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02-03)

2022.07.01 来源: 浏览:0次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02-03)

第二章 一滴精,十滴血

这是哪里?美丽的七彩灯光,在烟雾中弥漫!

这是哪里?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悬浮在半空中,就像一具尸体漂浮在水里。

这是哪里?一边冰冷,一边火热,身体为中心,不断的交替轮转,开始很快,然后逐渐变慢,直到静止,身体的左边炽热难耐,身体的右边冰冷刺骨,以身体中心为界线分开,泾渭分明。

魏征想喊,可是喉咙被什么死死掐住,根本喊不出来,他想挣扎,可是身子被什么牢牢地困住,根本动弹不得。

魏征想到了死。

钻入魏征体内的谜一样的光团从他的嘴里慢慢地钻了出来,漂浮在他身体之上。

魏征瞪大眼睛,恐惧地盯着那个光团,他不知道这个光团要做什么,是不是还会钻到他的肚子里,他想闭上嘴巴,可现在连闭嘴这么简单事情都做不到。

光团突然向上飞起,可是飞了一段距离就像被绳子牵住,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它又朝其他方向飞了几次,都被拉回到原来的地方,光团有些愤怒,四处乱撞也无法脱离,它突然向下,就像一颗子弹般射入魏征的身体。

左边的炙热和右边的冰冷好像同时找到了的一个融汇的缺口,顺着光团打出的洞,洪水泄堤般涌入魏征的身体,冷热交融。

魏征大叫了一声:“啊!”

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张爱爱梨花带雨地看着魏征,那天她下班回家,打开门就看到儿子躺在沙发上,她开始以为儿子睡着了,睡姿如此不雅,那个小红萝卜还留在外面,她抄起皮带就抽了一下,没想到魏征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她以为儿子是和她开玩笑,她用力又抽了一皮带,想象中,儿子应该跳起来,嬉皮笑脸求饶的情况并没有出现,魏征依然一动不动地躺着。她这才发现不对劲,俯下身子查看魏征,无论她怎么叫,怎么摆弄,魏征都没有反应,她忙给老公打了电话。

到了医院,在丈夫的亲自过问下,大夫给儿子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做了全面的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完全正常,最后内科的主任看着检验结果,张口说道:“就是睡着了,下次看着点儿,别让孩子熬夜打网络游戏。”

主任的话,张爱爱一个字都不信,儿子从来不打网络游戏,再说了,就是熬夜,也不至于跟植物人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丈夫魏人民一直安慰她,她百般无奈,只能在病床前陪着儿子。这一陪就是三天。主任再次给儿子做了全面的检查,可是结果还是一切正常。

突然,魏征大叫了一声,身子也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睛瞪的像个牛蛋。

张爱爱一把抓住了魏征的双肩,激动得哭成泪人:“大宝贝,你醒了?你醒了?”

魏征恍惚了几秒钟,才看清他眼前的人是妈妈,叫道:“妈!”

张爱爱如释重负地抱住了魏征,一边哭一边道:“大宝贝啊……你可吓死妈妈了!”

被妈妈如此亲密的抱着,魏征居然有些陶醉了,尤其妈妈胸口那两团坚挺饱满**十分柔软顶着他的胸膛,让他的血液流速都加快了,他真希望就这么被妈妈抱着,一直抱着。

事与愿违啊,张爱爱猛的松开搂着儿子的胳膊,道:“大宝贝,你好好的,我去找大夫!”说完就跑了出去。

魏征心有不舍地望着妈妈离开,不多时,妈妈又回来,跟着进来好几个穿白大褂的男女,其中一个中年大夫只是简单看了一下魏征,眼睛就再没有离开过妈妈张爱爱,别有目的地满脸笑容道:“我就说嘛,没事,就是熬夜熬太久了,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看着大夫色眯眯的样子,魏征特别不爽,魏征对着妈妈道:“妈,我好饿啊!”

张爱爱道:“是啊,我大宝贝三天没吃东西了!说,你想吃什么?妈这就给你买去!”

