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奸淫国中幼女-塞进小阴洞-【2024年3月更新】

2024.03.28 来源: 浏览:3次

作坏事前都要先勘查地形,我手上的袋子专着我的”工具”,虽然有一些是”实战”的时候才会用到,不过我还是将它们一起带了出去。我准备在这里强奸四.五个可爱的小处女,当然拉,我压根儿没有想到在我勘查地形的时候...上天就送了一个大好机会给我...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

夏日炎炎...一名无知的国中小女生看来是为了抄近路回家,所以才会经过我来勘查的这个地方,这准备改建的废弃公园经过,虽然是准备改建的状态,但是因为政府发包的问题...所以迟迟未动工,无人管理的状况下...环境变糟了,当然就没有人会来这里散步和运动了--真是个理想地点。

我躲着观察她,发现那瓜子脸和短短的头发...清秀却又显得稚气的长相---果真是一个美人胚子阿...。我已经忍不住想像她被我侵犯的时候会是多么可口了!!

就在她经过我的时候,我采取了动作,我突然从旁边冲出,跟她拉扯了一番后,她被我拖进附近的男厕所。我锁定了一间残障者专用的厕所,用力的撞开门,然后把她给甩了进去。

〔救...!命...〕

她还来不及叫出完整的救命句子就被我恶狠狠的捂住了嘴吧,她的小手不断的垂打我,反抗激烈的她...可让我更加兴奋啊!!

我硬是让她背对着我,用一只手狠狠的将她的手贴在墙上;这还穿着这里某所国中制服的可爱小女生当然没有办法反抗我那强大的手劲,只能唔唔唔的哽咽着。

〔唔唔....走...唔...开...〕

我空着的另一只手不断的在这只待宰的羔羊身上不安分的滑动,我将手伸进水手服里...两颗小小的奶包的触感让我更加的兴奋。但是我知道我还有前置工作要准备呢...我将事先准备好的牛皮胶袋取出,接着在这不断乱动的小妮子嘴巴上”绕”上几圈;我现在可没有心情慢慢同情这国中女生的感受呢...只见她红了眼框,眼泪不动的向外流...嘿嘿嘿.我相信她等等流的一定不只有眼泪这种东西...当然啦...红的当然也不会只有眼睛而已,国中生嘛,想必是处女的成分比较高一点;我在她的两只小小手上也捆了几圈后,就将她押在马桶上盖。我没有办法考虑到这里的卫生环境,但是从这里看来...这里人烟一定很稀少。

〔呜呜....呜恩恩恩....呜.恩唔...〕

被胶布贴着嘴巴的可怜小女孩只能不断的用鼻音要我放开她...当然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再次确定这狭小的厕所的门锁是锁着的以后,就将小型的家用DV架在门上,用45度的角度对着我们,这种事情当然要好好收藏才行!

〔干!妳在乱叫一次,我就让妳断手断脚,再把妳的脸剁碎...听见没有啊!〕

〔唔唔唔....〕

在听见我的要胁之后,小妮子的声音明显的放小了,剩下微小的哽咽的措气声。在一切都准备好后...我将靠在这小妮子肩上,让她感受到我不断忽出的鼻息,她的肩头颤抖了一下...很显然的是已经知道等等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国中生的性教育作的可真是好阿。

我用舌头品尝着小女孩的脸庞,双手则在百折裙和水手服里不安份的游动着。她颤抖的声音随着我动作的加粗起伏...。那靠在我怀里的娇小的身躯真的是让我太兴奋了...我将她给拉了起来,当然她还是背对着我的。

〔把双手举高放在墙上,干...敢不听话,妳就死定了。〕

我对她说完后,突然的把她转向我,然后吐了一口口水在她脸上,这动作当然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只是满足一下我的兽性。她就乖乖的照作了,她当然不敢违抗我的命令,这感觉让我在心理暗叫爽。

〔唔唔.........唔....唔....〕

心惊的小女孩在我拉下她的百折裙后感到一阵心寒...但是又碍于我的命令不敢乱动和乱叫,所以她的身子不断的发着抖。而拉下她百着裙的我,则是看见了上面印上HelloKitty的白色小内裤,哇!!...我的长枪已经直直的竖了起来!我将国中生的百折裙丢在一边,然后将头靠近那守着幼女神圣境地的白色薄布仔细端详...在用手把玩了一下后...我将这层最后防线也给拉下。

