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都会小蜜桃-【2024年5月更新】

2024.05.30 来源: 浏览:1次

华的都会-台北,在晨曦中甦醒过来。坐落在西门町角落一栋老旧公寓顶楼的一间铁皮屋,一位少女正忙着打扮,这是她离乡背井上班的第一天。自从大学毕业后,不停写应徵函、不停的面试,好不容易被录取啦!是台北南京东路的一家银行。工作性质是招揽理财规划,讲白一点是找人存款投资。虽然她在大学是财税系的高材生,不过在人力供过于求的情况下,也只好将就类似业务员的工作啦。以下为了更有亲切感,改以第一人称描述。

我尤慧甄,当时二十三岁,台南人。从小都沒离开过南部,甚至大学教育也在嘉义完成的。在求学当中报章媒体经常报导一些女强人、名媛之类的消息,耳濡目染的关系,内心非常嚮往羡慕,因此一意想到大都会求发展。家人也沒反对,只是叮咛女孩子单身在外一切要小心。

从此展开了至今十二年的都会生涯。在报到的前几天,带着简单行李到台北先找安身的处所。由于房租实在太贵啦!只好屈就找了现在租的简陋顶楼违建小小套房,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极简的卫浴设备。但值得安慰的是热鬧的西门町就在旁边,无聊的时候可以去逛逛。

早上八点还未到,我怀着既紧张又兴奋的心情,踏入了上班的银行。眼看着职员陆陆续续走进来,男的西装笔挺、女的个个身着OL套装,显得那么标緻,然而低头看看自己,白上衣牛仔裤一付学生的打扮,自卑心由然而生。

「小姐!请问……」一位男职员礼貌的询问。

「喔!我……我是来报到的,我是新来的。」我紧张的结结巴巴回答。

「哦!欢迎,跟我来。」他带领着往里面走,「黄课长!新人报到。」

一位看似精明幹练的女主管,把我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下。「叫什么名子」

「我叫尤慧甄。」

「嗯!把人事资料填一填……对了!制服还沒发之前,不可以穿牛仔裤来上班。」「喔!我明天就换过。」我唯唯诺诺的回答。

填完资料后,课长接过:「那边的空位是妳的,先看別人怎么做,不懂的要问。」「谢谢课长!」于是拘谨地在我的坐位坐了下来。

很快地在东摸摸西看看的情况下,一天总算懵懵懂懂过啦!接着等公车、挤公车,好不容易在住家附近下车。这时已华灯初上,西门鬧区也喧哗起来。顺路找了间小面摊,随便叫碗阳春面打发打发。同时在服饰店挑了一条式样简单的两片短裙,就匆匆的回到安身的窝。

洗过澡之后不着寸缕地……单身住就有这个方便的地方,不用一天到晚遮遮掩掩的,加上顶楼就只有我这一间,高高在上,祇要将楼梯门栓上,那整个楼顶阳台就变成独享的私密空间。从购物袋里取出裙子穿上,在镜子前面左顾右盼自怜一番,嗯!满合身的,简单的缐条将我那翘臀勾勒得那么浑圆迷人!配合胸前两颗大小适中微翘的乳峰、纤细的柳腰、170公分的模特儿身高,全身白晢柔嫩一点疤痕都沒有,我不由得自恋的沈醉啦!

心想:上天给我这么好的条件,要好好珍惜,祇要善加利用,相信挤进时尚名媛应该是指日可待……

在先进的指导下,每天把分配的存款户一一电话拜访,依照学来的招揽话术,鼓着三寸不烂之舌,又是撒娇又是拜託的……只要稍有心动,我立刻前往亲访,很快的有了第一个信託理财户。可能是我比较努力,比別人用心,加上先天条件优于他人,业绩扶摇直上,在短短三个月就名列前矛……当然免不了引来一些嫉妒的眼光。

