,不能像叔叔一样做错事,不然这里就不能翘高高了喔!」

握着彭乃轩昂扬的阴茎,放入口中,洪茜茜开始吸吮起来。

「啊!妈妈!妈妈!」

「唔~唔~」

「妈妈!这样好舒服!」

「唔~」

「妈妈!我想要!妈妈!」

「要什么?」

「要妈妈教我做爱!」

「嗯,妈妈教你喔。」

当学生儿子的阴茎插入老师妈妈的阴道,儿子瞬间太过欣喜而哭了起来。

「呜~妈妈,对不起!妈妈!谢谢妈妈!」

「乖,你这样做的很好喔!」

「妈妈,我爱你!妈!」

从漫画店走出来,已经是深夜了。洪茜茜牵着彭乃轩的手,步行在没了人车

喧嚣的街上。

「老师,对不起。」

「啊?你没事就好。」

「好想老师能真的当我妈妈。」

「哼,你想太多!」

洪茜茜笑了出来,觉得这学生真可爱。「要不乾脆就认个乾儿子?」心里这

么打量。

「下次要不要来我家吃饭?我的手艺还不错喔!」

洪茜茜已经不清楚,这样的邀约是出於母性本能,还是性本能了。

(五)

今天是星期日,吴佩琪跟好姐妹们约好要去亲山步道踏青,大清早就开车出

门。顶着升学名师的光环,好姐妹们总是挖苦她就连假日都很难约出来。今天也

是特别排开事情,才有这次的活动。

爬完山后,大家还订了山上的土鸡城大餐要大快朵颐。

疏忽例行保养的车子,却在刚下了交流道时又抛锚了。不断被后方车辆鸣喇

叭,驾驶看到自己就大声咒骂「又是女人开的车!」吴佩琪虽然对这种性别歧视

很生气,却更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喂!来帮忙啦!」路边的槟榔摊,顾店的少妇才吆喝一声,附近的几位壮

丁立即就丢下自己手边工作、上前帮忙把车推到路边,暂时化解了状况。

「老师!好久不见哩!」

眼前的少妇虽然有点眼熟,但是吴佩琪一时间真的想不起来她是谁,只能尴

尬地报以笑容。

「我林嘉芬啊!零分没得加的『零加分』啊!」

即使这样,吴佩琪还是没有这位学生的记忆。其实吴佩琪最常被批评的就是

眼中只有那些成绩好的学生,其余后段的孩子几乎被她放弃。

「哎呀没关系啦!老师!你先进来坐一下,我已经请认识的修车厂来了啦!」

「啊,可是我有信用卡的道路救援可以叫。」

「哎呀,我们这边的那个就在附近而已啦,认识的啦!师傅技术好,这边的

车都给他修。」

林嘉芬身上仅穿着有裙摆的一件式泳装,一双凉鞋,虽然暴露,但是比起附

近的槟榔西施,已经是最保守的。手臂上的凤凰刺青,很难让人不注意到。吴佩

琪看了不是很舒服,这附近虽然大家都很友善、热情,做小吃的还分别送来请自

己品嚐,但是心里就是有股嫌恶感。

「我结婚了后就退出『团体』了啦,小咪,过来!跟老师问好。」

「老师好。」

「我小孩啦!」

「好,小朋友好。」

「小咪,先去旁边玩,妈妈包完这些后再带你去买冰淇淋喔!」

「好~!」

「这小朋友好乖啊。」

「现在是乖啦!希望到长大后不要跟我一样。」

林嘉芬指着自己的刺青,露出不知是苦笑还是傻笑的笑容。

「去做雷射很贵啦!养小孩又花钱。」

「没关系啦!小孩你就好好给她教育。」

「好啦,希望有缘可以给老师教到。」

「好啊好啊!」

「然后她如果不乖喔,老师你就用力地打,一定要打到她乖。」

「现在讲求『爱的教育』,不能乱打啦!」

「哈哈哈!」

吴佩琪心想,当妈妈的每天穿成这样工作,会给小孩子什么的价值观呢?