〔唔唔唔....呜唔...恩唔...〕

小女孩的反应说有多么激烈就有多激烈,但是我突然一拳打在她那单薄的身子上后,她又趋为只有发抖而已。

〔操妳娘的...妳是听不懂人话阿小心我干完后...带妳这只母狗带去给狗干!干!〕

我淫秽和暴力的语言真的让她安静了很多,只是她身子的抖动佑更加大了。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光滑又白嫩的屁股,我用手捏了捏后,突然手从屁股缝里摸了进去...

〔唔唔唔...唔...〕

我手顺着那沟从后向前滑行...先摸到了肛门...紧接着则是两片加一线的无毛地点...,嘿嘿嘿...我知道我准备来作坏事了。

我将她转了过来,那幼蕾完整的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示意要她面对我坐在马桶盖上面,她照作了。我在她面前脱下了我的裤子和四角裤,在她面前呈现的则是一条粗大的大肉棒...。她的眼泪飙速更快了...我看着她两脚中间的那条细缝...粗大的肉棒又在往外扩张了一点。

〔脚打开。〕她迟疑了一下。

我摇摇头后,从旁拿出了瑞士刀,作势要往她脸上划。

〔唔唔!〕她立即照作了。

〔听话就不会受伤...,不听话的话...〕我亮亮手上的美工刀。

她点头。

接着...想必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激烈的疼痛...也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的造爱...。

我将她分开的双腿高高举起,我的目标物在我面前一览无疑,我先空出一只手沾了点口水抹在那小小的蕾包上面;刚刚爱抚的时间不多又加上国中生没办法分泌多少淫水,我就只好这样啦....

坚挺的枪杆对着少女的花心蓄势待发,我先在她小小的阴道口上滑动着我的大黑,眼前的国中生幼女因为我的事先警告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只能带着哽咽声看着我的兽行。

〔唔唔!!...唔~〕

第一次突入并不是很成功,那阴道口紧的连要推进一公分都显的困难,不过这就足以让这小女生哭的飙泪了...,我心一横,臀部加上我推进的重力狠狠的插了进去,不过我的家伙还是连一半都没有进去。

〔呜~~...呜~~.......呜~~~~〕

我无视小女生的哀嚎,用力的加重力道直导花心,这次插入我感觉有一块薄膜被我刺穿,想必这就是处女膜吧!此时紧紧的阴道给我的快感完全盖过了我的理想,我的耳边已经听不到少女的哭号和哀求声。我只是将她身子整个靠躺在马桶盖上方便我的抽送,我一次又一次的将她阴道口旁的两片小阴唇不断的带近带出,每一次抽送都增加了我的快感和她的痛苦。我注意到我的大黑在她的阴道上面抽送时都带出一丝丝的红血,第一次破处就尝到这么激情的性爱...这小妮子不知道作何感想呢

我只有脱下她的白折裙和那显得稚气的小内裤,她的水手服甚至她的高筒白袜和运动鞋都依然在她身上,我感觉的到她的鞋子随着我的抽送敲击在我身上的触感,还有那微凸的小奶包在水手服里面不动的晃动。

我记不得我抽插的次数了,只知道我像只禽兽一样,不断的折磨着眼前的幼女,我突然好像听听看这哭的脸都变形的小女生的淫荡叫声会是怎么样,只是她现在只能随着我的抽送发出恩恩恩的叫声。我所性伸手将她嘴巴的胶布给撕下,我想这一定很痛,不过这幼女正忙着品尝我的大黑,我想她应该不会再意吧

〔不~~不要阿...呜痛呜...痛痛..~呜呜...~〕

拉近拉出的阴唇包覆着她根本负荷不了的阴茎。我用一只手将她被胶布绑着的两只手往上举起,另外一只手则是粗暴的撕开她身上的水手服,在作这些动作的同时,我的大黑可没闲着,正努力的制造最大的快感给我。

〔唔唔~~人家....那~~痛~~..呜呜呜..唔恩...呜〕

我丢开她身上的小奶罩后,两粒小小的奶包就这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将我的舌头靠近那小小的乳晕恬着,我的舌头灵活的在小女生的奶包上面游移,这样的动作使得这可怜的国中小女生的耻辱达到最高点,我在她小小阴道的阴茎感觉的到她少量的高潮淫水向外喷出。

〔放...~放开我...人..乌呜呜...家.~痛痛...不要呜...痛阿..~呜!!

