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寡妇与公公-【2024年2月更新】

2024.02.26 来源: 浏览:6次

001章、自慰

我的名字叫林艳芝,简称叫林艳,我是个寡妇,今年28岁,在一间外资企业工作,担任总经理秘书一职!

丈夫发生意外后,我沒有再婚,也不打算再婚,我不是特意爲丈夫守寡,只是觉得沒有那个必要。

家人、朋友都说我还年轻,趁还沒有人老珠黄的时候应该快点寻找第二春,可是,我对再婚沒有多大的兴緻了。

朋友问:「你不嫁,想要的时候怎麽解决」

我觉得这些私密的问题面对要好的朋友不需要隐瞒,我很开放的说:「自慰啊。」

丈夫离逝后,这一年寂寞的日子,空虚的夜晚,我都是看着A 片一边自慰。

朋友看惯我那个斯文秀气的样子,根本沒有想过我放荡的样子。

在性爱方面,我性欲都挺强的,有丈夫的时候几乎每晚都要来两三次,丈夫也很热衷,他的性比我强,所以我们在性爱方面都很合得起来。

现在想起离逝的丈夫,我浑身燥热,刚洗完澡的身子还滴着水,但磙烫的温度好像要燃烧了我一样,难受!

我顺势把身上的浴巾脱下,全身光裸,一头长及腰的湿发贴伏在背后,我喜欢夏天,尤其下班回来后,沖好澡可以直接不穿任何衣服,一个人自在地走在房子裏面。

丈夫离逝后,我将咱们的房子租了出去,爲了方便上下班,我在公司附近买了一套单身公寓。

我在厨房倒了杯茶水,折回房间,然后打开DVD 播放机,今天吃午饭的时候,从同事手上借来一部情色A 片,听说剧情还不错。

我把影碟放进去后,电视机很快放出了画面,前面沒什麽,过了十分锺后,画面终于出现了香辣的一幕。

我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心痒难耐的时候还会用手去摸自己的胸部。

我有个嗜好,喜欢早晚按摩自己的胸部,我那傲人的胸乳就是这样长出来的,而且一个星期还会吃三到五次木瓜牛奶。

乳头在我熟练的按揉之下,很快就硬挺起来,我低下头,吐出一口口水到乳头上,然后再用手指涂抹起来。

电视上已经播放到男主人翁在抽插女人的阴道,女人喊得好销魂,我听得心痒难耐,空出一只手来到私处,隔着层层黑毛揉搓着花唇,我的淫水早染湿了床单,「啊啊啊……」

我舒服地吐着呻吟声,花唇在我揉弄之下淫水流得更兇,像尿一样源源不绝地在小嘴裏流出来。

我的手掌被自己的淫水弄湿了一遍,我不怕恶心地将手指含进嘴裏,好像吃丈夫肉棒一样舔舐着。

「嗯嗯……啊啊啊啊……」

我一边吃一边哼哼啊啊的,小穴空虚得一张一合,我忘情地把手指伸进裏面进出的抽插,时而慢插时而横沖直撞地插,好像要把自己的蜜穴插坏一样。

手指沒办法让我满足,我贪得无厌地翻出床头边上的柜子最下层,取出一支假阳具,那是老公出差前一晚给我买回来的,他说有一个星期不能插我,所以想在视频的时候,插给他看,让他一饱眼福。

回想老公出差的那个星期,我都疯狂了。

我扭开阳具的电动按钮,塞进自己的嘴巴裏面,我用唾液湿润阳具,然后再插进自己的阴穴裏面。

空虚的小穴瞬间被阳具充满,肉壁受到严重的刺激,淫水像关不住的水龙头,沿着我两腿内侧流下来,又湿了一遍被单。

「啊啊啊啊……老公……大力的插我……插我这个荡妇……」

我被抽插的快感沖晕了脑子,忘形地喊着离逝的丈夫,一年了,我沒办法忘怀老公的大肉棒,每次在做爱的时候,老公都会让我欲仙欲死,很多时候在自慰的时候我都会想着老公的大肉棒,来安慰自己空虚的蜜穴。

「啊啊啊啊……老公插大力……把老婆插坏吧……啊啊啊啊……」

我加快阳具的震动度数,我很想要高潮,所以沒一下子,洩了!

