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讓好友欣賞老婆的裸照

2020.03.26 来源: 浏览:0次

讓好友欣賞老婆的裸照

近来越发觉得,将老婆的裸照上传到网站分享,已不能给我更大剌激感。因为不是没人回应,就是回应大多千篇一律,了无新意,而看到裸照的,都是我不认识的人,有时很难想像他们看到老婆裸照时的反应和表情。

我想知道别人看到我那年轻貌美妻子的私密自拍照时,到底会有怎样反应?于是我开始策划将老婆裸照给一个要好的朋友看。

好友叫阿明,我们从小认识,我老婆是他读中学时同班同学。我和老婆当初能认識亦是透过他,所以现在让他看看我老婆的自拍照,就当作回馈。

他条件不差,只是眼光高了点,只喜欢条件好的女子,这几年感情受挫碰了几次钉子,之前有几个条件姿色一般的女生仰慕,明白与暗示喜欢他,他却理都不理人,东挑西拣,因此到现在还是单身。

由于老婆裸照大多是在家里拍摄,而他不时会来我家走动作客,清楚我家里的装潢摆设,所以就算那些相片没有拍到脸,或者影像处理遮了脸,若看到照片应该会联想到自拍人是我老婆。只是怎样才能给他看又不致泄漏?而且到底他是悄悄欣赏,还是会向老婆说我将她裸照四处上传?

我计划了很久,有一天当我在MSN碰到阿明时,就开始试探。

「阿明,之前我在网上看到一组相片,那个女子在酒店自拍私密照,拍得不错,要不要看?」我当然真有这么一组图片。「好呀!你传给我吧!」在电脑萤幕中看到阿明这样回答。

「… 档案有点大,先传几张给你看,看看你喜不喜欢?」打完这段说话后,我就分别上传过去六张图片,其中一张则是老婆的照片。

那张照片是在家中床上拍的,老婆跪坐在床上,下身只穿了一件红色薄纱内裤,上身穿一件衬衫,不过衬衫钮扣全打开,只刚遮着乳头,白晢的胸部肌肤曝露在两片衣襟间。没拍到脸,而背景只是一片白墙,但床单花色图样和老婆颈上的项链我都没有遮掩,好留些蛛丝马迹让阿明发现。

过了一会,看到阿明线上的回覆:「有一张好像不是同一个人,而且像是在家中拍的。」

「是吗?难道传错?让我看看。」我假装翻看记录,一会之后才对阿明说:「嗯… 是有一张传错,删除它就可以了。那个在酒店拍的相片你喜欢吗?若你喜欢那我传给你。不过有三十多张图,会有点久。」「好啊!那个拍得很美,传给我吧!谢谢!」阿明说。

过了一会,当所有相片传给阿明后,他都没有再提老婆那张相片。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我故意说:「那些图看了吗?那个女的身材真的很美,而且照片拍得很有美感。」「正在看,真的很正点!」阿明说。

「那刚才传错的照片删除了吗?」若这样…阿明都没有留意那张相片有问题,那他就没有褔份看到老婆更多自拍照了。「那张相片还未删除,而且那张都拍得不错啊。」阿明说我还来不及回应,又见到萤幕打出:「是否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你这么强调要我将这张照片删除?」

「没有什么特别,那只是一个网友老婆的相片,外流给你不太好,所以才叫你删除。」我说。「真的吗?人妻自拍,还有没有多一些?」阿明说。哈哈,看来阿明也是一个大色鬼。我说:「嗯,有是有,但不能外流。」

「不要紧吧!我不说,你不说,不会有人知。不然这个周末我到你家看,那就不会外流。」阿明说。「…不大好吧,我答应了那人只是留给自己看。」我说。「拜托啦! 如果你不给我看,那我要向阿欣(我老婆)报告说你电脑有别人妻子的裸照。」阿明居然要胁我起来。「那好吧!但是我只有这一组相片,你看了要替我保密,而且不能拿走相片。」我假装被要胁。