大夫“及时”地亮出他的“专业”,道:“这个时候可不能暴饮暴食,也不能吃太油腻的!”

魏征道:“滚犊子!我正长身体呢,不吃能长大啊!”

魏征一句话,把那个大夫气的脸色发青,本以为张爱爱会训斥一下孩子,没想到张爱爱过去拿起包,掐了魏征脸一下,道:“吃披萨行不?大宝贝?”

魏征笑道:“还是妈妈了解我!”

张爱爱无视大夫们注视自己眼光,径直出去,把大夫扔在了病房里,魏征朝大夫做了一个鬼脸,四脚拉叉地躺在床上,大夫们感到索然无味,灰溜溜地都走出了房间。

魏征得意地大笑了几声。

恰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小子很臭屁啊!”

魏征先是一愣,坐了起来,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窗帘后面走出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一个穿着红色凤冠霞帔的女人。

和魏征打破瓷像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这个女人手里拄着一根金黄色的龙头拐杖,径直朝着魏征走了过来,

魏征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是大白天闹鬼了。

就在那女人走到魏征床边的时候,魏征下意识飞起一脚,踢向那个女人。

出乎意料,奇迹发生了。

那个女人被魏征一脚踢飞了,向后飞出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那个女人居然还叫了一声:“啊……疼!”

魏征顿时就有了底气,原来鬼也怕打,也会疼啊,那还有什么好怕的,一个小媳妇,还怕打不过她!

魏征跳了起来,站在床上,握着双拳对着那个女子,做出随时攻击的架势。

那个女子一边**,一边揉着被魏征踢到的地方,从地上爬起来,恶毒地盯着魏征,道:“小崽子,你敢踢你白奶奶!”

魏征在床上跳了两下,挥了挥拳,道:“大爷就踢了,咋的,大爷遇神踢神,遇佛打佛,何况你这样的小鬼!”

女子大喊一声:“奶奶不是鬼!”手中的龙头拐杖朝着魏征头上打去,本来那龙头拐杖只有一米长,根本打不到魏征,魏征也就没有躲闪,可是没想到,那拐杖居然迎风就长,那龙头结结实实地打在魏征的头上,魏征的头立刻多了个大疙瘩。

那女子还想再打,出乎意料,奇迹再次发生了。

那女子原本高耸的胸部急速的收缩了,不只是胸部,整个身材都在收缩,眼看着一个大波妹变成了一个小萝莉。她是柯南的妹妹吗?她也被灌了“APTX4869”了吗?

那女子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突如其来的变化,本来合身的衣服一下子变大了那么多,她有些失神的打量着自己变化后的身体,魏征可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他飞身过去,将那女子一把拉过来压在了床上,把拐杖扔到一边,那女子变的太小了,他一只手就锁住了她的两只手。

魏征的脸距离那女子的脸只有不到十厘米,魏征把她看得清清楚楚,没想到,她还真是漂亮啊,脸像个粉团,眼睛大大的,不过依然是恶毒地看着自己。

女人想挣脱,可是她1米2的身子完全在魏征1米8的【好文】【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02-03)身子以下,动弹不得。

女人道:“小崽子,你好大胆!信不信我让你魂飞魄散?”

魏征笑道,空着的手在女子的胸口抓了一把,道:“我好怕啊!你信不信,我把你先奸后杀,杀完再奸,奸完再杀!”

女子显然没有想到魏征会如此下流,直接抓她的胸部,顿时小脸通红,道:“你……你流氓!”

魏征道:“流氓就流氓吧,你现在要有清醒的意识,了解自己的处境,听话是第一位的,懂不懂?”

女子扭了几下胳膊,依然没有挣开,她吼道:“你给我撒开!”

“大宝贝,你爸给你做的鸡丝馄饨,你先吃点儿!”

病房的门被人打开,张爱爱端着一个方便饭盒走了进来,看到魏征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床上,楞了一下,道:“大宝贝,你干啥呢?”