我真的停了下来,幼女像是松了一口气的全身瘫痪在马桶盖上。谁知我粗鲁的将她转了个方向,并且要她用支撑在马桶盖上,结果就变成她面对着马桶,并且高高抬起她那小小的屁股,成了一个像是ㄇ字型的状况,也就是A片常常有的标准老汉推车式。姿势换好以后,肉博战继续上演,她继续哭她的,我继续干我的。

她好几次手都差点软掉,只是她每次差点向前趴时,我就加重我阴茎的出力,让她努力的撑起双手,我的手则时抓稳她那娇小的柳腰,让她和我的大黑更加的亲密,而我像是装了电动马达似的,在她身上不断的勇勐进攻,一进一出一进一出的抽送,干的这小女孩快要飞起似的。

〔呜呜呜..痛痛.~~~呜污呜...痛痛...人痛家...不要怀痛呜呜....孕〕

所以我说现在的国中性教育作的可真好,连精液射进子宫会怀孕这种事情都知道,只是我还是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似的勐干她,勐在她身上撒野。而她刚刚被我撕滥的破烂水手服和她那若有似无的小小奶包不断跟着我的节奏而飘动或晃动着,她身上出的汗水不断的滴下,就连她承受和我交合的私处的淫水也跟着滴...其中当然有混着我的精液啦...。

〔我要干到妳帮我生个四胞胎啦,这样爽没小母狗〕

〔~~...呜呜呜...不要~~呜呜~~唔~~不要阿....呜呜呜〕

抽差了近百下,我感觉我也快要泄了,我断然停止抽送,又将她翻个面转到我这里,而这时她已经完全虚脱无力的坐在马桶盖上,就连哭的力气也没有,只是不断的大口大口喘着气。

我的兽性还没结束呢。

我将阴茎深入她的可怜的小嘴,用手压着她的头,硬是和我口交,全身无力的她连反抗都没有办法,只是含着我的大黑让我抽送,当然拉,她还是有稍微反抗一下的,她那小小的舌头努力的想把入侵物给推出去,只是她没有想到,当她那细嫩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面滑动的时候...更让我兴奋啊!!!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刚刚的抽送和幼女的口交终于让我的精子兵汹涌而出...全部射在这国中幼女的嘴里,她当然想要把那黏黏的东西给吐出来,只是我硬压着她要她给我吞下去,所以她只边含着我的阴茎,边一口一口的吞进生命的精华。

过了许久,我才让我的阴茎从她嘴里出来。这国中幼女给我的兴奋程度从我那射出精液却依然坚挺的大黑上可以明白。她坐在马桶上微弱的啜泣着,我则是看了看散落在厕所间她的衣物,唉...刚刚真不应该那么冲动的,现在我得想个法子拿湮灭证据,不过反正这附近学校的校服我都有准备,所以处理的问题应该不是太困难。

我又转回去看了看刚刚被我强暴的幼女,那稚气的脸上让我想喷点精液在上面,只是天色的问题...我只好打消这个念头,不过我倒是让她又含了一次我硕大的阴茎,并且问了她的姓名和住址...等等资料,好让我可以有机会再来侵犯她那无毛地带,最后整个强暴过程就在我湮灭好证据后,又赏了她一拳要她不准说之后落幕。

不过被我这么强烈的激干以后,这幼女连走路都有问题,虽然我有帮她那受创很深的私处上点药,不过我想她应该还是会痛个几天吧等到她好,再来干干她也不迟。

捏了一下她白折裙下的屁股后,我也拍拍屁股走人了。

奸淫国中幼女-双洞齐着干(教室篇)