经过长期调教,老婆其实同意我可将她的遮脸裸照上传到其中一个论坛网站和人分享,她自己不但有看网友的回应,有时更会应网友要求拍下他们想看的照片。而她更和我一起欣赏其他人自拍影片与裸照,所以我又怎会怕阿明的要胁。

到星期六下午,老婆和她的朋友们去逛街时,我就约了阿明上来。他一进来看到阿欣不在,就到我书房,说要看那辑照片。在阿明到来前,我其实已经将其他照片藏起来,只把上次那辑老婆穿着衬衫和红色薄纱内裤的相片放在电脑中。

而且特别在厅中放了一张我和老婆的合照,相中的老婆就是戴着那辑自拍照中的项链,照片里的那件红色薄纱内裤刚好被老婆换下,上面还有残留一点老婆的骚味,我将放在洗手间洗衣篮内的内裤翻找上来放置在上层,希望阿明可以从这些蛛丝马迹看出相片中人是我老婆。

那一辑照片有十多张,由老婆穿着恤衫和内裤开始拍,一路拍她解开衣襟,除下内裤,直到光脱脱躺在床上。不过所有照片都没有看到乳头和阴户,因为我不想阿明一次就看到老婆所有部位,要留一点神秘感,使他印象更深刻。我站在阿明身旁一看着他一张张的欣赏每一张相片,尤其是越后面,老婆脱越多的照片,他就越看得久和仔细。

看到萤幕中的老婆,就好像在我和阿明面前将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就连我这个看过老婆身体千百遍的人,小弟弟都禁不住举起来了。何况是第一次欣赏我老婆的阿明?我已经看到他的裤裆胀得高高的。

「对不起,虽然A图看过很多,但我第一次看到别人妻子的自拍照,还是这么美的人妻!我一想到她平时是个保守娴静的妻子,现在却在我面前将一件件衣服脱下就让我兴奋死了。」阿明一直看着萤幕说。

终于知道别人看到老婆自拍照时的表情了,而且这个人更是我和老婆的好友。那种剌激感与在网上放照片给陌生人看,真的有分别。我边看着相片和阿明的表情,边幻想着老婆正躺在我们面前,小弟弟已经勃起胀到有点发痛。

我进去洗手间,刻意将洗衣篮里老婆的内裤调整更显眼一点后就出来,下面凌乱压着几件阿欣换下待洗濯的日常衣物与奶罩,那时阿明已经在洗手间门外等候了。我坐在客厅等着,很想让阿明发现相片中人是我老婆,但又担心他知道后有何反应。

像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间,终于阿明从洗手间出来。想也知道他在里面胡搞瞎搞些什么…

我怕表情会露出马脚,于是坐在沙发,「我想看那组相片一遍,可以吗?」阿明说。「刚刚才看完,你还要再看?」我说。「是哦,看一看就行了。」「那快一点,阿欣快回来了。」我向着已经走进书房的阿明说。

阿明一转入书房,我就跑到洗手间门前,放在洗衣篮里那条内裤已明显换位置且湿淋淋皱成一团,看来阿明已经察觉…

我坐回沙发上,不消一会看到阿明从书房伸出头对我说:「阿伟,还有没有别的相片?」「没有啊!那人只给了我这些。」我说。「阿欣…她真的没有拍别的吗?」阿明说「没有,都说阿欣只有这辑…」我还未说完,阿明已经插口说:「哦!阿欣只有这辑相吗?原来那人真的是阿欣!」

我当时真的不懂反应,细心一想,才知刚才中了阿明的圈套。冷静下来后,我说:「不,不是,那人不是阿欣,只是你突然说阿欣的名字,我才跟着你说。」「那为什么这条在洗手间的内裤,和相片中女人的一模一样?」阿明拿出阿欣的红内裤说。

「那…那…是我看完那辑,见那条内裤很美,才买给阿欣的。」我一早已想过阿明会这样问,于是用颤颤惊惊的口吻背出早已想好的台词。「不要不承认了,那人就是阿欣,若你不认,我直接问阿欣有没有拍这些相片好了。」阿明说。