魏征道:“妈,你看,我抓个小鬼。你快看!”

张爱爱过去在魏征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你做啥妖呢!”

魏征指着床上的女人,对着张爱爱道:“妈!这么大人你看不见啊?”

张爱爱完全没有搭理魏征的问话,打开了方便饭盒,道:“行了,别闹了。赶紧起来,馄饨还热着呢,快点吃!”

魏征大惑不解,道:“妈!你真看不见这么个大活人?”说着,伸手在那女子刚刚发育的小胸蕾上狠狠抓了一把,那女子一声尖叫,魏征这才满意的看着张爱爱。

可是张爱爱表情依然,好像完全听不到女人的叫声,用勺子舀了个馄饨,道:“大宝贝,快起来,别跟着小狗似的,趴窝了!”

魏征看了看那女人,那女人一脸怨恨地瞪着他,他又抬头看了看妈妈张爱爱,妈妈一脸平静,完全看不出有说谎的成分,魏征又问了句:“妈,你真没发现我床上有个大美妞?”

张爱爱绷起了脸,道:“大宝贝,你再胡闹,妈妈可要生气了啊!快起来!”

魏征慢慢地从那女人身上爬起来,既然妈妈看不到也听不到那女人,他也没有必要和妈妈解释床上女人的存在,他起来的很慢,也很小心,不怕别的,就怕那个女人突然起来,抄起拐杖再往他头上打,等他完全起来,快速地操起了拐杖,扔到了窗外。

那女人见魏征起身,果然想取拐杖,不过没有魏征手快,看到魏征把拐杖扔了出去,她朝魏征大声吼道:“哎!坏蛋!”魏征一脸得意地朝她吐了吐舌头,女人无奈地身子一扭,坐在床上不理魏征。

张爱爱看到魏征一连串滑稽的动作,放在勺子,摸了摸魏征的头,又摸了摸自己的头,道:“不烧啊!”

魏征道:“我没事,妈,你快给我买披萨去吧。我想吃披萨!”

张爱爱道:“你先把馄饨吃了,你爸给你办出院手续呢,等办好了,我们全家一起去必胜客!”

有人就是好办事,魏征的爸爸魏人民很快就把手续办好,全家吃了一顿必胜客后才开车回家。

魏征留意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一直呆在自己不远的地方,魏征走她也走,魏征停她也停,尽管她的表情非常不情愿,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小小的身子套着大大的衣服很滑稽,魏征忍不住一直笑。

也许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妈妈再也没有提那天犯错的事情,也没有提他打破瓷像的事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进了房间关上门,那个女人居然没有跟进来,魏征打开门,看见那么女人站在门口,此时女人见看魏征打开门,立刻把可爱小脸蛋扭到另一边去,发起小女孩撒娇脾气似的。

魏征道:“进来聊聊!”

女人道:“小崽子,和你有什么好聊的!”

魏征道:“聊不聊随你,我无所谓。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把拐杖找回来!那么好的拐杖,丢了就太可惜了!”

女人果然动心了,看了眼魏征,又转回了头!魏征笑着摇摇头,关上了门,过了大约十秒钟,那个女人穿过门,站到魏征不远的地方。

魏征挥了下拳头,心里乐翻了天:“大爷有阴阳眼了,大爷可以看到鬼了!”

魏征故作深沉地拉了把椅子给那女人,自己坐在女人对面床上,道:“姓名!”

