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旧时那些事---崢子淫史 第十二回 惊天术不传六耳外 小别离更胜新交欢

2022.05.30 来源: 浏览:1次

旧时那些事---崢子淫史 第十二回 惊天术不传六耳外 小别离更胜新交欢

和葛存壮一行人告别后,李峥才想起来还没吃东西,歉意的拉着张钰,在路

边找了家有座位的饭馆。

「钰姐,真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找人帮忙。」

「呵呵,这有什么,我表哥一个电话的事儿,倒是你哦,看不出你身手不错

吗……对了,那个小妮儿?」

「咳咳,钰姐,怎么还不上菜,我去催催?」

张钰见他尴尬,也不多问,两人嬉闹着吃完晚饭,散步回去。李峥本来还想

去张钰小屋那做做运动,张钰怕自己承受不住,敲了他一个脑崩儿,命令他回家

休息,一夜无话。

第二天李峥早早的起来,坐了会桩,舒展下筋骨,在自己床下箱子里翻腾一

会,找出了一本毛主席语录。轻轻抹去灰尘,李峥泛开书本,里面夹着一张泛黄

的纸张,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的繁体字,最上面一排三个微大:下勢樁。

李峥小时候很喜欢找旧书摊的老头玩,他那有很多带插画的小人书,什么智

取威虎山啊,隋唐演义啊,看的李峥爱不释手,老头子挺喜欢他,陪在李峥身边

看,李峥不明白的他还负责讲解,李峥直把老头当爷爷对待。

李峥八岁的生日那天,老头子送给他一本书,本以为一定是自己喜欢的小人

书,回家拆开封皮,却是一本毛主席语录……

李峥儿时那个张嘴闭嘴都得先背语录的年代已经过去,他愤愤的把书扔到箱

中,几天没去找老头玩耍。等他再去,老头已经不在,从那以后也再没出现。

李峥咂着嘴回忆往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一个有意指点自己的高人,

又不知为什么他会将这张秘籍藏在毛主席语录之中。

初中升高中时,他准备把旧书都清理清理卖掉,无意中翻出那本被他冷落多

年的毛主席语录,回想起当年送书给他的老头,终于翻开那本尘封的书。

很容易,李峥就看到那夹在书中的秘笈。

上面简单介绍了它的来历,李峥猜想老头把它夹在书中送给自己必有深意,

自己却辜负了老头一番好意,心中愧疚不已。李峥从那个暑假开始练习下势桩,

很快就有了明显的气感,一年下来,已经有了不俗的成绩。

「嘭嘭嘭」敲门声响,知道是大壮来了,李峥前去开门,把笑呵呵的大壮领

进门来,也不多寒暄,拿起那张写满蝇头小楷的秘笈递给他说「呶,这就是我说

的秘笈啦,是位老人送我的,不好送你,你就抄下了学吧。」

葛存壮双手微抖接过了梦寐以求的秘笈,眼中泛潮道:「这,这我都不知道

怎么谢你了,峥子……」

「行了,别客气了,一会请我一顿就是了,这正面是练功架势和心法,反面

是注意的要点和图解,你慢慢抄吧,不明白再问我。」

葛存壮点点头,打开带来的精美笔记本开始抄书。

一个钟头后,葛存壮反复校对了自己抄下的秘笈,确信再无错漏,将原版还

给李峥「峥子,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你是我好兄弟。」

「呵呵,对,咱们是好兄弟。」李峥又把自己这一年来总结的经验告诉葛存

壮,葛存壮也说了些自己练习的功夫、法门,聊聊了自己武校里学的东西。

中午两人一起吃饭,李峥也知道葛存壮一定着急回去练习,饭后也不留他,

二人分头而去。

李峥在街头晃悠,想想葛存壮得到秘笈时的激动模样,而自己对韩老那一屋

子书却不知好好珍惜,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又悠悠叹道:「同人不同命啊,

好,今天咱也用功一回,去瞧瞧老爷子那还有什么好东西。」

李峥没能在韩不凡那找到什么,他到了别墅的时候,韩不凡正坐在庭中喝着

小杨刚泡好的大红袍。

韩老头看到李峥来了,乐呵呵的示意他坐下,看来他出门办事很是顺利,心

情不错。李峥讨好滴帮韩老头点上烟斗,问道:「师傅,您这么快就回来啦,事

办完啦?」

「嗯,办完了,怎么样,听说你小子也不常来我这啊?」李峥腹诽下小杨告

密,笑着说道:「没有师傅的教诲,我怕自己学不得其法啊,就练了练分筋搓骨

手,没学别的。」

「嘿,我这书屋里任意一本拿出去都是惊天秘笈,你小子却懒得翻阅,暴殄

天物啊!行了,我回来你也没什么借口了,以后没事都在我这呆着,趁这几天有