其实会进步这么快,除了自己努力,另一半要归功坐在我对面的陈小姐婉真,她除了很热心的陪我跑几个案子,教一些临场技巧之外,也教了一些教材上沒有的。例如有一次私底下聊天时,她告诉我,拜访客户的时候要特別注意仪容跟穿着,要如何化妆打扮才能让对方留下难忘的印象她说:「十个男人八个色,其他两个,一个瞎子一个是同性恋!」听了我笑得差点叉了气……

但是她仍一本正经的:「年轻貌美是最大的本钱,善加利用姿色,将会得到预想不到的收穫!何况又不是要妳当妓女!怕什么!」

「好啦!好啦!听不听随妳……再讲下去好像我是老鸨似的!」她脸红红的开始显得有点不耐烦。

「大姐!好嘛!我试试看,不过……妳要教我哦!」我撒娇的求着。

于是婉真开始滔滔不绝的……例如名贵香水不能省啦!穿着外表要端庄,不过西服外套底下的衬衫,第二颗扣子要打开。胸罩不能是全罩,要半杯的。还有下面不要穿土土的内裤,因为两片窄裙会显露出内裤松紧带的痕迹,甚为不雅!要改穿丁字裤,让圆翘的臀部不露痕迹的凸显出来……

「我的妈呀!妳是说真的还是假的!」我不禁咋舌道。

「妳到底学不学还多着呢!妳看妳……枉费长得那么标緻!但是一点女人味都沒有……」她又逮住机会数落我。

「好了!妳先照我说的做,其他有空再教……」

「好啦!谢谢!」我调皮的向她行了个举手礼。

由于天生资质还不错,能举一反三……不但照本宣科,甚至大胆的程度超越婉真!当然啦!理财签约的数量快速增加,而且一半以上都是大金额的!因而经常受到表扬,颇为上级主管赏识。同事间开始流传我用美色换取签约;不过用姿色、用手腕我不否认,但是別想越雷池一步!最后防缐我自有分寸。

有一天,连络上一位任职大公司的总经理,事先好不容易取得他的同意,接受拜访说明,因此满怀希望的赶搭公车过去。一上车发现挤得满满的,心想奇怪啦!现在又不是上下班,为什么人这么多!但为了赶时间,只好将就挤一挤……

当时实在太挤啦!简直连转身都不太可能,我左手提着公事包,右手攀着横槓,前后左右都被包夹着,因为很挤,我也不在意是否被咸湿手吃豆腐!只是轻皱娥眉微闭着眼帘,随着车子晃动……

在我前后摆动时,忽然间觉得臀部被硬硬的东西顶着!于是放开手往后拨一下……竟然是……唰~我的脸一下子烫起来,赶紧将手缩回,把下体往前挺……不过……不挺还可以,一挺竟然跟面对男士膨胀的裤裆抵在一起!而后面那根坚挺也跟随着挤上来……哦~身材高挑的我竟然被前后包抄,微微隆起的阴阜被前面的分身拱着,性感丰润的臀沟让后面的肉棒塞着……虽然还隔着裙子,不过内穿丁字裤的下体,感觉是那么贴切,那么鲜明!

稚嫩的我羞愧得满脸通红,但又不敢声张!唯有忍气吞声的任由他们恣意猥亵……可能他们看我不敢喊叫,不约而同的挺动下体,又是顶又是磨的……

这时我敏感的身躯开始有了感觉,体内快美的细胞逐渐甦醒过来……紧绷的身体随着感觉放软了下来。张开的眼眸渐渐朦胧阖上,殷红的粉唇不自知的微微张开……当我沈沦在丑陋猥亵中时,后面那位将窄裙掀了起来……并且拉下拉鍊掏出磙烫的阳具,插进两手扒开的臀缝里挺动……随着裙子被从后面掀起,连带前襬也往上扯,因此跟前面的接触更直接啦!他的手隔着薄纱丁字裤,紧凑地捞住拱起的阴庭,中指不停的在阴缝划呀划的……

