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好文】【黑科技淫虐时代】(第一章:魔盒附身)

2022.08.11 来源: 浏览:2次

【黑科技淫虐时代】(第一章:魔盒附身)

这是一个黑科技横行的时代,王族称霸一方,皇族至高无上,堡垒级文化同

时出世,各个族群互相争斗,一个没落的皇族不想就此消失,皇子出世,同各大

皇族争雄,抢夺皇族天骄女子,把不可一世的皇族踩在脚下,让整个大地颤动,

王族臣服项上族中女,用一根巨龙捅破皇族祖宗高贵的阴道,在万族面前鞭打皇

族族长老婆,操皇族族长老妈,别说你有多大背景,就算你有堡垒级文化也要跪

下舔脚,只尊自己,所有女人都是脚下臣服的奴隶

第一章  魔盒附身

「加班加班加班。」齐龙虽然万般不愿,但最后偌大办公楼仍然只剩下了齐

龙,没办法,齐龙是个实习生,他不值班谁值班?

齐龙一人在公司走了一会,叹了口气,自语道:「一个人的公司。」

齐龙来这个公司实习已经两个月了,几乎天天值班,虽然苦,但齐龙还是很

愿意接受,原因很简单,这是一家化妆品公司,公司除了保安只有齐龙一个男人,

这回也只有齐龙一个实习生被录用,同来应聘的同学都被驳回,齐龙家境不算贫

困但也绝不景气,所以很珍惜这次机会,不管部长、主管、经理、总监怎么说怎

么批评齐龙都笑着听着,从来不会反驳,一直以来齐龙都本着多干多听多学。

「是……是……是……」齐龙一个人走的很轻,因为非常熟悉公司的布局,

灯都没有开,临近丹晴人力部长办公室时,齐龙听到丹晴办公室里面传来断断续

续的声音,一次比一次高,声音还有点销魂……

齐龙本不想惹事,但随着一句「贱狗,翘高屁股。」传入耳朵,齐龙实在挪

不动脚步,齐龙自认为是一个调教师,虽然只是偶尔实践一下,但自我感觉非常

良好。

「又发骚了?上班时间自慰,是不是想滚蛋?」齐龙趴在办公室门口,清晰

的听到,这应该是徐琴总监的声音,齐龙更加惊讶了,同时也很害怕,这两位可

是实权人物,万一被发现自己在这偷听,那还不杀了自己?

门内久久未语,正当齐龙觉得开溜的时候,突然徐总监开口说道,声音很轻,

似满不在乎,「丹部长,我需要一个认真深刻的检讨。」

「对不起,徐总监,丹晴贱狗狗逼实在骚的厉害,忍不住……」丹晴语不惊

人死不休,完全没有一点白天部长的风彩,自称贱狗。

「我要的是深刻的自我检讨,不是让你跟我在这里装婊子,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然给我滚蛋。」徐琴总监声色严厉,能听得出已经怒火中烧。

「徐琴,算了,今天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饶了她吧。」一个陌生的声音响

起,齐龙努力回想也没有听出这是哪位的声音。

「上班时间自慰,还是第五回,今天绝对不能轻饶了。」徐琴冷漠的说。

陌生的声音又响起来「贱狗,还不快跪下给你徐奶奶舔舔屁眼子?求求徐奶

奶,看你徐奶奶屁眼子都气的冒火了。」这回齐龙听声音判定是一个四十左右的

少妇,齐龙没见过。

「滚,秋萍,你都四十多的人了,说话能不能注意点仪态。」徐琴忍不住笑

了。

齐龙听到秋萍两字立马知道此人是董事会的人。

「好,我注意仪态,徐妹妹,把屁股翘起来,露出肛门,让我们的贱货给你

清理清理。」秋萍仍然慵懒的打趣,徐琴也没办法,一边咒骂丹晴一边警告丹晴

下不为例,丹晴顺着徐琴,徐琴说什么是什么,吸舔着徐琴的屁眼子,外面齐龙

都听得清晰可闻,如果不是撞见,齐龙绝对不会相信这是这是丹晴部长!