镜头上一个看似也才十一、十二出头的小女孩正被一个男子勐干着,地点是在某个废弃工业区的草丛里。小女孩的双腿被抬的老高,那男子的大黑一次又一次的近犯这小女孩的蜜洞。从镜头可以看见这小女孩痛苦扭曲的表情,阵阵的求饶声音不断。不过这男的怎么可能会放弃呢粗黑的大黑加重力道继续突刺,哇哇大叫的小女孩只能痛苦的承受小穴和大阴茎的交合。

那是我一个暱称叫做林董的朋友的作品,现在他正坐在我旁边。

〔我说林董阿,你技术越来越好了喔,看这小母狗被你干的爽歪歪的咧....〕

我们是品尝未发育小蕾包的淫友,每当有空,我们都会像这样和对方分享最近的战果。当然拉,我们刚刚也才看过最近我在厕所里面干着那个幼女国中生的DV;他给我的评价要我继续努力。

现在正在拨放的影片已经接近尾声,影片中的林董将镜头拉近拍摄小女孩那被干到红肿的私处和脸部的特写。可以看见那小女孩的两粒小奶包随着大口大口的喘气而上下起伏;林董还伸手去捏了捏那像葡萄干的乳头。

〔怯,还好啦,不过我比较喜欢你选在厕所干幼女的idea〕

〔唷跟我烙英文喔不过你这样打野砲也不错阿。〕

强迫幼女在被干完后为我们口交似乎是我们两个的共识,只见林董站起身来;将那金刚大粗黑对着小女孩的嘴巴插入,不过在这之前他又先在那可怜的小幼女脸上用大黑甩了几下,让那幼女脸上沾着精液为他口交。当那小女孩脸上被林懂的大黑拍打的时候,那小女孩的表情真的很有看头。稚气的脸庞上面各种耻辱感交杂在一起的感觉...嘿嘿嘿。

〔听说你来这里听说有什么大计划啊〕林董问。

〔没什么拉,就这附近的幼幼多了一点而已,而且素质还不错咧!〕我想起那个在厕所被我干的要死不活的国中小女。

〔唷那你应该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我指指电视机旁边的那个大袋子,然后顺手将电视机给关了;最后的萤幕是林董强制灌精给那个幼女,幼女的小嘴可能吞不下那又浓稠、数量又多的精子兵,多于的精液顺着嘴角两边慢慢留下,而林董就将幼女的脸当作毛巾一样,在她的脸上擦拭着刚逞完凶的金刚砲;所以幼女的脸上通通都是白色的精液。

〔我那车子后箱还有一些法宝咧,而且这里附近的地形我差不多都勘查完了,在这里干幼幼绝对超安全的拉。〕

〔喔那让我也玩一场吧〕

〔不要说我不够妈机,就来吧。〕

反正他找我应该也是为了这种事情吧我和他解释一下作战计划后,就跑去找梦周公了,不过周公没梦到,倒是梦到那个在厕所的国中小女生;当然,我又在梦中干了她N百次。

----

隔天我们直接翻墙进了一所国中里面,一般淫友可能会吓坏,不过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林董,一句话都没有问就跟着我翻进来。不过我还是向他解释到这所国中完全没有架设任何可以拍到你脸孔的监视器,就连老师在放学后也没剩下几个,而那几个不是在办公室里睡死,就是直接打卡翘班。当然啦...放水时间,一般学生早就走过了,所以只剩下一两个在教室里自惜的几个”乖学生”。

我们直接走进一间教室;为了挡着射进来的阳光,竟然连窗帘都为我们拉上了,这可真好阿!

只有一名穿着另一种风格的小女孩在里面,这和我收集的情报有些出入,因为之前在这段时间里面通常都会有两个国中女生在这里的。而她正停下笔,用那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跟林董;完全不知道等等自己会怎样被玩弄。最近国中幼幼的素质实在越来越好了,每个都是天生的林志颖--这次是个长发的气质幼幼咧。

〔没办法了,就共用她吧。〕我向林董示意。

请问你们是...〕等等会被玩弄的小女孩礼貌的发问。

恩,连声音都不错听,等等叫起来一定会让我们爽的狠咧...。

林董一个箭步直接冲上前抓住那小女孩,他动作俐落的捂住了她的小嘴,并且更快速的制住了不断乱踢乱抓的双手和双脚,不愧是身经百战的高手!而我则是去检查四周窗户;并且反锁教室的门,一切玩弄的准备都准备就绪了。

〔唔唔!!...放恩唔!!.....!!〕

这国中女生又踢又咬又叫的尝试挣脱林董那强而有力的手劲,小女孩反抗的很激烈的确难搞,不过为了预防这种状况我事先已经准备好了法宝,我要林董将小女孩的手压住,然后拿出预藏得针筒...注入一种我最近买的新开发春药。没多久,小女孩的反抗变的微小了,从她的瞳孔来看,已经进入了迷离的状态,靠!这药真有用!!

〔你哪里买的啊下次卖些给我用用。〕林董开始架设DV,而我则是将教室里的桌子给并在一起,这样就成了等等的刑台了...嘿嘿嘿。

林董将这等等的玩物抱上了型台后,我们两个一件一件的脱下这幼女的制服,当然啦,我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双手则是边脱边玩弄这小女的奶包和一样无毛的光滑地带;在这过程中,这等等会很淫荡的幼女只是缓缓的发出唔唔声,毕竟又还没开始干,怎么可以奢望她先叫呢

脱的光光的幼女大餐就这么呈现在我跟林董面前,已经神志不清的她看起来是多么适合勐烈的抽送啊!

〔...唔....唔....唔...〕

我拿去一灌润滑剂给林董,我们没有时间等她爱液分泌到适合抽送,况且我从来不期待这幼女能分出多少水来。林董拿着润滑在这玩物的私处涂抹,虽然只是这样轻微的碰触也已经让这幼女开始呻吟;而我看她这样的放荡,双手也开始玩起她的小奶包。

〔哦...唔...不....要...唔...唔...〕

我又捏又放、又搓又柔,肆无忌惮的在她那两粒奶包上撒野;在林董结束准备工作后,我们两就露出我们已经直立硬挺的粗大阴茎对着在刑台上的幼女淫笑。

因为虽然我调查的很详细,但是毕竟这里还是学校阿,地点的不安全限制了我跟林董玩弄的时间,林董将她的身子背对着她翻了个面,面向桌子的她因为神志不清也只能任林董摆布了,而我则是走到桌子的另一边,也就是和林董相对的另外一边。

我用手捏住这小女孩的嘴,强迫她跟我先进行一次激烈的蛇吻,嘿嘿嘿...先夺初吻在夺处女膜。小女孩的嘴整个被我的嘴给包住,只能用鼻音些许的声音,而我的舌头不断的在她的嘴里探索着,一下子在她的舌头上乱恬、一下子游离在她的玉齿之间....爽!

〔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嗯!!!!呜..!!〕

就当我这么享受的时候,林董无预警的插入使这幼女的脸色瞬间变的痛苦万分,两只小手赶忙伸到私处去想要阻止林董的攻击;林董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幼女淫魔,第一次的突入就整根没入了幼女的花园,顺道带走了她的处女膜。

〔呜哇...不...不...呜呜....痛痛..呜!...

〔唔唔!!.呜呜..唔唔!走...唔唔...呜...呜..痛!!...〕

林董将她的两只腿在空中举高并且分开,粗大的阴茎就这么在国中幼女毫无抵抗能力之时强力的抽送!而我则是将她的小嘴对着我的阴茎压下去;并且将她的双手抓到我的腰间。紧密接受大黑交合的私处和含着我阴茎的小嘴,就这样被我们毫无怜悯之心的逞着兽欲。

〔唔呜呜呜呜呜....唔唔唔....〕

我从来没想过对幼女玩3p这种事情,今天还真的给我实现了!之前注入的春药加上我们两个禽兽的玩弄,这国中幼女早就不能发出完整的句子,只能痛苦的闭着眼忍着抽送和含着我的大黑。

〔唔唔唔唔...呜呜呜....〕

看着这幼女的模样让我的欲火更加高涨,看着林董对幼女的激烈抽送更是让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欲火。我的眼睛瞄到放在一旁边的润滑剂,心中产生了一股更邪恶的淫念。

我拿了润滑剂后便要林董停止抽送;当他看见我在全力虚脱无力的国中幼女的肛门涂抹着润滑剂的时候,他就立即明白我要干什么了。

〔哦看不出你有这嗜好啊〕

〔废话,处女洞被你搞,另外一个洞当然是我搞啦!〕

幼女在这过程中,中出的快感让她整个瘫痪在教室的刑台上,春药的功能使她纵是痛苦也加倍享受到阴道和阴茎紧密结合的摩擦。她红肿的小阴洞附近的血丝说明了她有多痛苦,也证明了林董的爽快。

〔唿...唿...唿〕

得到短暂休息的幼女成狗爬似的翘着臀趴在教室的桌子上,夹着这嫩肉,林董在下我在上,各自找好了进攻的穴后,又开始擦送。

这次幼女享受到的是双倍的享受...还有4倍的痛苦!