哦~已经受不了啦!两腿不听使唤的抽搐着!阴腔内不停的痉挛着……一股温热缓缓地汨汨流出,透过本来就不吸水的内裤,顺大腿内侧滴落……虽然已酥爽到不行,但我还是紧咬牙关闷声娇喘着……

好不容易公车到站停了下来,我迅速地将裙襬往下拉,跟着人潮下了车,我回头想看看后面到底长得怎么样结果看到的是一张张漠然的脸孔。说真的有点呕!最私密的地方被摸了半天,对方长得如何都不知道!

等心情稍微调适平和之后,循着地址来到一栋玻璃帷幕大楼,走到气派的接待柜檯,对着接待小姐客气的说:「我先前跟汪总有约,我姓尤,尤其是的尤,麻烦连续一下,谢谢!」

「请稍等一下!」她拿起电话嘀咕了一阵子。

「小姐!请妳搭电梯直接上十二楼。」

「谢谢!」于是进了电梯顺手按了楼层,同时趁着沒人,拿出面纸将黏答答的大腿内侧擦拭一遍,并且将第二颗扣子解开,对着电梯内的镜子演练迷人笑靥。

跨出电梯走进落地玻璃的自动门,眼前坐着一位时髦的小姐,心想应该是秘书吧!

「尤小姐!总经理在等妳,我带妳进去。」她熟练的招唿,并且领着我往里面走去,喀、喀!「进来!」总经理室传出宏亮的声音。秘书推开门:「总经理!银行的尤小姐来啦!」「嗯!」当我进入时,她很快地离开顺手将门带上。我看他还低头忙着,不方便开口打扰,只得拘谨的站着暗暗地打量,年纪大约五十来岁,一付成熟精明的模样。

「坐呀!不要太拘束,我马上好。」他指着我旁边的豪华大沙发说。

「谢谢!汪总。」坐下来后预先把资料取出,摆放在茶几上……

「让妳久等啦!电话中谈话那么老练;想不到这么年轻、漂亮!」他一边说着,就在对面坐了下来。

「哪有~总经理不要笑我嘛!我还要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呢!」我嗲声客套的回应,双手递上名片。

「哦!尤小姐,怎么妳到底要怎样帮我赚钱」

「汪总!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投资理财的产品很多,股票、基金、票券等等……这是资料,请您过目……」将茶几上的资料双手递上。

他取过随手翻了一翻,将它扔下,皱着眉头说:「好复杂喔!妳还是择重点告诉我好啦!」

于是开始一一介绍……

因为沙发很软很低,坐下时短短的窄裙就往上缩,白晢的大腿淫荡荡地暴露出来,若不是我用手压着,相信薄如蝉翼的内裤一定落在他眼底……但是,在解说时常常比手画脚地,忘情的把压在裙子上的手移开,甚至偶而会将併拢的大腿晃开。这时看到他的视缐开始不老实地往底下飘……起先还会故装不知的将腿靠拢。但是回头一想,让他偷窥又沒有损失!看就随他看!于是不再遮遮掩掩,让裙底风光赤辣辣地展露着……

有一次秘书按内缐进来,他拿起电话:「什么事……嗯!告诉他我不在!还有,黄秘书……替我挡掉,有事我会叫妳。」

我心里暗喜着:“今天沒有白走啦!”在谈话间,有意无意的将腿微微撇开,让细小丁字裤卡入唇瓣的阴阜淫露出来……这时的他开始舔着嘴唇,下腹裤裆也高高隆起,一付色咪咪的丑相。打铁趁热,移动脚步在他的身边蹲下来……手抚揉着他的大腿,腻声的撒娇:「好嘛!嗯~你先跟我签约嘛!保证会赚的!」

「嗯!我再考虑考虑……」我知道他在故意推托,或者另有含意……于是就挨着坐下来,将粉嫩雪白的大腿紧贴着,一再要求,同时半转上身把丰满弹性的乳峰依偎在他手臂,藉机挤压揉弄……

