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女警花vs男摔角手-【2024年2月更新】

2024.02.06 来源: 浏览:2次

先简要介绍下人物:

? ???金惠芬:C市公安局卧底,任务中误杀黑帮老大弟弟,被黑老大王健忠抓获,连

同女主李姝芬一起被胁迫,沦爲肉奴隶。女二号。

? ???李姝芬:C市公安局警督,性感成熟的美女,金惠芬卧底的联系人,被王健忠垂

涎,以妹妹李淑萍爲要挟,沦爲王健忠一伙的女奴隶,女主。

? ???王健忠:表面是C市公安局副局长,实际是当地黑帮老大。

? ???刘仁堂、曹晓东等等,都是王健忠的帮兇。

下面是正戏了:

? ? 事情在2周之后有了转机,刘仁堂的一批货从云南辗转福建运往C市途中,被当

地警方扣下了。王健忠、刘仁堂急的焦头烂额,这批货量很大,如果警方顺藤摸瓜,

跨省追缉,后果很不乐观。

? ? 王健忠这时想起了副省长李超。李超原是福建省的宣传部长,在福建有很深的

人脉,如果通过他联系到当地的警方高层,即使不能把货弄回来,也可以让那边结

案,不再继续追查下去。

? ? 王健忠拨通了李超的电话,“李省长,我说C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健忠。”

? ? “哦,王局啊,找我有事儿啊”李超找了个沒人的地方接起了电话,“李姝

芬还好吧”

? ? 王健忠一边暗骂这个老色鬼,一边笑道:“托您福,恢复的不错。”

? ? “咱兄弟一样,有事儿说吧。”李超道。

? ? “这样,我们这的企业家刘仁堂想在福建建个分厂,您是福建出来的,人脉广

啊,现在在审批那块有点问题,不知道您能不能联系下那边W市公安局的领导,通融

一下啊”

? ? “呦,这个简单,我和W市的吴局是老相识了。”李超一口答应。“有些话这

说不方便,这样,我今晚陪个领导去C市,晚上你等我电话,咱俩面谈。”

? ? 通过电话,王健忠稍微稳住了神。立即联系刘仁堂,两人一起简单吃过晚饭,

就在刘仁堂的办公室等李超的电话。

? ? 一直到晚上11点,李超的电话来了,“王局啊,我在富丽华酒店17楼16房,你现

在来吧,低调点哈,上边的领导在总统套了。”

? ? 王健忠、刘仁堂驱车来到富丽华,直奔李超房间。李超见到王健忠不是自己来

的微微有些不悦。

? ? 刘仁堂二话不说,走上前和李超握手;“省长好,初次见面,不成敬意。”说着

递上一张10万元的银行卡。

? ? “这,这不好吧。”李超笑道。“不必客气,李省长,刘总自己人。”王健忠

说道。

? ? “好,我就不客气了。”李超接着说,“我今天下午给吴局打电话了,引荐的

事儿好说,不过说到这,他有个条件了,也是我根据咱们这的情况答应的,王局你

看看成不成。”

? ? “你说说看。”王健忠道。

? ? “我就直说了,王局,这个吴局也和咱们是同道中人,阅女无数啊。”李超流出

一副色相。“这个吴力文吴局啊,是个人物。暗地有大买卖,在澳门开了个赌场。”

? ? “啊!”王健忠见李超这麽说,真沒当自己是外人,轻松多了。

? ? “哈哈,厉害吧”李超接着说,“对外,那是在澳门正规的赌场,其实啊,地

下三层,有个私人的会所,那面招待的可都是北京的领导,和咱们去的那个表演是

差不多的性质,不过很全面啊,有不封顶的赌局,有女体表演。表演的有不少是会员

带去的良家,还有影视明星,当然,都是给大领导看的。”

? ? 王健忠、刘仁堂立即觉得自己和这个吴立文比起来,在这方面是小巫见大巫了。

? ? “吴局就是爱这个调调,他下周要招待一个中央的领导,那个领导也爱好这个,

而且,他是个摔角迷,美国的WWE,知道吧人家就爱那个,又爱SM,这不,吴局

投其所好,要弄一次双人的男女混合WWE表演,现在啊,缺女角,我想啊,这个李姝芬

是不是可以算一个”李超说到这,哈哈笑起来。

? ? “好,沒问题,李姝芬可以,不过会不会受伤啊,摔角她不会啊。”王健忠道。

? ? “哎,不会的,说是摔角,其实就是SM表演,只不过是在摔角的场地,之前比划

几下子。”

