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好文】【调教女大学生】(十)

2022.08.11 来源: 浏览:19次

【调教女大学生】(十)

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的下午三点。

张玄在西华大学校门口接到唐田田,开着车从犀浦镇的那个口子上了成温邛

高速,向着崇州市的方向开去。

「把后座上的袋子拿过来……」上了高速以后,张玄命令唐田田道。

唐田田探身从汽车后座上拿过袋子,听话地按照张玄的命令,从袋子里装着

的物品当中,找出那根她熟悉的粉红色穿戴式肛阴双震遥控蝴蝶。这只勤劳的蝴

蝶,上一次,只是用它那根假阳具头和小小的小嘴,就让她死去活来,几次欢乐

地好似上了天!

第一次的时候,唐田田不曾被灌肠,基于『细水长流』的出发点,张玄也就

没有使用这根穿戴式『肛阴』双震遥控蝴蝶上那串长长的拉珠。这一次,张玄打

算用上了。

「现在,唐奴你自己把蝴蝶穿戴到身上去,」张玄继续命令着唐田田,同时

强调着:「那串珠子,你要想方设法塞到你的肛门里去……」

唐田田把膝盖上的袋子又放回到后座上,弯腰褪下裙下的小内内,塞到手袋

里,把蝴蝶穿戴到下体上。

接下来,唐田田遇到了困难。微微半蹲着,蝴蝶的那个小小的假阳具头她倒

是很容易地塞进了自己已经微微潮湿的阴道当中,就是蝴蝶尾巴上悬吊着的那根

有着七、八个圆珠连贯而成的拉珠,她却无法塞进自己的肛门里。

在遇到『主人』张玄以前,唐田田的菊门还没有被其他男性开发过,张玄也

仅仅是上次为了将狗尾巴顺利插进她的后门,才通过灌肠,让她后门放松如愿以

偿,最后开了她的肛处,发射在她的直肠当中。十几天过去了,没有再被调教的

肛门好像复了原,关闭得紧紧地,那串干干的拉珠又如何塞得过去。

看着唐田田半蹲在那里,皱着眉头不知如何下手,张玄一边开车,一边指点

着她,先把小阳具头从阴道里『请』出来,把拉珠给塞进去,一边让现有的分泌

给予拉珠充分的润滑,一边将拉珠在湿润的阴道间塞进去拉出来的来回运动,以

刺激出更多更充分的分泌,然后用手指头把泉涌后的分泌涂抹在紧闭的菊门内外

……

唐田田半闭着眼睛,嘟着红红的小嘴,半蹲着按照张玄的提示,把手伸在自

己的两腿间,操作着——也就是用蝴蝶的拉珠自慰着,嘟着的红红小嘴里吐出弄

热的气息。

终于,拉珠上所有的珠子被唐田田塞进了自己的菊门,她长出了一口气,把

小阳具头也塞入阴道中,调节着蝴蝶的细带,使遥控蝴蝶紧紧地贴在了阴部上。

「现在,把小内内穿上……」张玄提醒着她。

唐田田诧异地掏出手袋里的小内内穿在身上。她本以为,『主人』张玄会要

她光着下身呢。她已经从网上下载并反复看过主人给她提过的《O娘的故事》,

里面的O在被勒内送到那可怕的城堡里去调教训练的途中,就是被割断了带子,

收走了胸罩和小内内,被要求撩起裙子用下身的肌肤紧贴着冰凉的车座皮革,赤

裸着下体坐在车上的。

接下来,张玄按下遥控蝴蝶的按钮,档位拨在了最小档上,让遥控蝴蝶在唐

田田的两腿间一直『嗡嗡』地耕耘着。

本来,因为有串拉珠塞在里面,唐田田坐在座位上,菊门就很难受的被恰好

咯着。遥控按钮被摁下以后,阴蒂、阴道和肛门里面更是被同时震动着,虽然档

位小,但是啥都经不起小火在那里慢慢熬啊。三管其下之下,唐田田很快就被撩

拨得面红耳赤了,她套在遥控蝴蝶之外的小内内,裆部已经让浸出来的分泌液给

弄湿了。

一路上,张玄前一言后一语地和女人说着话,好像压根就没发现她的坐卧不

宁一样。就这样,在小女人的煎熬和张玄略显叨唠的说话里,40多分钟后,车

停在了崇州市滨河路的飞龙大酒店的停车场里。

张玄到前台接待小姐那里『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会儿,搀着都快走不动路了

的唐田田,乘电梯,走向三楼的一个客房。

这是一个标准间,两张单人床,中间夹着一个床头柜;两张床的对面,是一

个放着电脑、电视两用电视的电视柜;窗边上摆着一对小沙发和一张小茶几。需

要特别提一下的是,如果揭起沙发后的窗帘的话,会发现窗帘的后面,是一个同

样悬挂了窗帘的的小飘窗。

今天的张玄显得有些急色。唐田田跪在他的身前,还没来得及把女M伺候男

S的礼节完全演练一遍,就被他一把拽了过去,抱到怀里猛一阵的揉捏。

小女人很快就被张玄剥去了裙子和衬衫,遥控蝴蝶外面的套着的小内内也被

脱下来,只穿了一双网眼丝袜,展示在唐田田的眼前。小内内的裆部完全让小女

人的分泌充分的润湿了,空气里散发着女人体液特有的淡淡酸味。

「把你的嘴巴张开!」张玄命令着女人。

紧接着,小内内被揉成一团强行塞到小女人的口中,然后再用她自己准备的

那条丝巾,勒着她嘴里的小内内,经后脑勺绕过去,缠了两圈,才在脑后打了个

死结。