「好啦!好啦!不过……」他开始卖关子,边说边将咸湿手贴上大腿来回抚摸。而我也钓味口的将手压住,不让他继续吃豆腐……

「嗯~汪总~不过什么」我用媚眼勾着娇腻的问。

「我跟妳签,那妳怎么谢我」

哦~这老色狼尾巴露出来了!「我……我会的啦!我会谢您的啦!」

「不行!告诉我,如何谢我」

「那……对啦!我请您吃饭!」

「吃饭!吃饭还要妳请別的!妳说!」

「嗯~人家不知道嘛!您告诉我,如果我做得到一定答应。」

「好!可是妳说的喔!妳一定做得到不可反悔喔!」

「嗯!那您要告诉我怎么做呀。」

「好!就这样……」说完立刻将我抱进怀里,还伸出魔爪紧紧握住丰翘的乳房!

「啊!不要嘛……嗯~不可以……」我挣扎着护着胸站起来。

这时候,他也立了起来,转身往办公桌走去,同时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那~妳先回去!我再想一下,到时候再通知妳。就这样!」

「汪总~不要这样嘛!对不起啦!」此时我着急得咽着快哭出来的声音,跟了过去。拉着手臂求着:「对不起啦,汪总!我们到那边坐下来嘛!」他看我急成那样子,于是说:「再给妳一次机会!」体贴的一手抚着我的背嵴,来到原位坐了下来,同时用力一带,我“啊”了一声,整个屁股跌坐在他的大腿上……一手搂着我那盈盈一握的纤腰,一手覆盖在裸露的玉腿……

这时的我已经不敢强烈抵抗;只是象徵性欲拒还迎的扭扭捏捏。他伸出嘴唇在粉颈轻轻地吻着,间歇性的用舌头,在我那极其敏感的耳背轻扫慢舔……我酥痒得轻咬樱唇,瞇上媚眼去感受蚀股的舒爽……此时发觉他的魔掌已沿着粉嫩的大腿,爬行到私密交叉处……这时我那一丝犹存的理智甦醒过来,急忙按住,并且粉腿闭合将手紧紧夹在那温热的阴部,用那很柔很腻的腔调:「嗯~不要嘛~汪总!好痒呢!」

「哈哈!乖!痒纔好!痒纔舒服……」手指还是在夹缝中搔动。

「哦~呜~人家好痒喔!您停一下嘛!您先帮我签嘛!拜託啦!等一下再随便你……」我连连娇哼,但仍不忘使出媚功,要求签业绩……

「好啦!好啦!妳把合约书拿来。」

我喜出望外的把它推到眼前,双手搂抱着脖子,香臀仍坐在腿上摇晃着。「这是欧元外匯买卖委託书,在这里添上金额,然后在下面签名就可以啦!」

「还有这份是国际基金买卖合约书,一样添委託金额还有签名!」我看他毫不犹豫的添写签署,而且数目都是令人惊喜的七位数以上!因此我打铁趁热又拿出一份合约书:「哪!这份是……」

「好了!好了!先跟妳签到这里,其他的再看看……来!我的宝贝!呜~亲一个!」他又猴急的又吻又舔……

将合约书收起来,我放心的表示感激,主动地将樱唇贴上脸颊亲了一下,并且嗲声羞怯的说:「谢谢汪总!我都沒经验……您可要轻一点喔!」讲完轻轻地阖上眼帘,全然的放松依偎在他怀里……

此时他把我横着放躺下来,臀部仍然埝放在大腿上,而双脚亦扶上沙发。整个躯体伸展成弓型,下腹淫荡荡的凸起,哦~这姿势是何等诱惑淫荡……接着上衣钮扣一颗、一颗的弹开,性感的蕾丝胸罩已展现眼前,方便的前扣也应声而解,我那两颗坚挺乳峰一下子跳脱束缚,颤抖抖的暴露空气中……一双厚实的手掌熟练地时轻时重的爱抚,那种舒畅的快感,使我那处女殷红的乳头高高竖起,粉红色的乳晕也浮现一点一点微小的颗粒……

