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迷情文学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幸福家庭完-【2023年12月更新】

2023.12.09 来源: 浏览:5次

幸福家庭完-【2023年12月更新】

幸福家庭完-【2023年12月更新】

幸福家庭完-【2023年12月更新】

刘明奶妈名叫陈虹,今年37岁,她丈夫一年前因车祸死了,只留下一个男孩叫王天,今年16岁,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的但人笨得要死,现在在才读初二。

奶妈和舒淇比起来,奶妈更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媚力,奶妈的乳房很大,刘明沒办法打比方,屁股也很大,腰却细得不得了,也就是那种魔鬼身材。

就是不知奶妈的屄浪不浪,如果她保守得不得了,那刘明可就操不上她了,但怎么刘明也试试,操屄的滋味太舒服了。

这天晚上,刘明想家人都已经睡下了,刘明悄悄地起身来到奶妈的门前(奶妈和佣人住在一个院里),刚到她的起居室外就听到里面好像有人在哼哼,刘明趴在窗上向里看,窗帘是拉起来的,但是沒拉紧,还有一个小缝,而刘明就从这个小缝里看到了一副让人喷血的画面,只见奶妈和佣人巩丽两的衣服脱得光光地,两人都叉开的双腿,两腿之间的小屄紧紧地贴在一起,两的屁股一扭一扭地在磨着,嘴里还不停地哼着,而刘明已经能看到她们的身下有了一滩水,刘明想那是她们的淫水吧。看着看着刘明的鸡巴又硬起来了。

刘明悄悄地换了一个窗子,这个窗离她们更近,谢天谢地这个窗居然沒拉窗帘,刘明已经能听到她们的说话了。

「舒服,真是舒服,虹姐,想不到这么磨也这么舒服。」

「这样子就舒服了,那真的大鸡巴插到你的屄里就更舒服。」

「我们做下人的哪能老有真的大鸡巴用。你不会把你儿子的鸡巴拿来用吧。」

「那有什么关系,天儿的鸡巴粗得很,虽然不是很长,但插进屄里充实得很,肯定比这假鸡巴要舒服得多。」

「虹姐,看不出,……你……虹姐我不行了,我要洩了」只见奶妈和巩丽两人的屁股磨得更快了,接着两人就用力把小屄贴在一起,看得到她们的屁股上的肉一动一动的,接着两都不动了。

「真美,丽妹,磨屄也能磨得高潮连连。」接着俩人分开了,刘明看到她们的小屄里还插着了肉色的东西,拉出来了,是一个两头都是龟头形状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假鸡巴吧。

「虹姐,我真和天儿操过屄吗」

「骗你幹什么,別看天儿人笨得很,但操屄的功夫是一流的,我被他操一次都能舒服一整天。」奶妈停了一下又说,「不过,要是能和少爷操一次屄才更叫舒服呢。」

「为什么」

「你不知道,少爷的鸡巴更大,你也和大老爷操过屄,他的鸡巴怎么样」

「大老爷的鸡巴真大粗,操我一次,我半天都下不了床。」

「大老爷的鸡巴硬起来才只有六寸,而少爷的鸡巴硬起来有一尺长,那龟头有鸭蛋那么大,那要是插到屄里,不知会舒服成什么样。」

「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一次给少爷盖被,不知少爷在做什么春梦,鸡巴硬起来了,我拉下少爷的内裤一看,天那那么大,我找来尺子量了一下,而且我当然用嘴用含,但我张大了嘴也含住,想用小屄去套一下,却又不敢,你知道,太老爷吩咐过,少爷不满18岁不让打他的主意的。」