「啊啊啊啊……」

我仰头一喊,然后躺倒在满是淫水的床上……作家的话:亲们:这个文度子沒有存稿滴,都是现写现上传滴这个文度子可能会更得比较慢,但绝不会弃坑,动动手指收藏一个吧,麽!

002、家公(一)

今天周六,林艳的公司是五天制,休息的时候不是回娘家就是回南部家公的家。

杨父是个很开明的人,儿子命薄,沒办法拥有林艳这麽好的妻子,所以每次在林艳回南部的时候,他都会劝说林艳再嫁,可惜,林艳提不起再嫁的兴緻。

林艳还说:「爸,我还要代替老公来侍候你老人家。」

一句话打哑了杨父的用心良苦,林艳是个很好的媳妇,儿子拥有林艳这麽一个妻子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他也不想林艳再嫁,可是,林艳才28岁,这麽年轻就要她守寡,杨父真的很不舍,也心疼。

杨父觉得媳妇应该找一个宠爱她的男人度过馀生,而不是将大好的青春浪费在他这个近五十岁的老男人身上。

杨父还沒有到退休的年纪,现在在一所高中学校担任教师,而且还是班主任。

杨家已经沒什麽亲戚了,杨父在南部也只有一个人,林艳很不放心,每次回来南部的时候都劝他上北部,两人住在一起有个照应。

杨父怎麽都不肯,怕骚扰媳妇找对象,林艳三番四次表明不再嫁的决心,但杨父还是觉得不妥,所以怎麽都不肯点头答应,导緻林艳四个星期有三个星期都往南部跑。

南部这个家像自己家一样,林艳从北部赶回南部,一进家门就往自己的房间跑,沖了澡,一身宽松的长T 恤,出了房间后,进了厨房帮忙杨父做晚饭。

「艳啊,你别每个星期都回来,放假跟朋友出去玩一下。」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南部。」

林艳一边切菜,一边说。「爸,你跟我回北部吧,一个人在南部,我真的很担心。」

媳妇的忧心杨父当然懂,只是男女有别啊,他一个大男人怎麽能跟媳妇住在一起,若是儿子沒有离逝倒还好,可是,孤男寡女的,说什麽都不方便!

林艳觉得这次劝说又无果,杨父若坚持,她这个当媳妇的只能败兴而归。

吃过晚饭,林艳将碗筷收拾好清洗幹净后,才回房间。

杨父沖好澡后一直都沒有出房门,林艳洗了澡,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到厨房弄了一些水果,然后往杨父房间走去。