「丹部长,这么美味吗?我都想舔了,你把屁股翘高,我帮你也清理一下。」

秋萍慵懒的说道。

徐琴立马不干了,骂道:「秋萍你个老骚逼,这种贱货的屁眼都舔?」

「对啊,贱货的屁眼我都舔,我比贱狗都贱。」秋萍大笑道,随后齐龙听到

吸舔声不断,显然秋萍埋入丹晴的屁股里,舌头开始不一样的旅途。

齐龙听得身体躁动,强忍着掏出巨龙撸一发的冲动,徐琴舒畅着呻吟声,丹

晴和秋萍毫无廉耻的吸舔声,齐龙内心祷告「神啊,帮帮我,我快要忍不住了,

魔神,淫神,各种神,小说的神,让我来一次不一样的旅途。」

齐龙其实并不相信神,只是一种恶趣味,让自己的邪火降一降。

「不行了……口好酸,丹晴这小妮子真厉害,还舔的这么有劲。」正在卖力

祷告的齐龙听到秋萍慵懒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栽倒在地。

「你过来,我给你舔舔。」徐琴咯咯笑了说道。

「好……徐琴清理工,你可要好好伺候哀家。」秋萍打趣道。

徐琴笑着称是,齐龙实在听不下去,蹑手蹑脚的跑向厕所,当然了,是去女

厕,反正没人,去一下怎么了?

坐在马桶上,齐龙心痒难耐,鸡巴涨的难受,解开西装裤,一根巨龙猛的跳

了出来,二十多厘米,婴儿手臂粗的大屌凶猛的跳跃,有时候齐龙问自己为什么

叫齐龙,可能就是因为屌大像龙吧。

齐龙想着刚才听到的言语,一边补脑丹晴徐琴秋萍三人的肢体动作,一边套

弄着大屌,或许是刚才压制的难受,不一会就射了出来,齐龙射的精液量多且浓,

射的地上都是,齐龙无奈,让自己俯下身子擦拭地板自己肯定做不到,齐龙擦了

擦龟头的残留液,握着还没有软下来的大屌走出女厕,可刚到门口就听到徐琴的

埋怨声,「老骚逼,原来你屁眼里有奶水啊,射我一脸,快说,是谁给你灌的?」

齐龙吓了一跳,慌忙的跑进一间隔间,锁好后才猛然想起自己的精液还在最

里面那间隔间,徐琴她们肯定会去最后一间,齐龙在想出去已经来不及了,徐琴

和秋萍有说有笑的进来,果不其然,徐琴的惊呼声响起,「秋萍,你看……墙上,

门上,地上,这味道……」

秋萍摸了摸墙壁的液体,闻了闻,惊道:「精液。」

齐龙悔恨,一朝失蹄千古恨,忍不住暗叹天要亡我,也怪自己这点控制力都

没有,正当齐龙准备不顾一切冲出去逃跑时,啪的一声传到齐龙的耳朵里,这是

手打向肉体的声音,「小贱狗把这些美味收集好,一会我和你徐琴奶奶要吃。」

「是,两位奶奶,贱狗一定把所以的精液都收集好让你两位奶奶享用。」丹

晴说完,徐琴笑着骂道:「贱货,被打耳光还叫奶奶。」

之后齐龙忐忑的听到丹晴一点点的舔完精液然后吐出来的声音,徐琴秋萍撒

尿的声音,丹晴被打屁股掌掴的声音,徐琴秋萍吃精液吧唧吧唧的声音,秋萍菊

花喷奶的声音……当然还听到徐琴和秋萍互相调侃的卖骚。

听到徐琴走远后,齐龙感觉整个身子都是轻的,可是鸡巴却巨硬,齐龙暗骂

自己没出息,齐龙小心的打开门,忍不住回到最后一间隔间看看徐琴她们的战果,

地上一片狼藉,有尿水,牛奶,还有淫水,混合在一起,齐龙暗想:明天打扫卫

生的大妈来了会怎么想?