「不要,不要。那个…那个…是…阿欣,上次不小心错误传了相片给你,你…不要向她说。」我装作惊惶的说,但其实心里乐透了。「我不说也可以,但还有没有别的呢?」阿明居然要胁我起来。

「真的没有了。那次是我第一次拍,早几天才整理相片,还不小心误传了给你。你记得不要对阿欣说。」我很辛苦才忍着笑说出来。阿明低头想了一会,好像我之前所估计的说:「那你多传这些相片备份给我,我就不对阿欣说。」

「那不行,你现在口气像要胁我了,若给你相片在手,怎知你会如何要胁我们?若你要说,就向我老婆说好了,最多当少了这个朋友。而且那些相片都没有露出最重要的部位,老婆虽然会生气,但我想都不是一件严重到不能原谅的事。」幸好我一早想好了怎样说,否则可能真的就范。

「对不起,我一时想歪了。」阿明一脸内疚的样子。「算了吧,始终是我的不是,不小心给你看到那些照片。你记得替我保守秘密,否则阿欣一定不会再让我拍。」我说。「咦?你还打算再拍吗?」阿明问道。「我保证一定悄悄看,并且守口如瓶的!」

「当然啦!照片不在年青时拍,难道到人老了才拍吗?」我理直气壮地说。「你就好啰,可以天天看到阿欣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又可拍到这么美的照片,若我有女朋友就好了。」「其实你条件不错,只是你眼光太高,才觉得个个女孩子都不好。天下间哪有人十全十美的人?快些找个女朋友,就可以像我一样了。哈哈……」

「唉!希望真的快些找到女朋友,我想像你拍一些自拍照片。」阿明说。「那到时我们就可以一起交流了。你刚才看了我老婆的相片,以后我都要看回你女友和老婆的自拍照。」和阿明说了这么久,终于给我等到这个机会,自然地说出我想说的。

阿明愕然地望着我,我就继续说:「你不会打算不让我看吧?阿欣的自拍照你看过了。不过若你女友不让你拍,我不会逼你的。呵呵」阿明低头想了一会,说:「好,那只是看看而已,而且我都不知何时才有女友。」

那你要努力了,若你有相片,我再拿阿欣的照片交换看,这样你才有动力去结识女朋友。」「你这样说,害我又想看那辑照片了,一想到那是阿欣,我的小弟弟都硬起来了。」阿明未等我回应,已经再走入书房了。

最后要我说推说老婆快回来了,才能赶他离开。阿明离开后不久,老婆就回来了。我正在书房看着刚才展示给阿明的相片。

老婆走进书房,皱眉向我说:「整天看着这些照片,不会腻吗?」「当然不会,老婆你真是百看不厌。那些网友都是这样说。他们不单说你百看不厌,更是百干不厌。」老婆打了我一下说:「我不知为何当初答应让你把照片放在网上,弄得我自己好像淫妇一样。」

「不是淫妇,你只是有点好色的人妻……」我边说边跳起来,紧紧抱着老婆了。我双手紧抱着小蛮腰,口已经吻在老婆的小嘴上。当她挣扎变小后,我双手从下伸进她的T恤内,隔着胸罩抓着老婆的乳房。老婆乳房不算很大,但是乳型结实Q弹是我最喜爱的吊钟型,而且很有弹性,摸起来真的很舒服。

搓了一会后,我就将老婆的胸罩向上推去,直接抓着两团滑滑沉甸甸的肉球。感受到那两颗小乳头在我的掌心中慢慢变硬。

当看老婆由挣扎变成配合后,我将她上身衣服脱下,从后抱着她,双手继续搓弄她的乳房。我很喜欢用这个姿势把玩老婆的乳房,因为可以从高处欣赏着自己双手怎样搓弄将双坚挺的乳房。一时将那双乳房向中间挤去,弄出一条又深又长的乳沟;一时又拉动那两颗小乳头,将乳房拉得左摇右摆。