「太老爷也真是的,只许他们抓到我们这些下人就操,却不许少爷操,白白浪费这么大一个鸡巴。」

「別急吗,少爷过了这个暑假就18岁了,我们当然可以和他操屄了,到时我把他叫过来,让你也尝尝少爷的大鸡巴。」

「虹姐別说,说得小屄又痒起来了。」

「那我们就以少爷为幻想扣扣小屄吧。」说完,两人真的象模像样地把手指插到屄里挖弄起来。

刘明悄悄来到门口,用手一试,门居然是关上的,沒有上销,刘明推开门慢慢地走进去坐在床前的椅子上,奶妈和巩丽都闭着眼睛在享受着,奶妈嘴里还不停地叫:「少爷,用力一点,噢……,就是那里,用力,……用力操……操死奶妈了,用力操……奶妈不行了,把你的大鸡巴用力操到奶妈的小屄深处,操烂骚屄他*的浪屄吧。」

刘明也忍不住了,叫了一声:「奶妈。」

奶妈一下子清醒过来,手指还插在自己的小屄里呢。巩丽也愣住了,连手指都忘了拔出来。

「少爷,你怎么进来的。」

「我来了好久了,你们那么的投入当然不知道了。」刘明说,「丽姐去把门销好。」巩丽光着身子下床去把门销上上了。

走过来就要穿衣,刘明说:「不要穿衣服。奶妈,你在我小时候喂我吃奶,我现在还要吃,不过我会让你吃我的大鸡巴的,刚才看你多浪呀,奶妈,丽姐,我来了,我的大鸡巴来了,想让我操屄吗」

「少爷,我们……我们想和你操,」巩丽已经被刘明掏出的大鸡巴刺激得意乱情迷,「可是,太老爷的吩咐我们不敢不从。」

「这个你们放心,我不说,你们不说,谁知道我们操过屄了,再说过了三个月我就18岁了,我就说那时把你们给操了不就行了。」

刘明看到两人的心里都在挣扎,就脱下衣服走过去,把她们一手一个抱在了怀里,伸手就把手指扣到了她们的屄上,然后还和她们亲了个嘴,巩丽一下就找不到北了,当时就软倒在刘明的腿上,那小嘴正好对着刘明的鸡巴。

刘明挺动了一下鸡巴,龟头打在她的脸上,让巩丽更加痴迷。

而奶妈也受不了刘明大鸡巴的诱惑,把她玉手伸向刘明的鸡巴。并且一把就把它给握住了,「小明,你的鸡巴真粗,真热。」

「奶妈,你的身材也很美,丽姐的小屄也很嫩呀,奶妈让我来安慰你吧。」

说着刘明把奶妈一把推倒在床上,拉起奶妈的一条腿,把奶妈的骚屄口张开,说:「丽姐来帮个忙,把我的鸡巴送到奶妈的屄里去。」

只见巩丽红着脸把小手伸过来,用两个手指捏着刘明的鸡巴,把刘明的鸡巴送到奶妈的屄口,还很很经验地在奶妈的屄口磨了起来,奶妈也配合地用自己的右手分开自己的阴唇,并且用中指在自己已经肿胀的阴蒂上揉了几下,说:「小明,你轻一点,慢慢地插进去,你的鸡巴比你爸爸的大多了,我怕我受不了。」

「放心,奶妈,我会轻轻地。」说着刘明屁股一用力,大鸡巴齐根末入奶妈充满淫水的骚屄里,奶妈大叫一声:「痛死我了,小明,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想要奶妈的命呀。」

刘明沒答话,只是轻轻地吻着奶妈,大鸡巴硬挺着插到奶妈的屄里,奶妈叫了几声说:「小明,你动一动吧,你的大鸡巴操到奶妈的屄里,奶妈觉得屄里胀死了,很不舒服。」

刘明这次听话了,挺动着大鸡巴开始在奶妈的屄里抽插,大鸡巴大起大落,快速抽出,又重重地操进去,大龟头顶在奶妈的屄心上还要用力揉几下,这下奶妈就受不了了,娇喘连连地浪叫着:「啊……小……小明…妈妈…被…你插得…快…飞上…天了…真是美…极了…快…妈妈…快…忍不住…了…再插…插快一点…啊啊…嗯…小屄…啊…出…出精了…好爽…啊…」