女人笑了,有种无奈地笑,道:“你个小屁孩,弄什么?快去把我的拐杖找回来,奶奶给你奖励,找不回来,有你好看。”

魏征道:“哦?是我小屁孩还是你小屁孩啊?胸都没有了,你还装什么前辈啊!你可别忘了下午的教训啊。”说着,双手隔空朝那女人的胸口抓了抓,脸上满是淫笑。

女人不但没有生气,脸上还浮现一丝笑意,她轻轻的伸出手掌,对着魏征,魏征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个巨大的手抓住了,女人的手向上一提,他的身体居然就离开了床,到了半空中,魏征吓的大叫,刚喊出一个“啊!”女人伸出食指,在自己的双唇上一封,魏征就发不出一点声音。

女人的手摇动,魏征的身体就在空中摇动,就像玩过山车一样,女人后来直接让魏征大头朝下悬在空中,把双唇上的手指拿开。

不等女人说话,魏征忙求饶,道:“神仙姐姐,神仙姐姐,小的知错了,你就收了神通,放我下来吧,我刚吃过饭,我要吐,吐了!”

女人道:“现在就去把拐杖给我找回来!”

魏征道:“我现在就去,现在就去!你先放我下来,神仙姐姐!求你了,神仙姐姐!”

女人双手一拍,魏征从空中大头朝下跌落在床上,魏征疼的“哎呀!”一声。

女人满意地打了个响指,喊了一声:“Bingo!对了,告诉你,我不叫神仙姐姐,人家都叫白老太太,你就叫我白奶奶吧!”

那女人刚说完,她的胸口一阵发堵,脸色惨白,全身酥软无力。

就在这时候,魏征的报复也来了,他伸手把那女人拉到床上,动作与病房时如出一辙,身子被他压在身下,双手被他锁住,胸部被他抚摸着。

魏征正摸的过瘾,却发现身下的女人,完全没有反抗,他这才发现,那女人脸色变得十分之差,跟恐怖片里的鬼一样。

魏征忙从女人身上离开,轻轻拍了拍女人的脸,道:“大姐,白老太太,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人工呼吸啊!”说着真的把嘴凑了过来。

白老太太忙推开魏征,有气无力地道:“滚犊子!”

魏征道:“还会骂人啊!”

白老太太道:“跟你个小崽子学的!”

魏征看白老太太脸色那么差,道:“你是不是饿了,我下面给你吃啊!”

白老太太道:“我不能吃人家烟火,你给我点血喝吧!”

魏征先是一怔,然后冷静想了想,好像下了很大决心,道:“行!”说完,站起身子,脱光了裤子,对着白老太太。

白老太太吼道:“流氓!你要干啥?”

魏征道:“救你啊。一滴精,十滴血!”

第三章 和鬼妹儿玩Cosplay

天后宫偏殿,白老太太的庙。

白老太太五心朝天地坐着蒲团上,很有老僧入定的风范。

魏征四处打量着,这个庙很小,就是一排房子中的一间,中间供奉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很明显香火不旺,香炉只有三支香根。

“上柱香!”白老太太幽幽地说着。

“好嘞!”魏征答应一声,从香桶里抽了三支香,他这时发现,香桶上贴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请香三支三十元。

魏征翻翻口袋,掏出两张二十的放在香案上,想想觉得有点吃亏,就又抽出一支香。先点了三支香,朝神像拜了拜,插进香炉,又把剩下那支点上,蹲在白老太太的面前,摇晃着香,嘴里念叨着:“一支香一盒红塔山,一支香一根红塔山!”

白老太太张开双眼,瞪着魏征,有气无力地道:“滚!”

魏征道:“大妹子,是你让我滚的啊!”说完就往外走,脚还没迈出庙门,白老太太忙道:“回来!”

魏征没搭理她,继续往外走,可没走出多远,就听见身后“哎呦”一声,回头一看,白老太太从蒲团上跌了下来,身子向前趴在地上,胳膊撑着地想起来,可是刚爬起来一半又跌了下去。

魏征忙跑了回来,把白老太太扶到蒲团上,道:“你这是怎么个意思?坐都坐不稳!”

白老太太道:“你别瞎走,别离开我一丈!”

魏征道:“为啥?”

白老太太道:“我必须在你一丈以内,不然身子就会跟着你跑!”

魏征道:“行行行,我做你丈夫,不离你一丈远!”