道路救援的拖吊车开到槟榔摊前,开车的是林嘉芬的老公阿贤。

「干!你这个死人骨头!打电话给你,到现在才来,死去哪去了啦?人家老

师赶时间哩!」

「啊就工地事情太多走不开啊,老师,歹势哩!」

「没关系啦!我不急。」

将抛锚的车弄上拖吊车后,吴佩琪本来想要叫计程车赴约,但是又对这不认

识的修车厂不放心,不敢把车随便交给陌生人,很怕到时被这些看来三教九流的

人敲竹槓,於是先借了槟榔摊的电话打给土鸡城,又打了通传呼留言给好姐妹,

就坐上了拖吊车的副驾驶座,跟着去修车厂。

一路上,阿贤三不五时在偷瞄吴佩琪,让吴佩琪觉得很不安,尤其车子愈来

愈往郊外开,就愈来愈紧张。但是阿贤只是因为这附近道路蜿蜒狭窄,不时在注

意后照镜而已。车上也保持得很乾净,比起之前遇过的、信用卡银行合作的道路

救援车还要乾净,真要挑剔哪边,大概就是那几张贴在冷气出风口旁阿贤与林嘉

芬的大头贴,看起来花花绿绿的。

「老师,到了,这斜坡开下去就是,有点陡,你要坐稳,窗户那个,对,那

个握把握好。」

「嗯。好,谢谢。」

(修车厂开在这种地方?)吴佩琪心中的大石头只放下了一半,还是很担心

自己来到了一间黑店。旁边几个染发的少年,拿工具对着一台机车不晓得在做什

么,其中一个看到拖吊车来了,立即跑来指挥。

「好,来,车子放下来。好!」

铁皮搭成的修车厂旁是一间寻常的平房,更远处有菜园、竹林、槟榔树。如

果没有这间修车厂,这里看来就像是一般的农家。男人与女人扶着一位行动不便

的老妇,从屋里走了出来。

「金惜姨!早!最近身体甘有卡好?」

「建宏!歹势,嘉芬说这以前学校老师,拜託你帮忙。」

不知为什么,吴佩琪的眼前突然朦胧,泪水沾湿了脸庞。吴富美见状,赶快

跑回屋里拿了面纸递过来。

「金惜姨,真的是你们。」

那段空白的记忆,或者更该说是刻意不愿想起的回忆,又鲜明了起来。

那天,吴佩琪在学校设计段考考题,弄到很晚。骑着机车要回家时,甚至街

上的小吃摊都准备要收了。

「老闆!老闆!等一下!还有没有炸酱麵?」

「老早就没了!只剩豆干、海带这些现成的小菜黑白切!」

「好好!帮我包一份!」

「小姐!一个人这么晚出来买宵夜?」

「哈,我是买晚餐。」

「晚餐!?」

「刚刚才下班啦!」

「做什么工作现在才下班?」

「老师。」

「老师?老师工作要到这么晚?十二点多了耶!」

「哈哈。」

「电锅里面还有一点白饭啦,老师你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包给你?免费的啦!」

「好啊,不好意思!」

买完晚餐后,继续骑在产业道路的小路上,这条是捷径,少绕一个大弯,可