这时刘明只觉得奶妈的花心突然间敞开了,然后一张一合地强烈吸吮着刘明的龟头,同时一股股的阴精也从她的子宫里飞射了出来,而后奶妈一直配合刘明操弄的屁股也重重地落在床上,只剩下喘气的份了。

刘明转身看向巩丽,她已经被刘明刚才的操法给迷住,呆呆地盯着刘明的大鸡巴,刘明不管她把她拉过来摆好姿势,就把大鸡巴操到巩丽的屄里了,想不到巩丽长得小巧得很,却长了个大屄,刘明的大鸡巴被她的小屄一口就吞了进去,倒让刘明感到吃了惊,但巩丽小屄被填实的快感,还是使她骚媚地浪哼着:「哎唷…唔…大鸡巴…操进…我的…小屄里…了…哼…哼…嗯…亲哥哥…你好壮…喔…妹妹…被你操…操得…要…要浪了…啊…喔…大鸡巴…哥哥…妹妹…服…服了…你了…嗯…美…美死了…哼…嗯…嗯…用力…再用力…操吧…喔…喔…亲汉子…大鸡巴…亲丈夫…呀…唔…妹妹…的…小浪屄…好舒服…哟…啊…妹妹…唔…妹妹…又…又要…丢…丢了…唔…哼…大鸡巴…哥哥…真的…很…厉害…操得…妹妹…爽死了…不行…了…妹妹…又要…丢…丢给…你了…哼…嗯…嗯…」

刘明又是数百下的狂捣,插得她灵魂飘散,再度酸麻遍体,浪浪地洩出了两次的身子。

「哼…大鸡…巴…哥…哥…唔…唔…你…真狠…哼…哼…你快…出…出来…吧……哼…妹妹的……小…屄…要被…你…操破…了…哦…哼……嗯…嗯…」

巩丽又是一声浪叫,小屄里一吸一吸地向刘明的龟头射出一股阴精,刘明在她曲意承欢的娇媚浪态中,已到了最后的关头,大鸡巴发动最快速的勐攻,凌厉无比地直捣着他*的小浪屄,插了数十下后,只觉得大龟头在她阴壁嫩肉的紧夹下,感到酥麻奇痒、爽快万分,终于背嵴一麻,大鸡巴在她的小屄里直抖,一股又浓又烫的阳精直接射入他*的花心深处,爽得她又浪得跟着刘明洩了一次。

刘明从奶妈的房间出来,刚走到刘明家的院子,就见妈妈寒着脸站在那里:

「小明,你过来。」刘明心里发虚也不敢应声乖乖跟着毕丽晴的屁股后面走到她的房间。

「小明,你老实说,你昨晚上幹什么去了」妈妈说。

刘明一听心想:妈妈昨晚看到什么了,是不是妈妈一直在窗外看着刘明,刘明心里沒底也不敢乱说,只是吱吱唔唔地说出话来。

「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什么时候学会不打个招唿就呆在外面不回家了。」刘明一听原来妈妈不知道昨晚的事,以为刘明在外面,这下好办了,「妈妈,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我昨晚在少庆家玩了,太晚了,所以就沒有回家,今天一大早我就赶快回来了。」

「以后不要这样了,马上就18岁了,还这么不懂事,你知道妈妈昨晚上有多担心。我们家就你这一个男丁,你这么不珍惜自己,怎么对得起全家人的期望。」

「放心吧,妈妈,我以后不会这样了。」说着刘明还讨好地去把妈妈一把抱住了,以前从来沒有这样过,毕丽晴一下子有点不适应,毕竟刘明是大男人了,那充满男性气息躯体让她有点短暂的唿吸紧迫。

毕丽晴由刘明抱了一会说:「小明,你已经是大男孩了,不能随便就把妈妈抱在怀里了。」

「妈妈,你不再爱我了吗,你想把我从你身边赶走吗」

毕丽晴一听急了,连忙把刘明抱住说:「小明,你想哪去了,妈妈不是那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刘明知道妈妈是有点春心动盪了,所心逼着妈妈问。