老婆双手伸向后绕着我的颈子,整个身体依傍在我身上。我空出一手转攻老婆的下身,先把她的裤子解开,让它沿着两条滑滑的腿掉在地上,露出一双雪白的长腿,和长腿跟部那条白色刺绣蕾丝内裤。我的手伸进那条薄薄的小裤裤,轻轻拨动内里那一片草丛。几颗指头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就再向草丛下方移去。

指尖碰到一颗小肉芽的时侯,不知是兴奋还是干涩而带来痛楚,老婆在我怀内轻颤了一下。我按着那颗小肉芽轻轻打转,因我知道只要这样弄一会后,老婆的小蜜穴很快就会淫水泛滥。

我的手指伸向阴户口,那里果然已经充满淫水,我真的很想就这样将手指滑进阴道内,不过我想先吊一吊老婆的胃口,所以我用中指在阴户和肉芽间不断前后磨擦。兴奋的老婆更主动将右脚抬高放在电脑前的椅子上,好让我可以更轻易碰到阴户深处。

老婆搂着我颈项的手一早已经放开,她一手抓着那个在空中荡漾的乳房,一手就伸进我的裤裆中,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棒。我放开抓着她乳房的手,替自己脱去裤子,好让迫得有点发痛的肉棒可以有更多空间。而且更可让老婆的手在毫无阻隔的情况下快速套弄着我的宝贝。

「嗯…老公,我想…想要…」老婆已经主动把内裤拨到一旁,露出她那个湿湿的阴户。

刚才看着阿明视奸着老婆的裸照,看着他双眼发光似的盯着屏幕,现在仍然很兴奋,所以平常爱吊老婆胃口的我,今天就很听话地提枪从后插进老婆的小穴。我从后看到老婆双手按着桌子,被我一下一下推向桌子上的电脑萤幕,看到她被我干得长发散乱,突然想到将老婆的裸照播放出来,于是我空出抓着她腰肢的手,调教电脑将照片播出来。

「老婆,抬头看看你自己的照片。网友们日日夜夜就是看着你这些照片。」我说。老婆只是抬头看着照片,并没有回应我,于是我继续说:「就是这一张,A兄看后说要来舔你那又红又湿的小穴哦!你要他来舔你吗?」 「不要,我只要老公舔。」

「不要吗?可你现在的小穴夹得我紧紧的,是否正在想着被别的男人舔着小穴?」「不是…不是…嗯…快点…老公…快点…」「若你不承认,我只好慢慢来,让你多些时间想清楚。」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但加大了前后摆动的幅度。我知道老婆最受不了我这样干她,因她说这样会很吊胃口。「你……又这样,呀…当初不应…向你说。难受死了,不要再这样…嗯…快点给我…噢…」

「那你快点说要哪一个去舔你的小穴?」「你说…哪一个…就哪一个…」「就叫你的好友阿明来舔你的小穴,然后用他的小弟弟来干你。」我说。「好……喔!阿明……来干我喔!还要他……大力…力一点。」老婆说。

其实我们都不只一次把身边的朋友当作性幻想对象,甚至连彼此亲戚与兄弟姐妹也曾说出口过,天马行空的性幻想可增进性爱的刺激度与情趣,所以老婆亦乐于配合着。

我装成阿明惯常的口吻说:「阿欣,读书时已很想干你了,想不到现在真的被我干到。」「既然…都等了…很久…那快来…快来干…我…啊!」

我们就这样边说着淫话,边站在书房做爱。大约十分钟后,我把精液全射进老婆的阴道内,然后两人软软的躺在地上休息。老婆先进厕所清洗,但她一进洗手间,就听到她的叫声:「啊~老公~你…你用我的内裤自慰吗?脏死了!」「我没有哦!」我装出一副傻脸说。

「…那为什么我的内裤弄湿了?上头还有点… 精液的腥味?分明是你弄脏后用水再清洗。」我走到洗手间门前,看着老婆一手高举着内裤向我说。我低头装作沉思一会,然后对老婆说:「真的不是我。为何内裤会湿了,难道…?」「难道,难道什么?你变态喔?!」老婆叉着腰对我说。