空给你说说该学什么。」

「好好,师傅,我就等着今天呢。」李峥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欣喜,不知道韩

老头要教他什么。

「走,上楼」李峥捧着茶壶跟韩老头进了书房,关上门,在书桌前后坐下。

韩老头咪口烟道「故老相传,青帝伏羲于洪荒时创先天八卦,分为惊、伤、

开、景、死、生、杜、休八门,总述人间万象,后世演化为江湖八大门。

咱们偷天门的师承,上次已经跟你说了,来来去去就那么回事儿,现在的江

湖呢,也不像以前那么乱,好多门派都失了传承,

「为什么呢?」

「天灾人祸呗,」韩老头似乎不想多言,皱着眉头沉思一阵,缓缓道:「好

歹咱们这派识时务,晓天机,懂得顺势而为,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唉,师傅,咱们这派不是那个搞扒索的吗,怎么又扯到天机上了,好像这

是算卦那行啊?」

「哼哼,你不知道,咱们派名偷天,自然有偷天换日的本事,扒索只不过为

生存小道,通晓天机才是生存大道,咱们祖上高人所书《窃天机》,实乃相门经

典,不让《推背图》、《烧饼歌》,只是咱们这派向来低调,所以名声不响,也

正因为如此才能源远流长!」

李峥琢磨着老头的话,好像有几分道理,不由对老头说的那些什么什么书有

些期待。

「这些对你来说太过深奥,等你精研周易,方可慢慢参详。扒索虽是小术,

却可保衣食无忧,不过咱们祖师定下了规矩,一日不过三,不义不可贪。意思是

一天扒索不得超过三次,不义之财不可轻取。」

「怎么算是不义之财?」

「有违侠义的都是不义,比如老弱妇孺的钱财,救命用的钱财,来之不易的

钱财……都不可取!」

「那……还有什么可取的吗?」李峥弱弱的问。

韩老头哈哈一笑:「古往今来贪官污吏为非作歹之人从不缺少,能不能取就

看你的本事了。」

李峥谓然:「看样我们偷天门还是和街上的小偷有所不同啊。」

韩老头笑着瞪他一眼道:「咱们偷天门做下的大事数不胜数,我今天也懒得

跟你说道,以后你自会知晓,今天先跟你说说以后你要学些什么。」

「好啊,师傅。」

「咱们门中杂技甚多,必修的有易经、扒索、轻身术三门,选修的那可就多

了,咱们历代掌门都发宏愿,为不使我中华瑰宝遗失,冒险偷偷将江湖上数得着

的秘笈抄录,存放于此,千百年积累,当属天下经典秘籍最多最全之处……」

李峥恶寒一个……必修?选修?天下秘笈?

「这易经、扒索,轻身术,乃是生存之根本,至于其他星象医术书法武功,

嗯,本来是什么感兴趣学什么,不过为师还是对你略有要求。」

李峥迷迷糊糊答道:「师傅您说。」

「武功的重要我就不多说了,我希望你有时间也临临帖子,学学书法,不是

为了让你文武全才,一来这些秘笈多是用繁体书写,怕你认不清楚,二来中华文

化博大精深,这书法中也有玄机,你也许并不知,许多大书法家其实也是内家高

手!」

「啊?!」

「呵呵,以后让你惊讶的东西多着呢,今天就说到这吧,你去把书架前面那

个盒子拿来。」

李峥走过去把一个精雕细琢的镂空紫色小盒子拿来,韩老头打开拿出几本书

递给他,李峥接过一看,第一本九成新的书上写着《白话周易》,一看底面封皮

:中国人民出版社第三版,定价9。9……

李峥又有种想晕的冲动,疑惑的望着韩老头,韩老头笑道:「怎么着?难道

直接给你本原版周易?你看的懂吗?先从白话的学起吧,这本书虽然说的不全中,

不过也算不错了。」

李峥应了一声,再开下面手写的线装书,扒索技艺。最下面那本是轻身术。

李峥对这个最感兴趣,忙打开翻阅,净是些行功图线,运起法门,一时间不得要

领。

「师傅,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吧?真的像电视里那样一飞冲天吗?」

「哈哈,那些都是凭空想象,咱们偷天门轻身术不敢说天下第一,也少有能

比了,为师练到第三层,也就一跃三米。」

「三米!比奥运会冠军跳的高多了!师傅你怎么不去参加比赛啊?」

「奥运冠军?」韩老头不置可否的笑笑。

李峥也觉得自己问的好笑,又埋头去看,韩老头又道:「轻身术要练到极致,

一是需要内力雄厚,再就是身体达到易筋洗髓的境界。你练的那个下势桩,桩法

的不错,内力易于产生,不过再往后效果就算不上好了。」

李峥诧异道:「这您也知道?」

韩老头晃晃脑袋道:「这桩法好歹也算有独到之处,我这里也有一份,不过

说道易筋壮骨、伐毛洗髓、积聚内力,还是数易筋经第一……」

「易筋经?!咱们这有易筋经?!咱们哪位师祖竟然能跑到少林寺去偷书啊?

