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梦想之都(29)

2022.07.31 来源: 浏览:1次

梦想之都(29)

Chapter 29报告

对於工作高婕一直都是十分负责的。班的学习进度报告是评估老师工作和学

生成绩的一个重要依据,因此前几天她交给高强后又主动做了些修改,希望能够

获取部门的更多肯定。她完成上午的课程后,午饭前就把更新好的报告打印好,

放在了高强的桌面。午饭后,看见上次李医生开的药已经用完,高婕就準备再去

开一些。走到半路,她想起上次看见的情形,不禁有些犹豫了。当她看到医务室

门上的牌写著" 端木医生" 的时候,一颗心也就放了下来。进门一看,这医生原

来还是个美女。看上去这位医生是那种娇小玲瓏型的,年纪大概三十左右,不过

那成熟的风韵连高婕也觉得迷人。没等高婕开口,端木医生就热情地说:" 你好,

新来的老师?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高婕作了自我介绍并道明了来意后,谁想这

端木医生忽然改变了态度。她收起笑容目光也变得充满敌意,冰冷地说:" 高老

师,我可是久闻大名了,今天终於一睹庐山真面目了,麻烦你等一下吧。" 高婕

十分不解,她想:" 我之前可没得罪她啊,怎么突然像是和我有仇似的。" 拿到

药后,高婕也不愿再作停留,马上离开了。她虽然觉得端木医生的态度有些奇怪,

但是因為之前毫不相识,也没有放在心上。

眼看就要到放学的时间,管不住嘴皮子的郭晓成又主动和郭玄光聊了起来:

" 兄弟啊,今天一早起来我屋顶上的喜鹊就喳喳叫个不停,我就说不知有什么好

事。果不然,那班花周倩倩答应下午和我去图书馆復习呢。" 郭玄光也笑了笑说

:" 復习?你跟我开玩笑吧?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郭晓成听到他居然用

歇后语回了一句,讶异地说:" 欸,奇怪了?平时惜字如金的郭同学竟然开口了!

餵,这段时间怎么那么开心啊?看你什么时候都是笑容满脸的,发生了什么好事?

" 郭玄光平时一个书呆子形象,当然是不茍言笑的。这些日子来连他自己也没察

觉到平常话多了不少,还经常和郭晓成说说笑呢。这时突然被问及这个问题,他

自己也搞不清什么回事。回想起这段时间的事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只是艾莉汶曾

经打过几次电话给他聊天而已。郭玄光心裏一甜,嘴上却说:" 哪有什么事情发

生,还不是一样。"

郭晓成那会轻易放过他,继续穷追猛打。郭玄光被他喋喋不休地缠了好一会,

才说出最近认识了个女孩。郭晓成像是自己交了个新女朋友一样,眼睛裏也放出

光芒。他兴奋地说:" 小子,不赖嘛。这个周末,约出来咱们去玩玩?" 郭玄光

想著自己也想见见她,就说:" 好啊。不过不一定能约到她。我试试看吧。" 郭

晓成耍赖般道:" 我可不管你哟,反正这个周末你一定得两个人到。就去我爸在

驪山高尔夫球场的别墅吧,到时还可以打打球。" 郭玄光做个窘样说:" 打球?

好长一段时间没跟你去了,我可以到你爸那先练习练习嘛?" 郭晓成马上道:"

没问题。你去的时候给我个电话,我会跟他公司的人说的。他这几天到外地去了,

随便玩。记著别拿错他的桿就行了,要不回来肯定骂死我。"

办公室裏,高婕已经收拾好东西正準备回家。高强此时笑瞇瞇地走过来说:

" 今晚有空一起晚餐吗?我们吃过晚饭再一起去吧!" " 晚餐?一起去?" 高婕

略感诧异,想:" 我和他要去哪啊?" 碰巧此时她的手机响了,高婕马上借机避

开了和高强的直接对话。一听声音,来电者原来是警察局的招队长。高婕整个人

马上绷紧了,赶紧对高强说:" 不好意思,我今晚没空。" 高强倒是显得很轻松,

还是微笑著说:" 没关系,那到时候见吧,我先回去了。"