我抬起頭一臉疑惑的說:「你肯定原先那條內褲沒有濕,而且放在洗衣籃嗎?」「我確定今早才脫下放在洗衣籃的,怎會記錯?」老婆說。我正視著老婆,裝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果然老婆疑惑起來,說:「不是有什麼問題吧?你的表情怪怪的。」「我…算吧,應該不是的。」我說。「什麼算吧?快點說。」

「沒有什麼,我想不是的。」我續說,但心中開始有點緊張。「快說!什麼事?」「剛…剛才阿明上來幫忙修電腦,因為之前電腦不能上網。臨離開前他曾在洗手間待十多分鐘。會不會是…」我說。

「不會吧?有時阿明來家裡時,我都忘了收起晾乾的衣服與內衣褲,但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這種事。」老婆口雖這樣說,但我聽得出她都有點懷疑了。「唔…哎呀!」我衝進書房的電腦前,跟著說:「老婆,原來是這樣!」「什麼事?」老婆跟著我進書房,很緊張的說。

「剛才我叫阿明到來幫忙修電腦,但忘了在桌面有個資料夾寫著『 阿欣自拍 』。我想他是看過裡面的照片了。幸好大部份相片之前已經加密處理,而且移去別處了,剩餘這裡的十多張照片都沒有露出重要部位。」

此時我看到老婆的一臉蒼白呆望著我,一會後才懂罵我:「這 … 怎麼辦啦?羞死了,你叫我以後怎樣見人?你…你這麼不小心,我…我…你是說我那件待洗內褲上殘留精液是 … 阿明的?」「對不起,我一向都很小心,只是這輯還未處理。不過那些相中,你都只是擺一些性感點的姿勢,又沒有露出重要的部位,就當穿著泳衣好了。」我說。

我看到老婆的臉開始泛紅著說:「當然不一樣了,那些姿勢這麼… 這麼曝露。唉,這…這次被你害死了啦!」跟著一整個下午老婆都悶悶不樂,看了一會電視就躲在房中睡覺,但睡了一會又走出客廳看雜誌。總之坐又不是,站又不是。

其實老婆都已答應我將照片上傳給網友看,我還以為她知道她的自拍照被阿明看到後只會覺得尷尬,想不到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老婆,看到你這樣坐立不安,不如我致電給阿明打探一下他有沒有看過好嗎?」我說。「不要哦!我…」「就讓我打探一下,若他沒有看過那你就不用白擔心。」我說。

「但…若他看过了,那怎么办?」「若他看了都没有什么问题。那些照只是性感一点,这些照片在网上都经常看到。而且他只看过,又没有拿走,很快他就忘了。问清楚总比日猜夜猜好。」我一边拿起电话,一边说。

心里慌乱的老婆分辨不出我说了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没有阻止我拨电话。阿明很快就接了电话:「喂!阿明。」「哈啰!阿伟。找我有什么事吗?」「没有,只是想谢谢你今天帮我修理电脑。」我说。「你说什么?我哪有帮你修电脑?我要谢谢你让我看到阿欣的照片才是。」

「但今天你好像要弄很久才把电脑弄好,不像平时哦!」我说。「啊?你今天发生什么事?说话怪怪的。」阿明说「没有,没有,只是问问而已。」我说。「若没有事,那我要挂线。」「好,没有问题。」我说。

阿明挂线后,我继续对着电话筒说:「是吗?那组自拍是在网上找到的?」老婆听到我这样说,双手紧紧的抓着我,将耳朵靠过来。我怕被老婆听到对方早已挂线,于是把头向另一边靠,继续说:「当然是真的。」

「怎会呢?那个怎会是阿欣?」我说。老婆听到这里,已经掩面走进睡房。我在客厅装作继续讲电话,约十分钟后才「挂线」。我进入睡房,看到老婆抱着枕头坐在床上呆呆出神,连我进来了都不知道。

「老婆。」我轻轻拍一拍她的肩说。老婆抬头看我说:「他…他真的看了吗?」我点一点头说:「我极力说那是别人,但他认出了你的内裤和项链,而且背景都认出了。不过我没有亲口承认,只叫他保守秘密,连对你也不可提起。」