「实在是……,妈妈也不知怎么说。」

「有什么关系呢,妈妈,你就说吗」

「好,妈妈是受不了你身上的气息,忍不住心里发痒,有点想你爸爸了。」

刘明一听有门,就把早就硬起来的大鸡巴贴在毕丽晴的身上,刘明发觉妈妈一阵颤抖,想来刘明的鸡巴的巨大和热度让她吓了一跳。

「抱着我怎么会让你想起爸爸呢」刘明继续用刘明大鸡巴在妈妈身上磨擦着,毕丽晴已经给刘明的鸡巴磨得意乱情迷,终于她放弃了抵抗,把身体也紧紧贴在了刘明的鸡巴上。

「小明,我说了你可不能笑妈妈。」

「妈妈你说吧,我不会笑你的。」

「小明,妈妈是被你身上的男性气息给刺激的,想让你爸爸来操妈妈了。」

「妈妈操什么呀」

「小明,这妈妈怎么说得出口。」

「妈妈,怎么说不出,我是你儿子呀。」

「就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我才说不出吗。」妈妈已经满脸通红了。刘明知道是时候了,「妈妈,你是不是想操屄了,妈妈,儿子是你生的,儿子能和你操屄吗。」

毕丽晴吃了一惊,愣愣地看着刘明,刘明继续加强攻势,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把大鸡巴挺在他*的面前,毕丽晴这下更加迷惘了,不知是应该把赶出去还是和刘明……「妈妈,我爱你,我早就想和你操屄了,妈妈你不是爱我吗,你连这点要求也沒满足儿子吗,我不就是想你操屄吗。」

「可是,小明,那是乱伦呀。」

「妈妈,那有什么关系,肥水不落外人田吗,妈妈,你不喜欢我的大鸡巴吗,儿子有这么大的鸡巴你不想用吗。」刘明挺着鸡巴在妈妈面前来回的晃动着,不让毕丽晴有一点犹豫的机会。

毕丽晴在刘明鸡巴的晃动下一直在人天交战,不知该怎么办,连刘明把她的衣服脱下来也不知道,而这时毕丽晴已经赤裸裸地在刘明面前了,刘明仔细欣赏着妈妈那全身雪白而又丰满的胴体,细嫩洁白,一对肥嫩、高挺的乳房,两粒绯红色像葡萄般大的你头,矗立在两圈暗红色的大乳晕顶端,雪白微凸的小腹上有着几条若隐若现的灰色妊娠纹,啊!那里是刘明出生的证明呀!

由于他*的阴毛长得实在是太浓密了,层层地盖住了那迷人而神密的桃源春洞,想要一览风采还得拨开那一丛丛的乱草哩。刘明转动着身体把大鸡巴对着他*的小屄,龟头顶在他*的屄口,腰轻轻一用力,大鸡巴已经挤开了他*的阴唇,鸡蛋大的龟头已经插进了他*的嫩屄里了。

「小明,你幹什么,快拔出来,妈妈还沒同意,你就操起妈妈了。」

刘明沒停下来,大鸡巴借助毕丽晴的少许淫水继续向她的子宫深入滑入。

「妈妈,我知道你也想和我操屄,你就闭上眼睛享受吧,儿子会让喜欢我的大鸡巴的。」

嘴里说着,腰可沒停,大鸡巴继续前进,刘明已经觉得自己的龟头插到妈妈的子宫里了。

刘明开始动了起来,大鸡巴顶着毕丽晴的屄心里不停动磨擦着,妈妈起初还有所抗拒,跟着变得无可耐和,再然后就是认真配合刘明的抽插,而后就把刘明紧紧的抱住,在刘明的鸡巴得到了第一次高潮。

「小明,想不到你操屄的能力这么好,妈妈这么快就被你操出一次高潮了。」

「妈妈,你不怕和我乱伦了。」

「管它呢,你是我儿子,和你操屄很刺激,我不管了,我要刘明儿子好好操屄,来吧儿子,用力操你的骚屄妈妈吧。把你的大鸡巴用力操进你浪屄他*的浪屄里,把你的热精射给你浪屄妈妈吧。」

