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春情少女一-【2024年2月更新】

2024.02.26 来源: 浏览:4次

春情少女(一)

热带地区的少女特別早熟。张玉琴十六岁的时候就胸脯高挺、臀部圆润,身

长腰细,出落得叫人一见就动心了。但是对于男女间事,她只有好奇的份而已,

却一点儿也不明白。尽管她已初中毕业,课本却沒教她。

邻居有个很爱说话的少妇,玉琴对她颇怀好感,因此常常到她家里去找她聊

天。这个少妇无所不谈,不管有什么疑难问题,只要她知道的事情,无不详细说

明──这邻居少妇叫蔡太太。

有一天,玉琴壮着胆子试探地问道:「到底男女之间有什么大区別呢又为

什么结了婚就会怀孕呢」

蔡太太一听玉琴的问题,不禁「吃吃」的笑出来说:「哎呀!……你问这题

问得太早了。玉琴,你还是处女吧」

「是呀!可是……为什么处女就不能问呢」

「哈哈!妳这小妮子真有趣,不过这也难怪,年纪大了,就会想男人的,是

吗」

「妳告诉我吧!」

「好吧,妳既然这么说,我就告诉妳好了!」蔡太太接着说:「其实,从表

面上看来,男人与女人除了眼、鼻、手、脚都相同,至多就只有头髮女人比较长

一点,不过……男人不也有头髮所以大体说来并沒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可是只

有一个地方是绝对不同的。」

「什么地方不同」

蔡太太故作神秘地说:「只有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胯间的东西,男的胯

间有个叫做阳具的东西!」

「什么叫阳具」

「那就是一支长长的东西,通常都叫鸡巴。能伸能缩,有时硬得像支铁棒,

有时软的像块豆腐!在阳具的下面,有个肉袋,里面还装有着两粒弹子,这弹子

叫睾丸!」

玉琴不由脸红惊嘆地说:「啊!你说在胯间是吗那我为什么沒有!」

「你、我都是女人,当然沒有啊!不过,我们另有不同的东西。」蔡太太笑

嘻嘻的解释说:「妳不妨自己看看,乍看之下像个蛤贝,详细一看,却像个水蜜

桃。中间有条裂缝,在裂缝中间有个像蛤贝舌的红东西,两边有隆起的肉块,柔

软而无骨,就是所谓:女人的阴户!也就是男女胯间唯一不同的地方!」

「啊……多有趣,可是只有这么一个不同的地方,男女间就会变得那么亲密

吗是否还有其他的原因呢」

「就是那两个不同的东西凑在一起才有趣呢!这是上帝的杰作,听说原始时

代的人们,寒冷的时候都围着树叶,或穿着兽皮藏在石洞里。一到热天的时候,

却不管男女,都赤裸着身体,毫不害羞的到处走动。这么一来大家都发觉胯间的

东西有些不同,男的东西有时会挺立起来,而女人的胯间却有个洞,在偶然的机

会之下,男女将不同的东西凑在一起,竟发现了奇迹。」

「什么奇迹呢」玉琴越听越有趣,追着问道。

「哈!你听着,她们发现的奇迹,变成了永无止境的造化,永远难忘的情慾

和恩爱的出发点呢!」蔡太太越讲越起劲,她接着说:「当他们把不同的东西凑

在一起时,发觉男的阳具与女的阴户,却刚好可以合在一起,而且感到无上的快

感,奇怪的是全身的血液都像在沸腾,不由自主的把屁股一摆动起来,只觉全身

无上的舒畅,从互相不同的东西里面,却流出了黏黏的液体,而且在洩出黏液的

时候,阳具和阴户都觉得一阵酸麻,那种滋味,简直妙不可言!于是那种交合,

便一传十,十传百地被他们传开,而且把那种交合,视为一种享受,这就是男女

快感的开始呢!」

玉琴越听越起劲,竟在不知不觉间,阴户里莫名其妙的热起来,可是,她仍

耐着性子听下去。

蔡太太接着说:「玉琴,妳终会尝到男人的滋味,可是,你得记住啊!当你

第一次被男人塞进那东西时,就会觉得痛苦,而且男人的东西越大,那种痛苦越

强烈。」

「如果那么痛苦,谁也忍耐不住呀,不是吗那只有挑选阳具小的男人才好

了。」

「才不是那么一回事呢!大的东西起初果然痛苦,可是,渐渐习惯之后,就

会觉得无可形容的快感呢!不过话得说回来,小的东西,起初果然是不觉得太痛

苦,可是,将来会觉得不过瘾,你知道吗」

「那么,据你说起来,粗大的东西虽痛,却趣味无穷,算是好的!不觉太痛

苦的小东西就不好,是吗」

「是呀!处女的小穴就好像含苞的兰花,硬要叫她开放,就算再小的东西插

进去也要花费一番手脚呀,何况又粗又大的东西,更不用说了,真会叫妳痛得死

去活来的呀!」

「那么,到时候怎么办呢请你告诉我好吗」

蔡太太对于此道是个老将,她笑着说:「这点妳不必太顾虑!我们女人的穴

里有如花心的肉壁,能开能合。当阳具的龟头进来时,就会将它牢牢的合住,同

时,会渐渐减少痛苦,换来酸痒的快感;如果是粗大的阳具,就能直插花心,那

简直痛快得叫妳无法忍受。可是,小的阳具就不会达到痛快的极点了。所以选择

杨具有四点要诀。」

「哪四点」

「一黑、二笠、三长、四粗!适合这四点条件的阳具,对我们女人来说,是

一种无价之宝,可以盡情享受呢!」

「那么,这四点有什么作用呢」

「作用可大了!黑,使人看来够气魄,同时,也表示强壮有劲。笠,就是龟

头,她像松茸似的有笠子,这东西越大越好,可以盡情磨擦骚穴内的肉壁,真的

过瘾得很。三长、四粗,按照上述的情形,妳应该明白其中作用,含在穴里满满

的,每一抽一送,都会发挥痛快的效果,妳知道了吧!」

蔡太太有声有色地,而且说时还把眼睛微闭起来,好像身临其境似的。

玉琴听到这里,觉得阴户内骚痒难受,而且底裤不知何时已经湿了一大片,

便忙向蔡太太告辞回家。

玉琴回到家里恨不得找个男人来看个究竟,奈何一时找不到对象,适遇父母

均不在家,便走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想先看看自己的阴户,到底是个怎么样

的东西,忙把三角裤脱了下来。

她展开双腿,用指头摸弄了一阵,除了流些黏液稍微感到快感之外,并无蔡

太太说的那么快感,而指头又小又短,搔不到里面的痒处,便作罢了。

夏天里,从乡下来了一个表弟。她的表弟叫建雄,为了上中学,才从乡下到

这城市,今后将寄居在她家里。建雄虽然生在乡下,可是她长的眉清目秀,玉琴

羡慕他的英俊,常常和他一起玩乐。

有一天,父母不在家,玉琴、建雄,和妹妹小桃都毫无拘束地玩到深夜。最

后玉琴摆出大姐的姿态告诉大家说:「好了,好了,时候不早啦!我们该睡觉了

吧!」他说完就首先躺到床上。

妹妹小桃也催促建雄说:「好吧!建雄哥,你也该回房去睡觉了。」

玉琴却提议说:「已经很晚了,建雄就在这睡算了。」

经玉琴这么一说,建雄也老实不客气地说:「好啊!我也喜欢和姐姐睡在一

块儿,疲乏得要死,都不想走动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