……

「你今天休息,晚上值班。」早上大家都上班后,丹晴把齐龙叫道办公室,

命令道,表情没有丝毫不自然,严肃端庄。

齐龙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对了,昨天晚上你一直在公司吗?」丹晴漫不经心的问道。

齐龙暗想坏了,但是表情不变,点头道:「是的,一直在我办公室。」

「好,你出去吧。」丹晴挥挥手,说道。

齐龙笑着点头,迈步走出办公室并带上门,但是齐龙并没有走远,趴在门上

附耳倾听。

「徐总监,昨天应该就是齐龙。」丹晴说道。

徐琴沉吟一会,「昨天我们出去看他的办公室并没有人,应该就是他。」

秋萍慵懒的声音响起,「没关系,被人知道了又怎样?图我财?图我色?我

都不在乎。」

「什么都不在乎,老骚逼,你就在乎你被多大的鸡巴操。」徐琴怒道,非常

生气秋萍这种态度。

「没事,如果他敢威胁我们或者……」秋萍这次说话不在那么慵懒,齐龙听

得后背发凉,感觉像是被恶鬼盯上。

齐龙受不了这种窒息的感觉,逃一样的回到办公室收拾好东西快速离开公司,

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秋萍站在落地窗前注释着快步离开的齐龙,嘴角露出一丝讥笑,「喜欢偷听

吗?我让你偷听个够。」

齐龙身子一颤,感觉像是被洪荒猛兽盯着,下意识的回头朝向看去,「她们?」

秋萍笑意不减,自语道:「好敏锐的直觉。」

齐龙快步走开,也不能公车了,叫了辆出租,逃向家的方向。

……

「小龙,脸色怎么这么差?」齐龙的母亲王莉看到儿子脸色不好,关系的问

道。

齐龙勉强挤出一点微笑,「中邪了,没事。」

王莉脸色没变但是心里却翻汤倒海,敏锐的观察力知道自己儿子出了大事,

不在追问儿子,回到房间后,拿出一个正方形拳头大的水晶圆盒,圆盒上空浮现

出了一道光幕,齐龙在上班过程中的点点滴滴浮现出来,包括徐琴秋萍丹晴三人

在办公室厕所的激情画面,还有秋萍讥笑自己儿子的放肆模样,王莉的脸色冷了

下来,「低贱的种族,自以为王族天下无敌了吗?」

王莉怒火中烧,心有气可根本使不出来,在这皇族隐秘的时代,王族必是强

大不可战胜的代名词,王莉坐立难安,随后似下定决心,盘坐下来,之后被云雾

白光遮掩,什么都看不到了。

一小时过后,云雾散去,王莉疲惫不堪的跪在磨合前叩首。

「这一脉落寞成这般?仅有你一位女眷?」魔盒上空出现一个身影,看不清

真容,听不清声音,高贵冷艳。

「二十年前出现一堡垒科技,我族全部投入其中,后杳无音讯。」王莉虔诚

的跪在魔盒前,连看都不敢看魔盒上空的身影一眼。

魔盒叹了口气,「我破损太严重,无法助你恢复皇族之威。」

「我还有一子,不想让他泯然众人。」王莉请求道。

魔盒沉默良久,最终点点头,「你丈夫把你族所有黑科技赠我助我恢复,我

无以为报,我和你儿融合,不然我这状态持续不了多久。」

「谢谢。」王莉不知说什么,良久,吐出两个字。

当王莉抬起头事,魔盒以不见踪影,王莉起身跑去齐龙的卧室,看到齐龙身

体赤裸,身上有一团蓝光忽明忽暗,眉心晶莹的魔盒上下沉浮,王莉不在观看,

轻声关门退了出去。

……

「齐龙,听着,我传你一法,名为精奎,修炼此法会让你的精液具有瘾性,

射进女子体内或者被女子吞食会让女子迷恋,不会一次成瘾,需要多次,我传你

法门,等你修炼小成我会再次指导你。」魔盒融入齐龙脑海,瞬间看到齐龙的一

生,眼下此法最适合齐龙不过。

齐龙盯着眼前的虚影惊呆了,随看不清真容,但还是被气质所迷倒,不等齐

龙反应过来,魔盒消失,随之一道法门传入齐龙脑中,名为精奎养成术!