虽然对高强的话很奇怪,但是高婕此刻也没空多想。电话那头说:" 高老师,

整个调查报告已经出了。很不幸地告诉你,按照暂时情况来看,对你并不利。但

是考虑到和老李的关系,我不想直接到学校找你,免得引起其他人的註意。我打

这个电话是看看你今晚能否到局裏来一趟。这样学校方面也不知情,我们也省得

明天去你那跑一趟了。" 高婕听到如此消息,心情是更加沉重了。不过在这情况

下也不容她作多想,只好马上答应了招队长的要求。招队长继续说:" 那太好了。

我现在正在外面办案,为了不耽搁时间,你先回家吃点东西吧。我案子一完就到

你家裡接你。"

高婕忐忑不安地回到了家。此时别说是吃饭,干任何事情她都提不起兴趣。

只是喝了口水的她连坐也坐不下来,高跟鞋也没脱就在大厅上来回跺步起来。"

这下子可怎麼办呢?李文那傢伙竟然去了开会,在这紧要关头为什麼他没知会我

一声就走了呢?" 她一面埋怨李文的不辞而别一面想著待会儿要如何应付那招队

长. " 难道他们今天晚上就要把我关起来?电视裏常说的好像要拘留18、24个小

时什麼的。那招队长看样子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可能不太好说话呢。" 时间就

这样一点点流逝在胡思乱想中,很快她就接到了招队长的电话。 "不好意思,案

子比较棘手所以耽搁了。我现在已在你楼下了,蓝色的本田。" 高婕一面听他的

电话,一面已经拿好钥匙出门了。

到达警察局的时候已接近8 点了,招队长直接把车开进了地下车库,领著高

婕从职员通道进入了警局大楼。由於早已过了下班时间,除了大堂的值班警员外

早已没人。因此他们没碰到其他人就进入了一间独立的侦讯室。招队长很快就準

备好了关於徐局长案件的资料,说:" 我希望你明白此案涉及我们的局长,局裡

非常重视,希望能儘快给徐局的家属一个交代,因此希望今晚你儘量配合。鉴於

老李的关係,因此我争取了今晚这麼个机会,尽可能地拖延此案曝光的时间."高

婕诚惶诚恐地道:" 我一定配合的,但是我实在是跟他的死毫无关係啊!"

招队长根据手上的报告,又再一次和高婕讨论了当天的一些细节,而且在原

有的档案上又增加了不少【好文】梦想之都(29)笔录。其实高婕涉案与否的关键之处是在於徐局长的死

亡原因:自然暴毙还是他杀。可惜法医的报告上指出徐局长是因為外部刺激而引

起心臟病突发死亡的,而高婕是唯一一个事发前和他在一起的人。而且两人的皮

肤上都分别有大量对方的皮屑组织,证明案发前两人曾有过不少的身体接触,不

过却还没有发生性行為。而高婕则反復重申当时徐局长是喝了酒的,而且死前脸

色呈十分不正常的紫黑色,还对她使用了暴力,想侵犯她。另外李文可以证实与

他相约只不过是想找他加紧办理一宗寻人的案件。不过从李文、招队长的口供中

只是提及曾经喝酒没有说大量,而且法医也没有提及徐局长是因為酒精浓度过高

引起的心臟病。幸好他们的口供能够证实他们进去的时候高婕确实衣衫凌乱披头

散髮的样子,证明有可能遭受暴力对待,為高婕挽回一点劣势。

招队长反復又再看了一下手上的资料说:" 高老师,按照我多年的办案经验,

这件案子很可能是一个意外。因為按照目前的证据,无论是酒精,身体接触等都

不足以成為引发徐局心臟病的主因。但是这多方因素加起来以后却恰恰成了致命

的兇器。但是凭我的直觉没有用,局裡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老李的哥们,最后还得

是让证据说话。" 高婕眉头紧锁道:" 那、那我该怎麼办啊,我只不过是想求他

帮忙一件事的,谁想会弄出个这样的事来。" 招队长继续说:" 另外就是你们孤

男寡女的在一间房裡还衣衫不整,马上就会令人想到之后的事情。这男女之事在

外人看来也很难说谁对谁错,但是徐局的家属却可能会有其他想法。" 高婕一听

这话,有点激动起来,道:" 荒唐!我不可能会和他又什麼茍且之事。那天之前

我没不认识他呢!" 招队长说:" 徐局的家属可是认定了你勾引他来达到不可告

人的目的。而且他女儿也是警队一员,还是集中了全国精英的飞鹰行动组的一员,

专门调查全国性的案件。此刻她虽然在外地办案,但是隔三差五地就会询问我这

件案子的事,她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任何线索。" 高婕委屈地说:" 我可是倒楣透

