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土特产】零零一 进村

2022.08.11 来源: 浏览:10次

【土特产】零零一 进村

土特产零零一进村

没有路标,汽车导航上也一片空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老管身前铺着大张

的纸地图,手指来指去的,最后也无奈的放弃。

「还是等一会吧,别再走冤枉路了!」

「好吧!反正也不急!」开车的刘厅长将车子减速,在岔路口靠边停下,

「不是村村通好几年了么,怎么还有这沙石路呢?」刘厅长随口又抱怨了一句。

「刘厅您这么大官还问这个?」老管笑起来,「计划六米宽,修成五米宽,

计划一百里,修个几千米。」

「怎么也得做做表面文章吧,真够狠的!」

「所以说嘛,刘厅您是讲究人,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听说这下面的小官啊,

不仅狠,还霸道。」老管和刘厅长有十多年的交情,属于『自己人』,私下闲聊,

从来都是这么直接。

「小管,你这是损老哥哥么!」

「歪,歪歪……我说兰花啊,你们家的村子真是难找啊,沟沟叉叉的路上连

个问的人都没有,这又碰到个岔路口,咋走啊,往左还是往右?」电话接通了,

老管大着嗓门对着电话喊。

「哦……哦……右边是吧……好……右边……」老管放下电话,扭头冲刘厅

长说:「右边,开路,只有几里路了,马上就到!」

这次老管和刘厅长要来的目的地是一个叫青松村的地方。

车子从右边的岔路向南开,从本来驶向沟外的下坡路又变成了驶向一个小山

沟的上坡路,左一个弯,右一个弯,开过两个矮矮的平缓的小山包,又路过一个

缓坡上的沙石采挖点,终于又见到了一个村子。

到了村口,也不见路上有什么人。刘厅长只好将车开进村子,待看到一个挂

着『兴隆日杂商店』牌匾的房子后,把车停下。

老管下车,进了日杂商店,一问,确认这里正是青松村。出了商店,又一通

电话,不到一分钟,就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村妇女从村子里一个小道跑了出来,

直奔商店跑过来。

接他们女人叫兰花,十多年前,曾在省城里做保姆,一开始,是在老管家的

对门伺候一个老太太,那期间正好赶上老管的老婆和人跑了,老管一时想不开在

家里自杀,她机缘巧合救了老管,后来对门老太太过世,老管为报答救命之恩就

收留她做了自家的保姆。再后来,这兰花没经得起诱惑,被一个农村小姐给拉下

水,辞了保姆卖起了皮肉。

给老管做保姆那一年多的时间里,一个是老婆跑了,一个是老公在农村老家,

虽然谈不上什么男女感情,但生理的需要还是让两位很快的就睡在了一起。就是

后来做了小姐,这兰花也经常跑回老管家里和老管睡,有时候还领着炮房的姐妹

们。再后来,省城一次严打扫黄,迫使她跑回了农村老家,也就断了联系。

前几年,手机迅速普及。兰花依稀还记得老管家的座机,自己有了手机后,

就又和老管取得了联系。不过也就是三两个月给老管打一次电话,都闲扯些没用

的话。直到两个月前,她老妈得了胃癌求老管帮忙,才在省城又见面了。

当时,为了感谢老管,兰花大包小包的带了好多农村的土特产给老管。老管

呢,家里就一个人加一保姆,吃都吃不过来,就把一些不能长期保存的转手送给

了别人,这其中就有今天一起来到青松村的刘厅长。

再说这刘厅长,六十多岁,前年才从省卫生厅副厅长的位置退下来,本来很

忙的一个高级干部,突然就只能广场遛弯公园看猴了,一天天闲的啊,那叫一个

蛋疼!从前,除了要毛片或者有其他正经事情,这刘厅长很少主动联系老管,可

这退休后,隔三差五的就找老管,不是去茶馆里吹牛逼,就是到公园里的凳子上

坐下盯着过往女人的屁股发呆,把老管都要愁死了。

但老管这人义气,这么多年,刘厅长在好多事情上没少帮他,所以他这个也

是半闲的人,总是由着刘厅长,不仅每喊必到,有什么好事也从不落下刘厅长。

包括兰花送的土特产,这不也每样分出一些第一个孝敬给刘厅长。

本来刘厅长这么大的官,怎么看得上眼这点孝敬,以平常刘厅长帮老管的那