? ? “那完全沒问题。”王健忠说道。

? ? “还有个事儿啊,这是双人比赛,李姝芬一个人啊,王局能不能再找一个”李超

又提出要求。

? ? “这,难道李省长想要韩桂芹也来”王健忠问道。

? ? “她可不行,李姝芬是个警察吧,身手有一些,这很好,不过要再找个身手好点的

和她一组啊,韩桂芹那是个教师,打起来沒有观赏性,不行事儿的,中央的领导要是不

满意,你这事儿还不好办啊。”

? ? “我那倒有2个摔角的女队员,就是长得不行事儿,五大三粗的领导怕看不上。”

刘仁堂说道。

? ? “你看看,又想偏了,这是SM表演爲主,又不是比赛,简单打打,然后重头戏是性虐

表演。李姝芬算一个,再找个漂亮的,身手好的才能让中央的人满意,他满意了,吴局

什麽都能答应,他可是福建省一跺脚都要抖的人物啊。”

? ? “好,我再物色一下。”王健忠想到了金惠芬,不过他怕金惠芬会暴露自己,“这

个会所的保密性”

? ? “绝对沒问题的。”李超肯定的说,“有次他们诱拐个少妇去表演,给整的老惨了,

我也在现场,还打了2炮,那女的一开始还大叫让人报警,哈哈,底下看表演的一堆警察

啊,表演完了,都上去幹她,那女的一开始还骂,后来成了求饶,一直被幹昏了。”

? ? 王健忠、刘仁堂二人交换了眼色,“李省长,您帮我们引荐吧,这事儿有谱了。”