齐龙万方呼喊,都快叫祖宗了都没能在见到那个虚影现身,抱着试试的心态

开始修炼此法,刚开始修炼,下体那里就有了异常,龟头那里如同龙头,喷云吐

雾,丝丝白气从马眼里吐出,齐龙感觉好像做了一次爱那么爽,可刚修炼不到三

分钟,一股精液从马眼里喷射出来,跟尿尿一样,射的地上留下好大一摊,冒着

白气,还有丝丝的丹香!

齐龙暗道怎么这么快就射了?难道自己早泄了?惊恐的齐龙忍不住胡思乱想,

魔盒冷的说道:「你已经很不错了,创造此法的人也不过比你持久了八秒。」但

是魔盒的身影没有出现。

「啊……你在哪……你是谁……」齐龙看不到虚影,却听到了声音,恐惧的

大叫。

「别乱叫,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教你很多东西让你站在金字塔顶端。」

魔盒别吵得头疼,震怒道。

齐龙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细细品味,如果这人想对自己不利,自己根本没

有反抗的能力,或许此人是神!

齐龙明白自己的处境后,开始沉思自己该怎么做,想来想去只有一点——顺

从。

「你要我做什么?」齐龙问道,反正自己是傀儡,不该问的问问就问问了,

反正要死自己也活不了。

「你不是傀儡,你要做的就是修炼,修炼淫功,锻造体魄。」魔盒怒道,好

像很生气。

齐龙没有说话,思前想后,决定听神的。

「啊…【好文】【黑科技淫虐时代】(第一章:魔盒附身)…」齐龙放下心中所想,再一次运转精奎,三分钟多一点滚烫浑浊的

精液再次喷涌而出,齐龙看到地上的精液,上次射出的依然新鲜无比,依然雪白,

齐龙暗叹功法果然玄妙。

「用心练,不用担心精液不足。」魔盒感到齐龙脑中正愁精尽人亡的事,忍

不住提醒。

齐龙静下心,又一次运转功法,三分钟后精液再次如洪水一样喷射而出,但

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强烈的饥饿感,好像要撕裂自己的胃,魔盒暗骂自己没有提前

说明让齐龙准备好饭菜,赶忙叫道:「快起来找吃的,不然你会被下体抽空。」

穿了一条内裤,也不管自己巨龙高高的顶着内裤,疯了一样跑到厨房,拿起

馒头大口吞咽,王莉探头看到儿子这样,用精神力问魔盒,「这是什么功法?」

「精奎,天阶修法。」魔盒冷冷的说,随后似想起什么,「把精液都收起来。」

「干嘛?」王莉不解的问道。

「倒进自己子宫,吸收掉,可以帮你恢复道行,但是……」魔盒说道。

「您但说无妨。」王莉没有被恢复道行冲昏头脑,问道。

魔盒沉吟半响,「废掉所有,破而后立。」

「我不是不可以放弃一切,我怕龙儿……」王莉脸色忧愁。

「你大可放心,齐龙是我徒弟,我自会保他周全。」魔盒说道。

王莉大喜,虚心求教,仔细聆听魔盒传法,魔盒也不吝啬,传了一法《奴养

精》,王莉为奴,用齐龙的精子滋养王莉,王莉借此修炼开启各种异能。

「我去收集精液。」王莉看到齐龙快要吃饱赶紧告退跑向齐龙的房间,看着

一地的精液,王莉取出一个宝瓶快速把精液收完,确认没有剩下一点后悄然退出

房间。

不一会,齐龙遛进房间,看到地上原本一片狼藉现在干净整洁,心想:可能

是那个神施的法术吧。

睡了一天的齐龙悠悠醒来,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奔向公司。

「辛苦你了。」晚上九点,组长刘娇娇似笑非笑的看着齐龙,说完下班回家

了。

齐龙捕捉到刘娇娇诡异的微笑,但想不到诡异到那里,等到深夜10点多,

齐龙蹑手蹑脚的朝丹晴办公室走去,还没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徐琴清晰的声

音,「贱狗,爽吗?奶奶操你屁股舒服吗?」

「阿……舒服……奶奶的鸡巴好大……操的贱狗好舒服……」丹晴浪叫。齐

龙心想应该是徐琴在操丹晴的屁眼。

「徐琴,你都插她一个小时了,不累么,我看的都累。」秋萍慵懒的说道。

「我就是要操她,让她骚,今天去厕所还他妈摸自己的臭逼。」徐琴骂道,

手不停的抽丹晴的屁股。

「徐琴,不是我说你,你每天盯着丹晴干什么,人家想自慰就让人家……」

秋萍慵懒的说着,可话还没说完,徐琴就插嘴,「我愿意。」

「你说什么?给我跪下。」秋萍怒道,声音尖锐,好似咆哮。

徐琴抽出插在丹晴屁眼里的假阳具立马跪在地上,丹晴也不顾高潮的余温没

退跑到秋萍面前跪下。

秋萍左右开弓,对着徐琴惊恐的悄脸连连挥手,「操你妈的,给你点逼脸不

好好端的,给我摆谱,把你扔狗笼子里给狗当肉便器去。」

「不……我错了……贱奴错了……别……打我……我是不要脸的贱狗……别

把我扔到狗笼【好文】【黑科技淫虐时代】(第一章:魔盒附身)……求主人了……奶奶……妈妈……打死我……妈妈……主人……

我再也不敢造次了……」徐琴被打的脸颊通红,可徐琴根本不在乎,待秋萍停下

后自己左右开弓不停的抽自己嘴巴。

「臭婊子,现在知道怕了?」秋萍嘲讽道。

徐琴手不敢停下,边抽自己边哀求,「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想

怀上狗的种子……」

「哈哈……婊子……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吗?」秋萍又恢复了慵懒的声音,

徐琴还在抽着自己嘴巴,丹晴跪在一盘身子颤抖,喘气都不敢大声。

「三个婊子,每天在办公室乱搞,老子早晚都收拾了你们。」齐龙小声嘟囔,

现在身上自带一个神,什么做不了?