顶了,怎麼会碰上这样的事。" 招队长又道:" 以现有证据来看,我们无法排除

高老师你的嫌疑,因此你是必定牵涉其中了。你还有你的职业等等必定会让媒体

知道,只是时间问题. 你还是好好打算一下怎麼处理学校方面的问题吧。现在我

们已经立案,明天开始会随时到学校邀请你协助。而这件案子涉及到了人命和风

化的东西,对於联邦学院来说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 什麼?随时?" 他的话犹

如晴天霹靂在高婕的耳边炸开了。一旦学校知道这件事,别说是以后升职,连工

作能否保住也是未知数。想起当初刚来时候的意气风发,此刻高婕犹如斗败的公

鸡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此时已是晚上10点了,连日来的担忧和飢饿的身体本已使高婕疲惫不堪,招

队长的话更是让她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两眼泛红地问:" 招队长,这事情还有转

弯的餘地吗?" 招队长直接道:" 正常程序上没办法帮,只能等开庭了。" 高婕

突然站起来,紧握住招队长的手说:" 我求求你看在李文的份上帮帮我吧。你刚

才也说你相信这只是个意外,请你无论如何要帮帮我啊。我实在是、我……" 说

到这,高婕已哽咽得说不下去了。招队长赶紧扶著她坐回到座位上,抚摸著她的

背说:" 你先别激动,别激动。" 等高婕的情绪平復下来后,招队长才道:" 你

放心,我一定会尽一切办法帮你的。现在我们还没有採取正式行动,因此还是有

工作的机会。不过对於这案子我自己其实还有个疑问,希望高老师能帮我解答一

下。" 高婕听到还有一线希望,马上应道:" 你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实

的。" 招队长笑了笑说:" 我和徐局已经共事多年了,虽然风花雪月的事还是有

的。但说句实话,他不是好色的人。他怎麼会看上你呢?" 高婕一脸不解地问:

" 这……我不太明白你什麼意思。" 此时招队长刚才抚摸高婕背部的手已经搂住

了她肩膀,俯身在她耳边道:" 如果你能证明你有吸引他的资本,我就可以确信

徐局长是死於自己色胆包天而不是你蓄意谋杀。" 有点反应迟钝的高婕还是茫然

地问:" 资本?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招队长笑得更加肆意了,道:" 那

就简单了,不如就今天晚上吧。" 同时他的手已经从高婕颈后的衣领中滑入了她

的背部。

这时就算高婕再糊涂也明白了,她怎麼也想不到这个招队长竟会是这样的人。

於是她马上想站起来挣脱他的手,不料招队长早有準备,在她刚想起来的一刻用

力把她按回到椅子上。他用手在高婕光滑的背部上抚摸著说:" 高老师,你先别

急。你再想一想,现在可不是你任性的时候哦。虽然此案最后你很可能不会被当

做是兇手,但是无论怎样,你在联邦学院的声誉是不保了。而且,哼哼,如果学

院知道你之前还有过偷窃的记录,我看你是得立马滚蛋了。而且以后还有没有学

校肯收留你这个' 名人' 也很难说了。" 高婕一下子被怔住了,她说:" 偷窃?

什麼偷窃,我什麼时候干过这下九流的事情了?" 招队长冷笑道:" 你可真是健

忘啊,那麼快就把你刚到梁山市的第一件大事给忘了。看来那位太太只是拿你一

个小包还是对你没有什麼教育意义啊。" 这时高婕猛然醒起那天在机场的事来:

" 他怎麼会知道这件事?那天在机场不是没有入案吗?怎麼会这样的?" 招队长

继续说:" 你的档案我可是一清二楚。虽然当事人和警方都没有起诉你,但那是

看在老师的份上给你面子放你一马. 不过不告你不等於没有人知道!这两件事情

一叠加,我看你是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一下子,高婕开始感到绝望了。当初为了赶紧脱身,她没多做分辨就承认

了那莫须有的罪过. 想不到现在倒成了把自己推下深渊的助推器了。她想:" 这

两件事一通天,别说联邦学院,在整个教育界也是一大丑闻,以后还怎麼当老师

啊。就算有学校肯收留,学生的家长也不愿孩子被这麼个老师教啊。" 招队长继

续紧逼道:" 放心,只要你是我的人了,我保证把这两件事抹掉。以后有老李帮

忙,你肯定在学校顺风顺水的。" 此时高婕绷紧的身体突然软了下来,她耳朵裏

也没在意找队长说些什麼,只是心裡不断问自己:" 我真的要被这无耻之徒威胁

吗?我真的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