「爸,你又在忙吗」

林艳扭开房门走了进去,将水果放到杨父的工作台上,「这麽晚了,爸,早点歇息。」

「嗯,批完就去睡。」

杨父头也沒擡,只是应付的说了一句。

林艳摇头一叹,本想离开但她走向书柜前,随意地翻看一些书籍。

杨父是个教师,很喜欢收藏各种名人的书籍,林艳翻了翻,结果翻到一张相片,相片是被夹在书籍裏面的。

林艳看着相片裏面的光裸女子,眸光一黯,然后无声地把相片放回书籍裏面,离开书柜,来到杨父面前。

「爸!」

杨父分神地擡起头,林艳刚巧解下浴巾,在杨父面前露出她那引以爲傲的美丽胴体。

「艳,你这是幹什麽」

杨父脸红耳赤,粗鲁地把浴巾重新系上林艳的身上,遮去那光裸雪白的胴体。

「爸,你想要我的对不对」

林艳添着下唇,故意勾引杨父,两只手还握住那傲人的双丰。

乳头在林艳的捏弄下又硬又红又肿,杨父看得直发痒,巴不得自己的手取代媳妇那两只小手。

林艳走近一步,故意用两只手挤压自己的胸部,胸部在林艳的玩弄之下,乳沟露在杨父的眼中,欲望像洪水勐兽一样袭上杨父的脑部神经。

杨父终究敌不过媳妇那美丽胴体的诱惑,伸手握住媳妇的双丰,时而粗鲁时而温柔地揉弄着。

「爸,你若是跟我一起回北部,每天可以插我,每天可以玩弄我的妹妹。」

林艳勾唇,笑着丢下一颗诱人的炸弹。

「那让我检查看看,妹妹是不是欢迎哥哥插她。」

杨父说完,空出一只手来到媳妇的蜜穴,淫水瞬间湿了杨父的手掌。「啧啧……妹妹真湿,来,让哥哥添幹净!」

杨父将学生的课本扫到一边,林艳主动坐上工作台,还将两条长腿大大地张开,让杨父看个清楚,玩个痛快。

林艳觉得自己的妹妹好久沒有被大肉棒贯穿了,陪总经理出去应酬的时候也被吃过豆腐,只是豆腐而已,并沒有真的把她吃掉。

每次应酬回来,林艳都要自慰解决自己强烈的需求,现在看到杨父的大肉棒,林艳真的很心动。

「爸,吸我吧!」

杨父弯下腰,两只手各玩弄媳妇的乳头,而他的嘴则来到媳妇的蜜穴,吸着充满色情的淫水。

林艳被吸得很舒服,嘴巴裏时低时高的喊着,「爸,吸大力点,吸坏妹妹都沒关系,啊啊啊啊……」

003、家公(二)

林艳的话好像鼓励一样,杨父渐渐加大吸吮的力度,整个房间都飘荡着吮吸的声音,听起来很色情很淫荡。

「啊啊啊……」

舒服的呻吟声源源不断地从杨父头顶上发出,林艳顺势躺在工作台上,两腿张到大开,任由杨父吸着自己的淫水。

「爸,吃一下我的乳头,它好痒……」

林艳的乳头被杨父玩得又硬又挺立,乳头极需要杨父的唾液滋润。

杨父从媳妇的小淫穴裏擡起头,舌头像蛇一样勾弄着媳妇的乳头,小淫穴像河流一样洩出大量的淫水,工作台上被淫水搞得淫乱一遍。

杨父不是偏心的人,不是只吃乳头就无视媳妇的小淫穴,他插进两指,在阴穴裏面进进出出,速度时快时慢,插得林艳不上不下的样子。

「爸,别慢,插快一点,插坏小淫穴都沒关系……啊嗯……」

杨父看媳妇不喜欢慢,就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林艳嘴巴裏哼着销魂的曲调,「爸,插进来,让大哥哥插进来……」

杨父停下动作,将身上的睡衫脱个精光,大肉棒已经硬如铁,从媳妇变成寡妇后,每次回来,杨父都幻想着媳妇被自己插的样子,一年了,杨父万万沒有想过梦会成真,大老二看着小淫穴,直挺挺的,等着插进去,一尝销魂洞的滋味。

林艳擡眸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家公的大肉棒跟丈夫的大肉棒不分上下,林艳坐起身,贪婪地吞了一口口水,伸手凑上前,一把握住家公那磙荡的大肉棒。

「好大!」

比丈夫那条肉棒还大,而且还要粗,林艳觉得今晚一定会快活到死,她真的不怕死在家公那条大肉棒手上。

杨父对自己的大肉棒也是很满意的,每次插亡妻的时候都让亡妻求饶连连。林艳从工作台上下来,蹲下身子与家公的大肉棒平视。

「爸,让我服侍你!」

杨父坐回办公椅上,林艳半跪在椅子前,握住家公的大肉棒怎麽都不愿放手,她觉得若是放手了就是自己一大损失。

这一年的寡妇生活让林艳沒好好过上正常的性生活,每次自慰都靠假阳具来让自己高潮,每次回南部她怎麽都沒有想过勾引自己的家公呢

若不是看到书籍上被夹住的相片,林艳真的不知道家公偷看她洗澡,还拍她的裸照。

林艳迫不及待地含进家公的大肉棒,吸弄大肉棒的龟头,让唾液滋润龟头后,林艳将整支大肉棒吃进嘴巴裏,娴熟的技巧让杨父很舒服,「艳,你好棒,让爸继续舒服……嗯……」

杨父舒服的呻吟声让林艳吃得更起劲,林艳吃肉棒的技巧还算不错的,初时是丈夫教导,后来这一年重出社会后,又经常陪上司应酬,那些客户都是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们极爱女人吃肉棒的快感,林艳是那些女人的其中之一,所以吃肉棒的技巧还是不错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