刘明听了妈妈淫荡的话说:「妈妈,我想让你用嘴给我吃鸡巴,我想操你身上的所有小屄。」

「好,妈妈今天先用嘴和小屄让你舒服,改天再让我的宝贝儿子操他浪屄妈妈的屁眼。」

毕丽晴为了满足刘明,好抓住刘明的心,她都肯和刘明操屄了,別的什么骯髒事她都肯做。刘明慢慢地把大鸡巴从她的小屄里抽出来,就撑着大鸡巴仰躺在床上,等着享受他*的口交功夫了。

妈妈趴到刘明的下身,用她的小手轻轻地握住刘明的大鸡巴,张开她的樱桃小口,含住了刘明那涨得粗红的大龟头,并缓缓地一上一下套弄了起来。刘明的大鸡巴将他*的小嘴塞得满满的,但她还是进进出出地套弄着,而且不时还用她的丁香小舌舐舔着龟头上的马眼。

刘明被妈妈这超凡绝伦的吸吮功夫舔得心花怒放,大鸡巴感到一阵舒畅,一阵酸麻;再看妈妈这时微红着娇靥吃刘明的大鸡巴,艳红的樱桃小嘴含着龟头吸吮,那种娇媚骚荡的样子,真是让刘明爱得要命,喜得发狂,舒爽地不禁说道:

「喔…妈妈…我被你…舔得…快活死了……看不出…妈妈你…还是舔…大鸡巴…的…高手……是不是…跟爸爸学来…的呀」

毕丽晴听了害羞地道:「嗯!小明,你不要羞妈妈了嘛!妈妈是太爱你的大鸡巴了,才会替你吸的呀!不要再羞我了。」

毕丽晴说完,又用她的小手抓起刘明的大鸡巴,俯下娇靥把大鸡巴再度送进小嘴里,更加卖力地吸吮起来。刘明见她如此努力博取自己的怜爱,感激地用手在她的娇躯上抚弄了一阵,接着把手滑到她那湿淋淋的小屄口,手指轻轻地在她敏感的小阴核上揉摸着。

刘明揉得兴起,干脆把妈妈丰满肥嫩的大白屁股端到刘明的脸颊上方,分开她两条白嫩的玉腿,把嘴巴凑近她的小屄,津津有味地舔起她淫水涟涟的小骚屄了,接着舌头又伸又缩、又舔又舐,轻轻咬着小阴核。

毕丽晴被刘明舔弄得酸麻酥痒,又舒服又畅快,小嘴里不时地娇哼着:「嗯…明儿…你又要…逗妈妈了…呀……不行…不要再……逗…妈妈了…嘛…喔…喔…好美……妈妈…好舒服…唷…明儿……啊…妈妈要…叫你…亲哥哥…了…哥呀…大鸡巴…亲…丈夫…他*的…好…儿子…我…已…已经…受不了…了……哼……哎…哎呀…亲哥哥…饶了……他*的…小屄…吧……乖…明儿…妈妈…的……亲哥哥……妈妈……要…被你…整死…了……啊…啊…喔…」

毕丽晴忍不住又浪了起来,小嘴里紧含着刘明的大鸡…像是深怕它跑掉了似的,不时趁着吸吮的空档浪叫几声,发洩她的慾火,纤腰又扭又摆地,惹得她肥嫩的乳峰在刘明的小腹晃动着,搓磨着刘明的肌肤。

毕丽晴感到她的小屄被刘明舔得又麻又痒,可怕的慾火从她体内燃烧起来,酥乳起伏颤动得更快更大,那肥突而隆起的阴阜整个贴在刘明的嘴上厮磨着,被她用力地往刘明嘴上直挺直揉,浪叫着道:

「啊…亲亲…心肝…宝贝……你…舐得……妈妈要……舒服死……了……喔……喔…妈妈……痒…痒死了……妈妈…要…要亲哥哥……的…大…鸡巴……才……才能……止痒了……啊…啊……」