以省下不少油钱。农历十八的月光还是很亮,照亮了路上的颠簸处,吴佩琪小心

地避开。骑到了一处工寮,在空地上廝混的不良少年,却跑来挡住了去路。

「你们干什么啊?」

「忠仔,是那个女人没错!」

「你们是谁?」

「老师啊!这么快就把我们都忘了喔?」

吴佩琪怎么想还是想不起来这些少年谁是谁。

「什么忘记?这臭机掰根本就没理过我们!」

「总算是堵到你!」

几个人把吴佩琪拖到工寮角落,倾倒的机车上挂着的晚餐,洒了一地。

「救命啊!救命!不要!你们不要乱来!」

无论吴佩琪怎么喊,深夜人烟罕至的工寮不会有人来。求救的呐喊反而激起

少年们更加欺凌她的念头。

「这叫声不错听,等下干起来更好听!」

「哈哈哈哈!」

吴佩琪拚命挣扎,三个不良少年分头抓住了手脚,带头的忠仔拿着工寮旁边

的一捆草绳走来。

「你们把这臭机掰架好!架好!」

「不要!救命啊!不要乱来!」

双手被绑住,只剩修长的双腿还在死命地踢。其中一脚踢到了忠仔。

「干!臭机掰!」

「啊对不起!对不起!拜託!放了我!」

「放你个大懒叫!」

忠仔一把扯开了吴佩琪的衬衫,其中几颗釦子承受不住突然的蛮力而脱落。

「啊!不要!不要!!!」

「干!骚包,穿红色的,不错!」

忠仔一夥人,以前最喜欢猛盯着吴佩琪衣服透出的胸罩痕迹看,还常打赌猜

老师今天穿什么颜色、款式的胸罩。吴佩琪写板书时,坐在最后排的他们,意淫

着年轻老师的女体,胆小的隔着裤子抚摸,胆大的就直接翻出自己阴茎套弄。

「忠仔,是你最爱的红色哩!」

「干你娘!你还不是一样!」

「我哪有!干,我喜欢黑色的!」

有时穿得比较不透光,但没注意到而露出肩带时,也能让青春期的小男生瞧

了兴奋不已。

「不要!不要!你们乖,听老师话。」

「听你个大机掰啦!」

忠仔把玫瑰红的蕾丝胸罩往上掀,钢圈弄痛了吴佩琪,露出了傲人的乳房,

在月光照映下显得洁白无暇。

少年们看到妄想已久的女老师乳房,半晌说不出话,也停下了动作,任由吴

佩琪抵着双腿在地上挣扎爬行,胸前止不住晃动。

「真美,比李筱萍美。」

听到自己曾带的学生、两年前的联考榜首李筱萍也被他们染指,吴佩琪不禁

悲从中来。

(不要碰我学生,要就冲着我来就好……)

「干!可是李筱萍的奶更大!叫起来又嗲。」

「对啊!那天干她干得真爽!真想再来一次!」

(不要碰筱萍……不要!)

「哼,有『安仔』,要干她几次就几次!」

「好学生也在跟我们『安』。」

「你白痴喔!她『安』是为了念书,我们是为了迌!」

因为伤心,不停啜泣,放弃挣扎的吴佩琪,任由少年脱下自己的裙子与内裤。

(要就来!都找我来!)