对了是不是还有七十二绝技?」

韩老头笑道:「什么七十二绝技?哪有那许多,咱们这易筋经却不是从少林

取得,其实易筋经乃是道家功夫,佛道大兴之前已经创出。古人为了成仙得道,

修炼鼎炉……为师不知是否真有人修炼成仙,不过这易筋经易筋锻骨的作用实是

不可小觑。」

李峥听着韩老头说出的许多与他所知不符的故事,脑袋竟然有些混沌……

韩老头说了片刻,自第三排书柜第一阁中取出一本小册,递给李峥,发黄的

封皮上写着《真本易筋經》五字。

「你以后就以这本书为内力基础吧,初练坚韧骨骼,体硬如铁,再练长筋腾

膜,两臂能有千斤之力,到极致时,伐毛洗髓,体轻如羽,行功圆转无滞。其他

的杂技,你看着什么好便学学吧,除了那本白话周易,别的书都不要带出去,也

不可轻传与人。」

「是,师傅,啊,我把下势桩教给别人了,没事吧?」李峥把和葛存壮相遇

的事说了,韩老头点点头道:「那是你自己的功法,你愿意教就教吧,葛存壮?

好像是葛老二的孙子?葛老二心高气傲,不肯向我求书,却领了我徒弟天大的人

情,哈哈……」

李峥听韩老头认识葛存壮的爷爷,也不惊讶,就在一旁默念易筋经。白话周

易可以带回去再看,扒索那什么的,他还真不太感兴趣……

李峥对易筋经兴趣非常,几天都留在韩老头家中,讨教演练几日,终于略窥

门径。虽然书中的动作、运功法门都不算复杂,不过练起来却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短短几日,李峥感觉积聚的内力竟然堪比以前月余所获,运气于臂,只觉得双臂

充实,涨涨的有种想要爆发的感觉。

李峥到院中,照着轻身术所述法门运气于身,向上一跃,竟然抓到院中大树

的叶子,落下后李峥打量,这一下最少跳起一米有余,心中甚喜。

韩老头在楼上看到李峥进展颇快,暗喜自己找到个得意传人。

年轻人性子总有些浮躁,闷了几天,李峥想想快开学了,再不转转可就没机

会了,跟韩老头说一声,溜出去玩。

路上默运轻身术功法,李峥只觉浑身松快,脚下轻轻用力身体就像在水中一

样滑出,一路小跑,竟丝毫不觉疲惫。

在这没什么朋友,想去虎岭看看葛存壮,又怕打扰他练功,去游戏机厅转了

转,玩了几把过过瘾,就出来了。话说的快,其实一上午都过去了,李峥习武以

后,反应动作都快了数倍,打街霸、飞机一个币通关没点问题,看的周围的人大

呼高手。

路边吃点东西,想到不知这几天老爸老妈回家没有,溜达着准备回家看看。

到了东遥路,李峥眼前一亮,嘿,理发店开门了!