接下来,张玄从自己带来的塑料袋里取出一副闪闪发亮的手铐,把唐田田的

双手反铐到背上。

经过这样的泡制,小女人就没有办法靠自己把自己的小嘴解放出来,除了低

低的『呜呜』声,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

没有设想过自己会遭受如此的约束,也许是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唐田田

的眼中闪烁出慌张和害怕的神情,冲张玄使劲摆着头,嘴里『呜呜』地说着什么,

表达着对张玄的乞求。

张玄把女人抱在怀里,在女人的峰峦上温柔地一阵亲吻,才微笑地道:「我

的小唐奴,你不要害怕,你不会被怎么样的啊!」又玩弄了一会儿女人的乳房和

大腿,继续说道:「本主把你的嘴堵好,除了让你尝尝内衣塞嘴的味道,更是为

了保证你接下来不会发出声音惊吓了别人!」

说到这里,张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玩地事情,脸上露出意味深长地笑意:

「我的小唐奴,今天剩下来的调教,你只需要用你的眼睛看、用你的耳朵听就可

以了啊!」

说完,在唐田田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抱起小女人,把她放到沙发后面的飘

窗边上,拉上了窗帘。小女人手被反铐在背上,无助地一个人跪在黑暗的狭小空

间里。

「喂,最高境界吗,我是M寂寞的肩【好文】【调教女大学生】(十)膀啊……嗯,您好……对啊,我已经到

了飞龙大酒店……好的,好的,你们就在接待大厅等我,我马上下来接你们。」

黑暗里,唐田田听到『主人』张玄在和一个人通着电话,随即是房门被打开和被

关闭的声音,然后,房间里安静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就在唐田田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听见门被打

开了,『主人』张玄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就是这里了,你们请进!」

「肩膀,你可是很久没来这边找我们交流了啊!」这是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人

的声音。

「最高兄,我这段时间不是很忙吗,你看,我不是一得空就来崇州来找你玩

了吗。」张玄回答着男人。

「肩膀,我太了解你了啊,恐怕找我玩是假,想找我的乖奴玩才是真的吧!」

那个被称张玄为『最高兄』的男子调侃着张玄。

张玄嘿嘿地笑着:「最高兄,找你玩就是找乖奴玩,找乖奴玩也就是找你玩

啊,两个不都是一回事吗。」

「主人,哪一次乖奴让肩膀主人玩没有获得您的许可啊,您可不要冤枉乖奴

啊!」一个女人撒娇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来,显然就是被两个男人称为『乖奴』

的。

唐田田悄悄地把头贴到窗帘上,小心翼翼地弄出一条小缝,从小缝里偷偷看

出去。

房间里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女人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短头发,圆圆的一

张脸,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但全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成熟女人的妩媚,手里面

拎了一个大袋子;那个陌生男人四十出头的样子,整个很清瘦,合体的T恤扎在

裤子里面,手里捏了个鼓鼓的黑色皮包,显得非常的干练,是一个看上去很容易

让女人产生眼缘的成熟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很随意地坐在一张单人床上,那个女人则偎依到他的身上,男人的

一只手熟练地放到女人的腰上,问着张玄:「肩膀,这段时间有没有过活动啊?」

张玄沏了三杯茶,递给那对男女后,端着一杯顺便坐在窗子边的小沙发上,

回答道:「最高兄,你知道的,肖筱这段时间回重庆去了,我工作上又忙,一直

就在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的忙碌奔波着,可没有时间参加活动啊。」唐田田看到,

张玄面向窗帘这边的时候,冲窗帘后藏着的自己挤眉弄眼地做了一个鬼脸。

(未完待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