吴佩琪瞪着忠仔,但是默默接受了今夜即将到来的遭遇。此时总算有一台机

车驶过,却好像没有注意到这里。

「救救我!拜託!救救呜——-!」嘴巴被摀住,吴佩琪眼见着机车的灯光

愈来愈远,心里彻底绝望。

少年们下半身已经脱个精光,将吴佩琪弄成趴地姿势,一人将阴茎塞入吴佩

琪嘴里,忠仔扶着吴佩琪的屁股,阴茎顶着阴户试图插入,另外两人抓着吴佩琪

的乳房揉弄。

「含好!不准咬!咬了你就死定了!含住!」

「呜呜……呜呜……」

「啊~爽!」

「干!好乾!进不去!腿张开一点!」

忠仔再怎么顶,就是插不进吴佩琪体内,不停打着吴佩琪的屁股泄忿,原本

白皙的屁股被打得通红。

「干!臭机掰!换我!」

推开正在享受口交的同夥,惹得对方很不高兴,互相又推又打。吴佩琪因为

觉得噁心,不停吐着口水。此时先前经过的机车折返回来,车上的少年与妇人手

各拿着一把长长的槟榔刀,直接朝着忠仔一夥人杀来。

「猴死囡仔!欺负女人家!你们这些垃圾!」

妇人挥舞着长刀,将忠仔一夥人从吴佩琪旁边驱离,少年把刀指着忠仔,镇

住了场面。吴佩琪被妇人松绑获救后,不禁痛哭失声,妇人赶忙将吴佩琪的衣服

收拾起来,要她快点穿上。

「没事了,没事了。」

忠仔认得那少年是在夜市打工的林建宏,一夥人急忙穿好裤子后,驾着机车

要逃走,离去之前回头望了林建宏一眼,比出食指示意要林建宏记得这笔帐。

「建宏,阿母先带这位小姐回去,煮点吃的压压惊,你帮小姐把机车牵回来。」

「好。」

「刀拿着!那群不知还会不会跑回来。」

「好。」

吴佩琪被金惜姨载回林家,金惜姨先请她去洗个澡。传统的砖瓦老房子没有

现代的沐浴设备,仅有简易的澡盆、水瓢、水龙头、小板凳,甚至连门都只有虚

掩的作用。温热的洗澡水安抚了吴佩琪今夜受惊的身心,通风口透进来清爽的夏

夜晚风,以及路灯的昏黄灯光。身上有些擦伤,在白色的毛巾上沾上了血迹。

「小姐,你先穿我这套衣服。虽然粗俗,没你穿的好看又高级,但是你暂时

先穿着。」

金惜姨先前连着毛巾递了套乾净衣服给吴佩琪。背心和内裤的外包装都还未

拆开,那是金惜姨趁超级市场大特价买的,一买就是两打。吴佩琪只有在刚从小

女孩蜕变时穿过这样的内衣裤,那是学校保健室阿姨临时给初经来了的吴佩琪替

换的,家境不虞匮乏的吴佩琪,穿的向来都是百货专柜的高级品。

「哎!你看看!人漂亮就是不一样,我这件你穿起来竟然这么好看,又合身!」

这种阿姨甚至是阿婆才会穿的传统花布衫,原本应该不会适合吴佩琪,但是

穿在吴佩琪身上就是有不一样的高雅气质。吴佩琪照了照转角的镜子,原本僵着

的脸,终於又恢复了笑容。

「阿姨,谢谢,不好意思。」

「都是女人家,互相帮忙本来就应该的,谢什么?」

「阿姨,这衣服不用补了,不要了。」

虽然吴佩琪这么说,但是她很舍不得这件衬衫,荷叶领的款式,材质是穿起

来很舒服的绸缎。

「要啦!你这衣服料子,我这一世人有摸过、没穿过!实在真高级!但是我

这边釦子不够,明天再去街仔帮你找。」

「阿姨,谢谢,你人好好。」

「哎呦,你这妹妹真有礼貌,是做什么行业的?」

「我是学校老师。」

「老师喔!原来!建宏啊!麵线煮好了没?」

林建宏端上了一碗阳春麵线,葱花、麻油、盐,与素白的麵线、微浊的汤、

几滴米酒,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味道却很香。

「家里没猪脚,老师你莫嫌。」

「好吃!阿姨,这麵线真的好吃!我要怎么称呼这位……」

「这我儿子建宏啦!」

「建宏,谢谢你喔!」

三人聊开了后,才知道原来林建宏也【好文】【爱的教谕】(04-05)是吴佩琪任教的国中学生。金惜姨再三

劝告吴佩琪以后不要这么晚才回家,还执意要护送吴佩琪回去。

「好啦!快去睡!」金惜姨挥了挥手,又风尘仆仆地驾着后面挂了拖车的机

车离去。