白老太太重新打坐,魏征拿着香,老老实实地蹲在白老太太的对面。

直到魏征手里的香快燃尽,白老太太的脸色才由绿转成相对正常的白色,就算女人的皮肤晶莹剔透,吹弹可破,如果是绿色的,也不好看。

白老太太慢慢睁开了眼睛,道:“谢谢你!”

魏征难得一脸严肃,道:“你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小鬼!”

白老太太也一脸严肃,道:“你,给我滚犊子!”

魏征大笑着起身,指着庙里供奉的老太太,道:“这供奉是你奶奶?”

白老太太道:“那供奉的是我。你没看牌位上写的是我白老太太的名字吗?”

魏征道:“我靠!不能吧,跟你一点也不像啊!咋的,你是天山童姥啊,还能返老还童!”

白老太太叹了口气,道:“世人愚昧,以为叫白老太太,就应该是个老太太!”

魏征道:“别说,大伙儿把你弄的挺好,跟我家楼下菜市场卖鸡蛋的老奶奶一样一样的!不是,你一个小鬼,庙里怎么还供奉你?你有后台啊!你是阎王爷的小情人?”

白老太太被魏征的话气笑了,她慢慢站起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道:“你好大胆子啊,看来我得禀告阎王,让他老人家派黑白无常,把你打下地狱!”

魏征笑道:“你可别闹了,你要真有那两下子,还能让我说踢就踢,说打就打,抬手就摸咂儿!”

白老太太马上翻脸,想抄起蒲团打魏征,可是她的手从蒲团上穿过,什么也没能拿起来,她又伸手拿板凳,结果还是一样,她对魏征道:“你去把我的拐杖找回来!”

魏征搔了搔头发,道:“这可不是求人办事该有的口气啊!”

白老太太抬起手掌对着魏征,道:“你去不去?”

魏征楞了一下,可马上反应过来,他往板凳上一坐,道:“有本事自己去,大爷不伺候!”

白老太太的手掌泛出白色的光芒,可以魏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白老太太还是心有顾忌,再三犹豫,最终收回了法力。

白老太太道:“只要你把拐杖找回来,我就给你奖励!”

魏征笑道:“就是嘛,这才是求人办事该有的态度!,说吧,能给我什么奖励?”

白老太太道:“你先把拐杖找回来!”

魏征道:“那不行,咱得先谈好价,万一找回来,你就让我摸一下咂儿,我不吃亏了!”

白老太太骂道:“无耻!流氓!”

魏征道:“你就不能换点新鲜的,我就是无耻的流氓,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可告诉你,流氓特别喜欢欺负小女孩子!尤其是那种眼睛大大的,屁股翘翘的小萝莉!”说着,对着白老太太挤眉弄眼,还像电影中的色狼那样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白老太太颇为无奈地笑了两声,道:“你个小屁孩,跟谁学的乌七八糟的东西!”

魏征反驳道:“叫谁小屁孩呢?你看看你的样儿,叫我小屁孩!”

白老太太道:“你奶奶我一千六百六十二岁!”

魏征道:“一千多岁了?那你挺背啊,一千多年都没捞到投胎的机会?”

白老太太瞪了魏征一眼,五心朝天地坐在蒲团上,道:“我不是鬼,我是地仙!”

魏征道:“啥?地鲜?土豆,茄子,辣椒啊!”

白老太太不再搭理魏征,闭上双眼,专心打坐。

魏征见白老太太不搭理自己,起身到了坐到她旁边的蒲团上,也学着她的样子,可是怎么也摆不好莲花座,他捅了捅白老太太,道:“你叫什么?”

白老太太轻声道:“白老太太!”

魏征对这个答案很不满,道:“你的真名,白娘子还有个白素贞的名儿呢!你到底叫啥?”

白老太太没有回答魏征,好像没听见魏征的话一样,闭目打坐。

就在魏征失去耐心要捅她的时候,她才轻声道:“白如梦!”

魏征道:“你确定不是白日梦?”

白老太太睁开眼,扭过头,颇为不满得看着魏征,道:“这是我相公给我起的名字,我不允许你开玩笑!”