些事情,老管虽然是个发过横财的小土豪,却也是孝敬不起的,所以老管的孝敬,

都不是行贿的目的,仅仅是个心意,刘厅长收老管的东西,也是没当外人,给就

要,不给也没寻思啥。他们二人,倒算是忘年之交的老铁。

不过这次,刘厅长收了土特产后没几天,竟主动找老管想再要点。该送的都

送人了,老管家里自然没了存货,不是外人嘛,老管就实话实说了。但刘厅长依

然不依不饶,问来问去的知道了来路以后,立马兴奋的说,那咱们下乡去一趟,

多搞点回来。

原来,在这些土特产里面,刘厅长的老婆喜欢上了一种叫猴腿的野菜,老管

送的吃光后,刘厅长老婆就叫人去超市里买,但这种野菜城里根本就买不到,所

以一到吃饭的时候就念叨,一连念叨了好几天,到底把刘厅长念叨服了,所以才

屈尊主动向老管张口。

可是二人都不知道,这种野菜属于蕨类,要长期保存,要么腌制,要么真空

袋装,但因为只生在在中国北方的几个很小的区域产量很低,所以基本都在本地

被消费了,而且,这种野菜的采摘期很短,当二人决定下乡时,实际上能否弄到

已经很难说了。

……

农村人总是那么热情,虽然他们也越发的唯利是图了,但越是偏远越是贫穷

的地方,传统则保存的越好。

几十米远的【好文】【土特产】零零一 进村路上,兰花嘴上不停的嘘寒问暖。农村人问候别人不太讲究尊重

隐私,总是你呀你家呀你老婆呀你儿女呀你爸妈呀都问个遍,还好老管光棍一个,

没有什么家人可问候。

下了村里的主干道拐进小道,过了一家人家就到了兰花家。这个村子基本都

是三间或者四间的砖瓦房,每家都有个不少于一千平的庭院,用砖墙圈隔,院门

都很宽敞,富裕人家都是铁大门,困难点的人家是木头大门。

兰花家的房子是三间的,不过大门是铁的,从新旧程度看,装了应该有些年

头了。大门早已经贴着院墙完全敞开,刘厅长将车直接开进了院子。

也许是年岁大了,也许是做过两年的小姐,照比十多年前,兰花身上再也看

不到那种腼腆拘谨的样子。老管被她拉着往屋里请时,胳膊不停的被一对变得硕

大松软的乳房摩擦着,一点也让人感觉不到失联多年后的生分。

对于老管和兰花的过去,刘厅长并不知情。那时老管和刘厅长还刚认识,没

多少闲聊的机会,就是有闲聊也不可能谈及和保姆滚床单的事儿。而这次来之前,

老管也只说是个老熟人。在刘厅长眼里,老管就是一个从下层的普通老百姓混起

来的人,认识什么人都不足为奇。

但看到兰花对老管的亲密状,刘厅长心中还是难免生疑,不过碍于身份和架

子,在有外人在时,刘厅长还不能问什么。

屋子里,一张桌子上早已经摆满了盘子,菜式谈不上好看但很丰盛。农村的

习惯是远来的客人进门就开吃,不管是不是饭口。

洗手,落座,入乡随俗。刘厅长一直从一开始就面带着微笑,并不多言。虽

然骨子里看不起农村人,但他不想因为不懂农村的习俗而丢丑。

直到这时,老管才给刘厅长和兰花互相介绍。兰花开始还不太清楚厅长的官

有多大,她电视里常听到省长市长之类的,知道是非常大的官,可是她这辈子连

乡长都没照过面,见过最大的官是村支书和乡里农业站的站长。待老管简单的做

了几个对比说明后,兰花紧张的立刻站起来恭恭敬敬的重新问好。

刘厅长一见赶紧示意兰花坐下,并解释自己已经退休,目前也是普通的老百

姓一个,丝毫没有摆出官架子。

席间,老管先是向兰花说了刘厅长是帮她母亲联系医院的人,接着又道出刘

厅长想再讨点山货的来意。

兰花不过一村妇,本来接待一个大官就紧张得够呛,再一听说这大官是来讨

要人情的,立马就发懵了。从前村支书帮办点事,连吃带拿的情景,立刻就浮现

在脑子里。老管见兰花脸色有异,赶紧接着解释说是买不是要,这才让兰花松了

一口气。

但是,兰花这边还是感到有些为难,因为刘厅长要的猴腿刚刚过来采摘的季

节,在这饭桌上,当着大官的面儿,一时还不敢直说,只好满口应承下来。因为

担心大官稍晚时会失望,兰花只好拼命的劝酒,希望能先把这大官先哄得开心了,

其实她完全是多虑了。

兰花甚至拿出了做小姐时哄客人的伎俩,眼神飘忽动作暧昧。刘厅长哪见过

这么豪放的女人,一时间被哄的云山雾罩的。老管坐在一边,反而成了可有可无

的配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