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公公专用的长腿淫媳】(01)

2022.07.31 来源: 浏览:3次

【公公专用的长腿淫媳】(01)

早上7点半。

上班前的早餐时刻,我跟老公坐在餐桌前用餐。

老公穿着笔挺的西装,一手捏着三明治,一手握着咖啡杯,但表情却有点狰

狞。

「老公,怎么了?是不是做的不合你胃口啊?」

「不、不是…做的…很好吃…但是…」

「但是…?」

「老…老婆,可以不要这样吗…」

「不要这样?哪样呢?」我笑咪咪地看着老公。

「手…那个手…啊!喔……」

「喔…你是说人家一边吃早餐一边帮你撸鸡巴啊?」

餐桌下,老公的西装裤拉炼开着,

一条红通通的肉肠露了出来,

被我白皙修长的5根手指紧紧缠握着,前前后后快速的套弄着,

前端的偷跑汁黏呼呼的流满我的指间和掌心,

让我撸的每一下都发出下流的噗滋噗滋声。

「可是这样不舒服吗~老公?」我嘟着嘴,故意嗲声的问着

「舒服、舒服啊…可是,你每次都…呜、啊啊!」

「都怎么样啊?嘻嘻…老公~你看人家昨天才去做指甲光疗耶,给这样光滑

的手指撸起来是不是特别爽?」

「啊!爽…好爽…喔……」

「讨厌啦老公~你的鸡巴好坏喔!硬梆梆的一直在强奸人家的手啦…」

「老婆…我忍不住了,我要…我想要啊!」

我紧握的手指突然一松,瞬间把手抽回,

留下满脸错锷的老公,

他一脸着急又得不到的表情,鸡巴还露在西装裤外面高高翘着,

甚至勃起到有些发抖了,

整个人看起来又傻又可怜。

「不~行~喔~老公,说好的等下班回家才能恩爱的嘛?」我又故意用回那

个甜腻的嗲音。

「可…可是,你这样挑逗…我忍不住啊!」

「老公又不乖了喔…」

「拜託~拜託嘛老婆…给我做…」

我坐在椅子上,表现出一副很为难的表情。

我穿着一件极短的连身黑纱睡衣,这件裙摆站着的时候还能勉强遮住屁【好文】【公公专用的长腿淫媳】(01)股,

但现在坐着就只能遮到腰了,让我的下体毫无遮蔽。

我整个大白屁股是直接光溜溜坐在椅子上的,

两条细长白嫩的美腿连最根部都完全露在外面,

我翘着二郎腿,

私密处被我两腿紧紧夹住,一只脚轻轻的晃,

把我脚上的高跟拖鞋也悬在空中摇啊摇的。

「好吧…真是受不了老公耶……那就给老公干10下好不好?」

「10下…!?」

老公露出一副刚被判无罪又被判死刑的表情。

「对啊,就10下…好不好嘛?老公不想干老婆10下吗?」

「呜、你真是坏透了…………不管了!」

老公话都来不及说完就扑了过来,把我压倒在餐桌上,

伸长舌头匆忙地从我的锁骨脖子一路湿吻到脸颊,

同时性急的把我一只腿抬到餐桌上,

这个姿势让我的臀瓣大开,淫穴整个往后面完全暴露出来,

他挺着那根硬涨到不行的阴茎,二话不说地插入,猴急的抽送着。

「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好爽…老婆好棒…啊啊…!」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啊!?啊、那个我还没…」

听到我数数,

老公突然回神过来想要搞清楚到底干了几下时,

他的屁股已经自动把最后两下也给干完了。

「九十!好了老公~刚好10下!」

我双手轻轻把他推开,然后马上把腿放回地上,

一边把极短的裙摆往下拉了一拉,

遮住那个通往快乐的湿黏洞穴,示意他已经结束了。

「老婆……真的不能再通融一下吗?我会被你玩死啊…」

「嘘~」

我用一根手指轻轻堵住了满脸无奈的老公的嘴,

然后抽了几张卫生纸,仔细的帮他把肉棒擦乾。

好在他的肉棒不算大号,即使硬着也不难收回西装裤内,并帮他把拉炼拉好。

「老公乖嘛~晚上回家…再让你干个爽?」

「唉,你真过份…每次都这样挑逗我又不让我释放,我都不知道要怎样上班

了…」

「好嘛,那为了补偿你,人家晚上会穿上次情人节那一套跟你玩喔?」

「你老是这样子…情人节?咦…情人节那一套!?情人节那一套!?」

原本还在抱怨的老公,眼睛突然又射出了光芒。

「没错~就是情人节那一套…下班后会早点回家吧?」

「会!一定会!最爱老婆了!」

老公瞬间又像回了魂一般,开心地给了我一个响亮的大吻在脸上,

喜孜孜的出门去上班了。

我叫白雨嫣,27岁的已婚上班族。

跟同年的老公结婚快一年多了,没有哪一天是让他子孙袋有剩的,

我每天都把他掏个精光,而且不断的变着花样玩。

因为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老婆该尽的义务,

可以让老公每天开开心心的去上班,

下班只想早早回家吃饭做爱,

这样夫妻感情怎么可能会不好呢?

维持这样的生活是我最大的成就感,也是我婚姻生活幸福的秘诀。

但真要说到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不是那么完美的地方,

那就是我的公公了。

坦白说,我的公公他……是个十足的色鬼。

这样想或许有点失礼,

但有时候我都不禁怀疑这个猥琐的小个子老人,

是怎么生出我先生这样挺拔英气的老实人来的?

婚后我跟我老公还有公公同住在一起,

才渐渐发现他的真面目。

从开始同住的第一天开始,

他就经常拿我的性感衣物、胸罩丁字裤和高跟鞋去自慰,

而且用完一扔,事后也从不清理。

偷窥我上厕所、洗澡、或是我跟我先生做爱的次数,

更是多到早就算不出来的了。

但即使这样,困扰归困扰,

我却也觉得这些算不上特别严重的事。

毕竟老男人嘛,有色心无色胆,还能怎样呢?

怎么说也还是家人、是长辈啊。

更何况他年纪这么大了却也硬朗,生活完全不需别人照料,

已经比有些长辈整天卧病在床,需要翻身拍痰推轮椅的省麻烦太多了。

加上他离婚20几年,没有再婚也没有交往对象,

生活多半是很苦闷的,

想到这里,非但对他没有太大的怒气,

倒生出一点同情和怜悯的感觉了。

别的不说,

我猜我刚刚跟老公那一番早晨调情玩弄,

他多半也偷偷的在听呢。

我把睡衣拉拉平整,头发顺了顺,

刚走回餐桌旁,一个猥琐的老人也缓缓的开门进来。

「爸~早安~今天起的有点晚喔?」

我把凌乱的餐桌收了收,端上另一份准备好的早点,对他微笑着。

「啊?…是啊,那个…老了嘛…有点睡过头呵。」

老人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着。

这样含糊结巴的态度让我知道果然没猜错,

他刚刚铁定是在偷听我们夫妻俩的情趣挑逗,

说不定还一边打飞机呢。

而他的眼睛现在也完全没对着我的眼睛,

而是直盯着我完全露出来的两条白嫩大腿猛看。

「那~我先换衣服准备上班啰~爸你慢用。」

「喔喔好,辛苦辛苦啦…」

我装作没看到他的视线,转身走回卧房,

只留下高跟拖鞋在走廊上扣扣扣轻脆的回响音。

我回到房间后,拉出内衣柜,

拿出那套答应老公要跟他玩的情人节内衣准备换上。

这是一套极小的黑色情趣比基尼内衣。

整套布料加起来比一块眼镜布还小些,

超小的胸罩和超小的丁字裤,

完全遮不住我胸前那对胖白兔和肥嫩的大白桃屁股。

重点是这套还是有开缝的,

三个重点部位的布料中间全开了洞,还别了一圈黑蕾丝,

穿上去我的两颗奶头和小穴会完全曝露出来,

看起来相当下流,

像是勾引男人来尽情玩弄这些淫荡敏感的部位一样。

我换上之后,在穿衣镜前左右照着,

决定今天就这样直接穿在里面去上班了。

这样也好让老公一回家就可以饿虎扑羊,不晓得今晚他可以多交几次功课呢。

正对着镜子检视这套内衣的视觉效果时,

突然觉得家里有点安静过头,

竖耳一听…半点也没有餐桌该传来的用餐声音。

我马上明白了什么回事,

公公铁定放着早餐不吃又来偷窥啦。

看了看时间…7点50。

离我要出门的8点还有10分钟呢,今天索性就好人做到底吧!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站在镜子前,