魏征道:“你嫁人了?那么你是少妇了?少妇好啊,活好!”

白如梦道:“把你那套收起来吧,你个小屁孩,还是纯阳之身,装什么情场老手!”

魏征疑惑的问:“啥是纯阳之身?”

白如梦道:“就是说,你没和女人洞房过!”

魏征道:“靠!这个你也能看出来?”

白如梦不屑的瞟了魏征一眼,道:“我的厉害,你慢慢就知道了,你只要听我的,肯定有你的好处!”

魏征的身子凑过来,想和白如梦有个亲密接触,白如梦警惕的推开了他,魏征又靠过来,白如梦直接站起来,走到门口,外面夕阳如血,甚是美丽,她看到如此美景,仿佛想起了什么,心里有些感慨,不觉失神。

魏征道:“你为什么找上我?”

白如梦被魏征的话惊醒,回身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魏征道:“我说,你为什么找上我?”

白如梦叹了口气,道:“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魏征听不下去了,道:“别整没用的,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四六的句子我听不懂!”

白如梦道:“你打破了我的塑像,我就跟着你呗!”

魏征跳了起来,道:“凭啥啊?一个破塑像,瓷器厂一天不得打破它百八十个的,为啥就跟着我呀?”

白如梦道:“破塑像?你奶奶我的塑像在天后宫就供奉了60年,又被你外婆供奉了40年,你说破塑像!”

魏征懊恼地一拍大腿,道:“我靠!那是古董啊!能值不少钱啊!”

这个时候,一个女居士朝着魏征喊着:“小伙子,关庙门了!”

魏征答应着,把他原本放在香案上的40块钱装到口袋里,出了天后宫。

白如梦鄙视地道:“你还要不要点脸,庙里的香火钱你都拿!”

魏征毫不在意地道:“你不说供奉的是你吗?那香火钱就是你的,我是帮你先把钱收着!你用钱的地方多,你现在可能没感觉,等你再大一些,每个月买纸都得老多钱了,对了,你们地仙是不是也会月月不舒服?”

白如梦直接把魏征这句话忽略掉了,这个小屁孩,人不大,懂的倒不少。

魏征在前面走,走的很快,白如梦在后面跟着,出了庙门刚走了几步,魏征就听见身后扑通一声,回头一看,白如梦五体投地地趴在地上。

魏征笑道:“大姐,这不年不节的,你干嘛给我施这么大的礼啊。我年纪小,你给我施礼也没有压岁钱。”

白如梦站起来,道:“滚犊子!”

魏征笑了笑,不理白如梦,继续快走,不多时,又听见扑通一声,回头一看,白如梦又跌倒了。

魏征走到白如梦身边,把她拉起来,道:“你是不是想碰瓷啊,你好好瞅瞅,除了我,谁能看见你啊!你这咔咔摔也没用啊!”

白如梦无奈地提了下裙子,道:“衣服太大了,走快了就踩到裙子,你去给我买套合适的衣服!”

魏征道:“大姐,我就那偷来的40快钱,买衣服肯定不够,我去给你买个T恤,你先套着,行不?”

白如梦道:“你去纸扎店,给我买一套纸扎,在庙前烧了就可以了!记得,要漂亮点的。”

魏征道:“你跟我一起进去,看上哪个买哪个,不就得了。”

白如梦摇了摇头,道:“纸扎店是阴差聚集之地,我现在还是尽量不和他们见面的好!”

魏征道:“靠!你不是地仙吗?阎王爷的小情人,你还怕鬼差?”

话是如此说,魏征还是朝庙旁的纸扎店走去,走了几步,又转身回来,道:“你这样走了还得摔。”说着把白如梦抱了起来,白如梦身如萝莉,魏征抱着毫不费力,白如梦也没有反抗,任由魏征抱着。

魏征把白如梦放在门口,独自进了纸扎店,店里只有一个叠金箔元宝的中年夫妇,抬头看魏征进来,放下手里的活,迎了过来,道:“小伙子,你要请点什么?”