今晚要不是有这对母子相助,自己不只是失贞,恐怕连性命都不保。

往后,吴佩琪在学校遇见林建宏时,都会特别上前打招呼。但林建宏有些木

讷,点头回一句「老师好」就与自己错开。林建宏因为高大的身材,虽然从不主

动挑衅,但是总有些人前来找麻烦,於是免不了在校内外打架,而被归类为问题

学生。

平日上学前的大清早,要帮母亲採收槟榔,送到行口后再急忙回家换制服上

学,晚上还要跟母亲一起去夜市摊位洗碗。家里经济都靠母子俩这样工作,勉强

支撑起来。

吴佩琪有时会带些小菜点心来看金惜姨,但是根本不晓得这时候的林家母子

还在卖力挣钱,常常扑了个空。

这日下午飘了毛毛雨,但是夜市大半摊位还是想要赚钱,依旧出来摆摊。金

惜姨与林建宏也才有事做。就在俩人卖力清洗沾了各种食物残渣的碗盘时,竟然

有人拿着棍棒与开山刀,二话不说,袭击林家母子。

是忠仔一夥人!

「要比拿刀是不是?比狠是不是?啊?」为了上次的事情,嚥不下那口怨气

的忠仔,拿起刀就砍过来,林建宏抄了摊位的铁椅防禦,但是左手小臂还是不小

心被划到。

「干!猴死囡仔!」金惜姨随手拿起大脸盆里的牛排盖与牛排刀,与拿着棍

棒乱打的不良少年对峙。双方的激烈打斗吓得在场用餐的民众拔腿就跑,但也有

不少人聚在外边围观。

消息传到了夜市自治会主委张仔这里,立即动员在附近待命的小弟。

「你们真好大胆,敢在我管的地盘这样乱!」三两下就被人力优势压制的忠

仔一夥人,趁隙分头逃跑。「先不用追!快送金惜姨跟建宏去诊所!」张仔看到

金惜姨跟建宏都受了重伤,气愤不已,管区警察这时才姗姗来迟,自己并非惹事

的一方,但为了要给警方一个交代,便和几个有出手的小弟扛下责任,上了警车。

夜市发生的这件事情上了报纸地方版,伤口还在包紮未痊癒的林建宏,被训

导主任洪茜茜叫去兴师问罪,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他破坏校誉,这次一定要退学。

「打架就是不对!」

吴佩琪的求情攻势比林建宏的班导师还积极,但是洪茜茜丝毫不为所动。

「拜託!主任,建宏本性真的不坏,拜託你再给他一个机会!」

「吴佩琪!你管好你班上就好,他又不是你学生,为什么要帮他讲话?」

「主任!拜託你!」

「我才要拜託你!拜託你管好自己班上的那个小太妹林嘉芬!」

「主任!」

「老师,你不用帮我求情了。我本来就不爱念书,我们这种油麻菜籽命,赚

钱顾生活比较实在。」

「建宏!」

「你看,人家都说不念书没关系了。」

「老师,谢谢你啦!」

那天是吴佩琪最后一次见到林建宏,之后林家母子不晓得去了哪里,失去联

络,直到今天才又再见面。

「唉呦!老师啊!快进来坐啦!」

金惜姨的脸庞虽然苍老许多,但是温暖的神情依旧,长年劳动使得膝盖耗损,

近年来不良於行。当年张仔为了安顿他们,才搬来这里。林建宏后来念了补校,

又读了高工汽修科,服完兵役后,就在张仔资助下开了这间修理厂。附近一带对

汽机车构造有兴趣的少年,也常聚集在此。

「引擎冷却水的管路有点问题,小事。」

「建宏啊,再帮老师看详细些。」

「好。」

「建宏,谢谢你喔!」

「女朋友喔?还是老婆?」

吴佩琪看到林建宏身旁多了一个女生,是学校合作社的吴富美,不禁好奇起

来。

「好朋友啦!」

「什么好朋友!?林建宏,你给我说清楚!」

吴富美用力捏了林建宏的手。

「你不要给我漏气啦!」

「快说!」

「女朋友啦!」

「哼!我有答应当你女朋友吗?」

「吼喔,好啦!」

「哼!」

回程总算还是赶上了与好姐妹们的聚餐。吴佩琪今天很开心,顾不得形象,

抓起手扒鸡就吃,惹得好姐妹调侃是几天没吃东西了。回去时外带了两只鸡,分

送给金惜姨与林嘉芬。

「对不起。谢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