「呜~哦~哦~嗯!嗯……好舒服喔……」一阵阵娇美的呻吟声,不断的从口中喉间溢出……「啊!」窄裙一下子被掀起缩到腰际,柔细平坦的小腹感到一丝丝凉意,加上已经湿淋淋的丁字裤遇到冷气,更是让我微微打颤……

喔!他的手指已经划开了丁字裤腰,缓缓地由上插入,很快的到达浓密柔顺的耻毛,来回沙沙地摩挲拨弄……接着……接着开始将内裤往下捲……

「哦!不行……不可以啦!我会怕……」我赶紧抓住裤腰。

「不要怕!乖!手放开……」忽然嘶一声!本来就轻薄脆弱的丁字裤应声破裂脱离……我用手紧紧唔住私密的阴阜;不过哪敌得过他孔武有力的魔掌!柔嫩欲滴的肉穴终于落入他手中……

娇羞的遮着脸,低声的哀求:「汪总!不可以……我还是……我还沒有经验!我怕!您放了我……」

「嘿嘿!沒经验才好呀!不要怕,我教妳……」

「嗯~人家不要嘛!会弄破的……」我羞惭地表示。

「乖乖!我只是摸摸……除非妳答应……嗯!」他爱怜的哄着。

这时内心暗忖着:只要不插入,就让他盡情抚摸玩弄吧!说不定以后还要求他呢!想到这里,我再次摊开捲曲的身躯……阖上眼睛,让思潮随着感觉起飞,让情慾随着触感沈沦……

肆意爬行在山丘溪谷的双手,犹如弹奏激情乐章的魔手,逐渐唤醒深深隐藏的慾潮。酥痒的感觉一波比一波强烈,像蚂蚁在啃喫。

「呜~哎呀!嗯……嗯……」引人暇思,婉啭低鸣的呻吟声羞耻地迴盪在紧闭的总经理室……随着在阴沟划行的手指,那光滑细腻的秘唇,已微微膨胀淫露……在恍惚中两条玉腿随秘穴的酸痒,也不知不觉地大大摊开,同时上下挺举秘唇,希冀追索吞噬活泼的手指……

哦!封闭二十几年冰清玉洁的秘境,今天终于蓬门顿开啦!刁顽的手指趁着秘穴微张,开始试探性地湝抠入、滑出……

紧张得赶紧握住即将深深插入的指头,哀求着:「汪总!不要……会弄破呢!这样就好,不要插太深……嗯……喔!」既爱又怕被伤害的生理需求与理智挣扎,让我不敢让它深入;更捨不得它抽出……而他呢!更是好整以暇慢条斯理地抠揉,充分享受触觉的快感,以及欣赏处女辗转呻吟娇羞媚态……

此时晰白的胴体已浮现诱人桃红色,两颗丰满的淑乳及发硬乳头,淫荡地耸立着!媚眼如丝的娇靥、饥渴微张的樱唇、酥痒难耐一再挺举的小腹、淫水满溢吞含指头的骚屄肉缝……形成一幅绝美的春宫图。

迅速扩散漫延的慾火,已逐渐吞噬一丝尚存的理智!一声声舒美娇滴滴的啼吟取代了微拒的呢喃……这时候,他拦腰将我抱起来到大办公桌前,让上半身仰躺着。耳朵传来唰~拉下拉鍊的声音……接着两条腿被大弧度分开,挟在腋下,羞赧的肉瓣颤抖着掀开、细嫩未经人事的秘洞,一缩一缩地蠕动……

哦~好烫喔!终于被抵住啦!终于第一次被炽热的阳具抵押住啦……这时受肉慾煎熬的我已盡卸武装……只剩下羞怯的等待……等待那挺进的充满!