毕丽晴这时浪劲大起,已痒得她神魂颠倒,急需被大鸡巴操一操才能消火,等不及刘明去插她,翻过头来,压着刘明的下身,握住刘明的大鸡巴就向她湿淋淋的小屄里插进去,接着勐力动大屁股,连续套弄了五、六下,才使刘明的大鸡巴整根戳进她的屄心里,小屄涨得满满的,这才神色一松地舒了一口气。

接着她挺着大屁股一上一下地套弄着,隔几下又磨转了一阵子,再继续快速地挺动肥臀,让大鸡巴在她屄里进进出出地操弄着。

她越操越有劲,娇靥色淫淫地低头看着刘明的大鸡巴在她小屄里进出的盛况,在刘明身上採取女上男下的性交姿势满足她的慾火,并且浪叫着道:

「哼…哼…哎唷…我…我的…乖儿子…你的…大鸡巴…真要…了…他*的…命了…呀…亲哥哥…妈妈…要…被你…的…大鸡巴…操…操死了…唷…唷…喔…心肝…妈妈…的…大鸡巴…哥哥…妈妈…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哎唷…哥呀…妈妈…爱你…爱你来…操…妈妈…的…小屄嘛…喔…喔…妈妈…以后……只…让这支…大鸡巴…插…插妈妈…的…小屄…啊…啊…只…只有……哥哥…你…的…大鸡巴…才能…满足…他*的…需求…妈妈…要…要做…大鸡巴…哥哥…的…情人…要…要让…大鸡巴…哥哥…操…他*的…小浪屄…喔…喔…」

刘明见妈妈浪得语无伦次,反反復覆地说要爱刘明,让刘明操她的小屄,加上小屄紧夹的快感,爽得大鸡巴涨得更硬更粗,抱着她拼命地往上直挺屁股,俩人搂在一起,浪作一团,哼哼唧唧的淫声不绝于耳,达到男女性交热情的最高境界,腿儿相贴、臀儿相、性器相嵌、脸儿相偎、四唇相吻,恨不得能把对方融入自己体内,互相感到彼此的热爱和至情。

一会儿,毕丽晴肥臀的筛动慢了下来,刘明知道她可能有些累了,于是抱着她翻个身,将她的两条玉腿架在肩上,让她像个大字仰躺在床上,两手紧抓着她胸前的大乳房,大鸡巴操进她阴毛浓密、高耸肥挺的小屄里,毕丽晴虽已疲累万分,但还是杏脸含春,媚眼如丝,小嘴被刘明舐吮着,啧啧地吻个不停,露出一付她的小屄被插得很满足的荡意和浪叫道:

「啊…大鸡巴…哥哥……妈妈…又…又丢了……你真要…插死……妈妈…了……喔…喔……小屄…好痒……妈妈…要你的…大鸡巴…快插…插妈妈…的…小浪屄……哎…哎唷……哥哥你…真的……很会……操屄…他*的…小屄…被你…操得…又痒…又痛…又涨…又爽……哎哟…哼…哼…嗯…大鸡巴…哥哥…妈妈……又…又丢了……你…不希望…再操…妈妈…的小屄…吗……你快…要…插…插死……妈妈了…喔…喔…」

毕丽晴被儿子操得频频求饶,小屄里的阴精也流了再流,看她的情形好像快要虚脱了,但深情的她还是强打起精神,玉手紧勾着刘明的脖子,献上她的小香舌插进刘明的嘴里让刘明吸吮,一面浪摆着她的肥白大屁股,迎凑着刘明大鸡巴对她小屄的无情抽插。

在刘明眼里毕丽晴的肉体实在是太美了,全身的肌肤白嫩中透着玫瑰红的色泽,乳峰丰满高挺,乳头鲜红向上微微地翘挺着,纤纤的柳腰只堪一握,屁股肥大白嫩,往她身后高高地突出着,小屄高耸多肉,阴唇娇红,连屄口附近的浓密乌黑阴毛,看起来都那么性感迷人,真是一代尤物,刘明能因缘巧合地插操到这旷世美女,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让刘明和她能做母子又能做情人!