「那他还说了什么?」老婆说「刚才心都乱了,都忘了他说什么。只记得他说夫妇间拍这些清凉照都很平常,他都说他不应看这些照片,还向我一直说对不起,只是当他知道是你的照片时,忍不住看了。到后来他都是说一些赞美你的话,他说你的乳型很美,腿又长、皮肤又白又滑;又说若知道你可以这样骚,就不会介绍给我了。」「是吗?」老婆低着头说。

「最后…最后他还说,可惜没有看到你的重要部位,说很想看一看你的乳头。他说你那两颗小乳头一定很美,而且很想看看那湿湿的小蜜穴。若下次再拍,记得叫他一起看。」我特别说得色一点,希望燃起老婆的性欲。

老婆轻轻打了我一下:「你们这些男人都是这么坏,一整天就想着看人家的身体。下次他再提起,叫他自己找个女朋友看。我是你老婆,怎可以给他看光光?唉!大家那么熟,羞死人了,以后见面多尴尬!」「今晚不要多想,早点睡吧,过一阵子让大家淡忘吧!」说罢我拥着老婆进入被窝。

********

我躺在床上,不断想着今天的事,又想如何继续调教老婆,让她自愿给阿明看她的裸拍。就这样躺在床上虽然闭着手双眼,却左思右想两个多小时都未能入睡。

平常很少在夜间起来的老婆,突然起来摸黑到洗手间。开始时我还以为她睡前喝得太多水了,但过了十分钟仍未见她回来。于是我起来走向洗手间,看到门虽关着但未锁上。再走近正想开口时,突然听到老婆轻叫:「 噢… 不要这样看我。」

老婆为什么这样说?难道她碰到鬼怪,或者有贼入屋?一头雾水的我好奇趴着从厕所下方通风门隙中看进去,从洗手台的镜中看到全身脱光的老婆坐在厕所马桶上,左手抓着乳房,右手中指就已经在阴道中进出,淫水多得连小穴附近的毛都湿了。我很久没有看过老婆自慰了,且今次是偷窥,可以看到真真正正的自慰。

我看到老婆仰着头、闭着双目,抓着乳房的手不断搓弄,挤压乳球,但有时都会用食指和姆指把玩那小奶头;阴道中的手指抽插得时快时慢,看来并不急于立即得到高潮。

「嗯…喔…嗯…啊…嗯…噢…不要再看这些相片了,多羞人。」老婆自言自语着,看来她正幻想着给人看到她的裸照。「不要啊!看相片还不够,还要来解开我的衣服…不要再脱了…不要脱我的胸罩…啊…你很坏…」

我看见老婆用手指捻弄着乳头说:「不要吸了,很痒….啊…嗯…噢……很痒哦…噢!你的手指…弄死人家了…」看到这样的情景,听着老婆的淫话,我早已脱下裤子在套弄着小弟弟了。「不要再弄了,快…快给我。这么羞人,我怎可说出口?」

想不到老婆幻想得这么入戏,连调戏的部份都有。「不要再在这里磨了,我受不了,快来…啊…嗯…噢…我…我要你的…大阳具插进我的小穴。啊!是这样了。」老婆一边说,一边将手指抽出阴道,然后狠狠地插到最深处。

「啊…呀…啊…嗯…噢…好舒服…快…」老婆呻吟着。我快速地套弄着小弟弟,而老婆就疯狂地用手指抽插着蜜穴。一时间,我们两人好像在比赛何人先到高潮。「我…快泄…快泄了…啊…嗯…噢…明…快点…啊…干我!」

我突然听到阿明的名字。虽然我知道老婆平时有幻想过让阿明干,但那是我们两人做爱时说出彼此性幻想增加情趣的。此刻听到老婆在自慰时叫出阿明的名字,感觉还是有点怪怪的。当我在左思右想时时,老婆已经到达高潮了:「呀…阿明…我要…要泄了…啊… 让我吃你的精液…嗯…喔…嗯…啊…嗯…噢…」