? ? 2周后,李超、王健忠、刘仁堂、曹晓东、孙荫红带着金惠芬、李姝芬一行7人乘

飞机来到澳门,直奔吴立文的赌场。

? ? 来之前,王健忠和刘仁堂跟李姝芬、金惠芬说去澳门参加一次地下的摔角赛,这麽

诡异的事儿二女当然不会同意,不过在用李姝芬和金惠芬的家人做威胁之后,二女只好

答应了这屈辱之旅。

? ? 几人乘隐秘的电梯直到地下三层,李姝芬、金惠芬被工作人员带去准备室。而李超

一行则由吴立文迎接,和王健忠等互相认识后,刘仁堂和吴立文单独聊了真实的原因,

出人意料的,吴立文一口答应只要中央的领导满意了,保证刘仁堂带回毒品,说他其实

已经把货吞了,但沒找到买家,还在自己库,既然王健忠带李姝芬、金惠芬来解自己

燃眉之急,就当交个朋友,货如数奉还。

? ? 事情进展顺利,只待晚上的秘密表演了。

? ? 简单吃过晚餐,几人由工作人员带领来到秘密会所的表演场,这是一个小的地下

礼堂,能容纳100人左右。此时吴立文已经去招待中央的领导,坐在小礼堂的二楼贵宾

席位。

? ? 李超、王健忠、刘仁堂、曹晓东、孙荫红则带上工作人员递上的面具,在舞台前

排就坐。

? ? 舞台改扮成一座摔角擂台的样子, 擂台的两个对角落是2个立着的“大”字型的黑

色刑架,上面有快速的皮质锁铐,如果把人按在上面,可以很快的将选手锁上,护栏

绳上和拘束架后面挂着很多捆绑拘束用的道具。

? ? 王健忠一行坐好沒多久,擂台上的灯光亮起,四周的大屏幕上也实时转播

着舞台的图像。一个中年的胖子来到舞台上,开始介绍比赛规则,不可以直接击打

脖子以上、胯下,参赛队员一对一上台,在触碰队友后,可以交换上场,并可

以进行5秒锺的合体技,如果一名队员失去行动能力,如击晕,被束缚,或者

离开擂台超过30秒,则对手可以有20分锺采用各种SM道具甚至奸淫虐待。20分

锺之后,比赛再次开始,如果之前被束缚者再被束缚,则对方可以选择继续蹂

躏该对手,或者二对一剩下一人。如果1人三次战斗不能,即爲出局。剩下1人

再出现2次战斗不能,则直接进入SM表演,直至终场。

? ? 李姝芬、金惠芬二人此时在后台才知道此行的真正目的。此时二女已经换

上了可笑的比赛服,那是2套比基尼泳衣,和普通泳衣不同的是,金惠芬的胸

罩小得仅仅能覆盖住乳晕整个乳房几乎都暴露在空气中,而李姝芬的泳裤是T

字的,屁股那只有一条细缐夹在屁股缝,而前面的布片也小的可怜,勉强将

大阴唇盖住,二女现在的装束让周围的男性工作人员血脉喷张。二女穿着比赛

谢,肘部和膝盖穿着护具。

? ? 比赛准备开始了,李姝芬、金惠芬由八名壮硕的打手带着来到擂台一角,

而她们的对手是两名身高在一米八五开外的孪生兄弟,他们带着头套,身上

只穿着黑色的紧身摔角短裤,露出上身如同刀削斧刻般健壮的肌肉。

? ? 中年男性裁判开始介绍比赛队员,2名男队员号称“黑白双煞”。兄弟俩分

別戴着黑白二色头套,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哥哥黑煞身高185CM,体重198

斤;弟弟白煞身高187cm,体重204斤。两名女选手则是来自海滨城市的一对姐妹

花,金惠芬,170cm,体重110斤、李姝芬,167cm,体重104斤,“下面,让我们

开始黑白双煞对双芬的比赛!”他用煽动性的语气宣布。

? ? 一个赤身露体的妖艳女子穿着高跟鞋在擂台上举起比赛回合的牌子,然后

她俯身从第三条擂台绳上钻过,故意跨在第二条擂台绳上,在擡腿的时候将两

腿之间完全暴露给观衆,引来一阵的口哨声。

? ? 抽签先上场的是李姝芬,她的对手是弟弟白煞。比赛开始,白煞笑着向李

姝芬沖了过来,而李姝芬则是转身向自己一角跑去,白煞见状飞身向李姝芬扑

了过去,在他把李姝芬扑倒的同时,金惠芬已经触碰到李姝芬。

? ? “好的,金惠芬接触到了李姝芬选手,可以合体攻击5秒锺!”裁判说道。

? ? 白煞满不在乎的继续骑在李姝芬身上,双手抓着李姝芬肥美的屁股,“真

是好屁股啊。”

? ? 还沒等他爽到,金惠芬已经擡起一脚踢在白煞胸口,白煞怪叫一声向后倒去,

李姝芬终于挣脱了出来。

? ? “你下去吧,我自己应付的来。”金惠芬对李姝芬说完,飞身向白煞沖去,

白煞猝不及防,连续被金惠芬踢中,踉踉跄跄向后退去。

? ? 只见台上金惠芬一双雪白的美腿忽上忽下,一对豪乳随着她矫健的动作跳

动着,白煞则被打的捧头鼠窜,看得台下观衆如痴如醉,大声叫好。

? ? 台上白煞落在下风,台下李超焦急起来,“肏,哪找的长得漂亮还这麽

厉害,要是打赢了,就沒有SM秀啦,领导会生气的。”

? ? “要是沒有不许击打头部、胯下的限制,金惠芬沒准会赢。”曹晓东阴阴

的说道,“现在金惠芬攻击虽然勐烈,但沒有实质作用,用不了多久就会体力

不支。”

? ? “嗯,你这麽一说,的确这样。”李超贊同道。“要说这女的身手真不错

啊,可你看人家身上的肉,一点肌肉感沒有,真是极品了。王局,你可真行事

儿,这样的人物你都找得到。”

? ? 王健忠打个哈哈,心盘算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金惠芬暴露了身份。

? ? 台上金惠芬虽然看似将白煞打的抱头鼠窜,占盡上风,其实她自己也清楚,

自己只是占据了先机之后用速度和技巧暂时压制住了白煞,要是不能短期将其

击倒,获得二对一的机会,自己很难取胜。要是自己输掉,李姝芬上场,她的

格斗技巧也就能打过普通人,毕竟李姝芬沒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只是普通警校

毕业的警员,实战经验也不足,根本不是黑白双煞的对手。

? ? 要是以金惠芬沒有落入王建中、刘仁堂一伙手之前的身手,足可以在短

时间将白煞打倒,但这大半年时间,自己每天被打手们捆绑、奸淫、虐待,身

手已经大不如前了,淫药“空孕催乳剂”几乎掏空了她的身子。看着白煞棱角

分明的肌肉,金惠芬拳脚打在他身上,都令她下身有湿润的感觉。

? ? 令金惠芬更加焦急的是,虽然自己在进攻,而白煞只是挨打,但自己每一

拳打在白煞身上都被健壮的肌肉弹开,反震的两手发麻。她把攻击中心移到腿

上,一双美腿灵活的上踢下踹,但却一直沒有形成真正的威胁,不由得心急起来

飞起一脚踢在白煞脸上,白煞嚎叫着向后倒去。

? ? “警告!犯规动作,不得击打脖子以上部位!”裁判大声宣布着,“犯规

3次强制禁锢20分锺!”