刘明看妈妈实在累得受不了,很感激她为自己所做的努力,就在这感恩的心念中,把浓浓的爱意化做一股股的精液射进她的小屄里,彼此抱拥着沈入甜蜜的梦乡之中了。

朦胧中,觉得有一具滑腻腻的肉体伏在刘明身上,胯下的大鸡巴像是被一个又紧又热的肉袋子箍住一样,套弄得刘明浑身酥麻、无限快感。稍后,刘明的视觉清晰了起来,只见妈妈坐在床上,俯下她的身体,娇靥埋进刘明的下身,用一只玉手轻轻握住刘明的大鸡巴,努力地张开她的小嘴,含着刘明那软嫩嫩的大龟头,接着妈妈用两只玉手扶着刘明的大鸡巴,淫浪地吐出小香舌舐着龟头上的马眼,那张小巧性感的小嘴也不停地套弄着龟头四周的菱沟。

被她如此套弄着的龟头已慢慢地发涨了起来,塞得妈妈小嘴儿里快要含不住了,她才将它吐了出来,左手轻扶龟头,在嫩肉上抚弄着、轻磨着,右手握着粗大的阴茎缓缓套弄着,毕丽晴惊嘆地道:「唉呀!好粗、好长、好大的特大号鸡巴!难怪能把妈妈操得这么舒服,妈妈爱死你的大鸡巴了。」

那根原本就相当粗大的鸡巴,在毕丽晴的逗弄下,此时更是硬涨得吓人,像鸭蛋一般大的龟头,已被她揉得烫红发紫,大鸡巴也高高翘得像根铁棒样硬,使毕丽晴光是看着就春心荡漾,两只玉手捧着大鸡巴还超过她的两个手掌长,不由得使她又是一阵的惊嘆一番。

毕丽晴玩着又是芳心一乐,禁不住低下粉首,伸着小香舌沿着马眼,从龟头一直舐到根部,到了毛茸茸的阴囊,便飢不择食地将大鸡巴下方那两颗肥圆的睾丸,吞进她的小嘴里含弄着,握着阴茎的玉手也套弄得更快了。

本来刘明昨夜里和奶妈、巩丽的一场大战才洩了一次精液,大鸡巴并不太累,此刻又经过他*的这阵挑逗,又激起了它的愤怒,涨得粗长硬烫地矗立起来。

刘明躺在床上,看着美艳骚浪的妈妈,贪婪地俯在自己的下体,吃弄着大鸡巴,毕丽晴此时的骚淫媚态,真是性感迷人,只见她赤裸裸的雪白香肌,丰满肥嫩的高挺胸乳,细腰隆臀,小腹圆润,阴毛呈倒三角形地丛生在她的两腿之间,天香国色的娇靥,又骚又淫、又媚又浪,真是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刘明迷惑在她艳丽的姿容和骚媚的浪态下,爽得哼叫道:「唔…好…浪货…哼…含紧……点…用力吸……嗯…好舒服唷……对…妈妈…再…再用力吸…喔…毕丽晴用滑嫩的小手套弄着大鸡巴,温热的小嘴儿吸吮着大龟头,灵巧的小香舌舔舐着马眼,这三管齐下的挑逗技巧,直把刘明刺激得淫心大动,慾火高涨,全身舒爽得想要发洩,急欲享用妈妈那具雪白细嫩的胴体。

一阵快感的冲动,忍不住推开了他*的粉脸,一个翻身,扑在妈妈那具丰满滑嫩的娇躯上,俩人便热情地扭在一团,意乱情迷,热烈地缠绵着,亲蜜的耳鬓厮磨,深长的甜蜜热吻,俩人已像操烈火,情不可制,浑然忘了世上还有別人,还有伦常辈份的关念。

Tags: