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我和身边的女人们3 (3 )

2022.08.11 来源: 浏览:17次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3 (3 )

第三章 地狱的天使(下)

我们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那刹那,我们脸对着脸,说不出的甜蜜涌上

心头,让本来是兄妹的家变成了真正的夫妻的家。

闻静跟我已经有夫妻之实,可她还是一副害羞少女的模样,坐起来,拉起被

子一角遮住胸前,背着我不说话。

中午,我们一起到外面吃饭。半年来我跟她一起吃饭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

我邀请她出去吃,她都说不要破费,天天亲手给我做饭,如今她成了我的妻子,

温柔地对丈夫千依百顺。

吃过饭,我决定今天休息一天,跟她一起去西湖走走逛逛,补回那种恋爱的

体验。

天气很热,太阳火辣辣的,炽热的空气好像要把一切蒸熟。闻静的鼻尖沁出

滴滴汗珠,一双大眼睛被太阳晒得眯成一条线,我心疼她,指指湖边一棵大树:

“我们到那边休息一下。”

闻静迟疑一下,点点头:“嗯,你喜欢就好。”

走过几步,看到有另外一人在树下,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半年前断言

我活不过七月十五的赛神仙。看到他,我又想起了半年前的话,对了,今天刚好

是七月十六,我说过会找他算账。

我毫不客气地凑上前去:“喂!神棍!”

赛神仙转头见到我们,两只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嘴巴张开能塞下一个大鸭

蛋,两腿筛糠,过了老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你……你……”

我得意洋洋地笑笑:“我来找你算账了,你这骗子。”

他盯着闻静看了几秒钟,连滚带爬地逃跑了,临走还嘴硬:“你……你等着!

我会回来的!”

我哈哈大笑:“好!随时欢迎你回来挨揍!”

看着赛神仙落荒而逃,我高兴极了,可是,我转身看到闻静低垂着头,一言

不发,若有所思,心里很不是滋味,竟至于让我在酷热的午后都隐隐约约地感到

一条毒蛇在背上爬过,不寒而栗。

闻静低低地说:“我们回家好吗?”

我仿佛感到毒蛇在我脖子后面吐着舌头,只得应允:“好,我们回家。”

一路上,闻静半闭着眼睛,一个字都没说,只是默默地跟在我身边。我预告

到不妙,她有什么心事?我开始害怕起来,我害怕再次失去她,但是经过昨晚的

事情,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不管她有什么事情,我都有义务也有责任为她分担!

关上大门,闻静突然扑到我怀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茫然不知所措,这是她第一次流出眼泪,我也从来没遇到过女孩子在我怀

里痛哭的情形,怎么办才好?她的哭声是如此的痛苦,是什么事情,让从来都只

有微笑的闻静嚎啕大哭?

只听闻静哭着说:“夫君……我很爱你的……我不想离开你……可是……可

是……我……不能……不能再……再陪在你身边了……”

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安慰她说:“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的,我也爱你,我

要跟你在一起,过一辈子。”

闻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擦去泪水,把脸埋在我肩头:“我……其实……我

是……”顿了一下,又说:“不管我要跟你说什么,也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

是实话,夫君,我不会骗你,也不想伤害你。”

接下来,她说的话,非但让我如堕五里雾中,还让我不敢相信自己并非在梦

中。

她说:“我的名字不叫闻静,我叫伏羲瑶,是阎罗王的女儿,一百零八星宿

【好文】我和身边的女人们3 (3 )

的地妖星。”

我狠狠捏了自己大腿一下,确定眼前的不是幻觉。

“我小时候跟父王吵了一架,一气之下就跟妹妹一起离家出走。来到人间之

后,我被一群道士打伤,妹妹也失踪了。我那时候伤得很重,不得不躲起来,沉

睡了很久之后,才投胎为人,投胎之后我的名字叫闻静。我害怕道士再来找我,

不敢使用自己的力量,养父和养母对我很不好,他们死了之后,我到处流浪。我

发誓,要嫁给一个真正关心我爱护我的男人。你知道吗?自从遇上你的那一天开

始,我就知道了,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虽然我不能把真相告诉你,但我是真的

爱你的,对不起。”

我作为一名资深程序员,一向认为自己拥有无与伦比的超强逻辑思考能力,

但此时此刻,连我都无法理清脑海中无数的问号,数不清的头绪纠缠在一起,剪

不断理还乱。

“我知道你很忙,你有你的工作,我也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不奢求什么,我

只想一直就这样陪在你身边。昨天晚上,七月十五,是我十六岁的生日。我本来

想跟你一起吃顿饭,可是……可是你……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你知道吗?那时候,

我好害怕,我怕你不回来了,不要我了,所以我才……才打电话给你。”

啊!原来她一直都那么喜欢我!难怪她在家里从来都不避嫌!

“我……只想让你安心回家,其他什么都不想了。于是我再次释放自己的力

量,用法术扭转了那个人的命数,让她躲过昨晚的一劫。可是……我没想到……

那会耗尽我全部的生命……你回来的时候,我已经不行了。幸好,你把生命注入

我的身体,我才能在月光下复活。”

她说的把生命注入她的身体,指的是我抱着她的遗体,在她嘴唇那深深的一

吻吗?

“我的法术引起了谢七爷和范八爷的注意,他们要来带我走,我不愿意,就

撒谎说我跟你已经结婚了,把他们骗走。”

这谢七爷和范八爷来无影去无踪,他们是何方神圣?是地府的使者吗?

“我本来想带你一起回去,向父王禀明我们的事情,再跟你结婚,可是七爷

八爷神通广大,假结婚的谎话总有一天会揭穿,与其背上欺君之罪,倒不如……

先跟你……生米煮成熟饭……”

她的脸比熟透的苹果还要红,眼睛带着泪花,分明是凝着露珠的玫瑰!我把

她抱得更紧了。

“对不起,夫君,臣妾要走了。我要回去地府。夫君,我们终究是两个世界

的人。请把臣妾忘了吧,虽然我们不能再见面,但我一样会每天想念你的。”

我能说什么?我能做什么?我能留住她吗?

“就算我不走,赛神仙他们一样会来拆散我们的,我不想到时候让你看见我

的真面目……求求你,不要逼我,好不好?我要把最美的回忆留给你。”

我下定决心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是我的妻子,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半

步!”

她伸出双臂抱着我的脖子:“我爱你!”

现在,谜底已经解开——闻静的真名叫伏羲瑶,是阎罗王的女儿,地府的公

主,也是一百零八星宿之中排名八十三位的地妖星,投胎为人之后名字叫闻静。

她对我一见倾心,芳心暗许跟我同住一个屋檐之下,昨晚是她的生日,可是我没

在她身边。作为地府公主,她一定能知道周老师垂危的病情,为了让我安心回家,

她释放出她的力量,用法术令周老师起死回生,同时也耗尽了生命,于是出现了

我刚回家时看到的一幕。我以为她已死,不经意间的一吻,把生命注入她的身体,

使她得以复活。谢七爷和范八爷多半是地府的差役,被她的法术吸引而来,打算

带她回到地府,反而被她骗过,她也不得不假戏真做,跟我提前洞房……

如梦如幻的经历,我难以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甚至不想怀疑,因为闻静,

不,伏羲瑶,她真是一个好女孩,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可跟她走,做地府的

驸马,都不愿意做一个普通人。

我轻轻呼唤:“瑶瑶……不要走,我们在一起吧。”

她捏着我的手说:“在你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如果有人来拆散我们,我们

就把他们轰走。夫君,答应臣妾一件事,将来如果见到了臣妾的真面目,也不要

嫌弃臣妾,不要离开,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这是一个没有必要的问题,我根本不可能有第二个答案——“我答应你!”

这天晚上,瑶瑶把床铺搬到我的房间,我们开始了真正的夫妻生活。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很快两个多月就过去了,凉爽的秋风习习而来。

我那天和瑶瑶私订终身之后,我加紧到处接任务赚钱养家,她则不再出去卖

对联,一心一意留在家里做个好妻子。我们每隔几天就要过一次夫妻生活,我总

是对她性感的小屁屁特别钟情,她也特别喜欢趴在床上让我从背后征服她,偶尔

也喜欢稍微粗暴一点的动作。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平静而幸福。谢七爷和范八爷没

再来过,赛神仙也失踪了,西湖边上再也找不到他。瑶瑶自觉地改变自己的习惯

来适应我的生活,不再称我为“夫君”,而是改为“老公”。入秋以来,她的胃

口越来越好,我以为她怀孕了,她矢口否认,又不肯详谈,每次谈到这个都把话

题岔开。

国庆放假,我带着瑶瑶去上海探望恩师。周老师在鬼门关转悠一圈又活过来

了,她提早告老还乡,住在郊区一座有院子的小平房里面。看到出院的周老师精

神奕奕,我心里对瑶瑶更加感激,也更多了几分爱意。敏莉师姐正在读研究生,

放假回家陪伴母亲,她虽然不知周老师的康复全赖瑶瑶的舍身,但她似乎感觉到

什么,对瑶瑶好得不得了,带她到处游玩,又送给她一大堆礼物,就连我这个同

门师弟,看着都有点眼红。

假期结束,十月八日下午,我到软件公司交货领钱,傍晚回到家,只见瑶瑶

一身外出打扮,似乎刚从外面回来。

她看到我进门,迎上前说:“老公,生日快乐!”

生日?!对了,今天的确是我的生日,母亲生前就没怎么注意我的生日,她

去世后我更加一次都没想过,若不是瑶瑶提起来,我还真的忘记自己的生日了。

她拉了我的手:“我们吃饭吧。今晚要喝点小酒庆祝一下。”

夜深了,我们都颇有些醉意,早早洗澡睡觉。

躺在床上,我却没有多少睡意,脑袋的神经被酒精烧得滚烫。身边的瑶瑶背

对着我躺着,肩膀缓缓起伏,似已入眠。我侧过身,从背后抱着她,她发出“嗯”

的一声轻哼,更引得我心痒痒。

我的手向上爬,攀上她的山峰,隔着衣服轻轻揉捏起【好文】我和身边的女人们3 (3 )来。

瑶瑶一直没有带胸罩的习惯,她的内衣都是很可爱的小背心,即使没有胸罩

的承托,她那双美妙的半球依然无视万有引力,高傲地挺立着。而她特别喜欢裸

睡,只是入秋以来天气转凉,她也不得不穿上薄薄的宽松睡衣。她的峰顶特别敏

感,被我玩弄在掌心,如果是平常,她早就爱液横流,迫不及待地爬上我的身体

跟我共赴巫山云雨,今天她许是累透了,只是嗯嗯地梦呓,一点都没有要跟我结

合的表现。

我心有不甘,把她睡衣的纽扣一个接一个解开,再回到她的峰顶,指尖绕了

一圈又一圈,挑逗得她阵阵发抖,终于忍不住,把身体靠了过来。柔润的背部贴

在我胸前,我顺势把她抱得更紧,十根手指成抓,一下就征服了两座山峰。

这两座山峰我早已轻车熟路,每一次都让我陶醉不已。揉捏了一阵,瑶瑶的

低声梦呓变成了阵阵难耐的呻吟:“嗯……老公……我……今天……不行啊……

别逗了……”

我可不管她行不行,胯下的肉棒经过刚才一番热身,已经进入状态,随时准

备开战。那巨物硬邦邦火烫烫,顶在瑶瑶屁股后面,向她诉说着我的需求。

她抗议道:“老公……今天真的不行……我……不可以……”

瑶瑶是十六岁的少女,半年来没来过一次月事,又没有怀孕,这是为什么呢?

不过她是地府公主,既然不是人类,没有人类的生理现象也不奇怪。话又说回来,

她现在拒绝跟我亲热,又为了什么?

她挣脱我的怀抱,背着我,说:“老公,今晚不要抱我,好不好?”

我翻过身去,想吻她的脸:“好,不过你要先跟我亲亲嘴。”

她拉过被子盖着头,含糊道:“不……今晚,不要碰我,好不好?”

我兴致索然,又不知所然,只好应允,跟她背靠背睡了。

一觉醒来,时钟指向凌晨四点正,一阵风吹来,窗帘沙沙作响,我怕吵醒了

瑶瑶,起床关窗,却发现瑶瑶已不在身边。

我走向卫生间,隔着门看到里面隐约的光线,瑶瑶在里面。

她听到我的脚步声,问道:“老公,你怎么不睡觉?”

我顺口回应:“我要上厕所,你好了吗?我要进来了。”

门里瑶瑶双臂抱着肩膀,卷缩着双脚,蹲坐在浴室的一角,簌簌发抖。她的

身边,散落了无数细碎的薄片。

我上前抱着她:“瑶瑶,你怎么了?”

她把头埋在我肩膀上,低低抽泣:“老公……我……对不起……我骗了你…

…”

我轻抚着她的背:“乖乖,别怕。”

她伸手擦去泪水,凝重地说:“老公,你看我的眼睛。”

我依言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把我吓死——原本清澈的黑色眼珠,变

成了混浊的沙黄色,中央的瞳孔,竟然是一条竖线!吓得我不由自主地把她推开!

她被我一推,摔倒在地,后脑嘭的一声撞到墙壁,留下一滩血迹。

见到她痛苦的表情,我又忍不住上前重新抱起她,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呻吟一声,才说:“我……我就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很想说不,但想到那放射着冰冷目光的瞳孔,刚到嘴边的话又被咽了下去。

她忍痛苦笑道:“老公……其实……你喜欢的是闻静,不是我,是吗?”

我该怎么说?——“静静就是瑶瑶,瑶瑶就是静静,我喜欢谁不都是一样吗?”

她摇摇头:“闻静是人类,我只是妖精,人类只会喜欢人类吧,我们妖精爱

上人类,果然是不会有结果的。赛神仙说的没错。我当初也以为我们能永远在一

起,可是……我现在明白了……他才是对的。你喜欢的是人类的闻静,不是妖精

的我。”

在我心目中,从来没有把闻静和伏羲瑶分开来看待,正如我刚刚说的,静静

就是瑶瑶,瑶瑶就是静静,她们两个是一体的,我没办法确定我喜欢谁,我喜欢

的是只有怀里的这个人,她既是人类的闻静,也是妖精的伏羲瑶。

她想推开我,我却死死抱着不放,只好说:“老公,天亮前我就会回复真身,

你不要看我,不要再想我,就当我不曾存在过吧。如果不是的话,我……我会吓

坏你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竭力把她压在怀里:“我绝对不会离开你半步!不管你

是人类还是妖精,我绝对不会走!我宁可死在你手上,我都不会伤害你!”

她的身体开始扭动,我抱得越来越吃力,她捶着我的胸膛,语气也急促起来

:“快放手……不然……你会受伤的……”

我闭目咬牙:“不放!死都不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瑶瑶嫩若凝脂的肌肤变得粗糙无比,体温也渐渐下

降,我睁开眼睛,惊见怀里的不再是年轻的健美胴体,而是一条巨蛇的身躯!

几滴既火烫又冰冷的液体落在我的脖子上,瑶瑶在我肩头一边痛苦呻吟一边

说:“老公……快放……我……快要……快失控了……”

话音刚落,我的右肩传来一阵剧痛!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刺穿我的皮肤,

撕裂我的肌肉,直插我的骨骼。

我能放手吗?不能!我怕只要我稍有一点点松懈,就会永远失去我的妻子!

可是紧接着剧痛而来的麻痹,迫使我不得不松开双手,迷迷糊糊地昏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正庆幸刚刚做了一场噩梦,却惊见瑶

瑶并不在身边,而身上的绷带毫无疑问地证明了我的经历并不是梦境!

公寓里除了我一个人都没有,瑶瑶消失了,只留下一张纸条:“老公:再见

了,你已经知道我的真面目,我不能再留在你身边了。不要为我伤心,我们的缘

分到今天就要结束。我一直避免让你知道我的真面目,但今天已经无法再隐瞒。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回到地府之后,我也许会跟别人结婚,但不管怎

样,我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永远永远只有你,我永远永远记得被你征服的感觉。

爱你的瑶瑶。”

我把纸条揉成一团,狠狠砸在房间的一角!——这算什么?道别?岂有此理!

难道瑶瑶就这么看不起我吗?难道她以为我说爱她的话只是随口胡扯吗?哼哼,

你也太小看我了,想丢下我?没这么容易!我一定要把你找回来!

说做就做,我冷静下来,把瑶瑶的纸条重新折好,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又

收拾好一些随身物品,背上背包,踏上寻找妻子的征途。

(未完待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