「喀喀……」既爱又恨的敲门声适时响起……我惊吓得挺起身体。

「什么事!」汪总粗声叫着。

「总经理……专缐……董事长电话!」门外传来怯怯的声音。

「搅什么嘛!这时候打电话来……」他滴咕着一手拿起话筒,另一只手仍然不放过,将我推回桌面,紧紧握住乳房压着……「我是!好……一定!沒问题……是!董事长……好的……」

此时我藉机用力挣扎……而他正跟上级讲电话,不便过份阻挠。因而在千钧一髮之际得以顺利逃脱……并且用最快的速度将衣裙穿上。等他挂上电话,我外表已回復淑女的装扮;祇是端庄的底下仍是光熘熘赤裸裸地……

「过来!妳穿那么快幹什么来……」他又色咪咪地招唤。

「不啦!已经让您……过了!拜託……下次……下次再给您……」一边闪躲一边虚与委蛇,心里暗想着:现在再不离开,等一下就不可能啦!等退到门边时,很快地扭转门把开门退出,留下愣在那里的总经理、还有露出轻蔑眼光的秘书……在沖沖离开时后面传来:「黄秘书!进来……」内心会心一笑,这下子秘书小姐变成代罪羔羊啦……

回到公司,兴高采烈的将签好的合约书交出,一时赢得满堂喝采!以及嫉妒的眼光……这时婉真低声的在我耳边:「妳快坐下来!后面裙子都湿了一大片……」唰!整个脸一下子燥热起来,很快地坐下一动也不敢动……好不容易挨到下班,等同事一一离开后,才敢起身跨出公司遮遮掩掩地回家……

回到简陋的住处,一下子把身上的衣物扒光,拿起水瓢不停地往头上浇洒,洗了又洗、沖了又沖,企图将残留身上的淫秽沖走……事后连内衣裤都懒得穿,就懒洋洋赤条条地往床上躺……这时满脑子都是签约的喜悦,还有激情的情景!不知不觉中,犹存的慾火又开始漫延开来!两手抚摸着赤裸地乳峰,让思潮肆意的狂奔……白天的慾情一景一幕,如跑马灯在迴转,手部搓揉的频率亦跟着快速颤动……

窗外划出一道明亮刺眼的闪电,紧跟着传来隆隆噼耳焦雷,斗大的雨水敲响了铁皮屋顶……这时面临崩落的我,自虐地跑出屋外,站在空旷的阳台,赤裸裸地接受上天的洗礼……偶而划过夜空的光亮,将湿透的完美躯体,勾勒得曲缐分明毫髮毕露……雨点打在温热陡峭的乳峰,引发一阵阵刺痛的快感!然后沿着乳沟流过平坦的腹部,匯聚于微凸的阴庭,再往下汨汨滴落……

我放纵的躺下浸淫在迅速积水的水泥地,将腿极力伸张开来,让雨水一再地沖击坦荡淫露的花蕾……将中指紧紧扣入阴道里,盡情搅拌……从嘴巴里蹦出的闷绝娇哼、一辈子从未出口的淫话秽语:「哦~呜~插我……幹我……喔!喔!我要去了……呜~」全然高声地唿喊出来,与响彻云霄剧雨雷声交织出慾火奔放的交响曲……肌肉一再的绷紧、身躯一再的曲张挺举,恣情地猥亵……最后,一下子崩塌了……唯有快速起伏的玉乳伴随娇喘吁吁在持续着……

东方一束阳光穿入了玻璃窗,洒落在青春健美的裸体上肆意地抚摸,今天又是夜雨之后艳阳高照的一天。她微微张开眼眸,那是一双激情过后水汪汪的眼睛。她深深的相信,这繁华而淫秽的都会,正逐渐地落入小蜜桃纤细的手掌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