「小子,闭嘴,那个女人的听到你说的话了,她是秋氏王族的人,修习了秋

家的功法,已经小有所成,你现在斗不过她。」魔盒警告道,当然是神识波动。

齐龙被吓了一跳,脑中问道:「怎么办?」

「没事,这个小妮子心高自傲,没想整你,是想玩玩你,大胆的偷听,把门

打开缝隙,不好避讳的偷看。」魔盒冷笑。

齐龙内心突然出现一种想法。

「我能不能把精液直接射进去。」齐龙大胆的想着,随后向魔盒求助。

魔盒沉吟,随后点头,「极力运转功法,压抑喷发。」

齐龙深呼吸,平复心态后轻轻打开门,眼睛瞄向里面时大屌顿时挺立,只见

丹晴趴在桌子上,两只手趴开屁股,屁眼小穴清晰可见,秋萍戴着一个长二十多

厘米的假阳具插在跪在地上徐琴的嘴里,徐琴眼泪鼻涕往下流,秋萍拿假鸡巴抹

一下就插回徐琴嘴里,徐琴根本不敢反抗,两手背在身后,喉咙被顶起一块,呜

呜叫着。

「我的鸡巴大不大?」秋萍叫嚣着。

徐琴拼命的点头,眼泪鼻涕流的满脸都是都不管。

「真爽,我要是这样玩女子多好。」齐龙脑中幻想。

魔盒冷笑,嘲讽道「这就羡慕了?只要你肯吃苦修炼,这种货色都不配给你

舔鞋。」

齐龙无奈,揶揄道:「你倒是让一个女子跪在我面前舔鞋啊。」

「能耐了哈,有事别叫我,自己解决。」魔盒也非常有脾气,廖下话任齐龙

万般呼唤也不理了。

「阿……奶奶的鸡巴插的母狗的逼好爽……阿阿……谢谢奶奶……」

「奶奶的鸡巴真大……顶到花心了……」

「插进母狗的子宫了……谢谢奶奶……把母狗的狗逼……插烂……」

「好舒服……又要高潮了……贱狗高……啊……」

同时,齐龙运转功法到极致,压抑不住精液的喷射,一大股精液喷射出来,

跟尿尿一样,齐龙觉得至少有300毫升了。

齐龙无声的关门退走,回到办公室,整理了一下衣物,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道:「淫神。」

「哈哈,没毛病老铁。」齐龙得意的笑着,吊儿郎当的走向厕所。

厕所空无一人,齐龙跑进女厕,也没去隔间,脱下裤子就尿,好不潇洒,尿

的地上都是,齐龙哈哈大笑,「好骚,这味道,今天把隔间都反锁了,三个婊子

就在我的尿液里玩耍吧。」

说完遛进最后一间隔间反锁后踩着马桶翻进第二间反锁,如此反复,最后在

第一间出来,运转功法,三分四十秒后大量精液喷涌而出,都射在地上。

听着楼道有怒斥声,齐龙闪身躲进隔间,反锁后坐在马桶上静静等待三女的

惊呼。

怒斥声越来越大,齐龙的神经也紧绷了起来,可是,突然发现,这声音并不

是三女的,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声音尖锐,近乎咆哮,「狗东西,我再给两天

时间,如果你还没给我弄到手,我扒了你的皮。」

女子也正在这时进入厕所,惊叫一声,「啊……这……」

这名女子看着只有二十岁,但是实际年龄已经四十三了,是这所公司的董事

长萧媚,也是这一大王族萧族的族长,在全世界也是一大人物,二十年前萧族也

加入了探寻堡垒级文化的队伍中,无数族人人间蒸发,剩下一些年老或者平庸之

辈把萧媚养大成人,教她功法,在三年前出现在世人面前并一举击败族老夺得族

长之位。

萧媚忍不住想骂娘,谁他妈把厕所搞成这样,但耐不住尿急跨过尿水却没想

到踩到齐龙刚射出来的精液一不小心滑到地上,后背被尿水侵湿,「操你妈逼,

谁他妈在这里撸管了,给老娘知道非阉了你不可。」

齐龙听这话吓得一哆嗦,这是什么祖宗,耳边又传来一声叫骂,「怎么都有

人,给我滚出来,我要上厕所。」

齐龙差点没笑出来,心想:「去你妈的,我出去,出去你阉了我咋办,你就

骂吧,老子就当你放屁了。」

「这是一位王族的高手,你别动,别发出声音,我教你一法,调整呼吸,收

敛气息。」魔盒说道,声音很急迫。

齐龙立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按照魔盒的指导慢慢收敛气息,浑身毛孔闭

合。

「好了吗?」齐龙小心的问道。

「别停,她在运功感受你的气息,别大意。」魔盒焦急的说着,齐龙不敢马

虎,认真的运转这个法门。

萧媚感受半天,什么也没发现,「奇怪,里面没人?」

背后被尿水打湿,萧媚感觉异常的烦躁,索性把衣物都脱掉仍在地上,这时

被冷风一吹,尿意再也忍受不住,尿水喷射而出,尿的萧媚大腿上鞋上都是。

「我去……」萧媚暗叹倒霉,正要出去,两个女人爬了进来,没错是爬,被

秋萍牵着,正是徐琴和丹晴。

「主人。」徐琴丹晴看到萧媚在此,而且一丝不挂,惊了一下,随后立马跪

在地上,也不管地上的尿水,认真行礼叩头。

萧媚看到秋萍后立马明白情况,秋萍随是王族但也尊重萧媚,跪下行礼,但

是没有叩头,萧媚点头问道:「这么晚都在公司玩。」

「乱搞一下,萧姐姐别介意。」

「随便玩,姐姐公司的女人都是你的奴隶。」萧媚拉起秋萍笑道。

秋萍笑着感谢,问道:「姐姐这么晚了还在厕所玩这个?」

萧媚尴尬一笑,总不能说自己的窘境吧?点头道:「是啊,妹妹愿意陪姐姐

玩一晚吗?」

「我愿为奴为婢。」秋萍立马跪下,亲吻萧媚的香足。

其实秋萍跪下认主很正常,因为掌握有黑科技的族群都有严明的等级制度,

比如皇族至高无上,王族一方称霸,虽然都是只尊本族,但是一族的族名对别族

的族长等高贵人物时必须表现出应有的尊敬,比如下跪,叩首,舔脚,就像秋萍

见到萧媚时立马下跪。

「乖狗狗,主人的脚丫子好吃么?」萧媚问道,自己脚上可都是自己刚尿的

尿啊。

秋萍显然察觉到了,不过没有点破,吸溜吸溜的舔着,说不出的淫,「好吃,

主人的真好吃。」

萧媚转过身来,趴到地上,也不管尿水了,这时清晰的看到萧媚的屁眼上纹

着一朵菊花,屄上纹着一朵蝴蝶,萧媚分开腿,好像蝴蝶因为菊花的香味落在了

菊花上,好美。

「你刚才在遛狗吗?」萧媚问道。

秋萍双手抱着萧媚的小脚,「是的主人,主人也要遛萍犬吗?」

「狗就是狗,说的那么文雅,该打。」萧媚镇道。

秋萍高高翘起屁股,「是……母狗该打。」

「丹晴过来抽她屁股,徐琴给我舔这只脚。」萧媚命令道。

齐龙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着收捡气息的功法,整个人空灵,同时,精奎也运转

起来,下体宛如巨龙复活,有丝丝龙吟传出,龟头里喷出白雾。

「好小子,就是这样,忍住千万别射,忍得越长好处越大。」魔盒失去了往

日的沉稳,催促道。

「卧槽,五分钟了,坚持到十分钟。」

「十分钟了……」

「一个小时……」

魔盒心里震撼,却不说出来,齐龙道:「我坚持不住了,几分钟了。」

「两分……」魔盒还没说完,齐龙就射了,这次压抑这么久是因为魔盒强力

镇压,不顾自身的伤。

齐龙累的浑身虚脱但是不敢喘气,精液射的门上都是,齐龙焦急的问道:

「几分钟?」

魔盒淡淡的道:「一个小时,很好。」

「我……你不早说,我操你大爷。」齐龙跳脚大骂。

「收捡气息,你想死吗?」魔盒镇道。

齐龙虽然累的要死,但还是竭力运转功法,气息内敛,也正在这时,齐龙有

种空灵的感觉,好像自己是神,即使外面有王族族长也感觉到自己那种舍我其谁,

任何人都踩在脚下的气质。

「我才是王!」齐龙心中有这样一个念头。

魔盒内观齐龙的脑海,被吓了一跳,这种感觉,好像曾经的一个风云人物—

—男皇。

魔盒觉得在见证一个彗星崛起,魔盒没有打扰齐龙,内视齐龙功法的运转,

一一指导,齐龙好像脱离了这个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齐龙醒来,感觉外面静悄悄的,整理了一下衣物,走出卫

生间,一看天都亮了,已经七点多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