看着老婆的手从阴道中退出来,双手垂在两边,软软的依傍在厕板上,脸上泛着红晕,而且一脸欢愉,心里莫名其妙地涌出一点醋意。我不顾一切推开洗手间的门,握着仍高高挺起的阳具往老婆的小穴插进去。

「啊!很痛呀!」一脸错愕的老婆惊吓大叫:「你干嘛呀?」「刚才不是嚷着要人来干你吗?」我说。「那…呀…很深…啊……呀…啊…嗯…噢…」老婆嚷着。我不知自己是介意还是兴奋于老婆在自慰时都想着阿明,只知这一刻我只想狠狠地干老婆一顿。尽情抽送下,很快我就在老婆体内射精了。

我把小弟弟退出来,站在老婆面前看着她。呆呆的看着她软软的躺在厕板上喘着气。接着我开口说:「刚才你是否想着阿明来自慰?」老婆可能意识到有点怪怪的,所以坐起来抬头对我说:「刚才…嗯。不过…那是因为我知道他看过我的自拍照后,我…我整晚都想着这件事。接着还…」「接着怎样?」我追问她。

「后来越想,下面就越热越湿,所以才忍不住…」老婆说。我低头看着她,一时不知怎样回应。因为她会这样都是因为我弄出来的,其实这时我应该因调教成功而高兴,但又有点担心。始终这一次不是陌生人,而且老婆还可以直接联络到阿明。「你都倦了,不如先睡,明天再说吧!」我说。

「老公…你…你在怪我吗?」老婆拉着我的手说。「…不会,只是今天好像发生很多事,要静下来整理一下。不要胡思乱想,现在很晚了,早点睡吧!」我说。

********

当晚我整夜睡得不好,天一亮我就起来了。

我坐在床上看著熟睡在身旁的老婆,想著到底我應該要繼續下去,還是要停下這些玩意?我有猶豫,是否因為我不信任自己的老婆?就這樣我呆坐在床上大半個小時。「唔…老公…」老婆突然說著夢話,讓我如夢初醒。

我應該要信任自己的老婆的!當初老婆讓我拍裸照,讓我將她的相片放在網上,不是因為她信任我嗎?現在她只是找個相識的人作性幻想對象,我就懷疑起來,不是太對不起她嗎?其實這都是為了增加情趣而已。

想通後整個人豁然開朗起來,並開始細想如何試探老婆的底線。

不久後,老婆醒來,看到我正在望著她,就羞澀的轉身躲在被內。我從後緊緊抱著她,說:「昨晚開心嗎?」老婆沒有答我,我只好續說:「早上還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又說很尷尬。怎知到晚上就浪起來了。」

老婆轉過身來打了我一下說:「都是你不好,還要取笑我。」「既然你不介意,不如就再拿一些給阿明看,讓他每晚都想著你打手槍射精。哈哈……」「你找死!我哪有說不介意阿明看?總之…以後不許。」老婆說。

老婆雖然這麼說,但我知道她已經慢慢改變中。接著兩個星期,我經常嚷著要拍一輯新照片給阿明看,老婆當然老是推讓,直到昨天,她終於給我拍了一輯新照片。今天我就買了台新印表機將相片印出來放在相薄,然後拿給老婆看。

「你幹嘛將那些照片都印出來?」老婆邊欣賞著自己的照片,邊說。「當然是要拿給阿明看。」我說。「你? 你有毛病啊?這張這麼羞人,怎可以拿給…」我打斷老婆的話:「那麼其它照片都可以拿給阿明看囉?」「那…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快把照片藏好。」老婆說。

「老婆,不要再裝了,昨晚我知道你又躲在洗手間自慰。是不是想著阿明看到你這輯新照片?」我看見老婆一臉愕然的看著我。我見她沒有回應,就跟著說道:「你想不想見到阿明看著你這些照片時的樣子?我保證你看後一定興奮死了。」「我…」老婆說「不要說了,讓我安排一下。」我答道。

Tags: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