〔阿阿阿啊!!!不...不要...痛!...那里...阿啊!〕

林董勐烈的上下一阵一阵深度插入,而我则是勐烈的攻击那未开发的嫩小肛门,两只阴茎在她的小洞快碰到子宫和几乎快深入到大肠的深度勐烈放送,这幼女大概已经昏死过去了,只见她娇小的身躯随着我们的抽送而摆动,长发随着节奏而飘动。

幼女早就不知道高潮几次了,我看见她被林董玩弄的小穴喷出些许淫水和精液,她的肛门则是痛苦的红肿着,她无力的小手则在我的大黑上试图想将我给推出,女孩放声大叫!

〔阿..阿阿..!!...阿阿!!..求..阿...你.呜呜啊!〕

无限制的抽送加起来近乎千下,我们两个也快射了,我从她的小肛门退出我的阴茎,然后退到旁边。

林董翻个身将她压在下面,调整好大黑的位置以后用更加凶勐的力道和速度插入!林董的大手压着这小女的肩膀,强迫她的小妹妹和她的小弟弟的关系更加亲密。

〔呜呜呜...阿阿....呜...痛...呜呜....!!〕

〔唔..痛...阿阿阿...阿阿...哦呜.....呜呜!!〕

因为是国中生的关系,未发育完全的小穴即使有着春药的加持也很难享受性爱的快乐,只有无穷止境的深入痛苦!

最后再一次强力抽送后,白白浓稠的精液射进这国中幼女的娇驱里,林董在射入完毕之后,并没有立刻抽出;而是压着她扭动了几下屁股,要干干净净的让精子完全射入这幼女里。

直到我拍拍他的肩,他才离开,最后还很舍不得的在抽叉了几下。这幼女的双手在林董离开后赶忙伸去她的私处,想挖出林董在里面射入的液体。

〔感觉怎样啊〕我边淫笑边问。

〔....呜...呜...〕幼女没有回答。

〔干!是不会讲人话喔〕我粗鲁的用巴掌打了一下那全是眼泪的小脸。

〔...呜呜...恶..呜...恶...呜心...〕幼女哭着回答。

〔等等我要你要边恶心边叫爽有没有听见〕我又用大手打了一下;不过这次是打在她的小穴上。

〔呜...呜呜......呜...〕她又没回答了。

〔要是你没叫我就把妳抓走天天干,有没有听见〕

国中幼女可怜的点了点头。在一旁边林董则是从旁边把dv拿来要拍一次特写;他先从红肿的小穴一路拍到那可怜的小脸,还捏了几下她的小乳头。

〔....呜...呜...〕

我将她的双腿再次抬高,二话不说就开始了进行我的勐攻;我一只手压着那小女孩的双手,另一只则在她的小奶包撒野;又捏又柔的,这小女大概爽翻了她,我一次次的加入力道,几乎快贯穿她整个小阴道。

〔叫阿,不叫是不是〕我加快速度的抽送。

〔呜呜...呜...爽...痛...爽....〕幼女只能照着我的话作。

我加快了我的速度,阴茎每一次都深入花心然后在退出,退出后又深深的插入,就这么快速的轮回抽送,这小女刚刚才品尝过林董的大黑,现在又被我强制插入....我们两个真是禽兽啊!!