魏征很有礼貌地道:“大姨,您这有没有女人的衣服?”

中年妇女道:“有,有!”说着就向魏征展示了几件女人的寿衣。

魏征忙道:“大姨,不是这种,纸的,漂亮点的,就像美少女战士月野兔穿的那样的!”

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下,道:“有倒是有,你要那玩意干啥?”

魏征搔了搔头,故作神秘地道:“我昨天晚上在分档,泡了个鬼妹儿做我女朋友,她非要跟我玩cosplay,我这不就买衣服好烧给她!”

中年妇女楞了有一分钟,笑骂道:“臭小子,吓唬你大姨呢!”说着一阵翻找,把几个日本女学生装的纸货丢给魏征,道:“这都是彩打定做的,三十一套!”

魏征看了看,制作精良,很是漂亮,连靴子,长筒袜都做好了。魏征从口袋你掏出二十块钱,道:“大姨,我就二十,你少收点呗!”

中年妇女毫不犹豫地收了钱,道:“二十就二十吧,看你小子挺嘎,我就赔钱卖你了!”

魏征拿着纸货,到门口再次抱起白如梦到了庙门口,把纸货烧掉。

等纸货上的火彻底熄灭,白如梦走了过去,直接从灰烬里提出了那套衣服。

魏征瞪大双眼紧紧盯着白如梦,生怕漏掉一点点细节,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美女换衣服,哪怕这个美女还没有完全发育。

谁知白如梦朝魏征嫣然一笑,身子生生穿过了庙墙,进了庙里。

魏征朝着天空喊道:“老天,不带这么玩的!”

庙里传来白如梦的笑声,笑的那么开心。

不过,白如梦的笑声犹在耳畔,骂声又传了出来:“小崽子,你买的什么东西!”

魏征道:“衣服,店里最漂亮的!”

白如梦道:“滚犊子!你个色狼,穿成这样,怎么见人!”

魏征道:“别拿自己太当回事了!除了我,谁能看见你!就我能看见,我不得挑个我喜欢的,穿着吧,这套最养眼!”

白如梦道:“滚犊子!你给我重买一套去!”

魏征道:“就这一套,你爱穿不穿!我可告诉你,你再不抓紧,你那宝贝拐杖被别人捡走了,你可别又哭又闹,寻死上吊!”

庙里没了动静,魏征把耳朵贴在墙上,可是听不到任何声响。魏征等了一会,突然一个加速跑,跑了有五米,就是这短短的五米,把庙里的白如梦生生拉到了庙外。

白如梦此时刚刚穿上内衣,正准备穿套裙,没想到就这么出了庙墙,出现在魏征的面前。

原来白如梦长成这个样子啊,看似萝莉般的身子居然有一双浑圆的大腿,双腿并拢着没有一丝缝隙,在大腿根部的结合,配合那粉色的内裤,形成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三角地带,腰身纤细,胸口有着不大却又饱含青春的凸起被胸围包裹着。魏征开始痛恨那些纸扎商人,全国都在偷工减料,你们为什么不能和国家同步呢?二十块钱的东西,你还准备什么内裤胸围啊。

白如梦的皮肤好白啊,肤如凝脂,让人有着把玩的冲动。

魏征感觉鼻腔一热,两行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

白如梦先是一阵羞恼,刚要辱骂魏征,看到魏征流鼻血的样子,她反而觉得很可笑,很好玩,她居然还转过身,朝魏征扭了扭不丰满但非常翘挺的臀部。

魏征心里大叫:“不好!这妖孽是要老子的命啊!”想转头不看白如梦,可双眼像是着了魔,就是死盯着,死死盯着白如梦的身体。

白如梦落落大方地穿上了衣服,走过来拍了拍魏征的胸口,道:“童子就是童子,定力太差!”

魏征这才缓过神,抹了一把鼻血,道:“挺合身,挺合身!物超所值。来吧,我们Cosplay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