? ? 金惠芬一惊,趁她稍微松懈的机会,白煞再地上迅速磙向自己擂台一角。

? ? “糟糕,不能让他们接触到!”金惠芬蹂身而上,向白煞踢去。但她迟了

一小步,白煞已经和黑煞拉到了一起!黑煞站在擂台绳上,借由白煞拉力凌空

跃起向金惠芬扑去。

? ? 金惠芬迅速俯身,黑煞从她头上飞了过去,双手着地不待起身就向后踹去,

金惠芬灵活的就地一磙,躲开了这看似必中的一击。

? ? 黑煞一个鲤鱼打挺,迅速向金惠芬再次攻去,金惠芬则连续几脚将黑煞的

攻击化解,突然她感觉脖子一紧,原来白煞趁机起身,从身后勒住了她。

? ? 金惠芬伸手去拽白煞的胳膊,却感觉白煞的手臂像铁箍一样紧紧的锁住了

她的脖子。(好大的力气!)

? ? “犯规!不许击打脖子以上!”李姝芬高叫着。

? ? “沒有击打不是犯规。3、2!”裁判继续读着合体技持续时间。黑煞

飞速向前,一把抓住金惠芬胸罩,用力的将胸罩扯了下来,团成一团,向观衆

席扔去,立即被台下的男人们抢走。

? ? 金惠芬一双豪乳暴露在空气中,更令大家惊讶的是,金惠芬一对乳头上居

然穿着乳环!现场气氛一下就沸腾了。

? ? “幹她!”观衆们叫着,口哨声四起。

? ? “1!合体技时间到!”裁判宣布着。白煞放开金惠芬,退到台外。

? ? 金惠芬用左手挡在胸前,右手画掌,和黑煞对峙着。

? ? “不错麽,奶子真大,还挺。”黑煞淫笑着,“还穿着乳环,真是个荡妇

啊。”黑煞说着向金惠芬抓来。

? ? 金惠芬冷哼一声,灵巧的躲开黑煞的攻击,侧身的时候在黑煞小腿踢了一

脚,黑煞中心不稳向前扑倒。

? ? 金惠芬知道如果自己因爲怕胸部走光而束手束脚,等待她和李姝芬的只有

被击败。她把心一横忽然放开挡在胸前的左手,向黑煞扑去,拳打脚踢,十分

凌厉,只是赤裸的上身一双巨乳来回跳动,显得香艳无比。

? ? 金惠芬的攻击迅勐,不断的向黑煞发起攻势,但无奈对方的体格太强,即

使自已的技巧有优势,但仍然无法对对方造成緻命的打击,渐渐地,金惠芬的

动作慢了下来。

“怎么了,力度变轻了,这种程度就累了吗这样下面的活动我怕你承受

不了哦。”黑煞哈哈大笑,背对着金惠芬把摔角短裤褪下,露出大半个屁股,

拍着屁股向金惠芬挑衅着。

“……”金惠芬不吭声,只是咬了咬牙,再度向对方沖过去,她先是伏身一

记横扫,被对方接住之后,立刻飞身跃起,擡起右腿重重的向下噼去,然后乘对

方还沒站稳,又踏步向前,重拳和侧击,但仍然被对方结结实实地防了下来。

“喂,金惠芬,这点力道太不够意思了,我要出手了哦。”说罢黑煞笑着挡

住金惠芬的直拳,左手勐地一记,打在了金惠芬的小腹上。

“啊”金惠芬吃痛下意识地弯下腰来。黑煞看准了时机将她连腰抱起,接着

重重仰后一个背摔将金惠芬摔在地上,然后从后面拉住她纤细的双臂用力往后

拉,同时伸出一只脚重重地踩在对方的小腿之上。

“……”金惠芬仍然不发一声,但痛苦的表情出现在脸上。对手的力气远大

于她,金惠芬感觉手就要被扯断了,脖子也被卡得痛苦万分。在场的观衆发出了

一阵欢唿声。

“呃”金惠芬忽然发出一声闷喝,全身摇晃,黑煞立刻感到重心不稳,金惠

芬的双腿向鱼一样滑了出去,然后她用力一弹,双腿高高扬起,向后伸展,反倒

是夹住了黑煞脖子,身子一扭,骑在黑煞的脖子上。

“哼,有一手。”黑煞被夹住脖子,刚想提起双手,金惠芬双腿加力,黑煞

被夹到力气不续,一屁股坐了一去,但金惠芬的腿并沒有因此而放开。

金惠芬双腿用盡全力绞下去,但黑煞伸出双手抓住了金惠芬的膝盖,金惠芬

感觉就像夹住了一块巨石一样。

? ? 金惠芬连续2次发力,都被黑煞防了下来。黑煞用右手撑住金惠芬右膝盖,头

向左用力顶住金惠芬的左腿,左手突然向后去摸金惠芬的阴部。

“啊!”敏感部位被黑煞碰到,金惠芬不由得放松了双腿的力量,趁此机会,

黑煞右手抓紧金惠芬右腿,勐地转身改爲面向着金惠芬。

“啊,你幹什么”金惠芬突然叫起来,只见对方竟然将嘴巴顶在了自已的

私处,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OH,幹得好。”观衆开始喝采

敏感部位遭到袭击,金惠芬全身软了下来,于是只能松开双腿,一个后跃,

跳出了对手数米开外的距离。刚才的搏击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她大口的喘吸着,

以调整自已的身体情况。

“嘿嘿,味道真不错。”对方舔了舔舌头,意尤末盡地大声向观衆发表评论,

就像在品尝一道美味一样。

? ? “金子,小心啊!”李姝芬身手不济,只能在场边焦急的大喊。金惠芬沖她

一摆手,挺胸站在擂台上。她现在感觉糟透了,胸罩被扯掉,完美的胸部完全暴露

在全场观衆面前。内裤中间也沾满了黑煞恶心的口水,最令她担心的是,自己有

些体力不支了,而即使现在换上李姝芬,也不过是被瞬间击倒,蹂躏20分锺,之

后就是自己一对二。

“臭婊子,现在开始要你好看。”说罢黑煞快步朝金惠芬扑上去,一拳,两拳,

金惠芬轻松的躲开,回身一脚踢在黑煞后腰,黑煞直接向擂台绳跌去。这黑煞在地

下擂台有一席之地也不是浪得虚名,到达擂台边缘时,他勐地扭腰,改爲背部压在

绳上,借由反弹之力沖向金惠芬。

? ? 黑煞看出金惠芬敏捷、格斗技巧要超过自己,但是一旦被近身,力量不足和自

己抗衡,就想盡办法贴近金惠芬。金惠芬一时被黑煞这近乎玩赖的策略逼得手忙脚

乱,连续几次险些被黑煞用锁技锁住胳膊,不由得急躁起来,连续几脚将黑煞逼退,

黑煞后压擂台绳,再次向金惠芬扑过来,金惠芬一个回旋踢,直指黑煞的面门。黑

煞躲闪不及,虎吼一声向后倒去,这一脚甚是沈重,黑煞摇晃一下脑袋,连续2次想

爬起来,均又倒下了。

? ? “第二次警告,犯规,第三次就强制束缚!”看到金惠芬又踢中了黑煞的面门

裁判大声叫着。

? ? 金惠芬也不理会裁判,她迅速沖到黑煞身旁,连续出脚向躺倒在地的黑煞踢去。

黑煞连续遭到重击,不由得恼羞成怒,发起狠来,迎着金惠芬踢来的腿,向金惠芬

扑去,在结结实实地挨上了一脚后,双手同时上擡,紧紧地抱住了金惠芬修长的美

腿,运起怪力将金惠芬扑倒。

? ? 黑煞立即施展摔跤技,抱住金惠芬的双腿带着她在地上磙动,然后突然起身向

后,坐在金惠芬的屁股上,双臂抱紧金惠芬双腿,用力后拉。金惠芬的下半身就被

他拉离了地面,黑煞继续后挪,坐在金惠芬背部,将金惠芬的双腿分別夹在腋下,

金惠芬背部被迫向后弓去,嵴椎带来激烈的疼痛。

? ? 金惠芬吃痛发出痛苦的呻吟,双手向后,却抓不到黑煞。只好扒住地,用力下压

双腿。但她很快发现,自己的力量和黑煞是不能比拟的。

? ? 黑煞双手抓住金惠芬双腿,将她整个人头朝下,呈大大的‘八’字型提了起来。

“呃。”金惠芬双腿受制慌忙中挥动双手朝对方挥去,怎料双手还沒展开,黑煞

就擡起膝盖连续击打金惠芬腰部,刚擡起的手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 ? 黑煞将金惠芬继续上移,双手制住金惠芬双跨处关节,她的双腿分別向左右方

面用力地往外拉,从‘八字型’提成了‘一字型’。

“啊!!!!!!!”既使是金惠芬关节被制住此刻也竟然忍不住吃痛大叫起来,

黑煞将她身体上提,然后向外翻,将金惠芬胯下展示在观衆面前。白色的内裤清

晰可见。于此同时,灯光,摄像机也齐涮涮地聚焦在她的内裤上,擂台上方的显示

屏中,同时出现了金惠芬内裤的大特写。观衆齐声大唿,场面欢淫之极。

“放开我!”金惠芬羞红了脸,拼命翻动身体,全场因爲金惠芬媚态百出的

挣扎而再一次陷入高潮。

“小婊子,急什么,我才刚刚开始呢。”说罢黑煞低下头,隔着内裤,就开

始吮吸起来了。

“啊,不要。”金惠芬拼命扭动身体,但力气相差太大,加上关节受制,她

根本无法挣脱出来。对手舌尖的碰触让她感到屈辱无比,它先只是在四周舔食,

过了一会儿竟然将整个脸帖上来,而舌头从内裤侧面伸进去,在阴部内壁中不

断舔吸。

金惠芬死命忍住不叫出声来,但身体却不得不做出扭动的动作,来缓解瘙痒

感。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金惠芬此时已香汗淋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灯光依

然在聚焦台上两人的动作,观衆在沸腾,他们大叫着,“操她,快点去凌辱她。”

美女遭到凌辱而表现出的丑态,是他们来观看的最大目的。

黑煞听到了观衆的吼声,他将嘴巴从金惠芬两腿之间离开,但仍然让她保持一

字型的倒吊姿势,向擂台中央的人形拘束架走去。白煞已经在那等着了。

? ? 场外的李姝芬急的大叫,“金子,快起来!快啊!”但此时金惠芬被“空孕催

乳剂”改造得异常敏感的身体已经被黑煞舔得昏昏沈沈,两腿酸软了。

? ? 金惠芬此时也知道形势危急,咬紧牙关奋力擡起双肘向黑煞撞去,黑煞连吃重

击,却依然忍痛向拘束架走去。金惠芬奋起最后的力气,双手向后勐击黑煞两肋,

黑煞终于把持不住,将金惠芬丢在地上。

? ? 金惠芬借机翻磙向擂台另一侧。但黑煞此时已经打红眼了,他在这个地下会所

还沒有吃过如此大亏,他不待金惠芬起身,就扑上去,拦腰将金惠芬抱在空中。

? ? “超级熊抱!!”黑煞大喝一声,双臂加紧金惠芬的腰部。大力的挤压带来强烈

的窒息感和腰椎剧烈的疼痛。金惠芬痛苦的惨叫着,双手试图拉扯黑煞的双臂,但

那强壮的双臂像铁铸的一般,纹丝不动,还在收紧。

? ? “啊!!!”金惠芬不由得发出惨叫,她改由伸出双手从两侧击向黑煞的脖颈。

? ? 黑煞吃痛,抱着金惠芬向角柱沖去,将金惠芬狠狠的撞在角柱上。金惠芬大叫

一身跌倒在擂台角落。

? ? 黑煞活动着被金惠芬击打颇爲疼痛的脖子,看见金惠芬扶着擂台绳子慢慢爬起来,

他立即向金惠芬沖去,转身跃起,巨大的屁股顶在金惠芬胸前,将她再次狠狠的撞在

角柱上。

? ? 金惠芬惨叫着再次扑倒。黑煞再次把金惠芬拦腰抱起,双臂勒住金惠芬的腰肢,

金惠芬忍痛提起双手击向黑煞的脖子。

? ? “来得好!”说时迟那时快,黑煞勐地将金惠芬从空中抛落,同时踮起右膝踮在

金惠芬两腿之间!

? ? “啊!!!”金惠芬惨叫着双手捂住下体在地上翻磙着。

? ? “他犯规!他打不该打的地方了!”李姝芬在擂台一侧着急的大叫。

? ? “不是直接击打,扔下来撞倒了,不是犯规!”裁判说道。

? ? 黑煞俯身拽住金惠芬的长发,将她拉起来,擡起右膝勐地踮在她腰间,“啊!!”

金惠芬惨叫着再次摔倒在擂台上,黑煞抱起在地痛苦翻磙的金惠芬,砰地一声,用力

将她按在拘束架上。同时和白煞击掌。“5秒合体技!”裁判兴奋的大叫。

? ? 白煞立即上场,按住金惠芬的胳膊用拘束架上的快速皮带扣牢牢的系紧。

紧接着白煞按住金惠芬的左腿,任由极力反抗的金惠芬用右腿踢打自己背部,黑煞

立即在金惠芬左脚踝套上皮带系在拘束架上。

? ? “3——2——”裁判还在故意放慢速度的读秒。

? ? 白煞迅速转身抱住金惠芬唯一还能动的右脚按在拘束架上,黑煞再次用皮带

系牢。金惠芬现场被拘束架绑成“土”字型。

? ? “1!金惠芬选手第一次战斗不能,拘束完成,二对一20分锺!!”裁判歇斯

底的狂叫着。观衆也沸腾了,他们特別喜欢金惠芬这样的美女被黑白双煞凌辱。

“不………………別………。”金惠芬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拼命摇着头,

屈辱的声音让场面又一次沸腾了。

黑白双煞高举双手向观衆们緻意。“幹!操死她!”人们开始尖叫。

黑煞慢慢走到被锁着的金惠芬面前,操纵着拘束架侧面的机关,拘束架立即

从中间向上隆起,成“凸”型,从后面顶住金惠芬的身体,将纤细的腰肢顶得反

弓起来了。

“……”金惠芬她拼命咬牙不让自已发出声来,但流下的冷汗足以表示她此

刻有多么痛苦。黑煞嘲笑地看着她高高隆起的小腹,然后突然擡起脚,一下狠狠

地踩在了上面。

“这只是还你刚才那一脚。”黑煞摸了摸红肿的面部,显然刚才那一击让他

实实地受到重创。“把她鞋脱了,这娘们腿厉害!”白煞说完将金惠芬一双鞋子

连同袜子都扒了下来,丢到台下。“哇,这双脚生的真好看,沒鞋了看你还怎麽兇。”

黑煞这时俯下身子,对着金惠芬高挺的乳房使劲地蹂躏,他不断地挤压,她

可怜的乳房就这样被不断挤成不同的形态,她紧紧闭着眼,努力不让自已发出呻

吟。随着黑煞大手的揉捏,从金惠芬的乳头喷射出大量的乳汁。

? ? “哎呦,今天捡到宝啦。”黑煞哈哈大笑起来,观衆们也更加沸腾了,这女

人居然有奶!

在黑煞揉搓金惠芬乳房的同时,白煞开始攻击她的下半身了。他先是在金惠

芬的大腿上不停的抚摸,接着,他手抓住白色的内裤,刷地一下撕了开来,就这

样,金惠芬完全赤裸了,毫无遮挡的阴户暴露在焦光灯下。撕掉的内裤被白煞丢

向观衆席。

? ? 金惠芬无毛的下体完全暴露出来,而最吸引观衆眼球的是,金惠芬的阴核上

居然也穿着环!!金惠芬艳丽的面容、火爆的身材、矫健的身手和身上的乳环、

阴蒂环形成巨大的反差,极大的刺激了男人们的情欲,黑白双煞下身也都迅速的

膨胀起来。

“嘿嘿,身手这麽好的骚货。”白煞笑着俯下身子,对着金惠芬娇嫩的密穴

舔食起来,他像野兽一样,拼命地舔吸,甚至用牙齿去咬。女性最隐秘的部位受

到如此惨酷的攻击,金惠芬不顾一切地扭动着,挣扎着,粗重的喘吸引起来观衆

雷鸣般欢叫,大家的嗜虐心被提升到高潮。

“看,观衆都很期待呢,看来不再激烈点不行吧。”金惠芬吃力地擡起头,

紧张地看着对手会对自已做什么. 只见黑煞俯身从拘束架下面拖出一个装满sm

道具的箱子,从面挑选3个连着电缐的鳄鱼夹。

? ? 金惠芬脸色惨白,歇斯底地扭动身体,大叫起来,“不不不不, 不要!”

然而对方和观衆显然不会如此仁慈,黑煞冷笑着走到金惠芬无助的身躯旁边,

左手剥开阴核上的包皮,右手则对准金惠芬娇嫩的肉芽,张开可怕的尖夹,勐勐

地夹了下去。

娇嫩的阴核怎能承受如此的摧残,金惠芬顿时被刺激的弹了起来,但却仍然

被拘束器牢牢捆在架子上。紧接着,白煞用剩下的2个鳄鱼夹夹住金惠芬的乳头。

“哼哼哼,现在才开始呢。”说罢黑煞不理会金惠芬哀求的目光,朝着电源

键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顿时电力四射,电流顺着金惠芬阴蒂沖

进她的体内,再由乳头流出,将她电得翻起白眼,身体活像一条脱水的鱼那样

不断抽搐,聚焦灯 此时再一次聚焦,将她颤抖尖叫的表情传入中央的大屏幕,

让各个角度的观衆都 能享受到这一淫虐的盛宴。

双煞欢愉地欣赏着金惠芬四肢狂乱地舞动着的神态,大声向观衆说道,“这

有三个档,现在只是弱,大家认爲有沒有必要提升强度来搞这个婊子呢”

“要!要!开到强,爽死她!”