〔谁爽!〕我的大黑可没闲着,它在她的小阴洞里证明它的勇勐。

〔呜呜呜呜呜呜...我...呜...我爽...痛...呜...〕

〔给我大声的叫我要干、我要插!〕我没人性的继续抽送。

〔....呜呜...我要...痛...呜...干...呜..呜....插...〕

〔给我继续叫!叫到我清楚的听见为止!!〕我感觉到我的阴茎已经快泄出我的痛快,更是忘我的享受这块嫩肉。

〔呜呜呜..我....阿要阿....呜干...痛...呜呜插....!!〕

〔唔..痛我要..干...阿阿阿要..插...阿阿...哦呜.....呜呜我...要干...!!〕

这幼女的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喊些什么了。她的小穴又再度接受了一次精液的洗礼,我还捏着她的小穴,确定我全部的精液都有灌进去后才松手。只见拿着DV的林董走了过来,并且将DV拿给我;然后又走向幼女。

〔你还要玩啊〕

〔刚刚你给我一个很棒的idea。〕他拿起了润滑剂,又开始涂抹幼女的小肛门。我当下明白他的用意;赶忙将DV拿好,准备拍摄这个酷刑。

〔.不...不要...了...呜呜...〕

林董无视幼女的哀求,又将她转成狗爬式趴在桌子上,双手则是先伸往小肛门内开垦。

〔...不...要...那要..不...里...〕

幼女虚弱的想要阻止他,谁知她的小手刚到了肛门附近,林董就将大黑狠狠的插入,试了几下后就开始抽送。

〔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痛痛...阿阿...啊啊...痛呜!!〕

不下破处时候的痛苦,插送肛门也让她感受到10万倍的痛苦。林董用力的勐干着这小肛门洞,幼女全身无力的随着抽送而微弱的呻吟。刚刚的射精和享受小肛门洞的痛快让林董将双手放在幼女的柳腰身上,抓住不让位置跑走,加快速度的勐力抽送,就像飞机马达一样的高速。

〔哦哦...阿啊...哦...痛...阿阿阿...〕

〔呜呜..阿...阿....!〕

幼女就这么一直叫下去。---直到林董退出前都是。

当林董拔出她的阴茎后,那又女已经被我们稿的一踏煳涂的虚脱在合并起来的书桌上了,她的双手在私处和肛门间游动...一直想要清出我们射进去的液体,当然是徒劳无功的;这样做只是让她的双手沾满了自己的淫水和我们两个的精液。

然后这国中幼女被夹在我和林董中间,一只手握着我的大黑,一只手握着林董的金刚砲,哭着轮流为我们口交;而我们的两只手则玩弄着她的小乳头。

〔呜呜呜..唔唔...呜....〕

〔呜呜...呜...〕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被喷的满脸都是我们的精液...阿...真是可爱!!

就当她以为事情都结束的时候,我又将她放到刑台上去了。

〔你干麻〕林董问。

〔我刚刚想通了,一人两次才公平。〕林董笑着接过DV。

〔你想干死她啊〕他又说。

〔...不...要了阿...〕这小女听出了我们话中的涵义。

只是为时已晚,我高涨的大黑又放进了她的小蜜洞里疯狂的插送。她虚脱的身子真的是像要飞起来一样被我顶进顶出的,她脸上的精液则是随着摆动而向外喷洒,原来在小穴的精液和淫水也被我的插入搞的乱喷。

〔呜....呜阿阿啊!...痛....呜.呜..!〕

〔...不...不要...呜了....阿啊阿啊啊....!〕

〔呜....呜阿唔唔...痛....呜.呜..!〕

〔...不.唔唔...呜了....阿啊阿啊啊....!〕

她今天刚被开苞,就这样被轮着干,想必心里一定相当充实吧我毫无恻隐之心的继续勐干着她的小穴,我干觉她真的会被我折磨到死。

〔呜呜呜....呜...呜...唔唔.....〕

〔...唔唔...........唔唔....〕

最后我们又要她为我们再口交一次后,才开始收拾我们的刑场;在我们收拾东西的时候,这国中幼女只是静静的自己穿上制服和内衣物,并且清理我们留在她身上的精液;看她用卫生纸擦拭她脸上的精液的那个表情,让我又差点跑去干她几次。

留着她的基本资料当然是有用的,在要胁之后,我和林董又在她的私处和小奶包把玩了一下之后,两人才离开刚刚那充满国中幼女淫叫声的教室。想着刚刚性交的内容,让我迫不及待回去在欣赏一下我们拍摄的画面。....嘿嘿嘿。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