李峥急急跑过去,里面果然有老板娘忙碌的身影。

推门进去,有好几个人等着理发,都在跟刘老板寒暄,刘老板看到李峥来了

笑道:「呦,峥子也来啦,坐着等会吧?今个人不少那。」

李峥笑道:「老板手艺好,大家都认你这家,你要是晚几天不回,咱们都得

扎小辫儿啦。」

「哈哈哈……」众人轰然。

李峥笑着去靠近洗发台的椅子坐下,却把眼睛去瞧老板娘,几天不见,老板

娘柔嫩的身子更显诱人,头发扎起,小脸不知是忙的发热,还是羞的发红,几滴

汗珠凝在鼻尖,看的李峥恨不得上去搂住舔弄。

老板娘手上忙着给客人洗头,知道李峥来了,也不说话,瞥见他走近,趁别

人不注意嘴角一笑飞了个媚眼。

李峥瞧着那花样的脸庞冲自己荡漾,心里怦怦跳了两下,傻呵呵的只剩下开

心。

「哟,这不是峥子兄弟吗,快进屋来,我家雪纯正有作业不会呐。」李婶抱

着孩子从里面探出头来,李峥虽心里不舍老板娘,也只好进去给小姑娘讲题,小

姑娘见到李峥也很开心,翻开暑假作业让李峥给他讲解。

大半个钟头过去,外面忙完了,李峥让刘老板帮他简单修修头发,见老板娘

和李婶张罗着吃饭,起身告辞,李婶还要留他,他说吃过了,回家休息,眼睛瞄

着老板娘,老板娘微微点头不语。

李峥到了家里,看到老爸老妈在桌上的纸条,知道他们回来又出去了,都得

下周才回来,心中担心放下,又有些淡淡失落。

想到老板娘也许过来,又开始兴奋起来,烧水冲了个澡,舒舒服服往床上一

躺,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嘭嘭嘭,李峥睁开朦胧的睡眼,确定是自己家的门在响,一个机灵跳起跑去

开门。刚打开就有一人闪进来,看到李峥只穿条内裤,不由啊了一声,葱嫩般小

手掩住自己的小嘴,眼中又是惊讶又是笑意。

李峥见是老板娘,嘿嘿一笑道:「姐你可来了,你看我都等你好久啦。」说

着上前一把搂住老板娘的细腰。

老板娘轻嗯一声,软在李峥怀里:「坏家伙,好不容易没人了,我说方便才

出来的呢……你……哦……你快些……」

李峥听老板娘索爱,兴奋不已,一股血涌向下身,翘起来就【好文】旧时那些事---崢子淫史 第十二回 惊天术不传六耳外 小别离更胜新交欢顶在老板娘柔软

的小腹上。

老板娘整个身子搭在李峥身上,任由一双大手伸到衣内把玩。

李峥摘下老板娘的奶罩,双手攀上肿胀的乳房,正待蹂躏一番,老板娘娇喘

道:「衣服,脱了,别沾上奶水……」

对啊,别把奶水挤出来啦。李峥忙帮老板娘脱下上衣,鼓胀许久的乳房一跃

而出,微黑的乳晕上奶头耸立,已有微微奶水渗出,在奶头上一抹淡白。

李峥看的火起,一把抓上一个用力一挤!老板娘啊一声娇呼,一道奶水如清

泉般射出,李峥张嘴一接,吞了下去,「好喝,好喝。」

抱着老板娘放到床上,李峥俯身上去把脸贴在鼓胀的乳房上,嘴巴使劲在上

面吮吸,甘甜的奶汁不停涌入口中,李峥却更觉口干舌燥,将柔软的乳房捏到变

形,另一只手已经向下探去。

老板娘搂着李峥的脑袋,眯着眼睛,娇喘连连,任由李峥褪下裤子。

李峥将老板娘小内裤褪下,伸手拨开浓密的阴毛在小穴上一抹,早已水汪汪

一片。

毫不迟疑将手指划入,老板娘发自心底一声呻吟「啊……好舒服……」

李峥嘴里含着老板娘奶头不放,手指由慢到快在老板娘小穴中滑进滑出,湿

润的小穴没一点阻力,随着噗噗的声音不时扣出淫水。

「姐,你可真能流,嗯,这几天想我了吗?」

「想,好想弟弟,快,你刘哥想要我都没给,你快……啊!……」

李峥听得兴奋,手上使劲一扣,正顶在老板娘花心,老板娘浑身一个机灵,

憋了几秒才舍得喘气「好弟弟,快一点,姐,还得回去。」

「好。」李峥应道,脱下内裤,一下跃到老板娘身上,骑在老板娘肩膀两侧

将自己怒起的阳根压下,凑到老板娘嘴边「姐,请你吃根香肠。」

老板娘羞红着脸,抓着阳具轻打一下,张开小嘴喊了进去。「唔唔,唔唔,

咗……弟,嗯,好像,是不是比以前大了你?」

李峥摸着老板娘小脸笑道:「那是,我还在发育呢。」

「坏,嗯,嗯,嗯……」李峥觉得老板娘吸得过慢,挺动下身往老板娘嘴巴

里插去,轻轻的捣在老板娘满是口水的小嘴中,温暖的湿滑包裹着鸡巴,紧紧的

吸裹让龟头上传来阵阵快感。

李峥加速挺动,顶在老板娘小舌与喉咙之间,老板娘为了包裹更多,长大了

嘴巴,可李峥也只能插进大半个鸡巴,只听老板娘「嗯嗯哦哦唔唔鞥鞥」声不停,

一个用力过猛,老板娘嗷一声要吐,李峥忙抽出鸡巴,歉意的望着老板娘「不好

意思姐,太用力了。」

老板娘啊啊传两口气,小手抓着李峥的棒子,狠狠一捏「坏死了,啊,好硬,

弟弟,快些来吗……」

李峥看着身下娇美的小脸,鸡巴跳动,俯身下去使凶器顶在老板娘洞口。

巨大的龟头已经涨到不行,李峥在老板娘流出的淫水上粘粘,一挺身就刺进

去!

巨大的冲击让老板娘舒爽不已,禁不住大声啊了出来,李峥想老板娘已久,

顾不得许多,趴在老板娘柔软的身体上使劲,锻炼许久的腰里不知疲惫的顶弄,

坚硬似铁的阳具毫不停息的撑开老板娘的小穴侵犯进去。

老板娘哪受过这般猛烈的冲击,双手抓在李峥肩上使劲,一对奶子被巨大的

力量带动,不停晃动。

李峥看到奶子晃动,微微撑起身子,将老板娘大腿分开,继续挺身抽插,双

手却抓上那对耸动的大奶,啊一声销魂,巨大的奶子在李峥手中被揉捏着挤在一

起,李峥一边变换着玉乳的形状,一边狠狠将老板娘往上顶去!

不出几个回合,老板娘已经战栗连连,顾不得被挤压出的奶水流到身上,只

觉得下身好像要被撑开一般,一阵阵从未有的快感伴随着微微痛楚传遍全身。

李峥见老板娘眼神渐渐迷离,想她也许快要高潮,不再把玩那对大奶,撑在

床上只顾使劲,要尽快把老板娘弄到顶峰。

嘭嘭嘭的肉体撞击声夹在淫靡的娇喘声中,巨大的乳房随着自己的冲击不停

甩动,充血的鸡巴在身下可人儿的蜜穴中不停进出,李峥觉得自己这些天积聚的

欲望想要立刻释放。

坚挺的鸡巴在老板娘淫水的湿润下飞快的运动,每一下深深刺入都让李峥的

快感多了一分积聚。几日不见老板娘的小穴好像比以前更紧,李峥觉得自己被包

裹的更紧更密。

啪啪啪啪……老板娘在冲击下早已溃不成军,嘴里不知道呻吟着什么不成语

句,眼神仿佛已经没有了焦距,除了本能的喘息在顾不得其他。

「快吧快吧,好姐姐,舒服吗?弟弟给你给你。」李峥倒还清醒,见老板娘

样子,相比坚持不了多久,双手抓着老板娘纤细的小腰往下使劲,让自己粗大的

鸡巴能顶到更深的地方。

「好紧,好暖,啊,姐?姐?你的水都出来了,都出来了吗?」

李峥见老板娘身体一颤一颤,觉得有股股温暖从小穴中冲到自己的鸡巴上,

想是老板娘爽的泄了,问老板娘她却顾不得回话,还是一抖一抖的只顾呼吸。

「嘿嘿,姐姐想是爽了,我也快点吧」双手用力一抓,两坨柔软入手,使劲

一挤,两道奶水喷出,李峥精关一松,拼命往里捣了几捣,在老板娘哼一声中,

一阵抽搐般快感从根下传来,体内精华奔腾而出射进老板娘体内……

趴倒在老板娘身上,轻轻咗着老板娘乳头,许久安静。

半晌,老板娘终于回过神来,推一推李峥柔柔说道:「起来啦小弟,弄死我

了,我还得回去呐。」

李峥笑着爬起来:「我还没吃够呢,想死姐姐了。」

拿毛巾帮老板娘擦拭干净,还好两人的淫水没弄到衣服上,老板娘穿好就要

离开。

李峥搂住她在耳边轻声道:「姐你好美,这就要走啦。」

老板娘羞着答道:「行啦。坏家伙,回去晚了会有麻烦的,下次再来啦,好

不?」

「嗯,好,对了姐,你是不是有个姐姐叫张钰?」

「咦?你怎么知道?」

「嗯,那个,这个,我……」李峥支支唔唔将与张钰之事对老板娘说了,又

说了张钰知道了他两人的坏事。

老板娘听得一脸惊诧,一双美目瞪得溜圆,好一会终于反应了过来,在李峥

肩膀上锤了几下:「你啊,坏死了,这,这可怎么办?我姐要是问我,那不羞死

了。」

「没事的啦,她要是羞你,我帮你欺负她。」

「哼,都是你不好,哎呀再说吧,我得赶快回去了。」

看着老板娘离去背影,李峥心中泛起淡淡的甜蜜,不由又想到三嫂和张钰,

心思渐渐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