然后眼神迷濛的,慢慢的用两手掐住自己两边奶头,细细的搓揉着,

嘴巴开始发出一些断断续续的轻声呻吟,

我熟练的拧着自己的奶头,轻轻的捏再狠狠的转,

两颗奶头一下就又翘又挺的勃起在空气中。

我用手沾了点口水,涂抹在两边奶头的尖端,

冰冷微痛的刺激感让我的奶头硬涨的更不像话了。

我把梳妆台前的小圆椅拖来,

坐在上面,面对着镜子把两腿打开,

温柔地用手指玩着我从情趣内裤开缝中露出来的两片花瓣,

我先用手指轻轻的拨弄着,但偶尔也用力像包饺子一样把他们挤成一团,

接着用两根手指的指腹按压着我的花园入口,

那边早已经又软又湿又热了,

好像只要稍微不小心手指就会陷进去,

我很耐心的保持着指尖微微没入的状态,轻轻的搅拌着,

再突然一次就把两根修长的手指狠狠的深插入湿穴中。

「嗯啊~~~~~~~~啊!啊啊…喔喔…嗯………」

我忍不住的淫叫出声,

装作完全不知道公公就贴在门外,继续大胆的自慰着,

花蜜很快就随着手指往流了出来,流的我自己整手都是,

随着我的手腕越动越快,

汁液开始乱滴乱洒,在我的胯下和椅垫表面滴的点点都是,

我就这样两条长腿大开,对着镜子,用手指疯狂的捣插自己的湿穴,

「啊~啊啊~恩…好棒…好【好文】【公公专用的长腿淫媳】(01)刺激…啊!喔…啊啊……啊啊啊!」

在一阵轻微的痉挛发抖后,我很快的达到了一波小高潮,

同时也隐约听到原本门外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慢慢变缓,慢慢平复下来。

我知道差不多了,於是我乾咳了一声,

把大开的两腿放回地上,抽了几张卫生指的把自己的妹妹擦乾,

套上上班必备的包臀黑丝袜,黑窄裙,白衬衫和西装外套。

等我全套穿搭整齐走出去时,

老人果然已经回到座位上了,弯着腰的坐着,像在遮掩什么东西一样。

「爸~那我去上班啰。」

「喔…好!好好!小心那个…安全啊!」

「好~爸你也是,早餐快吃吧都凉了呢。」

我看着桌上那份动都还没动过的早点,和爸心虚的表情,微笑出门了。

晚上8点40。

我回到家里,发现家里一片漆黑没有人影,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外。

原以为老公今天会拼着命早回来的,看来一定被什么麻烦工作缠着了,

不然看他那急色样哪能不冲回来呢。

爸爸好像也不在,那倒是不奇怪,可能去附近买东西或是散步去了。

我不急着换鞋进去,而是站在鞋柜前,

因为我知道今天对他来说一定很刺激,所以想先确定一下灾情有多严重。

果然才刚打开鞋柜门,马上就看到第一个牺牲品,

我的黑色麂皮过膝细跟长靴,上面被留下一条一条长长的射精痕迹,

从膝盖处流到小腿肚再流到鞋根,

白浊的精点黏在黑色皮质上显的格外清楚。

「麂皮很难清的啊……」我轻轻叹了口气。

往旁边几双看,一双镶满水钻的晚宴高跟凉鞋,

也是惨不忍睹。

整个鞋面像是被覆盖上了一层白色面膜一样,

一堆黏呼呼的白色细丝悬挂在凉鞋的绑带之间,要断不断。

我用两根手指从脚踝系带把牵着白丝的鞋子拎起来。

一边想着该怎么清理好,一边继续扫视着,

终於在底层的鞋柜边,看到今天最惨烈的受害者,

一双酒红色的漆皮鱼口金属细高跟。

鞋子里面简直像是被挤了整瓶白胶进去,

然后在最前方的鱼口开洞处爆了出来,流的前面后面鞋底都是,

浓稠的汁液中还夹杂着些许气泡,

整双鞋像是踩进一坨白浆里面一样。

「呜…这双可是我的爱鞋耶~也太会挑了吧?」

我无奈的摇摇头,换下脚上的黑色包头高跟鞋,

准备先回房间把包包放好再来清理这个残局。

心里想着,偶尔让公公发泄一下也罢…这大概也算是一种孝顺的方法吧?

毕竟为了家庭的幸福,偶尔清一清鞋子也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情。

没想到我才走没几步,

甚至还没来得及走到我的拖鞋前,

他就来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