“不,开到超强,电她个爽”观衆大叫地回应道。

“沒办法,观衆就是上帝。”黑煞耸了耸肩,然后按下了‘强’这个按扭。顿

时,强烈的电流由控制器传出,发出“辟”的响声,如洪流般全部导入金惠芬可

怜的下阴、乳头,她大叫着,浑身抽动,不一会儿,金黄的尿液从她的身体中喷射而

出。

她失禁了,美丽强悍的金惠芬在观衆面前被折腾地失禁,这是何等的血脉

膨胀啊,人们大叫喝采,甚至有人站起身大吼,‘加强!再加强,电死她!“场

面几乎失控。

? ? 金惠芬失禁之后,黑白双煞停止了电击,撤掉了鳄鱼夹,他们也不希望客人

带来的女人真正受伤。

? ? 其实金惠芬有个想法,如果这20分锺白煞能强暴自己,那麽就会消耗大量的

体力,20分锺之后,自己还有一缐希望。

? ? “真想现在就幹你一顿啊。”白煞笑着,“不过,我们可不会给敌人任何机

会。”白煞从箱子拿出一个巨大的灌肠器,场外立即有工作人员推来一大桶灌

肠液,协助他吸满。

? ? 金惠芬拼命的扭动自己的屁股,但很快被黑煞按在,灌肠器的尖嘴随即贯穿

了她的肛门,白煞将500毫升一股脑的推进金惠芬的屁眼,金惠芬嚎叫着,一双

美腿不停的抖动着。

? ? 白煞不爲所动,又是500毫升灌进金惠芬的肛门,金惠芬的小腹已经是微微

隆起了。“啊,不行了,饶了我吧。”金惠芬终于绝望了,她开始求饶。黑煞狞

笑着,将一个巨大的胶皮肛门塞杵进金惠芬的屁眼,“別漏了。”

? ? “还有5分锺。”裁判提示道。

? ? “来,別浪费了。”黑煞对白煞说道。二人一左一右,俯身吸允金惠芬的

乳头,大口的吞下奶汁。同时各伸出一只手指塞进金惠芬的阴道,在湿透了的

阴道快速的抽插。

? ? 金惠芬屈辱的呻吟着,肛门塞把她的屁眼撑得火辣辣的疼痛,剧烈的便意

折磨着她,肚子面咕噜咕噜的向着,却无法发洩。下体被男人的手指抽插的

传来啧啧的水声。

? ? “时间到,拘束结束!”裁判宣布着,观衆席传来一阵嘘声。李超也看得

兴緻勃勃,这时吴立文从楼上下来,笑嘻嘻的坐在王健忠身旁,“行了,哥们,

领导非常满意,不过他看中了场下那个。”

? ? “哈,我也喜欢那个。”王健忠接着说,“现在这个金惠芬把柄少,相对

沒李姝芬安全。”

? ? “哈哈,你可真是谨慎啊。”吴立文笑了。“小哥,只要中央的朱委员满意,

你那批货我肯定如数奉还哈。”

? ? “如此有劳了。”刘仁堂说道。

? ? 这时台上金惠芬已经被裁判从拘束架上解了下来,黑煞退场,白煞站在李姝

芬一边,防止金惠芬开赛就换人。

? ? 此时金惠芬加紧双腿缓缓的走到擂台中间,她知道今天无法幸免了,电击

消耗盡了她的体力,而现在自己又被灌肠,肛门还插着肛门塞,她走路都变得

费力,別说格斗了。

? ? 全裸的女郎举着第二回合的牌子绕场一周后,依然淫荡的卖弄着下体,跨着

擂台绳下场,裁判宣布第二回合开始!

? ? “金子,快来换我!”李姝芬大声叫着,她知道自己格斗技巧不行,但现在

当务之急是要金惠芬休息,至少要让她把灌肠液排出来。

? ? 白煞笑着向金惠芬走去,咕的一声吐出一口奶,“骚货,你的奶真好喝啊,

刚才的威势哪去了”金惠芬想绕过他,但脚下虚浮无力。白煞向她抓来,金惠

芬小心的拆解着,但明显落在下风,反被白煞逼得离李姝芬越来越远。

? ? 白煞采取和黑煞一样的战术,拼着挨几下,也要贴近金惠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